第二章 劈空剑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自幼得她爷爷宠爱,悉心教导,内外轻功,均己不弱。但今晚她急起直追“笃”

      “笃”之声,可就差得远了。

      人家“笃”的一声,少说也有一二十丈,直如御风飞行。自己竭尽所能,一个起落,才只五六丈。功力悬殊,如何追得上?

      就因力追不上,姑娘可发了小性儿:“哼!近不上你,我偏要追!”

      崔慧尽力的施展轻功,兀自越落越远。

      幸亏这时夜阑人静,四野空旷。

      “笃”“笃”之声,虽然相隔甚远,但是听得十分清楚,尚可循声寻找!

      这徉瞎追了一阵,根本连人家影子都没有看到。

      照说那“笃笃”的声音,早该去远了,但还是不即不离,永远保持在三十太远近。

      你停他也停,你追他就跑,好像是故意逗着自己。

      崔慧好几次想放弃追踪,终因发了小性,心有未甘,是以抹着珠汗,兀自不肯放松,大家蹩到底。

      约摸追了吨饭光景,崔敏已经从后面逐渐赶了上来,轻声叫道:“慧丫头,不要追啦!

      我们不是要到城陵矶去?”

      崔慧气吁吁的又急又恨,顿足道:“你瞧!这人多可恶,他明明在故意捉弄找们……”

      她话未说完,蓦听身后响起一声哈哈,声若洪钟。说道:“崔老头凋教出来的两个娃儿,脚力真不含糊!”

      “笃”!说到末一个字,声音摇曳,人己去得老远!

      崔敏崔慧,急忙纵目四顾,夜风萧萧,那有半点人影?

      崔慧纤腰一拧,还想追去。却被崔敏一把拉住,嗔道:“慧妹,这不知是那一位老前辈,游戏风尘,有意拭拭我们的,你那能追得上?我们既然答应了三义会,还是准时赴约才是,去迟了,人家还当我们怕事呢!”崔慧被她姐姐这一把拉住,不由噘着小嘴,心中不知有多少别扭,及听到最后一句,不由跳了起来,抢着道:“谁怕事?看今晚不痛痛快快的教训他们一顿才怪!”

      姐妹两人这就施展轻功,向城陵矶奔去!

      城陵矶是山脚下一片荒凉的旷野,几丛树林之中,隐隐露出一角黄墙,敢情就是龙王庙了?

      两人身形快得有如两缕轻烟,袅袅的穿入林内。

      哈!三义会的爪牙们,可全出动啦!

      不是吗?林内明椿暗卡,影绰绰的埋伏了好些人,一个个玄色劲装,单刀铁尺,煞有介事?

      龙王庙可并不大,单单只有三丈见方的一个正殿。庙前却有酬神演戏用的一大片空地。

      这时空地上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付茶具,桌子两旁,还放着几条板凳。

      铁背苍虬武公望祖孙两人,大概也刚到不久。

      一个四十来岁紫膛脸的汉子,敢情就是什么三义会的会首卓大奎了。这时正忙着替双方介绍,上首两人,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是天理教玄武坛坛主夺魂扇李秋山,瘦小个子是玄武坛香主扑天雕邵一飞。下首站着的两人,那就是洞庭三义的老二龚长胜,老三秦智。

      铁背苍虬武公望等卓大奎介绍完毕,呵呵大笑,连称“幸会”。接着又抱拳说道:“老朽经贵地,蒙卓会首宠邀,不知有何见教?”

      卓大奎连连摆手让坐,一面笑道:“武老英雄快请坐下好说。”

      大家坐定之后,卓大奎满面春风的道:“在下兄弟,久仰老英雄大名,无缘得见,恰好李坛主邵香主两位驾临敝会,说起老英雄已到岳阳,因有要事面商,嘱在下敦请侠驾,藉作良晤,老英雄当不见怪!”

      铁背苍虬武公望微微一笑,双目陡露精光,望着夺魂扇李秋山、扑天雕邵一飞冷冷的道:“两位暗缀老朽,好久了罢?真人面前,不必说假,两位有何指教,何妨明说!”

      夺魂扇李秋山轻摇着白金摺扇,一片文绉绉的像个落第秀才,这时阴笑了声说道:“武老英雄快人快话,英雄本色,兄弟无任钦迟,不过兄弟斗胆,想请教老英雄一声,令婿上官香主,老教主刚一仙逝,就失了踪迹,不知老英雄能否把行踪见告吗?”

      铁背苍虬武公望闻言脸色微变,但瞬即平复,朗声笑道:“小婿乃贵教老教主知机子嫡传高足,身任总坛值坛香主,虽是老朽半子之谊,但平日里忙于教务,极少往返,自从五年前小女亡故之后,遗下一女,寄养老朽身边,就从未回家探视过一次。此次小婿失踪,老朽还是听贵教中人传告,方始知道,他的行踪,老朽无可奉告。”

      李秋山察貌辨色,不由敞声大笑道:“武老英雄此话,只能骗骗三岁小孩,上官香主才一失踪,武老英雄也就连夜南来,试想天下事那有如此巧合?”

      武公望哼了一声道:“这样说起来,李坛主倒干涉起老朽的行动来了!”

      夺魂扇李秋山面不改色,依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敢!武老英雄能够说出上官香主行踪,自是两便!”

      铁背苍虬微现怒容,反问道:“要是不说呢?”

      扑天雕邵一飞坐在一旁,早已忍耐不住,大声说道:“武老英雄不肯说出上官香主行踪,那也无妨,只要把这位姑娘留下就是了!”

      铁背苍虬武公望白眉一轩,右掌猛的向桌上一拍。“拍达”!一张实木桌子,桌角如同利斧削过一般,硬生生切下一角。

      他忽的站起身来,大声喝道:“邵一飞!老朽面前,你还不配卖狂,两位只要胜过老朽手中虬龙鞭,莫说小孩儿家,老朽也悉凭尊裁!”

      夺魂扇李秋山向邵一飞使了个眼色,一面满堆笑容的道:“武老英雄请歇雷霆,上官香主乃老教主唯一传人,目前徐教主把朱雀坛坛主一席,虚位以待,是以亟盼他回转总堂,老英雄不可误会。”

      铁背苍虬冷冷的道:“李坛主,此乃贵教教内之事,老朽不便预闻,小婿行踪,实在无可奉告。两位来意,适才邵香主业已说得十分清楚,咱们不必多言,反正江湖道上,能者为强,只要两位胜得老朽,就悉听尊便好了。”

      夺魂扇微一沉吟,阴恻恻的笑道:“既然武老英雄欲赐教,兄弟恭敬不如从命,不过咱们事先得有个约定。如果武老英雄胜了,兄弟立即回转总堂,不再过问上官香主之事,如若兄弟侥幸获胜,也只要老英雄屈驾敝教总坛一行,老英雄意下如何?”

      武公望呵呵笑道:“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李秋山慢吞吞的站起身来,长衫飘飘,手中金摺扇一挥,说道:“那么武老英雄就请赐招罢!”

      这时三义会会首卓大奎忙起身说道:“李坛主且慢!武老英雄还有两位贵友,尚未到场呢。”

      李秋山望着武公望冷冷笑道:“原来武老英雄还约了两位助拳的,这敢情好!”

      铁背苍虬武公望闻言嘿嘿笑了两声:“那两位朋友,并非替老朽助拳而来,那是卓会首邀人家来的。”

      夺魂扇李秋山用怀疑的目光,瞧了卓大奎一眼。显然他脸上露出不豫之色,沉声问道:

      “卓老哥还邀谁来?”

      莫看卓大奎是三义会的头领,他给李秋山这么一问,不由嗫嗫的道:“那是两个鼠辈,今天在岳阳楼上,伤了敝会两个弟兄,后来听说是和武老英雄一路的,这才顺便约他们到这里来,见见场面。”

      夺魂扇李秋山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

      就在此时,陡听半空中传来一声娇叱:“三义会的鼠辈,真是有眼无珠,我们不是已来多时了吗?”

      众人抬头急看,只见对面广场前一株大树细枝之上,并肩站着一对少年男女。

      男的白衣飘飘,女的红裳如锦!

      啊!那细枝能有多大力量?上面站得住两个人?看他们随风摇曳,稳如泰山,光凭这份轻功,在当今江湖上,真还找不出几个来!

      夺魂扇李秋山微微一惊,又瞪了卓大奎一眼。卓大奎却早已脸如土色,心中忐忐不安起来。

      微风飒然,崔敏、崔慧飘飘的落到众人面前,身法美妙,简直到了极点!两人才一站停,崔慧就冲着卓大奎说道:“姓卓的,你在人背后出口伤人,现在我们来了,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卓大奎也算得一会之首,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95-920.html - 2018-01-13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章 屋檐上的茅草披到了李歆慈的肩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屋檐上的茅草压得极低,湿答答地披到了李歆慈的肩上。屋内昏暗糟乱,桌椅板凳无不歪歪斜斜勉强立着,在最深的角落里,伏案趴着一个劲装披蓑之人。  他似乎早已听到脚步声,却直到此时方才抬起脸来,从低低的笠帽下,冲他们绽开一嘴锃亮的牙齿,懒洋洋地... - 2018-09-22
  • 男孩与男孩的怀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每天都要接受无数次拥抱———起床之后从床移到椅子上,从寝室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上厕所……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是被别人抱着去的。  三岁那年,他被确诊为先天性脆骨病,他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像瓷器一样易碎,像稻草一样易折,从此,他再也没能下... - 2018-09-18
  • 哈佛“新鲜人”的彪悍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1年,我离开纽约的家,与所有的哈佛“新鲜人”一起展开了大学的生涯。那是多么好玩的日子!宿舍灯火辉煌,走廊里响着音乐,房门被椅子撑开,我们像蚂蚁似的四处跑,有太多青春荷尔蒙点燃的活力,睡眠成了次要的事。  当时听说有一个英国贵族子弟... - 2018-09-18
  • 要哈佛还是要钱,二选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新东方老师每天接触的学生粉丝实在太多,也许一两天还可以清醒地认识自己,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就真得以为自己非同凡响了。  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离开。新东方有不少我的前辈在走出新东方的光环之后寻找到了自己新的舞台。最著名的一个就是钱永强。钱永... - 2018-09-18
  • 我的极品单相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你要干吗?”凉小语毫无掩饰地说:“追他呗。”于是,我成了凉小语追求卓然的一部分。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 - 2018-09-18
  • 老鼠的心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老鼠被家猫追赶得走投无路,便钻出气窗,跳到地面,想逃到远房亲戚田鼠家避一避。刚窜进田里,一条大蛇一把将它缠住,蛇的身子渐渐收紧,小老鼠呼吸越来越困难,快要窒息时,正好大蛇被捕蛇人抓走,小老鼠侥幸脱险了。“地面的风险太多了!&r... - 2018-09-19
  • 碰运气的工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工匠,以打制金属装饰品为业。这只是一门很普通的手艺活儿,挣的钱不多。工匠常常考虑:怎么样才能凭自己的这点本事赚很多很多的钱,不但可以养活家人,还可以很快发财呢?有一次,工匠出门去办点事,在郊外碰到一大群人正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地过来,... - 2018-09-20
  • 乌龟的奖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家知道,龟兔已有两次角逐:一次由于兔子轻敌睡大觉,让乌龟把奖杯捧跑;一次因为乌龟抱着老皇历不放,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结果又把奖杯输掉。您知道不知道,在这两次较量之前,龟兔还有一次竞争更加激烈的赛跑?那是在老早老早的时候,乌龟的身体并没有被... - 2018-09-19
  • 斯坦福学生的5美元+两小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如果你只有5美元和两小时的时间,你打算如何用它们来赚钱呢?我也给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布置了同样的作业。我把他们分成14组,发给每组一个信封,里面装着5美元的“创业资金”。在打开信封之前,他们可以用任意长的时间来筹划,不过,信封一旦被打... - 2018-09-18
  • 蝴蝶公主和蜜蜂王子2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深处有一个美丽的蝴蝶谷,那里有一个蝴蝶王国。蝴蝶国王的王后为蝴蝶国王生个了很美丽的女儿——蝴蝶公主,蝴蝶国王高兴的不得了,但蝴蝶公主出生不久就得了一种怪病,这下可把蝴蝶国王和蝴蝶王后给急坏了。很多太医纷纷前来,又一个... - 2018-09-18
  • 湖底的城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黑夜里的星星怀抱着那烟雾般的云,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微风轻轻地吹,像柔软的手指在弹奏钢琴一样轻抚着树林。  公园长椅上的小希安静地发呆,她背着灰色书包,一只飞鸟飞过仿佛惊醒了她,小希这才发现天黑了,动作缓慢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天,... - 2018-09-18
  • 淘气的小鼹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住着一只鼹鼠,很淘气,经常在地里钻来钻去。  这一天他正在土里钻来钻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洞穴四壁上的土莫名其妙往下落,他的床好像在颤抖。他立刻想到了这也许就是妈妈说的地震,那么地面上的伙伴们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呀?  小鼹鼠急忙钻出了洞... - 2018-09-18
  • 金元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年迈多病的老父亲相依为命。虽然生活的很贫穷,但父子俩感到很幸福。年轻人为了让年迈的老父亲每天都能吃到肉,补身子,经常去山林里捉一些野兔或野鸡之类的小动物,给父亲补养身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年轻人的老父亲的病... - 2018-09-18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爱在心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遭遇危险  一只翠鸟停歇在浅水边的蒲草上,她的一个翅膀正流着血呢。刚刚去水里抓小鱼时只听得“砰”地一声响,突然就感觉一个翅膀失去了知觉,她拼命地振着另一个翅膀才飞到这蒲草上。想着家里还有几个即将出生的宝贝蛋,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决不... - 2018-09-18
  • 王子不骑白马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舒俞一直有点郁闷,因为高中生活并非想象中那般美好。宿舍里的女孩子似乎都有关系比较近的男生,这让舒俞有一点点嫉妒。她偷偷藏面镜子在书包里,趁老师不注意时偷偷照一照。但每照一次,心里的沮丧便多上几分。哎,真是自取烦恼,舒俞自言自语地冷... - 2018-09-18
  • 别让比尔·盖茨们误了你一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辍学者中固然有成功的,但接受完整教育的人成功机会更大。  美国《时代》杂志不久前公布“美国十大最成功的大学辍学生”。  第一名自然非比尔•盖茨莫属,他从哈佛辍学,创办微软公司,成世界首富。苹果计算机执行长贾伯斯第二,他进入里... - 2018-09-18
  • 上课捣乱,只是因为暗恋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中期间我暗恋过一个女老师,她二十多岁,白白净净,清汤挂面的垂顺长发,有时候也会扎成一条马尾巴,无论扎上去还是放下来,都清秀得让我有些呼吸不畅。每次上她的课,我都会放下课外书很专心地捣乱,她被惹得真生了气,就会提高嗓门瞪着我喊一声“罗永... - 2018-09-18
  • 钝感力让我无惧当差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上高一和高二时,成绩很差,在班上排名倒数。  一次月考,我考到全班第二十一名。发成绩单时,我得到老师的称赞,无意中却听到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说:“如果考试输给苏有朋,真的丢脸死了,回去怎么向父母交代?”  这句话在我心上深深划下一道痕,... - 2018-09-18
  • 后来居上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汲黯是西汉武帝时代人,以刚直正义、敢讲真话而受人尊重。他为人和做官都不拘小节,讲求实效。虽然表面上不那么轰轰烈烈,却能把一个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朝廷把他从东海太守调到朝廷当主爵都尉——一种主管地方吏任免的官职。   有一次,汉武帝说要实... - 2018-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