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皮……”“到底卖掉没有?”南宫豪不耐烦地挥手将他打断了。“钱在这里!”张敬之连忙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银票。南宫豪抢过一看,是八十两通宝钱庄的银票!他呆呆地愣了半晌,突然转身冲上楼上,快得令张敬之张大嘴,半晌合不拢来。他跟了南宫老板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如此失态。

      径直闯进天字一号房,那两个骗子还在。南宫豪急切地问道:“那种药水的配方是什么?”

      制造这种珠子的关键是贝壳粉中添加的药水,模具可以大量仿制,贝壳也是寻常之物,只要知道了那种药水的配方,就可以大量生产这种以假乱真的东珠。一个模具一天能造十颗,若仿制一百个这样的模具,一天就能生产一千颗!一颗能卖八十两,一千颗就是八万两!这还只是一天的收入……南宫豪不敢再算下去,他怕自己突突乱跳的心脏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刺激,会突然爆裂。

      “我们、我们没有配方。”张公子嗫嚅道。“那你们的药水是从哪里来的?”南宫豪忙问。“我们无意间救下过一个江湖异人,药水便是从他的手中得来。”张公子答道,“他发现这种做珍珠的药水后,自己却没精力天天做,便将药水送给我们玩。这次为了赶做这批珍珠,药水我差不多都用完了。”

      “配方呢?难道你没跟他要过配方?”南宫豪气急败坏地追问道。“要过,”张公子答道,“不过他说那配方是他的心血,不能随便送人。就算是我这救命恩人,没有十万两银子也免谈。”

      十万两银子是一笔巨款,但跟可以赚到的银子相比就微不足道了。南宫豪想了想,急忙问道:“这位异人在哪里?能不能带我去见他?”张公子犹豫道:“他就在杭州郊外隐居,不过他从不见外人,恐怕……”

      南宫豪忙挥手打断张公子的话:“他不见我也没关系,你替我去将那配方买下来,事成之后,我另有重谢。”见张公子有些犹豫。南宫豪面色一沉,“是不是要我去请刘知府过来拜见张公子?”

      张公子无奈点头道:“好吧,我去试试。”

      “等在这里,我立刻将银票送过来!”说完南宫豪风一般出门而去,经过楼下大厅,他招手将张敬之叫到跟前,往楼上一指,“盯着张公子和他的夫人,他们要出了这雅风楼一步,我唯你是问!”

      交代完毕后,南宫豪立刻赶回鸿运赌坊,将柜上所有银票归拢,刚好够十万两。他揣上银票,带上几个精悍的手下又回到雅风楼,让几个手下在楼下守着,自己则来到天字一号房,将银票往张公子面前一递,“这一共是十万两银票,我跟你一起去,你媳妇留在这里。如果你耍花招,别怪我心狠手辣。”

      带着张公子下得楼来,南宫豪低声向几个手下吩咐道:“盯住天字一号房那个女人,她若离开雅风楼半步,我拿你们是问!”

      “老板放心!”张敬之将胸脯拍得嘭嘭直响,“我认得那个女人,她决计逃不了!”

      南宫豪带着两个手下跟随张公子出得杭州城,黄昏时分赶到郊外一座无名小山,众人下马登山,快到山顶时,张公子抱歉道:“那异人不见生人,若见我带你们前去,定会躲起来。”

      南宫豪抬头了望,就见山顶有个孤零零的茅屋,矗立在悬崖之上。他看看四周地形,肯定张公子逃不出自己的视线,这才点头道:“那好,你速去速回,我们在这里等候。”

      目送张公子上山后,南宫豪立刻令两个手下守住下山的路口。左等右等不见张公子出来,他渐渐感到有些不妙,顾不得张公子的警告,立刻带两个手下爬上山顶,在茅屋外呼唤道:“张公子,请替在下引见一下那位前辈异人!”一连喊了数声,却听不到一声回答,南宫豪上前一把推开茅屋那破旧的柴门。只见屋内一片狼藉,显然久无人迹,而张公子也不见了踪迹。

      “快搜!”南宫豪气急败坏地喝道。两个手下发现茅屋窗户洞开,翻窗一看,只见茅屋后有一条粗绳索,一头系在山石上,一头直垂下悬崖,南宫豪暗叫不妙,连忙令两个手下顺绳索滑下悬崖,片刻后就听手下在悬崖下高声呼喊:“这里有张公子的衣衫!”

      南宫豪一听,忙抓住绳索往悬崖下滑去。他刚离开,茅屋地面突然一动,一身短打的舒亚男已从地坑中翻了出来。她拔出匕首径直来到绳索旁,在刀刃架上绷紧的绳索时,她却犹豫起来,直看着南宫豪滑到悬崖底部,她才挥刀割断了绳索。拍拍怀中鼓鼓囊囊那一大叠银票,她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十万两,这还只是平安镖局的利息!

      南宫豪刚落到崖底,绳索突然从悬崖上掉了下来,抬头望去,隐约可见崖顶有个蒙眬的人影。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

      “快回杭州!”他气急败坏地喝道。要想从悬崖下再上去追那骗子,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唯有赶回杭州,幸好那女人还在手里,他可以慢慢拷问,还有希望追回那十万两银子。

      当南宫豪赶回杭州时天色已黑,他径直闯进雅风楼,就见几个手下还守在厅中,张敬之立刻得意洋洋地上前表功:“小人一直守在这里,连眼都没眨一下,那女人决没有离开!”

      南宫豪风一般冲上楼,一脚踢开天字一号的房门,只见房内还是原来的样子,衣柜中那个做珍珠的模具还在,但那女人却已不知去向。跟进来的张敬之看看空荡荡的房间,一脸的疑惑:“我一直在楼下盯着,怎么会……”

      南宫豪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你有没有盯住一个书生?一个丫环?或者一个醉汉?”

      “我盯他们干什么?”张敬之摸着火辣辣的面颊,莫名其妙地问。南宫豪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张敬之气急败坏地道:“回头再跟你算账!现在快去请刘知府!就说老子让人给骗了!”

      没过多久,杭州知府刘大人就带着一干捕快匆匆赶来,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衣衫破旧的老者和一个彪悍阴沉的中年汉子。

      听完南宫豪叙说,那老者拿起一颗珠子看了看:“这是上等的东珠。”说着又沾了点柜子中的粉末在舌尖上尝了尝,“这是上等的珍珠粉。”

      “可是……”南宫豪欲言又止,跟着就恍然大悟。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过是几颗珍珠,一架模具,一些粉末,还有就是那个骗子精彩的表演。

      老者仔细看了看那架模具,哑然失笑道:“原来是用做糕点的模具改装,南宫老板不会认为,这模具可以做出珍珠吧?”南宫豪脸上一红,跟着就感到头脑一阵晕眩。十万两银子啊!这下该如何向老头子交代?

      “你说那个张公子,脸上有一道疤痕?”老者对南宫豪的被骗经过似乎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却对那骗子的模样十分关心。“没错!”南宫豪在自己脸上比划,“就是在这个位置!”老者转头与那彪悍阴沉的汉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同时点头道:“没错!是她们!”

      不用说,这老者与那汉子正是柳公权与蔺东海,二人从苏州追踪到杭州,可还是晚了一步。这次不等柳公权下令,蔺东海急忙对杭州知府道:“立刻让人彻查所有车行、码头,看看有谁见过她们,一有线索立刻飞报。记住,万不能伤了那两个姑娘!”

      柳公权补充道:“再查查杭州城附近的骡马市场,看看她们有没有买马,尤其是那种价钱昂贵的好马名马。”见蔺东海一脸疑惑,柳公权笑道,“我听说明珠郡主喜欢好马,一下子赚了十万两银子,怎么也得奢侈享受一下,年轻人都这样。”杭州知府恍然道:“杭州郊外有个万家马场,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名马,远近闻名。下官立刻就带人去查!”

     

      南宫豪昏昏沉沉地回到鸿运赌坊,就见莫爷派来的那两个年轻人正等着向自己辞行。他像抓住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359-968.html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谋反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云襄喟然叹道:“师父的实力真是惊人啊,经济上有一座金矿作为后盾,江湖上有影杀堂为你所用,千门中有撼将碧姬、火将王志、反将严骆望为你效忠,朝中还有重臣暗中支持,再加上我这个棋子,以及我掌握的江湖势力,难怪你决定要向靳无双发起正面进攻了。”... - 2018-06-04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步步陷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陆长荣朝下面六席的人拱拱手道:“诸位快请坐下来用饭吧!”  阮传栋道:“陆老弟昨天赶来就好,镖局是昨天复业的,场面热闹极了,裴盟主和江南几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到了。”  陆长荣道:“小侄还是十天前就听到消息,先前还不敢相信,还是几个镖局的朋... - 2018-06-01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十二章 回转龙堡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蓝衫少年回头看去,蓝褂老头以杖拄地,但走得很快,眨眼之间,便已走出十来丈远,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忖道:“此人分明身怀极高武功,会不会是对头一方的人呢?他正是朝前路行去,自己倒要小心才好。”  正在思忖之际,大路上又有一行人行近桥边。  为... - 2018-01-25
  • 第十二章 石城赴约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心愿已了”!  这四个字不是已经明白告诉两人,他——蓝袍道人,就是毕云英的父亲司马长春了吗?  许庭瑶怔怔的道:“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  毕云英一下扑到拜台之上,哭道:“爹啊!你为什么不止同当面认我这个苦命的女儿呢?  爹啊,你可是... - 2018-05-21
  • 第十二章 天人不容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黄凤娟脸色一变道:“江湖上怎么会知道的?”  “不知道。”  常凤君接着道:“现在外面正盛传着师父为了应七星会之聘,特地从江南把神手华佗请来,替师父治疗,不出十天,就可修复玄功,重行出山。”  黄凤娟攒攒眉,气道:“这会是什么人说出去的... - 2018-01-28
  • 第十二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双方又拆了四五十招,南宫婉总究是女孩儿家,后力没有任氏双杰的悠长,时间一久,她剑法渐渐松弛下来。不过她仗着身法奇特,和剑法精妙,依然能够游走闪避,伺机进剑!  任氏双杰在此时,又发出两声震耳怪啸,两人身形扑起,四件兵刃,登时招...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十五章 军旅情怀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一身戎装、金盔遮面,金甲护身,外罩大红色战袍,他没带兵器,身后只跟着五名随从,但看他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神威凜凛之态,浑如带兵百万。  众人一并起身相迎。明将军在楼梯口略略停步,利剑般的目光扫视全场,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他正望向自己... - 2018-06-15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二章 比夜更黯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她的美丽就是一种武器,所有的人仿佛都忘记了刚才的浴血厮杀。  念儿胡狂歌低低唤着这个曾在梦中呼唤过一千次一万次的名字,如果一定要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他宁可死在她的念念不忘下。  雷断蓦然一声大喝,已断的双枪分从两手中刺向胡狂歌,亲手杀了胡... - 2018-06-16
  • 第十二章 地室幽囚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只觉眼皮沉重,头脑又昏又胀,一时想不起自己睡在什么地方?但他可以确定,自己并不是睡在床上,身上也没有被褥,又冷又硬,好像躺在地上一般!  自己怎么会躺在地上的呢?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心中觉得好生奇怪,用手揉揉... - 2018-01-31
  • 第十二章 毒如蛇蝎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宫如玉格格娇笑,道:“黑凤婆的门下,会是男的?你呀,真是少不更事!”  南振岳想起自己和龙兄弟一路同行,许多地方,果然可疑,譬如投店,他总要两个房间,譬如换衣服,他总要关上房门,譬如……宫如玉瞧他没有作声,接着笑道:“你现在可相信了吧?... - 2018-02-28
  • 第十二章 紫薇坛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紫脸人道:“你敢骂我?”白少辉道:“有何不敢?”  紫脸人右腕一振,短剑钾的一声,漾起一片剑影,怒声道:“狂徒,你还不解下箫来?  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白少辉一脸激愤之色,双手迅速从腰间解下竹箫,大声道:“动手就动手,谁还怕你... - 2018-03-09
  • 第十二章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无不鲜美可口,最后是四式素点,也十分精美,徐少华三人几乎说不出吃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也吃得很饱。  用毕素斋,玄衣道姑含笑道:  “三位公子的宾舍,离此不远,三位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待到戌时,娘娘临坛,贫道自会着人... - 2018-03-14
  • 第二章 苏敬轩在江湖上名传遐迩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敬轩?苏敬轩!舒亚男一惊。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名传遐迩,那是金陵苏家宗主,也是苏鸣玉的亲叔叔!  舒亚男糊里糊涂地跟着那妇人出了后院,沿着曲折长廊来到一间雅致的客厅。厅中雅静素洁,一个年逾五旬的老者闲闲地坐在那里,不怒而威。苏鸣玉早已在那里... - 2018-06-09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十二章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
  •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他先去了胜利饭店,坐在靠窗的桌前,他想起来十年前第一“次卖血之后也是坐在丫这里,他坐下来以后拍着脑袋想了想,想起了当年阿方和根龙是拍着桌子叫莱叫槽的,于是他一只乎伸到了桌子上,拍着桌子对跑堂的... - 2018-02-07
  • 第十三章 论道天涯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不知封冰口中的“他”是指楚天涯还是魏公子,本想问个清楚,忽又觉得意兴索然,毕竞这都是局内人的事情,旁人再着急亦无意义。  一直闷不作声的叶莺突然开口道:“我不喜欢封女侠了。”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君东临连声咳嗽,许惊弦则是恨不得去捂...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宋凡平被揍的遍体鳞伤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宋凡平被揍的遍体鳞伤以后,又被抓走了,关押在一个像仓库一样的大房子里。此后的一个星期里,宋钢和李光头不再说话。宋钢也说不出话来了,那天宋钢把自己的嗓子哭喊得又红又肿,说话时没有声音,只有口水从... - 2018-01-31
  • 第十二章 李光头的GDP之路从我们刘镇福利厂开始_兄弟(下)_故事
  •   李光头的GDP之路是从我们刘镇福利厂开始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光头在林红这里跌了爱情的跟头,转身就在福利厂连续创造了利润奇迹。这时候改革开放进入了全民经商的年代,李光头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一个经商的天才,自己率领着两个瘸子、三... - 201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