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拜师》鬼事之红血月



  •   回到何晨之后家老人便说“你胆子也够大的在着三破之日跟血月的日子晚上还敢出来鬼混。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的不懂”
      
      何晨一脑子问题的问:“什么三破日什么血月?”
      
      这时候老人便慢慢的解释何晨说:“三破之日,百年才出现一次,这天怨气冲天,那些冤鬼,恶灵因为无法超生,又得不到亲人的供奉,而且怨气又得不到缓解所以在阴气最盛的时候回到阳间来害人,宣泄自己的怨气,那一天经常是百鬼夜行、鬼怪重生刚才你看到的就是百鬼夜行,果真要是真斗起来我还真不一定够他们厉害。血月便是属大凶之兆!红色月亮为至阴至寒之相,兆示人家阳气弱,阴气盛,戾气强;所以今晚就是血月跟三破日所以一到晚上就会怨气冲天引了百鬼夜行懂了没小伙子?”
      
      何晨这时候才明白的说懂了懂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经历何晨总算是明白了这位老人说过的意思了。
      
      不过何晨觉得自己一直叫他老人老人的总感觉有点不礼貌便开始介绍自己说:“老头认识你那么久还没请教姓名,我姓何名为晨。叫何晨你可以叫我小晨。”
      
      老人听到何晨的介绍便笑了笑说:“姓张名为金杭,叫做张金杭你也可以叫我喊张老头,当然张天人也没事啦”说完老人便笑得更厉害了,何晨看了看老人心想还张天人呢,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张天师了……张老头看了看何晨便又说:“小晨,你我今晚能在这里见面肯定是一个缘不如你以后就跟着我拜我为师傅跟我学艺?”
      
      张老头说完,何晨一愣道:“什么?你想收我为弟子?我什么都不懂也可以?”这时候张老头什么都不说对着何晨微笑的点了点头?何晨想了想又说:“我还是一个学生,我今年就读高二,我还要读书怎么拜你为师?”张老头便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你让我想一下行不?明天早上给你答复”何晨不想那么快就同意打算想一下的。这时候张老头便笑得更厉害了说“没事!很晚了快睡觉。哈哈……”说完何晨便领着张老头往自己爷爷以前住的房间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一晚上何晨都睡不着想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人说要做自己的师傅一晚上都睡不着。一晚上没多久何晨便看到天已经亮了起来,便起床做早餐了……
      
      许久……“师傅,快起床啦。8点了起来吃早餐了。”何晨在门外边喊边敲门说,谁知道张老头不爽的说:“你姥姥的,天还没亮你就在这里吵,是不是活腻了啊?”这时候何晨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尊敬老人也没有在说什么。正打算自己去吃饭的时候。
      
      咔嚓,门开了“什么小子?你刚刚说什么?师傅?”张老头穿着一个红色短裤在何晨面前说。何晨心里笑了笑也不想重复刚才说的话便说“没什么,是您老听错了,赶快起床吃东西。”何晨心里想“吗的,昨晚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还句句小兄弟小兄弟的,一个晚上TM的马上又什么你姥姥什么的,小子的。唉、天作弄人啊”
      
      “徒弟啊,还真不错还懂得叫你师傅吃早餐就冲你这句话。”随后张老头便给了何晨地址,叫何晨明年暑假再来找张老头。何晨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便回了句嗯,便直接跟着张老头去吃饭了……吃完饭张老头便打包行李走了
      
      我打算的事一天一更,要是心情好的话一天两更三更都没问题
      
      更多精彩鬼故事全在原创作者夏小铂QQ578614622
      
      

  • http://www.gushihui.com/show/67529/ - 2017-08-24
  • 第三章 李光头绰号的由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名字叫李光,他母亲为了省钱,为了一年里少付几次理发的钱,每次都让理发师给他推个光头。于是这个叫李光的孩子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就有了李光头的绰号。从小到大,别人都这么叫他,连他的母亲也叫... - 2018-01-30
  • 第三章 回庄遭伏击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云飞白听得心头暗暗一怔,自己峨嵋学艺之事,外人知道的不多,她如何知道的呢?淡淡一笑道:“但事实不是在下使的。”  “我相信。”  长发少女点头道:“我们动过手,你在剑法上还输我一筹,从这人一手暗器工夫上看,他功力之高,胜我甚多。”  “... - 2018-01-29
  • 第三章 黄山石室(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李如云心想:“八手罗刹给自己一袋梧桐子,原来是离魂子,现在我已经知道了用法,就算把他放出来了,如果对我有什么不利,我仍可弹出离魂子,把他制住。”  心念闪电一转,说道:“我放你出来,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低沉声音道:“老朽说出来的话,... - 2018-01-27
  • 第三章 无极遗训_龙孙_故事大全
  •   郝寿臣胁下夹着朱漆药箱,朝方振玉连连拱手道:“方少侠援手之德,小老儿没齿不忘。”  方振玉道:“些许小事,老丈不用挂齿,现在雨势已弄,在下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朝郝寿臣抱了抱拳,正待举步往庙外走去。  郝寿臣急叫道:“方少侠请留步。... - 2018-01-31
  • 第三章 李光头当上了福利厂的厂长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半年过去了,李光头没有机会把赵诗人的劳动人民本色给揍出来,他也忘记了自己对刘镇群众许下的诺言,他越来越忙了,他当上了福利厂的厂长。李光头刚去的时候,两个瘸子是福利厂的正副厂长,没过半年两个瘸子... - 2018-02-02
  • 第三十三章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突然发现自己过时了,又像从前那样没人注意了,汇款单也不来了。刘作家愤愤不平,他一手缔造了家喻户晓的李光头,自己却被迅速地遗忘。来了那么多的记者,个个扑向李光头,没有一个记者关心他,甚至没有一个记者认真看过他一眼。... - 2018-02-05
  • 第三十三章 还我清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只得说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一阵格格轻笑道:“好,小师妹,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我走啦!”  一个人像一阵风般往洞外飘飞出去。  田七姑含羞道:“小妹恭送大师姐。”她送走大师姐,才回过身来,双颊飞红,说道... - 2018-02-03
  • 第三章 黄山石室(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他进入大厅,一共只说了两句话。  钱护法被他一语提醒,看了君箫手中铜箫一眼,问道:“小伙子,快说,你师傅是谁?”  君萧道:“家师从不在江湖行走,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钱护法心中虽有顾忌,但他究竟是素负盛名之人,怒哼一声道:“小子,你... - 2018-01-27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
  • 第三章 透骨阴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金蛇叟,独角龙王同时脸色大变,倏然转过身去!  独角龙王沙无忌凸出的双目,精芒电射,厉声喝道:“何方来的朋友,怎不请出来,让沙某见识见识?”  阴森声音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嘿嘿冷笑,道:“凭你也配?你们只要瞧瞧自己胸口,就该夹若尾巴滚了!... - 2018-01-18
  • 第三章 土地公显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瘦小老头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道:“道长总看到了小老儿和他无怨无仇,认都不认识,他……就这样向小老行凶……”  那瘦长道人依然不言不动,冷冷的看着他,他这样看人,会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那瘦小老头又道:“他……先打小老儿一拳,小老儿赶紧... - 2018-01-18
  • 第三章 不白之冤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南阳、城濒白河,为河南省的西南重镇。  城西南的卧龙岗,是诸葛武候的躬耕处,从前全国老百姓,也许不明了我国地理,但只要提起刘备三顾茅庐的卧龙岗,只怕没人不知道的。  南阳是水陆交通的要道,城内工商鼎盛,市肆林立车马往来,十分热闹。  范... - 2018-01-18
  • 第三章 仗义执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杭州府知府吴云,一名吴世荣,到任才一个多月,对于杭州的情形还不十分熟悉。德馨邀他一起去为阜康纾困,觉得有几句话,必须先要交代。“世荣兄,”他说:“杭州人名为‘杭铁头’,吃软不吃硬,硬碰的话,会... - 2018-01-19
  • 第三章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一辆放满那些白茸茸蚕茧的小车,行走在一个很大的屋顶下面,他和一群年轻的姑娘每天都要嘻嘻哈哈,隆隆的机器声在他和她们中间响着,她们的手经常会伸过来,在他头上拍一下,或者来到他的胸口把他在后一推。如果他在她们中间选一个做... - 2018-02-06
  • 第三章 老院深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德新堂一年四季都吃两顿饭,这在那个时代是比较普遍的。像康家这种大户,一早一晚要加早点、夜宵就是了。但康家一直实行男女分食,却是为了不忘祖上的贫寒。   乡间贫寒农户,有吃“男女饭”的习俗。即为了保证男人的劳动力,家做两样... - 2018-01-19
  • 第三章 铁背田驼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灰衣驼背老人道:“老汉不会害你,你这一路上最好少开口,到了地头,自会知道,你年纪轻轻,这一身功夫,着实使老汉佩服,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老汉还没遇上你小哥这样的对手,所以老汉要特别告诉你,此行只要少开口,遇事忍耐,老汉可以保你没事。”  狄... - 2018-01-22
  • 第三章 死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的弟弟,从哥哥脸上学会了骄傲的孙光明,在那个夏日中午走向河边去摸螺蛳。我重又看到了当初的情景,孙光明穿一条短裤衩,从屋角拿起他的割草篮子走了出去。屋外的阳光照射在他赤裸的脊背上,黝黑的脊背看上去很油腻。  现在眼前经常会出现模糊的幻觉... - 2018-02-09
  • 第三章 救星天降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崂山二怪本是一对孪生兄弟,心意相通,二怪老二这一加入战圈之后,两柄铁手一右一左,互相配合,展开扑击。  二怪老大立时扳回了劣势,琵琶仙的一轮攻势,也顿时受到阻遏。  三条人影,像走马灯一般,不住的盘旋进退,三件兵刃,光影翻滚,有如大海中... - 2018-03-28
  • 第三章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小王子向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可是,对我提出的问题,他好象压根没有听见似的。他无意中吐露的一些话逐渐使我搞清了他的来历。例如,当他第一次瞅见我的飞机时(我就不画出我的飞机了,因为这种图画对我来说太复杂)... - 2018-03-20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章 惊人发现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庄丁陪着笑道:“卓老爷早就来了,正和庄主在书房里,陪着几位贵宾聊天。”  卓少华心中暗道:“爹果然来了,那么自己在家中书房看到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对了,那一定是假扮万大叔的褚彪的同党玩的把戏了,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  ... - 2018-04-12
  • 第三章 一剑振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方才和柳琪对招之间,已增进不少临敌经验。这时一见独角兽攻来剑势,有如千百朵银花,精光耀眼,由四面八方飞来,叫人无从出手招架!  他强敌当前,居然十分镇定。  觑准剑花要落未落之际,突然身形晃动,右臂一振,追魂八剑,倏然展开!  他... - 2018-04-22
  • 第三章 西湖惊凶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那酒保眼看事机败露,不由脸色大变,打了个哆嗦,跪到地上,哭丧着脸,连连点头道:“小的不知道那包是毒药,刚才有位客人只说要和你客官打赌,开个玩笑,说纸包里是喝了就会使人醉倒的药末,给了小的十两银子,小的一时糊涂,为了贪图十两银子,不是有心... - 2018-04-16
  • 第三十三章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 - 2018-03-16
  • 第三章 旧地重游、伏虎警伤雁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时星目含蕴热泪,恨声道:  我黄秋尘誓死要查出‘伏虎剑’的下落,调查出杀害父亲的凶手……”  黄秋尘说到此处,脸上突然一阵惨白,汗水涔涔而下。原来他这一动怒,伤疼立刻发作。  铁木憎凄凉一叹,道:  “孩子,你又动气了。”  黄... - 2018-03-15
  • 第三章 十死之谷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  秋月想了想说:“据说有一个古董商人,拿了一柄铁锈斑剥的刀,要卖五千两银子。”  南振岳道:“一柄铁锈斑剥的刀,还要五千两银子?”  秋月笑道:“那是一柄宝刀呀,说真的咯,那柄刀据说十分厉害,只要一出鞘,就... - 2018-02-26
  • 第三章 三年后柳生再度赴京赶考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三年后,柳生再度赴京赶考,依旧行走在黄色大道上。虽然仍是阳春时节,然而四周的景致与前次所见南辕北辙,既不见桃李争妍,也不见桑麻遍野。极目望去,树木柘萎,遍野黄土;竹篱歪斜,茅舍在风中摇摇欲坠。倒是一副寒冬腊月的荒凉景致。一路走来,柳生遇... - 2018-02-11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