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石城赴约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心愿已了”!

      这四个字不是已经明白告诉两人,他——蓝袍道人,就是毕云英的父亲司马长春了吗?

      许庭瑶怔怔的道:“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

      毕云英一下扑到拜台之上,哭道:“爹啊!你为什么不止同当面认我这个苦命的女儿呢?

      爹啊,你可是不要我这个苦命的女儿了?爹啊,你叫女儿到那时去找你老人家呢?”

      她越哭越觉伤心,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许庭瑶站在边上,一时间,实在想不出一句可以安慰她的话来,过了半晌才道:“姐姐,你快歇一歇吧,不要哭坏了身子。”

      毕云英伏在拜台上,抽抽噎噎的抬起头来说道:“我从小离开爹娘,认贼作父,直到今天,才知道苦命的娘,早已惨死于非命,我指望有一天会找到爹的,但爹不肯认我这个女儿,他……他一定不要我了……”

      许庭瑶道:“不会的,师父不会不要你的……”

      毕云英流泪道:“这明明就是不要我了,爹已经见到女儿了,爹的心愿已了,从此不会再和我见面了。”

      许庭瑶扳着她肩头,柔声道:“姐姐,别伤心了,我想,师父在这里和我们见面,并不偶然,即使没有方才那阵大雨,他老人家也会用萧声把我们引来,师父所以要和我们述说那一段经过,主要为了让你知道自身来历,他老人家方才说过,报仇之事,并不忙在一时,要我们先去找玄衣罗刹再说,后来又说只要你有孝心,终有父女重见的一天,这些话,你难道忘了?”

      毕云英抬目道:“那么爹为什么不肯明说呢?”

      许庭瑶道:“也许他老人家还有别的事去,怕你会纠缠不清,你想想看,你要是知道他老人家就是师父的话,你还肯放过他老人家吗?”

      毕云英破涕笑道:“那自然不肯咯,我非要跟定爹不可。”

      许庭瑶道:“这就是了,师父如果不想让我们知道,就不用留下这四个字,他老人家既然留下字来,就是要让我们知道就是他老人家,免得你知道身世之后,老是放不下心,师父身受金仙童临终之托,照顾他的女儿,师父要我们先去找玄衣罗刹,就是因为姐姐和玄衣罗刹的仇人都是毕千岁,他老人家说出报仇之事,不忙在一时,也就在此,据小弟推想,我们只要找到了玄衣罗刹,报雪两家血仇之日,也就是姐姐父女重聚之日了。”

      他这番话,倒也说得入情入理,毕云英拭着眼泪,点点头道:“你说得也对,目前只好如此了,哦,弟弟,从现在起,我是司马云英了,你不要再叫我毕姐姐了。”

      许庭瑶低笑道:“我早就叫你姐姐,几时还带过姓来?”

      司马云英粉脸一红,白了他一眼,轻哼道:“贫嘴!”

      经过一阵哭闹,眼看天色业已昏黑下来,两人吃过干粮,就在殿上权宿一宵,第二天清晨,便自双双上路。

      半月之后,他们如期赶到雷州府石城县。

      这石城县即今之廉江,以县有石城岗而名,山势连接,状如石城。

      许庭瑶、司马云英赶到岗下,远远就看到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佩剑少女,正在岗下踯躅徘徊,好像等人一般,一眼瞧到两人,就飞快的迎着奔来。

      司马云英看清来人,不禁脸色微微一变!

      这一瞬间,那佩剑少女已奔近两人身前,睁着一双妙目,含笑道:“许大哥,这位想来就是大嫂了吧?”

      许庭瑶奇道:“褚大妹子,你也来了?”

      一面朝司马云英道:“姐姐,这就是我大伯父的女儿褚大妹子褚璇姑。”

      司马云英被她一声“大嫂”,叫得粉脸骤红,不好意思的朝她点点头道:“我叫司马云英,原来那妖女就是假扮褚家妹子的,我方才差点认错了呢?”

      许庭瑶道:“褚大妹子,你怎么也会赶到这里来的?”

      褚璇姑笑道:“是阮相公要我来的,那天在鬼王庄分手之时,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你要报父仇,二十天后,可到雷州府石城岗会合。,我已经来了三天,今天早晨遇到阮相公,他说你们也在今天可以到了。”

      许庭瑶问道:“她人呢?”

      褚璇姑道:“阮相公已经先走了,他要我在这里等候,会合了许大哥,一起到七星岭去。”

      “七星岭?”司马云英听得娇躯一颤,急急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褚璇姑道:“阮相公叫我转告许大哥,要按江湖礼节拜山,入山之后,不论对方如何蛮横,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出手伤人。”

      许庭瑶攒攒眉问道:“她没说七星岭上,住的是什么人物?”

      褚璇姑摇摇头道:“阮相公没有说。”

      司马云英道:“七星岭风雷庄,号称岭南魔宫,百十年来,江湖上可说从来没有人到过那块地方……唉,那天祁老没追上妖女,后来曾暗中告诉我,说她临去时的身法,极似岭南一派,如今证之罗刹姐姐要我们以礼拜山,由此看来,妖女果然是风雷庄门下了。”

      许庭瑶道:“你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出风雷庄究竟住的是何等人物?”

      司马云英目光左右一瞥,轻声道:“风雷庄是天雷叟隐居之地,天雷叟已有百岁以上,门下徒子徒孙数以百计,他们这一门,不但武功自成一派,谲诡无比,据说尤以‘天雷掌’发如焦雷,击中人身,如同雷极一般,立成焦炭……”

      许庭瑶不信道:“天下真有这种武学?”

      司马云英道:“我也是听人传说罢了,不过,我记得初在江湖走动之日,毕老贼曾经一再叮嘱,遇上风雷庄的人,不准轻易招惹,就可知道风雷一壮非同小可:……”

      她说到这里,秀眉微蹙,又道:“罗刹姐姐也真是的,她既要我们前来总该已有眉目,怎不和我们说说清楚,大家也好有个计较。”

      许庭瑶对罗刹姐姐可说极具信心,不由脱口道:“罗刹姐姐也许早有安排。”

      司马云英瞧了他一眼,摇头道:“风雷庄,可不比鬼王庄,那有这么简单?别说我们人单势孤,就算加上罗刹姐姐,只怕也难是风雷庄第一代弟子的敌手。”

      许庭瑶剑眉一轩道:“风雷庄纵是龙潭虎穴,我也不怕。”

      司马云英娇嗔道:“谁说怕了?只是罗刹姐姐这般行动,未免也太大意了些,她为了你竟然奋不顾身的独闯魔宫,我们要赶上她才好。”

      许庭瑶被她这一句“她为了你”,说得俊脸一热,还没开口,褚璇姑睁着一双妙目,问道:“许大哥,大嫂,你们……”

      司马云英没等她说完,羞急的道:“褚家妹子,你别听罗刹姐姐乱嚼舌根,我比你大上一两岁,不嫌弃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姐姐也好。”

      褚璇姑立即改口道:“姐姐,我就叫你姐姐好了,我想问的是你和许大哥所说的罗刹姐姐,又是什么人呢?”

      司马云英目光一转道:“你问他呢!”

      褚璇姑不禁朝许庭瑶瞧去,许庭瑶讪讪的道:“她就是阮大哥!”

      褚璇姑惊奇的道:“他……阮相公是女的?”

      司马云英抬头看看天色,说道:“这时还不到午牌时光,罗刹姐姐去了最多不过两个时辰,还可以追得上她,事不宜迟,我们快此一赶上去才是正经!”

      三人离开石城岗上立即施展脚程,朝南急奔,许庭瑶经司马姐姐一说,更是心急如箭,巴不得早些赶上罗刹姐姐,是以一路轻纵急掠,领先奔驰。

      这雷州府滨临南海,气候燠热,地瘠人稀,山岭连绵,一片荒僻。

      许庭瑶心中有事,只顾领先飞掠,约莫奔了一个多时辰,回头瞧去,那里还有司马云英和褚璇姑的影子,心中不禁一怔,顿时想到自己从服下“大还丹”,又由罗刹姐姐打通奇经八脉,内功精进,远非昔比,她们如何跟得上来?

      这就收住势子,转身等候,足足过了顿饭时光,才见两人相继赶来。

      司马云英固然粉脸上汗珠如雨,褚漩姑武功较差,奔到近前,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一张樱桃小口只是喘息,压根儿就阖不上来。

      许庭瑶迎着她们歉疚的道:“我跑得太快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80-959.html - 2018-05-21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十章 不共戴天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震,褚璇姑愤怒的道:“你胡说,我爹和许三叔义共生死,岂会:……”  青衣女郎没待她说完,冷冷的道:“小姐,我一点也不胡说,不但许占奎是你父亲暗下的毒手,就是铁拳姜全也是他杀害的。”  褚璇姑尖叫道:“我不要听,许大哥,她说的... - 2018-05-18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五章 子午银钉逞绝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她这“子午银钉”,原是透骨子午钉脱胎而来,江湖上一般透骨子午钉,长约三寸,粗如笔杆,分淬毒与不淬毒两种,但“子午银钉”却仅有二寸来长,钉身略呈扁形,用上等缅铁精制,色如亮银,这种暗器完全用腕力指劲发射,练到家时,当真随心所欲,疾逾闪电,... - 2018-05-18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第九章 顺生逆死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只听黑衣断臂老人大喝一声:“贱婢敢暗箭伤人!”  双脚一顿,人随声起,纵身朝后殿扑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许庭瑶骤睹青袍人扑倒地上,正待伸手去扶,瞥见大伯父后心,端端正正插着一支黝黑短箭。他匆须多看,便已认出这是骷髅教一再逞凶的骷髅... - 2018-05-18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八章 不测风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一片辽阔的山野。  一条荒凉的古道。  此刻显然还只是申牌时光,但云气四合,天色逐渐乌黑。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荒野,隐隐雷声,从云端传来。  古道上,正有三个老和尚,飘然而行,急着赶路。  他们正是刚从九里关参与无名宴之后,急于赶回山... - 2018-05-18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十二章 奇峰突起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番话听得场中诸人,脸上动容。‘煞星手’冷白呵呵轻笑,问道:  “武老贼,你这些话,说得实在很好笑你说并非贪婪宝剑补技,与传说中的金罗真人藏宝,那么你是居心何在?”  黄秋尘也是满心狐疑,不知武仪天到底是为着什么?”  武仪天听冷白一阵... - 2018-03-19
  • 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 - 2018-05-15
  • 第十二章 念旧情微服出禁城 宰白鸭刑弊惊帝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不管是户部发生的大事也好,还是胤祥在阿兰那里碰了钉子的私事也好,康熙皇上都不知道。这会儿,他正和武丹一块散心解闷呢!在众多的老侍卫中,武丹是仅剩下的一个身体健壮的人了。他本来是关东的马贼,由于魏东亭的引荐,在康熙初年进宫当了侍卫。原来没... - 2019-01-02
  • 第十二章 揭穿奸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道:“道长但请放心,老道长只是被毒气所迷,中毒应该不深,服了解毒药丸自可无事。至于尚未回山,也许是访友去了。”  云鹤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多谢楚施主。”  楚秋帆拱拱手道:“道长好说,在下这就告辞了。”  云鹤道人又朝二人打了个稽... - 2018-05-17
  • 第十二章 会文友帝师展风采 斗虎将道姑暗用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穆子煦呈送来的是索额图和熊赐履的联名奏折,除了报告朝廷近况之外,还附上了伍次友从安徽寄来的亲笔书信。康熙十分兴奋,急忙拆开来看时,还是自己熟悉的笔迹,看着这端正、秀丽的一丝不苟的钟王小楷,伍次友那家学渊博的才情,忠厚严谨的风骨,跃然纸上... - 2018-12-26
  • 第十二章 曹雪芹喜得知音女 刘统勋宣旨狱神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因在大内混得人头熟,礼部的中榜名册一递到乾清宫,他就知道了自己这科无望。他心眼儿极活,当即去上书房见张廷玉销假。张廷玉说:“难得你还惦记着这边差使,军机处几个出去考试的书办都还没回来,正要使人呢!这阵子云南战事正紧,一刻也离不得人。... - 2019-01-04
  • 第十二章 选阁僚实为制阁僚 议休兵却要再兴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轻装简从,微服私访,来到明珠的府邸,考问高士奇。酒席宴上,高士奇面对索额图、李光地和皇上提出来的一个个问题,时而引经据典,时而插科打诨,有的正面回答,有理有据;有的歪搅胡缠,妙趣横生。真个是从容不迫,对答如流。康熙皇上还从来没见... - 2018-12-28
  • 第十二章 修罗门这一派一直精通武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杨少华道:“修罗门虽是佛教旁支,但他们这一派,一直以精通武艺著称,和少林寺一样……”  “唔!”裘好古一手摸着白胡子,忽然点头道:“这就是了,可能他们在玉碗上,刻有什么精奇的武功,才会引起这些江湖朋友的觑视……对!去年秋天,内府发卖出来... - 2018-04-30
  • 第十二章 检校场风雪点营兵 据虎帐豆徂恤民瘼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嘎巴早已听得双眸炯炯,不言声蹬靴子起来。早见各屋灯亮,住宿的军官们有的围桌说笑,有的鼾声如雷,有的在院里提着刀胡砍乱刺,还有背着手看星星,哼着曲儿瞎转悠,捏嗓儿装女人唱昆曲儿,憋嗓儿唱铜锤的各色各样不等,嘎巴也不理会,转到前院门口,果见... - 2019-01-25
  • 第十二章 马头寺贼僧设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刚走到天井中间,突听有人高声叫道:“有奸细!”叫声甫起,两边走廊上立时奔出四个手持戒刀的灰衣僧人,从天井四角围了上来。  程明山这才想起这座院子,是在方丈室后面,自然有人守护,自己不该如此大意,此时既已被人发现,那就只好硬闯了。  一念... - 2018-05-22
  • 第十二章 一个像鸟窠般的头从神龛上冒了出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像鸟窠般的头,从神龛上冒了出来,那是一张削瘦而布满了皱纹的脸,小眼睛、酒糟鼻、尖嘴上蓄着两撇三寸长的鼠须,生相有些滑稽,好像还喝醉了酒,一张脸红得像猪肝一样。  原来这人是躲在神龛上睡觉,九层宝塔上的神龛,当然是小巧... - 2018-05-03
  • 第十二章 同舟共济因缘生爱 仗义杀豪血溅街头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海兰察历尽艰难,终于逃到了中原。他是“逃将”,金鉷是讷亲的亲信,要防他暗地追杀,遍天下官府出海捕文书拿他,还得防着贼匪劫道或住了黑店,身上带着十万两银票,又一文也不敢动。只索当掉佩剑上嵌的几颗珍珠,包在剑鞘口的一小片金皮,还有母亲给他随... - 2019-01-17
  • 第十二章 旧宗亲慕名投门墙 真文豪巧造“无材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清时之驮轿有“前三后四中五尺”之说,前轿杠三尺,后轿杠四尺,由两匹骡子驮起的轿厢则有五尺长短,里边设座前后对面两排,宽宽松松可容纳四人,敦敏这乘轿是去年由丰台老杠房新制出来的,桐木车箱外头用毡包了,蒙上油布,用油线密密地扎在一起,又御寒... - 2019-01-11
  • 第十二章 海浪滔天指法高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腹中早已饥饿,此时闻到烧鸡香味,更觉饿得厉害,也就老实不客气,取过馒头,一面低声道:“云兄,你也吃一点吧,别饿坏了。”  云玖怒目道:“我说过不饿,就是不饿,你怕饿死,只管自己吃好了。”  孙大娘一手拿着鸡腿,横目瞪了他一眼,突然... - 2018-05-05
  • 第十二章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尾随至凌冲二州交界之处。罗彻敏让唐瑁写了一封书函给张纾,全是些主人高义,某实感激之类言辞,竭力表示绝无恶意。然后与那封张纾通敌之信一起,放在右居屠王身上,交了出去。  起先还怕张纾再追来,然而数日... - 2018-07-15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