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石城赴约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心愿已了”!

      这四个字不是已经明白告诉两人,他——蓝袍道人,就是毕云英的父亲司马长春了吗?

      许庭瑶怔怔的道:“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

      毕云英一下扑到拜台之上,哭道:“爹啊!你为什么不止同当面认我这个苦命的女儿呢?

      爹啊,你可是不要我这个苦命的女儿了?爹啊,你叫女儿到那时去找你老人家呢?”

      她越哭越觉伤心,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许庭瑶站在边上,一时间,实在想不出一句可以安慰她的话来,过了半晌才道:“姐姐,你快歇一歇吧,不要哭坏了身子。”

      毕云英伏在拜台上,抽抽噎噎的抬起头来说道:“我从小离开爹娘,认贼作父,直到今天,才知道苦命的娘,早已惨死于非命,我指望有一天会找到爹的,但爹不肯认我这个女儿,他……他一定不要我了……”

      许庭瑶道:“不会的,师父不会不要你的……”

      毕云英流泪道:“这明明就是不要我了,爹已经见到女儿了,爹的心愿已了,从此不会再和我见面了。”

      许庭瑶扳着她肩头,柔声道:“姐姐,别伤心了,我想,师父在这里和我们见面,并不偶然,即使没有方才那阵大雨,他老人家也会用萧声把我们引来,师父所以要和我们述说那一段经过,主要为了让你知道自身来历,他老人家方才说过,报仇之事,并不忙在一时,要我们先去找玄衣罗刹再说,后来又说只要你有孝心,终有父女重见的一天,这些话,你难道忘了?”

      毕云英抬目道:“那么爹为什么不肯明说呢?”

      许庭瑶道:“也许他老人家还有别的事去,怕你会纠缠不清,你想想看,你要是知道他老人家就是师父的话,你还肯放过他老人家吗?”

      毕云英破涕笑道:“那自然不肯咯,我非要跟定爹不可。”

      许庭瑶道:“这就是了,师父如果不想让我们知道,就不用留下这四个字,他老人家既然留下字来,就是要让我们知道就是他老人家,免得你知道身世之后,老是放不下心,师父身受金仙童临终之托,照顾他的女儿,师父要我们先去找玄衣罗刹,就是因为姐姐和玄衣罗刹的仇人都是毕千岁,他老人家说出报仇之事,不忙在一时,也就在此,据小弟推想,我们只要找到了玄衣罗刹,报雪两家血仇之日,也就是姐姐父女重聚之日了。”

      他这番话,倒也说得入情入理,毕云英拭着眼泪,点点头道:“你说得也对,目前只好如此了,哦,弟弟,从现在起,我是司马云英了,你不要再叫我毕姐姐了。”

      许庭瑶低笑道:“我早就叫你姐姐,几时还带过姓来?”

      司马云英粉脸一红,白了他一眼,轻哼道:“贫嘴!”

      经过一阵哭闹,眼看天色业已昏黑下来,两人吃过干粮,就在殿上权宿一宵,第二天清晨,便自双双上路。

      半月之后,他们如期赶到雷州府石城县。

      这石城县即今之廉江,以县有石城岗而名,山势连接,状如石城。

      许庭瑶、司马云英赶到岗下,远远就看到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佩剑少女,正在岗下踯躅徘徊,好像等人一般,一眼瞧到两人,就飞快的迎着奔来。

      司马云英看清来人,不禁脸色微微一变!

      这一瞬间,那佩剑少女已奔近两人身前,睁着一双妙目,含笑道:“许大哥,这位想来就是大嫂了吧?”

      许庭瑶奇道:“褚大妹子,你也来了?”

      一面朝司马云英道:“姐姐,这就是我大伯父的女儿褚大妹子褚璇姑。”

      司马云英被她一声“大嫂”,叫得粉脸骤红,不好意思的朝她点点头道:“我叫司马云英,原来那妖女就是假扮褚家妹子的,我方才差点认错了呢?”

      许庭瑶道:“褚大妹子,你怎么也会赶到这里来的?”

      褚璇姑笑道:“是阮相公要我来的,那天在鬼王庄分手之时,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你要报父仇,二十天后,可到雷州府石城岗会合。,我已经来了三天,今天早晨遇到阮相公,他说你们也在今天可以到了。”

      许庭瑶问道:“她人呢?”

      褚璇姑道:“阮相公已经先走了,他要我在这里等候,会合了许大哥,一起到七星岭去。”

      “七星岭?”司马云英听得娇躯一颤,急急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褚璇姑道:“阮相公叫我转告许大哥,要按江湖礼节拜山,入山之后,不论对方如何蛮横,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出手伤人。”

      许庭瑶攒攒眉问道:“她没说七星岭上,住的是什么人物?”

      褚璇姑摇摇头道:“阮相公没有说。”

      司马云英道:“七星岭风雷庄,号称岭南魔宫,百十年来,江湖上可说从来没有人到过那块地方……唉,那天祁老没追上妖女,后来曾暗中告诉我,说她临去时的身法,极似岭南一派,如今证之罗刹姐姐要我们以礼拜山,由此看来,妖女果然是风雷庄门下了。”

      许庭瑶道:“你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出风雷庄究竟住的是何等人物?”

      司马云英目光左右一瞥,轻声道:“风雷庄是天雷叟隐居之地,天雷叟已有百岁以上,门下徒子徒孙数以百计,他们这一门,不但武功自成一派,谲诡无比,据说尤以‘天雷掌’发如焦雷,击中人身,如同雷极一般,立成焦炭……”

      许庭瑶不信道:“天下真有这种武学?”

      司马云英道:“我也是听人传说罢了,不过,我记得初在江湖走动之日,毕老贼曾经一再叮嘱,遇上风雷庄的人,不准轻易招惹,就可知道风雷一壮非同小可:……”

      她说到这里,秀眉微蹙,又道:“罗刹姐姐也真是的,她既要我们前来总该已有眉目,怎不和我们说说清楚,大家也好有个计较。”

      许庭瑶对罗刹姐姐可说极具信心,不由脱口道:“罗刹姐姐也许早有安排。”

      司马云英瞧了他一眼,摇头道:“风雷庄,可不比鬼王庄,那有这么简单?别说我们人单势孤,就算加上罗刹姐姐,只怕也难是风雷庄第一代弟子的敌手。”

      许庭瑶剑眉一轩道:“风雷庄纵是龙潭虎穴,我也不怕。”

      司马云英娇嗔道:“谁说怕了?只是罗刹姐姐这般行动,未免也太大意了些,她为了你竟然奋不顾身的独闯魔宫,我们要赶上她才好。”

      许庭瑶被她这一句“她为了你”,说得俊脸一热,还没开口,褚璇姑睁着一双妙目,问道:“许大哥,大嫂,你们……”

      司马云英没等她说完,羞急的道:“褚家妹子,你别听罗刹姐姐乱嚼舌根,我比你大上一两岁,不嫌弃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姐姐也好。”

      褚璇姑立即改口道:“姐姐,我就叫你姐姐好了,我想问的是你和许大哥所说的罗刹姐姐,又是什么人呢?”

      司马云英目光一转道:“你问他呢!”

      褚璇姑不禁朝许庭瑶瞧去,许庭瑶讪讪的道:“她就是阮大哥!”

      褚璇姑惊奇的道:“他……阮相公是女的?”

      司马云英抬头看看天色,说道:“这时还不到午牌时光,罗刹姐姐去了最多不过两个时辰,还可以追得上她,事不宜迟,我们快此一赶上去才是正经!”

      三人离开石城岗上立即施展脚程,朝南急奔,许庭瑶经司马姐姐一说,更是心急如箭,巴不得早些赶上罗刹姐姐,是以一路轻纵急掠,领先奔驰。

      这雷州府滨临南海,气候燠热,地瘠人稀,山岭连绵,一片荒僻。

      许庭瑶心中有事,只顾领先飞掠,约莫奔了一个多时辰,回头瞧去,那里还有司马云英和褚璇姑的影子,心中不禁一怔,顿时想到自己从服下“大还丹”,又由罗刹姐姐打通奇经八脉,内功精进,远非昔比,她们如何跟得上来?

      这就收住势子,转身等候,足足过了顿饭时光,才见两人相继赶来。

      司马云英固然粉脸上汗珠如雨,褚漩姑武功较差,奔到近前,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一张樱桃小口只是喘息,压根儿就阖不上来。

      许庭瑶迎着她们歉疚的道:“我跑得太快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80-959.html - 2018-05-21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章 不共戴天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震,褚璇姑愤怒的道:“你胡说,我爹和许三叔义共生死,岂会:……”  青衣女郎没待她说完,冷冷的道:“小姐,我一点也不胡说,不但许占奎是你父亲暗下的毒手,就是铁拳姜全也是他杀害的。”  褚璇姑尖叫道:“我不要听,许大哥,她说的... - 2018-05-1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九章 顺生逆死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只听黑衣断臂老人大喝一声:“贱婢敢暗箭伤人!”  双脚一顿,人随声起,纵身朝后殿扑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许庭瑶骤睹青袍人扑倒地上,正待伸手去扶,瞥见大伯父后心,端端正正插着一支黝黑短箭。他匆须多看,便已认出这是骷髅教一再逞凶的骷髅... - 2018-05-18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第五章 子午银钉逞绝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她这“子午银钉”,原是透骨子午钉脱胎而来,江湖上一般透骨子午钉,长约三寸,粗如笔杆,分淬毒与不淬毒两种,但“子午银钉”却仅有二寸来长,钉身略呈扁形,用上等缅铁精制,色如亮银,这种暗器完全用腕力指劲发射,练到家时,当真随心所欲,疾逾闪电,... - 2018-05-18
  • 第八章 不测风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一片辽阔的山野。  一条荒凉的古道。  此刻显然还只是申牌时光,但云气四合,天色逐渐乌黑。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荒野,隐隐雷声,从云端传来。  古道上,正有三个老和尚,飘然而行,急着赶路。  他们正是刚从九里关参与无名宴之后,急于赶回山... - 2018-05-18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二章 奇峰突起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番话听得场中诸人,脸上动容。‘煞星手’冷白呵呵轻笑,问道:  “武老贼,你这些话,说得实在很好笑你说并非贪婪宝剑补技,与传说中的金罗真人藏宝,那么你是居心何在?”  黄秋尘也是满心狐疑,不知武仪天到底是为着什么?”  武仪天听冷白一阵...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十二章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无不鲜美可口,最后是四式素点,也十分精美,徐少华三人几乎说不出吃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也吃得很饱。  用毕素斋,玄衣道姑含笑道:  “三位公子的宾舍,离此不远,三位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待到戌时,娘娘临坛,贫道自会着人... - 2018-03-14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访问时间非常短,可是它却使小王子非常忧伤。  “你在干什么?”小王子问酒鬼,这个酒鬼默默地坐在那里,面前有一堆酒瓶子,有的装着酒,有的是空的。  “我喝酒。”他阴沉忧郁地回答道。  “你为什么喝酒... - 2018-03-21
  • 第四十二章 夜深无人,情女梨山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目睹蒙古七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妖容骤变,面罩寒霜,冷一笑道:“阁下等人若无事见教,敬请让路。”  蒙古七骑自知失礼,闻言脸容都现出一丝尴尬之色,只有那个虬须客哈哈一声轻笑,道:“袁院主请勿动怒,我兄弟等因乍见院主仪容惊若仙凤... - 2018-03-19
  • 第五十二章 天外飞魔影 会斗三凶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声音听来非常耳熟,黄秋尘急闪双目,凝神看去,但见黑影之中,出现一条娇小玲戏的人影。  丛林茂密遮住月光,一时却无法看清那人的面貌。  袁姬伸手拔剑,厉声喝道:  “站住,若要前进一步,莫怪姑娘长剑无情。”  话锋一转,扬声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十二章 领悟玄功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穿月白长衫的和穿蓝衫的互相煸扇,相持了已有一刻工夫之久,彼此头上都已见了汗水,顶门上也在直冒热气,他们从各自扇上煸出来风愈大,他们却似愈煸愈热,愈不肯停下。青杉文士缓步走入,现在已停身在两人中间,穿月白长衫的和穿蓝衫的两人,手不停挥,本... - 2018-01-29
  • 第十二章 天人不容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黄凤娟脸色一变道:“江湖上怎么会知道的?”  “不知道。”  常凤君接着道:“现在外面正盛传着师父为了应七星会之聘,特地从江南把神手华佗请来,替师父治疗,不出十天,就可修复玄功,重行出山。”  黄凤娟攒攒眉,气道:“这会是什么人说出去的... - 2018-01-28
  • 第十二章 回转龙堡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蓝衫少年回头看去,蓝褂老头以杖拄地,但走得很快,眨眼之间,便已走出十来丈远,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忖道:“此人分明身怀极高武功,会不会是对头一方的人呢?他正是朝前路行去,自己倒要小心才好。”  正在思忖之际,大路上又有一行人行近桥边。  为... - 2018-01-25
  • 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 - 2018-01-20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劫后重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杨继功结清店账,独自上路。  从庐陵到遂州,不过百来里路,因此不用急着赶路,中午时分,在泰和打了个尖,继续上路。  一直捱到傍晚时分,才赶到遂川北门,这时,城门就要关了,赶着进城的人,络绎不绝。  杨继功堪堪入城,就听到城墙边上... - 2018-03-30
  • 第十二章 宋凡平被揍的遍体鳞伤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宋凡平被揍的遍体鳞伤以后,又被抓走了,关押在一个像仓库一样的大房子里。此后的一个星期里,宋钢和李光头不再说话。宋钢也说不出话来了,那天宋钢把自己的嗓子哭喊得又红又肿,说话时没有声音,只有口水从... - 2018-01-31
  • 第十二章 毒如蛇蝎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宫如玉格格娇笑,道:“黑凤婆的门下,会是男的?你呀,真是少不更事!”  南振岳想起自己和龙兄弟一路同行,许多地方,果然可疑,譬如投店,他总要两个房间,譬如换衣服,他总要关上房门,譬如……宫如玉瞧他没有作声,接着笑道:“你现在可相信了吧?... - 2018-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