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说宦情夜宴狱神庙 惜能吏皇帝探死囚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卢焯黄绫裹枷被锁拿到京,听候乾隆最后处置,囚在养蜂夹道的狱神庙内。这个地方在康熙年间,曾囚禁犯过的阿哥和宗室亲贵,后来又改为刑部关禁有罪的待勘大臣的处所。虽然修造得结实,几十年风剥雨蚀,也已显得破旧凋零不堪。高大灰暗的墙壁,檐间蛛网密布,雀粪斑斑,高墙上筑有瞭望堡和巡道,看去阴森森的。他是这里被囚的最大的官,住得最为舒适,是“天字号”第一所的头号房——其实就是原来狱神庙的东偏殿。将大殿用木板隔开一分为二,形成内外套间。外间放一张供吃饭的桌子,还有三张椅子,内间木榻上还撑着帐子,确乎是特别优遇。这并不是管狱的心善,一则朝廷有不辱士大夫的成规,二则这里的犯人吉凶不定,有的是杀了,更多的是囚了一段又赦了。几年间起复出来,又是权威赫赫、炙手可热的大僚。当年怡亲王允祥囚在此处,典狱官骂了他一句“装病”,允祥重新得势,把已经调到广东的典狱官又调回北京,压到部曹里边当誊抄吏,到死都没再晋升一步。因此狱卒们待犯人一个个口甜如蜜,一句一个“大人”“爷”,绝不敢怠慢,卢焯原是户部员外郎加侍郎衔放出去治水当钦差,又转任封疆大吏的,熟人格外多。一入狱便有一干同年、同僚、乡亲来此慰问、请安、道乏。今日你一席说是“祛凶”,明日他一席又说“压惊”、“洗晦”。连日来热闹个不了。卢焯自觉比在福建享福十倍。唯一担心的是乾隆亲审,咫尺天威,福祸难测,静夜里,常常忐忑不安梦惊不断。

      眼见五月将尽,这日天下微雨。卢焯正百无聊赖,隔窗见几个人说说笑笑进了“一号”。走近了,才看见是户部主事柳缙模和云南司主事吕成德。身后跟着几个笔帖式,佣人挑着个食盒子进来。狱卒便忙开门,笑着说:“今晚又能沾爷的光儿了!”卢焯笑着迎客,让座,说道:“已经讨扰过了,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大叫老兄们费心了。”

      “今儿是老吕作东。”柳缙模是个喜天哈地的人,一边叫布菜,一边赏狱吏酒钱,说道:“老吕主管云南司,如今阔起来。阳萎也好了,今儿说去冬纳的小妾肚里有了,我说那你得请客——就拽他来了。”卢焯笑道:“这杯喜酒当然要喝,祝你早生贵子。你阳萎是用什么法子治的?我福建任上一个朋友也有这个病儿,凭是参蓍茸桂、驴肾鹿鞭吃了多少,总不管用。脖子上、手背上每日爪痕不断,说是老婆掐的,真是笑死人!”

      柳缙模笑嘻嘻地给各人酌酒,共举门杯为吕成德贺喜。柳缙模为卢焯夹菜,说道:“穷京官得这个病的多了。卢大人,您想,一年通共三四十两的俸,还要应酬朋友,谁敢接家眷来,又不能嫖窑子,每日凉床睡觉,枯寂无聊,哪有个不得阳萎的?刀子不磨还要生锈呢!……”他话没说完,众人都禁不住“噗”地喷酒大笑。吕成德指着柳缙模笑得直抖,“你呀,你呀……”却说不出下头的话。

      “其实岂止是部曹小吏,就是有些朝廷大臣,在这上头也是难乎为情”。旁边一个笔帖式喝得满面红光,把杯说道:“先头李巨来公,当了直隶总督,他吃亏就吃在矫情上头。有个外地门生进京,送他一个小妾,他把人家痛骂一顿,打发人家走。可自己心里又难受,人走了,拿着家里小厮出气。每次有人给他送礼,都是峻词拒绝,子曰诗云一大套训导人家。人走了又沮丧仿徨,长吁短叹。这种人你说苦不苦呢?”柳缙模一脸怪相,说道:“难怪呢!巨来公到北京就没再生儿子,原来也阳萎了!”众人又复哈哈大笑。

      卢焯是个有心事的人,毕竟笑得不畅,吃几杯问道:“钱度在云南铜政司差使办得好。上回老尤来看我,说是要升御史了。有这事吗?听说江苏今年尹继善修了好大一座书院,海关厘金税比去年多了一倍,皇上回来不定有多高兴呢!”他其实是想探听乾隆是不是已经回京,心情如何,众人当然猜不到这里。吕成德道:“铜政司如今权大,顶得上户部副衙门。不过那里的铜政、钱政也确实需要钱度这样的铁腕人物去整。他一到那里,先装憨儿,猫在一边几个月,只听只看什么也不说,人们都以为他是个白痴。谁知他一说升衙,跟他的书吏们就抱来老高一叠档案文卷,点着名一个一个揭露左右胥吏贪污受贿的情事,若是不如实招认,便大板子打得噼啪响,打得血肉横飞,有三个和铜商勾结的竟被当庭打死,其余的却一律记过留衙。紧接着又处置铜商,连云南总督都惊动了,调一营兵封山,一夜擒了四十多个铜商。钱度说‘本司有先斩后奏权’,不到天明就枭首了,一大串挂在旗杆上示众。他一头给矿工长工钱,一头又捉了几十个包工头,说他们欺压良善,为非作歹日久,擂鼓三通,杀得衙门外一片血水横流。除了青帮,所有原来的帮会一概取缔。有私自夹带矿铜出山的也杀了几个,经过这样的整顿有了规矩,今年精铜多产了四倍还不止,铸的钱又多成色又好。你想,皇上怎么能不爱他?傅六爷说,听皇上的意思,还要给他挂上左都御史的衔呢!”

      “真看不出,钱度有这样狠辣的手段!”卢焯吁了一口气,“原来在户部,看去也只干练些,真是人不可貌相。”“他是在田文镜跟前做过师爷的。”柳缙模五指敲桌,他已经微醺,乜着眼懒洋洋说道:“说来,这也是际遇,在军机处当一个小小的书办就和咱们主子结识上了。这次去一是报恩,二是要做一番事业。主子给了他杀人权,不怕人头滚!”那胖子道:“他这是血染红顶子。没有才具胆量是不成的。这次金川之战,张大将军和庆大人要对勒敏行军法。勒敏逃到云南,钱度就硬敢收留!放在我们身上,顶多打发点盘缠放他走路罢了!”胖子对钱度杀人犹自回味,道:“钱度,啧啧……那双牛蛋眼瞪起来,也怪吓人的!”

      正说闲话间,直隶河总鄂善从外匆匆进来。吕成德和他极熟稔,起身一把捉住他袖子,说道:“老鄂,晋了三品大员,忘了我么?快入座。这么热的天儿,还一身官袍糊着——宽衣,我们豁三百拳!”鄂善歪过头,躲着逼到嘴边的酒杯,一手推着,说道:“别闹!快点撤席——皇上和傅六爷来了!”胖子笑道:“好大个题目吓我们!皇上刚从山东回来,乏透了的人,勤政之余,不也得和娘娘嫔妃们震卦①一回?到这个地方做什——”他话没说完,舌头突然打了结儿,望着门口发怔,“啪”地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扑通跪了下去,语不成声地道:“奴才……奴才瞳黄汤瞳醉了……主子权当听见狗叫罢了……”说罢就咕咚咕咚只是磕头。众人先是好笑发愣,向门口一看,都吓得立起身来。酒被化为一身冷汗出了。原来乾隆真的驾到,身后站着傅恒,呆着脸看屋里一片狼藉。屋里人被惊呆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一齐俯伏在地叩头。

      “肖道清,你方才胡吣些什么?”傅恒的脸板得铁青,担心地睨一眼乾隆,问道:“这是臣子该说的话么?——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撤掉!”几个狱吏齐声答应着,老鼠一样伏身溜了进来,连桌子抬了出去。那个叫肖道清的胖子只是叩头,结结巴巴说道:“回,回六爷……奴才那是醉话……胡说八道……”

      乾隆居中坐了下去,接过典狱长吏亲自捧过的茶放在旁边的凳上,看了众人一眼,突然一笑,说道:“你叫肖道清?”

      “是……”

      “哪个部的?”

      “回皇上,户部。”

      “你敢诽谤朕躬?!”

      “奴奴奴才不敢……奴才其实心里最敬皇皇皇上……”

      ①震卦:按《易经》震卦有男女欢爱求子之意。

      “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说嘛!”

      “是……”肖道清已完全恢复了神智,偷偷瞟了乾隆一眼,咽着唾沫说道:“奴才混帐!奴才说,皇上刚从山东回来,乏透了的人。勤政之余,不也得和娘娘嫔妃们……那个那个震卦一回?”他“啪”地又打自己一耳光。众人心里怦怦急跳。傅恒差点笑出来,忙咳嗽几声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124-994.html - 2019-01-12
  • 第二十八章 刑部验尸案中生案 相府谈心话里藏话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高无庸领罢赏喜孜孜出了傅恒府,见街上人流涌往西去,不知出了什么事。他驻马一打听,才晓得是贺露滢的棺椁从德州运到。今日由大理寺、刑部、直隶顺天府衙门三堂会审开棺验尸。太监最爱看热闹,这个案子开审后,他几次借故去刑部看刘统勋拷问刘康,因刘康... - 2019-01-04
  • 第二十章 屠户女督课落榜人 曹雪芹击盂讥世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跟着何之踏雪而行,走了约一刻时辰便到了张家肉铺,却也是店门紧闭,只听勒敏高一声低一声、抑扬顿挫地正在背书:“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疑似重有忧者’——”  “错了!”一个女子声音打断... - 2019-01-04
  • 第二十章 敏士不敏靴中失火 勤政议政老相宠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跪在前面,龙龙钟钟磕着头,颤声说道:“皇上如此说,奴才们惭愧死了,无地自容……请暂息雷霆之怒,容奴才奏陈。皇上当日决策并无失误,据奴才看,张广泗或许生了畏敌保名的念头。庆复功臣之后,其实是个书生,有虚骄心,无实战之力。据朱纲所奏,... - 2019-01-11
  • 第二十八章 钓金鳌皇帝赏忠仆 吞香饵堂主封功臣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自从小毛子被贬到御茶房当差,到养心殿送茶倒水的差使,一直由黄四村担任。小毛子心里很清楚,黄四村是个双料的间谍,在吴应熊和朱三太子那里都挂了钩,新近又领了“毒死康熙”的密令。可是,自己不知道他准备何时下手,更不知道他要怎样下手,只有处处留... - 2018-12-27
  • 第二十六章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药材、茶叶,算是作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 - 2019-01-12
  • 第二十四章 振乾纲鄂善刑酷吏 赐汤锅皇帝卖人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民间元宵节虽然已经渐次热闹如常,但同乾隆要守孝三年,皇家宫苑的灯节依旧十分冷清。乾隆正月十四夜里逐个看望了张廷玉、鄂尔泰、史贻直、孙嘉淦和李卫等军政重臣,回到宫中,但见垂花门前、永巷夹道,挂的都是白纱灯,在料峭刺骨的寒风中摇拽不定,忽明... - 2019-01-04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第二十八章 大热天喝上一杯冰凉的花雕清神解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大热天,喝上这么一杯冰凉的花雕,愈觉味醇而香,清神解渴,李铁崖咂砸嘴唇,点头赞道:“好酒,又凉又醇的好酒!”  柯大发陪笑道:  “这家酒店开设已有几十年,卖的酒,都是附近乡村酿制的。”  李铁崖又喝了一口,说道:  “这是真正绍酒!”... - 2018-05-03
  • 第二十八回 庆端阳皇上赐墨宝 议进军雍正疑帅臣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自从皇上口传圣谕,让刘墨林到军机处去当差,这位新科探花郎可就交上好运了。  雍正皇上喜欢这个开朗聪明、多才多智的年轻人。刘墨林书读得多,见识也广,加上生性滑稽,应变能力又强,所以皇上不管说到哪里,问的什么,他都能随即应答,也总能讨得皇帝... - 2018-12-17
  • 第二十八章 巡奉天武丹猛如虎 滞隆化士奇疗御疾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隔了一日,康熙的车驾由东直门出京,向北进发。因为事先有旨意,不许礼部兴师动众地大肆铺排,所以皇上只坐了一辆曲柄黄盖的绿呢暖轿骡车。侍卫中穆子煦留在京师护侍太子,武丹带了二十多名精悍侍卫簇拥着康熙迤逦而行。李德全架着海东青和一帮内监骑马跟... - 2018-12-28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搜府邸棋敲菱口居 防忧患移教山沽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班布尔善在从神武门到索府的路上沿途撒了眼线。自己坐在鳌府静待消息。下午接到回报:“跟往常一样,宫里出来的两乘小轿已进了索府后侧门。”鳌拜与班布尔善相视一笑,便点齐兵丁,打轿前往索府。  大轿来到索府前轻轻落下,鳌拜一哈腰跨了... - 2018-12-24
  • 第二十八章 九毒仙子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举目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俏生生的走了过来,这就喝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大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方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唷!”田... - 2018-02-03
  • 第二十八章 离奇症候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宫如玉方才一手按上荆山毒叟背心,不料中毒昏倒,后来服下司无忌的“攻毒丹”,其实早已好了。  只是她从南振岳口中,听出由少林寺送来的这名老尼姑,竟然会是他的母亲,而旦是师傅要找的人,这可使她感到十分为难!  自从和南振岳在岳阳城外,同... - 2018-03-04
  • 第二十八章 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候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了,他们搬到了街边新楼房的第一层;苏妈的点心店也从汽车站搬了过来,就在林红家的对面;拆迁搬过来的还有赵诗人,住在第二层,就在林红宋钢家的楼上。赵诗人故意把自己的床放... - 2018-02-05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二十八章 破敌寨群雄脱险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也分配了各人的住处,除了司空玉兰住在第三层上,由杜鹃作陪,自己和窦金梁、萧道成等人,都住在第二层。  船开出灵山岛,天色已经渐渐黝黑,水手们加上两道风帆,船借风势,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就像奔马一般快速。  程明山要商老二,把夏涛声... - 2018-05-24
  • 第二十八章 快意恩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禅杖突然向空一挥,喝道:“八部天龙,十八护法听着,这二人假冒本寺慈善、苦善二位长老,连手中持的法牒,也是假的。他们就是魔教余孽乔装而来,大家不可上当,还不列阵把他们拿下?”  他这一着颠倒黑白,果然高明得很,在场之人,自是全都... - 2018-05-18
  • 第二十八章 险中淫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只觉双眼一黑,天旋地转,再也支持不住,身子蓦地往酸枝圈椅上倒去!他失去知觉,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也许只是一会工夫,只觉自己躺在一张软绵绵的榻上,身边隐约听到一阵女子的笑嘘之声。  但自己头脑昏胀,眼皮沉重,连半点气力也没有,这真把江青岚... - 2018-04-26
  • 第二十八章 万里西行马识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在房中洗了把脸,伸手在怀中一摸,不由蓦然一惊。原来石老令公给自己的那面三角金牌,只剩了一个空封套,里面金牌,业已不翼而飞。  他这一急当真非同小可,这面金牌无疑是西妖罗髻夫人的信物,即以自己冒充的辛舒平而言,他身为香主,自己虽然不... - 2018-05-07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八章 各有机心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修玉娴听得松了口气,娇嗔道:“瞧你吞吞吐吐的,怎不说得清楚广点?”  卫天翔暗暗好笑,一面说道:“你不是说我心里知道就好,不要我说出来吗?”  修玉娴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卫天翔哦道:“哦,不是这件事,原来还有别的事?”  修玉... - 2018-05-29
  • 第二十八章 独眼龙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 2018-03-15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幡然醒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切齿道:“晚辈爹娘落在他们手中,如果不能把爹娘救出来,晚辈何以为人?”  茅四道长点头道:“你现在当然可以去了,你可知道厉神君传你太素阴功,和祖老道传你纯阳玄功,究是有何用意:因为只有把这两种神功融会贯通后,才能抵挡得住勾漏山君的... - 2018-06-02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八章 鄂夺玉的梦境通常是一条黑沉沉的河流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的梦境通常是一条黑沉沉的河流。他似乎在河水中飘浮了无穷无尽的岁月,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象儿歌一样反复地低吟,告诉他前面有广阔无垠地天地,有落日在波光上碎落的紫绛,有鸟儿飞过,啼声象冬天的冰花破碎的声音  梦境骤然消失,他翻身而起,尚...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燕入云失意投清室 胡印中落魄逃大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的人果然是刘得洋,一见燕入云开门,忙转身对后边站着的三四个人说道:“戴爷,这就是燕入云!我打包票,他们都是正而八经的生意人!”燕入云见周围并没有大队人马,远处似乎也有人在敲门叫喊,顿时放了心。他假装揉着眼,说道:“整整折腾一夜,官长们... - 2019-01-11
  • 第二十一章 议减租君臣论民政 吃福橘东宫起事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看着阿桂的背影,心中十分感慨,往日象他这样的官只是例行召见,略问一下职守情形就退的,今日接见,乾隆几乎没让阿桂说什么话,自己却推心置腹将心思全倒了出来。张廷玉到现在才明白,乾隆不肯放自己还山,并非不体贴,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代替。思... - 2019-01-04
  • 第二十一章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为零匿迹江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正在和内务府内监司堂官魏华理论。她是送睐妮子进宫选秀的,却被魏华挡在御花园外。本来,这魏华是庄亲王家的包衣奴才。睐妮子母女在魏家饱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进宫发迹了,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魏清泰太太专门跑到允禄府见庄亲王福晋,说黄氏在府时许... - 2019-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