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然后又在他们口中,塞了一粒解毒药丸,差不多忙了顿饭光景,才算完毕。

      但因中毒之人,行走须人扶持,这就由崔敏、崔慧和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担任守护,走在中间。

      梅三公子带琴剑两小开路,红灯夫人殿后,继续往林中闯去?

      那知一行人才一走动,数丈以外,又突然响起啾啾鬼叫!

      梅三公子剑眉陡剔,打了一个手势,要琴剑两小,紧随自己身后。他大喝一声,身如雷射,往三丈外扑去。

      他这一突然掠出,去势何等神速,那知刚刚扑到,鬼叫之声,却又在三丈之外响起。

      这可真把梅三公子激怒,口中发出一声轻啸,再次扑起,鬼叫之声,又到了四五丈外。

      梅三公子微微一楞,暗想凭自己的功力,这扮鬼叫之人,决没有如此快法。

      那么这鬼叫之声,难道是响箭一类东西,有人发射出去,第二个人听到声音,再按次发出,故意乱入耳目?

      那么此人决不会在鬼叫声音的附近。心中想着,低低的嘱咐了琴剑两小几句,故意要他们往鬼叫之处扑去,自己却身形一闪,打横里跃出,悄悄闪出!

      等琴剑两小身形扑起,只听耳边响起一丝极其轻微的破空之声。这声音堪堪掠过,四五丈外,立即传出瞅啾鬼叫!

      梅兰公子听风辨位,迅速无比的闪到发声之处,纵目搜索,果然发现邻近一棵大树上,卷伏着一团黑影。

      黑暗之中,只露出两点闪动的目光,若非是他这等目力,换了旁人,即使身临树下,也难以发现。

      梅三公子心中暗自冷笑,便抬掌轻轻拍去,这一掌他只用上四五成力道。一阵微风拂去,击中那团黑影,只听一声闷哼,拍达一声,一条人影由树上栽下。

      那是一个头蒙黑布,身穿黑袍九幽装束的人,他堪堪落地,突然踊身一跃,向树后纵去!

      梅三公子微嘿一声,身形如风,倏忽之间,业已挡在黑衣人身前,右手对准他面上,轻轻一拂。“嘶”的一声,蒙头黑布,立时齐中裂开,呼的往后飞出,露出本来面目。

      梅三公子目光如电,冷峻的道:“天台梅三公子面前,岂容你故弄狡猾?好好说出九幽教主现在何处?尚可饶你一命,否则……”

      黑衣人一闪之际,被人截住,已大感惊凛,此时对方举手一拂,揭裂蒙头黑布,心中更是骇异。身不由己的往后退出半步,眼珠闪动,突然隐露凶光,厉吼一声爪发如风,蓦地往梅三公子当胸抓到。

      一股阴寒之气,透体而来!

      原来此人还是十大游魂之一!不然决无如此功力。梅三公子身形不动,暗运真气,迎着抓来双爪,微微震出!砰然轻震,黑衣人惨叫一声,跟跄后退,身躯摇晃了几下,勉强站住。

      原来他“搜魂鬼爪”遇上了“般若神功”,一震之下,十指齐折,不由疼得他脸上绽出黄豆般汗珠,更显得狰狞丑恶,切齿狞笑道:“小子,太爷今日虽栽在你手,但你魂游鬼墟,逃得出黑森林,也逃不过七月十五日。”

      梅三公子听得勃然大怒,朗笑道:“九幽妖党,你想激怒小生,给你个痛快?哈哈!在你没说出九幽教主现在何处之前,这是妄想。”

      黑衣大汉目光狠毒的瞧了梅三公子一眼,口中忽然发出一声凄厉鬼叫!

      梅三公子当面而立,也觉得这一声鬼叫,刺耳已极,使人听得毛骨悚然!敢情他是传声求援?心念转动,注目瞧去,只见黑衣大汉发出鬼叫之后,脸上一阵痉挛,忽然往后倒去。

      这一下,大出梅三公子意料之外,心中不由一惊。难道九幽妖党,怕他泄爆机密,骤下毒手?

      但这一点极不可能,以自己的功力,站在他身前,真如有人暗算,那会丝毫声响都没有之理?心念转动,立即俯下身去,细细一瞧,只见黑衣大汉全身卷屈,脸色已焦黑!

      正瞧之间,忽听“波”的一声异响。俄顷之间,黑衣大汉一具尸体,蓦地爆炸开来,血肉四溅,像雨点般向四外激射,腥风触鼻!

      梅三公子闻声惊觉,闪身疾退,同时左掌一拂,劈出“般若神功。”但饶你躲闪得快,这一猝变,起得甚是兀突,长袍左角,业已溅上几点血水。低头一瞧,只见沾上血水之处,正在逐渐腐蚀,逐渐扩大,眨眼工夫,已有铜钱大小一块。

      梅三公子瞧得大为凛骇,这是什么剧毒?竟有如此厉害,要是被他溅上人体,势非肉腐骨蚀不可!想到这里,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迅速掣出昆吾剑,把左边袍角,一齐截去,然后穿林而出。

      这一阵耽搁,大家已深入森林腹地,只觉林木已越来越密,树身和树身之间,排得极紧,枝柯交织,许多地方,几乎无法通行。即使勉强过去,也只容一人侧身而过。

      一行人好像走进了八阵图,弯弯曲曲,只好随着树林疏密的程度,绕树而行。

      梅三公子和琴剑两小,走在最前面,处处留神,忽然觉得这森林之中,曲折错综,似乎经过一番人工。但又瞧不出一点痕迹,使你不得不循着这天然森木的宽窄之处通行。

      他不由恍然大悟,方才那些九幽妖党,一路发出冷笑,和啾啾鬼叫,无非要把自己一行人,引入这片预先布置的林中而已。那么这中间一定另有阴谋,已毫无疑问。

      心中想着,忽然似有警觉,立即屏息凝神,细细听去,果然在数丈之外,传来一阵细微声响。梅三公子艺高胆大,依然循着大树空隙,往前走去。

      只见迎面一株大树身后,迅疾绝伦的飞出一条巨大人影,已如大鸟凌空般向自己立身之处扑来。此人不但身法奇快,“哈哈”一笑,右掌一股裂石开山的掌风,划空生啸,业已当头劈下!

      梅三公子因铁拐仙邀约九大门派,大举入林,差不多也已全入腹地。方才和青城松龄道人、华山太白神翁等相遇的前车可监,在未明敌友之前,自己不便轻易出手。

      是以来人掌势,虽然迅若雷奔,他只是左掌微抬,往前架去!

      “蓬!”来人一掌出手,骤感一股无形潜力,把自己掌风托住。心中一愕,飞扑而下的身形,略一顿挫,硬往后拉回三尺,飘身落地,同时身形晃了一晃,方始站住。

      梅三公子也在这一架之际,骤然发觉对方掌势,竟然重逾千钧,刚猛已极,自己发出的六成真力,大有难以支持之感。不由脚下浮动,往后跨出一步,正自讶异,此人掌上功力,竟然如此深厚!

      来人一退之后,又复“哈哈”一笑,双肩晃动,倏然欺进,口中喝道:“哈哈!尊驾能接得住老夫一掌,决非无名之辈,想是九幽教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九幽教散发请柬,又何必故弄玄虚,藏头缩尾?”

      梅三公子此时业已看清来人,原来是一个六旬开外的老者。身高九尺,红光满脸,颊下留着一部斑白长髯,双目炯炯,隐射神光,静如岳峙般站在身前。身边并没携带兵刃,敢情是一位内外兼修,以掌上功夫驰名的人物,当下略一思索,拱手道:“尊驾莫非就是泰山磐石堡石老堡主,小生久仰之至。”

      石胜天惊讶的道:“不错!尊驾是谁,何以识得老夫?”

      梅三公子朗朗一笑道:“老堡主掌上神力,武林中无出其右,小生是以猜测定是老堡主无疑。”

      石胜天掀髯一笑,露出得意之色,但忽又脸色一沉,喝道:“那么尊驾果是九幽门下?”

      梅三公子道:“老堡主不可误会,小生天台梅君璧,此次是应铁拐仙老前辈之邀而来。”

      石胜天脸色又是一变,迟疑的道:“你就是……梅三公子?”

      此老陡然想起自己二弟子十二金钱任龙,丧生湘西,就是死在梅三公子手下。但后来据关门弟子祝鹰扬由九道弯回转,又说一条性命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01-920.html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求你叫我永不羞愧_圣经
  • 71:1耶和华啊,我投靠你,求你叫我永不羞愧。71:2求你凭你的公义搭救我,救拔我;侧耳听我,拯救我。71:3求你作我常住的磐石。你已经命定要救我,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71:4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脱离恶人的手,脱离不义和残暴之人的手。... - 2017-08-23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不知①,尚矣②;不知知③,病也。圣人不病,以其病病④。夫唯病病,是以不病。[译文]知道自己还有所不知,这是很高明的。不知道却自以为知道,这就是很糟糕的。有道的圣人没有缺点,因为他把缺点当作缺点。正因为他把缺点当作缺点,所以,他没有... - 2017-12-31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十一章 祭起诛神剑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紫衣煞君三十年前就纵横关外,威震江湖,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的。  管秋霜这番话,听得坐在帮主下首的逢老大脸上都变了色。  就是凌干青也觉得妹子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了。  紫衣煞君不禁一呆,他也从没想到一个小女娃敢对他这般说话,目光望着她... - 2018-01-05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四十一章 幽囚老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正说之间,待女已熬了一碗参汤进来,大家才停止笑谑,崔慧红着脸,服待梅三公子服下。  红灯夫人正色道:“小兄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再休息一会,来!两位妹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说着拉了崔慧、上官燕两人,袅袅婷婷的退出房去。  若论梅三公... - 2018-01-13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_圣经
  • 11:1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其实,你们原是宽容我的。11:2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11:3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 - 2017-10-19
  • 第十一章 我效法基督一样_圣经
  • 11:1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11:2我称赞你们,因你们凡事记念我,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11:3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11:4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讲道”或作“说预言”。下同),若蒙着头,... - 2017-10-16
  • 第二十一章 我们离别了众人_圣经
  • 21:1我们离别了众人,就开船一直行到哥士。第二天到了罗底,从那里到帕大喇,21:2遇见一只船要往腓尼基去,就上船起行。21:3望见塞浦路斯,就从南边行过,往叙利亚去。我们就在推罗上岸,因为船要在那里卸货。21:4找着了门徒,就在那里住了七... - 2017-10-10
  • 第十一章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_圣经
  • 11: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11:2古人在这信上得了美好的证据。11:3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神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11:4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 - 2017-10-22
  • 第二十一章 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又向门徒显现_圣经
  • 21:1这些事以后,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又向门徒显现。他怎样显现记在下面。21:2有西门彼得和称为低土马的多马,并加利利的迦拿人拿但业,还有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又有两个门徒,都在一处。21:3西门彼得对他们说:“我打鱼去。”他们说:“我们也和你... - 2017-10-07
  • 第十一章 外邦人也领受了神的道_圣经
  • 11:1使徒和在犹太的众弟兄听说外邦人也领受了神的道。11:2及至彼得上了耶路撒冷,那些奉割礼的门徒和他争辩说:11:3“你进入未受割礼之人的家和他们一同吃饭了。”11:4彼得就开口把这事挨次给他们讲解,说:11:5“我在约帕城里祷告的时候... - 2017-10-10
  • 第十一章 神弃绝了他的百姓_圣经
  • 11:1我且说,神弃绝了他的百姓吗?断乎没有!因为我也是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便雅悯支派的。11:2神并没有弃绝他预先所知道的百姓。你们岂不晓得经上论到以利亚是怎么说的呢?他在神面前怎样控告以色列人说:11:3“主啊,他们杀了你的先知... - 2017-10-13
  • 第十一章 绿肥红瘦_血染枫红
  •   从钟吟离开金陵侠义会到莫干山世外别庄,再从别庄到杭州等处,匆匆已是三个月的时间了,江湖上已沸沸扬扬,掀起了巨大风潮。  九华山、黄山两派惨遭屠戮,青城、罗浮、衡山各派,也遭到灭顶之灾。  现在江湖上人人知道,施下如此暴行的是两拨人,一拨...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暗杀阴云_血字真经
  •   苍震宇一早就来到了白马寺。  他想以香客身份入寺,好约见济明和尚。  未料才来到寺前山门,便被五个和尚阻住,道:“施主留步,本寺暂封寺一年,请到别的庙里上香吧。”  闻听此语,苍振宇才发现周围冷冷清清,只有自己一个香客。  他故作惊诧道...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怪事_血字真经
  •   徐海峰讲完所知之事,大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就连饱经世故的何恩佑老儿,也眯起两眼,陷入沉思。  原来,麒麟镖局镖师徐友林、王开胜走镖回洛阳,途经登封县城时,正好碰上几位少林僧人,其中有少林寺维那普昌大师。  徐友林、王开胜遂上前相见,询问... - 2017-11-11
  • 第三十一章 左府怪人_血字真经
  •   吴善谦的家冷落了半年之久,现在又热闹了起来。  蓝人俊、郑志刚等一行七人回到洛阳后,便住吴家大院。  吴善谦又将老母亲从乡下接来,并引郑兰珠拜见了婆婆。  老母亲见兰珠美丽活泼,自是十分喜爱,兰珠便天天去陪着婆婆。  蓝人俊等在郑家时就...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_圣经
  • 11:1有一个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11:2这马利亚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他脚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11:3她姐妹两个就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11:4耶稣听见就说:... - 2017-10-07
  • 第二十一章 一个新天新地_圣经
  • 21:1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1: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21: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 - 2017-10-26
  • 第十一章 再决雌雄(1)_情寄江湖
  •   贡胜奇对他说:“胡道民、霍继统准是溜了,算他们聪明,没敢回总坛来!”  万古雷答道:“只要他们从此不再为恶,放他们一马也应该。”一顿,续道:“只可惜皇甫楠逃走了,我不找到他,决不罢休!”  卫天雄道:“此獠不除,你我都无宁日!”  西门... - 2017-10-31
  • 第十一章 再决雌雄(2)_情寄江湖
  •   祝芸道:“老天有眼,皇甫楠遭了报应,皇甫玉既死,让他也尝尝丧子之痛……”一顿,又道:“请问少侠,在总坛,没见到咱们的当家人柴子奎吗?他一直被软禁着……”  万古雷道:“没有,柴总舵主不在总坛。”  柳铭之妻于芳急问道:“见到家父于永吉了... - 2017-10-31
  • 第十一章 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_圣经
  • 11:1有一根苇子赐给我,当作量度的杖,且有话说:“起来,将神的殿和祭坛,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11:2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11:3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 - 2017-10-26
  • 第十一章 往各城去传道教训人_圣经
  • 11:1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就离开那里,往各城去传道教训人。11:2约翰在监里听见基督所作的事,就打发两个门徒去,11:3问他说:“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11:4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11... - 2017-09-30
  • 第五十一章 我必使毁灭的风刮起_圣经
  • 51:1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毁灭的风刮起,攻击巴比伦和住在立加米的人。51:2我要打发外邦人来到巴比伦,簸扬他,使他的地空虚。在他遭祸的日子,他们要周围攻击他。51:3拉弓的,要向拉弓的和贯甲挺身的射箭。不要怜惜他的少年人,要灭尽他的全军... - 2017-09-13
  • 第十一章 灵将我举起_圣经
  • 11:1灵将我举起,带到耶和华殿向东的东门。谁知,在门口有二十五个人,我见其中有民间的首领押朔的儿子雅撒尼亚和比拿雅的儿子毗拉提。11:2耶和华对我说:“人子啊,这就是图谋罪孽的人,在这城中给人设恶谋。11:3他们说:‘盖房屋的时候尚未临近... - 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