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信息碎片_沙海

  •   龙套放到底部用了15分钟,豹萨速度很快,而且完全不管龙套的死活。对我这个东家,豹萨温柔了很多,我放下用了20分钟,也没有在我身上挂装备。

      放到5分钟的时候,上头的日光只剩下一道光缝,我打开了手电。这里只能买到LED的普通手电。好在LED够亮,够便宜。我把小卖部的所有手电都买来了。

      水泥壁上面有很多的霉斑,还有很多地方长着蘑菇一样的东西,越往下越多,我还看到了很多缝隙脱落,露出了里面生锈的钢筋。

      一路到了底部,附近,整个水泥墙壁上已经全部都是各种各样五彩斑斓的蘑菇和菌丝,看来这个地方还是适合这些菌类生长的。

      地面是一烂泥和水塘的混合体,这里有非常多的枯死的树木,都长得非常高大,除了水泥塔四周被清理出来,其他的地方树木全部都枯萎,变成了真菌的着床体,大量褐色的类似于灵芝一样的东西,夹着各种颜色的小蘑菇,巨大的树枝扭曲,让人感觉这里是具什么尸体的遗骸。

      底部干燥的地方全部都是菌丝,剩下的都是烂泥和发臭的小水潭。龙套躺在烂泥里,他下来的时候连手电都没有,裤裆里一股尿骚味。

      同情总是能同情弱者,我能体会他的状态,但是如今的我已经不可抑制的对于这样的人不去帮助。

      对于弱者的帮助有时候只能让他变得更弱,在这个社会里,在自己不擅长的行业被淘汰,有时候是一种幸运,你可以去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生活,而帮助弱者,把他们在自己不擅长的行业中抬到一个太高的位置,往往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我点起一支烟,抽了一口压压臭味,一边的绳子被拽上去,下一个应该是车总。

      我把匕首的搭扣解开,然后绕着巨大的水泥塔一圈,就看到了一个铁皮大门,开在水泥塔半人高的位置上,有一个可以摇动的手把,可以把上方贴着水泥壁的楼梯放下来。

      其他再无出入口了。

      被遮蔽的山坳很大,我用手电四处照了照,我没有看到那条传说中的土路,在一边的半山坡上。

      这条路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我有点琢磨不清楚了,不过我现在不想考虑太多为什么,我摇动手把,把楼梯降了下来,然后叼着烟爬了上去。

      门是锁死的,我踹了几脚,把门踹了开来。门锁是铁的,在这种环境下全部腐朽成锈渣了。

      走了进去,里面全部都被腐朽了,是铁锈的一个吊塔,无数的钢索从顶端垂下来,吊塔有好几层,都有工作平台,我看到了很多块大小不一的石盘,放在上面。

      底下是一个深井,边上有小型的卷扬机可以把一个吊篮装人上下。当然看铁锈的样子,我绝对不会尝试用它。

      深井深不见底,能看到里面煤的颜色,看来这是一个地表煤矿,这个吊塔可以一边挖掘一边运输。在这个水泥塔的某一边肯定有运煤的通道。

      车总降了下来,叫了我几声,我晃动手电,让他过来找我。他到了我的身边,就吓了一跳,说道:“东家,这不是个斗。”

      没人会在煤矿里修建古墓,车总是个不好忽悠的人,我点头,假装承认了错误,说道:“看来我弄错了,不过这下面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们得继续下去。”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忽然就发现,我在做以前别人对我做的那些最让我讨厌的事情。

      但是我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车总踩了踩一边的一些铁构架的东西,踩什么什么断裂掉入到深洞中去。“不可能下去。”他道:“总不能徒手爬下去。”

      我看了看四周,对他道:“叫龙套过来,上头有很多的钢横梁,这些东西不会被腐蚀得太厉害,因为锈斑会形成保护膜保护里面的钢材。矿井是越下面越狭窄,所以,我们把这些横梁炸断,第一次爆破选择直径二十米的,第二次选择二十五米的,这些交叉的横梁一定会卡在矿层里,根据不同的直径在不同的深度被卡住,这样我们就用现在的绳子,一次一次下去,绝对可行。”

      “你可够狠的,这事相当出格,你不怕会出现连锁反应?”

      “不怕。”我道:“你放心,钱少不了你们的。”

      车总抬头看了看我说的那些地方,点头:“果然是学建筑的。”说着出去招呼龙套。

      我抽着烟,看了看豹萨刚刚下来,就对他道:“搞一块干净的地方出来,这里肯定有蛇,注意水潭,准备我们的退路。把绳子给我一截。”

      豹萨把绳子甩给我一截,我在吊塔里面找了一个水泥修的工作台,把自己绑住在一边一个钢柱子上,然后挑出了一支烟。

      我需要安静,绝对宁静的环境,和绝对平静的心灵,靠我的个人能力是做不到的。我拿出了一只注射器,里面是低浓度的镇静剂。

      我给自己注射了进去,然后长出了一口气,等待自己的心跳和脉搏变缓,然后在地上收集一些灰尘,慢慢的洒入了香烟内。

      我点上香烟,霉味和烟味的混合的味道,如果在平时的时候,会让我作呕。但是我现在心境非常的平和。

      我闭上了眼睛,心里念着,希望能感觉到一些什么。

      晕眩和无力伴随着宁静,无数的信息碎片,非常模糊,轻微不可辨别,好像抽了大麻一样,无数的影子在我面前走过,我看到了其中一个影子,似乎在我面前走过,体态我似乎很熟悉。我知道这是幻觉,但是我还是浑身有点发凉。

      幻觉中,我似乎是叫停了他,他转身看着我,眼前的一切消失了。

      我剧烈的咳嗽起来,知道迟早会得尘肺,但是我咳嗽的时候是在笑。

      不出我所料,只要有这种蛇的地方,闷油瓶一定曾经出现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12&f_id=759 - 2015-12-27
  • 第二十章 贤皇后正言肃内宫 明帝君严刑责宦奴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从牛街清真寺返回大内,已是午夜时分。这一夜恶战,亲临指挥,自己处置得十分妥帖,虽然累得精疲力尽,却是异常兴奋。没有半点睡意,便吩咐张万强道:“备轿,朕今夜驾幸储秀宫,传贵妃钮祜禄氏也去。”张万强忙答应了一声,便出去张罗。  皇亏赫舍... - 2018-12-26
  • 第二十章 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生日的第二夭,许三观掰着手指数了数,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就对自己说:我要去卖血了,我要让家里的人吃上一顿好饭菜。想:全城人的脸上都是灰颜色只有李血头的脸上还有红润:全城人脸上的肉都少了,只有了血头脸上的还和过去一样多;全城... - 2018-02-07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敏士不敏靴中失火 勤政议政老相宠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跪在前面,龙龙钟钟磕着头,颤声说道:“皇上如此说,奴才们惭愧死了,无地自容……请暂息雷霆之怒,容奴才奏陈。皇上当日决策并无失误,据奴才看,张广泗或许生了畏敌保名的念头。庆复功臣之后,其实是个书生,有虚骄心,无实战之力。据朱纲所奏,... - 2019-01-11
  • 第二十章 破巨案刘墉潜金陵 怒口孽天霸闹书场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黄天霸燕入云二人,自傅恒接见后第五天便离了北京。十三太保在京的只有十一人,先走了三天,他和燕入云也都乔装了茶商,却不同路而行。燕入云由通州走水路南下,黄天霸却从潞河驿离京走的旱路。言明盂兰节在石头城西鬼脸崖下聚齐。他掐着日子计程而行,一... - 2019-01-20
  • 第二十章 石门自开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要知“北斗七星阵”,上三颗为“玉衡”,下四颗为“璇玑”。他身形才起,“玉衡”  位上的三人,早已随着纵起,出乎拦阻。  江青岚上街受阻,只好身形一沉,飘落原地。  那知“璇玑”乍转,四根修罗棒,又复乘隙攻到!不!“玉衡”三人,也同时飘落... - 2018-04-25
  • 第二十章 桃花庵朵云会乾隆 微山湖钦差入枣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朵云虽然说得平静,但此情势下,愈是平静,字字句句愈显得如刀似剑,咄咄逼人。她凛然不可犯的神色连巴特尔都镇住了。乾隆见她举臂欲刺,遥立摆手道:“别!——别这样儿……有话慢慢讲,容朕思量……”一时间,他的心里乱得一团麻一样,斟酌字句说道:“... - 2019-01-26
  • 第二十章 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地契  扬州羽仙楼一间僻静的茶室内,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气急败坏地质问垂头抽头旱烟的柳公权:“观音庵中,你为何不出手拿人?另跟你说你没发现目标,有个姑子从乳母手中抱走了孩子,直到最后关头才突然收手。以你的老到,不可能没看出那姑子是... - 2018-06-08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降魔经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要知少林寺五位长老,各主一院,其中以戒律院所执行的寺中清规,历代相传,寺中有几种极为秘密的功夫,只有当了戒律院住持,才能练习。因此在武功修为上,戒律院住持该是少林寺首屈一指之人。如今连戒律院住持慈善大师都被贼人劫持,这自然是非常严重的事... - 2018-05-17
  • 第二十章 夜半深山问鬼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玖云柳眉挑动,但依然忍了下去,抱着赵南珩走进屋去。  黑衣老妪又道:“你是长了尾巴?进来了,还不把门掩上?”  她说话之时,声音相当严厉。  南玖云外号辣手魔女,岂是好惹的人?今夜实因赵南珩伤势沉重,才耐着性子,此刻眼看黑衣老妪一再恶... - 2018-05-06
  • 第二十章 天罗地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时间快近亥时三刻!  斗转星移,残月朦胧!  七星关前,那座气势雄峻的野马山,巍然矗立在夜色之中,黑越越的更显得高与天齐!  这时从七星关前一片深林南首,缓缓走出一个手执禅杖的黄衣老僧。  他才一在林前出现,左手袍袖,轻轻向空一扬!  ... - 2018-02-28
  • 第二十章 一掌克毒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 - 2018-03-09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走向左首,朝丁季友,护花门主两人说道:“丁三侠、门主,恭喜你们破镜重圆,夫妻父子团圆。”  丁季友、护花门主也连连还礼,接着总管丁仲谋、副总管刘婆婆以及四名教练也一起向两人致贺。再接下来是九名女弟子纷纷上前跟... - 2018-05-03
  • 第二十章 乱宫闱太子闯大祸 防意外康熙布疑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德楞泰和张五哥,护送康熙去冷香亭,刚走到园门口,德楞泰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失声惊叫了一声。康熙抬头一看,也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冷香亭郑春华住室的窗户上,清清楚楚地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而且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的。康熙立时就... - 2019-01-02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章 恶蛊尽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那小山岗上,突然间,羯鼓咚咚,牛角呜呜,猛吹猛打起来!  也就在此时,小山岗上的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幅奇景!  原来吹打乍起,那三个绿衣少女,和一个苗童左挽花篮,右手朝篮中抓起一把东西,朝空中遥遥撒开。  这迎空一撒,随手撒... - 2018-03-30
  • 第二十章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如果来不及封解他的掌势,就非弃剑不可。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身形忽然一个轻旋,避开对方撞来的掌劲,人已旋到独眼龙右侧,左手五指舒展如兰,反拂独眼龙右肘关节。  这轻轻一旋,不但化解了独眼龙的“锁龙劈角”,尤其身法轻快,拂出左手,... - 2018-04-30
  • 第二十章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一张桌上落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又有两人走上楼梯,前面一个是扁脸老者,头戴毡帽,身穿古铜色大褂,扎脚棉裤,手上拿一根二尺长竹节旱烟管。后面一个是尖瘦脸汉子,穿着青布棉袍,约莫四旬左右。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右首前方一张桌上落坐。  那尖瘦脸汉子坐下之后,有意... - 2018-03-14
  • 第二十章 屠户女督课落榜人 曹雪芹击盂讥世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跟着何之踏雪而行,走了约一刻时辰便到了张家肉铺,却也是店门紧闭,只听勒敏高一声低一声、抑扬顿挫地正在背书:“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疑似重有忧者’——”  “错了!”一个女子声音打断... - 2019-01-04
  • 第二十章 李光头将破烂堆成小山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的李光头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将破烂堆成小山了,他改变了静坐示威的风格,只是在上班和下班的时候才盘腿坐在大门中央,其他时间进出大门的人不多,他就撅起屁股在破烂里乐此不疲地翻拣,他的屁股抬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围着破烂三百六十度转过去又转过来... - 2018-02-04
  • 第二十章 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一旁有几个汉子也鼓噪起来:“拦住这老头,没准他也是个刺客呢!”  一听又有刺客,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边上几个汉子齐齐向柳公权一指:“就是他,方才大家都在看热闹,就他神色慌张拼命往外挤,肯定跟刺客是一路!”  几个武僧一听... - 2018-06-10
  • 第二十章 筵歌楼刘墉擒婪臣 持奸诈贪墨赖黑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国泰和于易简密议对策,有攻有守,攻得不着痕迹,守得严密周备,说得上是算无遗策。但刘墉压根没有那么多的花哨举动,也不照他的“老一套”钦差巡视规矩办理。当晚就发来钧谕,说要在济阳县就地赈灾察办案件。“何日抵济南,另当行文通告”,又在谕中削切... - 2019-01-28
  • 第二十章 屠龙神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事有凑巧,就在他俩身影消失之后的次日天亮,穆存仪和闵悯及楼青云,在楼青云的引导之下也到达了铁心地庄!  当然,他们也由那石板门户走下了已被冰心姑娘和石承棋毁了的石防!  此时暗中却有一个人,正以怒恨而愕诧的目光,监视着穆存仪他们。  楼... - 2018-05-26
  • 第二十章 李兰非常坚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和宋钢永远都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李兰如此坚强,从她走出长途汽车站看到李光头和宋钢哇哇大哭,一直到跪在地上将染上血迹的泥土包起来,回到家中又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再去买回来一具薄板棺材,让棺材... - 2018-02-01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二十章 吴省钦欺友戏姗姗 福康安豪奢周公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吴省钦几个人当晚为刘保琪饯行吃酒,直到起更时方散。翰林院历来是个熬夜当差衙门,六部里票拟出来的文告,经军机处批转,发到翰林院,掌院学士分派翰林起草正式文书。有点类似我们今日的文办秘书,分给谁,谁就自己操心打熬写稿,衙门里积习既深,人人各... -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