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强将手下无弱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这句说得极轻,大概只有岳少俊左耳才能听到。(她站在岳少俊左侧)岳少俊还未答话,宋文俊、恽慧君、小翠三人,已经随着霍万清离去,但自己耳边,依然索绕着那充满了希望、幽幽的娇柔的声音!

      竺秋兰叫道:“岳相公,人家已走啦,你还出什么神?”

      岳少俊轻哦一声,说道:“你说什么?”

      竺秋兰披披嘴,问道:“我看恽小姐走的时候,好像和你说了一句什么话?”

      岳少俊脸上一红嗫嚅的道:“没……,没有什么,她只是和我说了句再见……”

      竺秋兰道:“不用再说啦,她和你说了什么,我是不该问的,嗯,我们也该走了。”

      离开大宅院,岳少俊四顾无人,低低的道:“竺姑娘,我总觉得那座大庄院,不无令人可疑……”竺秋兰扭头笑道:“所以我们要离开咯!”

      岳少俊愕然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竺秋兰道:“我们离开了,表示我们并不怀疑那座庄院。”

      岳少俊道:“那么我们要不要再去?”

      竺秋兰嫣然笑道:“自然要去,只是不是现在。”

      岳少俊道:“那要什么时候再去?”

      竺秋兰目光一抬,低声道:“有人来了!”

      迎面果然有一个庄稼汉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岳少俊也就不再说话,两人循着石板路,走到镇上。差不多已是午牌时光。

      竺秋兰道:“我们找个地方打尖,午后就赶着进城里去。”

      岳尘俊点点头,还未开口,听有人叫道:“来,二位请过来坐下谈谈!”

      岳少俊回头看去只见大街转角上,摆了一个算命看相的测字摊,墙上张挂着一方白布,上书:“赛管辂金铁口测字论相”几个大字。

      一张小方案后面站青一个头戴爪皮帽的瘦小老头,不过五十来岁,斗鸡眼,酒糟鼻,嘴上留了两撇黄苍苍的八字胡。脸色焦黄,瘦得只剩了一把皮包骨。

      身上穿一件已经洗得发了白的青竹布长衫,手里一把又阔又长的竹骨摺扇,指点着招呼自己二人,一面陪着一脸谄笑,口中念念有词的道:“人生难得的是一个缘字,区区和二位异地相遇,这就是机缘,咳、咳、二位行色匆匆,八成有什么疑难不决的事儿?来,来、来,请坐下来谈谈,区区金铁口,金口断吉凶,铁嘴论相福,说得不准,二位可以站起就走,分文不取……”

      岳少俊没有理他。

      竺秋兰听他说出:“二位行色匆匆,八成有什么难疑不决的事儿?”

      心中不觉暗暗一动,站停下来,低低的道:“岳相公,我们就听他去说说看。”

      岳少俊道:“这种人,完全是耍江湖辙儿,有什么好听的?”

      竺秋兰道:“听他说说有什么要紧?”

      只听那金铁口陪笑着道:“这位姑娘说得极是,君子问祸不问福,区区不才,善观气色,凭卦论断,多少可以指点迷津,趋吉避凶……”

      竺秋兰盈盈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看出我们有疑难不决的事呢?”

      金铁口笑了笑道:“这是姑娘和这位相公脸上告诉了区区。”

      竺秋兰道:“你看会是什么疑难不决的事儿?”

      金铁口道:“姑娘这是存心考考区区了,区区测字凭字论断,卜卦凭爻占象,可不是神仙,能赐猜测得到二位心里吧,姑娘取个字卷,区区替你测个字如何?”

      竺秋兰道:“我不要你字匣里的纸卷,写一个行不行?”

      金铁口连连点头道:“行、行,测字全凭一个机字,姑娘随手写来,即是灵机。”

      竺秋兰回头道:“岳相公,你说写什么字好?”

      岳少俊举目看去,正好有一个牧童牵着一只水牛,从街上经过,随口说道:“就是‘牛’字好了。”

      竺秋兰道:“你就测‘牛’字吧?”

      金铁口瞪着双颗斗鸡眼,朝岳少俊咧嘴一笑道:“这‘牛’字是这位相公说的,区区就替这位相公先测上一测,‘牛”字不出头是‘午’,‘牛’字下边加上一捺,是‘失’字、‘午’字本来是日正当中,但从‘牛’字不出头变化而来的‘午’字,因为它不出头,表示并非日正当中,那是午夜的‘午’了,莫非昨晚午夜,有人走失?但方才那头牛,有人牵着而过,以此论断,这走失的人,是被牵着鼻子走失的了,再就‘午’字抹去上面一撇,如果加一个‘女’字,则为‘奸’字,分明是有阴人暗中作祟,但‘牛’字下面加一横,则为‘生’字,此人虽然走失,却可生还。”

      岳少俊听得心中暗暗佩服,他凭一个‘牛’字,竟然把自己昨晚的遭遇,说得如同亲眼目睹一般;但继而一想,暗道?“此人莫非是贼人一党,这明明是故意戏耍自己,把自己比作了牛!”

      竺秋兰道:“喂,金铁口,是我要你测字咯,你该说我才对呀!”

      金铁口呵呵一笑,连连拱手道,“是,是,方才只是奉送的几句,不收半文钱的,哦,论到姑娘测这个‘牛’字,晤‘牛”字加一捺是‘失’字,‘牛’字不出头是‘午’字……”

      竺秋兰截住他话头,不耐的道:“怎么你老是说这两个字呢?”

      金铁口馅笑道:“姑娘测的是‘牛”字咯,‘牛’字只有这样拆法。”

      竺秋兰道:“好,那你就照字说吧!”

      金铁口道:“区区先说‘失’字吧,这叫做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姑娘方才这个‘牛’字,不是你自己写的,而是这位相公备你说的。”

      竺秋兰道:“这不是一样是‘牛’字么?”

      “哦哦!哦!”

      金铁口摇着说道:“那可不一样,区区方才说过,人有失手,但这’牛’字,不是姑娘写的,姑娘既没有动过手,也不是这位相公写的,因为这位相公只是用口说的,这叫做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区区说过,人有失手,这失手的既非姑娘,也非相公,那么失手的该是小人了,再说‘午’字,姑娘这‘午’字,也是从‘牛’字不出头变化而来,区区方才已经解释过。午时是日正当中,但不出头的‘午’时,既非此刻日直午时,那该是午夜了,这位相公测字承先,应在昨晚午夜,姑娘测字在后,算来该在今晚午夜了……”

      竺秋兰被他说中心事,心中方自一动!

      金铁口接下去道:“再说牛字下面加一横为‘生’……”

      竺秋兰道:“怎么又是‘生’字?”

      金铁口耸耸肩膀,缩着头道:“没有下面这一横,变为‘生’字,那还得了?姑娘面有晦纹,全靠这一线生机,今天是壬癸水日,遇金生,遇土克,趋吉避凶之道,可向西行,区区这意思,是说遇上危难,如果朝西走,可保平安无事。”

      竺秋兰填:“你还没说出我心里的疑难事儿呢!”

      金铁口连连拱着手,陪笑道:“区区说的,完全凭字论断,已经全在里面了。”

      竺秋兰摸出几文制钱,往他小几上一放,披披嘴道:“你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罢了!”

      回头叫道:“岳相公,我们走!”

      金铁口连忙叫道:”这位姑娘请留步。”

      竺秋兰口身道:“我拆字的钱,不是已经给你了么?”金铁口耸耸肩,馅笑道:“姑娘,区区金口论相,铁嘴测字,普通客人,测个字,只要三文钱就够了,但姑娘……嘻嘻……”

      竺秋兰道:“我给了你八文钱还不够么?”

      金铁口馅笑道:“姑娘这字,非比等闲,姑娘就是赏个十两不多,五两不少……”

      竺秋兰气道:“你这是敲竹杠了!”

      测个字要这许多银子,岂非敲竹杠?金铁口道:“姑娘这就说得太重了,区区这测字摊,十天不开张,开张也总得吃十天,出门在外,住店要钱,算区区不吃饭吧,但酒可不能不喝,一天喝上三五斤,这是最起码的了,再加上下酒菜,最起码弄一包花生米吧,这一加起来,一天没有五钱银子,区区就过不了门,姑娘赏个五两银子,区区还要十天不吃饭才行。”

      竺秋兰鼓着双腮,气愤的道:“你这不是敲竹杠?拆一个字,就要五两银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6-918.html - 2018-01-13
  • 第五章 胤血之术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那一年,她只有八岁。八岁的小女孩,却异常顽劣。这一日,她手里掂着一枝缀满深红色桑椹果的长枝,攀过墙头,一瞬间却看到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站在墙下,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她手一伸,将手中的桑椹枝越过碧瓦,友好地递过去。  男孩挠着头不知如何办才好。... - 2018-07-11
  • 第五章 罗彻敏坐在成珍楼向南的座子上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坐在成珍楼向南的座子上,沐浴着从汇春河上吹来的凉风,大口地咽下冰葡萄酒,两个月来的闷气终于一扫而光。店伙刘三端着一只青瓷碗上来,向他笑道:二郎,这可是今年头一茬的樱桃,掌柜让我第一个给您送上呢!  好呀!罗彻敏大喜,跳下去抢过来。... - 2018-07-15
  • 第五章 半支曲、一幅画、二天约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众人举杯,气氛渐缓。  铮然一声,琴声悠然响起。  初时如珠玉跳跃,鸣泉飞溅  转折间履险若夷,举重若轻  音境如朝露暗润,晓风低拂  琴意若泣若诉,令人思绪纷扬,冥想飘荡。  众人正听得血脉贲张,蓦然间琴音半曲骤止,余音袅袅,挥之不散... - 2018-06-23
  • 第五章 定风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把酒花前欲问公,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  第一节剑之决断在于利  夜,更深了。  晚星斜落,山风晃枝,草虫微吟,鸟音渐静。  正是江南多雨季节,天气变换无常。但见远处一朵厚重的乌云慢悠悠地飘近着,势缓且沉... - 2018-06-21
  • 第五章 欠你一道伤口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刚刚转过头来,心神尚震撼在那一刻的意乱情迷中。  蓝光就像是从噩梦中飘来的一个诅咒,已然近在咫尺之间。  楚天涯蓦然惊醒,数年的苦练这一刻方始发挥出来,拨剑、抬腕、集气、发力。  剑尖堪堪撞在蓝光上,总算避开了这按捺良久方才爆发的... - 2018-06-27
  • 第五章 凌霄之狂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一路快马加鞭,星夜兼程,沿路打听那戏班的下落。他原担心敌人隐匿形迹,甚至化整为零,追踪起来不免大费周折。谁知一路上竟有不少人都见过戏班出现。这戏班虽然经过各地时并不停下来演出,却是大张旗鼓,令围观者皆知。  林青心知敌人必然是故意如... - 2018-06-30
  • 第五章 五行铸兵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毒来无恙目射异光,久闻笑望山庄地处灵杰,天高风远,虽处僻静之地,实有桃源之风。将军早知庄主声名,睽违巳久,也常常在我等面前提及容庄主的桀傲不群、淡薄俗名,只是事物繁忙,不得一唔。话音一转,容庄主不在庄中拥妻妾望美景的享福,却来此荒山野谷... - 2018-07-10
  • 第五章 舞月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柯都割下几大块狼肉,割下荆棘引火烤好。狼肉虽是粗糙韧涩,三人却只觉得天下美味莫过于此。  三人饱餐一顿,养足精神,毅然往东行去。经历了这一夜半天,死亡似乎已然不足为惧,再也没有初踏入流沙沼泽中那种赌命一博的心情了。  果然奔出几里后,双... - 2018-06-20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小兔夜游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夜晚,明月升上树梢,皓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仿佛伴随着小兔飞飞进入甜蜜的梦乡。    在梦里,飞飞梦见了月亮姐姐约自己去夜游。便推开家门,下山去找月亮姐... - 2018-07-16
  • 露水蘑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吃饭的时候,小兔这也不爱吃,那也不爱吃。妈妈问:“吃蘑菇好吗?”小兔说:“不喜欢。”妈妈问:“萝卜呢?”小兔说:“不喜欢。”妈妈又问:“吃青菜吧?”小兔说:“我不爱吃。”爸爸说:“露水蘑菇爱吃吗?”露水蘑菇是什么样的?小兔从来没见过。他... - 2018-07-16
  • 洋洋和葆麒的梦想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洋洋和葆麒是一对相差不到1岁的表兄妹。由于家长的工作缘故,他俩一个生活在英国,一个在中国长大。俩人节假日见面虽有说不完的话,但成长环境却十分不同。   葆麒是个秀气的女孩儿,在石家庄一所小学上6年级,身兼组长、品德... - 2018-07-16
  • 青春期,青春气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下课的时候,舒小语站在那棵硕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出神,看两只小蚂蚁为争抢米粒大小的食物而打架,进攻、防范,不亦乐乎。舒小语想笑,在人类的世界里,米粒大小的食物太小了,小到像一粒草芥,像一粒微尘,可是在蚂蚁的世界里,这粒微尘必定... - 2018-07-16
  • 成绩倒数怎样考上北大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几乎所有认识孙宇晨的人都觉得,他考入北大是个奇迹。   2007年2月,他因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面试官甚至不知道他所就读的惠州一中位于哪个省份。   在这所在他之前从未有人考入... - 2018-07-16
  • 蜜蜂和苍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只昆虫妈妈怀孕了!在幸福的憧憬中,昆虫妈妈生下了两个漂亮娃娃!妈妈给它们起了非常好听的名字,一个叫蜜蜂,一个叫苍蝇!     ... - 2018-07-16
  • 麻省理工的下马威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正式领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证,还是不可避免地小开心了一下。毕竟,这个学校是理科生梦寐以求的目标。领证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一头银发的哈佛教授Dr.Treadway讲的笑话,她说:“如果你是男生,恭喜你了,你可以大肆在酒吧里吹嘘自己是哈佛医... - 2018-07-16
  • 冠军与小偷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28岁那年,黑人菲力斯成为全欧洲马拉松长跑冠军。  一次,他应邀到全国最大的一处监狱做演讲。面对上千形形色色的罪犯,菲力斯讲了他贫穷的童年,及他在坎坷中拼搏奋斗、自强不息、改变自己命运的经历。演讲引起极大反响,全场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 - 2018-07-16
  • 小猪找太阳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今天,小猪乐乐发现太阳不见了。它奇怪的说:"太阳去哪里了呢?"于是它决定去找太阳。它找啊找,看见路上的小兔子牵着一个红红的"太阳",它忙走过去说:"太阳太阳,你是太阳吗?"小兔子扑哧一声笑... - 2018-07-16
  • 孤独的艾沫沫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艾沫沫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是的,就是孤独,那种没有真心朋友的孤独。  她不是一个孤僻或孤傲的女生,她很开朗,碰到同学她会主动热情地打招呼,她也主动找同学聊天,但她发现,自己似乎不太受欢迎。  当然,不是说大家故意孤立她,隔离她,不是,不... - 2018-07-16
  • 植物园里的勒索事件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曜宇一早跟我说:“老师,昨天放学我在植物园里被勒索了。”  我大惊,连忙把他拉到一边,问个清楚。  曜宇回家要穿过植物园,到另外一头搭车。植物园说大不大,但是除了几条大路,幽僻的小径几乎没有人走,好好逛一逛还是可以逛很久的。  不赶时间... - 2018-07-16
  • 熊爸爸换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爸爸买了一双鞋,可是买回来却发现,呀!大了好多!于是熊爸爸又来到鞋店,要求换鞋。狐狸老板说:"对不起,本店概不退换!"熊爸爸只好沮丧的走了。一路上,熊爸爸垂头丧气。它边走边心痛的说:"这可怎么办?唉!只能扔啦!... - 2018-07-16
  • 虎大王失鸡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老虎刚刚当上森林大王,没向天,它的一只公鸡丢了。虎大王急得团团转,到处找也找不到。  第二天,虎王正在椅子上生闷气,忽然,狐大臣来了,它提着一只公鸡对虎王说:"大王,您的大公鸡,我昨天在山后的林子里找到了。"  "... - 2018-07-17
  • 送小蚂蚁回家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一只小蚂蚁独自跑出去玩。玩着玩着,天渐渐黑了,小蚂蚁找不到回家的路,又饿又累,怎么办呢?小蚂蚁急得哭了起来。  这时,有一位老爷爷听见了小蚂蚁的哭声,就走过来问:“小蚂蚁,你怎么哭了?”小蚂蚁哭着告诉老爷爷说:“我出来玩,天黑了... - 2018-07-17
  • 小野猪和妈妈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野猪身上长满了疮。“哟,臭啊!臭啊!”小伙伴们躲得远远的,都不跟它玩了。  野猪妈妈急坏了,忙去找医生,河马大夫说:“翻过三座大山,有一眼神奇的泉水,你带小野猪去洗洗吧,一天洗一次,一定要洗三个十天。”  野猪妈妈带着小野猪出发了,山... - 2018-07-17
  • 小狗照镜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姑娘巧巧在去玩的路上,见一只小花狗耷拉着脑袋慢慢地走,还连连地叹气。巧巧很奇怪,并问小花狗:“小花狗,你是不是有病,还是被欺负了?”小花狗听见巧巧问,便委屈地道出了缘由。  原来,小花狗和小黄狗是两兄弟,它俩一样高大肥胖。有一天,花狗... - 2018-07-17
  • 聪明的小熊钓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的早晨,一只聪明的小熊来到森林中心的小湖边钓鱼。  小熊大摇大摆的走到小湖边,它放下用来装鱼的水桶,拿出鱼具,把鱼饵钓在鱼钩上,然后把鱼钩扔进河里,接着小熊就在河边等啊等啊!都到中午了,可小熊一条鱼都没有钓到,可火辣... - 2018-07-17
  • 弹琵琶的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天生不善弹琵琶的人,常常在声音效果较好的室内弹唱。听着室内回响的声音,他洋洋得意,自以为自己的嗓音非常不错。心想自己完全可以去剧场登台表演了,可他登场之后,唱得极差,台下的人们扔石头把他轰赶下来了。 这是说,有些演说家在学校里还有模有样... - 2018-07-17
  • 卖画不要钱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清朝末年,有个云游四方的道士。这道士知识渊博,能画一手好画,尤其酷爱猜谜。  一天,他来到京城。心想,人们都说京都里人才济济,我要亲眼见识见识。于是,他精心画了一幅画。画的是一只黑毛狮子狗。那狗画得栩栩如生,尤其那一身油黑发亮的皮毛,更... - 2018-07-17
  • 小兔子的新鞋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兔子买了一双新鞋子,大家都来瞧。小猪说:"也没什么嘛!鞋底这么薄,不好不好!"小羊说:"颜色也不好,太老气!"小松鼠附和道:"对对!我也这么觉得!"大家这么一说,小兔子也觉得这双鞋子不是...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