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强将手下无弱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这句说得极轻,大概只有岳少俊左耳才能听到。(她站在岳少俊左侧)岳少俊还未答话,宋文俊、恽慧君、小翠三人,已经随着霍万清离去,但自己耳边,依然索绕着那充满了希望、幽幽的娇柔的声音!

      竺秋兰叫道:“岳相公,人家已走啦,你还出什么神?”

      岳少俊轻哦一声,说道:“你说什么?”

      竺秋兰披披嘴,问道:“我看恽小姐走的时候,好像和你说了一句什么话?”

      岳少俊脸上一红嗫嚅的道:“没……,没有什么,她只是和我说了句再见……”

      竺秋兰道:“不用再说啦,她和你说了什么,我是不该问的,嗯,我们也该走了。”

      离开大宅院,岳少俊四顾无人,低低的道:“竺姑娘,我总觉得那座大庄院,不无令人可疑……”竺秋兰扭头笑道:“所以我们要离开咯!”

      岳少俊愕然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竺秋兰道:“我们离开了,表示我们并不怀疑那座庄院。”

      岳少俊道:“那么我们要不要再去?”

      竺秋兰嫣然笑道:“自然要去,只是不是现在。”

      岳少俊道:“那要什么时候再去?”

      竺秋兰目光一抬,低声道:“有人来了!”

      迎面果然有一个庄稼汉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岳少俊也就不再说话,两人循着石板路,走到镇上。差不多已是午牌时光。

      竺秋兰道:“我们找个地方打尖,午后就赶着进城里去。”

      岳尘俊点点头,还未开口,听有人叫道:“来,二位请过来坐下谈谈!”

      岳少俊回头看去只见大街转角上,摆了一个算命看相的测字摊,墙上张挂着一方白布,上书:“赛管辂金铁口测字论相”几个大字。

      一张小方案后面站青一个头戴爪皮帽的瘦小老头,不过五十来岁,斗鸡眼,酒糟鼻,嘴上留了两撇黄苍苍的八字胡。脸色焦黄,瘦得只剩了一把皮包骨。

      身上穿一件已经洗得发了白的青竹布长衫,手里一把又阔又长的竹骨摺扇,指点着招呼自己二人,一面陪着一脸谄笑,口中念念有词的道:“人生难得的是一个缘字,区区和二位异地相遇,这就是机缘,咳、咳、二位行色匆匆,八成有什么疑难不决的事儿?来,来、来,请坐下来谈谈,区区金铁口,金口断吉凶,铁嘴论相福,说得不准,二位可以站起就走,分文不取……”

      岳少俊没有理他。

      竺秋兰听他说出:“二位行色匆匆,八成有什么难疑不决的事儿?”

      心中不觉暗暗一动,站停下来,低低的道:“岳相公,我们就听他去说说看。”

      岳少俊道:“这种人,完全是耍江湖辙儿,有什么好听的?”

      竺秋兰道:“听他说说有什么要紧?”

      只听那金铁口陪笑着道:“这位姑娘说得极是,君子问祸不问福,区区不才,善观气色,凭卦论断,多少可以指点迷津,趋吉避凶……”

      竺秋兰盈盈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看出我们有疑难不决的事呢?”

      金铁口笑了笑道:“这是姑娘和这位相公脸上告诉了区区。”

      竺秋兰道:“你看会是什么疑难不决的事儿?”

      金铁口道:“姑娘这是存心考考区区了,区区测字凭字论断,卜卦凭爻占象,可不是神仙,能赐猜测得到二位心里吧,姑娘取个字卷,区区替你测个字如何?”

      竺秋兰道:“我不要你字匣里的纸卷,写一个行不行?”

      金铁口连连点头道:“行、行,测字全凭一个机字,姑娘随手写来,即是灵机。”

      竺秋兰回头道:“岳相公,你说写什么字好?”

      岳少俊举目看去,正好有一个牧童牵着一只水牛,从街上经过,随口说道:“就是‘牛’字好了。”

      竺秋兰道:“你就测‘牛’字吧?”

      金铁口瞪着双颗斗鸡眼,朝岳少俊咧嘴一笑道:“这‘牛’字是这位相公说的,区区就替这位相公先测上一测,‘牛”字不出头是‘午’,‘牛’字下边加上一捺,是‘失’字、‘午’字本来是日正当中,但从‘牛’字不出头变化而来的‘午’字,因为它不出头,表示并非日正当中,那是午夜的‘午’了,莫非昨晚午夜,有人走失?但方才那头牛,有人牵着而过,以此论断,这走失的人,是被牵着鼻子走失的了,再就‘午’字抹去上面一撇,如果加一个‘女’字,则为‘奸’字,分明是有阴人暗中作祟,但‘牛’字下面加一横,则为‘生’字,此人虽然走失,却可生还。”

      岳少俊听得心中暗暗佩服,他凭一个‘牛’字,竟然把自己昨晚的遭遇,说得如同亲眼目睹一般;但继而一想,暗道?“此人莫非是贼人一党,这明明是故意戏耍自己,把自己比作了牛!”

      竺秋兰道:“喂,金铁口,是我要你测字咯,你该说我才对呀!”

      金铁口呵呵一笑,连连拱手道,“是,是,方才只是奉送的几句,不收半文钱的,哦,论到姑娘测这个‘牛’字,晤‘牛”字加一捺是‘失’字,‘牛’字不出头是‘午’字……”

      竺秋兰截住他话头,不耐的道:“怎么你老是说这两个字呢?”

      金铁口馅笑道:“姑娘测的是‘牛”字咯,‘牛’字只有这样拆法。”

      竺秋兰道:“好,那你就照字说吧!”

      金铁口道:“区区先说‘失’字吧,这叫做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姑娘方才这个‘牛’字,不是你自己写的,而是这位相公备你说的。”

      竺秋兰道:“这不是一样是‘牛’字么?”

      “哦哦!哦!”

      金铁口摇着说道:“那可不一样,区区方才说过,人有失手,但这’牛’字,不是姑娘写的,姑娘既没有动过手,也不是这位相公写的,因为这位相公只是用口说的,这叫做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区区说过,人有失手,这失手的既非姑娘,也非相公,那么失手的该是小人了,再说‘午’字,姑娘这‘午’字,也是从‘牛’字不出头变化而来,区区方才已经解释过。午时是日正当中,但不出头的‘午’时,既非此刻日直午时,那该是午夜了,这位相公测字承先,应在昨晚午夜,姑娘测字在后,算来该在今晚午夜了……”

      竺秋兰被他说中心事,心中方自一动!

      金铁口接下去道:“再说牛字下面加一横为‘生’……”

      竺秋兰道:“怎么又是‘生’字?”

      金铁口耸耸肩膀,缩着头道:“没有下面这一横,变为‘生’字,那还得了?姑娘面有晦纹,全靠这一线生机,今天是壬癸水日,遇金生,遇土克,趋吉避凶之道,可向西行,区区这意思,是说遇上危难,如果朝西走,可保平安无事。”

      竺秋兰填:“你还没说出我心里的疑难事儿呢!”

      金铁口连连拱着手,陪笑道:“区区说的,完全凭字论断,已经全在里面了。”

      竺秋兰摸出几文制钱,往他小几上一放,披披嘴道:“你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罢了!”

      回头叫道:“岳相公,我们走!”

      金铁口连忙叫道:”这位姑娘请留步。”

      竺秋兰口身道:“我拆字的钱,不是已经给你了么?”金铁口耸耸肩,馅笑道:“姑娘,区区金口论相,铁嘴测字,普通客人,测个字,只要三文钱就够了,但姑娘……嘻嘻……”

      竺秋兰道:“我给了你八文钱还不够么?”

      金铁口馅笑道:“姑娘这字,非比等闲,姑娘就是赏个十两不多,五两不少……”

      竺秋兰气道:“你这是敲竹杠了!”

      测个字要这许多银子,岂非敲竹杠?金铁口道:“姑娘这就说得太重了,区区这测字摊,十天不开张,开张也总得吃十天,出门在外,住店要钱,算区区不吃饭吧,但酒可不能不喝,一天喝上三五斤,这是最起码的了,再加上下酒菜,最起码弄一包花生米吧,这一加起来,一天没有五钱银子,区区就过不了门,姑娘赏个五两银子,区区还要十天不吃饭才行。”

      竺秋兰鼓着双腮,气愤的道:“你这不是敲竹杠?拆一个字,就要五两银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6-918.html - 2018-01-13
  • 第五章 有庆念了两年书_活着_故事大全
  •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家里日子算是好过一些了,那时凤霞也跟看我们一起下地干活,凤霞已经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家里还养了两头羊,全靠有庆割草去喂它们。每天蒙蒙亮时,家珍就把有庆叫醒,这孩子把... - 2018-01-21
  • 第五章 同门成仇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狄明扬道:“晚辈一点也不累。”  白发者妇心中大奇:自己运气之时,连口都不敢开,他小小年纪,正在替自己打通经穴,居然还能开口说话,真使人对他一身强大的内力,感到莫测高深!  青衣妇人笑了笑道:“狄相公不累,但家师足太阴经经穴初通,还要多... - 2018-01-22
  • 第五章 白衣仙子和五招剑法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柳飞燕惊凛的是自己竟然连她使的是什么手法,都一无所知。  现在木门已经关上,室中一片黝黑,柳飞燕凝目看去,师哥早已倒头就睡,他明明看到自已和他关在一起,恍如陌路,心中不禁大为焦急,自已本是救丁公子来的,如今反而连二师哥都被迷失了神智,只... - 2018-01-18
  • 第五章 沿途多怪客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九孔铁笛!”  “九孔铁笛!”  厉山双煞惊呼之中,突然挟起冷秋霜,闪电般夺门而出,向外冲去!  这一下,大出灵岩大师,陆翰飞,楚湘云三人意外,不由全部一怔!  “咭!”那坐在梁上的小女孩,忽然笑出声来,双脚一荡,身子一挺,嗖的跳落地... - 2018-01-18
  • 第五章 回光返照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从第二天起,阜康照常开门,典当、药店、丝行,凡是胡雪岩的事业,无不风平浪静。大家都兴致勃勃地注视着初五那一天胡家的喜事,阜康的风潮为一片喜气所冲淡了。   &nb... - 2018-01-19
  • 第五章 南巡汉口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光绪二十五年六月初三,康家德新堂的康笏南,由天成元大掌柜孙北溟陪了,离开太谷,开始了他古稀之年的江汉之行。   他们的随从,除了德新堂的老亭和包世静武师,又雇了镖局的两位武师和四个一般的拳手。天成元柜上也派出了三位伙计随... - 2018-01-19
  • 第五章 有美同行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家才看过红衣姑娘出手惩了瘦个子,这回又见她朝范君瑶身前走去,只当又有好戏,所有的眼光,不约而同的朝范君瑶看去。  这回大家心头都在暗暗嘀咕,方才那瘦个子生得獐头鼠目,一望而知不是好路数,但靠窗这张桌上坐着的青衫少年,人家可品貌出众,不...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尼庵与雅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爷跟前,头大的是个女千金。这位女公子叫汝梅,十六岁了,两年前就与榆次大户常家订了亲。她虽为女子,却似乎接续了乃父的血性,极喜欢出游远行,尤其向往父亲常去 的口外。她从父亲身上看到,口外是家族的圣地,可就是没人带她去。 ... - 2018-01-20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一支桨也可以遨游沧海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在美国夏威夷基拉韦厄,有个小女孩非常喜欢冲浪。从小她就不停地在阳光明媚的夏威夷海岸与奔腾的浪潮搏击,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却差点夺去她的生命。  2003年10月31日的早晨,她和朋友一起去海湾冲浪。冲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她开始躺在冲浪板上... - 2018-01-22
  • 第四节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不管如何努力回想,在此之后没有任何情景,蛛丝马迹也没有。谭家鑫的眼睛瞪着我,以及随后的一声轰然巨响,这就是我能够寻找到的最后情景。   &... - 2018-01-22
  • 简单的方法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M饭店的副总经理达吾接到顾客的投诉。顾客反映自己是这家饭店的常客,但每次来饭店的时候仍被当做是第一次来,这就很难让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达吾马上找到了管理部门,要求负责人为曾经来过饭店的顾客单独建立一套电脑程序。但是负责人面露难色地... - 2018-01-22
  • 每个人都有两张照片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马戏团团长克莱特,一连好几天都在为一群猴子烦恼不已。原因是这样的:因为这些猴子是刚从山上捕获的,由于野性难改,不好驯服,已有好几个驯兽师被这些猴子气坏了。驯兽师纷纷抱怨,那些野猴子实在太难对付了,不如放弃对它们的驯服吧。驯兽师还举实例来... - 2018-01-22
  • 一幅新闻摄影作品的背后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看过一幅新闻摄影作品:一列火车飞驰在青藏铁路大桥上,底下有一群藏羚羊横穿而过,前后排成一条纵队,与头顶上呼啸而来的火车形成直角。对照鲜明,静中有动,无声的画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铁路、风驰电掣的火车、欢快奔跑的藏羚羊,各取其道互不干扰... - 2018-01-22
  • 成功者的袜子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天是校运会的第一天。我们几个女生站在沙坑旁,临近比赛时选手们陆续到场,我旁边的女生突然捅捅我,低声让我看那个高个子男孩。不知怎的,他居然穿了两只不同的袜子,一只红色的袜子和一只白色的袜子极为可笑地拢在他细长的小腿上,又滑稽又笨拙。因为... - 2018-01-22
  • 一个人所能改变的……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弗兰克·梅菲尔德博士正在参观历史悠久的蒂克斯伯里克福利院,临出门时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年老的清洁女工。  为了掩饰尴尬,博士随口问道:“您在这儿工作多久了?”  女工回答:“福利院一创办我就来了。”  “哦?那您能给我讲讲这儿的历史吗?”... - 2018-01-22
  • 我的侏儒女儿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儿晓瑄的行囊中,有一件特殊的行李:一张20厘米高的折叠椅。这张用了10年的折叠椅,是她走出家门后的最佳伙伴。有了它,晓瑄才能按到电梯的高楼层、够到银行柜台、饮水机和洗手台。  由于患有先天软骨发育不全症(俗称侏儒症),我26岁的女儿只... - 2018-01-22
  • 小虫的启示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是一名职业校对员,曾经校对过北美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手册》、联邦基金会的《职业教育研究报告》和数不清的刊物。生活中,我也是个不可救药的挑错专家。看书时,我会不自觉地检查单词拼写和标点符号是否准确。听别人讲话时,我总在考虑他的发音是否正确... - 2018-01-22
  • 大玻璃与大塌方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时下,在热议节约这个话题时,忽然想起8年前一个知名的跨国流通企业破产的事儿。   1997年9月,一个分布在16个国家、拥有461家企业、年收入达5000亿日元的国际知名公司——八佰伴宣布破产。尽管原因是多方面的,... - 2018-01-22
  • 捉弄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早上,麦克吃早饭的时候,不慎将一只玻璃杯子掉在了地上,在砰的一声爆响中,麦克心里很不安,继而又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大早上的,怎么就会摔碎一只杯子。麦克瞪着眼睛想,这一天不会发生什么不测吧。  麦克谨慎了起来,心里开始有些惶然。他开车... - 2018-01-22
  • 你不能只为别人鼓掌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甲和乙都在县文工团工作。都是歌唱演员。   甲经常对乙说,现今的时代,如果没有很多朋友相助,完全靠个人单打独斗是不会取得成功的。乙听后只是笑笑,不吭声。   县城偶尔有中央、省、市的名演员来演出。每当这个... - 2018-01-22
  • 但求破衣里面是人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和阿波闲聊,他忽然说:“农妇,过去你总是穿得破破旧旧的,现在好多了。”  他说得对,我常穿最廉价布料做的衫裤,穿“癞痢头儿子”嫌窄的旧衣,近几年,阿芝学会了剪裁,才给我缝了几件像样的衣裳。  我认为衣服是用来蔽体保暖的,别无任何意义。而... - 2018-01-22
  • 先敲门,再想怎么说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他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生性害羞,绰号“大妹”。因为害羞,其他小朋友玩,他只能在旁边看着。更要命的是,他似乎有种学习障碍症,始终无法把自己的精力用到读书上,上课5分钟后就完全失去了注意力,而对教室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结果他换了两所... - 2018-01-22
  • 第二节 殡仪馆的候烧大厅宽敞深远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殡仪馆的候烧大厅宽敞深远,外面的浓雾已在渐渐散去,里面依然雾气环绕,几盏相隔很远的蜡烛形状的壁灯闪烁着泛白的光芒,这也是雪花的颜色。不知为何,我见到白色就会感到温暖。  &... - 2018-01-22
  • 哦,原来你不是卓别林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狮的眼里有泪,但它却把眼睛望向了远山。  啊———  13岁那年。他在学校主办的一场叫作“卓别林模仿大赛”的模仿秀上获得了一等奖,回家后他立即兴致勃勃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兴奋之余,他忍不住还贴起了表演时的那撇小胡子,拿起雨伞,学... - 2018-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