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强将手下无弱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这句说得极轻,大概只有岳少俊左耳才能听到。(她站在岳少俊左侧)岳少俊还未答话,宋文俊、恽慧君、小翠三人,已经随着霍万清离去,但自己耳边,依然索绕着那充满了希望、幽幽的娇柔的声音!

      竺秋兰叫道:“岳相公,人家已走啦,你还出什么神?”

      岳少俊轻哦一声,说道:“你说什么?”

      竺秋兰披披嘴,问道:“我看恽小姐走的时候,好像和你说了一句什么话?”

      岳少俊脸上一红嗫嚅的道:“没……,没有什么,她只是和我说了句再见……”

      竺秋兰道:“不用再说啦,她和你说了什么,我是不该问的,嗯,我们也该走了。”

      离开大宅院,岳少俊四顾无人,低低的道:“竺姑娘,我总觉得那座大庄院,不无令人可疑……”竺秋兰扭头笑道:“所以我们要离开咯!”

      岳少俊愕然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竺秋兰道:“我们离开了,表示我们并不怀疑那座庄院。”

      岳少俊道:“那么我们要不要再去?”

      竺秋兰嫣然笑道:“自然要去,只是不是现在。”

      岳少俊道:“那要什么时候再去?”

      竺秋兰目光一抬,低声道:“有人来了!”

      迎面果然有一个庄稼汉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岳少俊也就不再说话,两人循着石板路,走到镇上。差不多已是午牌时光。

      竺秋兰道:“我们找个地方打尖,午后就赶着进城里去。”

      岳尘俊点点头,还未开口,听有人叫道:“来,二位请过来坐下谈谈!”

      岳少俊回头看去只见大街转角上,摆了一个算命看相的测字摊,墙上张挂着一方白布,上书:“赛管辂金铁口测字论相”几个大字。

      一张小方案后面站青一个头戴爪皮帽的瘦小老头,不过五十来岁,斗鸡眼,酒糟鼻,嘴上留了两撇黄苍苍的八字胡。脸色焦黄,瘦得只剩了一把皮包骨。

      身上穿一件已经洗得发了白的青竹布长衫,手里一把又阔又长的竹骨摺扇,指点着招呼自己二人,一面陪着一脸谄笑,口中念念有词的道:“人生难得的是一个缘字,区区和二位异地相遇,这就是机缘,咳、咳、二位行色匆匆,八成有什么疑难不决的事儿?来,来、来,请坐下来谈谈,区区金铁口,金口断吉凶,铁嘴论相福,说得不准,二位可以站起就走,分文不取……”

      岳少俊没有理他。

      竺秋兰听他说出:“二位行色匆匆,八成有什么难疑不决的事儿?”

      心中不觉暗暗一动,站停下来,低低的道:“岳相公,我们就听他去说说看。”

      岳少俊道:“这种人,完全是耍江湖辙儿,有什么好听的?”

      竺秋兰道:“听他说说有什么要紧?”

      只听那金铁口陪笑着道:“这位姑娘说得极是,君子问祸不问福,区区不才,善观气色,凭卦论断,多少可以指点迷津,趋吉避凶……”

      竺秋兰盈盈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看出我们有疑难不决的事呢?”

      金铁口笑了笑道:“这是姑娘和这位相公脸上告诉了区区。”

      竺秋兰道:“你看会是什么疑难不决的事儿?”

      金铁口道:“姑娘这是存心考考区区了,区区测字凭字论断,卜卦凭爻占象,可不是神仙,能赐猜测得到二位心里吧,姑娘取个字卷,区区替你测个字如何?”

      竺秋兰道:“我不要你字匣里的纸卷,写一个行不行?”

      金铁口连连点头道:“行、行,测字全凭一个机字,姑娘随手写来,即是灵机。”

      竺秋兰回头道:“岳相公,你说写什么字好?”

      岳少俊举目看去,正好有一个牧童牵着一只水牛,从街上经过,随口说道:“就是‘牛’字好了。”

      竺秋兰道:“你就测‘牛’字吧?”

      金铁口瞪着双颗斗鸡眼,朝岳少俊咧嘴一笑道:“这‘牛’字是这位相公说的,区区就替这位相公先测上一测,‘牛”字不出头是‘午’,‘牛’字下边加上一捺,是‘失’字、‘午’字本来是日正当中,但从‘牛’字不出头变化而来的‘午’字,因为它不出头,表示并非日正当中,那是午夜的‘午’了,莫非昨晚午夜,有人走失?但方才那头牛,有人牵着而过,以此论断,这走失的人,是被牵着鼻子走失的了,再就‘午’字抹去上面一撇,如果加一个‘女’字,则为‘奸’字,分明是有阴人暗中作祟,但‘牛’字下面加一横,则为‘生’字,此人虽然走失,却可生还。”

      岳少俊听得心中暗暗佩服,他凭一个‘牛’字,竟然把自己昨晚的遭遇,说得如同亲眼目睹一般;但继而一想,暗道?“此人莫非是贼人一党,这明明是故意戏耍自己,把自己比作了牛!”

      竺秋兰道:“喂,金铁口,是我要你测字咯,你该说我才对呀!”

      金铁口呵呵一笑,连连拱手道,“是,是,方才只是奉送的几句,不收半文钱的,哦,论到姑娘测这个‘牛’字,晤‘牛”字加一捺是‘失’字,‘牛’字不出头是‘午’字……”

      竺秋兰截住他话头,不耐的道:“怎么你老是说这两个字呢?”

      金铁口馅笑道:“姑娘测的是‘牛”字咯,‘牛’字只有这样拆法。”

      竺秋兰道:“好,那你就照字说吧!”

      金铁口道:“区区先说‘失’字吧,这叫做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姑娘方才这个‘牛’字,不是你自己写的,而是这位相公备你说的。”

      竺秋兰道:“这不是一样是‘牛’字么?”

      “哦哦!哦!”

      金铁口摇着说道:“那可不一样,区区方才说过,人有失手,但这’牛’字,不是姑娘写的,姑娘既没有动过手,也不是这位相公写的,因为这位相公只是用口说的,这叫做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区区说过,人有失手,这失手的既非姑娘,也非相公,那么失手的该是小人了,再说‘午’字,姑娘这‘午’字,也是从‘牛’字不出头变化而来,区区方才已经解释过。午时是日正当中,但不出头的‘午’时,既非此刻日直午时,那该是午夜了,这位相公测字承先,应在昨晚午夜,姑娘测字在后,算来该在今晚午夜了……”

      竺秋兰被他说中心事,心中方自一动!

      金铁口接下去道:“再说牛字下面加一横为‘生’……”

      竺秋兰道:“怎么又是‘生’字?”

      金铁口耸耸肩膀,缩着头道:“没有下面这一横,变为‘生’字,那还得了?姑娘面有晦纹,全靠这一线生机,今天是壬癸水日,遇金生,遇土克,趋吉避凶之道,可向西行,区区这意思,是说遇上危难,如果朝西走,可保平安无事。”

      竺秋兰填:“你还没说出我心里的疑难事儿呢!”

      金铁口连连拱着手,陪笑道:“区区说的,完全凭字论断,已经全在里面了。”

      竺秋兰摸出几文制钱,往他小几上一放,披披嘴道:“你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罢了!”

      回头叫道:“岳相公,我们走!”

      金铁口连忙叫道:”这位姑娘请留步。”

      竺秋兰口身道:“我拆字的钱,不是已经给你了么?”金铁口耸耸肩,馅笑道:“姑娘,区区金口论相,铁嘴测字,普通客人,测个字,只要三文钱就够了,但姑娘……嘻嘻……”

      竺秋兰道:“我给了你八文钱还不够么?”

      金铁口馅笑道:“姑娘这字,非比等闲,姑娘就是赏个十两不多,五两不少……”

      竺秋兰气道:“你这是敲竹杠了!”

      测个字要这许多银子,岂非敲竹杠?金铁口道:“姑娘这就说得太重了,区区这测字摊,十天不开张,开张也总得吃十天,出门在外,住店要钱,算区区不吃饭吧,但酒可不能不喝,一天喝上三五斤,这是最起码的了,再加上下酒菜,最起码弄一包花生米吧,这一加起来,一天没有五钱银子,区区就过不了门,姑娘赏个五两银子,区区还要十天不吃饭才行。”

      竺秋兰鼓着双腮,气愤的道:“你这不是敲竹杠?拆一个字,就要五两银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6-918.html - 2018-01-13
  • 第五章 盗盒示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澜儿轻轻哼了一声,披嘴道:“人家本领比你大呢!好像他来得,我们就来不得。今天还一直戏耍着你。哼!我才不相信他有多大能耐?”  说着,拉了江青岚的手就跑。  跃上风火墙,瞥见前面人声鼎沸,灯光大亮。  同时邻近屋脊上,飞起两条人影,直向自... - 2018-04-22
  • 第五章 绝顶练功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读书吟诗,当然是在书房里了。在他说话之时,飞跛子已经一下闯进他的书房来了。  书房,也就是左厢房,地方不算很大,倒也拾掇得窗明几净,玉轴牙签,堆放着不少经史子集。一个五十出头相貌白净的老者,一手把卷,坐在东首窗,高声吟哦,一眼看到飞跛子... - 2018-04-12
  • 第五章 黄衣三僧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形意人萧梦谷道:“此事在六合门的人尚未赶到之前,只怕未便。”  老刺猬道:“若是等六合门的人赶到,尸体只怕也腐烂了。”  萧梦谷道:“那也是没有办之事。”  老刺猬勃然道:“此事关系整个武林至巨,齐掌门人的生死真假,就在此一检验,其他七... - 2018-04-16
  • 第五章 临危托剑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灰袍蒙面人和武仪天,联手合攻蓝衣中年大汉不下,心中各自吃惊。  但听武仪天阴森森的叫道:  “查兄,那东西已经得手了吗?如果得手了,咱们不必久战,你看那丫头的‘迷魂七里雾’,仍然在空中没有散去,如我推测不错,半个时辰之内,‘黑手岩’的人... - 2018-03-15
  • 第五十五章 白元亮吓了一大跳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下直把和他动手的白元亮弄得不明就里,吓了一大跳。  白元浩眼看张猛龙果然被徐少华招了下手,就招进来了,而且正好落到自己面前,哪还怠慢,振腕一指点了出去。  张猛龙纵有一身不弱的武功,但他在毫无防范之下,被人凌空吸了过去,身形堪堪落地,... - 2018-03-19
  • 第五十五章 功亏一篑 好梦成空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南宫冷刀凭着超人的才智,诡异玄奥武学,赢得武林盟主名号,三十年来一帆风顺,罕遇敌手,不想,罗山会上轻易的被人抢走,“伏虎奇剑”。这一口怨气,确实无法忍受。  当他追出罗山,机智的南宫冷刀已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但他又怎肯甘心失去“伏虎奇剑... - 2018-03-19
  • 第五章 铁舟老人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铁舟老人(青袍老者)已在竹榻上坐了下来,手拂垂胸银髯,一双凤目,朝赵复初投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复初慌忙答道:“晚辈赵复初。”  铁舟老人又道:“你是天山葛大侠门下?”  赵复初躬身应道:“是,是。”  铁舟老人道:“葛大侠... - 2018-03-28
  • 第五十章 佳话永传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少林寺主持普善和师弟瞽一、普光三人,骤然看到灰袍老僧,不禁齐齐一怔,急忙拜下去,说道:“弟子普善、普一、普光,叩见师叔。”  原来这灰袍老僧正是枯佛无名大师,他枯瘦的脸上绽出一丝微笑,点点头道:“你们起来,老僧三十年来,未曾离开过九连山... - 2018-04-11
  • 第五十章 曲洞回旋,随地现危机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段娇嗔,掌中短剑舒畅疾如电射,右腕一振一翻,左足乘势踏入中宫,右腕一挺一扬,似劈似点的展出一招凌厉玄妙剑势。  南宫冷刀目光微注,不由暗吃一惊,喊道:  “好剑法,这是‘丹凤朝阳’玄妙绝招,哼!幸是我南宫冷刀,若是换了别人,难名血... - 2018-03-19
  • 第五十六章 你花了多少心机弄到金缕甲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说得好听”  只听一个苍老而洪大的声音沉哼道:  “你花了多少心机才弄到金缕甲,又因金缕甲只有秋水寒可破,传令手下,务必查出秋水寒的下落,如果你真肯把金缕甲送给我徒儿,方才就不会出手夺我徒儿手中的秋水寒了。”  这人的话声,是从厅外传... - 2018-03-20
  • 第十四章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 - 2018-03-21
  • 第五十一章 奋武扬威 虎掌震秦风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正在沉思不决之际,忽觉一阵衣袂飘风,起自身后,她不禁心头一震。  只见暗影里纵出两条大汉,一声不响,挥动寒光闪闪的钢刀,直向秋尘砍去。  袁丽姬心中既惊且怒,娇喝一声,短剑一旋,直向来人迎去。  只听“叮当”一声清脆响亮,接着两声惨呼,... - 2018-03-19
  • 第五十章 史其川走到铁栅门口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刚走到铁栅门口,孟婆婆立即趋上几步,先行走入,从身边取出铁钥,开启右首甬道的铁锁,打开铁栅门,然后躬身道:  “神君请进。”  阿桂不待吩咐,从一名黑衣使女手中接过纱灯,走在前面照路。  史其川才举步跨入第一道铁栅门。  孟婆婆朝... - 2018-03-18
  • 第五十二章 天外飞魔影 会斗三凶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声音听来非常耳熟,黄秋尘急闪双目,凝神看去,但见黑影之中,出现一条娇小玲戏的人影。  丛林茂密遮住月光,一时却无法看清那人的面貌。  袁姬伸手拔剑,厉声喝道:  “站住,若要前进一步,莫怪姑娘长剑无情。”  话锋一转,扬声问道:  “... - 2018-03-19
  • 第五十七章 恩怨难分 倩女伤神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那肯任他从容遣走,大喝一声,飞纵而起。  虬龙公主星目微转,开口叫道:  “秋尘哥,不要追赶,我们且料理修剑院的善后,秦风虽然逃走,凉他终难逃正义制裁!”  黄秋尘听到呼叫,翻身跳落院中。  袁丽姬吩咐秋尘把安道全捆绑起来,放置正... - 2018-03-19
  • 第五十八章 郎心似铁 流水无情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看黄秋尘不理不采,满怀幽怨无处发泄,凄然慨叹,但这“狠心”两字,却是低微的几乎无法听出。  可是“狠心”两字传入黄秋尘耳中,却如霹雳晴天,不由停步转身,正色说道:  “在下从未辜负姑娘,你待我的一番诚挚的友情,我黄秋尘一生难忘,不... - 2018-03-19
  • 第五十六章 矢志复仇 巨憨授首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柳雁红向黄秋尘瞟了一眼,含笑随袁丽姬缓步走开。  岳凤飞看见虬龙公主,犹若获得异宝,当时脸上泛现愉快笑容,大步走到马前。  只见他笑吟吟的微一抱拳,说道:  “公主陷身罗山,在下虽然几度深入,可是徒劳无功,并且伤了几名人手,今见公主平安... - 2018-03-19
  • 第五十九章 人心鬼城 叶落花残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秦风见海棠红已动真气,微然一笑道:  “冷姑娘怎样脱身,逃出龙潭虎穴,还请明告,使秦风明了佛字帮中实情……。”  冷月兰这时已然知道如不实说,决难幸免。  于是正色说道:  “冷月兰是用缩骨神功,挣脱绳索……。”  鬼矶士不待她说完,接... - 2018-03-19
  • 第五十三章 筵前揭阴谋 手刃亲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山口内情势霍然一变,只见峰峦纵横,森林苍郁,翠壁绝崖,峡谷清幽,盘龙小道婉蜒而上。  约过一顿饭时间,已经越过两道山峰,遥望两峰夹峙的绿荫中,隐现一座寨门。  铁掌金刀余国梁,举手指着寨门,说道;  “众位大侠请往前行,那座庄门自有迎候... - 2018-03-19
  • 第五十四章 杀气腾霄汉 血染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手刃亲仇,手拿幕阜神魔血淋淋的一颗心脏,回忆母亲惨遭暴徒羞辱的悲惨景部,五脏皆碎的痛哭失声,听觉已失去往日的敏锐,风蹑后出掌立劈,竟然浑然不觉。  高云岳见黄秋尘悲惨的神情,也觉得满怀凄伦。  突然闪目微转,只见秦风犹若幽灵鬼魂,... - 2018-03-19
  • 第四十五章 报复血仇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再说飞无神魔闻于天派来的大弟子困敦、二弟子赤奋若,眼看庄梦道诛杀了无肠公子赵复初。  他们这个“武林盟”,大势所趋,已有和天山神剑葛维朴等人联手取宝,自己两人,留此无益。当下师兄弟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正待悄悄退走。  李玫一跃而出,冷喝道... - 2018-04-10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二十五章 恶贯满盈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本来三尺距离,要爬过来自然很快;但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中,唐传贤早巳撒证了毒粉,和刚才打出的七八种暗器,地面上自然布满了剧毒,这些蚂蚁不敢贸然过来,因此万头攒动,只是沿着那件大氅朝唐传贤望!  忽然它们似乎得到了军令,每一只蚂蚁口中咬下一点... - 2018-04-21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五章 妙手点穴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可把江青岚听得大出意外,他何曾败在自己手下?当下赶紧把七星剑纳入鞘中,深深一躬道:“多蒙老前辈手下留情……”  离火真人冷冷的道:“本真人言出如山,你就抱着女娃儿,随我入谷。”  江青岚听他答应替柳琪疗伤,心中大喜,忙道:“老前辈救治... - 2018-04-25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爬上窗的蔷薇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幼小又苦涩的心田突然开出一朵花来,生活变得亦真亦幻。我渴望有个妈妈,渴望拥有一朵这样美丽、芳香、神奇的蔷薇花!  一  现在的医院越建越大,病人却像赶集一样人满为患。  星期一早上,当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射进房间的时候,窗外的鸟叫声终于唤醒... - 2018-04-19
  • 随风飘来的蒲公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天来了,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啊飘,它像一个降落伞一样,落在了公园一个角落的土地上。蒲公英的种子在土地里生根、发芽,慢慢长成了一棵小苗苗。  蒲公英小苗苗环顾一下四周。公园里的花真美啊!万紫千红,美不胜收。每天园丁伯伯都会为那些漂亮的花儿... - 2018-04-19
  • 名侦探查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森林里的兔子魔法师卡卡发现了他的魔法棒不翼而飞了。这可怎么得了,一个魔法师没有了魔法棒怎么可以称为魔法师呢?所以他着急忙慌地四处寻找,可是,翻遍了魔法棒可能存在的地方却不见它的踪影。  卡卡找来了远近闻名的小狗侦探查理来帮助他。查... - 2018-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