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略现端倪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这人看来是负了重伤!”

      凌杏仙道:“那是方才有人在这里动手?”

      岳小龙微微摇头道:“只恐已有很多时间了。”

      说话之时,已经进入林中,两入举目四顾,只见一棵松树底下,正有一个蓝袍老人倚着树根,不住的喘息,地上还有几口鲜血。显然这位蓝袍老人内功相当深厚,在重伤之后,悠然醒转,还挣扎着坐起,想运功调息,但因伤势极重,一口真气,无法提聚。

      凌杏仙低低的道:“龙哥哥,这人还有救么?”

      岳小龙道:“很难说,我们过去瞧瞧。”

      话声一落,当先走了过去。

      那蓝袍老人双目神光散漫,望着走来的岳小龙,张了张口,似想说话,但因气喘的很急,无法说出口来。

      岳小龙道:“老丈伤势极重,在下助你运气试试。”

      说完,伸出右手,缓缓按在蓝衫老人背心之上,吸了口气,默默运功,把一股真气,从掌心传了过去。

      那蓝袍老人得到岳小龙传入的真气,催动心脉,上逆的气机,稍微平息了些,口齿启动,吐出一缕微弱的声音,说道:“老朽伤势极重,已经不行了,老弟……不劳费心。”

      岳小龙道:“老丈快提聚真气,也许有救。”

      蓝袍老人说了几句话,平息下去的气机,重又上逆,又是一阵喘息,续道:“老弟……

      好意,老朽……至为……感激……老朽……有一事奉托……不知……”

      要知这等气度疗伤,最是耗损真气,岳小龙到底修为尚浅,内功火候不足,几句话的工夫。额上已见汗水,心下不禁大急,忙道:“老丈快不可说话了。”

      蓝袍老人只想说出心中的话,依然张口,虚弱的道:“老弟……能不能替……老朽……”

      岳小龙但觉自己度去的真气,渐有难以为继之感,按在老人背后的右手,同时起了轻微的颤抖。心知无法再支持下去,只得问道:“老丈可是要在下送个信么?”

      蓝袍老人口齿微动,喘息道:“四……四……川……”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突然涌出一口鲜血。

      凌杏仙瞧着岳小龙,问道:“龙哥哥,你怎么啦?”

      岳小龙叹息道:“可惜我内功有限,只怕无能为力了。”

      凌杏仙道:“我这里有一颗治伤的药,不知是不是管用?”

      岳小龙心里虽觉奇怪,表妹那来的伤药,但此刻也无暇多问,点头道:“那就让老丈服下试试也好。”

      凌杏仙从怀中摸出一个核桃大的蜡丸,捏碎外壳,里面用桑皮纸包着一颗算盘子大小的朱衣药丸,俯下身去,说道:“这颗药丸,是专门治伤的,老丈快服了。”

      那蓝袍老吐出一口鲜血,后气更是不继,只是不住的张口喘息,但凌杏仙说的话,他还能听的清楚,睁开眼睛,看她取出药丸,脸上神色似乎动了一动,张张口,想要说话。

      凌杏仙可没注意到老人的神色有异,指头指着药丸,朝老人口中送去。

      岳小龙缓缓收回手掌,吸了口气,才道:“杏仙,你这颗药丸,是从哪里来的?”

      凌杏仙扭头笑道:“这是在姑妈衣橱抽屉里的,从前我听姑妈说过,这是一颗很灵伤药,方才临走,想到我们要到江湖上来,也许用得着,就随手把它带来了。”

      岳小龙皱皱眉道:“娘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恐怕早已失去效用了。”

      他想到自己功力不够,无法挽救老人垂危的伤势,而且连想要自己带个信的话,都没有说的出来,心头感到歉然,回望了蓝袍老人一眼,正想朝凌杏仙说:“我们还是走吧。”

      哪知这一回头,只张口喘息的蓝袍老人,在这转眼工夫,上逆的气机,居然已经平息下去,双目微阖,连张着的口,也闭起来了。

      岳小龙瞧的暗暗称奇,这一情形,分明伤势业已好转!

      凌杏仙喜道:“龙哥哥,这颗药丸,好像还有效呢!”

      岳小龙点点头道:“我们可以走了。”

      两人刚一转身,只听蓝袍老人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两位请留步。”

      岳小龙不觉听的一怔,方才已是气息奄奄一息的老人,居然会说话了?急忙转身瞧去!

      只见蓝袍老人已经盘膝坐起,双目微阖,似是正在调息运功。

      凌杏仙低低问道:“龙哥哥,方才叫我们的就是他么?”

      岳小龙还未开口,那蓝袍老人嘴皮微动,一缕极细声音传入两人耳中:“两位暂请稍待,容老朽调息片刻,再作详谈如何?”

      岳小龙听得又是一震,暗道:“老夫正在运功之时,这两句话,竟是用腹语之术说出来的,他内功这般精湛,何以方才会伤得如此厉害?”

      凌杏仙也觉得奇怪,偏头问道:“我们要不要等他?”

      岳小龙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两人并肩站在树下,四道目光,自然全注视在蓝袍老人身上。

      只见他双目垂帘,两手互握,宛如老僧入定,一动不动,但他身上蓝袍,却是不住的翁翁自动。好像有很大的山风吹在他身上一般,但林中根本不见丝毫山风,连树上枝叶,也没有稍动。尤其是老人那张苍白得可怖的脸上,此刻也逐渐有了血色。

      岳小龙瞧他伤势好得如此快法,心头虽觉奇怪,但因老人此刻正是运功紧要关头,也不敢和凌杏仙说话,两人只是静静的站着。

      这样足足等了顿饭工夫!

      蓝袍老人四方脸上,已是红光满面,和先前竟然判若两人!

      蓝袍老人面露微笑,缓缓睁开眼来,朝两人拱拱手道:“唐某自份必死,多承老弟两位赐救,大恩不言谢,两位请坐下来一谈。”

      岳小龙连忙还礼道:“老丈功力绝世,在下兄妹自惭能力薄弱,何敢居功?”

      蓝袍老人听的一愕,正容道:“老朽遭人暗算,震伤心脉,如无贤兄妹慨赐一粒武林中视为疗伤至宝的‘九九还原丹’,就算功力高过老朽的人,也万难活命。”

      凌杏仙道:“老丈,方才我给你服的叫‘九九还原丹’?”

      蓝袍老人面露讶异,间道:“难道姑娘不知道此丹来历么?”

      凌杏仙摇摇头道:“我只听姑妈说过,这是很灵的伤药,不知它叫‘九九还原丹’,老丈既然叫得出名字,自然不会错了”

      蓝袍老人道:“这九九还原丹,乃是昔年一位姓葛的名医,探采九十九种灵药,练制而成,专治一切伤症,纵然重伤垂死,只要一息尚存,均可得救。”

      凌杏仙听他说到这般灵效,心中暗暗后悔,忖道:“早知如此,自己真不该把它取出来的。”一面抬目问道:“这么说来,这药一定很贵的了?”

      蓝袍老人看了她一眼,徐徐说道:“岂止贵重?数十年来,江湖中人一直把它视为活命至宝,稀世圣药,据说那位葛神医一生只炼了一炉,一炉仅有十二粒药丸,当今之世,只怕贤兄妹所赐,已是仅存的一颗了。”

      凌杏仙愈听愈觉后悔不迭。

      岳小龙道:“这药既有这般灵效,那葛神医为什么不多炼一些,用以济世呢?”

      蓝袍老人微微一叹道:“灵药难求,光是那九十九种药草,就化了葛神医二十年心血,遍历名山大川,才采撷齐全。据说当时他原定的名字是‘百草回春丹’,一共需要一百种灵药合配而成。如果那‘百草回春丹’炼成了,就是重伤已死的人,只要在三日之内,仍可起死回生。但可惜的是那味主药,遍求不得,最后只把九十九味药练成了这‘九九还原丹’,功效已经差的很多了。”

      凌杏仙听的津津有味,问道:“不知那味主药,究竟是什么草药?”

      蓝袍老人道:“据说那味主药,就叫还魂草,但只有传闻,从没有人见过。”

      凌杏仙低低的道:“还魂草,嗯,真可惜……”

      她这句话好像说葛神医没有练成“百草回春”真可惜,也好像是说姑妈留下这么一颗仙丹,给自己平自的糟蹋用了,真可惜。

      蓝袍老人目注岳小龙,含笑问道:“老朽还没请教贤兄妹贵姓大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1-916.html - 2018-01-13
  • 第六章 一颗人头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梅三公子因夜晚睡眠较迟,到了日上三竿,才堪堪起身。盥洗甫毕,却见店伙引着一个人,在房外探头探脑,想是在找琴儿、剑儿,也未在意。  店伙身后那人,一眼瞥见梅三公子,早已急不及待,一闪身,越过店伙,窜入房中,扑的向梅三公子跟前,... - 2018-01-13
  • 第六章 君子喻于义_商道_故事大全
  •   这些人都是来追逐名利的,要么是想捞取一官半职,要么是想挣些蝇头小利。所以,他们看上去是在对朴宗庆大加颂扬、奉承,骨子里想的却是要捞走一些利益。  书生重名,商人重利。文人如果贪图利益,当然就是要沽名钓誉;商人贪求利益,就是与权力野合形成... - 2018-01-12
  • 第六章 怪招惊老豹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纵是江湖一流使剑名家,若论变化精微,也未必会胜过他多少。此刻对面仅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居然向他问出几招才能胜得了她的话来?  这岂非大小觑了天华山庄?  宋文俊脸色微微一变,做然道:“随便姑娘划道就好。”  秋霜道:“不,你要多少招,... - 2018-01-13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
  • 第六十三章 用毒能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这一番话,果然说得极为动听,无臂天王李残身受断臂之恨,经他一拨,黑布蒙头之中,不由冷嘿了一声。  金老二面色剧变,满脸刀疤上,现出愤怒之色。  三小姐于文娴生怕大师姐受他鼓励,急忙接口道:“可是公孙叔叔,你该知道这化敌为友,乃是师父的... - 2018-01-14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六十章 调虎离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纵目望去,果然前面阴暗之处,突然似鬼魅般闪出五条高大黑影,都是一式的黑布蒙头,身穿黑袍,右手高举一面“拘魂牌”。  果然是他们隐伺路旁,拦袭自己!那么可见他们事先早有布置,客店的三人,更是凶多吉少。梅三公子大怒之下,身... - 2018-01-14
  • 第六十五章 剑歼四坛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冷嘿一声,左手长袖挥处,“般若神功”像潮水一般涌出!同时脚尖一点,人也跟着扑去!佛门“般若神功”,无坚不摧,威力何等强大?尤其在他蓄意毁阵,自然用足十成力道,别说是人工堆砌的石块,就是天生石笋,也怕不震成数截?  那知事实上却大... - 2018-01-14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开山大典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堪堪坐下,只见一名青衫汉子缓缓走了进来,双拳一抱,大声说道:  “诸位来宾,兄弟夏缘楷,忝为玲珑仙馆总管,本日大会,预定已时开始,诸位用毕早餐,请勿随意走动,大家到前厅集合,由兄弟陪同诸位入场。”  说完,又拱了拱手,施施...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二章 无头公案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那人满脸皱纹,颏下留了一把花白山羊胡子,那不是假冒云中叟骗去自己布包的干瘪老头,还有谁来,  他一眼瞧到岳小龙,忙不迭的把头缩了回去。  岳小龙骤睹干瘪老头,不觉大喝一声道:“老贼,你还想逃?”  双肩一晃,长身掠起,疾快的朝大树后面扑... - 2018-01-13
  • 第三章 夹缠不清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恶鬼车敖双目圆睁,厉声道:“很好,你奉命送信来的,信在哪里?”  褛衣童子笑道:“你急什么,我带来的是口信。”  恶鬼车敖间道:“那写无头信的,究竟是什么人?”  褛衣童子道:“自然是我师傅了。”  智通大师合十道:“小施主尊师,如何称...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一章 东岳疑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腰间双绩带,系剑结同心——古诗——  这是二月初头,东风料峭,清晨,更觉得春寒凛烈!  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大清早就一个人踽踽的朝山脚行来。  泰山,已经到了!  他仰脸望着高耸入云的巍峨山峰,口中低低说道:“娘说:云步桥一年四季都... - 2018-01-13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
  • 第五章 突生奇变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望着他背影,渐渐远去,仰首吁了口气,也就展开脚程,继续上路。  他这趟远去泰山,虽是初次出门,却遇上了许多事故,尤其父亲寄存在云中叟的遗物,被人取走,心中更觉懊丧,急于赶回家去,禀明母亲。一路急着赶路,直到第四夭傍晚时分,才赶到家...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