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又从另一间间屋子的后门里穿出,那足音却始终不紧不慢地跟着,竟连节律都没有变化。大约跑出了十多里,钟磬声骤然浑亮起来。

      那钟声起来的时侯,鄂夺玉脑中闪过一连串起伏幻化的梵文,拂过佛前雾气缭绕的芰荷,漫散到苍穹之上。一天星斗都仿佛生出迷惘之意,它们在河中的落影也似乎渐渐模糊。

      鄂夺玉落脚在汇春河的入云桥之上。这入云桥是汇春河在城内最东的一道桥梁,位置己经接近了东面的城门,再往前去,就怕惊动城头守军了。他沉声道:杜小姐,我不是你二哥,你不必追了。

      我知道你不是我二哥,杜雪炽的足尖点在柳枝之上,一道素绡静静地垂下来,象一茎寄生在凡树上的琼枝。但我不着落在你身上,如何找得到他?

      我们救了他出来,你这当妹子的倒狠心,非把他关回牢里受罪不可么?鄂夺玉踮起脚,想看清她的面容,却只觉得她眉眼一片朦胧,有股高寒气息,仿佛一团无月之晕。

      他受几日的苦,远比罪上加罪好得多!你若真当他是朋友,就说出来!

      鄂夺玉慢慢地将手放到腰肘上,那里贴身放了一张小弓,虽然力量不会太强,然而在这个距离,准头却是十拿九稳了。这杜雪炽是杜乐英是的妹妹、罗彻敏的未婚妻子,他并不想伤她观她身手,也未必伤得了她。他不过是想吓得一吓她,然后借水遁走。他对自己的水性,倒是比箭术还要自信些。

      我若现在大呼一声,杜雪炽似未觉察到他的动静,道:即刻间这里便会骤来上百兵卒,那你可就完蛋了。

      你就不能看在杜乐英和世子的份上放了我么他这话完,杜雪炽的身形却骤然间消失了。鄂夺玉眼前尽是霰雹似地斑点,他轻喝一声弓己破裳而出,箭昏头昏脑地就射了出去,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射向了什么方向。

      他在箭离弦之时翻入河水,然而臂上皮肉一紧,分明是被抓住了。他猛地往水中深扎,衣裳发出撕裂声,他回弦一弹,抓住他的手终于松开。

      他在水中潜游了足有小半个时辰,自觉水中无人跟踪,这才慢慢放了心,探出水来。然而一口气尚未吸足,就觉得鼻尖激激地一痛。他赶紧再沉入水下,一股力量掀动水波,直打到他脊背上。鄂夺玉暗自咬着牙,着实想不出她是如何在水上跟住自己的。

      他忽生一计,摸索了一会,捉到一尾大鲫鱼。他将自己的头巾系在鱼上,发力将击向水面,同时身躯往后飞窜。在他出水的刹那,他看到了破浪而入的剑光。

      鄂夺玉发出一箭,剑刷地收回来,绞飞箭支。然而杜雪炽的身躯已然向水下沉去。她无法向罗彻敏追击,只能将剑脊在水面上一拍,腰肢半折,投归岸上。

      鄂夺玉好不容易占了上风,岂能放过,手下箭发连珠,竟是首尾相续,化作一道虚云拦住杜雪炽返岸之路。杜雪炽剑光飞转,象一只巨大的水晶碟盘,箭支在上面尽数跌飞了去。然而这时她跃势已绝,双胫没水。

      鄂夺玉更喜,再从腰间取箭,然而却摸了个空。他无暇思索,弓弦入水中劲拨,内力借这弦上的十多道暗流直击杜雪炽下身要穴。

      却没料到这杜雪炽下沉之势骤速,堪堪避过暗流。鄂夺玉没想到她是会水的,不由微微一怔,回过神来,见得到剑光一缕在水深处隐约可见。鄂夺玉赶紧抽刀抵挡,却还是慢了一步,腿上微微一痛,显然是受了伤。

      两个人在水下闷声打斗,不知不觉间杜雪炽姿式突然大变,要害尽现。鄂夺玉正想抓紧机会还上两招,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往下拉。这时他若赶紧后退,或许还逃得掉,然而眼中分明看到杜雪炽手脚慌乱,在无力地挣扎。他忍不住上前拉了她一把,只是这一拉,两个人终于被整个卷到了一条暗洞中去。

      这暗洞中的水流速分明快些,也冷许多。两个人在水里昏天黑地地飘呀飘,都觉得气己用尽之时,骤地压力一轻,暗河冲入了地面。

      杜雪炽迫不及待地出水换气,鄂夺玉也随之跳出来,杜雪炽极恼怒地喝了一声,一片水花打来,呛了鄂夺玉一头一脸。他猛然想到这杜雪炽眼下衣裳尽湿,定然极不雅先前她不愿下水,定然也是为了这个缘故。他终于不好意思再钻出去,游得极远极远,直到再也憋不住了,才冒出头来。

      你还不算太糟。杜雪炽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他刚刚吸了半口气时,吓得差一点又钻回水中去。

      算了,我不难为你了!杜雪炽道:你出来吧!

      鄂夺玉心有余悸地转过身来,看到自己头上不过数寸处,杨树探了一根横杈过来,杜雪炽坐在杈上,身上还泛着淡淡的雾气,衣裳却将要干透了。她离得如此之近,却依旧有着种迷离之态,鄂夺玉觉得若她离去,他便再也记不住她的形貌。

      他这时倒好象不好意思起来,道:你你不抓杜乐英回去了?

      他硬要跑,我又有什么法子?杜雪炽站起身来,似乎在舒活着手脚,道:我走了!

      她走出几步,鄂夺玉却发觉不对,嚷起来:你等等,你要往什么地方走?

      关你什么事?她也不回头,自顾自地往前走,竟还不时蹦跃起来。

      喂!鄂夺玉跃上岸,举目四顾,灰而高峻的城墙在他的身后,他们这一漂,竟然漂出城来。鄂夺玉在泷丘十多年,每年都在水中玩耍,直至今日才发觉竟有这么一条暗道。他不由想:若是早些晓得,可省去许多手脚了。眼下杜雪炽却不是向城内走去,而是越跑越远。

      杜小姐!杜小姐!鄂夺玉几步追上去,叫道:你在这临近略休息一下,等天亮了,再进城吧!

      进什么城?杜雪炽横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近日城内外交通断绝,我一无出城凭记、二无军中戡合,怎么回得去?

      可、可,你是杜家小姐

      杜家二郎正在逃窜,我岂不是嫌疑深重?

      王妃很喜欢你

      你杜雪炽骤地侧过脸来,鄂夺玉看她神态,觉得一记耳光会马上抽到自己脸上,他几乎忍不住往后飞窜的冲动。然而她倒底却只是侧过头去,沉默了片刻。

      鄂夺玉瞧着她紧紧咬住的双唇,猛然想起两人动手前的对话,不知不觉间,就有几分明白过来。他想,看来方才她离小楼的距离,要比他们以为的,近得多。她或者看到了罗彻敏与魏风婵的告别,或者听到了他和魏风婵的谈话。她来之前也许是想把杜乐英找回去,然而自她出声的那一刻起,也许不过是要发泄一把心中的莫名之火。

      他现在才觉得,原来腿上挨的那一剑,其实并不太冤。

      鄂夺玉有几分狼狈地咳着,无话可说。杜雪炽接着在树从中穿行,他想也不想地吊在了后面。这时天色略约泛白,她似乎埋头走着,也不知会走向何处去。

      你跟来做什么?杜雪炽似乎走得累了,拢裙子坐下地,问道。

      我我反正也出来了,我更不能回去,再说,我还怕乐英问我要姐姐鄂夺玉道。

      你这么跟着我,给人看见了算怎么一回事?杜雪炽瞥了他一眼。

      这个这个鄂夺玉结巴了一会,才道:算是杜小姐的待卫罗!

      就你那功夫,还当我待卫她颇为不屑。

      这话不好听,可鄂夺玉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不需要他保护,正在他想着什么新名堂时,杜雪炽却接着道:这样吧,你就算服侍我的小厮好了!

      啊?鄂夺玉还没能说出话来,她就蹬了一下脚,叫道:我身上没带银两出来,小厮还不快去给小姐买早饭!

      鄂夺玉得庆幸他有随身带着银子的毛病,虽然越狱而出不过半个时辰,但还是在身上佩了一只银袋,内面有四五个元宝,还有两三串铜钱。城郊人烟稠密,再走一会就寻到个村子,邻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88-982.html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十六章 萧声琴影美人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剑’”  黄秋尘心中震惊至极,暗暗忖道:“这柄剑,难道会是铁木僧所说:金罗真人留传下来的武林四大奇剑之首——‘虬龙剑’吗……?”  心念未完,突听身后传来绝丽少女的声音,问道。  “黄相公能看出剑鞘黄龙字迹吗?”  黄秋尘闻言一... - 2018-03-19
  • 第十六章 徐少华动手之时详细说了一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就把动手之时,贾者二要自己使一招“神龙掉首”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他怎么说呢?”  徐少华又把贾老二说的话,和他说了。  蓝如风偏头想了想,说道:  “贾总管有时候说话噜噜嗦嗦,有时候又好像很精明,大哥是... - 2018-03-14
  • 第十六章 重入虎穴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眼看浣花夫人单单命湘云和自己进去,心情不觉有些紧张。  秋云当先返身入屋,湘云话声一落,跟着举步朝里走去。白少辉跟在湘云身后,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堂上烛影摇红,四盏宫式纱灯,明亮得如同白昼,上首一张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身穿... - 2018-03-09
  • 第十六章 夜探秘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绝情仙子、金笛解元究是成名多年,看到谢少安嘴唇微动,以及冰儿纵身掠起,也自警觉,立即跟着过去。  但见冰儿早已推开了窗户,她手上茶盏,连一滴水也没溅出来。  只见窗外三丈来远,站着一个头戴毡帽,穿了一身蓝布衣衫的矮瘦老头,手中握着一个木... - 2018-03-30
  • 第十六章 姹女大阵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 2018-04-15
  • 第十六章 白髯老人早就听取他是个淫魔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白髯老人哼了一声道:“这畜生,老夫早就听取他是个淫魔,唔,你就是这样逃出来的?”  飞燕目中有了泪光,委屈的道:“本来我们燕字排行,一共有五姐妹,四姐云燕,就是誓死不从,触怒了甄兆五,才把她送到万花院去,云燕姐姐受不住折磨,自杀身死,这... - 2018-04-30
  • 第十六章 双手翻天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这时业已看清,离火真人面东而坐,口中一吸,“丝丝”之声,立时大作,等到呼气之时,便发出“隆隆”的声音来。不由想起天痴上人临行所说,这就轻声回道:“离火老前辈此时正在吸练太阳之气,我们不可惊动。”  柳琪依在岚哥哥身边,掠着鬓发,轻... - 2018-04-25
  •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引着江云生走到大智禅师上首一张椅子请坐。  江云生连连谦退,又朝大家抱拳为礼,才行坐下。  罗起岳道:“江少侠匆匆赶来,必有见教?”  江云生道:“罗大侠好说,大家都在这里,那就很好,在下是给各位送消息来的。”  大智禅师合掌道:“江施... - 2018-04-19
  • 第十六章 古桃花源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不敢再逗留下去,暗暗吸了一口真气,身随气升,一下往斜刺里飞射出去,脚尖一点墙头,飞出寺外。  立即展开轻功,一口气赶回客栈,侧身闪入房中,眼看龙兄弟依然侧着身子,睡的甚香!  当下也就悄无声息的和身在外床躺下。  果然就在自己睡下... - 2018-02-28
  • 第十六章 童张关余王说到做到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童张关余王说到做到,他们此后在大街上见到李光头一次,就出手揍他一次。写文章的是文如其人,揍人的是揍如其人,这五个人用五种风格揍李光头。童铁匠撞见李光头立刻扬起打铁的右手,一巴掌掮下去,掮得李光头跌跌撞撞的时候,童铁匠已经目不斜视地扬长而... - 2018-02-04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六章 故意劫镖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浓眉一剔,冷冷地道:“是你!”  目光一瞥,左首不远处的一片松林前面,还坐着三个劲装汉子,树下拴了三匹健马,他们只是悠闲地看着自己和任剑秋动手,看情形,似乎并不是任剑秋一伙。  任剑秋神色冷峻,哼道:“你想不到吧?”  君箫道:“在... - 2018-01-28
  • 第十六章 大战双仙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姥姥看了狄明扬一眼,问道:“狄相公令尊堂都在东海,老身觉得你应该随同钓鳌客去东海省亲,那就和老身一同走吧!”  狄明扬喜道:“在下可以去么?”  萧姥姥笑道:“老神仙隐居东海,不喜欢有人打扰,但有钓鳌客和你同去,你又是省亲去的,百善孝... - 2018-01-25
  • 第十六章 苦心接皇差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八月十三日午间,天成元票庄大掌柜孙北溟,刚刚打算小睡片刻,忽然就有伙友匆忙来报:“县衙官差来了,说有省衙急令送到,要大掌柜亲自去接。”  省衙急令?  孙北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来了。衙门差役见着孙大掌柜,忙客气地说:“叨扰大掌... - 2018-01-21
  • 第十六章 共御强敌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魔杖翁先前因他居然能在片刻之间,一面和自己说话,解开了五处被制穴道,还以为他武功极高,此时看他出手不带丝毫内劲,尤其这一掌,只是顺势推来,并无什么奇妙招式,不觉沉哼道:“小子,原来也不过如此……”  话声甫出,突觉一股无形大力,已经推上... - 2018-01-29
  • 第十六章 三人又走了四五里路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又走了四五里路,前面已有一个小集,地名桥岭,临近路边,有一座茅棚盖的酒家,一棵大柳树间,飘扬着酒帘,老远就看到棚下坐着不少人。  耿南华道:“我们也坐下来喝一碗酒,听他们说些什么?”  李飞虹道:“我不会喝酒咳!”  耿南华笑道:“... - 2018-05-03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第十六章 借刀杀人_龙孙_故事大全
  •   这样又赶了一、二十里路,到了牧马口,道旁有一片纵深的杂林,一边则是芋芋草地,相当广袤,方振玉策马而行,目光一掠,只见那片杂林中,好像隐藏着不少人影,心中方觉纳罕,突然间从左边林中闪出四个佩带兵刃的汉子,在路旁一字排开,拦住了马头去路。 ... - 2018-02-03
  • 第十六章 第七个行星就是地球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七个行星,于是就是地球了。  地球可不是一颗普通的行星!它上面有一百一十一个国王(当然,没有漏掉黑人国王),七千个地理学家,九十万个实业家,七百五十万个酒鬼,三亿一千一百万个爱虚荣的人,也就是说,大约有二十亿的大人。  为了使你们对地... - 2018-03-22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六章 又见风云起古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珙此瞧得甚是高兴,口中低吟道:“西湖瘦,湖上小金山,亭榭参差峰弄影,柳桃错杂水轻环,此处绝尘寰!”  赵南珩回头道:“姑娘诗才敏捷,吟得真好听。”  琪儿抿抿嘴,笑道:“这不是诗,是望江南词,我爹作的,所以我知道瘦西湖的名称。”  赵南... - 2018-05-06
  • 第十六章 秦军既无力保护自已漫长的粮道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秦军既无力保护自已漫长的粮道,围困阿房之策自然也成画饼。当年迁入关西的鲜卑人口滋繁已达四十余万,来投者甚众,所以慕容冲虽然上次惨败,可不过数月便又回复过元气来。  这时正是二三月间,青黄不接,粮草成了秦燕双方都最为着紧之事。关中堡民屡屡... - 2018-09-28
  • 第十六章 九月九日这天江湖人俱来少林,观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九月九日这天,少室山上人山人海,天南海北的江湖人俱赶来少林观礼。祭典将从九月九日一直到九月十六日达摩圣寂日才结束。  女扮男妆的舒亚男与明珠混在众多江湖豪杰中,进寺后直奔达摩堂,就见十八罗汉分列两旁,人人手执棍棒,虎视眈眈。达摩堂正中的... - 2018-06-10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