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苏秦策(3)_芈月传

  •     见苏秦入席,两人相对而坐,秦王驷便示意几案上摆着的帛书道:“此物你从何得来?为何要混入策论之中?”

        苏秦定了定心神,壮着胆子道:“大王如此发问,想必是知道此书信为何人所写了?”

        秦王驷点头道:“单凭一封书信,或为伪造,只怕是说明不了什么吧。”

        苏秦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璧呈上去:“大王认得此玉璧否?”

        秦王驷接过玉璧,便知是孟嬴之物,这是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他亲手所赐,不由得叹道:“果然是孟嬴所有。先生可否将经过相告?”

        苏秦长叹一声:“此事说来话长。我自东周国离家,欲入秦邦,途经韩国,投宿于驿馆之内……”

        当日,他正在驿馆休息,却有一个侍女进来,问他:“敢问这位先生,可是要往秦国去?”

        苏秦诧异:“姑娘如何得知?”

        那侍女便道:“我曾托这里的侍者,若有人往秦国去,就告诉我们一声。”见苏秦疑惑,又解释道:“我家主人有一封家书,想托人带到秦国,我已经托此驿馆的侍者留心数月了。幸而今日遇上先生,不知先生可否帮忙?”

        苏秦也不及思索,只说:“君子有成人之美,区区家书,举手之劳。但不知书信何在?”

        那侍女又道:“我家主人欲当面奉上书信,先生可否随我一行?”

        这日,天已黄昏,落日西斜,苏秦也不知是何故,便答应了下来。他跟着那侍女,在韩国都城新郑的街头拐了许多弯,才转到一条冷僻的小巷内。却见那侍女隔着墙头,学了两声鸟叫,听到里面也传来几声鸟叫,这才转身,搬了几块石头垒起,对一脸诧异的苏秦道:“先生,我家主人为人所禁,请先生隔墙相见。”

        苏秦虽然疑惑,但还是踩着石头上去了。结果,他看到院子里有个素衣妇人向他行礼,自称秦王之女、燕王之后。他知道,故去的燕王谥号为易,当下便称:“原来是易王后,在下失礼。”

        素衣女子道:“我母子如今身为人质,说什么王后公主,实是不堪。”

        苏秦不解:“身为秦公主、燕王后,如何竟会沦落至韩国,甚至……为人所禁?”

        那女子便道:“实不相瞒,自先王驾崩,太子哙继位,国事全操持于相国子之之手。子之野心勃勃,有心图谋燕王之位,又忌惮我母子的存在,所以将我儿公子职送到韩国为人质。我儿年纪尚小,我不得不随我儿入韩,却被子之派来的人幽禁于此。如今听闻燕王哙欲将王位让于子之,而子之又与魏国合谋,五国联兵围攻秦国。倘若子之成功,我母子必为其所害。子之害我母子,祸乱我国,求仁人君子相助,代我送信给我父秦王。若能救我母子脱离大难,大恩大德,感激不尽,必将重谢。”

        这女子泣泪,盈盈下拜。苏秦不知怎的,只觉得心头激荡,不能自抑。这样一个贵人落难,怎会不令人义愤填膺?这样一个美女落难,又怎会不令人痛心?这两种感情交织,便是为她做任何事他都愿意,何况只是送信而已。

        当下他慨然答应,隔着墙从那素衣女子的手中,接过了她亲手书写的帛书,还有带着她体温的玉璧。依依惜别后,他便又随那侍女离了那条巷子。

        待他走上熙熙攘攘的新郑街头,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初上,他蓦然回首,那小巷已经没于夜色中,那侍女也不知何时消失。方才那一场会面,竟如梦似幻,不知真假。回了驿馆之后,拿出藏于怀中的书信和玉璧,这才相信,自己所经历的是真事,而非一场梦幻。

        他不敢多作停留,次日便驱车离了韩国,直奔秦国,又想尽所有办法,才将这帛书夹在策论中,递进宫中。如今,他终于替那素衣女子,把帛书和玉璧都交给了眼前的人,完成了她的请托。

        苏秦把经过说完以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当下便向秦王驷一拱手,辞行出宫。

        秦王驷忙召数名心腹臣子,紧急商议孟嬴之事。

        樗里疾道:“五国兵困函谷关,大战在即,恐怕我们没有余力再为大公主的事与韩国及燕国交涉。”

        张仪却不以为然:“五国虽然兵困函谷关,但列国人心不齐,不过是迫于形势结盟而已,都希望自己少出力,别人多出力。若是我大秦可以对不同国家给予不同的反应,使有些国家怀有侥幸之心,出兵不出力,自然就能分化各国。”

        甘茂却道:“我大秦将士洒血断头,乃是为保卫家国而战。大公主已经嫁为人妇,她面临的困境,乃是因为燕王哙和燕公子职的权力之争。而我大秦强敌当前,实不该为了他国的权力内斗,而牺牲将士们的性命。”

        庸芮慨然道:“公主出嫁,两国联姻,为的本就是大秦的利益。而今公主受辱于臣下,大秦若是坐视不管,岂不是自己放弃权力?大秦连自己的王女都不能庇护,何以威临天下?”

        张仪亦道:“臣以为,当下五国兵困函谷关,虽然不是追究燕国的时候,但我们完全可以先接回公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秦王驷见两边相争不下,亦知此事非一夕能决,当下便叫他们回去重议。

        当夜,秦王驷召芈八子于承明殿,将孟嬴之事也告诉了她,问:“你以为,寡人当去接孟嬴回来吗?”

        芈月一怔:“此是国事,妾如何敢言?”

        秦王驷头疼道:“便不以国事论,你且说说看。”

        芈月掩口笑道:“若以家事论,作为父亲要接回出嫁了的女儿,只需一队轻骑,乔装改扮,潜入韩国,把人接走就是了。”

        秦王驷失笑:“听你说来,倒也简单。”

        芈月又说:“公主若回到秦国,则燕国的虚实,就有很大一部分操纵于大王之手了。再说,燕公子职乃易王嫡幼子,他若要争夺燕王之位,也有很大的机会啊!”

        秦王驷拊掌笑道:“说得好。”

        芈月试探道:“那大王的意思是……”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9222&f_id=765 - 2016-03-26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凭你的信实和公义应允我_圣经
  • 143:1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恳求,凭你的信实和公义应允我。143:2求你不要审问仆人,因为在你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143:3原来仇敌逼迫我,将我打倒在地,使我住在幽暗之处,像死了许久的人一样。143:4所以我的... - 2017-08-29
  • 第十三章 诡计多端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他们暴退之际,另一条人影疾逾飞鸟从林梢飞落。  不,他是疾逾鹰隼朝削断三个汉子手中扑刀的入影当头扑落,人还未到,一道凌厉无匹的狂飚,已笼罩一二丈方圆,朝那人影当头罩落。  从三个持刀汉子品字形在裴畹兰身后出现,到扑刀被削,和另一道人... - 2018-06-01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坐在天上的主啊_圣经
  • 123:1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你举目。123:2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他怜悯我们。123:3耶和华啊,求你怜悯我们,怜悯我们!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123:4我们... - 2017-08-26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十三章 九嶷山下_翠莲曲
  •   “你想走?”  一个冷峻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抬目望去,那不是九阴夫人是谁?她面带冷笑,不知何时,已站在牌坊之下。  方玉琪这一惊,真非同小可,猛的他想起自己左手还握着一片不凋金枫,立即剑交左手,叶贴掌心,扬掌吐劲,往九阴夫人拍去。  他此... - 2017-12-20
  • 第五十三章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_东风传奇
  •   裴通笑道:  “即已动手过招,石老哥何须客气?”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招化“长驱直入”,追击过来,依然直取“膻中”。  这下可把石大山看得不禁有气,心想:  “我是顾全双方友谊,才一再相让,岂是怕了你吗?”  一念及此,长剑迅即翻起... - 2017-12-20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二十三章 真假难分_彩虹剑
  •   德清大师点了点头道:“事情有这么严重吗?”他还疑惑的看了范子云一眼,又道:  “老衲启当遵办。”  范子云道:“老师傅到时自知。”  德清大师道:“小施主那就请随老衲来。”  他引着范子云、叶玲二人,迅速越过一片草原,折入一条走廊,走到... - 2017-12-23
  • 第四十三章 酒楼认母_珍珠令
  •   林子清“哦”了一声,缓缓站起,说道:“还是到前面去,吃得舒服些,至少比房间里一个人喝闷酒,要热闹得多了。”  那使女婿然一笑道:“爷说得是。”躬躬身,悄然退出。  林子清随手放下茶碗,举步跨出房门,只见天井右首三间厢房中,灯火荧荧,一名... - 2017-12-24
  • 第三十三章 笑面神丐_彩虹剑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笑面神丐道:“小老儿也不想再隐瞒二位大师傅了,小老儿的主人,就是……就是……啊哟……痛死我了……”  他连说话也来不及,迅快的抢过大德上人面前的一大海碗酒,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他方才说过,不管有什么疼痛,只要... - 2017-12-25
  • 第三十三章 娄山双怪_珍珠令
  •   三人默默的坐了一会,公孙相忽地低声道:“咱们被困在这里,总不是办法,要能冲出去才好。”丁峤道:“这还用说?方才那道石门,已经阅起,你能打得开?”  公孙相突然心中了动,随手从身边摸出一个火折,低声说道:“凌兄请把倚天剑借兄弟一用。”  ... - 2017-12-24
  • 第二十三章 鬼箭锁喉_珍珠令
  •   这回凌君毅果然不再避让,右手一拾,挥掌硬接,人影一合,担闻“蓬”然一震,双掌接实,各自被震得后退一步。冷朝宗试出凌君毅内力不过如此,心头大喜,口中阴笑道:“凌公子再接兄弟一招!”人随声发,疾欺上来,右手一招“直叩天门”,迎面劈出。他方才... - 2017-12-24
  • 第十三章 敌友难分_彩虹剑
  •   范子云道:“你不是说左首那个是令兄么?”  万飞琼道:“所以盛老伯要我们对付右首那个了。”  范子云奇道:“盛老伯要我们对付右首那个?”  万飞琼急道:“啊哟!这是什么时候,你还问个没完,告诉你,盛老伯已经来了,他要我们两人联手,去对付... - 2017-12-21
  • 第十三章 酒肉和尚_珍珠令
  •   猜拳的两人,看得又气又怒,左首一个喝道:“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穷和尚笑嘻嘻地道:“两位施主为了一杯酒,争得面红耳赤,穷和尚是出家之人,与人为善,替二位施主把酒喝了,不就没事了么?”口中说着,随手在盘中抓起三四片卤牛肉,往嘴中塞去。 ... - 2017-12-24
  • 第二十三章 灭绝神砂_翠莲曲
  •   方玉琪奇道:“傅兄我们不回少林寺去了?”  博青圭笑了笑道:“方兄可知咱们此刻已在崤山之中,如果赶返少林,少说也有三四百里路程,兄弟动身之时,家师曾有交待,无论找到谷姑娘与否,三日之后,可到桐柏等候。”  方玉琪想起师叔临走时吩咐自己务... - 2017-12-20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初斗百毒精(2)_紫星红梅
  •   众人因两位道长的来到欣喜万分,冯二狗、吴小东、牛安高高兴兴去城里买粮食,其余人则分散开,照看庄前庄后,但话题总离不了终南双剑。集贤庄十大高手已生还其四,这对金龙会实是很大的威胁。  饭前,又有一些武林人来到。终南双剑不避生人,当众扬言他... - 2017-11-20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1)_降魔金刚杵
  •   秦玉雄并未逃得太远,他躲在一家民房上,五更将至,他又回到雅庐,空荡荡不见人影,只有绿荷仍睡在楼上卧室。他又到福居去查看,发觉一些卫士仍在睡觉,便将他们喊了起来,全是总坛原来的那些人,王简的二十八宿一个也不见,当即命三十人搬到雅庐去住。 ... - 2017-11-21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2)_降魔金刚杵
  •   这生死攸关的瞬间,众侠心胆俱裂。眼看凌晓玉危在旦夕,却束手无策,一个个情不自禁怒喝起来,宛如一头头被逼怒了虎豹,刹那间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秦玉雄等金龙会的高手,连忙抽出了兵刃,严阵以待。  忽然,一声大喝,起自东野焜口中。  他昂首... - 2017-11-21
  • 第十三章 初斗百毒精(1)_紫星红梅
  •   东野焜把人召到船上后,揭下面巾,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吓得众人忙问他伤势重不重,他摇摇头,道:“划船,离开此地。”  吴小东道:“咦,紫星红梅就在岛上,正好与她结识,怎么就不辞而别呢?”  侯三娘道:“这话不错,大家结识了才能同心协力对... - 2017-11-20
  • 第八十三回 错中险胜 情起漪涟_江湖奇英
  •   这边商亚男力拼峨眉掌门,而宋岳却陷入险境。  他与黄衣掌教神功对峙,本已感到吃力无比,眼见对方掌心奇亮无比,已一分一分地接近,心中正在紧张,拼命抵制,对峨眉掌门及灵虚灵幻出现,根本浑然无觉。  在这紧要关头,不要说灵虚灵幻这等高手,禅杖... - 2017-11-13
  • 第十三章 镜花水月_血字真经
  •   左文星、苍氏一家、吴善谦、徐海峰等人在白马寺一住就是一整月,其间夜里受干扰不下十多次,但都因白马寺戒备森严、高手如云,夜来的不速之客只好知难而退。  最后十天,再无人来侵扰。  据徐海峰手下镖伙报告,来洛阳的武林人逐渐离去,对血经的下落... - 2017-11-11
  • 第二十三章 山洞激斗_血字真经
  •   晚上,众人在蓝人俊屋里商议。  蓝人俊把苍二爷临死前的话重述了一遍:“紫衣高极忙今。”  拼凑起来就这么几个字,叫人费解。  何老儿道:“紫衣高极,这几字好懂,苍二爷要想说的是紫衣武士武功高极,若不是这意思,别的意思就不合情理了。至于忙... - 2017-11-11
  • 第三十三章 芒砀魔窟_血字真经
  •   张子厚黄荣生到芒砀山之前就商议过,做两套紫衣,带上罗汉竹牌,到芒砀山后冒充紫衣人混进山中见机行事。  到了芒砀山,两人不禁楞了。  这里是刘邦当年斩蛇起义之地,西汉梁孝王刘武死后葬在此山之南岭山,以后各朝,建立了不少庙宇,还有不少古迹。... - 201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