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钓鱼_沙海

  •   黎簇觉得自己很傻,这一次自己不算莽撞,自己做的这些出格的事情,还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希望自己能获得某些主动,但是他发现,他获得的只是这些人不会再直接否定他的意见,这些人开始用敷衍、拖延和空头支票来欺骗他。

      他想起了以前父母吵架,父母之间的那些欺骗,也是因为他母亲的性格过于倔强,为了赢,她可以不讲任何的道理,以至于无法沟通,他的父亲精力耗尽,开始逃避和母亲的正面冲突,使用欺骗和谎言来应付她。然而父亲的欺骗又是不成熟的,他们吵得更加厉害,一直到最后,父亲开始靠喝酒和彻夜不归来逃避追问。

      看来他似乎遗传了她母亲的一些性格,公主病吗?这是以前杨好笑话过他的,自己昨晚半梦半醒,怎么会梦到这个?

      他老娘很漂亮,从小就觉得世界上的一切,只要自己想要,总有人会送来给自己。事实也确实如此。

      自己没有老娘那样的条件,却有同样的公主病,那是如何的一种悲哀。

      但是他气泄了下来,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仗有很多种打法,自己实在太嫩。

      自己在别人眼里现在肯定是个疯子了,自己以伤害自己,或者告诉别人自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是失控型人格的常胜战术宣告失败。其实之前自己也不算是胜利,那是因为自己在老师面前没有持续对峙的价值,老师一看自己是这种货色,就直接放弃他了。

      这一次他太重要了,对方无法放弃自己。

      他安静了下来,继续上课,这个摄像头让他很不舒服,当天的晚上,他开始用纸笔小心翼翼的推算后面的密码。

      还有十三个字,黎簇一一把他们解开。

      “防水黑光笔,你的身体,左后腰。”

      黎簇惊了惊,立即摸去,左后腰上什么都没有。

      但是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什么是黑光笔,他看过很多本这样的小说,这是只有在紫外线下才能看到笔迹的一种特种笔,通常用来做隐形标记。很多西方国家用特种墨水标记一些缓刑的犯人。

      难道吴邪用防水的黑光笔在自己的后腰上写了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不会被我洗掉吗?

      自己需要黑光灯,或者验钞机也行,任何能放射出紫外线的灯泡,或者除虫的那种灯。

      去哪儿搞?

      自己在这种局面上,提出任何的要求都是古怪的,而且黑光灯这种东西,也不是日常可以得到的,虽然他知道日光灯本身就是紫外线,但是这一点紫外线还不足以让黑光笔发光。

      怎么弄?他急躁起来,随即想到了首领今天早上说的话。

      他努力压下了急切的欲望,慢慢地爬上轮椅,背过去的时候,他把解析密码的纸吞掉,然后非常困难的出门。

      今天晚上他肯定是睡不着,不如吹吹凉风,想想应该怎么来做,来获得紫外线。

      有几个想法,一个是号称自己有伪钞,但是这个行为太古怪了,而且自己也确实没有伪钞。第二是号称自己有肺结核,不过这样,就算医生真的相信自己有肺结核,强制消毒的时候,自己身上的写的东西也很容易被他们发现。

      他脑子里所知道的,日常需要紫外线的还有黑光灯,他说蚊子太多了,虫子太多了,要几个黑光灯捕杀虫子?

      这也说不过去,那只剩下两种了,一种是养热带鱼时候用的紫外灯,一种是钓鱼时候用的浮漂灯。

      黎簇家养热带鱼,他老爹是发烧友,不过自己突然提出在病房里养鱼,不知道是否能得到满足。

      好在自己已经形成了神经病的气场,自己突发奇想的各种事情,恐怕人家只会以为他发作了。

      这个可以作为备选方案,首选方案是钓鱼的浮漂灯。

      紫光不等于紫外光,但是这些紫光灯的光谱里都有大量紫外光的部分。

      他有了大概的计划,一边听到动静,他看到首领从旁边的屋子走了出来,显然摄像头看到黎簇离开了,他来检查状况。

      “你又想干什么?”首领问道。

      “你喜欢钓鱼是吧?我睡不着。”黎簇说道:“我想你说的话,你说的很对,我以后不会用伤害自己来要挟什么,如果我配合,你们也会像之前一样善待我,对吧?”

      首领点头,黎簇说道:“我睡不着,我想钓鱼,你能借我点钓鱼的器具吗?”

      首领看着他,“你不会想跳湖自杀吧?”

      “我颅骨缺损,断了一条腿和三根手指,身上几百次溃烂,这样我都没死,我觉得我再去寻死就太傲娇了。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首领看着他的眼睛,黎簇眨巴眨巴眼睛,做了一个PLS的眼神。

      “手竿还是什么?什么饵,要打窝子吗?”首领叹了口气,就问道。

      黎簇道:“手竿,我就随便钓钓,给我只夜钓灯和一个鱼篓就可以了。”

      十五分钟后,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湖边,显然首领并不放心,黎簇坐在轮椅上,卡死了煞车,首领站着,手竿甩入湖里。

      黎簇用了另外一只手,鱼竿对于他来说有点不顺手,他看着紫色的夜钓灯找出浮漂的位置,心中痒得要死。恨不得立即脱掉衣服裤子。

      但是他忍住了,他专心的钓着鱼,很快钓上来两条黄辣丁。他要等待,等待一切都顺理成章,才会去拿自己真正的目的。

      顺理成章,而不需要自己开头。

      从那天开始,他每天晚上都会野钓三到四个小时,他每次都非常谦逊的去问首领借钓鱼的用具。

      他专心认真的听讲,同时犹如上课一样,吃完晚饭,必然会借钓具。

      首领每次都从自己住的地方,将钓具带过来给他,一直持续了一周的时间,第八天,黎簇看到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套崭新的钓具。

      他笑了笑,看了看自己折断的手指,他觉得自己学的很快。当人第一次尝到耐心带给自己的回报的时候,对于等待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89&f_id=759 - 2015-12-25
  • 第五十三章 康熙帝穷庐布疑阵 邬先生书房论朝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虽然不肯再回上书房,但他给皇上开的药还真灵验。半个多月以后,康熙的病情大见好转,说话清楚了,也能坐起来了。这天,他正在炕上躺着,太监来报,说八阿哥递了牌子,要进宫请安。康熙厌恶地一挥手说:“不见不见,前些日子朕要死不活的时候,别的... - 2019-01-03
  • 第五十三篇 刺志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题解  志,同“讠志”,即记在心里。本篇论述了虚、实的要点及针刺补泻手法,这些都是针刺中的重要内容,应当牢记不忘,所以篇名为“刺志论”。其内容包括虚实要点;例举了多种正常与反常的情况;针刺补泻的一般方法。原文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六卷... - 2017-12-31
  • 第五十三回 潘金莲惊散幽欢 吴月娘拜求子息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小院闲阶玉砌,墙隈半簇兰芽。一庭萱草石榴花,多子宜男爱插。  休使风吹雨打,老天好为藏遮。莫教变作杜鹃花,粉褪红销香罢。  话说陈敬济与金莲不曾得手,怅怏不题。单表西门庆赴黄、安二主事之席。乘着马,跟随着书童、玳安四五人,来到... - 2018-10-19
  • 第五十六回 十三爷谈笑解兵危 廉亲王强词遭黜斥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隆科多和马齐二人正在争执,十三爷允祥来到了这里。他不显山,不露水地就处理好了这二位大臣的纠纷。来到畅春园门口,又恰巧遇上八王爷允禩。允禩本来就是为这事来的,可是,他晚到了一步,已经计划好了的夺权阴谋,也只得以失败告终了。听见说皇上已经回... - 2018-12-18
  • 第五十三回 三阿哥密室谋叛乱 马相国高楼分君忧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心中有了主意,弘时就立刻行动。他先让人到遵化去传令,对十四皇叔允禵严加看管。没有他弘时阿哥的命令,允禵寸步不得离开陵寝;又派人去通知年羹尧说,“圣驾尚未返京,你们可以在路上边走边等,以备郊迎的大礼”。这样弘历就不得不在路上停住,也就给自... - 2018-12-18
  • 第五十五章 老皇上晏驾畅春园 十三郎逞威车台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即将晏驾,张廷玉正在向皇子们宣读遗诏。刚才,老皇上已经说了,要把皇位传给四皇子胤祯。老八一听这话还能待得住吗?他也不听遗诏了,溜出房门,就想往外闯。他得赶快把信传出去,调丰台的大兵啊!可是,内有太监李德全的监视,外有老将军武丹和... - 2019-01-03
  • 第五十三回 身受要挟 视死如归_江湖奇英
  •   宋岳怏快地离开尼庵,怀着惆怅迷离的心情,越过丛林,刚要寻路转身,蓦地——一阵阵凄厉惨嚎声,划破夜空,飘入宋岳的耳朵!  黑暗荒凉的夜色,立刻蒙上一层凄凉恐怖的色彩!  宋岳一惊之下,立刻循声辨听,发现那阵惨嚎声音,竟出自尼庵方向!  这... - 2017-11-04
  • 第五十三章 史其川依然站在纪千里面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依然若无其事的站在纪千里面前,看去毫无戒备,含笑拱手道:  “纪老哥请赐招了。”  纪千里双目注视着史其川,一霎不霎,沉声道:  “老夫那就有僭。”  左手抬处,朝前推来。  这一场不但是盟主之争,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着怨隙,史其川... - 2018-03-19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筵前揭阴谋 手刃亲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山口内情势霍然一变,只见峰峦纵横,森林苍郁,翠壁绝崖,峡谷清幽,盘龙小道婉蜒而上。  约过一顿饭时间,已经越过两道山峰,遥望两峰夹峙的绿荫中,隐现一座寨门。  铁掌金刀余国梁,举手指着寨门,说道;  “众位大侠请往前行,那座庄门自有迎候... - 2018-03-19
  • 第五十三章 妖烧教生出西方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身后孟守乾师徒也已同时晃亮火摺子。  赵南珩总究迟了一步,追到屋中,石门业已闭上。  一苇子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数十年修为,居然还及不上人家峨嵋派一个记名弟子,光瞧他挥剑击落暗器,出手之快,当真自叹勿如,目光一扫,瞧清这间六角形的屋中,原... - 2018-05-10
  • 第五十三章 茫茫夜历尽千般苦 熊熊火方知香妃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亲统劲旅,在正面追击,飞扬古率北路军兼程疾驰,向西北方向包抄。几个月中,连连收复二连浩特等军事重镇,歼灭葛尔丹在那里的一万多名留守部队。八月中旬,两路清军在昭莫多会师,攻克了这座要塞。但在清查俘虏中却听说葛尔丹已于十天之前,和女... - 2018-12-30
  • 第五十三章 尼庵隐秘_引剑珠
  •   韦宗方右掌一立,正待劈出。  柳凌波嘴皮微动,以传音说道:“韦少侠暂勿出手,让我试试她!”  原来她看出这中年女尼屈指轻弹,使的竟是沙门中的“多罗叶指”,具有隔空点穴之功,心头暗暗一惊,怕韦宗方不知究竟,吃了眼前亏,故而才出声阻拦,一面... - 2017-12-30
  • 第五十三章 尼庵隐秘_引剑珠
  •   韦宗方右掌一立,正待劈出。  柳凌波嘴皮微动,以传音说道:“韦少侠暂勿出手,让我试试她!”  原来她看出这中年女尼屈指轻弹,使的竟是沙门中的“多罗叶指”,具有隔空点穴之功,心头暗暗一惊,怕韦宗方不知究竟,吃了眼前亏,故而才出声阻拦,一面... - 2017-12-30
  • 第五十三章 愚顽人心里说_圣经
  • 53:1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罪孽,没有一个人行善。53:2神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他的没有。53:3他们各人都退后,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53:4作孽的没有知识吗?他们吞吃我... - 2017-08-22
  • 第五十三章 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_圣经
  • 53:1我们所传的(或作“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53:2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53:3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 - 2017-09-07
  • 第五十三章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_东风传奇
  •   裴通笑道:  “即已动手过招,石老哥何须客气?”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招化“长驱直入”,追击过来,依然直取“膻中”。  这下可把石大山看得不禁有气,心想:  “我是顾全双方友谊,才一再相让,岂是怕了你吗?”  一念及此,长剑迅即翻起... - 2017-12-20
  • 第五十三章 圣水如烟只身探虎穴 明珠委地双剑闯魔宫_纵鹤擒龙
  •   就在此时,自己手中那杯倒得约有八分满的“圣水”,忽然化作五缕晶莹白丝,奇快无比的往上飞去,眨眠之间,杯底翻天,只剩了一只空杯!  当真是奇迹出现!春梅微微一怔,立时明白这是矮小老头躲在天花板上,以内家无上神通“真气吸物”,把杯中“圣水”... - 2017-12-28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二十三章 真假难分_彩虹剑
  •   德清大师点了点头道:“事情有这么严重吗?”他还疑惑的看了范子云一眼,又道:  “老衲启当遵办。”  范子云道:“老师傅到时自知。”  德清大师道:“小施主那就请随老衲来。”  他引着范子云、叶玲二人,迅速越过一片草原,折入一条走廊,走到... - 2017-12-23
  • 第十三章 酒肉和尚_珍珠令
  •   猜拳的两人,看得又气又怒,左首一个喝道:“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穷和尚笑嘻嘻地道:“两位施主为了一杯酒,争得面红耳赤,穷和尚是出家之人,与人为善,替二位施主把酒喝了,不就没事了么?”口中说着,随手在盘中抓起三四片卤牛肉,往嘴中塞去。 ... - 2017-12-24
  • 第二十三章 鬼箭锁喉_珍珠令
  •   这回凌君毅果然不再避让,右手一拾,挥掌硬接,人影一合,担闻“蓬”然一震,双掌接实,各自被震得后退一步。冷朝宗试出凌君毅内力不过如此,心头大喜,口中阴笑道:“凌公子再接兄弟一招!”人随声发,疾欺上来,右手一招“直叩天门”,迎面劈出。他方才... - 2017-12-24
  • 第三十三章 娄山双怪_珍珠令
  •   三人默默的坐了一会,公孙相忽地低声道:“咱们被困在这里,总不是办法,要能冲出去才好。”丁峤道:“这还用说?方才那道石门,已经阅起,你能打得开?”  公孙相突然心中了动,随手从身边摸出一个火折,低声说道:“凌兄请把倚天剑借兄弟一用。”  ... - 2017-12-24
  • 第四十三章 酒楼认母_珍珠令
  •   林子清“哦”了一声,缓缓站起,说道:“还是到前面去,吃得舒服些,至少比房间里一个人喝闷酒,要热闹得多了。”  那使女婿然一笑道:“爷说得是。”躬躬身,悄然退出。  林子清随手放下茶碗,举步跨出房门,只见天井右首三间厢房中,灯火荧荧,一名... - 2017-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