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步步危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他提到瘟皇弹,只有“雌黄珠”可解,不由想起钻天飞鼠身边,不是正有一粒“雄黄珠”吗?要是有他同来的话,林中如果再有埋伏,也可不惧,可惜自己当时没有邀他。心中想着,对温如风后来的那一句,便尔忽略过去。

      但正当温如风话声才落,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冷哼,阴森森的说道:“你猜得不错!”

      梅三公子朗朗一笑,身如雷射,往林中扑去。温如风那敢怠慢,也立即长身一掠,向黑压压,阴森森的林中,跟踪飞入。

      那知身形堪堪掠入,陡觉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几乎立足不住,心中不由大惊,赶紧稳住身子,略一凝神,才睁开眼来。

      但见密林如织,一株株数人合抱的大树,参天排立,干柯纵横,枝叶交互,简直无路可通,眼前黝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凭自己的眼光,也难以辨认。

      梅三公子却目蕴精光,脸色铁青的站在一丈以外,敢情以他那样快速的身法,还没追上说话之人。

      这就说道:“温兄,咱们往里闯,小弟真不相信区区森林,能容九幽妖人猖獗?”

      话声一落,陡听六七丈外,又是一声阴森冷笑,远远传来。

      梅三公子觑定方向,和温如风打了一个手势,立即提起真气,身如飘风,往发声之处,轻蹑过去!他目能夜视,在林中左右闪动,绕树横飞,当真快迅异常,但等到扑到,那里还有人影?

      纵目四顾,也只能瞧到几尺光景,四外全被一堵堵的树身,挡住视线,也许敌人,就隐身在左右前后邻近树身之处。任你梅三公子目光如电,到了这种森林之中,也无法瞧到。

      温如风虽然有恃无恐,自己曾和九幽教主有约在先,但此时也暗自心惊,提高警觉。小心翼翼的耳目并用,巧如狸猫,紧跟在梅三公子身后,不敢丝毫大意。

      两人默默无语,搜索前进,始终不见对方动静,这一阵工夫,算来入林已深。

      梅三公子艺高胆大,他仗着“般若神功”护体之下,不怕任何暗算,不由纵声狂笑说道:

      “温兄,这黑森林原来不过尔尔!”

      他这一声长笑,声若裂帛,直震得林木嗡嗡,粗如儿臂的树干,摇晃欲折,这份声势,委实惊人!

      果然左侧两丈远近,又清晰的传来一声冷笑,但倏忽之间,那人已在七八丈外,阴森森的发言:“姓梅的,少冒大气!”

      这下,不但温如风感到意外,就是梅三公子也不禁大为惊凛。

      此人好快的身法,能在这一瞬之间,飞出老远,就是林中地理最熟,也极难办到。心念转动,岂肯示弱,立即哼一声,往前追去。

      身形骤动,忽听自己身后,响起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这声音,如果换了旁人,极难听到,但梅三公子?耳目何等灵异?

      温如风也因自己业已进入危机四伏的黑森林之中,耳目并用,到处留神,是以听得十分清楚。心中蓦然一动,立时明白过来,连忙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说道:“梅兄可曾发现,方才那声冷笑,和说话之人,并非一人,他们故意出声相引,恐怕另有阴谋。”

      梅三公子经他这一提醒,不由也恍然大悟,立即也用传音入密答道:“温兄说得有理,不过我们路径不熟,有他们出声相引,正好将计就计。”

      温如风虽觉不以为然,但梅三公子身形如箭,继续前进,自己也只好随着向前。

      两人说话之间,已掠到八九丈外,那说话之人,早已不见。另外七八丈外,又响起树枝飘拂之声。那当然是九幽妖人,故意出声引诱!

      梅三公子心中暗暗冷笑,仍然往出声之处奔去。那知堪堪掠近,只听一声大喝,人影闪动,一道白虹,急如闪电,向自己当胸刺到。

      这一下,两下里势子,全都异常迅速,要是换了旁人,极难幸免。

      但梅三公子是何等身手,微嘿一声,身形骤然钉住,不见他伸手拔剑,一片莹光,已自身前飞起。

      叮!一声清脆的金玉击撞之声,随着响起。来人似是微感一愕,震得后退了一步。

      同时闻香教主温如风,也在这瞬息之间,遇上了劲敌!

      原来他和梅三公子入林之后,为了密林如织,一旦有人偷袭,无法施展手脚,是以两人始终保持一段距离。这会只听前面喝声方起,漆黑之中,但觉身前风声飒然,一条巨大人影,已向自己当头扑到。

      温如风久经大敌,闻声辨位,身形一侧,迅速击出长剑,一招“风起云涌”,猝然击出!

      “好!”那人洪声喝好,刷的一声,风势沉浑,左手铁牌,“飞钹朝海”,猛向自已长剑砸来,右手伸缩之间,金光暴涨,忽向左肩刺到!

      这一着当真电光石火,凌厉老到,兼而有之,温如风心头一沉,知道对方这种外门兵器,必有绝招。一时那敢大意,长剑疾抡,身形微退半步,刷刷刷,剑光起处,立还颜色。

      那高大人影蓦地发出了亮长笑,铁牌如风,金光缭绕,出手全是硬砸硬架的强猛路子,狠辣异常!

      双方打了七八个照面,大家在黑暗之中,瞧不清对方面目,但各自心中有数,碰上的乃是生平大敌。

      其中尤其是温如风,因自己此行,原来和九幽教主有约,虽然陪同梅三公子进入黑森林。

      但他心中,却十分矛盾,既寄望于九幽门,趁着盂兰一会,一网打尽九大门派,此后江湖上,只有九幽教和自己闻香教并存天下,一面又欲保梅三公子,留为己用。但自从进入黑森林之后,眼看危机处处,却又想到九幽教主可能在这布置严密之下,把自己也同时计算在内。

      是以任他平日老谋深算,此时也深感惶惑不安,这时劲敌在前,双方瞧不清面目,他担心此人果真是九幽教主手下。那么自己万一出手误伤,岂不立时破脸?

      他心有顾虑,出手稍滞,缠斗到十合之后,对方攻势,却愈来愈觉凌厉迅猛,闻香教主温如风被迫得连连后退。但这一阵工夫,温如风已渐渐看出对方招式,心头一动,猛地想起一个人来!

      是他!滇南大侠入云龙葛瑾;他也来趟这浑水?心念一动,招数又变,施出他威震江湖的绝技“七绝剑法”。

      一霎时剑影纵横,反守为攻,把诡异绝招,源源出手,直似疾风狂涛,银雨点点,飘洒而出,而且着着不离要害。直把滇南大侠逼得只好改采守势,手上太极牌舞个风雨不透。

      正当此时,蓦听在树上响起一声冷嘿,寒飚电漩,快若雷奔,往入云龙葛瑾当头罩下。

      突变猝起,两人同时一惊,倏然后跃,再一打量,那有什么影子?

      入云龙葛瑾手上赤金龙爪一指,大声喝道:“鼠辈,你们暗施偷袭,算是什么人物?”

      温如风冷笑道:“偷袭的人,焉知不是你的羽党?”

      话声未落,只听数丈外的树顶上,传来低沉阴森的声音,说道:“姓葛的,你儿子媳妇,全归九幽门下,你何必执迷不悟……”

      入云龙葛瑾听他提及自己儿媳,登时怒火复炽,长身一掠,迅疾无比往发声之处扑去!

      闻香教主温如风,脸上微微闪起一丝狞笑,纵身向左掠去。

      却说梅三公子一剑震退来人,那偷袭自己的,正是青城派的松龄道人,心头不由大怒,方要出声?

      只见松龄道人一愕之后,蓦地厉声笑道:“贫道还当偷袭的是谁?嘿嘿!原来是梅大侠!”

      梅三公子剑眉一剔,喝道:“方才明明是道长偷袭小生……”

      “小子,看剑!”

      一道银虹,忽然由另一棵树后电射而出!

      声音入耳,梅三公子已经听出是华山太白神翁的口气。松龄道人也倏退乍进,长剑一挥,三朵剑花,分向自己三处要穴袭到。

      梅三公子朗笑一声,道:“想不到华山、青城,两派掌门,竟是无耻之徒。”

      昆吾剑幻起一片剑光,封架开两人剑势,随手攻出两剑。

      松龄道人喝道:“小子,谁是无耻之徒?”

      太白神翁手中长剑凌厉如泼,一面喝道:“道兄不必和他多言,先毙了这小子再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00-920.html - 2018-01-14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此念一生,登时运集“般若神功”,一声长啸,不退反进,左手雷印,左手剑诀,迎着太白神翁剑光,蓦然撞出!这是“大乘伏魔法藏“中佛门无上神通“大雷音掌”,他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用过。  只听“轰”然一声过处,太白神翁一片剑光,立时被震得火星四... - 2018-01-14
  • 第七回 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战事一停,行军和激战了多日的兵士们都撑不住了,几乎是站在那里就倒在那里的睡了过去,有的甚至躺在刚刚被自已杀死的敌人身边。大地上横七坚八地躺满了人,方才还你死我活厮杀的人们,这时却都那么亲密,那么安详地睡在一起。一眼看上去倒也难辨出谁死谁... - 2018-09-25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七十八章 盂兰大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忽然双目注意着地下,沉思道:“照孙老哥说来,似乎这蒙面道人的师傅,还在暗中为盂兰之会,奔走策划,但听口气,似乎此人还和阴山三魔、勾魂律令,都有关连,不知此人到底是谁?从前和老偷儿最知己的,就算孙老哥的令师兄知机子,但他早已仙游多时了!... - 2018-01-14
  • 后来居上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汲黯是西汉武帝时代人,以刚直正义、敢讲真话而受人尊重。他为人和做官都不拘小节,讲求实效。虽然表面上不那么轰轰烈烈,却能把一个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朝廷把他从东海太守调到朝廷当主爵都尉——一种主管地方吏任免的官职。   有一次,汉武帝说要实... - 2018-09-21
  • 连篇累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李愕;字士恢,隋文帝时任治书侍御史,很有辩才,文章也写得很好。他看到六朝以来的文章常常华而不实,决定上书给隋文帝,希望通过发布政令来改变当时文风。主意打定,他就着手去写。李愕的《请正文体书》终于写好了,他在上奏之前又看了一遍:书中从魏武帝、... - 2018-09-21
  • 神童的不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小孩叫方仲永,出生在一个农人家庭。他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种田人,没有一个文化人。他长到5岁了,还从未见过纸墨笔砚是个什么模样。可是有一天,方仲永突然哭着向家里人要纸墨笔砚,说想写诗。他父亲感到十分惊讶,马上从邻居那里借来笔墨纸砚,方仲永拿起... - 2018-09-21
  • 寒鸦与乌鸦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寒鸦身体格外强壮,比其他寒鸦大得多。于是,他就瞧不起自己的同伴,自以为是地跑到乌鸦那里,想与他们共同生活。乌鸦们很快从他的形状和声音中认出他是寒鸦,并一齐啄赶他,把他驱逐出来。被赶出来后,他又只好回到寒鸦那里。然而曾受到他的侮辱的寒鸦们... - 2018-09-20
  • 肥皂汽车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灰狼开着他的肥皂汽车出门去。  你说什么?肥皂汽车?  没错,就是肥皂汽车!  有这么奇怪的汽车吗?  当然有,这是大灰狼的老爸,专门为他设计的,用肥皂做的。你瞧,很漂亮是不是?  肥皂汽车不冒黑烟,从它的屁股后面冒出来的是肥皂泡儿。五... - 2018-09-21
  • 科学童话:小伞兵和小刺猬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秋天,蒲公英妈妈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每人头上长着一撮蓬蓬松松的白绒毛,活像一群“小伞兵”。许多小伞兵紧紧地挤在一起,就成了个圆圆的白绒球!  小伞兵有许多好朋友,那就是隔壁苍耳妈妈的孩子——小苍耳。小苍耳长得真奇怪,身体小小的,像个枣核,... - 2018-09-21
  • 尾声 何以论剑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兄弟,风兄弟!风威冷抬了头,见郑七屠不知何时到来,握着他的肩头,满面关切的神色。风威冷的眼神在他脸上停了一小会儿,就转到了他的身后,在那里,盔甲鲜明的扈从身后,高平晗着一袭光洁的战袍看着他。  风威冷突然将剑一挺,顶在了毫无防备的郑七... - 2018-09-20
  • 神兔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大河把两岸隔开,住在北岸的兔子们从来没有到过南岸。因为它们的前辈中,曾有不少想渡过南岸,而命丧水中。因此,它们吸取了长辈的教训,即使在河面结冰的时候,也不敢冒然从上面走过,以为它和没结冰时一样,走上去会被淹死。一只小兔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 2018-09-21
  • 忍辱负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221年,蜀主刘备不顾将军赵云等人的反对,出兵攻打东吴,以夺回被东吴袭夺的战略要地荆州(今湖北江陵),并为大意失荆州而被杀的关羽报仇。东吴孙权派人求和,刘备拒绝。于是孙权任命年仅38岁的陆逊为大都督,率领5万兵马前往迎敌。     次年... - 2018-09-21
  • 朋友与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两个平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一道上路。途中,突然遇到一头大熊,其中的一个立即闪电般地抢先爬上了树,躲了起来,而另一个眼见逃生无望,便灵机一动马上躺倒在地上,紧紧地屏住呼吸,假装死了。据说,熊从来不吃死人。熊走到他跟前,用鼻子在他脸上嗅了嗅,转身就... - 2018-09-21
  • 乌龟的奖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家知道,龟兔已有两次角逐:一次由于兔子轻敌睡大觉,让乌龟把奖杯捧跑;一次因为乌龟抱着老皇历不放,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结果又把奖杯输掉。您知道不知道,在这两次较量之前,龟兔还有一次竞争更加激烈的赛跑?那是在老早老早的时候,乌龟的身体并没有被... - 2018-09-19
  • 要哈佛还是要钱,二选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新东方老师每天接触的学生粉丝实在太多,也许一两天还可以清醒地认识自己,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就真得以为自己非同凡响了。  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离开。新东方有不少我的前辈在走出新东方的光环之后寻找到了自己新的舞台。最著名的一个就是钱永强。钱永... - 2018-09-18
  • 男孩与男孩的怀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每天都要接受无数次拥抱———起床之后从床移到椅子上,从寝室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上厕所……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是被别人抱着去的。  三岁那年,他被确诊为先天性脆骨病,他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像瓷器一样易碎,像稻草一样易折,从此,他再也没能下... - 2018-09-18
  • 哈佛“新鲜人”的彪悍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1年,我离开纽约的家,与所有的哈佛“新鲜人”一起展开了大学的生涯。那是多么好玩的日子!宿舍灯火辉煌,走廊里响着音乐,房门被椅子撑开,我们像蚂蚁似的四处跑,有太多青春荷尔蒙点燃的活力,睡眠成了次要的事。  当时听说有一个英国贵族子弟... - 2018-09-18
  • 我的极品单相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你要干吗?”凉小语毫无掩饰地说:“追他呗。”于是,我成了凉小语追求卓然的一部分。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 - 2018-09-18
  • 老鼠的心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老鼠被家猫追赶得走投无路,便钻出气窗,跳到地面,想逃到远房亲戚田鼠家避一避。刚窜进田里,一条大蛇一把将它缠住,蛇的身子渐渐收紧,小老鼠呼吸越来越困难,快要窒息时,正好大蛇被捕蛇人抓走,小老鼠侥幸脱险了。“地面的风险太多了!&r... - 2018-09-19
  • 胭脂结 序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捂到了脚,每一下呼吸,都沉重得仿佛会挣断肋骨。  多少时辰了?多... - 2018-09-21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