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华山庄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依言伸过手去,在他怀中掏出一个薄薄的布包。

      青衣汉子点头道:“就是这个布包了。”

      岳少俊打开布包,果见里面包着一封密函。上书:“面呈宋老爷子镇公亲启”字样、左下角写着:“知名具”三字。

      一望而知是一封极为机密的函件,,这就依然用布包好,收入怀中,说道,“不知兄台还有什么见教?”

      青衣汉子道:“这封密函……务必……在今天日落前……送到宋老爷子手中。才……才不误事……”

      岳少俊道:“在下知道,在下绝不有负兄台重托。”

      说到这里,忽然问道:“在下尚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青衣汉子道:“在下……姓涂。”

      他笑了笑,续道:“但在下只是……送信之人,宋老爷子……只怕也未必会知……”

      接着一阵咳呛,气,急急促的道:“此事……关系重大……愈早愈好……在下……就重托……相公了。”

      岳少俊知他不好催促自己,但内心似是十分焦急,这就点头道:“涂兄但请安心养伤,在下这就告辞。”

      青衣汉子喜得含着满眶泪水,叮咛道:“相公路上小心。”

      岳少俊站起身道:“在下记得。”

      青衣汉子又道:“相公可知宋老爷子住在那里?”

      岳少俊道:“在下虽是第一次到常州来,但老爷子名满天下,谁人不知,在下一问就知道了。”

      青衣汉子微微摇头道:“东城宋家庄,是宋老爷子的老宅,床老爷子名满天下,谒见的人多,老爷子为了清净,早在十年前就搬到马迹山去了。”

      岳少俊听得一愕,问道,“马迹山在哪里?”

      青衣汉子喘了口气,说道:“马迹山在太湖之中,宋老爷子住在冠幛峰下天华山庄。”

      岳少俊道:“在下记下了。”

      说罢抱了抱拳,别过青衣汉子,举步走出草寮,他因受人之托,不敢怠慢,洒开大步,急奔而去。

      申牌时光,就赶到戚墅堰,再从胡埭赶到雪堰,还不到傍晚时分。

      岳少俊仰首吁了口气,暗暗说道:“总算不负所托。”

      雪堰是湖滨一处小村落。居民都以操舟为业,接送游客上马迹山去的,岳少俊雇了一叶扁舟,破浪迎风,直向马迹山驶去。

      太湖汪洋三万六千顷,马迹山为太湖三大岛之一,与东西洞庭山鼎足而立。也分东西两山,东山为冠幛峰,西山为秦履峰。武林大老宋老爷子就住在冠幛峰之下,面水背山,筑了一座庄院,叫做“天华山庄”。

      说起宋镇山宋老爷子,今年高寿七十有三,膝下只有一个公子,取名文俊,今年却只有二十三岁。

      宋老爷子一生名满天下,被江湖上尊办“武林大老”,他尊翁本是华山派门下,精通剑术。

      他家学渊源,十八岁就中了武举,却没有出仕,五十岁那年,江湖各大门派公举他为武林盟主,当时就有“武林一剑”之称。

      那年的九月里,宋老爷子正好是五十大寿,八大门派掌门人和江湖知名之士,都赶来武进,为他祝寿。

      就在他生日的前一天,有一位老人家前来求见,司阍的人因主人正在接待八大门派掌门人,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老人,自然不会给他通报。

      第二天是寿诞生日,老人又来了,阍人当然又婉拒了。那老人从袖中取出一册薄薄的纸卷,交给阍人道:“贵主人既然不肯赐见,你把这小册子拿进去说,趁现在各大门派掌门人都俱在,不妨大家研究研究。我三天后再来。”

      阍人见他说得郑重,倒也不敢怠慢,就把小册子送了进去。宋镇山接过一看,竟然傻了眼,原来小册子上画了一百招橘诡的剑法,十之八九,都是生平从未寓目的奇招。那老人还在上面写了八个字:“武林一剑,能否破解?”

      宋镇山徘徊长廊,苦思良久,百招之中,自己差能化解的,只不过二十招而已。

      各派掌门眼看盟主捧着小册子,口中喃喃自语,好像中了魔一般,怪而问之。宋镇山就把那老人二次求见,留册而去的事,跟大家说了,并把小册子给大家传阅了。

      练武的人,遇到奇招异术,自然特别有兴趣,经宋镇山和八位掌门人集思广益,闭门研讨了两日,也只能化解八十招,最后二十招奇奥难测,实在无法化解。

      到了第三天,那老人并没有再来,这八十招奇妙剑法,日后遂成为八大门派的秘传剑法。

      直到第四天清晨,宋镇山起身之时,发现放置床前的小册子被人动过,再一翻阅,后面无人能解的二十招,已经有人用朱笔批解,最后又题了八个字:

      “传汝百剑,慎勿骄矜”。

      这一百招法,前面的八十招,已和八大门派分享了秘密,真正属于他的;只有最后二十招;但这二十招剑法,真可说是天下无人能解的奇绝之学。

      后来据大家猜测,这位登门求见的老人,极可能是已有三十年没在江湖露面的武林第一奇人——天山逸叟。

      宋老爷子在冠蟑峰下盖的这座别墅,取名天华山庄,就是表示他对于天山、华山的崇敬之思,君子不忘本的意思。

      这一段往事,距今已经足足有二十三年了,但困它是本书一大关键,不得不详为叙述,俾读者知道来龙去脉也。

      闲言表过,却说岳少俊舍舟登陆,船家听说他是晋谒宋老爷子来的,特别指点,天华山还在山峰的南首,要循着山道往南去,那里游人足迹不到,山庄在一片果林之中。

      岳少俊谢过船家,依着他的指点,就循着山道往南绕去,转过一重山脚,冠幢峰南麓,古朴宁静的庄院,已呈眼前。他整了整衣衫,就穿越果林中一条黄泥道路,朝庄院走去。

      庄院两扇黑漆大门,并未敞开,门额上有清水砖头镌刻的“天华山庄”四个字。

      这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岳少俊不敢耽搁,跨上三级石阶,正待举手叩门。只听身后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有人问道:“相公找谁?”

      岳少俊急忙转过身去,只见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个庄稼打扮的汉子,一双目光,紧紧盯着自己,只要看他来的这般快法,足见身手极为矫捷,一名庄丁,已是如此,当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了,这就拱拱手道:“在下岳少俊,待来叩谒宋老爷子的。”

      那庄丁陪笑道:“相公见谅,老庄主已有多年不见外客了。”

      宋老爷子不愧是武林大老,在江湖上受到人人尊敬,连他庄上的庄丁,也都谦恭有礼。

      岳少俊道:“这个在下知道,在下远来,实有要事求见,而且刚才在吕城路上,遇到一个身负重伤的人,他托在下带来一件密函,据说事关重大,非在日落之前,呈交老爷予不可,在下因此急促赶来,还望管家代为禀报一尸那庄丁听得面有难色,停了停,才道:“相公既有急事,待小的进去享过总管,相公且请稍待。”

      岳少俊道:“有劳管家了。”

      那庄了转身而去,敢情他是从侧门出来的了。

      过了不多一会,只见两扇大门开处,那庄丁引来一个浓眉长脸,身材高大的老者,走了出来。

      一眼看到岳少俊一表非俗,立即拱拱手道:“老朽霍万清,这位相公远来,有失迎近,快请到里面奉茶。”

      岳少俊还未开口,那庄丁已经说道:“这位就是敝庄霍总管,岳相公有事,尽管和总管说好了。”

      岳少俊抱拳道:“原来是霍总管,在下久仰。”

      霍万清连说“不敢”,一面抬手肃客道:“此处不是谈话之所,岳相公请。”

      说完,侧身走在前面引路。

      岳少俊略为抱拳,就随着跨进大门,穿行长廊,折入东首另一院落,中间陈设古雅的小客室。

      霍万清把岳少俊让人客室,连说:“请坐。”两人分宾主落坐,一名小童就捧上两盏香茗。

      霍万清举盏道:“岳相公请用茶。”

      岳少俊眼看已快是掌灯时分,心中暗暗焦急,那青衣汉子曾说这封密函,必须在日落以前,送到宋老爷子手中,如果再迟,岂非耽误了时间。这就拱手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4-918.html - 2018-01-13
  • 第三章 铁背田驼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灰衣驼背老人道:“老汉不会害你,你这一路上最好少开口,到了地头,自会知道,你年纪轻轻,这一身功夫,着实使老汉佩服,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老汉还没遇上你小哥这样的对手,所以老汉要特别告诉你,此行只要少开口,遇事忍耐,老汉可以保你没事。”  狄... - 2018-01-22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
  • 第三章 土地公显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瘦小老头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道:“道长总看到了小老儿和他无怨无仇,认都不认识,他……就这样向小老行凶……”  那瘦长道人依然不言不动,冷冷的看着他,他这样看人,会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那瘦小老头又道:“他……先打小老儿一拳,小老儿赶紧... - 2018-01-18
  • 第三章 透骨阴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金蛇叟,独角龙王同时脸色大变,倏然转过身去!  独角龙王沙无忌凸出的双目,精芒电射,厉声喝道:“何方来的朋友,怎不请出来,让沙某见识见识?”  阴森声音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嘿嘿冷笑,道:“凭你也配?你们只要瞧瞧自己胸口,就该夹若尾巴滚了!...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三名是个旁听生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992年5月,一位刚拿到律师资格证书的大学生很偶然地听说司法部正在北京举办中国首期证券资格律师培训班。他知道,证券市场在中国还是个新生事物,拥有证券从业资格的律师在中国还没有,如果能拿到这块“敲门砖”,意味着与成功近在咫尺。  第二天... - 2018-01-22
  • 第三节 我的记忆停顿在这里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的记忆停顿在这里。看着眼前这个神情落寞的女子,我点点头说:“我见过你,在出租屋。”    她微微一笑,眼睛里流露出忧愁,她问我:“你过来几天了?”&n... - 2018-01-24
  • 第十三章 京津陷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今次四年合账,业绩出人意料地好。京号戴膺老帮已得到太谷老号的嘉许:可以提前歇假,回家过年,东家要特别招待。受此嘉许的,还有汉号的陈亦卿老帮。在天成元中,戴膺和陈亦卿的地位本来就举足轻重,这次身股又加到九厘,仅次于孙大掌柜,所以康笏... - 2018-01-20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三章 仗义执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杭州府知府吴云,一名吴世荣,到任才一个多月,对于杭州的情形还不十分熟悉。德馨邀他一起去为阜康纾困,觉得有几句话,必须先要交代。“世荣兄,”他说:“杭州人名为‘杭铁头’,吃软不吃硬,硬碰的话,会... - 2018-01-19
  • 第三章 老院深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德新堂一年四季都吃两顿饭,这在那个时代是比较普遍的。像康家这种大户,一早一晚要加早点、夜宵就是了。但康家一直实行男女分食,却是为了不忘祖上的贫寒。   乡间贫寒农户,有吃“男女饭”的习俗。即为了保证男人的劳动力,家做两样... - 2018-01-19
  • 第三章 不白之冤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南阳、城濒白河,为河南省的西南重镇。  城西南的卧龙岗,是诸葛武候的躬耕处,从前全国老百姓,也许不明了我国地理,但只要提起刘备三顾茅庐的卧龙岗,只怕没人不知道的。  南阳是水陆交通的要道,城内工商鼎盛,市肆林立车马往来,十分热闹。  范... - 2018-01-18
  • 孔雀偷来的羽毛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开始,孔雀的羽毛并不是百鸟中最美的,绿斑鸠才漂亮呢:它有一个长长的尾巴,这个尾巴呀,是由100种不同颜色的羽毛组成的,在阳光下一抖,就如同宝石般五色斑斓,光彩照人。尤其是在翩翩起舞的时候,连花儿都会点头对它的美丽表示敬意。  可孔雀并... - 2018-01-21
  • 木头墩子的“耳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户人家,住着和蔼可亲的老爷爷和老奶奶。  春天,冰雪融化了,老爷爷开始翻地,老奶奶跟在老爷爷后面,一路撒着种子。她种的是蔬菜和花儿。  可是年纪大了,不一会儿,老奶奶就累得直不起腰来。  于是,老爷爷去屋后找到了一块闲置发黑的木头墩... - 2018-01-21
  • 矮婆婆和她的树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大大的森林里,有一座很矮很矮的,用树皮搭成的屋子,矮婆婆就住在里面。  有一天呀,高婆婆来到矮婆婆家玩,她的脚刚跨进门,嘭,头就撞在门上了,肿起了一个大包。  矮婆婆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我的房子太矮了。”高婆婆只好回家了。  胖... - 2018-01-21
  • 没朋友的泥巴小猪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很脏很脏,脏得出了名的泥巴小猪,他天天在泥巴里打滚。所以,他一个朋友都没有。他身上的气味实在太臭了,老远都能闻到。  一天,泥巴小猪想出去交朋友。他先去小公鸡家,他看见小公鸡正在唱歌,歌声美妙极了!  泥巴小猪自信满满地走过... - 2018-01-21
  • 生气的犀牛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河边有一头犀牛不知为何生气了。  暴怒的犀牛用它鼻子上那根钢棍似的硬角把一棵粗粗的大树撞倒了,它的身子颤抖着,嘴里也不停地“哞——哞——”怒吼着。  鳄鱼对狮子说,“你快去劝劝它吧,干吗发那么大的火呀?”  狮子说,“犀牛的角尖得像钢叉... - 2018-01-21
  • 孔雀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森林里的文艺联欢晚会上,孔雀表演了一个舞蹈节目。  这是一个独舞,在优美的音乐声中,孔雀轻轻地打开了它那五颜六色的尾屏。  哇!孔雀开屏太好看了,就像一个美丽的大折扇被打开了。  观众们都为孔雀鼓掌,孔雀的这个独舞节目,毫无争议地获得... - 2018-01-21
  • 羊老师替小公鸡治病的怪招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下课啦,小动物们争先恐后从教室里涌出来,他们要玩游戏啦。  小公鸡没有出来,她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羊老师笑眯眯地走过来,俯下身子关切地问:“怎么啦?”  “呜呜,这里不舒服。”小公鸡指着自己的肚子哭着说。  羊老师轻轻地按了按小公鸡... - 2018-01-21
  • 喜欢游泳的小黑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黑熊多多可喜欢游泳了,一到夏天,总能在河里见到小黑熊快乐的身影。  小黑熊家附近有条小河,河水清澈,河中沙石历历在目,河水不是很深,但河中有一段是一个深深的水坑。小黑熊多多可喜欢在那儿扎猛子了。瞧,多多屏住气,一头扎下去,居然还抓了条... - 2018-01-21
  • 兔子的苹果失踪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太好啦!”兔子看着窗外欢呼道,“雨终于停了!我终于可以去摘苹果来做苹果派了。”  他挎上篮子,爬上了屋后的小山。但他到达山顶,发现他的苹果树上的苹果全都不翼而飞了。  “哦,不!”兔子大喊一声。  “出什么事啦?”正路过的浣熊问道。 ... - 2018-01-21
  • 夫妻打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古时候有一对夫妻,又懒又馋,而且都十分贪心,为了一点小利也互不相让地争吵不休。因为这对夫妻不愿干活,所以家里很穷。有一次,只剩下一点点钱了,用它刚好可以买三张大饼。大饼一买回来,丈夫和妻子就赶紧一人抓了一块吃起来,生怕动作慢一点被对方抢去了... - 2018-01-22
  • 第二节 殡仪馆的候烧大厅宽敞深远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殡仪馆的候烧大厅宽敞深远,外面的浓雾已在渐渐散去,里面依然雾气环绕,几盏相隔很远的蜡烛形状的壁灯闪烁着泛白的光芒,这也是雪花的颜色。不知为何,我见到白色就会感到温暖。  &... - 2018-01-22
  • 成功者的袜子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天是校运会的第一天。我们几个女生站在沙坑旁,临近比赛时选手们陆续到场,我旁边的女生突然捅捅我,低声让我看那个高个子男孩。不知怎的,他居然穿了两只不同的袜子,一只红色的袜子和一只白色的袜子极为可笑地拢在他细长的小腿上,又滑稽又笨拙。因为... - 2018-01-22
  • 第四节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不管如何努力回想,在此之后没有任何情景,蛛丝马迹也没有。谭家鑫的眼睛瞪着我,以及随后的一声轰然巨响,这就是我能够寻找到的最后情景。   &... - 2018-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