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易把他们一群人吓跑,那知转眼工夫,你们几个,也没了踪影,害得我到处乱找。其实我算准你们决没有出去,一赌气,就在这里打起盹来。当真你们几个人躲到那个鸟洞里去了?”

      他一见面,就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

      梅三公子心中暗想,别看他这副贼秃嘻嘻,滑稽模样。

      其实,倒不失是个古道热肠,游戏风尘的奇人。

      “喂!公子爷,你怎的不说话呀?”

      钻天飞鼠见梅三公子沉思不语,老人家忽然不乐起来。

      “哦!哦,老前辈,小生……”

      梅三公子错愕地应了一声,他想起地穴中三人,还被苗疆毒妇善意的留为人质,自己得赶紧去找岩寨先生。想到这里,忙道:“老前辈,小生还得去找岩寨先生。”

      钻天飞鼠一双鼠目,陡的暴射奇光,问道:“什么?那百毒散又是假的?”

      梅三公子摇头道:“不是,小生找他,另有要事。”

      钻天飞鼠脑袋一缩,嘻的笑道:“岩寨老兄,早已走了。年轻人,你有什么要事?说出来让老偷儿听听!”

      “他可是回九道弯去的?”

      “嘻嘻!他们是给我‘勾魂律令’吓跑的,那敢再回老巢去了?”

      “勾魂律令?”

      梅三公子突然想起那阴森森的冷笑,和“阎王注定三更死,谁能留得到五更”两句话来。

      难道“勾魂律令”就是这两句话?不由问道:“老前辈,你说‘勾魂律令’,可是‘阎王注定三更死,谁能……’。”

      钻天飞鼠猛的双手乱摇,脸色骤变,急急拦住他话头,道:“啊!啊!年轻人,你……

      你……,这个话说不得,说不得!”

      梅三公子被他这么一拦,心下更是糊涂。

      噫!方才你自己说了,何以我就说不得?

      难道两句话,还会作怪不成?他愣愣地瞧着钻天飞鼠。

      “咳!年轻人,你真不知天高地厚?告诉你,玉皇大帝,都可以随便说说,惟独这两句话,今后却千万说不得!我老偷儿,方才因你们全中了蛊毒,服下百毒散,还没有到六个时辰。金老二、阴世秀才,却全闯进洞来,我一个双掌难敌四手,实在无可奈何,只好拿这‘勾魂律令’试试,果然把他们全吓跑了,嘻嘻!”

      梅三公子忍不住问道:“老前辈,这两句话,难道竟有这大的力量?”

      钻天飞鼠瞪了他一眼,道:“嗨!武林中数十年来,谁个儿不闻声而逃,能逃得走,已是上上大吉。唉!咱们别谈这个。我说年轻人,你找岩寨老儿,究竟为了什么?”

      梅三公子知道再问下去,他也不肯再说,可好作罢。

      一面就把自己找寻崔慧等三人,在地穴中遇到苗疆毒妇,要自己去找岩寨先生要那白灵丹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钻天飞鼠听得鼠目圆睁,惊异的道:“苗疆毒妇,这女魔头还在人世?什么?年轻人,你答应替她去要白灵丹?这何异打开铁槛,放出饿虎来,这……这”他顿了一顿,叹口气道:

      “唉!那两个女娃儿,还落在她手上?”

      梅三公子答道:“老前辈,小生已经答应了她,不管如何,总得把岩寨先生找到才好,小生这就告辞。”

      说着就待转身。

      不料钻天飞鼠使劲的一把扯住他衣袖,猴急的道:“年轻人,你别急好不?我问你。你到那里去找岩寨老儿?”

      梅三公子给他问得一愣,岩寨先生既然给“勾魂律令”吓跑了,不敢再回九道弯老巢。

      那么茫茫人海,当真又到何处去找?

      钻天飞鼠眦牙一笑:“嘻嘻,我的公子爷,你真糊涂得可以,岩寨老儿那些珍贵丹药,不是被我鼠爷爷一古脑儿全收过来了吗?喏喏!你找找,说不定‘白灵丹’就在这里。”

      梅三公子听他一说,蓦然想起钻天飞鼠说过,岩寨先生的一家一当,全给他摸了过来,自己怎想不起来?

      再看钻天飞鼠,只见他早已蹲在地上,从怀中摸出一个个磁瓶,正在聚精会神的仔细打量。

      “有了,有了,这不是‘白灵丹’?”

      钻天飞鼠手上掂着拇指大小一个白色磁瓶,紧皱着双眉道:“喏!年轻人,你拿去!放出这个魔头,江湖上更不知要掀起多少事儿。唉!事到如今,也只好以后再说。哦!她说百毒散虽然善治百毒,但练武之人,服了大伤元气,百日之内,无法恢复功力,必须和她的‘补天髓’同服。想她身边,必定留有此药,可别忘了向她要上三粒,我老偷儿还有用呢!”

      说着把白磁小瓶递了过来。

      梅三公子接到手上,向瓶身上一瞧,果然贴着“白灵丹”三个小字的标签,连忙纳入怀中。

      钻天飞鼠收拾起药瓶,伸手一个懒腰,道:“好啦!我老偷儿为了找你们,已经耽了半天,其实我还有点事儿要办。年轻人,别忘了向苗疆毒妇再要三粒‘补天髓’。”

      他说到这最后一句,人已经向石室外边闪去。

      梅三公子还想问问温如风的下落,那知他竟走得如此快法。

      而且地穴中留着的三人,安危未卜,苗疆毒妇,喜怒无常。自己“白灵丹”,既已到手,还是早些回去,免得她们醒来之后,遭到意外麻烦!心念转动,立即回身转入复室,很快的爬入地穴,脚刚落地。

      苗疆毒妇早已站在身边,绿森森的独眼,觑定自己,阴笑着问道:“年轻人,你回来得恁地快法?白灵丹呢?”

      她似乎不信自己这么快就能办好事情,是以左掌摊着向自己要药。

      一只右爪,却颤巍巍的蓄势待发。

      梅三公子微微一哂,道:“老前辈既然托我办事,怎的如此信不过小生?”

      苗疆毒妇厉声喝道:“老婆子计算你来去路程,连这隧道口都没有走到,那有如此快法?

      何况老鬼也不是好惹的人,年轻人,你要在我老婆子面前捣鬼。嘿!可没这么容易。”

      梅三公子从怀中取出白磁小瓶,愤然说道:“不信,你拿去瞧瞧,难道‘白灵丹’还假得了?”

      苗疆毒妇微微一怔,很快的搜过磁瓶。

      旋开瓶塞,倾出几粒纯白的药丸,向鼻尖上闻上了一闻。陡然喜道:“果然是‘白灵丹’!年轻人,我老婆子错怪你了。”

      她了字才出口,手掌一送,已将三四粒白灵丹倾入口中,吞了下去。

      突然,她仰天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桀桀怪笑,直震得地穴之中,石屑纷纷下落。

      厉笑甫毕,独眼中凶光暴射,手中拿着磁瓶,一步步向自己逼近过来。梅三公子瞧着她这付神色,心头暗暗一凛,也连忙凝神戒备。

      苗疆毒妇递过磁瓶,恨恨的问道:“年轻人,那岩寨老鬼,是不是也在这隧道之中?”

      梅三公子点头道:“他去得还没好远。”

      苗疆毒妇满脸狞恶,把牙齿咬得格格直响:“好!看他今天能逃出老娘手去!”

      她说到这里,回头瞥了梅三公子一眼。

      枯手向东首石壁顶上,斜斜的指了一指,又道:“年轻人,记住,那是一线天,去试试你的福缘罢。这三位娃儿,别动他们,到时自会醒来。”

      她说着,陡的双臂往上一伸,只听她全身骨筋,一阵暴响!

      “桀”“桀”“桀”“桀”!厉笑复起。一条人影,比电还快,倏然往头顶洞穴上飞去!

      梅三公子蓦地想起钻天飞鼠再三叮嘱,要自己向她讨三粒“补天髓”的事,赶紧叫了声:

      “老前辈,请留步!”

      尖锐厉笑,摇曳远去,苗疆毒妇早已走得连影子都没有了。

      这也难怪,十年幽囚,一旦能够脱困而出,谁不心急如箭?

      可是鼠老前辈要自己问她讨取的三粒“补天髓”,如今苗疆毒妇已经走了,这个差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3-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三十一章 唬住秃尾_引剑珠
  •   只听霜儿道:“你化缘也不能闯到人家家里来呀!”  铁罗汉道:“女施主就是一个人在家么?”  霜儿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我两个哥哥不是就在田里种菜么?”  铁罗汉道:“女施主家还有什么人?”  敢情他说话之时,还在东张西望,霜儿道:“你... - 2017-12-30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刘作家去了法庭旁听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两大文豪之一的刘作家,那天也去了法庭旁听,亲眼目睹了那场令人捧腹大笑的闹剧,亲耳聆听了李光头慷慨激昂的演讲,刘作家激动得晚上睡不着了,心想自己是遇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题材,于是披衣起床,连夜赶写了一篇洋洋万言的报.道... - 2018-02-05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遭施袭连莲绝命 心如麻妙手复容_白衣紫电
  •   大门派来的都是长老或护法级人物,无一幸存。  众人无不落泪,白道的损失太大了。  龙三有两次想在亡父身边自绝,唐云楼语重心长地道:“龙贤侄这件不幸谁也不必抱怨,潜龙堡的仇恨,就是整个白道武林的仇恨,你非但不能死,还要振作起来,发誓不报此...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丁少秋走没多远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棵大树上泻落一道人影,老远就认出是爹,这就点足迎了上去,叫道:  “爹,你也来了?”  丁季友等他掠近,才道:  “为父已经来了一会,闻汝贤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但也是被你处死的,你这华山派掌门符令,到底是真... - 2018-05-04
  • 第三十一章 火焚星宿_珍珠令
  •   轿中端坐着一个青布衣裙的老妇人,面貌白哲,头发略见花白,双目如电,果然不是玄衣罗刹!青农妇人微微一笑道:“年轻入,你认识楚仙子?”  凌君毅青衫飘忽,意能潇洒,微微颔首道:“在下见过楚仙子两面。”“很好。”  青衣妇人深深看了他一眼,问... - 2017-12-24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三十一章 失之逆天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未老夫子已悲喜交集,关切的道:“孩子,你刚刚醒转,不可多说!”  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颗龙眼大的腊丸,捏碎腊衣,取出一粒色呈淡黄的药丸,纳入卫天翔口中。  药丸入口,卫天翔只觉一阵清香,直沁心脾,霎时之间,有一股暖流,布达全身!  耳边只... - 2018-05-30
  • 第三十一章 夜探别庄_彩虹剑
  •   商紫雯忙道:“就是屈总教习咯,他这里的事情很忙,不用去惊动他了。”  夏玉容心中有些感觉,好像总教习屈一怪也是到夏家堡卧底来的,他们之间,似乎另有隐秘!但这种想法,只是心念一转之事,她看商紫雯故意把话题岔开,也就不好多说了。  她也可感... - 2017-12-25
  • 第三十一章 镇宵小刀开明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宇文望轻咳一声,抬目道:“方丈大师,兄弟已命副总护法把简帮主一行人交出来了,诸位似乎应该释放小儿和小徒了?”  慧通大师道:“宇文堂主说得极是,只是令郎、令徒,乃是程少施主所擒,也由他点的穴道,门派不同,手法各异,释放自然可以,至于解穴... - 2018-05-25
  • 第三十一章 毒阵何惧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走到尽头,又必须再由左往右了,那是另外一条狭窄甬道。江青岚边走边想,这敢情就是唐天生壁上留字所说的九折思维之路了,他让入阵之人,在未入毒阵之前,不知不觉毫无戒备的嗅到花香,身中奇毒,使你心怀懔惧。  再在这里设上思维之路,以生命威胁... - 2018-04-27
  • 第三十一章 玉树琼花五音惊赤发 怒焰仇火双剑折青钢_纵鹤擒龙
  •   万小琪被人一声大喝,拦住去路,不由停下身来,向前瞧去。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红光满脸,长髯拂胸的伟岸老头。瞧他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内功极有火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方才自己父亲刚说起过,此人叫十字剑董开山,终南名手!万小... - 2017-12-28
  • 第三十一章 此情绵绵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顾大公子,形势比人强,依奴家看嘛,你也反了算了。”  顾青纶听她说话的方向,口中大喝一声:“无耻贱婢,你敢背叛七星堡,那是不想活了。”  嘶的一声,铁扇像流星赶月,一闪而至,朝田七姑立身之处,急袭过来。  方... - 2018-02-03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章 辇车大战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冠道人还是悠然自在,口中不时喝道:“李剑农,你三招满了!”  “银拂子,你也第三招了!”  “哈哈,四位求命三招,都已先后届满,这就怪不得贫道了!”  辇车突然旋转如飞,古纹剑、黄玉如意,玉笏、拂尘,四件兵器,同时幻起了一征光影,向四... - 2018-01-06
  • 第三十一章 幽冥鬼谷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这一点黯淡的磷火,虽是十分微弱,但在凌杏仙、萧不二这等内功精湛的高手眼中,已不亚于旭日高悬,皓月当空,足可把四周形势,看的十分清晰。  前行经过石牌楼和这一片圆形空地,迎面岩壁上出现了一座高约丈许,宽有八尺的高大石门。  门口站着四名手... - 2018-01-09
  • 第三十一章 荆山三老受挫很快传遍江湖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黄岗庙这一场表演,虽然并没有短兵相接,但荆山三老受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江湖。  消息,是经众人之口,传播开去的,每一个人,绘声绘影,在描述这场表演的时候,或多或少总会加添上一、二句,于是消息越传越广,把丁建中和戴珍珠更说得武功高不可测,... - 2018-01-05
  • 第三十一章 丁天仁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迅速推门而入,果然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就兴冲冲退出,说道:“找到了。”  宋青雯道:“你还不快去易容,我们在房里已经有很多时间了。”  丁天仁取出易容药物,很快就易好了容。  宋青雯望着他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  ... - 2018-01-12
  • 第三十一章 醉道人和谷飞云夤夜离开了荆家庄院_东风传奇
  •   醉道人和谷飞云夤夜离开了荆家庄院,黑夜之中,谷飞云只是跟着醉道人走,两人展开身法,一路奔行,也不知走了多少路,醉道人忽然舍了大路,转入一条小径,这样又走了两三里。  这才来至一座小庙前,谷飞云抬眼看去,那被风雨剥蚀的横额上,依稀可以辨认... - 2017-12-18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夫兵者①,不祥之器,物或恶之②,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③,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④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他母亲教训他的真言_圣经
  • 31:1利慕伊勒王的言语,是他母亲教训他的真言。31:2我的儿啊,我腹中生的儿啊,我许愿得的儿啊,我当怎样教训你呢?31:3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31:4利慕伊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酒不相宜;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 - 2017-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