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下来。德法洋军倒攻破晋省东天门,杀了进来。不用说,恩科比试又给搅了。

      六爷听到兵祸将至的消息,最先想到的,就是当今皇上的命数,实在是太不济了。三旬是而立之年。皇上三旬寿辰开的这个恩科,居然就这样凶祸连绵!看来尊贵如皇上,竟也有命苦的;该着的劫难,逃也逃不脱。逢了这样的皇上,你也只能自认命苦吧。

      本来,听说发生拳乱的州县将禁考五年,六爷已经断了念想,自认倒霉,自认命苦。想不开时,偷偷吸几口料面,飘飘扬扬,也就飞离苦海了。没想到,年后从西安传来消息,说禁考条款只是应付洋人,朝廷已有变通之策:禁考州县的生员,可往别地借闱参考。山西属禁考省份,乡试将移往陕西借闱。京师也在禁考之列,会试将移在河南开封府借闱。

      借闱科考,这是谁想出的好主意?

      六爷赶紧振作起来,头一样,就是决定戒烟,再不能吸料面了。吸大烟后,他算知道烟瘾是怎么回事了。进入考场,一旦烟瘾发作,哪还能做锦绣文章?堂皇森严的考棚里,大概不会允许带入烟枪料面。

      只是,戒烟哪那么容易!烟瘾来了,不吸两口,人整个儿就没了灵魂,除了想吸两口,就剩下一样:想死。

      何老爷,你这不是害了我了?

      何举人当然没有料到朝廷还有借闱科考这一手。但国运衰败如此,忍辱借闱吧,就能选取到贤良了?朝廷无能,贤良入仕又能如何?所以,对六爷的责难,何老爷倒也不在乎。染上大烟嗜好,赴考是有些关碍,可六爷你若弃儒入商,那就什么也不耽误。这种话明着说,六爷当然不爱听。

      何老爷只是劝慰六爷,说戒烟不能太着急。“你这才吸了几天,烟瘾远未深入骨髓,戒是能戒了,只是不能着急。戒烟也似治病,病去如抽丝。”

      六爷听了这话更着急:“我倒想悠着劲儿戒烟,可朝廷的考期能悠着劲儿等你?三月初八,转眼就到了,我不着急成吗?”当时是正月,离三月真不远了。

      何举人笑了笑说:“就因为三月初八不远,才无须着急。”

      六爷以为何老爷是成心气他,就说:“着急也没用,反正来不及戒了?何老爷是不是有什么妙法,能将烟具料面夹带进考棚?”

      何老爷说:“六爷,到三月初八若能如期开考,咱们真还不愁将烟枪烟土夹带进去。烟枪可制成笔型,烟土又不占地方,塞哪吧不便宜?”

      六爷说:“何老爷当年就这么带的?”

      “那时本掌柜正春风得意,抽什么大烟!我染上烟瘾,也跟六爷相仿,全因为断了锦绣前程。中举后,京号副帮做不成了,还能做甚?只好抽大烟吧。”

      “何老爷你又来了!你不叫我着急,难道真要抽足了大烟,再作考卷?”

      “六爷,我劝你不必着急,是因为到三月初八,肯定开不了考!这一届恩科乡试,保准还得推延。”

      “何老爷又得了什么消息?”

      “有消息,没消息,一准就是推延了。转眼三月就到了,什么动静还没有。议和还没有议下来,谈何借闱?”

      六爷想想,虽觉得何老爷推断得有些道理,但依旧必须戒烟:不论考期推延到何时吧,总是有望参加的。

      所以在正月二月,六爷算是把自家折腾惨了。烟瘾发作时,墙上也撞过,地下也滚过,头发也薅过,可惜自虐得再狠心,终于还是免不了吸两口拉倒。一直到杜老夫人重病时,六爷的戒烟才算见了效。

      老夫人忽然重病不起,使六爷受到一种莫名的震动。震惊中,竟常常忘了烟瘾。尤其在探望过老夫人后,好几天郁闷难消:这几天就一点烟瘾也没有。

      二月十七,老夫人真就撒手西去。从这一天起,一直到三月初七老夫人出殡,三七二十一天中,六爷居然没发过一次烟瘾!除了繁忙的祭奠、守灵、待客,他心里也是压了真悲痛。杜老夫人的死,自然叫他想起了生母的死。但在心底令他怅然若失的,还有另一层:他是刚刚看懂了这位后母,怎么说死就死了?他刚刚看懂了什么是女人,什么是女人的天生丽质,什么是女人的优雅开通,什么又是女人的郁郁寡欢……刚刚看懂女人的这许多迷人处,竟会集于后母一身,她就忽然死了。

      她刚刚现出真身,忽然就死了!

      在这种无法释化的悲伤中,六爷彻底忘记了大烟土。因为他愿意享受这一份悲伤,再浓厚,再沉重,也不想逃脱。

      出了三月初七,六爷才忽然想起三月初八是个什么日子。他的烟瘾已去,延期的乡试倒如何老爷所料,仍没有如期到来。时局也未进一步缓和,反而又吃紧了。东天门失守,兵祸将至,传来的都不是好消息。

      没过几天,六爷跟了何老爷,趁夜色浓重,逃往山中避难去了。

      那是一个叫白壁的小山庄,住户不多,但庄子周围的山林却望不到边。林中青松居多,一抹苍翠。六爷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广袤雄浑的山林,稀罕得不得了。尤其在夜间起风时,林涛呼啸,地动山摇,六爷被惊醒后那是既骇怕,又入迷:似近又远的林涛,分明渲染着一种神秘与深邃,令你不知置身何处。

      何老爷对此却兴致全无。他一味劝说六爷,与其在这种山野藏着,还不如去趟西安。眼下朝廷驻銮西安,那里才最适宜避难。西安离太谷也不远!

      去西安避难?何老爷真是爱做奇想。六爷也未多理会,只是说:“西安我可不想去,只想在这幽静的山庄多住几天。这么壮观的林子,何老爷多经见了?”

      “六爷,你真是气魄不大。与朝廷避难一城,你就不想经见经见?”

      “与朝廷同避一城?”

      “你既铁了心要入仕途,也该赶紧到西安看看。”

      “看什么?”

      “看朝廷呀!朝廷整个儿都搬到西安了,又是临时驻銮,最易看得清楚!京中朝廷隐于禁宫,与俗市似海相隔。弃都西安,哪有许多禁地供朝廷隐藏?所以朝廷真容,现在是最易看清的时候!”

      “何老爷,现在是朝廷最倒运的时候。你是叫我去看朝廷的败象吗?”

      “朝廷的败象,你轻易也见不着吧?”

      “撺掇我去看败象,是什么用意,我明白!”

      “我有什么用意?”

      “还不是想败坏我科举入仕的兴致!”

      “六爷,这回你可冤枉本老爷了。我撺掇你去西安,仅有一个用意:沾六爷的光,陪了一道去趟西安。朝廷驻銮西安,败也罢,盛也罢,毕竟值得去看看。汉唐之后,西安就没有朝廷了,这也算千载难逢吧!”

      何老爷这样一说,六爷倒是相信他了。只是,跟何老爷这样一个疯人出游西安,能有什么趣味?所以,他也没有松口:

      “西安真值得去,眼下也去不成吧?我们正逃难呢,哪有心思出游?再说,老夫人初丧,也不宜丢下老太爷,出门远行。”

      “六爷,到无灾无难时,朝廷还会在西安吗?”

      何老爷仍极力撺掇,六爷终也没有应承。但趁朝廷驻銮之际,去游一趟西安,倒真引起六爷的兴致。反正考期又推延了,大烟瘾也已去除,正可以出游。日后借闱开考,也在西安,早去一步,说不定还能抢到几分吉利吧。

      只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跟何老爷同去。有他在侧,太扫兴。但除了何老爷,又能与谁结伴出游?

      六爷也没有多想,就有一个人跳了出来,浮现在眼前:这个人竟是孙二小姐,那位已跟他订亲的年少女子。

      他这也是突发奇想吧,竟然想跟未婚妻结伴出游?那时代,订婚的双方在过门成亲以前,不用说结伴出游,就是私下会面,也是犯忌的。而自订亲后,六爷实在也很少想起这位孙小姐。在老夫人安排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43-925.html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半人半鬼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十天之后老女怪业已恢复了受伤以前的功力,这两个半人半鬼的东西,至习成腐尸阴煞之后,除人血人脑外,不食他物,如今已有多日未曾食用,虽说并不饥饿,但却觉得精神不适起来。  老女怪失血过多,尤其口馋,这天深夜,老女怪向老男怪商量外出,老男怪却... - 2018-05-27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
  • 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 - 2018-05-06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教主坐明堂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崔氏敛衽道:“请副教主原谅,贱妾正是雪山门下。”  黑衣老妪这会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向卫天翔笑道:“孩子,你也不向我老婆子提一声,雪山神尼,还是我老婆子当年的救命菩萨,今晚差点叫我得罪了人!”  说着,又向崔氏连连赔礼,一面又拉着凌云凤姑... - 2018-05-29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丁少秋背起青布长囊向北门出城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背起青布长囊,由大街折向北门出城,中午时分,赶到方城,正想找个地方打尖,瞥见前面正有一个矮胖人影,在街上躲躲闪闪的急步走着。  这人天生就像一个肉团,给人的印象深刻,丁少秋心中不觉一喜,暗道:  “这人不是花字门副总监矮财神拜天赐... - 2018-05-03
  • 第二十四章 东方第一剑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石母不防他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会劈出一掌来,而且掌风奇寒,分明连厉神君的“太素阴功”都已传给了他,一时之间不敢硬接,杖头点地,身形倏然向左飘出。  仅仅一招接触,石母就接连两次飘身闪退,直看得终南五剑和三手真人、东门奇等一千成名多年的高... - 2018-06-02
  • 第二十四章 四九刀阵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任驼子已被醉果老救走,屠青庭已被武当派擒去,他说的自然全非实话了。  狼姑婆听得脸色稍霁,但依然重重哼了一声道:“咱们此行,本非偷袭,老婆子只是要他们沿途侦察敌情,既然武当毫无戒备,就该回来覆命。”  祁长泰躬身应“是”。  狼姑婆挥挥... - 2018-01-29
  • 第二十四章 一乐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很多人都听说许三观家的一乐,要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还要坐在烟囱上,去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于是,很多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家门前,他们站在那里,看着许玉兰带着一乐走过来,又看着何小勇的女人迎上去说了很多话,然后这个很瘦的女人拉着一... - 2018-02-08
  • 第二十四章 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 - 2018-03-26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三分天下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道:“那你又怎么在半途里,突然收转掌势呢?”  南振岳道:“老丈那一掌,敢情是极厉害的煞手,我如果是老丈同门的传人,自然认得厉害,不敢硬接,而且也只有他们的‘刀下留人’才能化解,等到老丈发现我果然不是,才临时把掌力收了回去。”  ... - 2018-02-28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四章 李光头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_兄弟(下)_故事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北海道和冲绳岛也没有放过,他在日本晃荡了两个多月,收购了三千五百六十七吨的垃圾西装。这些垃圾西装看上去都是崭新的,都是做工十分考究,都和后来李光头身穿的意大利裁缝阿玛尼的西装一样笔挺神气。日... - 2018-02-04
  • 第二十四章 围墙里面有吆喝打斗的声音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其实四大将军就在他“行宫”四周,围墙里面有吆喝打斗的声音,他们自然早就听到了,只是没有“神君”吩咐,都不敢贸然进来。  中州一君,到底并不是九五之尊的皇上,随时随地需人保护。  何况这位“神君“的武功造诣,比他们四大将军还高明得多,这时... - 2018-04-30
  • 第二十四章 白衣丽姝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快得宛如浮矢掠空,足不点地,逐渐看清楚了,果然是条人影!等崔文蔚红绡两人瞧清果是人影的时候,人家已到了二十丈外。  那是一个又瘦又高,脸蒙黑纱,身穿黑袍的人。他胁下果然还挟着一个人,一个红衣女子!  就在他身形倏落,贴地前掠之际,一掌开... - 2018-04-26
  • 第二十四章 石窟夜战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嘿然道:“淫贼果然在崖上了。”  白衣老者仰首遥望道:“这座石崖,虽无百丈,也有数十丈上下!”  五人脚下甚快,不消一会工夫,便已赶到崖下。  黑衣老者攒眉道:“老天,这座石壁光滑如镜,上去极非易事,淫贼如果守在上面,武功再高也... - 2018-02-03
  • 第二十四章 连闯三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蓝飞燕俏目一抬,发现何天香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不觉问道:“三妹,这人是谁?”  何天香回身一招手道:“裘少帮主,你过来,我给你引见……”  她对杨文华神态亲密,语声娇柔,使人—看就知两人已经有着特殊的情愫了!  蓝飞燕不觉深深地看了杨... - 2018-04-21
  • 第二十四章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还没开口,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了过来:“文施主把老婆子六个小徒怎么了?”  随着话声,从阶上出现了一个白发如银,手持一支拂尘的老婆婆。  就在白发婆婆话声刚落,西首廊房间也响起一声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庵主门下... -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