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下来。德法洋军倒攻破晋省东天门,杀了进来。不用说,恩科比试又给搅了。

      六爷听到兵祸将至的消息,最先想到的,就是当今皇上的命数,实在是太不济了。三旬是而立之年。皇上三旬寿辰开的这个恩科,居然就这样凶祸连绵!看来尊贵如皇上,竟也有命苦的;该着的劫难,逃也逃不脱。逢了这样的皇上,你也只能自认命苦吧。

      本来,听说发生拳乱的州县将禁考五年,六爷已经断了念想,自认倒霉,自认命苦。想不开时,偷偷吸几口料面,飘飘扬扬,也就飞离苦海了。没想到,年后从西安传来消息,说禁考条款只是应付洋人,朝廷已有变通之策:禁考州县的生员,可往别地借闱参考。山西属禁考省份,乡试将移往陕西借闱。京师也在禁考之列,会试将移在河南开封府借闱。

      借闱科考,这是谁想出的好主意?

      六爷赶紧振作起来,头一样,就是决定戒烟,再不能吸料面了。吸大烟后,他算知道烟瘾是怎么回事了。进入考场,一旦烟瘾发作,哪还能做锦绣文章?堂皇森严的考棚里,大概不会允许带入烟枪料面。

      只是,戒烟哪那么容易!烟瘾来了,不吸两口,人整个儿就没了灵魂,除了想吸两口,就剩下一样:想死。

      何老爷,你这不是害了我了?

      何举人当然没有料到朝廷还有借闱科考这一手。但国运衰败如此,忍辱借闱吧,就能选取到贤良了?朝廷无能,贤良入仕又能如何?所以,对六爷的责难,何老爷倒也不在乎。染上大烟嗜好,赴考是有些关碍,可六爷你若弃儒入商,那就什么也不耽误。这种话明着说,六爷当然不爱听。

      何老爷只是劝慰六爷,说戒烟不能太着急。“你这才吸了几天,烟瘾远未深入骨髓,戒是能戒了,只是不能着急。戒烟也似治病,病去如抽丝。”

      六爷听了这话更着急:“我倒想悠着劲儿戒烟,可朝廷的考期能悠着劲儿等你?三月初八,转眼就到了,我不着急成吗?”当时是正月,离三月真不远了。

      何举人笑了笑说:“就因为三月初八不远,才无须着急。”

      六爷以为何老爷是成心气他,就说:“着急也没用,反正来不及戒了?何老爷是不是有什么妙法,能将烟具料面夹带进考棚?”

      何老爷说:“六爷,到三月初八若能如期开考,咱们真还不愁将烟枪烟土夹带进去。烟枪可制成笔型,烟土又不占地方,塞哪吧不便宜?”

      六爷说:“何老爷当年就这么带的?”

      “那时本掌柜正春风得意,抽什么大烟!我染上烟瘾,也跟六爷相仿,全因为断了锦绣前程。中举后,京号副帮做不成了,还能做甚?只好抽大烟吧。”

      “何老爷你又来了!你不叫我着急,难道真要抽足了大烟,再作考卷?”

      “六爷,我劝你不必着急,是因为到三月初八,肯定开不了考!这一届恩科乡试,保准还得推延。”

      “何老爷又得了什么消息?”

      “有消息,没消息,一准就是推延了。转眼三月就到了,什么动静还没有。议和还没有议下来,谈何借闱?”

      六爷想想,虽觉得何老爷推断得有些道理,但依旧必须戒烟:不论考期推延到何时吧,总是有望参加的。

      所以在正月二月,六爷算是把自家折腾惨了。烟瘾发作时,墙上也撞过,地下也滚过,头发也薅过,可惜自虐得再狠心,终于还是免不了吸两口拉倒。一直到杜老夫人重病时,六爷的戒烟才算见了效。

      老夫人忽然重病不起,使六爷受到一种莫名的震动。震惊中,竟常常忘了烟瘾。尤其在探望过老夫人后,好几天郁闷难消:这几天就一点烟瘾也没有。

      二月十七,老夫人真就撒手西去。从这一天起,一直到三月初七老夫人出殡,三七二十一天中,六爷居然没发过一次烟瘾!除了繁忙的祭奠、守灵、待客,他心里也是压了真悲痛。杜老夫人的死,自然叫他想起了生母的死。但在心底令他怅然若失的,还有另一层:他是刚刚看懂了这位后母,怎么说死就死了?他刚刚看懂了什么是女人,什么是女人的天生丽质,什么是女人的优雅开通,什么又是女人的郁郁寡欢……刚刚看懂女人的这许多迷人处,竟会集于后母一身,她就忽然死了。

      她刚刚现出真身,忽然就死了!

      在这种无法释化的悲伤中,六爷彻底忘记了大烟土。因为他愿意享受这一份悲伤,再浓厚,再沉重,也不想逃脱。

      出了三月初七,六爷才忽然想起三月初八是个什么日子。他的烟瘾已去,延期的乡试倒如何老爷所料,仍没有如期到来。时局也未进一步缓和,反而又吃紧了。东天门失守,兵祸将至,传来的都不是好消息。

      没过几天,六爷跟了何老爷,趁夜色浓重,逃往山中避难去了。

      那是一个叫白壁的小山庄,住户不多,但庄子周围的山林却望不到边。林中青松居多,一抹苍翠。六爷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广袤雄浑的山林,稀罕得不得了。尤其在夜间起风时,林涛呼啸,地动山摇,六爷被惊醒后那是既骇怕,又入迷:似近又远的林涛,分明渲染着一种神秘与深邃,令你不知置身何处。

      何老爷对此却兴致全无。他一味劝说六爷,与其在这种山野藏着,还不如去趟西安。眼下朝廷驻銮西安,那里才最适宜避难。西安离太谷也不远!

      去西安避难?何老爷真是爱做奇想。六爷也未多理会,只是说:“西安我可不想去,只想在这幽静的山庄多住几天。这么壮观的林子,何老爷多经见了?”

      “六爷,你真是气魄不大。与朝廷避难一城,你就不想经见经见?”

      “与朝廷同避一城?”

      “你既铁了心要入仕途,也该赶紧到西安看看。”

      “看什么?”

      “看朝廷呀!朝廷整个儿都搬到西安了,又是临时驻銮,最易看得清楚!京中朝廷隐于禁宫,与俗市似海相隔。弃都西安,哪有许多禁地供朝廷隐藏?所以朝廷真容,现在是最易看清的时候!”

      “何老爷,现在是朝廷最倒运的时候。你是叫我去看朝廷的败象吗?”

      “朝廷的败象,你轻易也见不着吧?”

      “撺掇我去看败象,是什么用意,我明白!”

      “我有什么用意?”

      “还不是想败坏我科举入仕的兴致!”

      “六爷,这回你可冤枉本老爷了。我撺掇你去西安,仅有一个用意:沾六爷的光,陪了一道去趟西安。朝廷驻銮西安,败也罢,盛也罢,毕竟值得去看看。汉唐之后,西安就没有朝廷了,这也算千载难逢吧!”

      何老爷这样一说,六爷倒是相信他了。只是,跟何老爷这样一个疯人出游西安,能有什么趣味?所以,他也没有松口:

      “西安真值得去,眼下也去不成吧?我们正逃难呢,哪有心思出游?再说,老夫人初丧,也不宜丢下老太爷,出门远行。”

      “六爷,到无灾无难时,朝廷还会在西安吗?”

      何老爷仍极力撺掇,六爷终也没有应承。但趁朝廷驻銮之际,去游一趟西安,倒真引起六爷的兴致。反正考期又推延了,大烟瘾也已去除,正可以出游。日后借闱开考,也在西安,早去一步,说不定还能抢到几分吉利吧。

      只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跟何老爷同去。有他在侧,太扫兴。但除了何老爷,又能与谁结伴出游?

      六爷也没有多想,就有一个人跳了出来,浮现在眼前:这个人竟是孙二小姐,那位已跟他订亲的年少女子。

      他这也是突发奇想吧,竟然想跟未婚妻结伴出游?那时代,订婚的双方在过门成亲以前,不用说结伴出游,就是私下会面,也是犯忌的。而自订亲后,六爷实在也很少想起这位孙小姐。在老夫人安排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43-925.html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石窟夜战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嘿然道:“淫贼果然在崖上了。”  白衣老者仰首遥望道:“这座石崖,虽无百丈,也有数十丈上下!”  五人脚下甚快,不消一会工夫,便已赶到崖下。  黑衣老者攒眉道:“老天,这座石壁光滑如镜,上去极非易事,淫贼如果守在上面,武功再高也...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三章 真伪莫辨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担心假扮他的贼人挟持孙月华离去,孙月华才会出声呼救。  其实那贼子真要挟持孙月华离去,也会用巧言哄骗,女人是经不起男人哄骗的,他怎会持强劫持?(何况孙月华早就被哄骗得死心塌地,认假作真,那里还会出声呼叫?这只是少不更事的方振玉才会... - 2018-02-03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第二十一章 蛛丝马迹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公朴由简世杰扶着他半靠半坐在一方大石崖的根部,面如金纸,两眼散漫失神,张着口呼吸显得十分微弱,这是伤重危殆之象!  方振玉大吃一惊,急步走上,问道:“邓前辈如何负的伤,伤在那里?”  谢广义抢着道:“方少兄,朴翁是被假冒你的贼人突然窜... - 2018-02-03
  • 第二十五章 扑朔迷离_龙孙_故事大全
  •   黄衣老者连接对方十拳,喘息尚未平息,突觉背后被人无声无息击中一指,口中闷哼了一声。  青衣老者闻声问道:“老五,你怎么了?”  黄衣老者打了个冷哗道:“果……果然……是……是‘摧心指’……”  青衣老者听得心头一凛,急忙手扶石壁,移步走... - 2018-02-03
  • 第二十章 变生时腋_龙孙_故事大全
  •   “放手?”谢广义白胖圆脸上,布满了杀气,咬牙切齿的道:“我恨不得立时就杀了你!”  说话时,右手掌心催动真气,源源朝他脉门攻入。  方振王虽然运功抗拒,但那一缕极阴极寒之气,竟然如水银泻地,无孔不放,一丝丝迅速的渗入自己体内。  邓公朴...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林红知道宋钢受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快要下班的时候知道宋钢受伤了,她脸色苍白地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急切地打开屋门后,看到宋钢弯腰侧身躺在昏暗的床上,睁着眼睛无声地看着自己。林红关上门走到床前坐下来,伸手心疼地抚摸宋钢的脸,宋...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躺在床上想了想,觉得该办的事都办了,第二天她放心地住进了医院。正如李兰自己预感的那样,住院后她的病情逐渐加重,她确实出不来了。两个月以后,李兰只有借助导尿管才能排尿,而且高烧不退,她长时间的昏睡,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 2018-02-02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
  • 第二十八章 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候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了,他们搬到了街边新楼房的第一层;苏妈的点心店也从汽车站搬了过来,就在林红家的对面;拆迁搬过来的还有赵诗人,住在第二层,就在林红宋钢家的楼上。赵诗人故意把自己的床放... - 2018-02-05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十八章 九毒仙子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举目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俏生生的走了过来,这就喝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大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方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唷!”田...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势如破竹_龙孙_故事大全
  •   铁敦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方的小子,你在做梦!”  方振玉心中暗自盘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经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已成瓮中之鳖,七星堡的人,必然会全力来对付自己了。这只要看杜飞云、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朗等人... - 2018-02-03
  • 第二十章 李光头将破烂堆成小山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的李光头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将破烂堆成小山了,他改变了静坐示威的风格,只是在上班和下班的时候才盘腿坐在大门中央,其他时间进出大门的人不多,他就撅起屁股在破烂里乐此不疲地翻拣,他的屁股抬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围着破烂三百六十度转过去又转过来... - 2018-02-04
  • 第二十四章 谭起风刀下留命 唐云楼前嫌冰释_白衣紫电
  •   辛南星微愕,他当然听说过此人,却不知师父和此人的交情如何。但话又说回来了,交情不好,在这武林多事之秋,怎会来此声援?  “听龙潜兄说,你和‘人间天上’女主人有一段情……”  此事居然又多了一个人知道,由此可见这人和师父之交情了。泛泛之交... - 2017-12-30
  • 第二十四章 李光头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_兄弟(下)_故事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北海道和冲绳岛也没有放过,他在日本晃荡了两个多月,收购了三千五百六十七吨的垃圾西装。这些垃圾西装看上去都是崭新的,都是做工十分考究,都和后来李光头身穿的意大利裁缝阿玛尼的西装一样笔挺神气。日... - 2018-02-04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企①者不立,跨②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译文]踮起脚跟想要站得高,反而站立不住;迈起大步想要前进得快,反而不能远行。自逞已见的反而得不到彰明;自以为是... - 2017-12-31
  • 第二十四章 化血刀阵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少林定慧方丈道:“定心师弟,咱们佛门心灯禅功是否有用?”  定心长老合十道:“心灯禅功,是可以消除旁门阴功,只是施行禅功,不能有人惊扰,需要有一间静室,方能施行。”  衡山青云道长道:“敝派离火神功,也可以克制旁门阴功,但惟有对玄冰掌无... - 2018-01-06
  • 第二十四章 张冠李戴_珍珠令
  •   月光,本来还柔和得如水一样,斜照在窗根上。但不过转眼之间,月色就被浮云掩没,很快隐去,窗前一暗,房中就显的一片黝黑!这时,东首院墙上,忽然出现了一条欣长人影,这人在墙头上才一现身,就悄无声息地飘落窗前,再一旋身,闪入窗去。这真是无巧不成... - 2017-12-24
  • 第二十四章 土地开口_引剑珠
  •   静玄道人躬身朝天寄子低声说道:“师叔,那青衫少年就是大师伯门下的韦宗方。”  胜字旗孟坚和皱皱浓眉,心想:“这姓韦的原来是万剑会的人,难怪丁老弟会落在他们手里。”  辣手云英张曼姑娘不管这些,她一双俏目只是盯着跟在韦宗方身后的绿衣少女身... - 2017-12-29
  • 第二十四章 密室定策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四川唐门,以毒药暗器名闻武林,唐家堡老堡主交游满天下,在场诸人,除了柳万春父女不是武林中人,大家都是旧识,自然一眼认的出来。  李剑农微一皱眉,奇道:“唐堡主如何给他们弄来的?”  四川唐门远在成都五凤岗,和九江相去数千里,难怪他觉得奇... - 2018-01-06
  • 第二十四章 天外来麴香针贻小友 林中多伏莽鬼赚群英_纵鹤擒龙
  •   “这就是阴山双尸?怎么连僵尸也有外号?”  看它们直挺挺的似乎并不厉害,自己既然遇上,就得为民除害!  岳天敏胆气一壮,劲贯右臂,正待劈去!这不过一瞬间之事,两个僵尸,却比他还快。  口中又是“吱”的一声尖叫,阴风骤起,身形如电,爪前身... - 2017-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