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前,只有绝对的服从,不能有半点怨言。如若不然,本官将对你们,严惩不贷!”

      “人犯明白!”骆文佳木然垂下头,经历过太多的磨难后,他渐渐懂得了“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的道理。

      “嗯,看来你也是个明理之人。”司狱官满意地点点头,淡淡道,“既然如此,可有孝敬献上?”

      骆文佳摇头苦笑道:“人犯流徙千里,就算身有余财,也早被沿途的差役搜刮干净,哪还有孝敬献与大人?”

      “没关系!”司狱官理解地点点头,“你可以修书一封,本官托人送到你家人手中,他们若想你在这儿过得好点,自然不会吝啬身外之物。”骆文佳黯然垂下头:“人犯生父早死,母亲也在不久前亡故,人犯已没有亲人。”

      司狱官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依旧耐心问道:“你再想想,看有没有愿意帮助你的亲朋好友?”骆文佳木然摇摇头:“没有。”

      司狱官闻言沉下脸来:“本官好心提醒你,在这儿服苦役主要有两种活计。一种是专门做饭生火、记账洗衣的杂役;一种是下井采矿的苦役。本官见你是读书人,有心给你个握笔记账的轻松活,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骆文佳漠然道:“人犯确实无法孝敬大人,望大人明鉴。”

      “既然如此,将他送去矿场。”司狱官终于失去了耐心。

      黄昏时分,骆文佳被带到矿场,押解他的狱卒一声吆喝,一个满头疤瘌的壮汉点头哈腰地从工棚内迎了出来。狱卒一指骆文佳:“疤瘌头,新来的,交给你了!”

      疤瘌头虽然也是囚犯,却比其他囚犯壮实光鲜得多。他一脸媚笑地连连点头道:“差官大哥放心,我定把他教得乖乖的。”

      狱卒解开骆文佳的镣铐,喝道:“以后他就是你的工头,你一切听他的。”说完丢下二人,在疤瘌头的问候声中扬长而去。

      骆文佳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只见光秃秃的山坡上,散布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工棚,工棚夯土为墙,竹木为顶,十分简陋。矿场周围似乎并没有特别的禁锢,不过一想到方圆数百里乃是渺无人烟的戈壁荒漠,他心中又释然了,离开这儿无疑就是自杀。

      “犯了什么事?”疤瘌头打量着骆文佳,饶有兴致地问。骆文佳迟疑了一下,不想被一个囚犯同情,便道:“杀人、强xx、坑蒙拐骗。”

      疤瘌头眼里闪过一丝惊异:“没想到你这混蛋看起来斯斯文文,犯下的事却不含糊。不过老子先警告你,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威风,到了这里就得给老子服服帖帖。懂不懂规矩?”

      “什么规矩?”骆文佳茫然问。

      “呆会儿你就知道了。”疤瘌头阴阴一笑,“先跟老子进来。”

      骆文佳随着疤瘌头进入工棚,只见工棚内有数十个床位,显得十分拥挤。此时下井的苦役们已收工回来,工棚中乱哄哄十分嘈杂。见到疤瘌头带骆文佳进来后,众人围了上来,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骆文佳,眼里闪烁着猫戏老鼠的兴奋。

      “老大,这小子细皮嫩肉,莫非是个兔儿爷?”一个苦役笑着询问,引得众人哄堂大笑,另一个苦役接口道:“那以后就叫他兔儿得了。老大,这次要如何玩这兔儿?”

      疤瘌头呵呵笑道:“老规矩,先送见面礼,再过十八洞。”

      “好!一人一份见面礼。”一个囚犯说着,一拳击向骆文佳下颌,骆文佳猝不及防,顿时被打倒在地。众囚犯一拥而上,拳打脚踢。骆文佳本能地抱住脑袋,无声地承受着众囚犯的殴打,足有盏茶工夫众人才心满意足地收手。骆文佳尚未来得及喘息,就被一个囚犯拎到疤瘌头面前。疤瘌头狞笑着叉开双腿,往自己胯下一指:“钻过去!过了十八洞,老子今晚就暂且放过你!”

      几个囚犯纷纷排到疤瘌头身后,叉开双腿齐声催促:“快钻!”

      骆文佳见此情形,总算明白十八洞是什么意思了。这工棚中刚好有十八个囚犯,叉开腿排开,胯下正像是十八个洞。天生倔强的骆文佳虽被打得口鼻出血,依旧昂头怒视疤瘌头:“休想!”

      “老子再问一遍,钻不钻?”见骆文佳坚定地摇头,疤瘌头勃然大怒,抓住骆文佳的头发就往自己胯下摁。骆文佳天生的傲气勃然爆发,猛地抓住疤瘌头的手腕,一口咬住再不松口。疤瘌头一声惨叫,众囚犯慌忙摁住骆文佳,有的拳打脚踢,有的卡住他的脖子。好半晌才将疤瘌头的手从骆文佳嘴里救出来,只见那手已是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疤瘌头痛得满脸煞白,好半晌才稍稍缓解。他狠狠踹了骆文佳几脚,转身对几个同伴悄声道:“给老子往死里整!”

      几个囚犯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一个囚犯从隐秘处拿出一块拳头大的圆石,用破衣衫紧紧包裹起来,握在手中向骆文佳一步步逼过来。骆文佳一见对方神情,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张嘴要叫“救命”。谁知刚叫得半声就被人捂住了口鼻,再发不出半点儿声音。另几个囚犯则死死压住了他的手脚,令他无法挣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囚犯高举裹着衣衫的圆石,重重击在自己胸上。一下、两下、三下……骆文佳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像被震碎,口鼻中灌满了腥咸的液体。他绝望地放弃了挣扎,怒视着这个暗无天日的魍魉世界。

      “够了!”就在骆文佳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工棚最里面的铺位上,突然传来一声懒懒的喝止,一个佝偻的人影缓缓坐了起来。疤瘌头赶紧过去搀扶起那人:“云爷,今日感觉好些没有?”

      “好多了!”那人在疤瘌头的搀扶下缓缓下铺,慢慢来到骆文佳面前,俯身打量他片刻,微微颔首道,“原来是你!想不到咱们在此重逢!”

      依稀有些熟悉的声音,令几近昏迷的骆文佳勉强睁开双眼。他立刻认出眼前这瘦削沧桑的老者,正是半年前在骆家庄负伤而去的神秘人物,那个足智多谋、武功高强、自称“云爷”的江湖高人。骆文佳心情一阵激动,刚想起身相认,却感到头脑晕眩,顿时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当骆文佳再次醒转时,发现自己躺在铺位上,工棚内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一缕阳光从门缝中透过来,使人隐约感到一丝暖意。

      “醒了?”身旁响起一声淡淡的问候。听到这淡漠沧桑的声音,骆文佳不顾浑身伤痛,挣扎着翻身跪倒,叩首道:“云爷!求您老传我绝世武功,我要报仇!”

      “哼!”云爷一声轻嗤,“当初你救我一命,老夫现在还你一命。咱们两不相欠,你凭什么提额外要求?”

      骆文佳忙道:“云爷!您老是纵横江湖的武林高手,我骆文佳这条贱命实乃云爷所救,不敢再提任何要求,只求云爷能收我为弟子,我愿终身事云爷如父,全心全意孝敬您老,不敢稍有违逆。”

      云爷冷笑道:“你到了这里,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能否活下去都成问题,还拿什么来孝敬老夫?”骆文佳昂然道:“我骆文佳现在虽然身无分文,手无缚鸡之力,但至少还有一颗赤诚之心。”

      “赤诚之心?”云爷脸上露出一丝嘲笑,“我看你是书读傻了吧?赤诚之心值几个钱?掏出来看看。”骆文佳无言以对。却见云爷递过来一枚丹丸,冷冷道:“你先争取活下去再说吧。老夫最瞧不起你这种大言不惭的书呆子,只会空谈,百无一用。若非老夫这疗伤圣药,你就算侥幸活下来,只怕也要落个终身残废。留着你那赤诚之心烂在肚里吧,给老夫也没用。”

      骆文佳满脸羞愧地接过丹丸,默默将之吞入腹中,俯首拜道:“云爷,您老虽然视骆文佳贱如草芥,但在下依旧视云爷如师如父。待在下伤好,定全心全意侍奉云爷。”

      云爷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却在角落盘膝坐下来,缓缓闭上了双眼。骆文佳见他不愿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01-969.html - 2018-06-12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第四章 报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赌局在继续,每次他桌上的坐底快要赢到两万两时,都被那目无表情的富商一把叫走。他最后已记不清林公子前后拿出来我多少两银子,总之他输得都有些手软,再不敢玩下去了。  赌局结束,富商们都走了,只有他依旧双目血红呆坐在那里。他知道那富商在捣鬼,... - 2018-06-06
  • 第四章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离舒亚男和明珠所住客房没多远,就是云襄与金彪的房间。二人刚躲下没多久,就听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云襄连忙点亮油灯,金彪开门一看,十分惊讶,门外竟然是新郎官苏鸣玉。只见他一脸阴郁,对金彪视而不见,只对云襄道:“云公子,可否陪鸣玉去喝上... - 2018-06-07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四章 布局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当苏敬轩的死讯传到京城的时候,大岛敬二的尸体也运到了东瀛使馆。他的身份很快就被富贵坊确认,人们这才知道,夜里悄然摸上楼船与苏敬轩恶战并在黑夜里击杀苏敬轩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东瀛圣武藤原秀泽。  王府书房中,当介川龙次郎看到福王爷推过来的... - 2018-06-05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四章 备战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筱伯与张宝匆匆赶回杭州城的别院,刚进门就见厅中停着一具棺材,令人不寒而栗,而云襄则独自跪坐在棺材前方,眼神木然。  二人一见俱大吃一惊,筱伯惊讶问道:“公子,这是……”  云襄恍然惊觉,回头黯然道:“你们不用惊慌,这是我去世多年的师父。... - 2018-06-04
  • 第四章 江南分令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林仲达身躯陡然一震,张目道:“师弟认为这丫头和……”  楚玉祥摇头笑道:“不,二师兄想到那里去了,小弟只是觉得镖局开业之事,还须仔细商议,因为仇人是在暗里,目前对方并不知我们有什么行动,甚至连找我们这些人,都没放在他心上,但一旦镖局复业... - 2018-05-31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四十四章 焉得谖草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正待往地上跃去,但回顾之间,瞥见路上又有一行人,向山径上走来!  这一行共有四人,前面三个,似在边谈边走,远远望去,已可看出武功极高,跟在三人身后的一个,武功就差得甚远,一路都在施展轻功。  双方距离,逐渐接近,卫天翔凝神一瞧,不由大喜... - 2018-05-30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一章 蛇祸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伴随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骆文佳又开始了他一天的生活。  骆家庄是扬州郊外一处小村庄,村前小桥流水,村后群山环抱,风景十分秀美。骆文佳是村里唯一的秀才,祖上还是告老还乡的京官,只可惜到骆文佳父亲这一... - 2018-06-11
  • 千门之门 楔子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人,既无虎狼之爪牙,亦无狮象之力量,却能擒狼缚虎,驯狮猎象,无他,唯智慧耳。  ——《千门秘典·序》  楔子  天高地阔,万里无云,赤红的太阳纹丝不动高悬中天,把天地映照得一片火红。在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中,有一小队人马挣扎着行进在无路可... - 2018-06-11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二章 陷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扬州武馆在扬州大名鼎鼎,当骆文佳找到这里时,馆中弟子晨练正酣。骆文佳将玉佩交给门房,让他转交丁馆主。不一会儿,一名身高体健的褐衣老者在几名弟子的拥簇下大步出来,径直来到骆文佳面前:“年轻人,是你送来这块玉佩?请问你是骆宗寒什么人?”  ... - 2018-06-12
  • 第三章 蒙冤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窗外的天光早已大亮,苦盼知府提审以还自己清白的骆文佳,没有盼来提审的衙役,却等来了满面憔悴的母亲和忧心忡忡的赵欣怡。骆文佳十分惊讶:“娘!怡儿!你们怎么来了?”  骆夫人强忍泪水,涩声道:“听说你在城里惹上官司,所以怡儿一大早就陪娘来看... - 2018-06-12
  • 山羊老师的标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哼!老师真会包庇人。”小笨熊气呼呼地说道,“我这样的字就只有‘优’,而跳跳猴的字比我的差多了还给‘优+’听到小笨熊这样说,同学们都围过来,抢着看他们俩的本子。  跳跳猴由于性情急躁,凡事只图快不求质量,写字也是一样。跳跳猴的字几乎是班... - 2018-06-10
  • 小树和小苗苗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大风呼呼地刮着,吹得小树都东倒西歪的。忽然,小树好像听到一丝娇喘的呼救声:“大哥哥,你能让我靠一靠吗?”小树低头寻找着,好像觉得周围没有什么异样。风呼呼地刮得更猛,好像要把这里的一切都给带走,就连草儿都不得不弯腰躲避着。  “大哥哥,是... - 2018-06-10
  • 冬天里的温暖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北风呼呼地刮了一夜,天气说冷就冷了下来,这让小动物们一下有点措手不及,感觉冰冷的冬天到了,一个个都变得缩手缩脚的了。小树林也一下就变得冷清了:小动物们都只想窝在家里不想出门了,有的就想好好的吃一顿舒舒服服睡个长觉。  小兔朵拉也已好几天... - 2018-06-10
  • 小哥俩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屋后有一片空地,种了几株丝瓜,丝瓜已长蔓爬上了低矮的小屋檐,在瓜蔓之间还依稀可见有几条小丝瓜。  由于出门就是大马路,来往的车辆很多,大人不放心,所以这屋后就成了小哥俩最开心的游乐场。他们会拿着木棒当枪使,会在草丛里逮蚂蚱,会蹲在地上看... - 2018-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