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正拼命挣扎,听到林青出声,方才安下心来。

      水柔清的惊叫声在暗夜中远远传了出去,一时庄中火光大盛,示警声四起,庄丁手持兵器从四面源源不绝地往后花园赶来。林青正要提着水柔清往墙外奔去,见此情景心中忽动,用力将水柔清往墙头掷去,聚声成线道:回去把你的见闻告诉虫大师,不许再留在此地。

      庄丁来得如此及时,并且衣衫齐整,自是对夜行客早有防范,只是得了上司命令才没来回巡查。再说宁徊风定是早就发现水柔清,却隐忍至今,必有隐情。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才让林青决定孤身留下,他深信刚才没有人发现自己,此刻流于庄中必是大出对方意料,或许还能探知什么新情况。

      林青艺高胆大,利用人们视线的盲点,一动不动地紧贴在房后暗处。料定庄丁只会在后花园外围搜索,只须防备宁徊风便可。而水柔清必会引开他的注意力,加上自己深谙隐匿之道,足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保瞒过宁徊风耳目。眼见水柔清的身影飘过墙头,引得一群庄丁大呼小叫地追赶过去。房门一开,宁徊风走了出来,来到刚才破墙出爪处查看,沉思不语。从林青藏身处可望见宁徊风的侧面,但他却屏息静气闭上眼睛。宁徊风看来高深莫测,或许目光也会引起他的感应。

      一条壮实的大汉带着几个庄丁来到后花园门口停下,扬声道:宁先生,敌人已逃走,有兄弟认得是前日到涪陵城的那条画舫中的小姑娘,要不要抓她回来拷问?

      原来是她?宁徊风略一沉吟,叫兄弟都回来,也不用派人跟踪,我自有道理。他似是笑了笑,费兄弟和手下这几晚彻夜不眠,大家都辛苦了,我会把你们的表现如实记下来,堡主自有奖赏。林倾听到此处,才知道擒天堡早就得知了须闲舫的情况,见宁徊风如此成竹在胸,连他都拿不准虫大师的身份是否已然泄漏。

      那大汉正是日间被小弦调侃了一番的费源,他在擒天堡的地位不高,听宁徊风如此一说,颇有些受宠若惊,讪讪笑道:宁先生过奖了,这不过都是属下分内之事。宁徊风淡淡道:鲁香主亦对我提起过你精明能干,办事得力,只要你为他好好效力,日后这涪陵分舵副香主的位置或许便是你的。

      费源闻言大喜,面上却还要强装从容: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宁徊风唔了一声,缓缓道:日哭鬼的住处你知道吧,去通知他明早来此处见我。费源面有难色:哭老大独来独往惯了,一向只是留下暗记待他寻来。只怕明日未必能找到他......宁徊风语气转厉:他今日既知道三香阁的事,无论如何亦会留在涪陵城。你若是连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还何谈做涪陵分舵的副职?费源心中一惧,颤声道:宁先生放心,我连夜就去将他找来。宁徊风似也知道自己语气过重,又笑着加上一句: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今夜应是没有什么事了,把兄弟们都撤回去休息吧!费源领令而去。宁徊风站了一会儿,亦回房去了。

      林青心中暗凛:这宁徊风软硬兼施,三言两语间便让手下服膺,而且还顺便捧几句对方的顶头上司鲁子洋,好让其日后对鲁子洋衷心不二、办事卖力,手段确实高明!而刚才在房中却听他半天无有一句话,不露半点锋芒,让妙手王关明月几乎无此人存在,仅有此一项便已可见其厉害。再加上起初对鲁子洋的判断,看来这擒天堡的实力委实不可轻忽。

      鲁子洋送走了关明月,敲门而入:外面原来是那个小姑娘。我还以为是......宁徊风轻咳,打断鲁子洋的话: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鲁子洋干笑一声:说得也是,只怕擒天堡的人都不想听到他的名字。

      林青心中大奇,看来这二人果是早就发现了水柔清,却把她当作了另外一个人,是以没有声张。却不知这个宁徊风不想听到名字的是什么人?那么,刚才他们故意惹起关明月对自己的敌意,莫非也是做给此人看的?

      宁徊风又道:明日午时龙堡主就会来涪陵城,后日在城西七里坡困龙山庄与齐百川会谈。你安排一下,并且告诉齐百川,最多带三个人,无关的不要参加。鲁子洋犹豫道:除了那个番僧,齐百川还带了赵家兄弟与柳桃花宁徊风冷笑一声:我就是故意如此,扎风喇嘛肯定要同来,另外三人就看齐百川如何摆平吧。他又加重语气道,有必要你不妨告诉她,若是他带四个人就不要见堡主。鲁子洋恍然大悟:先生果然高明。这帮京城来的人飞扬跋扈,若不给他们点下马威,当真不将我等看在眼里了。林青甚至有点佩服这宁徊风了,如此小处亦不放过,想想那齐百川左右受气的样儿,不由心中叫绝。

      宁徊风那总是平淡无波的声音又响起来:我不好出面,你在堡主面前多说几句关明月的好话,最好能先看看太子的意思。至于那个人暂时不要让堡主知道。他的笑声亦是让人听不出任何喜怒,小小涪陵城竟然一下子多出这许多高人,也当真令人始料不及了。鲁子洋赔笑道:呵呵,看来泰亲王这步棋一走,当真是满盘皆活啊。宁徊风道:你记住,不要直接对堡主说三道四,只需要把相应的情报拣选后报告给他,一切都是他自己拿主意。鲁子洋嘿然道:我跟了先生这么多年,这一点自然晓得。又试探着问道,林青居然会上那两个女子的船,这一点倒是大出我意料,看来那两个女子应是有些来历的,要不要派兄弟盯着?宁徊风道:你不要派人去招惹林青,自有那个人看着他们。鲁子洋奇道:他为什么要去盯着林青?宁徊风沉声道:你可知与那两个女子一路的男人是谁么?鲁子洋想了想:那个人整日戴着箬笠,十分扎眼,只是看不清相貌,没人识得他。不过听齐百川说此人应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以齐百川名捕的眼光,估计不会错。宁会风冷然道:他便是虫大师!

      鲁子洋乍听到虫大师的名字,心中一惊,失声道:他来涪陵城做什么?杜县令虽是得了我擒天堡不少好处,却也算不上是个贪官吧宁徊风一笑:你道虫大师只会杀贪官么?他略一沉吟,他这次来涪陵城动机不明,现在又与林青联手,你要严令手下莫去打草惊蛇......鲁子洋犹豫道:若是他们主动闹事又如何?宁徊风冷笑一声:我自有主意。只要林青与虫大师不公然招惹我们,就算他们杀了齐百川和关明月我们也睁只眼闭只眼。鲁子洋闷哼一声,似是颇不服气。

      宁徊风又道:我不妨再多告诉你一些情况,若我没有看错,那两个女子都是四大家族的人物。他顿了一下,方道,既然有四大家族的人来,我们的计划怕要再变一下,若是能让四大家族与京师的人马起冲突才是最妙,至不济也要让他们都疑神疑鬼一番。林青听到此处,方知道己方的行踪全落在对方眼里,不但虫大师行藏已露,便是花想容与水柔清的身份亦在对方掌握之中,对擒天堡的实力更是不敢小视。听宁徊风语意,对江湖上神秘莫测的四大家族竟似也不放在眼里,实不知他凭什么可以如此托大。心中隐想起什么关键,却一时理不出头绪。

      先生高见,令属下茅塞顿开。鲁子洋连声恭维,又道,据我的消息,那齐百川果已通知追捕王来涪陵城,我看暗器王也没几天风光了。宁徊风正色道:你错了。林青能有今日的名头,绝非是妙手王所说靠着胆量得来。若真是追捕王来到此地与暗器王对决,我绝不看好梁辰。鲁子洋似没料到宁徊风对林青如此推崇,颇为不忿道:若是再加上那个人,我不信暗器王还有机会。你不要忘了虫大师。宁徊风轻轻弹了一个响指,悠然道,何况追捕王可以无视明将军的军令,他可不行。

      林青心中略有所悟,看来那个人是明将军派来的。如此方合情理,太子既然派来妙手王,明将军自也不会袖手旁观。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24-979.html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七章 十二煞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笑声中,一个颀长人影,潇洒的走了过来。  祝琪芬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来作甚?”  假石中英含笑道:“我是特地来看看妹子的。”说道已经走到祝淇芬面前,嘻皮笑脸的往草地上坐了下去。  祝淇芬左手一收,身子坐正,冷峻的道:“谢谢...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尽忠心王掞犯龙颜 论时弊康熙讲史训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在张廷玉的照料下,回到养心殿西暖阁里坐下,刚刚端起太监送来的参汤,就听外边有人报名请见:  “臣王掞、朱天保请见圣驾。”  “嗯,王掞进来,朱天保且在外边候着!”  太监一声传唤,王掞进来了。这位老夫子学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得康... - 2019-01-02
  • 第十七章 宴鸿儒康熙怜孤才 赴禁宫士奇劝尼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的话果然不差,二人来到西苑,早有一大帮六部官员迎了上来,一个个低眉顺眼“明中堂”、“高相”的叫得亲热。高士奇不愿和他们瞎掺和,便拉过一个人来,悄声问道:  “你叫宋文远,是刑部的员外郎,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记得不错吧。”  那个叫宋... - 2018-12-28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议大事忠良奉密诏 谋篡位奸佞施毒计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虽然康熙下昏,不许他们护侍,可魏东亭怎能放心呢。他暗暗跟从御驾,直过了乾清门,见康熙已平安进了永巷,方才转出午门,打马飞奔索额图府。  索额图尚未回来,但门上的人掌着灯,显然在等候着,见魏东亭深夜造访,都觉意外。门上领头的戈什哈赵逢春连... - 2018-12-23
  • 第十七章 君臣议政痛说往事 龙凤相爱对口吸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事和鄂尔泰、衡臣无关。你们起来。”乾隆苦笑了一下,“是朕德力不够,所以才有‘一技花’这样的盗匪,流窜数省,不能缉拿到案。也是朕无用人之能,将大事托付一个不可靠的人!——像高恒,从接旨到石家庄,他竟走了十几天,这不是玩忽王命?他在折子... - 2019-01-11
  • 牛蝇和狮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小牛蝇嗡嗡地在狮子面前飞来飞去,得意洋洋的说: “狮子呀!我一点都不怕你,你再怎么吼叫我都不在乎!这样看来我比你强喔!你如果觉得我再说谎,就让你看看我的本是吧!” 牛蝇像闪电般飞来,在狮子的鼻尖上刺了一下。&... - 2018-12-26
  • 海洋动物故事大全_海洋民间传说故事_童话网
  • 海洋动物故事在洞头形成和传播,至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故事的主人公涉及鱼虾龟鳖螺贝,几乎遍及洞头渔场常见的海洋动物;故事情节构思奇特,恰到好处地解释了海洋动物生理特征、生活习性的由来,曲折反映了复杂的社会现象,鲜明表露了思想感情。洞头海洋... - 2018-12-26
  • 印度寓言故事,印度寓言故事大全_童话网
  • 印度最杰出的寓言故事集是《五卷书》。它大概编成于公元1世纪,具体的作者已无法知晓,它是古代印度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作者利用古代劳动人民创作的故事、寓言、童话编写而成。据说,《五卷书》是给皇太子们看的,目的是使他们变得聪慧,以便更好地治理... - 2018-12-26
  • 第十七章 月好不共有钦差长叹 临终献忠心皇帝抚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蒋班头见傅恒这气度,摸不清来头,思量了一下,命人封了院子,便转身出去。一会儿,一个官员踱着方步进来,站在檐前向傅恒问道:“您先生要见我?贵姓,台甫?”  “请屋里说话。”傅恒淡淡地说道,将手一让,又对飘高等人道:“事体不明,你们几个暂时... - 2019-01-04
  • 第十章 吴瞎子护驾走江湖 乾隆帝染疴宿镇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小鱼儿”突然露出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随即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乾隆见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说话的挑水伙计,心里不禁一震:这么一个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龙卧虎,有这样的异能之士,而且这么年轻!那和尚怪声怪气一笑,说道:“... - 2019-01-04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假皇上火烧清真寺 真奸雄困守额驸府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杨起隆在牛街清真寺里,扰乱了回民们的礼拜。杨起隆的护驾指挥朱尚贤,又动手打了回民青年,主持法事的阿訇愤怒地质问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真主祭坛前行凶打人?”  朱尚贤身子一挺,骄傲地昂着头说道:“我是当今万岁爷驾前的一等... - 2018-12-26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