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正拼命挣扎,听到林青出声,方才安下心来。

      水柔清的惊叫声在暗夜中远远传了出去,一时庄中火光大盛,示警声四起,庄丁手持兵器从四面源源不绝地往后花园赶来。林青正要提着水柔清往墙外奔去,见此情景心中忽动,用力将水柔清往墙头掷去,聚声成线道:回去把你的见闻告诉虫大师,不许再留在此地。

      庄丁来得如此及时,并且衣衫齐整,自是对夜行客早有防范,只是得了上司命令才没来回巡查。再说宁徊风定是早就发现水柔清,却隐忍至今,必有隐情。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才让林青决定孤身留下,他深信刚才没有人发现自己,此刻流于庄中必是大出对方意料,或许还能探知什么新情况。

      林青艺高胆大,利用人们视线的盲点,一动不动地紧贴在房后暗处。料定庄丁只会在后花园外围搜索,只须防备宁徊风便可。而水柔清必会引开他的注意力,加上自己深谙隐匿之道,足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保瞒过宁徊风耳目。眼见水柔清的身影飘过墙头,引得一群庄丁大呼小叫地追赶过去。房门一开,宁徊风走了出来,来到刚才破墙出爪处查看,沉思不语。从林青藏身处可望见宁徊风的侧面,但他却屏息静气闭上眼睛。宁徊风看来高深莫测,或许目光也会引起他的感应。

      一条壮实的大汉带着几个庄丁来到后花园门口停下,扬声道:宁先生,敌人已逃走,有兄弟认得是前日到涪陵城的那条画舫中的小姑娘,要不要抓她回来拷问?

      原来是她?宁徊风略一沉吟,叫兄弟都回来,也不用派人跟踪,我自有道理。他似是笑了笑,费兄弟和手下这几晚彻夜不眠,大家都辛苦了,我会把你们的表现如实记下来,堡主自有奖赏。林倾听到此处,才知道擒天堡早就得知了须闲舫的情况,见宁徊风如此成竹在胸,连他都拿不准虫大师的身份是否已然泄漏。

      那大汉正是日间被小弦调侃了一番的费源,他在擒天堡的地位不高,听宁徊风如此一说,颇有些受宠若惊,讪讪笑道:宁先生过奖了,这不过都是属下分内之事。宁徊风淡淡道:鲁香主亦对我提起过你精明能干,办事得力,只要你为他好好效力,日后这涪陵分舵副香主的位置或许便是你的。

      费源闻言大喜,面上却还要强装从容: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宁徊风唔了一声,缓缓道:日哭鬼的住处你知道吧,去通知他明早来此处见我。费源面有难色:哭老大独来独往惯了,一向只是留下暗记待他寻来。只怕明日未必能找到他......宁徊风语气转厉:他今日既知道三香阁的事,无论如何亦会留在涪陵城。你若是连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还何谈做涪陵分舵的副职?费源心中一惧,颤声道:宁先生放心,我连夜就去将他找来。宁徊风似也知道自己语气过重,又笑着加上一句: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今夜应是没有什么事了,把兄弟们都撤回去休息吧!费源领令而去。宁徊风站了一会儿,亦回房去了。

      林青心中暗凛:这宁徊风软硬兼施,三言两语间便让手下服膺,而且还顺便捧几句对方的顶头上司鲁子洋,好让其日后对鲁子洋衷心不二、办事卖力,手段确实高明!而刚才在房中却听他半天无有一句话,不露半点锋芒,让妙手王关明月几乎无此人存在,仅有此一项便已可见其厉害。再加上起初对鲁子洋的判断,看来这擒天堡的实力委实不可轻忽。

      鲁子洋送走了关明月,敲门而入:外面原来是那个小姑娘。我还以为是......宁徊风轻咳,打断鲁子洋的话: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鲁子洋干笑一声:说得也是,只怕擒天堡的人都不想听到他的名字。

      林青心中大奇,看来这二人果是早就发现了水柔清,却把她当作了另外一个人,是以没有声张。却不知这个宁徊风不想听到名字的是什么人?那么,刚才他们故意惹起关明月对自己的敌意,莫非也是做给此人看的?

      宁徊风又道:明日午时龙堡主就会来涪陵城,后日在城西七里坡困龙山庄与齐百川会谈。你安排一下,并且告诉齐百川,最多带三个人,无关的不要参加。鲁子洋犹豫道:除了那个番僧,齐百川还带了赵家兄弟与柳桃花宁徊风冷笑一声:我就是故意如此,扎风喇嘛肯定要同来,另外三人就看齐百川如何摆平吧。他又加重语气道,有必要你不妨告诉她,若是他带四个人就不要见堡主。鲁子洋恍然大悟:先生果然高明。这帮京城来的人飞扬跋扈,若不给他们点下马威,当真不将我等看在眼里了。林青甚至有点佩服这宁徊风了,如此小处亦不放过,想想那齐百川左右受气的样儿,不由心中叫绝。

      宁徊风那总是平淡无波的声音又响起来:我不好出面,你在堡主面前多说几句关明月的好话,最好能先看看太子的意思。至于那个人暂时不要让堡主知道。他的笑声亦是让人听不出任何喜怒,小小涪陵城竟然一下子多出这许多高人,也当真令人始料不及了。鲁子洋赔笑道:呵呵,看来泰亲王这步棋一走,当真是满盘皆活啊。宁徊风道:你记住,不要直接对堡主说三道四,只需要把相应的情报拣选后报告给他,一切都是他自己拿主意。鲁子洋嘿然道:我跟了先生这么多年,这一点自然晓得。又试探着问道,林青居然会上那两个女子的船,这一点倒是大出我意料,看来那两个女子应是有些来历的,要不要派兄弟盯着?宁徊风道:你不要派人去招惹林青,自有那个人看着他们。鲁子洋奇道:他为什么要去盯着林青?宁徊风沉声道:你可知与那两个女子一路的男人是谁么?鲁子洋想了想:那个人整日戴着箬笠,十分扎眼,只是看不清相貌,没人识得他。不过听齐百川说此人应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以齐百川名捕的眼光,估计不会错。宁会风冷然道:他便是虫大师!

      鲁子洋乍听到虫大师的名字,心中一惊,失声道:他来涪陵城做什么?杜县令虽是得了我擒天堡不少好处,却也算不上是个贪官吧宁徊风一笑:你道虫大师只会杀贪官么?他略一沉吟,他这次来涪陵城动机不明,现在又与林青联手,你要严令手下莫去打草惊蛇......鲁子洋犹豫道:若是他们主动闹事又如何?宁徊风冷笑一声:我自有主意。只要林青与虫大师不公然招惹我们,就算他们杀了齐百川和关明月我们也睁只眼闭只眼。鲁子洋闷哼一声,似是颇不服气。

      宁徊风又道:我不妨再多告诉你一些情况,若我没有看错,那两个女子都是四大家族的人物。他顿了一下,方道,既然有四大家族的人来,我们的计划怕要再变一下,若是能让四大家族与京师的人马起冲突才是最妙,至不济也要让他们都疑神疑鬼一番。林青听到此处,方知道己方的行踪全落在对方眼里,不但虫大师行藏已露,便是花想容与水柔清的身份亦在对方掌握之中,对擒天堡的实力更是不敢小视。听宁徊风语意,对江湖上神秘莫测的四大家族竟似也不放在眼里,实不知他凭什么可以如此托大。心中隐想起什么关键,却一时理不出头绪。

      先生高见,令属下茅塞顿开。鲁子洋连声恭维,又道,据我的消息,那齐百川果已通知追捕王来涪陵城,我看暗器王也没几天风光了。宁徊风正色道:你错了。林青能有今日的名头,绝非是妙手王所说靠着胆量得来。若真是追捕王来到此地与暗器王对决,我绝不看好梁辰。鲁子洋似没料到宁徊风对林青如此推崇,颇为不忿道:若是再加上那个人,我不信暗器王还有机会。你不要忘了虫大师。宁徊风轻轻弹了一个响指,悠然道,何况追捕王可以无视明将军的军令,他可不行。

      林青心中略有所悟,看来那个人是明将军派来的。如此方合情理,太子既然派来妙手王,明将军自也不会袖手旁观。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24-979.html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君臣议政痛说往事 龙凤相爱对口吸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事和鄂尔泰、衡臣无关。你们起来。”乾隆苦笑了一下,“是朕德力不够,所以才有‘一技花’这样的盗匪,流窜数省,不能缉拿到案。也是朕无用人之能,将大事托付一个不可靠的人!——像高恒,从接旨到石家庄,他竟走了十几天,这不是玩忽王命?他在折子... - 2019-01-11
  • 第十七章 理家事棠儿奖小奴 议政务傅恒敦友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乘轿从圆明园回到老齐化门内自己府邸,天色已经断黑。夏日昼长,下轿借着倒厦前灯光看表,已指到亥正时分。里院里侍候的黄世清家的,程富贵家的,老赖家的,几个有头脸的婆子,听门上报信主母回府,一拥而出簇拥着棠儿进来。一路两行家人长随站在灯下... - 2019-01-20
  • 第十七章 黄花镇师生同遭变 狠亲舅结伙卖亲甥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颙琰和王尔烈在东屋安置下来。“在家靠娘,出门靠墙”,颙琰的铺盖自然设在东壁下。进门一张床是王尔烈住。这屋子既小,两张床夹着一张桌于还有一把老梨木椅子,只剩下窄窄一条转侧之地。王尔烈船下步行半日,腿脚有点累,但晕船的毛病却好了,精神焕映得... - 2019-01-28
  • 第十七章 月好不共有钦差长叹 临终献忠心皇帝抚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蒋班头见傅恒这气度,摸不清来头,思量了一下,命人封了院子,便转身出去。一会儿,一个官员踱着方步进来,站在檐前向傅恒问道:“您先生要见我?贵姓,台甫?”  “请屋里说话。”傅恒淡淡地说道,将手一让,又对飘高等人道:“事体不明,你们几个暂时... - 2019-01-04
  • 第十七章 修政治乾隆衿孤忠 维纲纪盛怒逐胞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翌日,弘昼纪昀范时捷三个人平明起身,沿江北驿道奔波一日便回了扬州。因纪范二人不惯乘马,都骑弘昼王府护卫的坐骑。那都是口北杂交的走骡,骑上又快又稳。驿道右临长江左倚江淮平原,浩浩渺渺孤帆远影,而或青郁连绵落花似锦,也都无心观赏留连,只一路... - 2019-01-26
  • 第十七章 宴鸿儒康熙怜孤才 赴禁宫士奇劝尼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的话果然不差,二人来到西苑,早有一大帮六部官员迎了上来,一个个低眉顺眼“明中堂”、“高相”的叫得亲热。高士奇不愿和他们瞎掺和,便拉过一个人来,悄声问道:  “你叫宋文远,是刑部的员外郎,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记得不错吧。”  那个叫宋... - 2018-12-2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议大事忠良奉密诏 谋篡位奸佞施毒计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虽然康熙下昏,不许他们护侍,可魏东亭怎能放心呢。他暗暗跟从御驾,直过了乾清门,见康熙已平安进了永巷,方才转出午门,打马飞奔索额图府。  索额图尚未回来,但门上的人掌着灯,显然在等候着,见魏东亭深夜造访,都觉意外。门上领头的戈什哈赵逢春连... - 2018-12-23
  • 第十七章 假皇上火烧清真寺 真奸雄困守额驸府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杨起隆在牛街清真寺里,扰乱了回民们的礼拜。杨起隆的护驾指挥朱尚贤,又动手打了回民青年,主持法事的阿訇愤怒地质问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真主祭坛前行凶打人?”  朱尚贤身子一挺,骄傲地昂着头说道:“我是当今万岁爷驾前的一等... - 2018-12-26
  • 第十七章 围沙城掘地获粮泉 困黑水清军求援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光祖这一举措兆惠全然不知,也没有料到。他踹营得手,霍集占大营全部瘫痪失去指挥建制。只好退出营盘重新整理队伍。藉此机会兆惠一边命人烧营,一边命人收集吃食,喂马饮水稍作休息。好在踹营是晚饭时候,煮熟了的羊腿、馕饼自然不少,人吃饱马也带足了... - 2019-02-01
  • 第十七章 尽忠心王掞犯龙颜 论时弊康熙讲史训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在张廷玉的照料下,回到养心殿西暖阁里坐下,刚刚端起太监送来的参汤,就听外边有人报名请见:  “臣王掞、朱天保请见圣驾。”  “嗯,王掞进来,朱天保且在外边候着!”  太监一声传唤,王掞进来了。这位老夫子学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得康... - 2019-01-02
  • 小猴失踪之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小猴失踪  一天早晨,动物园的管理员去猴山给猴子们送食物。走进猴山,管理员感觉猴子数量少了。  “少了哪只猴子呢?”管理员数来数去,看来看去,终于发现少了两只当年出生的小猴。  管理员赶忙把情况报告了园长。园长立刻带人来对猴山进行了... - 2019-04-19
  • 一把咿咿呀呀的椅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面包师买了一把会唱歌的椅子。只要有人坐上去,椅子就会轻轻地唱:“我们都是小瓦匠,抹了东墙抹西墙,抹了新房抹旧房,咿呀呀,我们都是小小的小瓦匠。”  除了面包师,家里的其他人都不喜欢椅子,更不喜欢一把咿咿呀呀的椅子。没有办法,为了家人,面... - 2019-04-19
  • 小鼠妹妹的森林舞会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周末,小鼠妹妹可闲不住,因为对她来说这个夜晚是一周中最美妙的时刻。“我也要像凯丽姑姑一样,举行森林舞会。”小鼠妹妹对姐姐说。  “是不是也应该有凯丽姑姑做的那种小甜饼和甜酸浆果汽水?”小鼠妹妹关心的是食物,如果没有好吃的,森林舞会又有... - 2019-04-19
  • 聪明的松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怎么回事?”“谁这么缺德,偷走了小松鼠的核桃?”一大群松鼠围在小松鼠的仓库门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原来,这家小松鼠正兴高采烈地去仓库“检阅”它们昨天采回的“战利品”时,核桃却像变魔术似的,一下子全不翼而飞!围观的松鼠们越来越多,大家都... - 2019-04-19
  • 丑公主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遥远的国家住着一位公主,她从小在赞美声中长大,一直都以为自己美丽非凡。她请来许多画家来为自己作画,再把这些画像悬挂在大街小巷,让人们瞻仰。  可是公主并不知道,虽然人们每天从画像前经过,却从来不会停下脚步看上一眼。当不懂事的孩子指... - 2019-04-19
  • 温暖的音符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月色溶溶的夜晚,风信仙子坐在竹林里最高的一根竹枝上吹起了魔笛。霎时间,悠扬的笛声中飞出了一串小小的音符。  小音符们刚一获得生命,立刻像一个个灵活的小蝌蚪般,手拉手串联在一起,快乐地飞翔在竹林里。小小的音符们从安静的鸟窝边滑过,小鸟们本... - 2019-04-19
  • 吃球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吃球龙专吃圆圆的球。咕噜,吃个足球。咕噜,吃个篮球。咕噜,吃个排球。它飞来飞去地吃,像一串会飞的糖葫芦。老龙们很担心:“它会消化不良的。”果然,有一天它盘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说:“我飞也飞不动,身体沉甸甸的。”“你又吃什么球了?”“就吃了... - 2019-04-19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跳舞糖舞会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哈哈,神奇的跳舞糖终于做成了!”  这兴奋得发颤的声音来自于一间座落在森林里的小木屋,里面住着精灵布冬。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制作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此刻,他正捧着一个木头盒子,看着里面五颜六色、闪闪发光的糖块,满脸都洋溢着喜悦。  “只... - 2019-04-19
  • 侦探小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只伶俐的小兔子,开了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专门为大家提供快捷方便的侦探服务。  一天清晨,狐狸大婶气喘吁吁地跑到小兔的侦探事务所,焦急地说:“探长啊,你可要帮我拿主意呀!我家的蜂蜜被偷了好几次了。”  小兔马上来到了狐狸大婶家,见到仓... - 2019-04-19
  • 会开花的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每次森林里的小山妖过生日,都会收到百花仙子的一件礼物。今天是小山妖皮丘的生日,瞧,他收到了礼物——一双鞋子,蓝底色,绣满了花,漂亮极了。  “这是双会开花的鞋子,不过得有一定的条件!”仙子笑着告诉他。皮丘每天都珍爱地看着这双鞋,嘴里不停... - 2019-04-19
  • 福特的故事 - 名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著名的汽车大王福特自幼帮父亲在农场干活,当他12岁时,就在头脑中构想出一种能够在路上行走的机器,这种机器可以代替牲口和人力。可是,当时他的父亲要求他必须在农场当助手,可是福特坚信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机械师。于是,他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别人要... - 2019-04-19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飞燕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鄢茂功冷哂道:“这有什么不同?”  飞燕道:“自然不同,我是被迫脱离花字门,我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  鄢茂功道:“你叛离本门,又不肯随本座回去,自然是本门的叛徒了。”  飞燕道:“所以我要右护法替我说句公道话。”  鄢茂功道:“你... - 2018-04-30
  • 第十七章 神秘老妪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金笛解元接到手中,打了开来,只见白绢上血迹斑斑,写道:“弟子途经赣州,适逢好好先生寿辰,其子复初遣人四出迎宾,把弟子迎入赵宅,遂施强暴,弟子清白已玷,生不如死,伏乞为弟子昭雪沉冤。弟子姚翠玲绝笔叩上。”  金笛解元看得勃然大怒,哼道:“... - 2018-03-30
  • 第十七章 说得俏皮些可能会不大实在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 - 2018-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