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乘牛车往这边来了,只好将手放开,坐得端正。

      我去也,得手后自会送来!鄂夺玉在他身后嘀咕一句,蹄声哒哒,已然去得远了。罗彻敏暗骂一声,带马避到路边,又招了一下手,让身后牙兵们也给粮车让开道。

      二十三策马飞奔而来,扔鞭下马向罗彻敏拜去。他这等谦恭倒是从未有过,不由让罗彻敏一怔。他赶紧下蹬,要扶二十三起来。然而二十三两臂一运力,罗彻敏竟是撼他不动,他不由略有点尴尬。二十三显然也发觉了,伏地磕了一个头就顺势起身,道:没料到为了我们兄弟,竟劳动了太妃,先前对王上诸多不敬之言,着实让草民无地自容!

      罗彻敏有些发窘,连忙道:这本来是我答应你们的事,何足挂说到这里,却想起来,人家是在向他母亲道谢,这挂齿两字便出不了口。

      二十三受我帅父深恩,此生不能为王上斩关夺旗,只好勤勉营造,多纳粮草以报王上罢!他又拜了一拜,不再多言,翻身上马而去。

      是你告诉他的?罗彻敏瞥了一眼何飞。

      不是,何飞却不看他,道:由我来说,就毫无意思了。

      他不再往下说,然而罗彻敏也想象得出来,大约是随便一个小厮丫头假作失言漏出此事,让二十三得知吧!他不由有点不悦,道:我竟调不动冲州府里的几石粮草,还要累动母妃,这种丢人的事,何必去张扬我便用这等下作的法子市惠于人么?

      何飞默然不语,罗彻敏再数落几句,却也觉得无趣。这事不是薛妃,就是杜雪炽授意的,他不去找她们说,却向何飞出气,着实有些不地道。他用力一夹腿,乌霞有些不解地嘶了一声,小跑起来。

      不一会转到泷丘府衙前,忙碌着打扫校场的兵丁们将他阻了一阻,他好象想起什么,突然一勒马停住了。何飞追上来,向兵丁们喝道:都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闪开!

      罗彻敏突然抬手止住他道:我要进府衙一趟!

      何飞一怔,道:去那里做什么?太妃和各位大人还在王府等你,一会就到出殡的时辰了!

      罗彻敏抬头看了一眼天,果然已经初曙,却还是打了一下响鞭道:不妨事,一去就出来。

      何飞还要说什么,他已经驱马而入。

      谁敢乱闯衙役一拥而上,然而看到那乌亮的马和马上浑身缟素的少年时,又赶紧地弃棍伏身道:王王上!

      叫孙惠来见我!罗彻敏跳下马来,一面大步向堂上走,一面道。

      这个这个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有难色。

      怎么了?罗彻敏问道。

      没什么,请王上堂上坐,我们这就去请府尹大人来!一个年长些的衙役俯地磕了个头,撒腿就往外跑。

      罗彻敏坐在中堂上,吃了几口茶,烦躁地将茶盅往桌上一顿,喝道:孙惠怎么还不出来?

      请王上再等等

      他在哪?带我去!罗彻敏一声喝下,腾身而起。外面就听到娇滴滴的女人的声音,唉,这劳什儿的官有什么好当嘛,从前我家门子,也有三五日歇息,这绝早时,又是什么事要唤出来

      罗彻敏跑了几步出来,看到一个懒懒散散地女子,身着一件半敞红袍,半抹胸膛被垂下来地一把黑发衬得莹亮娇嫩这大雪天,竟也不怕冷着。这女人是谁?他收回迈出去的脚步道。

      还不等有人答,那女人一拧三摇地欺上前来了。

      我道是谁?原来却是我那九妹夫上门来了么?这女人如此这般地一句,罗彻敏先是一怔然后涨红了脸,喝道:这中堂之上,谁许你如此放肆?

      我怎么放肆?怎么就放肆?女人却越发地得了意,往前愈逼愈紧,近得罗彻敏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双黛绿的眉,还有向上勾起地发着烫的眼,一阵暖融融的香气往他面上扑来。他皱眉,脚在下面一推,女人一个趔趄,顿时就往外头旋着旋着地飞去。一头黑发扑到雪地里,乌压压地摊了老大一片,象是骤地雪化开了,生出一地草来。

      让孙惠在家里看着小老婆吧!不必再上衙来了!罗彻敏跺了一下脚,目光向不知所措地衙役们逼去,喝道:眼下府里谁管着历年案卷?

      是石判官!

      在女人撒泼哭闹声中,罗彻敏接过当初审鄂夺玉的那份卷宗,向那石姓判官道:今日出殡洒扫清道的事宜,就由你管吧!

      是送王上!

      在一片诚惶诚恐地送行声中,罗彻敏重重吐了口气,呵出的白雾在初绽的阳光中,显得格外浓厚。这种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混了这些年!

      王上!何飞提醒他道:封了孙惠的印倒也罢了,只是这件事却没有和各位大人商议,不免怆促了!

      昨夜他也该在台上的,后来闹得天翻地覆,都没见他人影,敢情是窝回小妾屋里享福去了。罗彻敏恨恨地道:这样庸碌糊涂的东西,我一刻也不想再见了!

      他一路生着闷气,回到府中,还没顾得上去看一眼那卷宗,就让着急上火地婢子们给拉进去更衣了。

      毓王的墓地早在十年前就已选定,是泷丘西面二十里的归龙山,由好几位阴阳术师相过,都说是上上龙脉。道路是新夯的黄土,沿途百姓摆香案相送。薛妃和朱夫人一起扶棺而哭,都顾不上什么,罗昭威发觉前后奔走的不是孙惠,不免有点奇怪起来。听到罗彻敏今晨的事后,也只喔了一声,并没有多说。倒是罗彻敬颇为留意,多问了几句。

      诸般仪式一一行罢,累得筋疲力尽的一行人直至将晚时分,才终于回到泷丘。

      罗彻敏回到文思阁,更衣上榻,一时却无睡意,便让花溅将鄂夺玉案子的卷宗取了来。花溅给他调着灯,道:忙了这些日子,好歹算是消停了,今日还不早些睡么?

      罗彻敏翻过一页,抬头看见杜雪炽进来。她道:听说你今日撤了孙惠,就是为了拿些东西么?

      鄂夺在那里神神秘秘地,说他可以把经书偷出来罗彻敏不解掩卷,道:里面有师傅的呈词,说当初鄂夺玉是买通了一个小沙弥,穿了他的衣裳混进藏经楼。每日翻拣图书,整整半月,才被师傅发觉。如今藏经楼上,彗定师兄亲自守着,他从前的故技还怎么施展?

      杜雪炽拂平了卷宗,道:其实何用这么麻烦,想来那位魈离密思,也没有见过那本《大般若经》。我亲手抄过,经文与外间流传,并无特别差异,伪造一本膺品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罗彻敏经这一提醒,突然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什么,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趟,旋而一掌击在手心,道:对了,他怎么能知道我们给他们的,是真还是假?

      经书传下来,己经有三百年时光,眼下他们至多也就是从书籍或口耳相传中,得知一些样式吧!他们就不怕弄了一本假的回去么?突然又想到,是魈离只要翻看过,就能看出是有没有秘密,以此来判定真假么?如此说来,经书的真假倒是其次,要紧的是,那个秘密在不在。突然间他又想到,鄂夺玉在去凌州前,曾潜入藏经楼中整整半月,这半月中他是在寻经,还是在看经?再联想到鄂夺玉去甘愿前去凌州充军,对赭石山那么熟悉,想必他是在经书中找到了赭石山与天母镜的关系,才会如此吧!只怕除了天母镜,经书,还有其它秘密,鄂夺玉也一并知晓了。那么他弄出一本可以糊弄过去的经书,自然不成问题了。

      想通此节,罗彻敏一时怔怔地,不知是喜是忧。杜雪炽唤道:花溅,进来给王上更衣!自己就要退到隔间小室去。罗彻敏站起身来,叫住她道:你

      杜雪炽转过头来,掀起来的玉珠帘,在她颊畔闪烁着。她的眼睛在这许多许多多光点之中,深得一点都看不透。罗彻敏未出口的话被这眼光给生生堵了回来。杜雪炽的姿式中分明透着无言的傲意,这一刻她平日的恭谨突然间薄得象一层鲛皮,罗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903-982.html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章 失之逆天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未老夫子已悲喜交集,关切的道:“孩子,你刚刚醒转,不可多说!”  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颗龙眼大的腊丸,捏碎腊衣,取出一粒色呈淡黄的药丸,纳入卫天翔口中。  药丸入口,卫天翔只觉一阵清香,直沁心脾,霎时之间,有一股暖流,布达全身!  耳边只... - 2018-05-30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幽冥鬼谷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这一点黯淡的磷火,虽是十分微弱,但在凌杏仙、萧不二这等内功精湛的高手眼中,已不亚于旭日高悬,皓月当空,足可把四周形势,看的十分清晰。  前行经过石牌楼和这一片圆形空地,迎面岩壁上出现了一座高约丈许,宽有八尺的高大石门。  门口站着四名手... - 2018-01-09
  • 第三十一章 丁天仁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迅速推门而入,果然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就兴冲冲退出,说道:“找到了。”  宋青雯道:“你还不快去易容,我们在房里已经有很多时间了。”  丁天仁取出易容药物,很快就易好了容。  宋青雯望着他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  ... - 2018-01-12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此情绵绵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顾大公子,形势比人强,依奴家看嘛,你也反了算了。”  顾青纶听她说话的方向,口中大喝一声:“无耻贱婢,你敢背叛七星堡,那是不想活了。”  嘶的一声,铁扇像流星赶月,一闪而至,朝田七姑立身之处,急袭过来。  方... - 2018-02-03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毒阵何惧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走到尽头,又必须再由左往右了,那是另外一条狭窄甬道。江青岚边走边想,这敢情就是唐天生壁上留字所说的九折思维之路了,他让入阵之人,在未入毒阵之前,不知不觉毫无戒备的嗅到花香,身中奇毒,使你心怀懔惧。  再在这里设上思维之路,以生命威胁... - 2018-04-27
  • 第三十一章 丁少秋走没多远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棵大树上泻落一道人影,老远就认出是爹,这就点足迎了上去,叫道:  “爹,你也来了?”  丁季友等他掠近,才道:  “为父已经来了一会,闻汝贤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但也是被你处死的,你这华山派掌门符令,到底是真... - 2018-05-04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三十一章 辇车大战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冠道人还是悠然自在,口中不时喝道:“李剑农,你三招满了!”  “银拂子,你也第三招了!”  “哈哈,四位求命三招,都已先后届满,这就怪不得贫道了!”  辇车突然旋转如飞,古纹剑、黄玉如意,玉笏、拂尘,四件兵器,同时幻起了一征光影,向四... - 2018-01-06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一章 镇宵小刀开明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宇文望轻咳一声,抬目道:“方丈大师,兄弟已命副总护法把简帮主一行人交出来了,诸位似乎应该释放小儿和小徒了?”  慧通大师道:“宇文堂主说得极是,只是令郎、令徒,乃是程少施主所擒,也由他点的穴道,门派不同,手法各异,释放自然可以,至于解穴... - 2018-05-25
  • 第三十一章 刘作家去了法庭旁听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两大文豪之一的刘作家,那天也去了法庭旁听,亲眼目睹了那场令人捧腹大笑的闹剧,亲耳聆听了李光头慷慨激昂的演讲,刘作家激动得晚上睡不着了,心想自己是遇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题材,于是披衣起床,连夜赶写了一篇洋洋万言的报.道... - 2018-02-05
  • 第三十一章 荆山三老受挫很快传遍江湖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黄岗庙这一场表演,虽然并没有短兵相接,但荆山三老受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江湖。  消息,是经众人之口,传播开去的,每一个人,绘声绘影,在描述这场表演的时候,或多或少总会加添上一、二句,于是消息越传越广,把丁建中和戴珍珠更说得武功高不可测,... - 2018-01-05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三十一章 唬住秃尾_引剑珠
  •   只听霜儿道:“你化缘也不能闯到人家家里来呀!”  铁罗汉道:“女施主就是一个人在家么?”  霜儿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我两个哥哥不是就在田里种菜么?”  铁罗汉道:“女施主家还有什么人?”  敢情他说话之时,还在东张西望,霜儿道:“你... - 2017-12-30
  • 第三十一章 玉树琼花五音惊赤发 怒焰仇火双剑折青钢_纵鹤擒龙
  •   万小琪被人一声大喝,拦住去路,不由停下身来,向前瞧去。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红光满脸,长髯拂胸的伟岸老头。瞧他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内功极有火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方才自己父亲刚说起过,此人叫十字剑董开山,终南名手!万小... - 2017-12-28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夫兵者①,不祥之器,物或恶之②,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③,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④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遭施袭连莲绝命 心如麻妙手复容_白衣紫电
  •   大门派来的都是长老或护法级人物,无一幸存。  众人无不落泪,白道的损失太大了。  龙三有两次想在亡父身边自绝,唐云楼语重心长地道:“龙贤侄这件不幸谁也不必抱怨,潜龙堡的仇恨,就是整个白道武林的仇恨,你非但不能死,还要振作起来,发誓不报此...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那些下埃及求帮助_圣经
  • 31:1祸哉!那些下埃及求帮助的,是因仗赖马匹,倚靠甚多的车辆,并倚靠强壮的马兵,却不仰望以色列的圣者,也不求问耶和华。31:2其实耶和华有智慧,他必降灾祸,并不反悔自己的话,却要兴起攻击那作恶之家,又攻击那作孽帮助人的。31:3埃及人不过... - 2017-09-05
  • 第三十一章 他母亲教训他的真言_圣经
  • 31:1利慕伊勒王的言语,是他母亲教训他的真言。31:2我的儿啊,我腹中生的儿啊,我许愿得的儿啊,我当怎样教训你呢?31:3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31:4利慕伊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酒不相宜;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 - 2017-09-01
  • 第三十一章 怎能恋恋瞻望处女_圣经
  • 31:1“我与眼睛立约,怎能恋恋瞻望处女呢?31:2从至上的神所得之份,从至高全能者所得之业是什么呢?31:3岂不是祸患临到不义的,灾害临到作孽的呢?31:4神岂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数点我的脚步呢?”31:5“我若与虚谎同行,脚若追随诡诈;3... - 2017-08-14
  • 第三十一章 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_圣经
  • 31:1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争战。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在基利波有被杀仆倒的。31:2非利士人紧追扫罗和他儿子们,就杀了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亚比拿达、麦基舒亚。31:3势派甚大,扫罗被弓箭手追上,射伤甚重,31:4就吩咐拿他兵器的人说:“... - 2017-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