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啊”了一声,问道:“你们师傅已经坐功了么?”

      那男的躬身应了声“是”。

      岳小龙在他们说话之时,暗暗打量两人,只见男的约模二十三四岁,生的面貌白日,英气飒飒,女的还不过二十来岁,杏眼桃腮,身材蛔娜。

      正在打量之际,只见那男的朝自己含笑招呼道:“岳兄别来可好?”

      岳小龙听的方自一愕,抱拳还礼道:“兄台……”

      那男的大笑道:“岳兄难道忘了终南门下杨宏勋,和姚玉琴么?”

      岳小龙忙道:“原来是杨兄。”

      那男子笑道:“兄弟周子奇,这是二师妹杜锦受。”

      凌杏仙道:“杜姐姐,你就是姚姐姐了。”

      杜锦受拉着凌杏仙的手,笑道:“凌家妹子,我一直在想念你呢!”

      岳小龙又替尹翔引见两人,一面笑道:“周兄大概不认识尹兄吧?这位就是在大会上假扮慕容先生的人。”

      周子奇爽朗的道:“久仰,久仰,兄弟那天还当真是慕容先生呢?”

      虎嬷嬷朝尹翔三人道:“仙子这时已在坐功,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歇上一晚,明天再见不迟。一面又朝周子奇,杜锦受吩咐道:“你们年青人,谈得来,这三位客人,就由你们去安顿了。大家进入庙中,虎嬷嬷独自朝后而去。

      杜锦受道:“大师兄安排岳少侠,尹少侠两位的住处,凌家妹子到我房里去睡好了。”

      说完,没待周子奇回答,拉着凌杏仙往里行去。

      周子奇道:“岳兄,尹兄请随兄弟来。”

      领着两人,穿过偏殿,朝左首一座院落行去。

      岳小龙道:“兄弟有一件事要向周兄你请教,前次铜沙岛大会,假扮兄弟和舍表妹的,不知可是仙子门下?”

      周子奇笑道:“那是三师弟徐云章和四师妹钟翠玲,今晚在后进替车前辈护法,明天再替两位引见。”

      尹翔听他说出“替车前辈护法”之言,不觉问道:“周兄说的车前辈,可是车大先生么,他受了伤?”

      周子奇道:“正是车大先生,听说他毒入骨髓,目前正由诸葛先生施救之中。”

      岳小龙道:“诸葛先生已经赶来了么?”

      周子奇道:“前天到的。”

      说话之时,周子奇已把两人领人屋中,一面说道:“两位请休息吧,今晚兄弟值夜,恕不奉陪了。”

      尹翔、岳小龙同声道:“周兄请便。”

      周子奇抱了抱拳,匆匆退出。两人走到对面铺上坐下,岳小龙道:“尹兄,看来仙子和铜沙岛双方都在暗中积极布署,桐柏山可能会爆发一场武林罕见的惨烈搏斗呢!”

      尹翔摇摇头道:“这次桐柏之会,主要人物,并不是桐沙岛和彩带门。”

      岳小龙的一怔道:“那是什么人?”

      尹翔道:“是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

      岳小龙:“兄弟怎的没听人说起?”

      尹翔道:“此事十分隐秘,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

      岳小龙道:“那么尹兄怎会知道的呢?”

      尹翔笑了笑道:“我是听家师说的。”

      岳小龙道:“以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的身份,行经之处,还能瞒得过江湖上人耳目么?”

      尹翔笑道:“本该如此,由此可见他对此次集会的极端机密了。”

      岳小龙道:“尹兄可知少林、武当两派掌门集会桐柏,究是为了什么?”

      尹翔道:“铜沙岛开山大典,九大门派的镇山武学,被人家破的干干净净,自然急放共谋对策了。”

      岳小龙道:“尹兄不是说,只有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么?”

      尹翔道:“这次集会,是由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出面邀约的,可能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都会赶来。

      岳小龙道:“还有一点,使人不解的,是这次集会,既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为什么不在少林、武当,或是其他门派中集会,在他们来说,该是既秘密又方便,何用跑到九派全都无关的桐柏山来呢?”

      尹翔笑道:“岳兄弟这就不懂了,九大门派并立江湖,谁也不能领导谁来?桐柏山在豫鄂交界,地当九派之中,自是适宜的地点了。”

      岳小龙道:“那么仙子赶来,又为什么呢?”

      尹翔道:“听家师的口气,好像这次集会,关系十分重大,详细情形,我也不大清楚。”接着说道:“岳兄弟,快睡吧,有话明天再说。”

      岳小龙心中暗暗奇怪,觉得尹翔什么事都知道,只是有些事情,好像不肯多说。

      第二天早晨,刚一起床,一名小尼姑就打来了脸水,接着又送上早餐,那是一锅稀饭,四碟粥菜,和一大盘素包子。

      岳小龙尹翔正吃早点,只见周子奇匆匆进来,含笑道:“岳兄、尹兄都起来了,这里一切都较为简陋,招待不周,两位多多原谅。”

      尹翔道:“大家都非外人,周兄毋须客气。”

      岳小龙问道:“周兄,可是仙子叫我们么?”

      周子奇道:“家师在子午卯西四个时辰,都是坐功的时候,不见任何人。兄弟昨晚轮值,此刻由五师弟接替特来看看两位的。”

      尹翔道:“周兄一晚未睡,快去休息吧!”

      周子奇拱了拱手,逞自朝右边房中走去。

      过了约有半个多时辰,才见虎嫉嬷领着凌杏仙急步走了进来。

      虎嬷嬷一路呷呷尖笑道:“一个早晨,凌姑娘就吵了四、五遍,非要老婆子陪着她来不可,现在你看到龙哥儿了,总放心了吧?

      凌杏仙道:“你再说,我不来啦!”

      尹翔、岳小龙慌忙迎了出去,拱手道:“嬷嬷早。”

      虎嬷嬷道:“你们还睡的好么?”

      两人应了声:“很好。”

      虎嬷嬷回头望着岳小龙道:“到了庙里,就得吃素,这里当家,还是咱们仙子的师姐,规矩可重得很,龙哥儿,你要是吃不惯素菜,待会老婆子替你到后园去煮一锅红烧肉来。”

      她似是对岳小龙特别关切,平时凶霸霸的脸上,也挤出了难得看到的笑容,尤其是一双三角眼,流露出无比的慈爱!这情形,不但岳小龙有此感觉,尹翔和凌杏仙,也看的出来,大家心里都暗暗感到奇怪。

      岳小龙忙道:“多蒙嬷嬷关注,素莱晚辈吃的惯。”

      虎嬷嬷尖笑道:“你吃的惯就好,说实在,我老婆子才来了几天,就不习惯,你别看我的虎嬷嬷上了年纪,平日里每餐都非得吃上几大块肉不可,不然那来的力气?”

      凌杏仙道:“虎嬷嬷,你不是说仙子已经醒了,来叫尹大哥、龙哥哥的么?”

      虑嬷嬷啊了一声,道:“该死,该死,老婆子差点忘了正事,仙子已经醒了,你们该进去见见。”

      尹翔岳小龙躬身应“是”。

      虎嬷嬷又道:“你们来了’,我还没禀过仙子,你们随我进去。”

      说完领着三人,跨出偏院,直向后进走去。

      刚到门口,只见一名青衫佩剑少年匆匆走来,一眼看到虎嬷嬷,慌忙站住,躬身叫了声:“嬷嬷。”

      虎嬷嬷三角眼一瞪,说道:“老五,你这般慌慌忙忙的,又是什么事?”

      尹翔听她叫青衫少年老五,心中暗想:“他大概就是周子奇的五师弟了。”

      只见那青衫少年道:“弟子正要去找嬷嬷呢。”

      虎嬷嬷道:“找我干么?”

      青衫少年道:“方才外面来了两个人,要见师傅。”

      虎嬷嬷道:“是什么人,

      青衫少年道:“他们没说。”

      虎嬷嬷哼道:“你不会问人家?”

      青衫少年道:“弟子问了……”

      虎嬷嬷没待他说完,截口道:“问了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吗?”

      青衫少年道:“弟子间他们,他们不肯说,只是……”

      虎嬷嬷这下气大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3-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一剑解围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晨光熹微,宿露未收!  十里河北首的一条小径上,正有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身躯微胖,穿着一件蓝布大褂的老头,只要看他健步如飞,准是一位武林中人。  就当他快要奔近十里河的时候,这只有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并肩走出两个...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毁天毒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三人出了客店,一路奔行,不多一回,便已赶到城垣,这时离开启城门,差不多还有一个更次。  范君瑶一路领先,走近城墙,脚下丝毫不停,只是朝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便如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头之上。  方壁君跟在他身后...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儿女风波_梵林血珠
  •   当观日峰下观战的武林家客,潮水一般涌出这块坡地的时候,人们在混乱中不免会失去伙伴,于是你呼我喊,边走边找。  皇甫霓虹、黄霞、小六子,就是这么亮着嗓门叫的:“野—一哥—一儿—一”结果,他们听见了另外一声清脆的叫声。  “小——六——子—... - 2017-12-09
  • 第二十七章 筵前惊鬼叟_北山惊龙
  •   绿袍神君听鬼仙姑杨萧萧说了那小叫化自称毕玉麟,还声言要找自己算账!从他自称毕玉麟这一点推想,此人自然和毕玉麟有关,那么小叫化,莫非就是那个姓公孙的女娃儿不成?这又不对,那女娃儿剑法古怪,武功虽然不弱,但并非伏景清门下。  心中想着,不期... - 2017-12-12
  • 第二十七章 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_东风传奇
  •   长真子陪同谷飞云三人,来至西首一座别院,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  庭院前有假山、鱼池及许多盆栽花木,回廊雕栏间,一排九间精舍,窗明几净,十分清幽。  一名青袍道人看到长真子领着三人进来,立即迎着躬身道:“弟子参见七师叔。”  长真... - 2017-12-18
  • 第二十七章 恩仇了了_翠莲曲
  •   万里长空,一片蔚蓝。  迎面金盆似的斜阳,照得令人睁不开眼睛。  底下是茫茫的浮云,真像铺着厚厚一层棉絮,瞧不到山川形势,也隔绝了十丈软红。  凛烈罡风,吹到身上,几乎耐不住天外奇寒!  方玉琪和莲儿两人,自从骑上大白、小白,它们就振翅... - 2017-12-20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