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啊”了一声,问道:“你们师傅已经坐功了么?”

      那男的躬身应了声“是”。

      岳小龙在他们说话之时,暗暗打量两人,只见男的约模二十三四岁,生的面貌白日,英气飒飒,女的还不过二十来岁,杏眼桃腮,身材蛔娜。

      正在打量之际,只见那男的朝自己含笑招呼道:“岳兄别来可好?”

      岳小龙听的方自一愕,抱拳还礼道:“兄台……”

      那男的大笑道:“岳兄难道忘了终南门下杨宏勋,和姚玉琴么?”

      岳小龙忙道:“原来是杨兄。”

      那男子笑道:“兄弟周子奇,这是二师妹杜锦受。”

      凌杏仙道:“杜姐姐,你就是姚姐姐了。”

      杜锦受拉着凌杏仙的手,笑道:“凌家妹子,我一直在想念你呢!”

      岳小龙又替尹翔引见两人,一面笑道:“周兄大概不认识尹兄吧?这位就是在大会上假扮慕容先生的人。”

      周子奇爽朗的道:“久仰,久仰,兄弟那天还当真是慕容先生呢?”

      虎嬷嬷朝尹翔三人道:“仙子这时已在坐功,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歇上一晚,明天再见不迟。一面又朝周子奇,杜锦受吩咐道:“你们年青人,谈得来,这三位客人,就由你们去安顿了。大家进入庙中,虎嬷嬷独自朝后而去。

      杜锦受道:“大师兄安排岳少侠,尹少侠两位的住处,凌家妹子到我房里去睡好了。”

      说完,没待周子奇回答,拉着凌杏仙往里行去。

      周子奇道:“岳兄,尹兄请随兄弟来。”

      领着两人,穿过偏殿,朝左首一座院落行去。

      岳小龙道:“兄弟有一件事要向周兄你请教,前次铜沙岛大会,假扮兄弟和舍表妹的,不知可是仙子门下?”

      周子奇笑道:“那是三师弟徐云章和四师妹钟翠玲,今晚在后进替车前辈护法,明天再替两位引见。”

      尹翔听他说出“替车前辈护法”之言,不觉问道:“周兄说的车前辈,可是车大先生么,他受了伤?”

      周子奇道:“正是车大先生,听说他毒入骨髓,目前正由诸葛先生施救之中。”

      岳小龙道:“诸葛先生已经赶来了么?”

      周子奇道:“前天到的。”

      说话之时,周子奇已把两人领人屋中,一面说道:“两位请休息吧,今晚兄弟值夜,恕不奉陪了。”

      尹翔、岳小龙同声道:“周兄请便。”

      周子奇抱了抱拳,匆匆退出。两人走到对面铺上坐下,岳小龙道:“尹兄,看来仙子和铜沙岛双方都在暗中积极布署,桐柏山可能会爆发一场武林罕见的惨烈搏斗呢!”

      尹翔摇摇头道:“这次桐柏之会,主要人物,并不是桐沙岛和彩带门。”

      岳小龙的一怔道:“那是什么人?”

      尹翔道:“是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

      岳小龙:“兄弟怎的没听人说起?”

      尹翔道:“此事十分隐秘,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

      岳小龙道:“那么尹兄怎会知道的呢?”

      尹翔笑了笑道:“我是听家师说的。”

      岳小龙道:“以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的身份,行经之处,还能瞒得过江湖上人耳目么?”

      尹翔笑道:“本该如此,由此可见他对此次集会的极端机密了。”

      岳小龙道:“尹兄可知少林、武当两派掌门集会桐柏,究是为了什么?”

      尹翔道:“铜沙岛开山大典,九大门派的镇山武学,被人家破的干干净净,自然急放共谋对策了。”

      岳小龙道:“尹兄不是说,只有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么?”

      尹翔道:“这次集会,是由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人出面邀约的,可能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都会赶来。

      岳小龙道:“还有一点,使人不解的,是这次集会,既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为什么不在少林、武当,或是其他门派中集会,在他们来说,该是既秘密又方便,何用跑到九派全都无关的桐柏山来呢?”

      尹翔笑道:“岳兄弟这就不懂了,九大门派并立江湖,谁也不能领导谁来?桐柏山在豫鄂交界,地当九派之中,自是适宜的地点了。”

      岳小龙道:“那么仙子赶来,又为什么呢?”

      尹翔道:“听家师的口气,好像这次集会,关系十分重大,详细情形,我也不大清楚。”接着说道:“岳兄弟,快睡吧,有话明天再说。”

      岳小龙心中暗暗奇怪,觉得尹翔什么事都知道,只是有些事情,好像不肯多说。

      第二天早晨,刚一起床,一名小尼姑就打来了脸水,接着又送上早餐,那是一锅稀饭,四碟粥菜,和一大盘素包子。

      岳小龙尹翔正吃早点,只见周子奇匆匆进来,含笑道:“岳兄、尹兄都起来了,这里一切都较为简陋,招待不周,两位多多原谅。”

      尹翔道:“大家都非外人,周兄毋须客气。”

      岳小龙问道:“周兄,可是仙子叫我们么?”

      周子奇道:“家师在子午卯西四个时辰,都是坐功的时候,不见任何人。兄弟昨晚轮值,此刻由五师弟接替特来看看两位的。”

      尹翔道:“周兄一晚未睡,快去休息吧!”

      周子奇拱了拱手,逞自朝右边房中走去。

      过了约有半个多时辰,才见虎嫉嬷领着凌杏仙急步走了进来。

      虎嬷嬷一路呷呷尖笑道:“一个早晨,凌姑娘就吵了四、五遍,非要老婆子陪着她来不可,现在你看到龙哥儿了,总放心了吧?

      凌杏仙道:“你再说,我不来啦!”

      尹翔、岳小龙慌忙迎了出去,拱手道:“嬷嬷早。”

      虎嬷嬷道:“你们还睡的好么?”

      两人应了声:“很好。”

      虎嬷嬷回头望着岳小龙道:“到了庙里,就得吃素,这里当家,还是咱们仙子的师姐,规矩可重得很,龙哥儿,你要是吃不惯素菜,待会老婆子替你到后园去煮一锅红烧肉来。”

      她似是对岳小龙特别关切,平时凶霸霸的脸上,也挤出了难得看到的笑容,尤其是一双三角眼,流露出无比的慈爱!这情形,不但岳小龙有此感觉,尹翔和凌杏仙,也看的出来,大家心里都暗暗感到奇怪。

      岳小龙忙道:“多蒙嬷嬷关注,素莱晚辈吃的惯。”

      虎嬷嬷尖笑道:“你吃的惯就好,说实在,我老婆子才来了几天,就不习惯,你别看我的虎嬷嬷上了年纪,平日里每餐都非得吃上几大块肉不可,不然那来的力气?”

      凌杏仙道:“虎嬷嬷,你不是说仙子已经醒了,来叫尹大哥、龙哥哥的么?”

      虑嬷嬷啊了一声,道:“该死,该死,老婆子差点忘了正事,仙子已经醒了,你们该进去见见。”

      尹翔岳小龙躬身应“是”。

      虎嬷嬷又道:“你们来了’,我还没禀过仙子,你们随我进去。”

      说完领着三人,跨出偏院,直向后进走去。

      刚到门口,只见一名青衫佩剑少年匆匆走来,一眼看到虎嬷嬷,慌忙站住,躬身叫了声:“嬷嬷。”

      虎嬷嬷三角眼一瞪,说道:“老五,你这般慌慌忙忙的,又是什么事?”

      尹翔听她叫青衫少年老五,心中暗想:“他大概就是周子奇的五师弟了。”

      只见那青衫少年道:“弟子正要去找嬷嬷呢。”

      虎嬷嬷道:“找我干么?”

      青衫少年道:“方才外面来了两个人,要见师傅。”

      虎嬷嬷道:“是什么人,

      青衫少年道:“他们没说。”

      虎嬷嬷哼道:“你不会问人家?”

      青衫少年道:“弟子问了……”

      虎嬷嬷没待他说完,截口道:“问了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吗?”

      青衫少年道:“弟子间他们,他们不肯说,只是……”

      虎嬷嬷这下气大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3-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一章 弄巧成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话听得在座之人,莫不感到惊异,萧梦谷上次在会场上被大家拿下,但因他究是一派掌门,不好难为他,等到折花门铩羽而归,才把他释放,并由各大门派予以警告,劝他从此不得再出江湖走动,他居然又赶到折花门来了!  杨文华道:“请他到大厅去待茶,本座... - 2018-04-21
  • 第二十四章 连闯三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蓝飞燕俏目一抬,发现何天香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不觉问道:“三妹,这人是谁?”  何天香回身一招手道:“裘少帮主,你过来,我给你引见……”  她对杨文华神态亲密,语声娇柔,使人—看就知两人已经有着特殊的情愫了!  蓝飞燕不觉深深地看了杨... - 2018-04-21
  • 第二十二章 挽救船帮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姜凤仙自然听得出来,这是有人以“千里传音”之术说的话,她自称“贫尼”,那准是江洁云的师父清尘师太了!  心念这一动,顿时放宽了心,冷笑道:“三妹,不用说了,咱们既然中了计,就随他们去吧,去见见他们千面教的教主也好。  反正咱们折花门已和... - 2018-04-21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第二十三章 五路分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春梅道:“那等解散的时刻再说了,目前杨门主是允许我参加折花门了?”  “方才在下不是已经答应姑娘了么?”  春梅迅速地举手从她粉颊之间,揭起一张面具,纳入怀中,双膝一屈,跪倒地上,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属下姬珍珍叩见门主。”  她这一揭... - 2018-04-21
  • 第二十五章 恶贯满盈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本来三尺距离,要爬过来自然很快;但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中,唐传贤早巳撒证了毒粉,和刚才打出的七八种暗器,地面上自然布满了剧毒,这些蚂蚁不敢贸然过来,因此万头攒动,只是沿着那件大氅朝唐传贤望!  忽然它们似乎得到了军令,每一只蚂蚁口中咬下一点... - 2018-04-21
  • 第二十五章 千里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拱手拱道:“香香被这里的少应主所劫持,在下两人一路追踪前来……”  九毒娘子没等他说完,蛮靴轻跺,叹息道:“这么说来,地窖里的人,也是你们放的了?这下真把我这大姐整惨了!”  乾坤手杨开泰诧异的道:“姑娘认识他们么?”  九毒娘子...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七章 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_金缕甲-秋水寒_
  •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 - 2018-03-15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从观音阁经过_玉辟邪_故事大
  •   申牌时光,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就从观音阁经过。  纪效祖马上长鞭一指,朝丁天仁道:“南首一片林间,就是观音阁了。”  丁天仁回头只看了一眼,没有多说,红儿听说这里是观音阁,因为大哥说过,自然要特别注意。  纪效祖又道:“这观音阁... - 2018-01-11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黑石岛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离开洛阳,唐绳武忍不住一带马缰,跟上了丁捷侯的坐骑,问道:  “丁大侠,这一趟,究竟有什么事吗?”  丁捷侯只知道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并不是萧不二的徒弟,看他不过十六七岁,平日又沉默寡言,只道他武功有限,心中还暗暗搞咕。  萧不二已经说... -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