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他觉得自己也许弄错了_现实一种_故事大全

  •   “那另一摊呢?”他似乎想起来其中一摊血迹不是皮皮的。

      “也是皮皮的。”山岗说。

      他觉得自己也许弄错了,所以他不再说话。过了一会他又说:“山岗,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其实昨天我很害怕,踢死皮皮以后我就很害怕了。”

      “你不会害怕的。”山岗说。

      “不。”山峰摇摇头,“我很害怕,最害怕的时候是递给你菜刀。”山岗停止了按摩,用手亲切地拍拍他的脸说:“你不会害怕的。”山峰听后微微笑了起来,他说:“你不肯相信我。”

      这时山岗已经蹲下身去脱山峰的袜子。

      “你在干什么?”山峰问他。

      “替你脱袜子。”山岗回答。

      “干嘛要脱袜子?”这次山岗没有回答。他将山峰的袜子脱掉后,就揭开锅盖,往山峰脚底心上涂烧烂了的肉骨头了。那条小狗此刻闻到香味马上跑了过来。“你在涂些什么?”山峰又问。

      “清凉油。”山岗说。“又错了。”山峰笑笑说,“你应该涂在太阳穴上。”

      “好吧。”山岗用手将小狗推开,然后伸进锅子里抓了两把像扔烂泥似地扔到山峰两侧的太阳穴上。接着又盖上了锅盖,山峰的脸便花里胡哨了。

      “你现在像个花花公子。”山岗说。

      山峰感到什么东西正缓慢地在脸上流淌。“好像不是清凉油。”他说,接着他伸伸腿,可是和木板绑在一起的腿没法弯曲。他就说:“我实在太累了。”

      “你睡一下吧。”山岗说,“现在是七点半,到八点半我就放开你。”这时候那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出现在门口。山岗看到她们怔怔地站着。接着他听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嗷叫,他看到弟媳扑了上来,他的衣服被扯住了。他听到她在喊叫:“你要干什么?”于是他说:“与你无关。”

      她愣了一下,接着又叫道:“你放开他。”

      山岗轻轻一笑,他说:“那你得先放开我。”当她松开手以后,他就用力一推,将她推到一旁摔倒在地了。然后山岗朝妻子看去,妻子仍然站在那里,他就朝她笑了笑,于是他看到妻子也朝自己笑了笑。当他扭回头来时,那条小狗已向山峰的脚走去了。山峰看到妻子从屋内扑了出来,他看到她身上像是装满电灯似地闪闪发亮,同时又像一条船似地摇摇晃晃。他似乎听到她在喊叫些什么,然后又看到山岗用手将她推倒在地。妻子摔倒时的模样很滑稽。接着他觉得脖子有些酸就微微扭回头来,于是他又看到刚才见过的那两摊血了。他看到两摊血相隔不远,都在阳光下闪闪烁烁,他们中间几滴血从各自的地方跑了出来,跑到一起了。这时候想起来了,他想起来另一摊血不是皮皮的,是他儿子的。他还想起来是皮皮将他儿子摔死的。于是他为何踢死皮皮的答案也找到了。他发现山岗是在欺骗他,所以他就对山岗叫了起来:“你放开我!”可是山岗没有声音,他就再叫:“你放开我。”

      然而这时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脚底慢慢升起,又往上面爬了过来,越爬越快,不一会就爬到胸口了。他第三次喊叫还没出来,他就由不得自己将脑袋一缩,然后拼命地笑了起来。他要缩回腿,可腿没法弯曲,于是他只得将双腿上下摆动。身体尽管乱扭起来可一点也没有动。他的脑袋此刻摇得令人眼花缭乱。山峰的笑声像是两张铝片刮出来一样。

      山岗这时的神色令人愉快,他对山峰说:“你可真高兴呵。”随后他回头对妻子说:“高兴得都有点让我妒嫉了。”妻子没有望着他,她的眼睛正望着那条狗,小狗贪婪地用舌头舔着山峰赤裸的脚底。他发现妻子的神色和狗一样贪婪。接着他又去看看弟媳,弟媳还坐在地上,她已经被山峰古怪的笑声弄糊涂了。她呆呆地望着狂笑的山峰,她因为莫名其妙都有点神智不清了。现在山峰已经没有力气摆动双腿和摇晃脑袋了,他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脖子上,他脖子拉直了哈哈乱笑。狗舔脚底的奇痒使他笑得连呼吸的空隙都快没有了。

      山岗一直亲切地看着他,现在山岗这样问他:“什么事这么高兴?”山峰回答他的是笑声,现在山峰的笑声里出现了打嗝。所以那笑声像一口一口从嘴中抖出来似的,每抖一口他都微微吸进一点氧化。那打嗝的声音有点像在操场里发生的哨子声,节奏鲜明嘹亮。山岗于是又对站在门口的妻子说:“这么高兴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而他妻子依然贪婪地看着小狗。他继续说:“你高兴得连呼吸都不需要了。”然后他俯下身去问山峰:“什么事这么高兴。”此刻的笑声不再节奏鲜明,开始杂乱无章了。他就挺起身对弟媳说:“他不肯告诉我。”山峰的妻子仍坐在地上,她脸上的神色让人感到她在远处。

      这时候那条小狗缩回了舌头,它弓起身体抖了几下。然后似乎是心安理得地坐了下来。它的眼睛一会儿望望那双脚,一会儿望望山岗。山岗看到山峰的脑袋耷拉了下去,但山峰仍在呼吸。山岗便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什么事这么高兴。”可是山峰没有反应,他在挣扎着呼吸,他似乎奄奄一息了。于是山岗又走到那只锅子旁,揭开盖子往里抓了一把,又涂在了山峰的脚底。那条狗立刻扑了上去继续舔了。

      山峰这次不再哈哈大笑,他耷拉着脑袋“呜呜”地笑着,那声音像是深更半夜刮进胡同里来的风声。声音越拉越长,都快没有间隙了。然而不久之后山峰的脑袋突然昂起,那笑声像是爆炸似的疯狂地响了起来。这笑声持续了近一分钟,随后戛然而止。山峰的脑袋猛然摔了下去,摔在胸前像是挂在了那里。而那条狗则依然满足地舔着他的脚底。

      山岗走上前,伸手托住山峰的下巴,他感到山峰的脑袋特别沉重。他将那脑袋托起来,看到了一张扭曲的脸。他那么看了一会才松开手,于是山峰的脑袋跌落下去,又挂在了胸前。山岗看了看表,才过去四十分钟。于是他转过身,朝屋内走去。他在屋门口站住了脚,他听到妻子这样问他:“死了吗?”“死了。”他答。进屋后他在餐桌旁坐了下来,早餐像仪仗队似的在桌上迎候他,依旧由米粥和油条组成。这时妻子也走了进来。妻子一直看着他,但妻子没在他旁边坐下,也没说什么。她脸上的神色让人觉得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走进了卧室。

      山岗通过敞开的门,望着坐在地上死去的山峰。山峰的模样像是在打瞌睡。此刻有一条黑黑的影子向山峰爬去,不一会弟媳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他看到她正在山峰旁边站了很久,然后才俯下身去。他想她是在和山峰说话。过了一会他看到她直起身体,随后像不知所措似的东张西望。后来她的目光从门口进来了,一直来到他脸上。她那么看了一会后朝他走来。她一直走到他身旁,她皱着眉头看着他,似乎是在看着一件叫她烦恼的事。而后她才说:“你把我丈夫杀了。”

      山岗感到她的声音和山峰的笑声一样刺耳,他没有回答。

      “你把我丈夫杀害了。”她又说。

      “没有。”山岗这次回答了。

      “你杀害了我的丈夫。”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没有,”山岗说,“我只是把他绑上,并没有杀他。”

      “是你!”她突然神经质地大叫一声。

      山岗继续说:“不是我,是那条狗。”

      “我要去告你。”她开始流泪了。

      “你那是诬告。”山岗说。“而且诬告有罪。”说完他轻轻一笑。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她迷惑地望着山岗,很久后她才轻轻说:“我要去告你。”然后她转身朝门外走去。

      山岗看着她一步一步出去。她在山峰旁边站了一会,然后她抬起手去擦眼睛。山岗心想:“她现在哭得像样一点了。”接着她就走出了院门。

      山岗的妻子这时从卧室走了出来。她手里提着一个塞得鼓鼓的黑包。她将黑包放在桌上,对山岗说:“你的换洗衣服和所有的现钱都放在里面了。”

      山岗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他望着她有些发怔。

      因此她又说:“你该逃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89-938.html - 2018-02-13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
  • 第四章 鬼魅十二煞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找我?”  尹剑青一怔,问道:“陆总管找在下有何贵干?”  陆连奎笑了笑道:“在下找寻尹少侠,已非一日,今天总算有幸,找到少侠了。”  尹剑青道:“陆总管找寻在下总不会没有事吧?”  “自然有,自然有……”陆连奎连声陪笑道:“因为敝上... - 2018-05-15
  • 第四章 雪压梨花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他果然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裴元钧遇难之事,虽没亲眼瞧见,但他仅凭判断,居然见微知著和亲眼看见的一般!  孟不假在思索之时,故意动手装烟,这时打着火绒,吸了两口烟,回头笑道:“小子,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连你师父是哪一门派出身,都忘了... - 2018-05-16
  • 第四章 九里堡少侠受伤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总算证实了一件事,这卖梨膏糖的张老实果然是一位风尘异人。他耽心的却是刘二麻子,厉山二厉既然在他师父面前说出不知刘二麻子的下落,看来似乎不假,但刘二麻子明明是失踪了,不然,他如果是自己走的,师门所传的八卦刀,他决不会遗留在木床底下的... - 2018-05-21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当你觉得自己牛逼烘烘,也许别人觉得你傻逼兮兮
  •        前两天碰见一件非常搞笑的事,现在想起那场面,我都还忍俊不禁。   前几天我坐飞机去选翡翠,下了飞机走出大厅去旁边打的。这时候,一声汽车刺耳的长鸣吓了我一跳,本没当回事,但隔了几秒,长鸣声... - 2016-01-19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 - 2018-05-13
  • 第七十八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假赵南珩眼珠一转,不见人影,心知这发话的准是庵主无疑,此刻可能尚在房中,这就躬身道:“孩儿睡不着,到庵前走走,母亲还没睡吗?”  妇人声音道:“娘也睡不着,孩子,时间不早了,你快睡吧!”  假赵南珩口中应是,翻进围墙,照着黄衫老人指示,... - 2018-05-13
  • 第七十五章 婉转峨眉仰药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玉坠,实在只有半方,再也摸不到什么了。  但劲装青年双眸之中,却隐隐射出异样光彩,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淫邪之色,得意的狞笑道:“小爷跟你跑了几千里冤枉路,这么一来,还算值得!嘿嘿,让小爷先瞧瞧你到底是谁?”  他目光盯在她脸上,仔细打量了一... - 2018-05-13
  • 第七十二章 葫芦依样折南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世侯看完树上字迹,不禁气得浓嘿一声,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明目张胆挑战,委实欺人太甚!  凭他在武林中的声望,即使没有兴趣,自然也非去不可。  奇峰关是川鄂湘三省的交界,邻近武陵山脉,山岭这通,地瘠人稀。  这时东方天际渐渐露出鱼白,... - 2018-05-13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夜幕下的朋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悄悄地来了,月儿在天空荡着秋千,星星们调皮的眨着眼睛,梦婆婆忙碌的把梦的种子撒在人们的睡梦中。  在一间小公寓里,善良的小主人正做着美梦,不时地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床前的台灯叹了一口气说:“唉,真不幸!每天晚上我都不能睡觉,要... - 2018-05-13
  • 馋嘴狐狸与面包狼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好香啊!忍不住流下口水的狐狸,几乎被这香味诱惑走不动了,狐狸潜行着悄悄来到香味飘散的地方,啊……是面包狼的家,面包狼又烤出一盘香喷喷的面包出来。面包狼烤的面包可是森林里出了名的,每天小动物都排着队来面包狼家买面包。  馋嘴的狐狸摸摸自己... - 2018-05-13
  • 乌龟邮递员迟来的礼物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乌龟先生成立了一家快递公司,这天,山羊要来给自己妻子邮件礼物,乌龟先生接受了这单生意。  紧接着是小白兔的妈妈要为自己的兔宝宝邮一件围巾,寒冷的冬天,兔妈妈担心远在外地的孩子。乌龟先生同样接下了这单生意。  猴子先生蹦跳着进来,对乌龟说... - 2018-05-13
  • 窗外的精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窗外的那棵树上,住着一个精灵,名叫多米。这是一个秘密,只有在这所学校里读书的孩子们知道。他们不想把这个秘密告诉大人,是怕多米被赶走。要知道,所有的孩子都爱跟精灵交朋友,这是真的!  有一天,在孩子们上课的时候,多米悄悄地从树叶中探出... - 2018-05-13
  • 打呼噜的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新搬来一位成员,那就是巫婆女士,森林里的动物们都很热情的欢迎她,巫婆也很高兴能住在森林里,巫婆用魔法变出一栋房子,这就是巫婆的家了,巫婆还变出各种不同的食物邀请大家一起吃,愉快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晚上,动物们都回到了自己的... - 2018-05-13
  • 笑蘑菇哭蘑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下雨了,树林里的蘑菇像一把把小伞,从草丛里冒出来。  小白兔挎着篮子,来到树林里,他采了一朵白白的小蘑菇,闻了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刺猬爷爷,我为什么会笑呢?”小白兔问知识渊博的刺猬爷爷。  “因为这是一朵笑蘑菇。”刺猬爷爷说。 ... - 2018-05-13
  • 小蚂蚁黑黑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初春的早上,刚下过雨,到处是一片清新的感觉。每棵树上的每片叶子都在晨光下熠熠生辉,盛开的花瓣上也残留了一些晶莹剔透的雨珠,小小的雨珠慢慢的混合到了一起,然后便顺着不堪重负的花瓣滴到了散发着泥土芬芳的地上。  这个时候,小蚂蚁黑黑也起床了... - 2018-05-11
  • 今天蜗牛不在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蜗牛的家在一个山坡上。  那是一座白色的房子。圆圆的房顶,圆圆的窗,圆圆的门,圆圆的墙,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圆圆的蜗牛壳。  圆房子的左边是一条晶亮亮的小河,右边是一座翠绿绿的小山。  这一天,蜗牛要出一趟远门。出发前,蜗牛拿出纸和笔,开... - 2018-05-13
  • 第八十章 一老堂堂不含糊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灰衣老人目中精芒闪动,回头道:“不错,你方才使的就是千佛指,你想想看,这套指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吊眼塌鼻青年似乎经过一阵思索,忽然目光徐徐落在巫婆子身上,木然道:“是娘教我的。”  巫婆子鸠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冷冷的道:“如何?我儿子... - 2018-05-13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校园的流行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眼下校园里最流行的是什么?是KITTY猫还是电子游戏?校园里的流行风一季又一季,如今谁不会不网,不进"聊天室",不懂得几句不伦不类的"网文话",谁都会把你看做"老土"。校园自然是可爱的&#... - 2018-05-11
  • 神秘的水果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下午,师大附中的校长李哲家出了一件怪事:他下班回家,发现自己家门边放了一篮水果,里面装着美国蛇果泰国山竹什么的,那篮子也十分精致。  李校长吃了一惊,正望着水果踌躇时,他的爱人也下班回来了。他指着水果说:"你看,是谁给咱们送... - 2018-05-11
  • 课堂教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课了,我把照片粘到黑板上,问:“同学们,这是什么?”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  小芳举手了,“小芳,请你说说。”小芳站起来说:“这是水仙花,火红的颜色,像我们火红的生活。” “你打的比方真好,请坐。” 小花举手了,“小... - 2018-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