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以备透气,戴久了亦无不舒适之感。俞千山成了一位面目黝黑的大汉,配着他的阔剑,看起来十分威武;苏探晴则摇身一变为一个风流俊俏的年轻书生,玉笛暗藏腰间,换上了一把折扇;因那几张面具中并无女子,林纯只好扮做一个脸颊瘦小的病汉,一路上大大抱怨钱楚秀制作面具的手艺,听得苏探晴与俞千山不住偷笑。

      苏探晴心机缜密,临行前已悄悄把客栈墙壁取开几块砖石,中间掏空,将洪狂的首级与渡微剑都暗藏在客栈中,他与林纯在人皮面具下仍是稍加化装,扮为那对卖药兄妹的模样。

      场地正中搭起了一座高有丈许方园足有三丈的高台,以供比武所用,台周围插着各色锦旗,最大的一面红旗上书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振武大会。台两侧各搭着一架石梯,台中设有七张空座,两边排放着刀枪剑戟各式兵刃,气派十足。

      三人也不与周围武林人士搭腔,挑一处视线好的地方站定。各路英雄浩浩荡荡的陆续进入场中,看来竟不下两千之众,将整个卧龙岗挤得水泄不通。

      林纯第一次经历这样大的场面,兴奋得又跳又叫,一对美丽的眼睛中光芒流露,若非身怀要务,不敢轻易泄露身份,必是冲到高台前与群雄一齐哄闹。俞千山笑着低声提醒她:看你神完气足的样子,哪还像个病汉,早知道我们应该互换面具才是。

      林纯嘻嘻一笑:放心吧,我晓得轻重,不会坏了大事。当下稍收敛了些,指着台上一本正经大声问道:那空台上应该是主持的位子。江南四老各占一张,不知还有三张会是什么人?

      俞千山道:陈问风与柳淡莲理应各有一席,还有一个以张宗权的声望只怕未必能列在其中,二弟可猜得出来么?

      苏探晴摇头表示不知。其实那日陈问风对他曾说过因与江南四老闹僵,又不喜抛头露面,所以不会公然出席大会,如今看到那高台上竟留有七张座位之多,一时亦弄不清还会有什么人出现。

      林纯望着苏探晴笑道:难道昨晚诸葛亮没有托梦告诉你么?苏探晴只得苦笑摇头。

      在他们身旁的一位尖脸汉子插言道:张宗权自然没有这个资格,而柳淡莲既提名盟主,理应避嫌。那尖脸汉子面上最显眼的便是一只硕大的鼻子,他虽看似自言自语,声音却十分响亮,引得人人侧目,那尖脸汉子的面上不由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

      俞千山拱手道:小弟俞千山,这两位是秦氏兄弟,却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尚请多多指教?俞千山一向在塞外,中原武林并无认得他的人,所以仍用其本名。

      那尖脸汉子上下打量一眼俞千山,淡淡道了声:久仰。便再无言语,显然从未听过这三个名字,神情中便有些不耐烦。

      林纯瞧不惯他这副嘴脸,转过身不去理他,口中低声嘀咕道:狗眼看人。

      林纯说得声音极小,那尖脸汉子听清了一个狗字,谁知他不但不生气,面上竟还微有得色,呵呵笑道:小弟苟全知,想不到这里亦有认得我,倒要多亲近亲近。

      林纯万万料不到自己竟误打误撞说中了他的来历,心想江湖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忍着笑道:苟兄大名如雷贯耳无人不晓,岂有不识的道理?

      苏探晴身为杀手,对江湖各色人物皆有所知,曾听说过苟全知的名头。此人虽是耳朵不灵,却偏偏江湖消息十分灵通,而且极爱炫耀。因他鼻子长得特别,故此得了一个瑶鼻犬的绰号,一来形容他的长相,二来形容他对江湖动向嗅觉灵敏,就如长了一只狗鼻子。他有意从苟全知口中多知道一些振武大会的消息,装做谦虚问道:小弟初来乍到,对振武大会的内情知之不多,还请苟兄讲解一下。

      苟全知嘿嘿一笑:说到这些旁门左道的消息,秦老弟可算是问对了人。这台上的七张座位么,除了江南四老与江南大侠陈问风外,必有一张是武当派苍雪长老的

      苏探晴恍然大悟,隆中与武当山相处不远,振武大会在此召开,武当派可算是地主,自会派出代表。那苍雪长老虽名列武当风、花、雪、月四大长老中第三位,却是在武当派中专门主管外事,所以由他出面应酬。

      苟全知见周围人都支着耳朵听自己说话,更是得意,继续道:据我所知,最后这一个座位,却是苍雪长老带来的一位神秘客人,我虽不知他的来历,却知道他姓铁

      苏探晴这一惊非同小可,中原武林中并无成名的姓铁之人,难道会是铁湔?而铁湔明明是蒙古第一勇士,又怎能堂而皇之地坐在主持之位?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或许是其它姓铁之人?正疑惑间,忽见人群一阵骚动,却是有几人往台上走来。旁边有人赞道:苟兄果是消息灵通,那可不正是苍雪长老。

      几人抬头看去,先后共有六个人相继走上高台。当先一人道袍迎风,面相端严,正是武当长老苍雪;第二人身材颀长,瘦若无骨,铁爪如钩,看样子应该是以鹰爪手与鹤形拳闻名武林的陆见波,他在江南四老中年龄最长;第三人便是剑底连环沈思剑;第四人浓眉锐目,骨相清奇,虽是年纪已过半百,却依然看得出年轻时英俊的轮廓,定是人称面貌玉树临风、轻功孤鸿乘风的欧阳双风;第五人正是前几日在隆中刚刚见过的明镜先生;最后一人看起来不过五十岁出头的年纪,面相清矍,双目有神,太阳穴高高鼓起,显是内力修为极深,不过他颧骨高耸,深目隆鼻,有几分不似是中原人士。苏探晴见到出场第六人的模样,不由微微一怔:如果这位果然就是苟全知所说苍雪长老请来姓铁的神秘客人,十有八九便是铁湔!

      苟全知遇见这等场面岂甘人后,口沫横飞解说不停,将江南四老与苍雪长老平生事迹不住道来,周围人都知道他的脾性,虽有些厌烦,却也从中知道不少事情。苏探晴留意他讲到那疑似铁湔的中年人时便停了口,显然也不知道其来历。

      俞千山捅捅苏探晴,低声道:此人正是铁湔。

      林纯与苏探晴对望一眼,皆是面露惊讶之色。苏探晴心念电转:铁湔明知那日谈话已被自己偷听,仍然敢公然出席振武大会,必有所备。隐隐觉得自己想好的计划已然行不通了。

      台上六人站定后,当先的苍雪长老踏前一步来到台中央,按江湖礼节给四面拱手一揖:武当派苍雪先给诸位英雄问安了。众人眼看大会即将开始,顿时群情激涌,苍雪长老举手示意,待台下稍静后,清清嗓子朗声道:我武当派离隆中最近,按理说诸位远道而来的英雄好汉都可算是武当派的客人,原应当给诸位英雄接风洗尘。只可惜武当派纵是家底雄厚,却也照顾不了这数千人的吃喝行住。幸好隆中城虽小,却不但有青山秀水,更有诸葛武侯蛰居于此、刘皇叔三顾茅庐的千古佳话,所以便请大家以如画风景佐餐,千古佳话下酒,招待不周处还请多多谅解。苍雪长老虽是修道之人,但久经各等大场面,十足一个老江湖,台下上千人听他说得有趣,齐声哄笑起来。

      苍雪长老续道:此次振武大会声势浩大,乃是近百年来武林中难得一见的盛会,不但集结了江南武林同道,各名门大派都有份参与。这几千个英雄好汉聚在一起,若是各陈见解,怕还不要把人累死?所以总要有个领头说话的人,在选出大会盟主之前权行主持之责,老道既是地主,勉强先占个主持的位子,若是有人觉得老道不够资格,便请当场提出来

      台下有人叫道:大师就别客气了。少林武当皆是武林领袖,谁敢说你不够资格,老子第一个就不服。众人皆是拍手叫好。

      苍雪长老呵呵笑道:承让大家给老道这份薄面,不过这大会自然不能由老道一个人说了算数,至于台上这几位亦都是名动江湖的人物,以他们的声望做大会的主持,想来也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76-973.html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至少人行。  话说西门庆从院中归家,已一更天气,到家门首,小厮叫开门,下了马,踏着那乱琼碎玉,到于后边仪门首。只... - 2018-10-05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_商道_故事大全
  •   一年以后,在约好见面的那天,三个人又一次聚集到了林府。曾经编草鞋的咸镜道商人还清了他所借的100两银子及利息,并告诉林尚沃:“我这辈子只会拉风箱打铁,也不会做别的买卖,我用从大人这里借到的钱开了一间铁匠铺,这一年来制作出各种犁啊、铧啊等... - 2018-01-12
  • 第二十一章 彩带仙子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三宫主叶青青在花厅门口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大哥!”  阶上有人娇声叫了一声,飞也似的迎了下来,她,正是三宫主叶青青,她已经在花厅门口,进进出出多次了,等的当然是下大哥了,这时没待丁天仁开口,就娇声道:“丁大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我有话和你说。”  当先朝东首迥廊走去。  丁... - 2018-01-11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论语·子罕篇第二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译文:   孔子对颜渊说:“可惜呀!我只见他不断前进,从来没有看见他停止过。” 评析:  孔子的学生颜渊是一个十分勤奋刻苦的人,他在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要求,... - 2018-01-15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四十一章 往事一波三折,奇又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问道:“那个人是谁?”  金笛书生郭风烟,叹道:“那人就是家父郭九……”  金笛书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海棠红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便是家父离弃了她,所以当她巧遇到家父的时候,立刻尾随追踪家父,就在大雪山上,她扮演成一个迷了...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五十一章 奋武扬威 虎掌震秦风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正在沉思不决之际,忽觉一阵衣袂飘风,起自身后,她不禁心头一震。  只见暗影里纵出两条大汉,一声不响,挥动寒光闪闪的钢刀,直向秋尘砍去。  袁丽姬心中既惊且怒,娇喝一声,短剑一旋,直向来人迎去。  只听“叮当”一声清脆响亮,接着两声惨呼,...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