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影,陆见波本就败相毕露,只凭着一股硬气方才勉力苦撑,但见爪影幢幢罩住周身,再也分不清孟天鹞招法的虚实,双手连封却都挡了个空。蓦然间爪影散去,孟天鹞的右爪已朝陆见波当胸劈至。这一记惊月式乃是神禽八式中杀伤力最大的一招,起初的漫天爪影都是诱敌虚招,最后这一爪才是真正的杀手。

      陆见波乍然遇险闪躲不及,却是大喝一声,反而不避不让挺胸前冲,双拳直直朝孟天鹞头顶击下。原来陆见波心性刚烈,何堪受孟天鹞如此羞辱,虽自知难敌神禽八式,却报着两败俱伤的念头,料想孟天鹞铁爪击中自己前胸后必有迟滞,索性破釜沉舟,拼得一条性命亦要让孟天鹞中招受伤。

      孟天鹞早知道陆见波必会寻机拼死反击,预先判断出其招数变化,猛一拧腰,下身不动,上身后仰避开陆见波双拳。那本已堪堪触到陆见波胸口的铁爪亦因此而差了分毫,陆见波刚舒口气,正要变招再攻,谁知那铁爪突然从中断裂,铁爪上箕张的五指蓦然弹出,直刺向胸口膻中大穴。原来这对铁爪乃是孟天鹞的独门兵刃,暗中藏有机关,五指与爪身间有一条细长的银链,可将五根铁指射出伤敌,与人对敌时出其不意使出来,每每可收到奇效。

      眼看那五支铁指就要击中陆见波,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银光划过,不偏不倚地正击在爪身与五指相连的那条银链上,叮得一声轻响,银链已断,五根断指虽仍击在陆见波的身上,却已是毫无力道,跌落在地。而孟天鹞本欲一举击溃陆见波,突经此变故收身不住,正撞在陆见波乱击而出的双拳上,大叫一声,踉跄退开几步。

      却见一个身穿青衣满脸病容的瘦弱汉子站在台上,手中持着一支半尺长的银针,正是化装易容后的林纯。陆见波一口气接续不上,几乎软倒,欧阳双风与沈思剑连忙上前扶他回座。

      陆见波早已是强弩之末,孟天鹞虽中了他一拳却无大碍。只是独门兵刃被林纯一招破去,倒也不敢贸然上前,怒喝道:你想做什么?

      林纯嘻嘻一笑:你这岂不是明知故问?我自然是来打架的。原来林纯本是在台下随着群雄一起给陆见波助威,见到孟天鹞羞辱陆见波,不禁动了打抱不平的念头,加上那日在襄阳城小酒楼中被孟天鹞当众调戏,本就对他怀着一肚子的气,当下与苏探晴、俞千山商议几句,跳上台来施出一招银河夜渡,恰好救下了陆见波。

      孟天鹞冷然道:你想车轮战么?

      林纯白他一眼:谁希罕与你车轮战。我见不得你欺负人,更是瞧你的生气把式不顺眼,一时兴起就想教训教训你,你若是不敢打就灰溜溜地滚下台去,不要在这里撒野,妨碍我们争夺盟主。众人早看不惯孟天鹞,林纯如此说顿时惹来一片喝彩声,林纯笑吟吟地背对孟天鹞朝着台下抱拳施礼,一付不将孟天鹞放在眼里的神态。

      孟天鹞气得七窍生烟,但见林纯如此有恃无恐,似是颇有来历,勉强按住怒火问道:你是什么人?师承何门?

      林纯一瞪眼睛:你这人好罗嗦,要打便打,问那么多做什么?

      孟天鹞摸不清林纯的虚实,不敢托大:你若是要争盟主之位就应该按规矩来

      林纯抢白道:你既然要与我讲规矩,那我就问你:你们神禽谷远在塞外,跑来振武大会上捣什么乱?而刚刚苍雪大师明明说好不许挟私寻仇,你却为何要找沈老前辈交手?你既然已占了上风,却为何毫无江湖气概百般折辱对方?既然是光明正大的切磋武功,你铁爪中为何暗藏机关伺机伤人?

      林纯问一句,台下众人就呼应一声。孟天鹞如何斗得过林纯的伶牙利齿,顿时语塞,愣了一下方勉强大声分辨道:我与他几日前有约在先,并非挟私寻仇。

      他不提几日前的事也还罢了,一提及林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提针便刺。

      孟天鹞见林纯来势凶狠,退开半步。明镜先生眼睛一亮:此乃公孙映雪独门的织女针法,姿态轻柔,招式劲捷,挥洒时若行云流水、繁复时若落英缤纷、进攻时如刺锦绣帛般恣肆灵动、防守时又如补织天衣般绵密不露只看这一招天河倒悬,便足有公孙映雪昔日的八九分火候。不过公孙一脉向来只收女弟子,莫非这位是女扮男装群雄看到林纯虽是一脸病秧秧的样子,但身材娇小,声音如黄莺出谷般清脆动听,早猜想或是女子所扮,舞宵庄主林纯的名头虽大,但巧情针少现江湖,更无人知道她是公孙映雪的弟子,所以群雄虽听明镜先生道出了林纯武功的来历,却未因此而生疑。公孙映雪昔日名动武林,凭一套自创的织女针法成为一代宗师,这些年虽归隐京师,但在江湖上仍是威名不坠,在那些才出道的江湖后辈眼中便如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般,众人本就不齿孟天鹞所为,再听到面前这位女扮男装者乃是公孙映雪的弟子,更是一边倒地为她鼓掌助威。

      孟天鹞亦听闻过织女针法的厉害,他尚是第一次与巧情针这类细小兵刃过招,一时瞧不清林纯的招路,只以一对铁爪护住胸前要害。林纯见孟天鹞只守不攻,更是尽展所学,将织女针法繁复绵密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看得人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林纯与孟天鹞的武功本在伯仲之间,只是孟天鹞先被折了锐气,又不熟悉织女针法的路数,再听到台下几千人的吼声,不由有些惊慌失措,一时落在下风难以扳回均势。

      明镜先生起初尚怕林纯有失,见她大占上风,放下心来,悠然点评双方招式,他眼光独到,听者皆大有裨益,林纯亦是心神领会,她出道以来本是极少与人争斗,对敌经验不足,此时孟天鹞只守不攻恰好给她喂招,初时针法变换间尚有些生涩,渐渐娴熟。左手弹扫轻抚犹若挥梭织布,右针点刺插挑宛如穿针引线,姿式虽然优美,招法却是狠辣无比,直将孟天鹞杀得浑身冒汗,不住倒退。

      当年左狂被迫入神禽谷中,苦思数年后模仿猛禽猎食飞翔的姿态创下了神禽八式,分别是:凌宵、翔空、斜渡、冲天、穿云、射日、惊月、探星八式,脱胎于分筋错骨手,配合敏捷的身法,再以铁爪相辅,凌厉无匹,名称虽只有八招,其中却暗含数百种变化,乃是左狂专门针对江南十九剑派所创下的武功。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神禽八式胜在近身贴战,若是对战长刀、宝剑等适用于中远距离攻击的兵器可略占上风,而碰上了同样利于近战而小巧灵动更胜一筹的巧情针,却是恰恰遇见了克星,处处缚手缚脚施展不开。

      激斗中林纯寻到孟天鹞一处破绽,轻喝一声欺入中宫,半尺银针若出水蛟龙,在方寸之间腾挪变化,招招不离孟天鹞胸腹大穴。孟天鹞被巧情针逼得手忙脚乱,左右支拙,不断后退。几声轻响过后,孟天鹞身上衣衫亦被巧情针勾破几条缝。

      孟天鹞争斗经验丰富,渐已瞧出巧情针的诸多变化,他见林纯身材瘦小,又听明镜先生说她是女扮男装,料想她招式虽然精妙,但气力必是不济,口中呼喝连声,铁爪翻飞,欲要借铁爪与巧情针相碰之际扳回均势。眼见林纯银针刺向左颈,稍稍偏头避开要穴,忽一声厉啸,铁爪扬空一闪,长身而起,一头撞向林纯怀里,铁爪趁势由下往上撩向林纯下颌。这一招乃是神禽八式中的斜渡式,处于劣势时往往可以此招反败为胜。谁知孟天鹞一招出手,却忽然脚下一空,原来他只顾防御巧情针,不知不觉间已退至高台边沿,这脚踏空登时一个踉跄,斜渡式亦使得不伦不类,下盘露出空门,被林纯趁机一足踹中大腿,朝台下落去。

      孟天鹞一声大叫,虽败不乱,他神禽门的轻功别出心裁,身体在空中一个转折,一把抓住台沿边的旗杆,在空中荡了回来,重又向林纯扑去

      谁知林纯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77-973.html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章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道路渐由平砥变为崎岖,两三个时辰后就进入了曹原岭余脉之中。青龙涧傍行山道,春日水势颇大,有的地方己经冲动了路基,道面不甚平整,马匹的奔速也不得不慢了许多。不过在山峦的棱线被拂晓晨光勾勒出来时,他终于看到了神秀关头... - 2018-07-15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二十二章 一乐喝完玉米粥跨出了门槛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 - 2018-02-08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急转直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铁扇相公文紫宸见邛崃怪叟说出自己来历,不禁阴笑道:“庞大侠好说,咱们既然遇上了,区区就送个人情,替你招魂罢!”  他说话之时,一派斯文,但话声才落,人已向前一纵身,双掌闪电平推而去,一股极强大的潜力,直向邛崃怪叟胸前逼去!... - 2018-05-29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蟾蜍施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种带着寒风的独门暗器,不但江青岚还是第一次碰上,就是中原武林,恐怕也无人知道详情。江青岚惊怒之余,身子在空中一个回翔,飘身落地。左手轻弹,三粒金丸,也已先后飞出,向红衣少女要穴上打去,口中怒声喝道:“小生和你无怨无仇,何故骤下毒手?”... - 2018-04-26
  • 第二十二章 天山双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突然,青衫神叟睁开了双目,看也不看玉面煞神,将玉盘端放在膝前,以盘中双筷之一,将食物莱蔬分作两半,吃了起来,食毕将玉盘向原处一放,依然闭目跃坐如故。  玉面煞神不禁气结,怒声说道:“老二,你总不能不让我吃东西吧!”  青衫神叟依然毫不理... - 2018-05-27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