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老板娘的好句好段_作文素材_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_图书精选 - 怎缺书库网


  •     他走近铺子里的时候,他妻子德发日太太正坐在柜台里面。德发日太太是个粗壮妇人,年龄和他相仿。她眼神警觉,看上去却似乎什么也没有看,一只大手上沉甸甸地套着指环,表情稳重,面相坚定,举止沉着。德发日太太身上有这么一种特点,让人可以依此断定,由她掌管的任何一笔帐目都往往是不会出错,使她自己吃亏的。德发日太太对寒冷很为敏感,裹着毛皮衣服,还用一大块鲜艳的披肩围着头颈,不过还不至于把她的一对大耳环遮住。她的毛线活就在眼前,但是她把它放下了,拿着一根牙签剔牙。德发日太太用左手支着右胳膊肘这么干着,她的丈夫走进来的时候,她只轻轻干咳了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这一咳嗽,连带牙签上方她那界线分明的浓眉微微向上挑了挑,就暗示了她丈夫得好好在铺子里的酒客中间察看一番,因为就在他过马路的时候,有新客进来了。

        [英]狄更斯《双城记》

        不了解她的人,都打赌说她是个不满30岁的时装模特。实际上她已年满38岁,拥有海伦·朱诺国际出版有限公司占压倒优势的股票。她还是个大出版家。正是她创办了这家国际出版公司,并编辑出版世界上影响最大、发行最广的《时装》杂志。她身材修长,不穿鞋时高五英尺十英寸。她容颜端庄秀丽,有闭月羞花之貌。椭圆形的脸蛋比德累斯顿的雕塑还要娇嫩,一双闪闪发光的紫罗兰眼睛,曾使许多人为她失魂落魄。满头的乌发挽成一个发髻,突出了她那线条优美的颧骨,两唇丰满富于性感,一口皓齿像两排珍珠整齐地排列在她口腔内。她拉起黑色格拉马貂皮大衣,遮住细长柔嫩的脖子。

        [美]朱迪斯·古尔德《罪恶》(上)

        突然来了一个胖女人打断他的话。这是经常在交易所出入的人无不熟悉的梅山太太。她是一个下流而狂热的女赌徒,她的肥手曾染指于各种极可疑的事务。在她的像满月般红润而肿胀的脸面上,嵌上了一对细长的蓝眼睛和几乎看不见的小鼻子。此外还有一张发出如孩子们吹笛子声似的小嘴巴。她头上戴一顶灰紫色帽子,横贯帽子中央,结着石榴色的丝带;可是这帽子,似乎遮不住她那张宽大的面容。她穿一件绿呢袍,满是泥土,颜色已经变黄;她那粗大的颈子和水肿病的肚子,似乎要把她的呢袍都胀破。她手腕上挽着一只旧的黑皮手袋,又大又深,像一只旅行皮包,这是她永不离手的一件东西。这一天,她的手袋胀满了,满得要胀破的样子,使她的身子不能不像一棵树一样向提手袋的一方倾斜。

        “啊,你来了!”大概是在那里等她的毕式这样说。

        “是的,旺多姆的文件我都收到,并且带来了。”

        “好的,到我家里去吧……今天这里什么生意也没有。”

        萨加尔用一种迟疑的目光望着这一个大皮手袋。他知道,那些无价证券,那些行将倒闭的公司的股票,必然无可避免地会堕入这一个口袋里面;一般“泥脚”还要在这些无价证卷上投机,五百法郎一股的股票,他们讨价还价的数目是二十苏,十苏。他们有一种渺茫的希望,希望这些证券一旦复兴起来,或者,他们把它作为一种犯罪的商品,稍微赚一点钱就卖与那些倒闭的银行家,拿去填补他们的“贷方”。在金融的屠杀战场上,梅山恰似那些追随前进中的军队的乌鸦,没有一家公司或一家银行创立起来而不发现她带着她的大皮手袋出现的;她到处都去闻一闻气息,希望能够在什么地方发现死尸,即使是在人家胜利地发行股票的繁荣时期。因为她很知道最后的败退必然会有的,一旦屠杀开始,那就有死人好吃了,在血和泥中,就可以用很低的代价收集到股票了。而萨加尔呢?他正在计划办一个银行,看见她这个大皮手袋,难免有一种预感,他轻轻打了一个寒战。这个口袋是一个无价证券的藏身之所,所有从交易所扫除出来的脏纸,都会从那里经过的。

        ……

        ……停在这街上的一辆暗黑的马车使他们俩都感到兴趣;这车的装备都是很正派的,马头这时正转向蒙马特街。高踞其上的马车夫的背,如磐石一般一动也不动。他们注意到有一个女人的头,已经有两次伸出车门又飞快地缩了进去。突然,那头又掉转来,满不在乎地以一种不能忍耐的目光向后望,向交易所那一边望。

        “桑多尔夫男爵夫人。”萨加尔喃喃地说。

        她有一个奇异的长着一头深棕色头发的头。在那双有黑晕的眼皮下,长着一对灵活的黑眼睛。在她那张热情的脸孔上,有一张血红的嘴唇,只是鼻子太长了一点,损害了她的容貌。她看来很美,拿她的二十五岁的年纪说来似乎是一种早熟,她的气色活像一个喝醉了的女人,身上却穿着当代最时髦的裁缝师设计的服装。

        “是的,男爵夫人。”让图鲁重复说。“当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就在他父亲拉推伊古尔伯爵那里认识她了。啊,这位父亲也是一个疯狂的赌徒,是一个蛮横无理得令人愤慨的人。我每天早上都去接受他的委托,有一天他几乎打了我一顿。后来他中风死了,因为在一连串的赔损以后,他破了产。这家伙死了,我也没有吊唁他……他的女儿只好自行决定嫁与奥地利公使馆的顾问桑多尔夫男爵。她比他小三十五岁,她那火一般的目光,的确把他弄得发疯了。”

        “我知道。”萨加尔漫不经心地说。

        男爵夫人的头重新缩进马车中去。但是,几乎是立刻,又伸了出来;这一次是更其热烈的样子,伸长了颈子往远处,往广场那一面看。

        “她也赌交易所,是么?”

        “她已经成了一个赌迷了!只要是有风潮的日子,我们就可以看见,她坐在她的车子里,侦察交易所的行情,狂热地把一切记录都记在她的记事本上。然后下委托书……这时她正在等马西业,你瞧,他已经到她那里去了。”

        的确,马西亚正用他的短腿尽可能地快跑,手里拿着一张行情表,他们看见他跑去靠在马车门口,把头伸进去同男爵夫人大说而特说。随后,他们躲开了几步,以免被人发现他们在侦察;同时,那一直在快跑的跑街回来了,他们就招呼他。他先向旁边看了看,看看街角已经挡住了他才放心。随后,他干脆停下了,喘不过气来,他的发光的脸上已通红,但仍然是乐呵呵的,他长着一对像儿童一样清澈的大蓝眼睛。

        “他们有什么搞头?”他叫道,“苏伊士运河股票已经大跌而特跌。有人讲要同英国开战。有一个消息使他们非常害怕,而这消息又不知从何而来……我倒要问你一下,战争!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除非它是凭空出现……总之,这真是一种阴谋活动。”

        让图鲁http://www.zenque.com/book/xdhyxzmxch/4360.html - 2015-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