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入口_沙海

  •   当然不会整座山都是假的,但是山体有一部分应该是整个架空建出来的。

      这里地面的塌陷情况,证明整个山坳被人架高了半人高,然后覆盖了土和杂草。在山坳之下的结构因为塌陷我还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是支架加固定板结构的,这个学建筑的太熟悉了。

      由此才导致这里没有什么大树,因为土层不够厚,这一层加高的地面,应该犹如一个壳一样。

      这种工程如果让工兵部队来架设的话,人多确实一天就能完成,不过我相信不太可能,因为人太多目标反而更大,我相信这个地方的工程是在很隐蔽的情况下,一点一点的修建起来的。这种隐蔽工程一般和军队有关系。

      这种工程不仅隐蔽,而且十分坚固,我估计用炮打才可能在山体上打出洞来。人脚踩上去,和挖掘都挖不出什么花头来,挖下去一点点就应该全是石头。

      而且我知道入口在哪儿,应该就在那棵最大的树那儿,那棵树是一个标志,长那么高应该根系是直接入土的。

      我点火烧的地方,应该就是入口的附近,下面应该是中空的。

      我现在黑灯瞎火的当然不可能回去,不过想到我把烟往石头下面逼,又点了那么大通火,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这里的塌陷不知道会不会是因为山坡上的大火导致的。

      我在草丛里小心翼翼地跑着,一路就来到了塌陷出来的盆地边缘,这里就是塌陷的断口。

      我看到了大概有我手臂长的厚度的伪装层,底下一层是水泥钢筋,中间是一层巨大的岩层,是浇死在水泥上的,看上去和山岩没有任何的区别,这些石头上面是无数的中性的石头,在上面是泥土、碎石头和杂草。

      如果有人在这里挖掘,挖到岩层,就挖不下去了。不会发现下面的水逆。

      因为两边地层错位,断层侧面处。我看到了塌出了无数个口子,断口全是草根,扒开就看到下面果然是空的。

      我往里看看,原来以为里面的空间会很局促,这一层是架设在真正山坳底部半人高的距离,但是等我爬进去半个身子,我发现我摸不到底部,整了点干草点起来,往里一丢,我就发现那干草竟然燃烧着像流星一样落了下去。

      下面惊人的深,我感觉了一下,发现里面不仅冰凉,温度极低,而且有一丝奇怪气流。

      大喊了一声,回音非常空旷,我的冷汗就下来了,我意识到,在我脚下,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我摸了摸我所在的边缘,从侧面往下摸,就摸到了粗糙的水泥墙壁。

      我在一座深渊之下修建起来的高大的水泥建筑的顶端,我不知道这个建筑是一幢大厦,还是一个巨大的水泥塔。

      这山坳下有多深?我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自从我的建筑学学士学位救了我好几次命之后,我在闲暇的时候把大学课程全部重新看过了,现在我感觉重新去考研究生都没什么大问题。我用我建筑学的眼光看是重新看这个山坳,回忆之前来时候的路况,我就意识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块“地面”并不是修建在离山坳底部半人高的地方,而是架空在整个山坳的半空中的。我按一般推断,“地面”离真正的地面最起码有100多米,下面是个巨大的中空。

      有人在“地面”之下的被覆盖的山坳架空中,修了一个高层的水泥建筑,这个水泥建筑的顶部,就在我的脚下,离之前我认为的“地面”有半人高。水缸和那个石盘,全部都在这个水泥建筑的顶部。

      这是一个巨大的隐蔽工程了,我的记忆里,只有一种工程可以和他相提并论,就是洲际导弹的发射井。但是之前的经历中我也有过这样判断,这是不可能的。

      我不敢进入,因为没有照明工具,只能等到明天早上。有太阳的时候才能看看。这样的建筑一定有从顶部进入的入口,否则不会是这样的设计。因为这个伪装层没有覆盖这个建筑的顶端。(后来证实我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但是我内心的震惊一下子平静不下来,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说不定这块地面还装着滑轨。消失的那条路就在这块地面下的山坡上,整个“地面”在滑轨的导向下,向下倾斜,就会露出土路,向上就把土路全部都遮盖起来。

      山坳并不宽,这点机械设计都不如一个篮球馆顶部的机械复杂。

      可这里是什么地方?煤矿,解放卡车,人形的怪物。我有很多构想,这些煤矿会不会是他们工程的时候挖出来的,并不是真的产煤,所以林其中最后才没有找到任何的煤矿的痕迹。不过必须得明天进去看到痕迹才能了解。

      我这天晚上就基本上没睡着了,一方面害怕之前遇到的东西,一方面想着这事情,但是我强迫自己必须休息,这里睡觉是不安全的,而且我要是睡死了,说不定会打呼噜。我索性就不睡了,一边用干草和树枝做火把,一边等天亮。

      天蒙蒙亮的时候,四周的景色越来越亮堂起来,我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做床,四周做了几个牵动我手指的陷阱,小小的眯瞪了一会儿。

      我是真的非常疲倦,但是说实在的,我的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特别是来银川的这段时间,每天睡的特别好,所以眯了一会,精神倒恢复的差不多了。

      没有任何东西来加害我,该不是也被我弄死了?心里觉摸着,我再次来到断层,往下看去。

      有了光线我的判断就确实了,完全看不到底部,我绕着断层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往下的外沿楼梯。

      看来这个入口应该是在这个房顶上。

      嗯。

      我眼珠一转,看了看那个虫盘和那些水缸。

      这些东西在这里本身就很突兀,但是如果是一块荒郊野地,出现这些东西,最多别人觉得这里有块奇怪的石头和一些老水缸。

      这些东西,其中会不会就有隐藏的入口?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07&f_id=759 - 2015-12-26
  • 第十五章 舒亚男胸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和冲动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出得少林寺,舒亚男胸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和冲动。如果说她先前被明珠拉来少林还有些勉强的话,在经历了方才的高香事件后,她对少林的敬重已荡然无存。尤其在遇到那个骗子后,更激起了舒亚男心底那好胜的欲望。她喜欢挑战,尤其是旗鼓相当的对手的挑战... - 2018-06-10
  • 第十五章 军旅情怀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一身戎装、金盔遮面,金甲护身,外罩大红色战袍,他没带兵器,身后只跟着五名随从,但看他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神威凜凛之态,浑如带兵百万。  众人一并起身相迎。明将军在楼梯口略略停步,利剑般的目光扫视全场,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他正望向自己... - 2018-06-15
  • 第十五章 舒亚男、明珠和柯梦兰三人带着赢来的钱满载而归_千门之雄_
  •   黄昏时分,舒亚男、明珠和柯梦兰三人,带着从马场赢来的钱满载而归。她们先后悄悄来到云襄的住处,只等着为这次的行动庆功。三人拿出各自赢得的银票,加在一起竟有二十万两之巨,远远超过了当初的计划。  不过云襄却殊无喜色,不住地向门外张望,并忧心... - 2018-06-08
  • 第十五章 将计就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林仲达点头道:“这一点,兄弟也有同感,今天大师兄似乎是激愤了些。”  丁盛又道:“关于何大复被杀,其中嫌疑最大的当然是伫立在他背后的严铁桥,和双环镖局的商,孙两个镖头,但陆总镖头也不能令人无疑……”  林仲达口中忍不住惊啊了一声。  丁... - 2018-06-01
  • 第十五章 驼背少年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慨然颔首道:“管妹妹放心,这件事咱们不不再谈了。”  冰心姑娘心田中越发对石承棋生出好感,两人话语一变,谈到如何探听天山双残下落之事,石承棋遂将年前穆存礼以玉面煞神之名,毁老父态筵,绝天伦之义的种种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并说已知玉面煞... - 2018-05-26
  • 第十五章 无毒山庄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火影子褚无忌平日虽然悍戾残忍,但他一眼瞧到南宫婉撞上掌风,不禁心头大不自在,赶忙猛吸真气,想把击出去的力道收回。  那知他势如雷奔的劲气,和南宫婉相距还有三尺光景,被一股阴柔潜力挡了一挡便已化去!  褚无忌呆了一呆,自己的“劈山掌”,江... - 2018-05-28
  • 第十五章 巧闻秘谋计始出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一口气奔出近半里,方才停下步来,始觉心魔渐消,擦去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四周一片漆黑,那闪动的红灯亦再无声息。或是因为知道了林纯另有意中人的缘故,苏探晴一时不愿回去面对她,借着微明的月光,分辨出前方乃是一个山谷,一面信步朝前走去... - 2018-06-18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
  • 第十五章 寓静室抚琴寄深情 观天地论史说古今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六年的夏至,是一个闷沉沉的阴天。云层压得低低的。海子边的柳树枝儿一动不动直垂水面,时不时地可以听见街上传过来一阵有气无力的叫卖声:“香丝儿──麻糖哩──”“谁要贴饼油条麻花儿罗───”  睡了中觉起来,给太后请过安,康熙便照老规矩,... - 2018-12-23
  • 第十五章 慕容冲在白渠大战后次日一早前往长安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慕容冲在白渠大战后次日一早前往长安。因为大部骑兵都被高盖带走,他手边只有韩延的一万骑和原先慕容永手下部分骑兵,余下都是步卒,无论如何也不能走得很快。这一路上来,并没有接到高盖军中的消息,虽然接连击溃一些秦军散兵,可也未能找到符坚的明确行... - 2018-09-28
  • 第十五章 罗彻敏略约知道大牢外围的布置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略约知道大牢外围的布置。外筑两重山墙,墙上有四十处复垒,内面暗藏劲弩,可射三百步。长枪兵一千环外墙而立,内面是一千快刀手,伏在两墙之间。整个大牢只有一门可通,门巷极狭,两人对行,非得侧肩才可通过。至于内面还有什么其它的机关,可就不... - 2018-07-15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五章 深沉夜双探“双环”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待她纵出之后,又悄悄椎上窗门,才向她打了个手势,低低的道:“你随我来。”  这时,二更已过,除了较为热闹的一二条大街,尚有灯火,其余的街上,已是一片黝黑。  两人施展轻功,不消一回,就已到了双环镖局的附近。  程明山一下隐入暗陬,... - 2018-05-22
  • 第十五章 奇案难明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薛天游和皮刀孟不假、东海双雄(乐氏兄弟)、智善大师,宋仰高等人均是旧识,一一拱手为礼,一面说道:“盟主,二位乐兄,宋兄来得正好,盟主高徒楚少侠……”  裴元钧没待他说下去,一摆手道:“薛兄,孽徒早经兄弟逐出门墙,并经通告各大门派。  裴... - 2018-05-17
  • 第十五章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 - 2018-03-14
  • 第十五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九龙王尊这一番话,已经说出今后武林中,‘正’与‘邪’两大势力,惨烈权威之争,这一争夺不知要使武林变成怎样混乱局面,造成怎样恐怖命运,当然为人所难料。  九龙王尊略微一顿,继续说道:  “自从九龙王府在二十余年前组成之后,兄弟不时感到九龙... - 2018-03-19
  • 第十五章 两者之间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随着紫鹃走进大厅,只见葬花夫人脸色铁青,坐在一张交椅之上。  她左右两旁,坐着两个老人,正是一指乾坤蓝通和八面玲珑手唐守乾,白少辉并不认识他们。  地上坐着紫燕,神色萎顿,看去伤势不轻。  葬花夫人目光一抬,点点头道:“惊动白少侠... - 2018-03-09
  • 第十五章 唬人一招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旧校场在城西偏西南隅,地势最为荒僻,一片旷地,草长没茎,平日里除了牧童放牛,很少有人经过。  南振岳、龙学文,和新缔交的易如冰,任如川,都是年轻好事的人,晚餐之后就悄悄的赶来。  校场西首,是一片榆树林,四人躲在林中,席地而坐,轻声交谈... - 2018-02-28
  • 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 - 2018-02-07
  • 第十五章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上面住着一位老先生,他在写作大部头的书。  “瞧!来了一位探险家。”老先生看到小王子时,叫了起来。  小王子在桌旁坐下,有点气喘吁吁。他跑了多少路啊!  “你从哪里来的呀?”老先生问小王子。  “这一大本是什么书?... - 2018-03-21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十五章 缪千里这一计原是想试试对方内力如何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缪千里这一计原是想试试对方内力如何?但听“当”的一声,耿南华剑尖刺在太极牌上,居然平分秋色,各自震得后退了一步。  这一下虽然谁也没有胜过谁,但太极牌乃是重兵刃,剑尖戮上铁牌,所占的地方,比米粒还细,一下给顶得住,就必须有精纯的内力不可... - 2018-05-03
  • 第十五章 暮春三月西湖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不待他说完,别过头道:“我不饿,我不要吃,哼,谁要你喂?臭男人!”  赵南珩暗自皱皱眉头,心想,你不吃就算,谁要喂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一面也就老实不客气,自顾自坐下,装了碗饭,自顾自吃喝起来,他狠吞虎咽的一连吃了三碗... - 2018-05-05
  • 第十五章 人一下欺到飞燕姑娘面前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人随声发,一下欺到飞燕姑娘面前,挥手就是一掌,掴了过来。  飞燕心头直是颤栗,哪里还敢躲闪?“啪”的一声打在左颊之上,粉嫩的娇靥上,顿时发出了五条通红的指印。  她不敢作声,但双眼之中,已经满含着晶莹泪水,夺眶而出,缓缓的顺着粉腮流了下... - 2018-04-30
  • 第十五章 妙手点穴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可把江青岚听得大出意外,他何曾败在自己手下?当下赶紧把七星剑纳入鞘中,深深一躬道:“多蒙老前辈手下留情……”  离火真人冷冷的道:“本真人言出如山,你就抱着女娃儿,随我入谷。”  江青岚听他答应替柳琪疗伤,心中大喜,忙道:“老前辈救治... - 2018-04-25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五章 微服行街头救弱女 放眼量即席擢英才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在烂面胡同的集市上,拣到了周培公的诗稿,又从这页诗稿中,发现了伍次友的亲笔书信,只见上面写道:  明殊弟钧鉴:别来无恙否?兄自郑州一别,一路讲学东进,一切均安。此周先生培公乃愚兄之文友,怀抱济世之志,胸有文武之才,盼贤弟将其举荐... - 2018-12-26
  • 第十五章 群侠贺寿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赣州府是个大地方,章、贡二水在此合流,而称赣江,水陆交通畅通,是古来军事重镇,也是赣南贸易的中心。  这几天,在赣州城里,忽然间,平空多了许许多多武林豪客。不论你走在大街上、茶楼、酒肄,和城里近二十家客店,到处可以看到身上背家伙的武林朋... - 2018-03-30
  • 第十五章 情马无遥阳沟失事 穷途计短议劫王纲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那是唐荷他们在打招呼。”燕入云边走过来边道:“方才听圣使说点火,我看使不得。妖兵追得急,这里一点火几十里都看得见,不是招蜂入怀么?派个人下山接她们就是。”皇甫水强接口道:“这座浮山上下二十多里,她们不见我们动静,能守在老地方?这地方方... - 2019-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