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大哥,你睡着了吗,快开门!”

      徐少华自然睡着了,并没答应。

      纪南又叩了两下门,叫道:

      “大哥,你快起来。”

      徐少华还是没有答应,但隔壁两个房中的史琬和蓝如风却很快开出门来。

      史琬嘘了一声,间道:

      “大哥只怕睡熟了,你有什么事?”

      纪南道:

      “我要来解药了,这时候服下,大哥明天就可以完全恢复体力了。”

      蓝如风喜道:

      “原来二哥是找祖东权去的,已经弄到解药了,咦,大哥怎么会睡得这样熟呢?”

      史琬道:

      “大哥中了散功毒,武功已失,自然没有从前的机警了。”

      一面举手叩着房门,叫道:

      “大哥,二哥已经拿到解药了,你快开门!”

      里面还是没有回答。

      蓝如风道:

      “不对,就算大哥失去武功,也该听到了!”

      史琬又重重的叩了两下,叫道:

      “大哥,开门。”

      徐少华还是没有出声。

      蓝如风道:

      “三哥,推得重一点,我们进去看看。”

      史琬听得矍然道:

      “你说大哥出事了?”

      右手按着房门,不待蓝如风回答,掌心吐出内劲,格的一声,房门应手而启!

      史琬、蓝如风抢先闪了进去,纪南也跟着走入,三人目光一注,不由得相顾失色!

      原来徐少华已不在房中,只要看床上被褥,他分明已经睡了又起来的。

      后窗两扇板窗,也只是虚掩着,人是从窗户中出去的;但他中了千毒谷的“散功奇毒”,一身武功全已散失,和平常不会武功的人无二,不可能穿窗而出。

      纪南道:

      “大哥是穿窗出去的,他会去哪里呢?”

      蓝如风道:

      “大哥功力已失,怎么还会穿窗出去?”

      史琬怒声道:

      “一定是被人掳走了,一定是千毒谷的人,我们快追!”

      一转身,正待从窗口追出去。

      蓝如风道:

      “三哥,慢点!”

      史琬急道:

      “救人如救火,你还慢吞吞的,还追得上吗?”

      蓝如风道:

      “三哥,这样毫无头绪的追出去,到哪里去找?再说,看情形,大哥很可能是二更过后,就被人劫走了。

      如今相距已有一个更次,就是顺着他们的方向追,人家也去远了,万一追错了方向,相去更远,还能找得到他们吗?”

      “真急死人!”史琬急得直是跳脚,说道:

      “那依你该怎么办呢?”

      蓝如风道:

      “大哥失踪,事情虽急,但我们要保持冷静,不可乱了步骤。”

      纪南点点头道:

      “四弟说得不错,我们先要确定大哥是被什么人劫持去的……”

      “这还用说?”

      史琬气鼓鼓的道:

      “除了千毒谷的人,还会有什么人劫持大哥呢?哼,这批贼东西,给我遇上了,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不给他们痛下杀手,难消我胸头之气。”

      纪南道:

      “万一不是千毒谷的人劫持去的,你杀光了他们也找不到大哥呀!”

      “还会不是他们?”

      史琬道:

      “十之八九就是那个九毒寡妇掳去的,她又在大哥身上下散功毒药,又趁机把大哥劫持了去,这老贼婆实在该死!”

      蓝如风道:

      “三哥这话没错,大哥若是没中散功毒,老贼婆未必能把人掳走,这么说,她下毒的目的,就是志在劫人……”

      说到这里,又微微摇头道:

      “但她劫持大哥,目的又何在呢?”

      史琬星然道:

      “对了,杀大哥的爹和云龙山庄四十余口的凶手,就是这老贼婆,大哥去见千毒谷主,千毒谷主矢口否认这件事,还指派祖东权负责调查,要查个水落石出。

      老贼婆作贼心虚,才向大哥下毒,再把人掳去,想杀以灭口……啊……她要杀大哥灭口!”

      她越说越觉得胆战心惊,一把抓住蓝如风的手臂直摇,神色紧张的道:

      “这怎么办?”

      “三哥,你冷静一点!”蓝如风笑道:

      “这只是你心里这么想而已!”

      “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史琬道:

      “难道我想的不对?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找,我要和老贼婆拼了。”

      “你急也没用。”蓝如风道:

      “我们先好好商量商量,事情不会有这么严重。”

      纪南道:

      “三弟,就算大哥是阎九婆掳去的,这样瞒着千毒谷主掳人,是犯纪的行为,谅她也不敢贸然加害大哥。”

      史琬道:

      “那我们找千毒谷主去。”

      蓝如风道:

      “我们一时如何找得到千毒谷主?但有一个人倒可以找得到……”

      史琬急急问道:

      “谁?”

      “祖东权。”蓝如风道:

      “二哥的解药不是找祖东权去要来的吗?我们找到祖东权,就可以找到千毒谷主了。”

      “不错。”史琬眼睛一亮,急忙说道:

      “二哥,祖东权在哪里,我们这就走!”

      纪南为难的道:

      “我赶去北峡山,只差一步,祖大叔已经要走了,这时候去,哪里还找得到他?”

      蓝如风道:

      “二哥知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纪南道: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去江苏。”

      蓝如风道:

      “他奉命调查云龙山庄的事,到江苏去,那是到徐州去的了。”

      史琬道:

      “我们只有一路赶去,先找到他再说了,二哥、四弟,我们这就走吧!”

      蓝如风看看窗外天色,说道:

      “天快亮了,我们还是等天亮了再走,这时出去,城门还没开呢!”

      史琬道:

      “还要等到天亮?”

      蓝如风道:

      “要这时候出去,只好翻城墙出去,那就要凭脚力赶路,我们有现成的牲口在这里,两脚赶路,总没有牲口四只脚跑得快,也不在乎这点时光了。”

      “好吧!”史琬只得在椅上坐了下来,但坐了没一会,就站起身道。

      “真气人,天怎么还没亮呢?”

      蓝如风道:

      “三哥,你安静坐一会好不?这样坐立不安,不是徒乱人意吗?”

      史琬气道:

      “大哥失踪,看你一点也不急!”

      蓝如风苦笑道:

      “我们兄弟三人,义结金兰,大哥失踪了,谁不着急?但急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既已决定先找祖东权,就已经有了目标,等上路之后,只要快些赶路,及早能找到他,才能救出大哥来,这不是光急就能办得好的。”

      “好,好!”史琬负气的道:

      “算你有理。”

      天气渐渐亮了。

      店伙送来脸水,三人各自回房盥洗,接着店伙又送来早餐,三人都无心再吃,就去柜上结帐。

      胡老四、余老六也赶着走出,眼看不见了徐少华,却多了一个纪南,他们两人都是老江湖,自然不会多问。

      小厮已经牵着马匹在店门口伺候,徐少华的一匹马正好给纪南乘坐,大家一起上马,直等出了北门。

      史琬才告诉胡老四、余老六两人大哥失踪的经过,自己一行人要去追祖东权的事,大概说了,五匹马就急着赶路。

      他们虽然急着赶路,但有胡老四、余老六两个老江湖跟着,一路打尖食宿,都不用史琬他们操心。

      一连两天,都没有祖东权的消息,第三天傍晚,赶到永康镇,原是个大镇甸,依了胡老四就打算在这里落店,但史琬眼看天色还早,坚持要多赶一程。

      胡老四道:

      “再下去只有卸甲店、殷家涧两处村落,但都是小村庄,可没有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75-946.html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连闯三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蓝飞燕俏目一抬,发现何天香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不觉问道:“三妹,这人是谁?”  何天香回身一招手道:“裘少帮主,你过来,我给你引见……”  她对杨文华神态亲密,语声娇柔,使人—看就知两人已经有着特殊的情愫了!  蓝飞燕不觉深深地看了杨... - 2018-04-21
  • 第二十四章 石窟夜战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嘿然道:“淫贼果然在崖上了。”  白衣老者仰首遥望道:“这座石崖,虽无百丈,也有数十丈上下!”  五人脚下甚快,不消一会工夫,便已赶到崖下。  黑衣老者攒眉道:“老天,这座石壁光滑如镜,上去极非易事,淫贼如果守在上面,武功再高也... - 2018-02-03
  • 第二十四章 中原豪杰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摸着下巴,目光转动,耸耸双肩,凑近过去,低笑道:“老哥多年没在江湖走动,这回东山再起,看来看实得意?”  紫袍人似乎微微一怔,目露寿光,说道:“萧老哥似乎已经知道了?”  萧不二喀的笑道:“江湖上的事儿.小老几多少总有个耳闻。” ... - 2018-01-09
  • 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 - 2018-05-06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白衣丽姝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快得宛如浮矢掠空,足不点地,逐渐看清楚了,果然是条人影!等崔文蔚红绡两人瞧清果是人影的时候,人家已到了二十丈外。  那是一个又瘦又高,脸蒙黑纱,身穿黑袍的人。他胁下果然还挟着一个人,一个红衣女子!  就在他身形倏落,贴地前掠之际,一掌开... - 2018-04-26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三分天下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道:“那你又怎么在半途里,突然收转掌势呢?”  南振岳道:“老丈那一掌,敢情是极厉害的煞手,我如果是老丈同门的传人,自然认得厉害,不敢硬接,而且也只有他们的‘刀下留人’才能化解,等到老丈发现我果然不是,才临时把掌力收了回去。”  ... - 2018-02-28
  • 第二十四章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还没开口,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了过来:“文施主把老婆子六个小徒怎么了?”  随着话声,从阶上出现了一个白发如银,手持一支拂尘的老婆婆。  就在白发婆婆话声刚落,西首廊房间也响起一声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庵主门下... - 2018-01-11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半人半鬼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十天之后老女怪业已恢复了受伤以前的功力,这两个半人半鬼的东西,至习成腐尸阴煞之后,除人血人脑外,不食他物,如今已有多日未曾食用,虽说并不饥饿,但却觉得精神不适起来。  老女怪失血过多,尤其口馋,这天深夜,老女怪向老男怪商量外出,老男怪却... - 2018-05-27
  • 第二十四章 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 - 2018-03-26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风帆间波涛汹涌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心中暗道:“来了!”一面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有人来了,你不可再动。”  话声方落,舱门已被轻轻推开,正在狂吠的小乌忽然不叫了,而且还朝门外那人摇头摆尾,作出欢迎之状。  狗对这人摇头摆尾,那是熟人无疑!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两... - 2018-05-24
  • 第二十四章 教主坐明堂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崔氏敛衽道:“请副教主原谅,贱妾正是雪山门下。”  黑衣老妪这会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向卫天翔笑道:“孩子,你也不向我老婆子提一声,雪山神尼,还是我老婆子当年的救命菩萨,今晚差点叫我得罪了人!”  说着,又向崔氏连连赔礼,一面又拉着凌云凤姑... - 2018-05-29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