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会始终纠葛在一起吧。他想起当年少夫人让他立的誓,而今,这誓言算是应了吗?

      咳!不知多久以后,陈默被浓烟给熏醒。侧过头一看,只见左边角落里一只塌了半边的土灶下点着火,也不知在烧什么。四下环顾,这似乎是个废弃了许久的茅草屋,他有一会没找到路儿的人,然而片刻后,却见她站在门外檐下,半倚着摇摇欲倒的门框,只露出一角青澹澹的、与门外草色几近相同的袖子。

      路儿他叫了半声,突然又发觉有什么不对,止了声,目光继续在屋里睃巡着。

      路儿应声进门,面孔上却是无悲无喜,手中不知紧握着什么。陈默觉得不安,冬冬呢?

      路儿垂下头,默不作声地摊开手,竟是那个仿她样子做的布偶娃娃,也亏得经了这么多事,冬冬竟一直带在身边。那娃娃的裙子被摊平后,可见上面写着两行已经模糊的字,似乎是用什么极纤小的毛发,沾着血写成的,让人很容易想起冬冬那头一走一跳的小辫子。

      路、孟皆在我手。明日午时,总舵相见。

      是他的字迹吗?路儿问。

      陈默辨认了一下,道:是的!他又追问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我发觉这茅屋位置很隐蔽,就把你和冬冬放在这里,出去找点儿吃的。路儿捋了捋额上湿淋淋的发,声音也湿沉沉的,回来时就没见到他了。我找了许久,才在前面岔路边的树枝上,发现了这个。痛楚愤怒似乎蓄积到这时才喷发出来,她五指一紧,将那布偶掐得变了形,然后用力一扔,砸到了火堆上。火焰呼地涨了一涨,烟便更浓了。

      陈默茫然片刻,道:想必是他见不到你,就跑出去找你。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路儿埋下头去,肩头愈缩愈紧,哭声压在嗓子深处,一断一续的,我怎么没想到呢!

      想想该怎么办吧!陈默拍着她的头,心乱了一阵,便沉了下去,苦笑道,反正骆旗使在他那里,他要是拿骆旗使胁迫你,冬冬丢不丢,你也要回去的。

      路儿抹了抹眼泪,道:也是。

      一阵焦香味散发出来,路儿蹿过去,拨开了火,翻出几个玉米棒子,用袖子托了,捧到陈默面前来,道:吃吧,吃完了我就该走了。

      是我们该走了!陈默道,忽然一笑,道,当初你要陪我下山探父时,就是这么说的。

      也是!那便吃饱了,一起上路吧!路儿咧嘴笑了笑,狠狠地在玉米棒子上咬了一口。

      她身后,檐外雨细如雾,厚重的云后,似乎有隐约的日光透下来,看来天终于将要晴了。

      进城后天渐渐亮了起来。青的瓦朱的槛,阁上龙,阙下凤,近处男女的眉眼,远处槐柳的芽枝,都显得光润明泽,多日蒙着的尘土随雨流入沟渠。

      其实我很想知道,路儿突然道,假如没有她的筹划,你会救我么?

      这有什么分别?陈默耸了耸眉。

      路儿垂首片刻,一笑道:确实。

      再抬起头来时,长街将尽,长虹门新竖起的七色大旗飘扬在层层叠叠的屋脊上。长虹门在京里,建筑上不方便有逾制的地方,因此门庭并不如何显赫,便一门心思把旗帜弄得醒目些。这高达七丈的长杆,也不知这霪雨时节,是如何匆匆置办的,只是终究来不及裹漆,便只见得这白晃晃的一道杆子,通天彻地地立在空荡荡的场子上,平添些肃杀之气。墙后立着数座高塔,窗中尽可见憧憧诡影,而透过那两扇青漆银饰的大门,更觉有刀光刺目。

      止步,扔下武器!高塔上,有人厉喝。

      陈默抬了抬臂,微啸声破空,喝声便戛然而止,化做一声惨号。

      教狗剩儿出来和我说话!路儿的嗓子又尖又亮。

      四下里微有躁动,不多时银环响了一响,章钊出现在门前石阶之上。他微微环抱双臂,神色淡漠。你他似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往日的门下弟子,现今的敌人还是小主人,便省了称呼,径问,有什么话?

      少装出胜券在握的样儿,别忘了我们手上还有他要的东西!他把我师父我弟弟她想了想还是加上了个名字,还有孟式鹏安置在快车上,另配两匹快马,一个时辰后,我们武德门见!否则的话,嘿,明日亲王府学士府尚书府上,就少不得些有趣的东西了!

      哦!章钊略微变色,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一丝凄绝的鸣叫。他抬头,连路儿与陈默也一并抬头,就见云团缝隙间,出现一道乌蒙蒙的影子,直坠下来,砰地撞在新旗杆上。一线殷殷的红,顺着白杆垂挂下来。四下里是一片怔怔的静,黑鸽子摔在旗座平滑如镜的青石上,发出啪的一声,格外惊心。鸽子漆亮翅下,颤动着半枚箭簇,垂死的挣扎中探出来橙黄的爪,上面系着只本来应该是净白色,此时却已污红的小皮囊。

      章钊一个箭步抢上来,摘下皮囊,强作镇静地冲他们点了下头,道:我去禀告大总管。言罢疾步跨阶,蹿入门中,那门扇就此虚掩着,任银环在晃荡中敲得乱无章法,竟无人去关它。

      乌羽素囊,这是大凶的讯息。路儿问,如今没有变吧?

      陈默颔首道:看来莲花峰上久拖未了的那一桩事,终于到了时侯。

      如此不巧,只怕里面那位的主意,却要变了。她苦笑了一下。

      嗯,他先前或许对陈家的基业有所顾忌,然而此时山上风云已变,少夫人,噢,不,夫人想必已是占了先机。而今他唯一的机会在你身上,陈默长息道,拼个鱼死网破,他也必然要擒得你回去呢!

      就仿佛是印证他这番话似的,空中骤然灼热,抬首间便见一列赤箭汹汹而来。

      走!路儿拉着陈默,二人一跃数丈,蹿上旗杆,借那杆子一曲一弹之力,化身天外飞仙,洒然飘起。

      然而便听得章钊还是谁在厉喝:抓活的!

      弩上绷紧了的弦,便不得不松懈了下来。只是片刻间混战开始,却也是无法用这远攻的利器了。

      刷刷两剑,就是两三个的长虹门弟子无声地跌开。那一弧剑影,所过之处没有血,亦没声音,只有瞬间灰去的眼神,还有骤然解脱的魂魄。它安抚一切,平静一切,终结一切。名门时如皑皑雪团,时如熠熠辉日,在汹汹人流中逼出两三丈的圈子,竟是无人敢进。三丈之外,惨叫声也间或响起。

      两人自幼一同习武,此时略加磨合,便十足默契。路儿手执宝剑,专杀近战来敌。陈默虽然没了煨毒的暗器,然而袖弩的威力却依然可观。只是弩箭数目终归有限,不得不节省着用,力求每矢必中。

      一步又一步,从大门到前厅银砖砌就的台阶,三十步的石板路,镌花嵌玉,平日一跃即过,此时却是踏着无数尸首,才终于踏上。

      前厅门砉然启开,便见一左一右两只囚笼放在斗拱正下。两侧有徐离枫、章钊等长虹门中要人与陈氏诸奴侍立,大总管高踞其上,他轻挥衣袖,追杀而来的长虹门人,便忙不迭地退了下去。银砖湛湛,从阶下一路铺向高座,两人袖下裾下滴滴的鲜血,便一路洒来。

      唉!左边笼中的骆明仑双手紧握钢栏,似乎倾听良久,至此顿足长息。右边的孟式鹏,也牙痛似地咧了咧唇皱了下眉头。路儿叫了声师父!然而嗓子竟不知何时,已是沙哑。她目光四下转动,喝问道:我弟弟呢?

      大总管从座上端凝起身,一掸衣襟道:急什么,不日黄泉路上,叫你们同行便是。

      是么?路儿面孔上忽然掠过一丝森冷的笑意,她手中吞吐不定的剑锋骤然一环,便绕在了自己颈上。这一下突兀无比,就连贴身而立的陈默都来不及阻拦。

      啊!

      唉!

      住手!

      厅里群情耸动,所有人都发出了一连串不知所谓的叫声。

      我若是就此自刎呢?血等送上莲花峰,怕不早就凝了干了?到时,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13-981.html - 2018-07-11
  • 第八章 八方名动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待见得明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运功助其疗伤,关切地问道,不妨事吧!  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半点不见敌意,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除了林青和... - 2018-07-10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第八章 宿敌初逢_绝顶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并不高大,相貌亦比小弦想象中远为年轻,近五十的年纪瞧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最奇特的是他那头不见一丝杂质、极有金属质感的乌发,仿若绸缎;那透着莹玉神采的肌肤,被身后将军厅黑色的墙壁所衬,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小弦略带好奇地望着明将... - 2018-06-30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天街尘 尾声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李歆慈忽地招了下手,道:你过来!  陈默半晌后才明白,她叫的人是他。他有些茫然地过去,随她走上血色沉沉的银阶,站在依然淅沥沥淌着水的檐下。  路儿她,现在,是不肯听我说话了。李歆慈掠了掠发,似乎开始恢复了些神智,然而那掠发的手却还在微微... - 2018-07-11
  • 第八章 怖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逃亡。  何处才是尽头?  暮色中。  残阳那一片血红已然落下  剑阁。  自古便是入蜀的第一道门户。  剑门关,更是险峻非常。  两山间只有一条长长窄窄的古栈道相连,两旁皆是万丈深渊。  历来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易守难攻的天险。  ... - 2018-06-27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八章 她不出手我出手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在清雅弦歌中,变化忽起,众人正在曲意中沉浸,何曾想到突然杀机乍现!  宁诗舞在弦断一刹弹身而起,右手中已握住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瞬间向鲁秋道左首的余收言连发八招,左手轻扬,七枚铁莲子射身鲁秋道右边的刘魁,饶是一向以暗器成名江湖人称飞叶手... - 2018-06-23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 - 2018-07-11
  • 第五章 胤血之术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那一年,她只有八岁。八岁的小女孩,却异常顽劣。这一日,她手里掂着一枝缀满深红色桑椹果的长枝,攀过墙头,一瞬间却看到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站在墙下,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她手一伸,将手中的桑椹枝越过碧瓦,友好地递过去。  男孩挠着头不知如何办才好。... - 2018-07-11
  • 第一章 孟氏孤儿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傍晚时分,有风自西北而来,将京师的通衢街巷裹在一团混沌之中。申时未至,天色却已昏暗,歌女调弦之声伴着无数朝野轶闻,催动了棋盘街上两檐灯火次第升起。  街东丰乐巷里,朝兴酒楼的一楼围栏外,站了个少年人,手捏一枚乌黑的泥丸,正和七八名顽童玩... - 2018-07-11
  • 第二章 绸缎庄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放开我,放开我!骤然传来的吵闹声,引得陈默转过头去。他看到方才那个秦掌柜,让两三个长虹门弟子拦住了,正在扭打之中。  关胜刀突然道:等等,这不是秦掌柜么?秦掌柜身上衣衫零落,早有几处血迹,有些显然是与这些长虹门弟子撕打间弄出来的。他面孔... - 2018-07-11
  • 我真幸福_初三作文_故事大全
  •   “我真幸福!”每当我说这句话时我都能想到紫霞仙子甜美温柔的声音。  “我真幸福!”来自我最爱的游戏“王者荣耀”中紫霞相子的经典台问。王着荣耀是我此生唯一钟爱的游戏,也是玩得最嗨的游戏。对于王着菜耀我是四赛季进的,也算是一名老玩家。王着荣... - 2018-07-09
  • 令人感动的细节_初三作文_故事大全
  •   人生就像一处矮矮的灌木丛,茂盛浓密,斑斑驳驳中,留有一丝丝缝隙,这缝隙就像我们人生中的缺憾一样。可是,我们都知道,细节决定成败,而这个细节就像灌木丛中零星一点的娇嫩美艳的花朵一样,能够弥补我们的人生。  我们的生活中总会有那么多需要你注... - 2018-07-09
  • 风筝情_初二作文_故事大全
  •   过了年,天气变暖了,午后的阳光夹着丝丝柔风,又到了放风筝的季节。  蔚蓝的天空中几只翱翔的“老鹰”、“蝴蝶”勾起了我蕴藏许久的童心。带上一只精心糊好的“凤凰”,我跑向小河边。一路上聚集着七八个拽着风筝线的小孩,他们看着自己那越飞越高的风... - 2018-07-09
  • 我学会了思考_高三作文_故事大全
  •   在不断不断地成长,也学会了更多的知识。我原本是一个软弱的小女孩,已经成为如今思考勇敢的大姑娘了。时间真的会让人改变。我在成长中,终于学会了思考。  在我刚刚踏入中学大门的时候,面对这个一无所知的世界。一时,真的适应不过来。中学的学习生活... - 2018-07-09
  • 我和他俩_初二作文_故事大全
  •   回忆我和他小时的往事,那时的我们过的挺开心,挺无忧无虑的!那时的我们的玩具不是手机,不是电脑,更不是什么电子游戏,而是彼此,是大自然:是乡间的小路,是隐蔽的树林,是清凉的小溪,是高大的堤岸,还有那广阔无垠的田野!你是否记得?小时的我们最... - 2018-07-09
  • 成长路上有你的陪伴_高三作文_故事大全
  •   走在成长的道路上,蓦然回首,看着那一个个五彩绽放的足迹,我脸上流过一丝甜蜜的笑容。朋友,成长路上有你的陪伴,真好!  那天,是朋友的生日。写完作业,我带上精心挑选的礼物准备出发。这雷公雷婆可真会挑时候,偏在我要出门的时候来捣乱。瞧,电光... - 2018-07-09
  • 父爱之舟_初三作文_故事大全
  •   有一种爱,是无声的;有一种爱,是严肃的。它就是那宽广无边的父爱。  父爱,它好像白酒,辛辣而又热烈,容易让人醉在其中;它又像咖啡一般,苦涩又醇香,容易让人为之心动;它还像茶,平淡而亲切,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上瘾。  那是暑假里的一天,我刚... - 2018-07-09
  • 精彩而紧张的一天_高二作文_故事大全
  •   期盼已久的家长开放日终于到了,妈妈今天会来校陪我度过一下午的学习时光,感受我们快乐的课堂和紧张活泼的学习生活。  “叮零零……”上课铃响了,我拿着数学书,怀揣着十二分的紧张来到多媒体教室,家长早已在那里等候我们了,还有许多的老师也来观摩... - 2018-07-09
  • 一颗糖的温暖_高二作文_故事大全
  •   如果世界是一片碧蓝的天空,那么每个人都是天空中的片片云朵;如果世界是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那么每个人都是小溪里的滴滴清泉;如果世界是清澈见底的池塘,那么每个人都是池塘里自由自在的鱼儿;如果世界是一朵色彩缤纷的花朵,那么每个人都是花朵中的丝... - 2018-07-09
  • 烧烤之情_高一作文_故事大全
  •   走下那段长长的小区坡道,你便会看见一个陈旧而破烂的烧烤摊,它的火炉已经生锈,装菜的碗盘也已褪色,一把大大的太阳伞也已经破了好几个小洞。然而,就在这个烧烤摊里还住着一对母女,他们相依为命,在这简陋的乱糟糟的烧烤摊里靠卖烧烤来维持生活。  ... - 2018-07-09
  • 一堂难忘的反思课_高一作文_故事大全
  •   今天下午,教室窗外的雨瓢泼似的哗啦啦地下着,敲击着我弱小的心灵。张老师上的那节“反思课”让我终身难忘。欲知详情,且听我慢慢道来。  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星期以前,学校布置给我们全体同学一项作业:在星期六或星期天,带着照相机出门拍下几张人们... -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