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会始终纠葛在一起吧。他想起当年少夫人让他立的誓,而今,这誓言算是应了吗?

      咳!不知多久以后,陈默被浓烟给熏醒。侧过头一看,只见左边角落里一只塌了半边的土灶下点着火,也不知在烧什么。四下环顾,这似乎是个废弃了许久的茅草屋,他有一会没找到路儿的人,然而片刻后,却见她站在门外檐下,半倚着摇摇欲倒的门框,只露出一角青澹澹的、与门外草色几近相同的袖子。

      路儿他叫了半声,突然又发觉有什么不对,止了声,目光继续在屋里睃巡着。

      路儿应声进门,面孔上却是无悲无喜,手中不知紧握着什么。陈默觉得不安,冬冬呢?

      路儿垂下头,默不作声地摊开手,竟是那个仿她样子做的布偶娃娃,也亏得经了这么多事,冬冬竟一直带在身边。那娃娃的裙子被摊平后,可见上面写着两行已经模糊的字,似乎是用什么极纤小的毛发,沾着血写成的,让人很容易想起冬冬那头一走一跳的小辫子。

      路、孟皆在我手。明日午时,总舵相见。

      是他的字迹吗?路儿问。

      陈默辨认了一下,道:是的!他又追问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我发觉这茅屋位置很隐蔽,就把你和冬冬放在这里,出去找点儿吃的。路儿捋了捋额上湿淋淋的发,声音也湿沉沉的,回来时就没见到他了。我找了许久,才在前面岔路边的树枝上,发现了这个。痛楚愤怒似乎蓄积到这时才喷发出来,她五指一紧,将那布偶掐得变了形,然后用力一扔,砸到了火堆上。火焰呼地涨了一涨,烟便更浓了。

      陈默茫然片刻,道:想必是他见不到你,就跑出去找你。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路儿埋下头去,肩头愈缩愈紧,哭声压在嗓子深处,一断一续的,我怎么没想到呢!

      想想该怎么办吧!陈默拍着她的头,心乱了一阵,便沉了下去,苦笑道,反正骆旗使在他那里,他要是拿骆旗使胁迫你,冬冬丢不丢,你也要回去的。

      路儿抹了抹眼泪,道:也是。

      一阵焦香味散发出来,路儿蹿过去,拨开了火,翻出几个玉米棒子,用袖子托了,捧到陈默面前来,道:吃吧,吃完了我就该走了。

      是我们该走了!陈默道,忽然一笑,道,当初你要陪我下山探父时,就是这么说的。

      也是!那便吃饱了,一起上路吧!路儿咧嘴笑了笑,狠狠地在玉米棒子上咬了一口。

      她身后,檐外雨细如雾,厚重的云后,似乎有隐约的日光透下来,看来天终于将要晴了。

      进城后天渐渐亮了起来。青的瓦朱的槛,阁上龙,阙下凤,近处男女的眉眼,远处槐柳的芽枝,都显得光润明泽,多日蒙着的尘土随雨流入沟渠。

      其实我很想知道,路儿突然道,假如没有她的筹划,你会救我么?

      这有什么分别?陈默耸了耸眉。

      路儿垂首片刻,一笑道:确实。

      再抬起头来时,长街将尽,长虹门新竖起的七色大旗飘扬在层层叠叠的屋脊上。长虹门在京里,建筑上不方便有逾制的地方,因此门庭并不如何显赫,便一门心思把旗帜弄得醒目些。这高达七丈的长杆,也不知这霪雨时节,是如何匆匆置办的,只是终究来不及裹漆,便只见得这白晃晃的一道杆子,通天彻地地立在空荡荡的场子上,平添些肃杀之气。墙后立着数座高塔,窗中尽可见憧憧诡影,而透过那两扇青漆银饰的大门,更觉有刀光刺目。

      止步,扔下武器!高塔上,有人厉喝。

      陈默抬了抬臂,微啸声破空,喝声便戛然而止,化做一声惨号。

      教狗剩儿出来和我说话!路儿的嗓子又尖又亮。

      四下里微有躁动,不多时银环响了一响,章钊出现在门前石阶之上。他微微环抱双臂,神色淡漠。你他似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往日的门下弟子,现今的敌人还是小主人,便省了称呼,径问,有什么话?

      少装出胜券在握的样儿,别忘了我们手上还有他要的东西!他把我师父我弟弟她想了想还是加上了个名字,还有孟式鹏安置在快车上,另配两匹快马,一个时辰后,我们武德门见!否则的话,嘿,明日亲王府学士府尚书府上,就少不得些有趣的东西了!

      哦!章钊略微变色,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一丝凄绝的鸣叫。他抬头,连路儿与陈默也一并抬头,就见云团缝隙间,出现一道乌蒙蒙的影子,直坠下来,砰地撞在新旗杆上。一线殷殷的红,顺着白杆垂挂下来。四下里是一片怔怔的静,黑鸽子摔在旗座平滑如镜的青石上,发出啪的一声,格外惊心。鸽子漆亮翅下,颤动着半枚箭簇,垂死的挣扎中探出来橙黄的爪,上面系着只本来应该是净白色,此时却已污红的小皮囊。

      章钊一个箭步抢上来,摘下皮囊,强作镇静地冲他们点了下头,道:我去禀告大总管。言罢疾步跨阶,蹿入门中,那门扇就此虚掩着,任银环在晃荡中敲得乱无章法,竟无人去关它。

      乌羽素囊,这是大凶的讯息。路儿问,如今没有变吧?

      陈默颔首道:看来莲花峰上久拖未了的那一桩事,终于到了时侯。

      如此不巧,只怕里面那位的主意,却要变了。她苦笑了一下。

      嗯,他先前或许对陈家的基业有所顾忌,然而此时山上风云已变,少夫人,噢,不,夫人想必已是占了先机。而今他唯一的机会在你身上,陈默长息道,拼个鱼死网破,他也必然要擒得你回去呢!

      就仿佛是印证他这番话似的,空中骤然灼热,抬首间便见一列赤箭汹汹而来。

      走!路儿拉着陈默,二人一跃数丈,蹿上旗杆,借那杆子一曲一弹之力,化身天外飞仙,洒然飘起。

      然而便听得章钊还是谁在厉喝:抓活的!

      弩上绷紧了的弦,便不得不松懈了下来。只是片刻间混战开始,却也是无法用这远攻的利器了。

      刷刷两剑,就是两三个的长虹门弟子无声地跌开。那一弧剑影,所过之处没有血,亦没声音,只有瞬间灰去的眼神,还有骤然解脱的魂魄。它安抚一切,平静一切,终结一切。名门时如皑皑雪团,时如熠熠辉日,在汹汹人流中逼出两三丈的圈子,竟是无人敢进。三丈之外,惨叫声也间或响起。

      两人自幼一同习武,此时略加磨合,便十足默契。路儿手执宝剑,专杀近战来敌。陈默虽然没了煨毒的暗器,然而袖弩的威力却依然可观。只是弩箭数目终归有限,不得不节省着用,力求每矢必中。

      一步又一步,从大门到前厅银砖砌就的台阶,三十步的石板路,镌花嵌玉,平日一跃即过,此时却是踏着无数尸首,才终于踏上。

      前厅门砉然启开,便见一左一右两只囚笼放在斗拱正下。两侧有徐离枫、章钊等长虹门中要人与陈氏诸奴侍立,大总管高踞其上,他轻挥衣袖,追杀而来的长虹门人,便忙不迭地退了下去。银砖湛湛,从阶下一路铺向高座,两人袖下裾下滴滴的鲜血,便一路洒来。

      唉!左边笼中的骆明仑双手紧握钢栏,似乎倾听良久,至此顿足长息。右边的孟式鹏,也牙痛似地咧了咧唇皱了下眉头。路儿叫了声师父!然而嗓子竟不知何时,已是沙哑。她目光四下转动,喝问道:我弟弟呢?

      大总管从座上端凝起身,一掸衣襟道:急什么,不日黄泉路上,叫你们同行便是。

      是么?路儿面孔上忽然掠过一丝森冷的笑意,她手中吞吐不定的剑锋骤然一环,便绕在了自己颈上。这一下突兀无比,就连贴身而立的陈默都来不及阻拦。

      啊!

      唉!

      住手!

      厅里群情耸动,所有人都发出了一连串不知所谓的叫声。

      我若是就此自刎呢?血等送上莲花峰,怕不早就凝了干了?到时,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13-981.html - 2018-07-11
  • 小妹的日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老师为了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一般会安排写日记,而且还会定期检查以防有人偷懒。为了防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老师收上去看了以后一般都会评改的。  现在就以我家小妹的几篇日记为例,让大家开开眼界。  3月5日星期日晴  今天我写完作业没事... - 2018-11-14
  • 暗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转眼之间进入了高二年级,新学期又开始了。在我们这个农村中学,每到这时都有不少老师调走或分来。这学期,不知道又有什么新的变化?  星期一上午第三节课是英语,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都睁大眼睛在等待着,班主任已经提前宣布,新来的英语老师姓党,刚从... - 2018-11-14
  • 给个台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和所有的愣头青一样——喜欢往人后背上贴“乌龟”,喜欢往胆小女生的抽屉里放丑陋的蟾蜍,然后很放肆地大笑。然而自从初三那年,林琳“落户”本班之后,我却变了。  林琳来自上海,她不仅有着和名字一样美丽的容貌... - 2018-11-14
  • 皱巴巴的字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帅是邻班的男孩,高高的个儿,俊朗的外表,总是T恤、牛仔裤,外加一双运动鞋,看起来很阳光。帅的成绩很好,每当我问起他常胜不衰的秘诀时,他总是盯着我狂笑不已,随后才很努力地挤出两个字:保密!“臭小子,还跟我摆架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我... - 2018-11-14
  • 高中生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吾本天资愚钝,在复读苦熬之中侥幸跨入吾县一高之校门,欣欣然,飘飘然,便与那几个当年同录的老友每日里遛操场,逛书店,谈三皇,论古今,意兴豪放、招摇过市地在一高混了起来。一高在吾县地位颇高,当与北大在中国的位置比肩。当时曾经流行一时的说法是... - 2018-11-14
  • 永远的教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育局的会议室里,局长对着我们8个师范毕业生娓娓而谈。主题是我们8个人是在二十多个毕业生中挑选出比较优秀的,这次被分配到山区学校工作,是市政府和教育局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应该感到骄傲,更应该加倍地努力工作。最后,局长说,他保证3年后一定把... - 2018-11-14
  • 别死撑着脸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次语文课,我们的语文教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给我们上课。教室的门轻轻响了一下,被推开了一条缝,一张年轻的女人的脸透了进来。她在向我们的教师招手。老师放下课本和粉笔,拍了拍袖上的灰,阖门出去。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走着,神情好... - 2018-11-14
  • 知情谊厚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是对于即将毕业的人。隔着4年的大学路往回看,一眨眼就望到了尽头,而待仔细一瞧,却又是昏昏忽忽,怎么也瞧不清楚,只识得一个个人的影子,轻飘飘没有落地的塌实。回味大都如此吧,如果真看得清楚了还怎么叫回味呢?还有什么能一次次... - 2018-11-14
  • 偏爱我的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是任福珍老师,她身材苗条,面容清秀,讲起课来娓娓动听。不知是什么原因,任老师对家庭贫困的我特别青睐,上课的时候常常提问我,也常常当众表扬我,这在我的读书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  由于我家里穷,而且嘴又特别笨,又... - 2018-11-14
  • 变态的少女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雪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到小雪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存下百万家业。不幸的是,在小雪5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到了该读书的年纪,聪明的小雪一入学就显示出很高的天赋。只要老师讲过的课程,她都会很快地理解,一篇课文别的同学要背... - 2018-11-14
  • 找魔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如读高一那年,迷上了上网聊天。  当初阿如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新环境。每天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没有课外活动,也没有知心朋友。倒是在聊天室里,她可以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阿如给自... - 2018-11-14
  • 小村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601宿舍,有6个女孩儿,周末的时候,5个比赛赖床,只有包默默弃权参加,她颠颠地跑到食堂,拿着笔录下来的菜单,包子、油条、茶叶蛋、小米粥,满载而归,气喘吁吁爬上6楼一一给我们分发。大家一边享用着余温不减的早餐,一边指指暖瓶:活雷锋默默姐... - 2018-11-14
  • 我的阳光,你在哪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到一个班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你,因为你安静得如同一朵静静绽放的兰花,匆匆而过的人嗅不到你的清香,偶然的一瞥,我发现了清新脱俗、美丽安静的你。  我开始主动和你搭讪,努力去发展我们的关系。尽管你对这种冒失的人比较讨厌,我们还是渐渐成了... - 2018-11-14
  • 春天的花一样漂亮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你想过当公敌的后果吗  英语课上,教室里除了姜灿灿清晰得水珠落玉盘一样的声音外,再无声音。时间仿佛都在那一刻停止了一样,以至于姜灿灿的背诵声停止了好一会儿,英语老师才回过神来,扶了扶眼镜,示意姜灿灿坐下,她说:“我想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 - 2018-11-14
  • 朋友就是另一个自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由紧张的高中生活进入大学校园,好像没有人学习。女生为三毛、琼瑶痛哭流涕,男生不是在《自助旅行手册》上寻找最佳旅游线路,就是在苦修《恋爱兵法》。  我突然发现全世界的人都在忙着恋爱、约会,享受大好的青春,只有我还在傻乎乎地戴着厚厚的眼镜... - 2018-11-14
  • 伤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我们4个女孩子住一间寝室。睡我上铺的杜娟是班上的特困生,而另外两个女孩子家境富裕,挥金如土。我家境贫寒,与那两个女孩子自然没有共同语言,便慢慢和杜娟成了好朋友。  杜娟成绩一直很好,对同学也有亲和力,开学不久就当了班长。但我并不... - 2018-11-14
  • 照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文艳是我们班的文娱委员,人长得漂亮,性格也较开朗。说实话,我很喜欢她,并且偷偷给她写过几封那种信,但她对我总是若即若离,似乎从没拒绝,也没明确表示过喜欢我。但我对她的追求并没放松。  一个周末的下午,杨文艳亲自将我约到她的寝室。闲谈一... - 2018-11-14
  • 那天晚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停电的那30秒钟,我做了一件错事。  那个晚上,我一直忐忑不安。第二天早晨,一进学校,我就浑身颤抖。当我在教室过道里碰到小丽时,我更在哆嗦。  “你冷吗?”小丽问。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嫉妒地盯着我。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小丽是年级最... - 2018-11-14
  • 男孩,你知道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见到你,你站在窗外,漠漠的眼神。橘红的阳光照在你白色的T恤上,轻风一吹,橘红浮动起来,于是,这一刻,定格。  惯行的排座位,闭上眼睛,想,若有缘分让你排在我后面,然后回头,看见你明朗的笑,我欣喜若狂,表面却装得很平静。  问你些简... - 2018-11-14
  • 蒋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刚开学时要换许多新老师。第一堂语文课,我们都很兴奋,铃声响了,进来的是一位男老师。我看着面熟,忽然想起来,中考时他监过我们的考场。  班长喊起立,而后我们正想习惯地坐下,他突然说:“同学们好!”我们一怔,旋即还礼:“老师好!”声音参... - 2018-11-14
  • 我转过头,你还在那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天!你给我站住!”  我头也没回,推开了教室的大门,耳边响起冬日里呼啸的风,如果转身只是个不回头的背影,那个瞬间在许多年以后无数的黑夜里像一列不停地闪烁的火车头迎面驶来,直至我目眩而逝……  7年前的高三的冬天是我遭遇过的最寒冷的冬... - 2018-11-14
  • 牧羊人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牧羊人养着一条壮实的狗,他常常把那些死了的羊喂给狗吃。有一天,羊群都回到羊圈里,牧羊人却看见狗走近羊群,去抚弄它们,他便说:“喂,伙计,你想要对羊做的事,也许会落在你头上!” 这故事适用于那些受到优待而还不知足的... - 2018-11-08
  • 秀才的“大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两个穷酸秀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事稼穑(se),不学无术,一天到晚装模作样,摇头晃脑,自作清高。衣服又旧又破,常常连肚子都填不饱,可他们依旧鄙视劳动。一个炎炎的夏日,这两个秀才聚到一起了。他们走到村边,坐在一个大树墩上,一人拿着一把破旧... - 2018-11-09
  • 新裤与旧裤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郑县一个姓卜的人,他有一个愚不可及的妻子。这个蠢妻子常常做出一些叫人哭笑不得的事。有一次,这个姓卜的人要出门,觉得没什么像样的衣服,于是对妻子说:“给我做条裤子,好吗?”妻子说:“可以。但是,你要做什么样... - 2018-11-09
  • 狮子、狐狸与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生了病,睡在山洞里。他对一直与他亲密要好的狐狸说道:“你若要我健康,使我能活下去,就请你用花言巧语把森林中最大的鹿骗到这里来,我很想吃他的血和心脏。” 狐狸走到树林里,看见树林里欢蹦乱跳的大鹿,便向他问好,并说道... - 2018-11-08
  • 第八章 五千人整整齐齐地排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次晨一早,雨总算停了,云却还是乌蒙蒙的,风蓄饱了水分,吹在人身上有些湿粘。燕字大旗耷拉着垂了下来,无精打采,不过,城头的符字与秦字旗,也是一般模样。燕军们打磨着兵器,擦拭因为受潮而发软的弓弦。随着沉闷的鼓声和传令兵高亢的叫喊,兵士们纷纷... - 2018-09-25
  • 许绾的智慧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魏王决定建造一座很高很高的台阁,它的高度恰好是天与地之间距离的一半,并将这座高台起名叫“中天台”。很多人知道魏王这个决定后,都觉得很荒唐,于是纷纷前来劝阻魏王。魏王感到非常生气,他传下命令说:“谁要再来反对我的决定,一律杀头!”这样,大家都... - 2018-11-18
  • 第八章 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窗口正对着古枫,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心头狂跳,她几乎能从脑海中描绘出李家子弟尽数在这一役中伤亡的场面。  她再不能犹豫,一掌击开面前的玻璃,抽出腰间长剑,纵身而出。  全给我住手!  她这一声清咤,满庭皆惊,李歆严身子一颤... - 2018-09-25
  • 吴裕与公孙穆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孙穆生活在东汉时期,他非常热爱学习,总是想尽办法,抓住一切机会来学习,当时的许多人都因为他好学而对他交口称赞。公孙穆读了不少书以后,还想进一步扩大知识面,完善自己,但是靠自学又觉得力不从心。那时候设有太学,太学里的老师知识渊博、见识很广,... - 2018-11-12
  • 现在的工作都只是学习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画一张人生发展蓝图,明确自己的北极星及当前的位置,然后制定当年、三五年、十年或二十年的行动计划。  这是一个关于规划自己创业的故事,尽管其中还有点朦胧和迟疑。  所谓的成功,就是实现既定的目标。职业顾问认为,目标能否实现... - 201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