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抵罪_基督山伯爵

  •   维尔福先生看见稠密的人群在他的前面闪开着一条路。
      极度的惨痛会使别人产生一种敬畏,即使在历史中最不幸的时期,群众第一个反应总是对一场大难中的受苦者表示同情。
      有许多人会在一场动乱中被杀死,但罪犯在接受审判时,却极少受到侮辱。所以维尔福安全地从法院里的旁听者和军警面前走过。他虽然已认罪,有他的悲哀作保护。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是用理智来判断,而是凭本能行事;在这样的情况下,最伟大的人就是那种最富有感情和最自然的人。大家把他们的表情当作一种完美的语言,而且有理由以此为满足,尤其是当那种语言符合实际情况的时候。维尔福离开法院时的那种恍惚迷离的状态是难于形容的。一种极度的亢奋,每一条神经都紧张,每一条血管都鼓起来,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似乎都受着痛苦的宰割,这使他的痛苦增加了一千倍。他凭着习惯走出法庭,他抛开他法官的长袍,——并不是因为理应如此,而是因为他的肩膀不胜重压,象是披着一件饱含痛苦的尼苏斯的衬衫一样[尼苏斯是希腊神话中半人半马的怪物,因诱拐大力士赫克里斯之妻被赫克里斯以毒箭射死。赫之妻遵尼苏斯的遗言,把丈夫的衬衣用这怪物的血浸过,赫克里斯穿上后因此中毒,苦恼不堪,卒致自杀。——译注]。他踉踉跄跄地走到道宾路,看见他的马车,停在那里,亲自打开车门,摇醒那瞌睡的车夫,然后摔倒在车座上,停在那里,他向圣·奥诺路指了一指,马车便开始行驶了。他这场灾祸好象全部重量似乎都压在他的头上。那种重量把他压垮了。他并没有看到后果,也没有考虑,他只能直觉地感到它们的重压。他不能象一个惯于杀人的冷酷的凶手那样理智地分析他的处境。他灵魂的深处想到了上帝,——“上帝呀!”他呆呆地说,其实他并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上帝呀!上帝呀!”在这将临的灾祸后面,他看见上帝。马车急速地行驶着。在车垫上不停地晃动着的维尔福觉察背后有一样东西顶住他。他伸手去拿开那样东西,那原来是维尔福夫人在车子里的一把扇子。这把扇子象黑暗中的闪电那样唤起他的回忆,——他想起了他的妻子。
      “噢!”他喊道,象是一块烧红的铁在烙他的心一样。在过去这一小时内,他只想到他自己的罪恶。现在,另一个可怕的东西突然呈现在头脑里。他的妻子!他曾以一个铁面无私的法官的身份对待她,他曾宣判她死刑,而她,受着悔恨恐怖的煎熬,受着他义正词严的雄辩所激起的羞耻心的煎熬。
      她,一个无力抵抗法律的可怜的弱女子,——她这时也许正在那儿准备死!自从她被宣判有罪以来,已过去一个钟头了。
      在这个时候,她无疑地正在回忆她所犯的种种罪行,她也许正在要求饶恕她的罪行,或许她在写信给他丈夫,求她那道德高尚的丈夫饶恕她,维尔福又惨痛和绝望地呻吟了一声。
      “啊!”他叹道,“那个女人只是因为跟我结合才会变成罪犯!我身上带着犯罪的细菌,她只是受了传染,象传染到伤寒、霍乱和瘟疫一样!可是,我却惩罚她!我竟敢对她说:‘忏悔吧,死吧!’噢,不!不!她可以活下去。她可以跟我。我们可以逃走,离开法国,逃到世界的尽头。我对她提到断头台!万能的上帝!我怎么竟敢对她说那句话!噢,断头台也在等着我呢!是的,我们将远走高飞,我将向她承认一切,我将天天告诉她,我也犯罪!噢,真是老虎和赤练蛇的结合!噢,真配做我的妻子!她一定不能死,我的耻辱也许会减轻她的内疚。”于是维尔福猛力打开车厢前面的窗口。“快点!快点!”
      他喊道,他喊叫时的口吻使那车夫感到象触了电一样。马被赶得惊恐万分,飞一般地跑回家去。
      “是的,是的,”在途中,维尔福反复念叨,“是的,那个女人不能死,应该让她忏悔,抚养我的儿子,我那可怜的孩子,在我不幸的家里,除了那生命力特别顽强的老人以外,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她爱这孩子,她是为他才变成一个罪人的。一个母亲只要还爱她的孩子,她的心就不会坏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她会忏悔的。谁都不会知道她犯过罪,那些罪恶是在我的家里发生的,虽然现在大家已经怀疑,但过些时候就会忘记,如果还有仇人记得,唉,上帝来惩罚我吧!我再多加两三重罪也没什么关系?我的妻子可以带着孩子和珠宝逃走。她可以活下去,也许还可以活得很幸福,因为她把爱都倾注在孩子身上,我的心就可以好受一些了。”于是检察官觉得他的呼吸也比较畅通了。
      马车在宅邸院子里停住。维尔福从车子里出来,他看出仆人们都很惊奇他回来得这样早。除此之外他在他们的脸上再看不出别的表情。没有人跟他说话,象往常一样他们站在一边让他过去。当他经过诺瓦蒂埃先生房间时,他从那半开着的门里看见了两个人影,但他不想知道是谁在拜访他的父亲,他匆匆地继续向前走。
      “啊,没事”,当他走上通向妻子房间去的楼梯时,他说,“没事一切都是老样子。”他随手关拢楼梯口的门。“不能让人来打扰我们,”他想,“我必须毫不顾忌地告诉她,在她面前认罪,把一切都告诉她”。他走到门口,握住那水晶门柄,门却自行打开了。“门没关!”他自言自语地说,“很好。”他走进爱德华睡觉的那个小房间,孩子白天到学校去上学,晚上和母亲住在一起。他忙向房间里看了看。“不在这儿,”他说,“她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冲到门口,门关着。他站在那儿浑身打哆嗦。“爱萝绮丝!”他喊道。他好象听到家具移动的声音。“爱萝绮丝!”他再喊。
      “是谁?”他要找的女人问道。他觉得那个声音比往常微弱得多。
      “开门!”维尔福喊道,“开门,是我。”
      不管他的怎样请求,不管他的口气让人听上去多么痛苦,门却依旧关着。维尔福一脚把门踹开。在门口里面,维尔福夫人直挺挺地站着,她的脸色苍白,五官收缩。恐怖地望着他。“爱萝绮丝!爱萝绮丝!”他说,“你怎么啦?说呀!”
      那年轻女子向他伸出一只僵硬而苍白的手。我按你的要求做了,阁下!”她声音嘶哑,喉咙好象随时都可能被撕裂。
      “你还要怎样呢?”说着她摔倒在地板上。
      维尔福奔过去抓住她的手,痉挛的那只手里握着一只金盖子的水晶瓶。维尔福夫人自杀了。维尔福吓疯了,他退回到门口,两眼盯住那尸体。“我的儿子呢!”他突然喊道,“我的儿子在哪儿?爱德华!爱德华!”他冲出房间,疯狂地喊着,“爱德华!爱德华!”他的声音不胜悲恸,仆人们听到喊声都跑了上来。
      “我的儿子在哪儿?”维尔福问道,“带他离开这座房子,不要让他看见——”
      “爱德华少爷不在楼下,先生。”仆人答道。
      “那么他可能在花园里玩,去看看。”
      “不,先生,夫人在半小时前派人来找他,他到夫人的房间里去了,以后就没有下楼来过。”
      维尔福的额头上直冒冷汗,他的双腿发抖,各种不祥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乱转。“在维尔福夫人的房间里?”他喃喃地说,妻子的房间,在里面他不能来看不幸的妻子的尸体。要喊爱德华,他一定会在那变成坟墓的房间里造成回音。似乎不应该说话打破坟墓的宁静。维尔福觉得自己的舌头已经麻木了。“爱德华!”他口吃地说,“爱德华!”没有回音。如果他到母亲的房间里没有再出来,他又会可能在哪儿呢?他踮着脚走过去。维尔福夫人的尸体横躺在门口,爱德华一定在房间里面。那个尸体似乎在看守房门,眼睛瞪着,脸上分明带着一种可怕的、神秘的、讥讽的微笑。从那打开着的门向里过去,可以看见一架直立钢琴和一张蓝缎的睡榻。维尔福向前走了两三步,看见他的孩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发出一声欢喜的喊叫,好象透入那绝望黑暗的深渊。他只要跨过那尸体,走进房间,抱起他的孩子,带他远走高飞就行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79&f_id=656 - 2014-08-05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二十一章 火焚玄女宫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跨上石阶,林仲达就低声道:“师弟,东门前辈、丁大哥、东方兄弟,武功都是极高的人,但都落到了玄女宫的手中,只怕另有缘故,等会见到宫主的时候,务必小心,当心她的诡计。”  楚玉祥一楞,点头道:“二师兄说得极是,我也这样想,以东门前辈的一... - 2018-06-02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要在正直人的大会中_圣经
  • 111: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我要在正直人的大会中,并公会中,一心称谢耶和华。111:2耶和华的作为本为大,凡喜爱的都必考察。111:3他所行的是尊荣和威严,他的公义存到永远。111:4他行了奇事,使人记念。耶和华有恩惠,有怜悯。111:5他... - 2017-08-25
  • 第十一章 与虎谋皮(1)_降魔金刚杵
  •   郁香楼楼上的客室里,万松婆婆满面怒容,金花银花站在她身后两侧,凌晓玉、宣如玉站立着,正在答话。  凌晓玉道:“属下的确不知,听说今日是一个叫张彦礼的人所为……”  万松婆婆冷笑道:“光凭皮怀志师徒俩,就能抢走了聘礼么?分明是你唆使东野焜... - 2017-11-21
  • 第十一章 暗杀阴云_血字真经
  •   苍震宇一早就来到了白马寺。  他想以香客身份入寺,好约见济明和尚。  未料才来到寺前山门,便被五个和尚阻住,道:“施主留步,本寺暂封寺一年,请到别的庙里上香吧。”  闻听此语,苍振宇才发现周围冷冷清清,只有自己一个香客。  他故作惊诧道...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与虎谋皮(2)_降魔金刚杵
  •   片刻,环佩叮当,只见一前一后两位顶着头帕的丽人,分别由四名丫环搀扶,款款下楼而来。直看得秦玉雄心旌摇动,想入非非。心想自己真是无福,两个大美人却不得消受,除非废了她们武功,请相爷恩准……  他双目不眨,直盯着两位穿大红衣裙的姑娘,艳丽得... - 2017-11-21
  • 第三十一章 左府怪人_血字真经
  •   吴善谦的家冷落了半年之久,现在又热闹了起来。  蓝人俊、郑志刚等一行七人回到洛阳后,便住吴家大院。  吴善谦又将老母亲从乡下接来,并引郑兰珠拜见了婆婆。  老母亲见兰珠美丽活泼,自是十分喜爱,兰珠便天天去陪着婆婆。  蓝人俊等在郑家时就...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贵为公子_紫星红梅
  •   陈志鸣道:“伏兄这个主意好,不然实在难以招人,不施出狠辣手段,难以服人。有了金龙令,沿途的黑道帮派也好,白道的成名人物也好,见令必须服从,我们可从中挑选些高手来京师。若是不服从,就下手除掉,或是杀一儆百,杀鸡吓猴,既扬金龙令之名,也扬风... - 2017-11-20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怪事_血字真经
  •   徐海峰讲完所知之事,大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就连饱经世故的何恩佑老儿,也眯起两眼,陷入沉思。  原来,麒麟镖局镖师徐友林、王开胜走镖回洛阳,途经登封县城时,正好碰上几位少林僧人,其中有少林寺维那普昌大师。  徐友林、王开胜遂上前相见,询问...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_紫衣玉箫
  •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花朵奔放,芬芳扑鼻,群蝶乱舞,使人如置身于世外桃源。  萧晓兰和水小华二人默默地走看,心里都充满了无限心事,对这大自然的美景,似乎都无心欣赏。  烦都烦死了,那还有这闲情逸致。  砖过几... - 2017-11-28
  • 第二十一章 威镇长安_梵林血珠
  •   一  陈野有两天晚上没到飞鸿庄去。  他以为惩善禅师等人还一时不会来到。  第三天夜间,他叫三个老儿跟着,来到飞鸿庄。  哪知他们已经来迟,五怪中二怪已横尸场上,老太婆正发雌威。  他便飘身下树,与公冶亚君大打出手。  第一次对掌,他在... - 2017-12-08
  • 第十一章 故剑情殷_北山惊龙
  •   江边停着的那艘大船,隐约露出灯光!  中舱一张锦榻上,直挺挺躺着一人,那不是在客店中被人掳走的点苍流。云剑客沐苍澜还有谁来?  但奇怪的榻前站着一个头梳宫髻的女人,她身形朝里,只看到一个背影,似乎正在替流云剑客运功逼毒!  但就在三人堪... - 2017-12-11
  • 第二十一章 黑夜飞磷_北山惊龙
  •   要想一探究竟,但同时又想到那青年汉子的一再叮嘱,要自己听到任何声响,不可外出,心中不期又感到犹豫。  眼下毕大哥身负重伤,自己为了好奇,窥人隐私,万一引起什么纷争,岂不自我麻烦?  她心中闪电般想着,正待返身……  “嘶”!又是一道黑影... - 2017-12-12
  • 第十一章 情场受挫_梵林血珠
  •   皇甫敬听女儿说了陈野的奇怪行为,觉得十分惊诧,不过,他是宁可信其有。  “莫非,我的伤就是他治的么?”  “啊,不会吧,爹爹,他能有这么强的内功么?”  “难说,这样吧,我们把他带走,待爹爹慢慢问他。未来争夺佛宝;需要大量好手呢。””爹... - 2017-12-07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二十一章 武当劫_酒狂逍遥生
  •   整整十天没有天灵教进城的消息。  这十天里,众侠都练会了追魂八刀。  天灵教究竟会不会在这段时间里上武当寻衅,成了大家讨论的中心。  也许,武当实力太强,天灵教不敢轻举妄动。也许,天灵教要有充分的准备才敢侵犯武当,这叫做来者不善,善者不... - 2017-11-26
  • 第十一章 奔袭葛洪山_酒狂逍遥生
  •   这时,倭寇大船已靠岸抛锚。  闵祥又惊叫道:“哎呀,井上安雄也来了,今日之战,凶多吉少!”  裴天雷道:“井上安雄来了又怎样?他在倭寇海盗中数第二,老大还得让给佐佐一郎,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肖劲秋道:“今日除此二人,实为沿海渔民之福... - 2017-11-27
  • 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炼丹秘室_酒狂逍遥生
  •   临暮,夕阳西垂,归鸟还山,古坟山林,一片凄凉。  猎猎晚风,摇曳着蔓草枝叶,哗哗声使人悚惧心寒。  老秀才等一行人,站在林边静听,俄顷便鱼贯入林。  除了老秀才、肖劲秋、宁月娥镇静如常,余人皆心惊胆战。  他们面对的不是一般武林豪客,而... - 2017-11-25
  • 第二十一章 一个新天新地_圣经
  • 21:1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1: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21: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 - 2017-10-26
  • 第十一章 求主教导我们祷告_圣经
  • 11:1耶稣在一个地方祷告。祷告完了,有个门徒对他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11:2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有古卷只作“父啊”),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2017-10-04
  • 第二十一章 财主把捐项投在库里_圣经
  • 21:1耶稣抬头观看,见财主把捐项投在库里,21:2又见一个穷寡妇投了两个小钱,21:3就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所投的比众人还多,21:4因为众人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捐项里;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21:5... - 2017-10-04
  • 第十一章 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_圣经
  • 11:1有一个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11:2这马利亚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他脚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11:3她姐妹两个就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11:4耶稣听见就说:... - 2017-10-07
  • 第十一章 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_圣经
  • 11:1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和伯大尼,在橄榄山那里,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11:2对他们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一进去的时候,必看见一匹驴驹拴在那里,是从来没有人骑过的,可以解开牵来。11:3若有人对你们说:‘为什么作这事?’... - 2017-10-02
  • 第二十一章 一匹驴拴在那里_圣经
  • 21:1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榄山那里,21:2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必看见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同在一处。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21:3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要用它。’那人必... - 2017-10-01
  • 第十一章 以色列年幼的时候我爱他_圣经
  • 11:1“以色列年幼的时候我爱他,就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11:2先知越发招呼他们,他们越发走开,向诸巴力献祭,给雕刻的偶像烧香。11:3我原教导以法莲行走,用膀臂抱着他们,他们却不知道是我医治他们。11:4我用慈绳(“慈”原文作“人的”)... - 2017-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