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是玄女教的人把他杀害,那便是灯心和尚和姓范的两人所为,他们为了争夺什么宝物,各存机心,后来因传言宝物被我所得,他们明的打不过,却就暗中陷害,也说不定。”

      上官燕道:“对啦!一定是那贼秃和尚干的,这人坏死啦!”

      三人回出森林,纵身上马,依然循着山径,向西上路。

      蹄声得得,约摸走了一个多时辰,不知绕过多少山脚,才算出了雪峰山脉。

      前面已有小小市镇,三人差不多已是一晚半天没进过饮食,这就在市镇上找了一家小铺打尖,胡乱吃了一点东西,一问地名,才知这里叫做江口,离黔阳还有一百多里。三人休息一阵,问明路途,跨上坐骑,纵辔而去,赶到黔阳,还只有未牌时候,因为崔慧和姊姊崔敏约好在黔阳见面。

      琴儿、剑儿护送一批难女出山,也须在这里会齐,是以三人入城之后,就在大街上一家规模较大的悦来客栈下了店。

      黔阳在荒僻的湘西,算得上是一个大城市,入晚之后,酒楼茶馆,还是人声喧哗,十分热闹。

      三人因一路上没有好好休息,很早就各自回房,登榻入寝。约莫是三更光景,梅三公子朦胧之中,似乎听到屋面上有极其轻微的衣带飘风之声。他内功精深,自然听得出是夜行人飞掠而过的声音。心中一动。急忙下榻,披上长袍,一手轻轻推开房门,闪身跃上屋面。

      放眼望去,便见星河耿耿,渺无人踪,不禁暗自奇怪,适才分明听到有夜行人飞掠的声音,怎么这一瞬工夫,就会不见去向?心中正在沉思之际,瞥见七八丈外,闪起一条人影,疾如雷奔,向南飞去!

      梅三公子运目远视,果然发现这条黑影前面,还有一小点黑影,正像流星般,向远处浮动。

      哦!原来后面这条黑影,是追踪前面那人的,自己何不也追上去瞧瞧究竟。

      想到这里,立即展开轻功,向南追去。不过片刻工夫,已到了郊外,前面两条人影,业已逐渐追近。

      只觉后面一人,身法极为眼熟。正在一个紧接一个,兔起鹊落,赛跑似的飞驰之中。

      最前面的一个,突然电闪风飘,倏的进入左前方一丛密林之中,一闪而没。后面追的那一个,似乎心中一急,脚下忽然加快。梅三公子深伯他也跟着窜入林中,就难以追寻。连忙猛提一口丹田真气,脚尖微点,双臂疾分。一个身子忽的腾空而起,半空中一长身形,两臂一合,身如箭发,平直的凌空激射,飞掠过去!

      后面的那条黑影,生性似极狡猾,甫到林边,身形倏地右旋,打横里跃开。转身停步,凝立着大声喝道:“朋友!一路跟着贫僧下来,不知有何赐教?”

      梅三公子看他已发现自己追踪,心头不禁一惊,连忙收势飘落地上。

      “我当是谁?原来还是梅施主,你追踪贫僧,难道对我九大门派中人,真要赶尽杀绝不成?”

      站着发话的人,正是身躯肥胖的灯心和尚。

      梅三公子被他没头没脑一说,反倒给愣住了,不禁讶异的道:“大师傅,你此话何来?”

      灯心和尚打了个哈哈道:“阿弥陀佛,梅施主,明人不做暗事,你得了两件奇珍,为怕风声泄露,竟然不惜连夜追赶,向十二金钱任龙和追风剑客骤下毒手,如今又追踪贫僧,岂非想赶尽杀绝,以杜后患?”

      “住口!”梅三公子剑眉一轩,星光陡射异光:“小生天台门下,光明磊落,岂肯出此卑鄙手段?实言相告,那两件什么奇珍,小生根本从没见过,遑论据为已有?大师傅如有不信,异日自知。”

      说到这里,猛的袍袖一拂,转身就走!身后响起了一阵破空之声,想是那庸俗不堪的灯心和尚,业已悄悄飞走。

      他余愤未息,心中更是觉得一阵惘然想起灯心和尚适才之言,追风剑客的尸体,是自己亲手替他埋葬的,听口气十二金钱任龙居然也同时遇害,那么杀害他们的,又是谁呢?

      正在思忖之间,忽听三丈开外的林梢上,响起一阵轻微的衣带飘风之声。梅三公子警觉地转过身去,凝神一望,只见一个身材婀娜的紫衣少女,背插长剑,已站在八九尺外。两道秋水似的目光,怔证凝望着自己,四目交投,但觉紫衣少女黛眉上挑,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配着瑶鼻樱唇,和粉红欲滴的脸蛋儿,真似一朵含苞初放的花儿。

      美,可以说美到极点,只是眉眼盈盈处,隐隐的带着一点煞气。

      如果比作花儿,那该是带刺的玫瑰花!

      这一阵互注,彼此都没讲话。

      蓦地紫衣少女打鼻孔里冷哼一声,叱道:“看什么?瞧你一幅贼眉贼眼的,准不是好人!”

      什么?一开口就骂自己贼眉贼眼?这倒真是破题儿第一遭。以梅三公子翩翩风度,洵洵儒雅,居然被骂作了贼。

      对了!在这深更半夜,旷野荒林之前,目不转瞬的瞧着一个姑娘家,自然难怪人家把自己看作了坏人。

      梅三公子俊脸微红,不自觉的往后便退。

      “站住!”紫衣少女娇喝一声,倏然逼近两步,青葱般纤手,对着梅三公子面前一指,说道:“姑娘还有话问你!”

      她口气蛮得简直是命令!

      梅三公子剑眉微皱,只好依言停下步来,双手一拱,朗声道:“这位姑娘请了,小生和姑娘素昧平生,不知有何见教?”

      紫衣少女轻啐了一口,不耐的道:“别酸了,小生老生的,又不是背台词?姑娘问你,方才一路追踪姑娘的,可就是你?”

      梅三公子摇摇头,又点点头:“小生追倒是追着一个人,不过不是姑娘罢了!”

      紫衣少女冷笑道:“只要你追了就是,哼!姑娘知道你不是好人!”

      这可真蛮得有点不讲道理,敢情是从小被宠坏了的小妞儿!

      梅三公子心中觉得好笑,但依然含笑说道:“小生因在寓所发现有夜行人经过,心想可能有人为非作歹,才跟了下来,现在那人早已离去,姑娘不可误会!”

      紫衣少女猛的柳眉一挑,亮晶晶的大眼一瞪,叱道:“你想了半天,才把词儿编好!鬼才相信?姑娘不管你追的是谁,反正今天既然遇上了,姑娘就教训教训你的轻薄也好。”

      “好”字才出口,倏地身若飘风,直欺进来,扬手一掌,便向梅三公子俊脸上掴去!身形迅速,出手奇决。

      梅三公子连忙一仰头,向后退出半步,才堪堪避过。

      紫衣少女没揍着他,心中一愣,又啐了一口道:“瞧不出,你还有两手呢!”

      她吹眉毛,瞪眼睛,看来有点恼火!

      梅三公子瞧她这付模样儿,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连忙又后退了两步,说道:“姑娘慢来,我们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何必动手?”

      “嗤!”紫衣少女突然笑出声来,这一笑把方才一股冷冰冰的煞气,全笑得无影无踪,有若盛开的百合花,又香又甜一面娇声道:“没见过这么一个大人,就这么怕打,你后退了两步,我就打不到你?”

      黄鹂般娇音,坜坜言来,尤觉珠落玉盘,声音好听已极,只要是男人,就会闻声怔住!

      紫衣少女笑容忽敛,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啐道:“别光贼溜溜的瞧人,你不是会上几手吗?来!姑娘先让你三招!”

      梅三公子觉得这紫衣少女刁蛮已极,生就是个逞强性儿,那愿和她动手?只是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小生不喜和女娘们动手,少陪了。”

      足尖轻点,身形倏地纵起!

      “哼!你想逃!”紫影一闪,她又拦到前面,轻哼道:“你瞧不起姑娘,姑娘就先动手了!”

      柳腰一挫,玉手连挥,一连拍出三掌,疾如闪电,急攻而至!

      梅三公子心头一凛,这姑娘出手如电,三招全都指向自己要穴,一时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14-920.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论语·阳货篇第二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 - 2018-01-05
  • 论语·颜渊篇第二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曰:“敢问崇德、修慝、辨惑。”子曰:“善哉问!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攻其恶,无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 注释:   (1)修慝:慝,音tè,邪恶的念头。修,改正。这... - 2018-01-02
  • 论语·里仁篇第二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译文:   孔子说:“父母的年纪,不可不知道并且常常记在心里。一方面为他们的长寿而高兴,一方面又为他们的衰老而恐惧。”... - 2018-01-02
  • 第二十一回 弃邪归正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桑鸠婆闪到了羊乐公身后,一时可也不敢出手,因为你刚一出指,点住了羊乐公的穴道,应天生一掌劈来,羊乐公无法还手,岂不送了老命?  因此她屏息蹲身,静待两人掌力接实,耳中听到蓬然一声大响,羊乐公上身晃动之际,急忙点出一指,双足一点,身如脱弦... - 2018-01-07
  • 论语·子罕篇第二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译文:   孔子对颜渊说:“可惜呀!我只见他不断前进,从来没有看见他停止过。” 评析:  孔子的学生颜渊是一个十分勤奋刻苦的人,他在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要求,... - 2018-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