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_活着_故事大全

  •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侍候家珍,我轻松了很多。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就把凤霞赶走了。我是用手一推一推把她推出村口的,村里人见了嘻嘻笑,说没见过像我这样的爹。我听了也嘻嘻笑,心想村里谁家的女儿也没像凤霞对她爹娘这么好,我说:

        “凤霞只有一个人,服侍了我和家珍,就服侍不了我的偏头女婿了。”

        凤霞被我赶回城里,过了没多久又回来了,这次连偏头女婿也来了。两个人在远处拉着手走来,我很远就看到了他们,不用看二喜的偏脑袋,就看拉着手我也知道是谁了。二喜提着一瓶黄酒,咧着嘴笑个不停。凤霞手里挎着个小竹篮子,也像二喜一样笑。我想是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到了家里,二喜把门关上,说:

        “爹,娘,凤霞有啦。”

        凤霞有孩子了,我和家珍嘴一咧也都笑了。我们四个人笑了半晌,二喜才想起来手里的黄酒,走到床边将酒放在小方桌上,凤霞从篮里拿出碗豆子。我说:

        “都到床上去,都到床上去。”

        凤霞坐到家珍身旁,我拿了四只碗和二喜坐一头。二喜给我倒满了酒,给家珍也倒满,又去给凤霞倒,凤霞捏住酒瓶连连摇头,二喜说:

        “今天你也喝。”

        凤霞像是听懂了二喜的话,不再摇头。我们端起了碗,凤霞喝了一口皱皱眉,去看家珍,家珍也在皱眉,她抿着嘴笑了。我和二喜都是一口把酒喝干,一碗酒下肚,二喜的眼泪掉了出来,他说:

        “爹,娘,我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

        一听这话,家珍眼睛马上就湿了,看着家珍的样子,我眼泪也下来了,我说:

        “我也想不到,先前最怕的就是我和家珍死了凤霞怎么办,你娶了凤霞,我们心就定了,有了孩子更好了,凤霞以后死了也有人收作。”

        凤霞看到我们哭,也眼泪汪汪的。家珍哭着说:

        “要是有庆活着就好了,他是凤霞带大的,他和凤霞亲着呢,有庆看不到今天了。”

        二喜哭得更凶了,他说:

        “要是我爹娘还活着就好了,我娘死的时候捏住我的手不肯放。”

        四个人越哭越伤心,哭了一阵,二喜又笑了,他指指那碗豆子说:

        “爹,娘,你们吃豆子,是凤霞做的。”

        我说:“我吃,我吃,家珍,你吃。”

        我和家珍看来看去,两个人都笑了,我们马上就会有外孙了。那天四个人哭哭笑笑,一直到天黑,二喜和凤霞才回去。

        凤霞有了孩子,二喜就更疼爱她。到了夏天,屋里蚊子多,又没有蚊帐,天一黑二喜便躺到床上去喂蚊子,让凤霞在外面坐着乘凉,等把屋里的蚊子喂饱,不再咬人了,才让凤霞进去睡。有几次凤霞进去看他,他就焦急,一把将凤霞推出去。这都是二喜家的邻居告诉我的,她们对二喜说:

        “你去买顶蚊帐。”

        二喜笑笑不作声,瞅空儿才对我说:

        “债不还清,我心里不踏实。”

        看着二喜身上被蚊子咬得到处都是红点,我也心疼,我说:

        “你别这样。”

        二喜说:“我一个人,蚊子多咬几口捡不了什么便宜,凤霞可是两个人啊。”

        凤霞是在冬天里生孩子的,那天雪下得很大,窗户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凤霞进了产房一夜都没出来,我和二喜在外面越等越怕,一有医生出来,就上去问,知道还在生,便有些放心。到天快亮时,二喜说:

        “爹,你先去睡吧。”

        我摇摇头说:“心悬着睡不着。”

        二喜劝我:“两个人不能绑在一起,凤霞生完了孩子还得有人照应。”

        我想想二喜说得也对,就说:

        “二喜,你先去睡。”

        两个人推来推去,谁也没睡。到天完全亮了,凤霞还没出来,我们又怕了,比凤霞晚进去的女人都生完孩子出来了。

        我和二喜哪还坐得住,凑到门口去听里面的声音,听到有女人在叫唤,我们才放心,二喜说:

        “苦了凤霞了。”

        过了一会,我觉得不对,凤霞是哑吧,不会叫唤的,这么对二喜说,二喜的脸一下子白了,他跑到产房门口拚命喊:

        “凤霞,凤霞。”

        里面出来个医生朝二喜喊道:

        你叫什么,出去。”

        二喜呜呜地哭了,他说:

        “我女人怎么还没出来。”

        旁边有人对我们说:

        “生孩子有快的,也有慢的。”

        我看看二喜,二喜看看我,想想可能是这样,就坐下来再等着,心里还是咚咚乱跳。没多久,出来一个医生问我们:

        “要大的?还是要小的?”

        她这么一问,把我们问傻了,她又说:

        “喂,问你们呢?”

        二喜扑通跪在了她跟前,哭着喊:

        “医生,救救凤霞,我要凤霞。”

      &nb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61-926.html - 2018-01-21
  • 第九章 颠倒八门阵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他说来婉转,好像是替尹剑青设想,实则无非想从尹剑青口中,探出“迷踪图”的下落。  尹剑青怒声道:“阁下说的,全非事实,在下尚有事去,恕不奉陪了。”  天机星大笑一声道:“尹小兄弟,你且仔细的想想,兄弟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年轻人一时冲... - 2018-05-15
  • 第九章 白衣少女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董老实看他神色极为郑重,他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书,也用双手接过,笑道:“楚相公放心,小老儿会好好保管的。”说罢,果然揣入怀里。  董老实又从竹篮中取出一个青布小包,轻轻放到桌上,含笑道:“楚相公,这里是五十两银子和五十两金叶,是荀相公要小老... - 2018-05-16
  • 第九章 顺生逆死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只听黑衣断臂老人大喝一声:“贱婢敢暗箭伤人!”  双脚一顿,人随声起,纵身朝后殿扑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许庭瑶骤睹青袍人扑倒地上,正待伸手去扶,瞥见大伯父后心,端端正正插着一支黝黑短箭。他匆须多看,便已认出这是骷髅教一再逞凶的骷髅... - 2018-05-18
  • 第九章 突患病盟主不治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前面正厅、和东、西花厅,早已灯火辉煌,摆开了数十桌筵席。大厅中间,高悬南极仙翁中堂,长案上供着寿桃、寿面,点燃起两支粗逾壮汉胳膊的大红寿烛。  长案前面,一共是三张晶字形的八仙桌,红毡牙箸,玉盏银碟,比其他席上,要考究得多。  所有来宾... - 2018-05-22
  • 第九章 挥洒如虹意气豪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玄修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善哉善哉,贫道实因此事关系四大门派盛衰之机,牵连甚广,贫道也作不了主,是以贫道之意,要请小施主随贫道上武当一行。”  赵南珩听说要自己跟他前往武当,不由迟疑道:“这个……小可……”  那静立一旁的三个蓝袍道人,此... - 2018-05-05
  • 第十九章 治冬眠神医展手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厉山君这“山君”二字,可不是他的名字,乃是他的外号,山君者,老虎也。这可有文绉绉的出典,骈雅释兽,虎苑上说:“虎为兽长,亦曰山君。”  江湖上人早在二三十年前,就把他姓厉的看成猛虎,你就可以想见他的厉害了。  易经上说:“风从虎”,这可... - 2018-05-23
  • 第五十九章 此行岂为传言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不到片刻工夫,三位少林高僧,渐渐又落了下风,三条灰影,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动进入石龙婆拐势圈中。  他们生似走进了八阵图一般,不但再也联不上手,连脚步也凌乱了,左冲右突,再也无法脱身。  这情形直瞧得大行大师等三人,心弦大震。  拐影杖风... - 2018-05-10
  • 第九章 丁伯超眼看丁少秋一记“鹤舞空庭”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伯超眼看丁少秋一记“鹤舞空庭”就接下飞云羽士的一掌一袖,心头也自暗暗高兴,但高兴之余,又不禁替小侄儿耽起心来,飞云羽士秦飞云并不是正派人物,第一招被你接下来了,他岂肯就此甘休?  飞云羽士果然不肯甘休,脸色铁青,厉笑一声道:“好小子,... - 2018-05-02
  • 第十九章 别有诡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当下掷去手中兰草,再掠到第二盆前面,伸手一拔,依然并没有兰根,心头一怔,暗道:“莫非那马天风知道我要来找金沙兰的根,故意把兰根切去,不让我得到解药?”他自然不肯就此甘休,一连把四盆兰草全拔了起来,果然全都没有根部!  “看来只有去... - 2018-05-17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十九章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看他看得出神,不敢惊动,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丁少秋思索着九个身法变化,一面以手指代剑,比划点出去的剑势,有时也提吸真气,双足离地,在空中变换身法。  但试来试去,自己提吸真气,最多只能变换两式身法,而且在变换身法之... - 2018-05-03
  • 第三十九章 正直无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经这阵耽搁,已是未牌将末,洪氏向四周略一打量,原来前面已有一座插天高峰,排云直上,敢情就是崂山双恶口中的天回岭了。这就用手一指说道:“绿云,天回岭恐怕就在那边,咱们快走!”  说罢,一提身,连着几个纵跃,箭一般向前跑去。周绿云、柳琪... - 2018-04-27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四十九章 堂堂门派先掌门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流虽然不知孟守乾的师兄为何失踪之事,但听到四大门派掌门人果然全已失踪,不期心头猛一震!  自己本来还一直以为本门业已宣布封山,老师傅正在闭关静修,失踪的也许只是其他三派掌门,因为大家口头上叫惯了四大门派,才把峨嵋派带上,这就难怪监寺... - 2018-05-09
  • 第三十九章 玉帛干戈凭取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被迫得向后连退了七八步,心头不禁大为震惊。他虽然不识得其他各派的掌法,但从她口气之中,已可听得出她这一轮掌法,包含着各派武功。因为其中有三招就是峨嵋的“伏虎掌”,在她参杂使来,愈觉正中蕴奇,变化比原来更为精奥。  暗想:敢情这套掌... - 2018-05-08
  • 第二十九章 一骑长趋入东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走近石阶,傲然点点头,抬手道:“管事不可多礼。”  口中说着,心头也着实感到紧张。  因自己此刻,是以他们姓辛的香主身份而来,自己从没见过姓辛的人,对方平日为人,个性,举动,都一无所悉,自然无从模仿。  尤其他们内部组织,自己也茫... - 2018-05-07
  • 第四十九章 谢传忠展开刀法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谢传忠展开刀法,一道匹练般刀光,愈展愈大,和五支长剑划出来的剑光,交织如网,掩映生辉,形成了一幢如山光影,六条人影就淹没在这幢光影之中。  易天心拿下白灵风之时,逢天游也仗剑赶到,两人同时挥剑朝灰衣道士攻去,正好刘宝香、沈雪娟也从里首杀... - 2018-05-04
  • 第十九章 阿爹去后侬心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原是个性倔强之人,他虽然对百愚上人心存无限感激,但还是摇了摇头,抬目追:“小可不想再回去了。”  十善大师从旁道:“贫衲临行之时,方丈曾有交代,务望小施主再去少林一行。”  赵南珩忽然想起佟家庄柴房中,那位瘦小老人翟天成曾经向自己... - 2018-05-06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
  • 第九十章 但凭妙手挽迷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先前听他说出不能解毒,不能恢复容貌之言,但听到后来,他好像因吊眼塌鼻青年是巫婆子最后杰作,不忍破坏,那就是说他能医治的了?一时不禁恍然大悟,天地一卜要自己到黑石溪来,找的可能就是此人!  一念及此,脸色一正道:“朋友既然能治,何苦... - 2018-05-14
  • 第九十五章 一剑龙翔惊四座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双目精芒暴射道:“你只管说出来!”  天地一卜拍拍新郎肩头,嘻的笑道:“喂,小哥,你瞧我说好,还是不说好?”  新郎赵南珩沉声道:“在下不认识你!”  天地一卜豆眼滚动,认真的道:“咦,这就奇了,咱们不是在黄梅孔城镇上见过,小哥... - 2018-05-14
  • 第九十二章 应约而来一假徒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五天后,侯家湾附近的人,都得到朱雀旗帮的通知,夜间不得在侯家湾附近走动,入夜之后,朱雀旗帮总堂总管卜三胜亲率帮中子弟,在侯家湾四周,布下岗位,禁止闲杂人等经过,松树下,朱雀旗帮七位帮主,已然全数到了!  夜雾之中,正有三条人影迤逦而来,... - 2018-05-14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九十四章 别有居心作大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和鬼手仙翁点头还礼,说了声:“夫人好说!”  慕容夫人却颔笑起立,道:“咱们老爷子不克亲来,妹子来了,也是一样。”  罗髻夫人抬手道:“三姐快请坐下。”  说完目光缓缓朝殿下紫席掠来,对天地一卜等四人,似乎特别注意了一下,又抬目朝... - 2018-05-14
  • 第九章 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_圣经
  • 9:1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9:2它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9:3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9:4并且吩... - 2017-10-26
  • 第九章 旧恨难泯(1)_情寄江湖
  •   码头上人来人往,十分繁忙。精英会码头总管苏兆和往日一样,坐在仓房旁边的客室里,面对求他搬货卸货的商家,讨价还价。  “苏总管,仓房租金五日前涨过,今日怎么又涨了?而且竟然涨了一倍,这未免过份了!”  “苏总管,搬运费增加一倍,可前天才涨... - 201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