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_活着_故事大全

  •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侍候家珍,我轻松了很多。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就把凤霞赶走了。我是用手一推一推把她推出村口的,村里人见了嘻嘻笑,说没见过像我这样的爹。我听了也嘻嘻笑,心想村里谁家的女儿也没像凤霞对她爹娘这么好,我说:

        “凤霞只有一个人,服侍了我和家珍,就服侍不了我的偏头女婿了。”

        凤霞被我赶回城里,过了没多久又回来了,这次连偏头女婿也来了。两个人在远处拉着手走来,我很远就看到了他们,不用看二喜的偏脑袋,就看拉着手我也知道是谁了。二喜提着一瓶黄酒,咧着嘴笑个不停。凤霞手里挎着个小竹篮子,也像二喜一样笑。我想是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到了家里,二喜把门关上,说:

        “爹,娘,凤霞有啦。”

        凤霞有孩子了,我和家珍嘴一咧也都笑了。我们四个人笑了半晌,二喜才想起来手里的黄酒,走到床边将酒放在小方桌上,凤霞从篮里拿出碗豆子。我说:

        “都到床上去,都到床上去。”

        凤霞坐到家珍身旁,我拿了四只碗和二喜坐一头。二喜给我倒满了酒,给家珍也倒满,又去给凤霞倒,凤霞捏住酒瓶连连摇头,二喜说:

        “今天你也喝。”

        凤霞像是听懂了二喜的话,不再摇头。我们端起了碗,凤霞喝了一口皱皱眉,去看家珍,家珍也在皱眉,她抿着嘴笑了。我和二喜都是一口把酒喝干,一碗酒下肚,二喜的眼泪掉了出来,他说:

        “爹,娘,我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

        一听这话,家珍眼睛马上就湿了,看着家珍的样子,我眼泪也下来了,我说:

        “我也想不到,先前最怕的就是我和家珍死了凤霞怎么办,你娶了凤霞,我们心就定了,有了孩子更好了,凤霞以后死了也有人收作。”

        凤霞看到我们哭,也眼泪汪汪的。家珍哭着说:

        “要是有庆活着就好了,他是凤霞带大的,他和凤霞亲着呢,有庆看不到今天了。”

        二喜哭得更凶了,他说:

        “要是我爹娘还活着就好了,我娘死的时候捏住我的手不肯放。”

        四个人越哭越伤心,哭了一阵,二喜又笑了,他指指那碗豆子说:

        “爹,娘,你们吃豆子,是凤霞做的。”

        我说:“我吃,我吃,家珍,你吃。”

        我和家珍看来看去,两个人都笑了,我们马上就会有外孙了。那天四个人哭哭笑笑,一直到天黑,二喜和凤霞才回去。

        凤霞有了孩子,二喜就更疼爱她。到了夏天,屋里蚊子多,又没有蚊帐,天一黑二喜便躺到床上去喂蚊子,让凤霞在外面坐着乘凉,等把屋里的蚊子喂饱,不再咬人了,才让凤霞进去睡。有几次凤霞进去看他,他就焦急,一把将凤霞推出去。这都是二喜家的邻居告诉我的,她们对二喜说:

        “你去买顶蚊帐。”

        二喜笑笑不作声,瞅空儿才对我说:

        “债不还清,我心里不踏实。”

        看着二喜身上被蚊子咬得到处都是红点,我也心疼,我说:

        “你别这样。”

        二喜说:“我一个人,蚊子多咬几口捡不了什么便宜,凤霞可是两个人啊。”

        凤霞是在冬天里生孩子的,那天雪下得很大,窗户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凤霞进了产房一夜都没出来,我和二喜在外面越等越怕,一有医生出来,就上去问,知道还在生,便有些放心。到天快亮时,二喜说:

        “爹,你先去睡吧。”

        我摇摇头说:“心悬着睡不着。”

        二喜劝我:“两个人不能绑在一起,凤霞生完了孩子还得有人照应。”

        我想想二喜说得也对,就说:

        “二喜,你先去睡。”

        两个人推来推去,谁也没睡。到天完全亮了,凤霞还没出来,我们又怕了,比凤霞晚进去的女人都生完孩子出来了。

        我和二喜哪还坐得住,凑到门口去听里面的声音,听到有女人在叫唤,我们才放心,二喜说:

        “苦了凤霞了。”

        过了一会,我觉得不对,凤霞是哑吧,不会叫唤的,这么对二喜说,二喜的脸一下子白了,他跑到产房门口拚命喊:

        “凤霞,凤霞。”

        里面出来个医生朝二喜喊道:

        你叫什么,出去。”

        二喜呜呜地哭了,他说:

        “我女人怎么还没出来。”

        旁边有人对我们说:

        “生孩子有快的,也有慢的。”

        我看看二喜,二喜看看我,想想可能是这样,就坐下来再等着,心里还是咚咚乱跳。没多久,出来一个医生问我们:

        “要大的?还是要小的?”

        她这么一问,把我们问傻了,她又说:

        “喂,问你们呢?”

        二喜扑通跪在了她跟前,哭着喊:

        “医生,救救凤霞,我要凤霞。”

      &nb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61-926.html - 2018-01-21
  • 第九章 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夜半凉初透,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不觉触到了他的手臂。小奕睡得好沉呢!耳鬓厮磨之间,蒙住眼睛的带子早就不知落到何处了。可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是他灭了灯,一切都在无尽的黑暗中进行。现在她慢慢地猜度着,他究竟是什么样子?就在身边躺着,像一个熟... - 2018-12-12
  • 第九章 喋血持义直谏巡幸 秉钧执衡框君勤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早已遥遥看见她们动作,满意地点了点头。此时满林官员,有的对花沉吟,有的搔首踌躇,有的喃喃斟酌,有的攒眉咏哦,都在寻章觅句苦苦作诗。纪昀见乾隆过来,忙凑上前低声禀道:“阿桂那边奏事匣子送过来了。臣看了节略,霍集占回部有点乱子,请示主子... - 2019-01-24
  • 第九章 大波迭起云涌风疾 内帷不宁家奴扰攘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本来忙,想着进来见见母亲请安,“打个狐哨”就回养心殿的,不料扯出话头来,母子丢絮扯绵喁喁谈心说了这么长时辰,倒是和外人难以如此剖心置腹的,进来时还是满腹心事,此刻觉得一腔郁气消融化解了大半,反而畅快松泛了。因还要回去议事,微笑着听完... - 2019-01-29
  • 第九章 说盐政钱度惊池鱼 思军务阿桂履薄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许久,纪昀才从惊怔中惊醒过来。到处闹灾,官员婪索,吏治上贪案迭出,宫闹中皇后欠安,嫔妃争宠,又连着病死两个固伦公主。乾隆本就窝着一肚皮的无名。金川之役原也想不过是“溃败”,现在竟是个全军覆没的光景,乾隆大发雷霆是毫不奇怪的。他立刻想到,... - 2019-01-17
  • 第九章 赴丧府和珅闻俪歌 召金殿钱沣蒙知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王廉出了傅府,心头才轻松下来,他明白,傅恒已是到了弥留关头,心里若明若暗,把自己当成了哪个王公大臣,才娓娓陈说自己的政见。真的由自己“代奏“,傅恒是三天  ①丧家摆放施食焰口用的饽饽之器具。两天就去的人,倒霉的自是他王廉而已!棠儿只... - 2019-01-28
  • 第九章 丁建中赶到寺前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
  •   驼龙姜大川,是跟着丁建中身后来的。  丁建中赶到寺前,和贺德生会合之时,他早已身如一缕轻烟,悄悄投入树林,绕到后进,从侧面飞越围墙,点尘不惊,飞落一片花树丛中,一闪而没。  绳金寺究竟不是少林寺。  绳金寺的护法弟子,也究竟不能和少林寺... - 2018-01-01
  • 第九章 论剑大会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钟大先生怒哼道:“好卑鄙的手段,老夫和你们何怨何仇,竟敢出此无耻手段,老夫先劈了你!”  挥手一剑,朝蓝袍老者劈了过去。他虽然身中散功药物,功力正在逐渐散去,但这一剑含愤出手,剑上真气迸发,剑光大盛,势道依然极强!  蓝袍老者不料他在毒... - 2018-01-04
  • 第九章 新仇旧怨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毕云秋凝目打量着管家庄院,一片黝黑,不见一丝灯光,也不见人影,不觉低低的道:  “好像还没有动静。”  凌干青道:“贤弟,你们在这里稍候,我进去看看。”  毕云秋道:“大哥,你又要一个人走了,我们来的时候已经讲好了的……”  凌干青道:... - 2018-01-05
  • 第九章 计赚凶徒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你人扮成老太婆,说话的声音,一听就不对。”  桑南施低哑的道:“谁说我老婆子不对了?”  她这句话,果然变成了苍老声音。  尹天骐听的奇道:“妹子,你还会改变声音?”  桑南施笑道:“都是石嬷教的,学会了易容,自然也得学会改... - 2018-01-05
  • 老子 道德经 第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持而盈之①,不如其已②;揣而锐之③,不可长保④。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⑤。功成身退⑥,天之道也⑦。[译文]执持盈满,不如适时停止;显露锋芒,锐势难以保持长久。金玉满堂,无法守藏;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留下了... - 2017-12-31
  • 第九章 华山之约_白衣侠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
  •   修蕙仙首先抱拳说道:“小女子修蕙仙远上宝山,拜谒方丈大师而来,怎敢有劳二位老师傅出迎!”  道成大师合十道:“女施主好说,不知修罗教主可曾前来?”  在他说话之时,那道全大师同样合十当胸;但他一双熠熠目光,却是在打量着白云燕。  托塔天... - 2017-12-31
  • 第九章 幸逢春眠不觉晓 终有落花流水去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在酒楼上用膳,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在门外张望一下就快步进入.在颜凤妮桌边见礼,叫了声:“小姐”!  此人正是“一瓢山庄”的外总管“鹞子”筱飞。  筱飞道:“属下一直在找小姐……”  “找我干什么?”  “听说小姐杀了‘潜龙堡’的‘一... - 2017-12-26
  • 第九章 绿衣之恋_引剑珠
  •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韦宗方虽然缺乏和人动手的经验,虽自幼得他不知名叔叔的倾囊传授,练武之人,讲究眼快手快,他一掌撞歪蓝衫少年的扇头,眼看幻影倏没,对方一柄银扇,朝自己左首荡开。好不容易有了这个破绽,那肯轻易放过?左手五指轻轻朝外一翻,一... - 2017-12-29
  • 第九章 刀剑争辉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邱荣道:“没错,正是邱某的师弟隗大兴。”  黄衣少女冷冷一哼道:“那是他自己该死。”  邱荣道:“不是姑娘杀死他的么?”  黄衣少女道:“是我杀死的。”  邱荣洪笑道:“姑娘不是说他自己该死么?”  “不错。”黄衣少女道:“我从春华山庄... - 2018-01-06
  • 第九章 他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他分明是早已知道长江盟的人全在这里,才找来的,他敢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足见有恃无恐了。  于千里嘿然道:“听阁下口气,就是冲着长江盟来的,很好,阁下有什么事,只管直说好了。”  黑袍人点点头道:“老夫是奉盟主之命前来,邀请长江盟加... - 2018-01-08
  • 第九章(1) 曾国荃大功在即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局势的发展,实在出人意表。第一、常州在李鸿章部下郭松林、刘铭传、周盛波、张树声、李鸿章及常胜军戈登合力猛攻之下,于四月初六十复;接着久守镇江的冯子材进克丹阳。大家都以为这两支军队会师以后,一定... - 2018-01-17
  • 第九章 一个唯一的心愿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十五号用手一指道:“我在这里。”  紫脸坛主举起火筒,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一个坐像,快找找看,还有没有?”  他举着火筒,看到和那座像相距不远的石凹处,果然又有一个坐像,不觉喜道:“这里又有一个了。”不多一回,两人在窟顶岩凹处,一共发... - 2018-01-18
  • 第九章 歌乐山庄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倏的站起身来,踱近潭边,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妙曼乐音,杂着急骤的“咚咚”之声,正是来自皎洁的潭心水面。  乐音渐渐高扬,鼓鼙之声,也愈打愈急,三人眼睁睁的瞧着潭心,目不稍瞬。  正当听得渐渐出神之时,眼前奇景忽生。那亩许来大的潭... - 2018-01-13
  • 第九章 大湖君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黑虎神洪笑一声道,“大师言重,兄弟确是奉敝主人之命,替诸位送信而来………”  说话声中,果然从大袖中、取出一个大红封套,分给了无住大师(少林)、飞虹羽士陆飞鸿(终南),甘玄通(八卦门)、秃顶神雕孟达仁(六合门)、游龙剑客史傅鼎(武当) ... - 2018-01-13
  • 第九章 殊途同归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武功原已不弱,再经摄魂掌班远半年调教,一身武学,大非昔比,就算是江湖一流高手,也未必能胜得过他。  此时一见黄衫老者出手抓来。便已看出此人武功,不过如此,口中冷笑一声,不避不让,右腕一抬,短剑直向对方迎面点去。  这... - 2018-01-08
  • 第九章 蓄势待发的商战_商道_故事大全
  •   关于生具异禀、被称为神童的金正喜的传闻,林尚沃耳熟能详。  朴齐家看过年仅六岁的金正喜的书画后拍岸叫好、赞不绝口的事情,曾在京城被传得沸沸扬扬。但让金正喜更为出名的是文章大家、朝鲜王朝名臣蔡济恭。早年曾被英祖盛赞为“真朕无私之臣下,汝(... - 2018-01-12
  • 第九章 深入虎穴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听的一怔,心想:“他这话,不是明明在说自己两人么?”  那店伙不知他叽叽咕咕的说些什么?怔怔的站在边上。  落魄文士一指岳小龙的桌子,道:“照他们一样,另外再来两斤大曲,要快。”  店伙退到楼口,就大声吆喝了下去。这时午牌已过,食... - 2018-01-13
  • 第九章 黑 帖_珍珠令
  •   昨晚明明是马车直达大庄院前面,才下车的,如果是隔着一条江面,马车如何能够飞渡?自己明明看到高墙逾丈,庄院巍然,那座大庄院又到哪里去了呢?从昨晚到现在,自己始终保持着清醒,决不会被人转移到另一处地方。  他不敢相信。再回头北望,那座高峰插... - 2017-12-24
  • 第九章 识破奸计_彩虹剑
  •   酒席间,范子云和万选青。唐文焕都谈得极为投机,其间也和夏玉容、万飞琼二位姑娘交谈过几句话,倒是那位邢夫人对范子云十分关切,不时的夹着菜往他面前送来。  这一席酒,吃得宾主尽欢,万选青、唐文焕也都有了几分酒意。  夏玉容起身告退,临行之时... - 2017-12-21
  • 第九章 剑惊皇城(1)_剑啸凤鸣
  •   两人片刻间拆了二十招,不分胜败。血蝴蝶大怒,忽将软鞭头捏住,软鞭缩短了一半,一股变两股,又象个大绳套,然后逼近欧炎击打。欧炎本觉兵刃短,对方可以远攻,又可以缠他兵刃,吃亏不少,哪知她却放弃了兵刃的长处,贴近了打,这不是自取灭亡吗?当即不... - 2017-11-15
  • 第九章 剑惊皇城(2)_剑啸凤鸣
  •   宫知非摇头晃脑,慢吞吞道:“长话短说吧,此刀据说乃百年之物,虽然不能削金断玉,但锋利坚韧,不易缺口。百年来几番易主,据我老爷子所知,后来落到了刀术名家莫冲手中。三十多年前据说莫冲偕几位高手去追踪大漠神女,为江湖除害,哪知一去不回。是被大... - 2017-11-15
  • 第九章 美人“无情”(1)_紫星红梅
  •   一个白衣少女,脸上蒙着白绸巾,怅然立在一片松林外,任凭那波起浪涌的云雾从她身前滚滚流过。  此时天已经大亮,黄山第一高峰莲花峰,几乎全都沉浸在茫茫无边的云海里。  站在云海中的白衣姑娘,就像一个仙女。  她怔怔望着虚幻多变的云海,顿觉超... - 2017-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