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也不在武当山,而选择在桐柏山,正是尊重各大门派,(桐伯山正好在九大门派中间,地点适中)同时也显出这次会议,是极端机密之事。

      这是继二十年前黄山大会之后,九大门派掌门人还是第一次正式聚会。

      这天晨曦初升,桐柏宫第三进中和殿,早已打扫干净,壁问悬挂着一张吕祖像,长案上,紫铜香炉正在燃起袅袅轻烟!

      上首两把紫檀雕椅和两边八张几椅上,都围上了湘绣椅披。中间放一张紫檀八仙桌,桌上一个白玉花瓶,也插着鲜花,这就是九大门派掌门人集会的会场了。

      辰未已初,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陪同其他七位掌门人,缓步进入中和殿。

      这七位掌门人,第一位身穿杏黄僧袍,白眉低垂,年约七旬以上的老和尚是峨嵋觉慧上人。他身后随着两名背负长剑的小沙弥。

      第二位身穿青布长衫,脸型瘦削,额下留下一把花白山羊胡须老者,是终南派掌门人钟子期。

      第三位头戴道帽,身穿道袍,脸似古月的老道人,是华山派掌门人范云阳。和他同来的是师弟纪叔寒,白脸黑髯,貌相清灌。

      第四位浓眉细目,同字脸的汉子,看去不过四十出头,是点苍派掌门人翻天雁柏长青。

      他身后是师弟追风雁葛飞白。

      第五位头椎道髻,身穿古桐道袍的青城派掌门人邵冲虚。

      第六位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门人正是由尹翔所改扮的。

      第七位才是八卦掌门人跛侠欧阳石,他身后也跟着一个门人,那是岳小龙。

      大通大师和天宁子把大家让入中和殿,大家相继落座,早有天鹤子吩咐门人,另在两排椅子后面,添设了坐位。这是给各掌门人的随行人员坐的。

      但这里除了少林智通大师,武当天鹤子、华山纪叔寒、点苍追风雁葛飞白四人,是掌门人的师弟,泰然坐了下来。其余诸人,都是门人弟子,那里敢坐,依然各自侍立师傅身后。

      少林大通大师缓缓起立,双手合十向大家行了一礼,抬目朝武当掌教天宁子道:“各位道兄全已莅临,今日这一集会的发起经过,还是请道兄宣布吧!”

      天宁子相继站起,打了个稽首道:“贫道和大通大师联名邀请诸位道兄同时莅临桐柏,起因放月前朱衣教主齐天宸道友,在铜沙岛创朱衣门,诸位道兄自然全都接到请柬,敝派由师弟天鹤子代表参加。

      天鹤子师弟回来之后,称齐道友为了显示他朱衣门的武功,当场命门人表演了九套剑法,把咱们九大门派的镇山剑法,悉数破解无遗。

      贫道据报,觉得此事关系九大门派荣辱存亡。不容忽视就命夭鹤师弟专程赶上少林,谒见大通大师,磋商的结果,决定邀请诸位道兄前来,共商对策,还望诸位道兄不吝赐教。”

      说完,又打了个稽首,返身落坐。

      峨嵋觉慧上人合十道:“贫衲当日接到齐道兄的请柬,心中甚是惊疑,以贫衲所知,齐道兄人极正派,何以突然创立起朱衣门来了?真如道兄所说,倒确是不可等闲视之!”

      崂山谢无量起身首:“齐天宸心怀叵测,创立朱衣门,不外是妄想统治武林;自从铜沙大会之后,昔日的伪善面目,业已撕去……咱们九大门派,并立江湖,是他统治武林的绊脚石,自非予以割除不可。半月前他派出黑衣堂主班远,同时向敞派和八卦门下手,当日若是没有高人暗中援手,咱们两个门派只怕早被歼灭了。”

      青城掌门邵冲虚道:“会有这等事?”

      谢无量接着把马飞虹率领枯竹帮和山西快刀门围袭通天观之事说了一遍。

      八卦门掌门人跛侠欧阳磐石也相继起立,把班远亲率车大先生,辰州言凤翥一干高手袭击八卦门,向会中作了个报告。

      邵冲虚神色凝重,目光扫过几位掌门人,徐徐说道:“这么说来,朱衣门已然向咱们下手了!”

      欧阳磐石道:“因此兄弟觉得大通大师和天宁道兄召开此会,意义极为重大,九大门派必同心协力,精诚合作,才能在江湖上保持昔日的盛名,否则咱们终有一天,会被齐天宸逐个击破,一体歼灭。”

      他这几句话,说得慷慨激昂,与会之人无不耸然动容。

      只听点苍掌门翻天雁柏长青突然朗笑一声道:“欧阳老哥说的容易,做起来只怕大有困难!”

      这话是说九大门派的合作,大有困难!”

      欧阳磐石识不透他说这话的用意何在?微微一怔,道:柏兄必有所指。”

      翻天雁柏长青面情渐渐凝重,沉声道:“不错,兄弟之意,是说九大门派合作不难,难在咱们九大门派中已经有了内奸,内好不除,侈言合作,也无补放事。”

      点苍掌门翻天雁柏长青为人耿直,敢作敢当,他此话一出,果然语惊四座!

      智通大师和天鹤子两人,脸色不禁微变!

      九大门派中,有内好,读者早已知道,(铜沙岛回来的都非本人)但在与会的九派掌门人中,却只有谢无量、欧阳磐石和少林大通大师心有中有数。

      柏长青此话一出,其余五位掌门人不由的齐齐一怔!

      峨嵋觉慧上人合十道:“阿弥陀佛,九大门派,谊如一家,柏大侠如果知道,何妨直言?”

      翻天雁长青道:“兄弟说出来了,自然要说个明白,兄弟接到两位掌教飞函召见,因为师弟也代表兄弟参与了铜沙岛开山典礼。兄弟已可猜到两位掌教相邀之意,因此命葛师弟随兄弟而来,不想在南漳附近的龙门集,遭到了五个蒙面人的袭击……”

      南漳在湖北境内,已经接近武当山。

      天宁子听的纵然动容,两道湛湛眼神,注视着翻天雁,问道:“柏大侠可知那五个蒙面人是何路教?”

      翻天雁柏长青道:“道兄见询,兄弟只好直说,那五个蒙面人剑术精湛,五人联手,威力极强,兄弟两人被困在他们剑阵之中,几乎无法突围而出。”

      点苍双雁,素以剑术驰誉武林,两人居然被人家困在剑阵之中,无法突围、已足使在座之人,感到惊骇!

      尤其他说出“剑阵”两字,更耐人寻味!

      江湖上除了少林寺的罗汉阵,只有武当派“五行剑阵”,他既说剑阵,又恰是五个蒙面人,不是已隐然提出武当派人么?

      谢无量、欧阳磐石相互看了一眼,意思是说:“事情快发作了!”

      天宁子心头暗暗一凛,问道:“柏大侠见多识广自然看出那是什么剑阵来了?”

      柏长青道:“道兄不问,兄弟也想请教,贵派五行剑阵,门下弟子是否全会?”

      方才还说的隐约,这回直指武当派了!

      天宁子神色为之一变,道:“柏大侠认出是敝派五行剑阵么?”

      柏长青道:“道兄请回答兄弟请教之事。”

      他这话口气已经不大客气。

      天鹤子坐在他师兄背后,起身说道:“敝派五行剑阵,进选极为严格,每一代中只有指定的人,才能参与,柏大侠遇上的,决非本门弟子。”

      岳小龙站在欧阳磐石身后,心中暗暗忖道:“此人可恨的很,这话明是否认,实则无异是说五行剑阵在武当派中,尚且只有少数人才会,外人自然不可能精通剑阵了。”

      大通大师已听跛侠欧阳磐石说过全盘经过,心知今日之会,可能引起轩然大波,这就低喧一声佛号,说道:“铜沙岛开山大会,天鹤道兄和葛大侠(迫风雁葛飞白)都参加了,自然亲眼看到咱们九大门派平日视为镇山绝学的剑法,都被当场破去,破的人是朱衣门人,使咱们剑法的,也是朱衣门下。咱们九大门派的秘传剑法,人家门下弟子全会了,可见九大门派已无秘密可言,武当派的五行剑阵,甚至敝寺的罗仅阵,只怕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5-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种瓜得瓜_梵林血珠
  •   一  夜间,陈野到了大兴寺后的塔林。  他在寻找老方丈法智大师.  搜遍整个塔林,不见方丈踪影。  莫非老人家已离开此地?  或许老人家被索文龙一伙发现遭了难?  这样一想,他不安起来。  大兴寺方丈室外的小屋,究竟还有没有人?他决定先... - 2017-12-09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斩将夺关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站在左首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五旬老者,生得浓眉吊眼,手提厚背九环金刀,此时忽然回头朝右首那人低声说道:“孙兄,看来咱们该出手了,蓝真人和张道兄只怕已难支持下去。”  左首那人五短身材,生得狞头鼠目,一脸奸诈之色,闻言沉吟道:“兄弟总觉此事... - 2018-01-06
  • 第二十九章 宋兴仁从琴香阁赶了回来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一宵过去,这是第二天的午牌时候,总帐房田渭清又进来报告,说万总管已把余下的五千两银子领去,他又匆匆的走了。  戴珍珠只说了句:“知道了。”  不久,铁扇相公宋兴仁也从琴香阁赶了回来。向丁建中报告,说:“昨晚万有全一直留在琴香阁宝琴姑娘的... - 2018-01-05
  • 第二十九章 玉管起商音风火失色 阴风凛鬼爪黑白扬威_纵鹤擒龙
  •   万妙仙姑说到后面一句,突然声色俱厉,站起身来,喝道:“你背叛玄阴教,今天我就把你作个榜样!”  话才说完,扬手就是一掌,劈空打来。  两人相隔少说也有五六丈远近,万妙仙姑一掌劈出,立即有一股阴柔无比的潜力绵绵推来。  这是“玄阴掌”!只... - 2017-12-28
  • 第二十九章 欲擒故纵_北山惊龙
  •   吟香不敢点燃火摺,石室中伸手不见五指,自然瞧不到地下的人,更没听到上面有什么声息,方自一怔!只听洞口有人大声喝道:  “伏全,伏义何在?”  伏全、伏义,正是负责看守假山石牢的人,在黄钟别府中,身手大是不弱,但如今穴直受制,躺在那里,一... - 2017-12-12
  • 第二十九章 杀母之仇_彩虹剑
  •   夏云峰和范子云一同回到夏家堡来了。  这是未牌时光,在夏云峰的书房里,总管翟开诚匆匆走入,躬身道:“堡主呼唤属下,不知有何吩咐?”  夏云峰一指范子云,说道:“你总知道,范贤侄的令尊青衫客范大成,是老夫的义弟。”  翟开诚陪着笑道:“属... - 2017-12-24
  • 第二十九章 七里奇毒_引剑珠
  •   就在他离去之时,韦宗方听到一缕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小兄弟,令尊尚在人世,老夫自会派人通知与你。”  韦宗方蓦然一震,急忙抬头道:“老丈请留步!”  暮色苍茫之中,那里还有绿袍老人的踪影?连方才站在茅舍左右的四个青袍白髯老人和八个... - 2017-12-29
  • 第二十九章 骗取解药 小侠受愚遭蛊惑 生具异秉 淫娃采补反归天_璇
  •   罗天赐就着幻情仙妃的手上,一口将舐杯略带酒味般的“强身露”喝了下去以后,不一会儿,就感到丹田之内,彷佛有一丝微微的暖意,向着腹下,慢慢地伸延过去他不禁心中大喜,认为药力可能已经发生效力。  因此,他马上将身子抬了一抬,准备爬了起来。  ...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取①天下而为②之,吾见其不得已③。天下神器④,不可为也,不可执也⑤。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⑥,故无败,故无失。夫⑦物⑧或行或随⑨;或觑或吹⑩;或强或羸⑾;或载或隳⑿。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⒀。[译文]想要治理天下,却... - 2017-12-3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如花容貌付东流 坐怀不乱大丈夫_白衣紫电
  •   石擎天和金罗汉下山去找石绵绵,石对金说了帮主和他作了个同样的恶梦之事。  金罗汉想了下,道;“石兄,这个梦只怕不大妙!”  “我也这么想,绝不是个吉利的梦。”  “石兄以为绵绵会出什么纰漏?”  石擎天摊摊手,道:“金兄,我也不知道,按... - 2017-12-31
  • 第二十九章 镇狱宫下院灯火辉煌_东风传奇
  •   镇狱宫下院,此时灯火辉煌,每一进屋宇,都照得如同白昼。  求真子从二师兄、三师兄率领二十名弟子出发之后,想到滋事体大,自己的责任重大,因此一面派人赶上山去,通知住持镇狱宫的四师兄洞真子,一面入内晋见谒掌门人,报告今晚发生的事情经过。  ... - 2017-12-18
  • 第二十九章 剑创星宿_珍珠令
  •   当然,其他三人,也同样攻守失据,身在险境之中,但徐守成的处境,特别险恶而已。就在许廷臣尖叫“饶堂主饶命”的时候,徐守成也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执剑右腕,突然被黑衣人紧紧抓住。  凌君毅一长一短双剑飞舞,和五个黑衣人搏斗正酣。他手中虽有削铁斩... - 2017-12-24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假冒的证人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茅屋前面一片晒场上,早已肃立着一排十二名青衣剑手,一个个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看就知是一支劲旅!  于嬷嬷看得心里一高兴,就走到他们面前,呷呷尖笑道:“很好,你们这些小子听着,老婆子是奉谷主之命,去增援淮扬派的,你们跟老婆子一起去...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