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也不在武当山,而选择在桐柏山,正是尊重各大门派,(桐伯山正好在九大门派中间,地点适中)同时也显出这次会议,是极端机密之事。

      这是继二十年前黄山大会之后,九大门派掌门人还是第一次正式聚会。

      这天晨曦初升,桐柏宫第三进中和殿,早已打扫干净,壁问悬挂着一张吕祖像,长案上,紫铜香炉正在燃起袅袅轻烟!

      上首两把紫檀雕椅和两边八张几椅上,都围上了湘绣椅披。中间放一张紫檀八仙桌,桌上一个白玉花瓶,也插着鲜花,这就是九大门派掌门人集会的会场了。

      辰未已初,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陪同其他七位掌门人,缓步进入中和殿。

      这七位掌门人,第一位身穿杏黄僧袍,白眉低垂,年约七旬以上的老和尚是峨嵋觉慧上人。他身后随着两名背负长剑的小沙弥。

      第二位身穿青布长衫,脸型瘦削,额下留下一把花白山羊胡须老者,是终南派掌门人钟子期。

      第三位头戴道帽,身穿道袍,脸似古月的老道人,是华山派掌门人范云阳。和他同来的是师弟纪叔寒,白脸黑髯,貌相清灌。

      第四位浓眉细目,同字脸的汉子,看去不过四十出头,是点苍派掌门人翻天雁柏长青。

      他身后是师弟追风雁葛飞白。

      第五位头椎道髻,身穿古桐道袍的青城派掌门人邵冲虚。

      第六位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门人正是由尹翔所改扮的。

      第七位才是八卦掌门人跛侠欧阳石,他身后也跟着一个门人,那是岳小龙。

      大通大师和天宁子把大家让入中和殿,大家相继落座,早有天鹤子吩咐门人,另在两排椅子后面,添设了坐位。这是给各掌门人的随行人员坐的。

      但这里除了少林智通大师,武当天鹤子、华山纪叔寒、点苍追风雁葛飞白四人,是掌门人的师弟,泰然坐了下来。其余诸人,都是门人弟子,那里敢坐,依然各自侍立师傅身后。

      少林大通大师缓缓起立,双手合十向大家行了一礼,抬目朝武当掌教天宁子道:“各位道兄全已莅临,今日这一集会的发起经过,还是请道兄宣布吧!”

      天宁子相继站起,打了个稽首道:“贫道和大通大师联名邀请诸位道兄同时莅临桐柏,起因放月前朱衣教主齐天宸道友,在铜沙岛创朱衣门,诸位道兄自然全都接到请柬,敝派由师弟天鹤子代表参加。

      天鹤子师弟回来之后,称齐道友为了显示他朱衣门的武功,当场命门人表演了九套剑法,把咱们九大门派的镇山剑法,悉数破解无遗。

      贫道据报,觉得此事关系九大门派荣辱存亡。不容忽视就命夭鹤师弟专程赶上少林,谒见大通大师,磋商的结果,决定邀请诸位道兄前来,共商对策,还望诸位道兄不吝赐教。”

      说完,又打了个稽首,返身落坐。

      峨嵋觉慧上人合十道:“贫衲当日接到齐道兄的请柬,心中甚是惊疑,以贫衲所知,齐道兄人极正派,何以突然创立起朱衣门来了?真如道兄所说,倒确是不可等闲视之!”

      崂山谢无量起身首:“齐天宸心怀叵测,创立朱衣门,不外是妄想统治武林;自从铜沙大会之后,昔日的伪善面目,业已撕去……咱们九大门派,并立江湖,是他统治武林的绊脚石,自非予以割除不可。半月前他派出黑衣堂主班远,同时向敞派和八卦门下手,当日若是没有高人暗中援手,咱们两个门派只怕早被歼灭了。”

      青城掌门邵冲虚道:“会有这等事?”

      谢无量接着把马飞虹率领枯竹帮和山西快刀门围袭通天观之事说了一遍。

      八卦门掌门人跛侠欧阳磐石也相继起立,把班远亲率车大先生,辰州言凤翥一干高手袭击八卦门,向会中作了个报告。

      邵冲虚神色凝重,目光扫过几位掌门人,徐徐说道:“这么说来,朱衣门已然向咱们下手了!”

      欧阳磐石道:“因此兄弟觉得大通大师和天宁道兄召开此会,意义极为重大,九大门派必同心协力,精诚合作,才能在江湖上保持昔日的盛名,否则咱们终有一天,会被齐天宸逐个击破,一体歼灭。”

      他这几句话,说得慷慨激昂,与会之人无不耸然动容。

      只听点苍掌门翻天雁柏长青突然朗笑一声道:“欧阳老哥说的容易,做起来只怕大有困难!”

      这话是说九大门派的合作,大有困难!”

      欧阳磐石识不透他说这话的用意何在?微微一怔,道:柏兄必有所指。”

      翻天雁柏长青面情渐渐凝重,沉声道:“不错,兄弟之意,是说九大门派合作不难,难在咱们九大门派中已经有了内奸,内好不除,侈言合作,也无补放事。”

      点苍掌门翻天雁柏长青为人耿直,敢作敢当,他此话一出,果然语惊四座!

      智通大师和天鹤子两人,脸色不禁微变!

      九大门派中,有内好,读者早已知道,(铜沙岛回来的都非本人)但在与会的九派掌门人中,却只有谢无量、欧阳磐石和少林大通大师心有中有数。

      柏长青此话一出,其余五位掌门人不由的齐齐一怔!

      峨嵋觉慧上人合十道:“阿弥陀佛,九大门派,谊如一家,柏大侠如果知道,何妨直言?”

      翻天雁长青道:“兄弟说出来了,自然要说个明白,兄弟接到两位掌教飞函召见,因为师弟也代表兄弟参与了铜沙岛开山典礼。兄弟已可猜到两位掌教相邀之意,因此命葛师弟随兄弟而来,不想在南漳附近的龙门集,遭到了五个蒙面人的袭击……”

      南漳在湖北境内,已经接近武当山。

      天宁子听的纵然动容,两道湛湛眼神,注视着翻天雁,问道:“柏大侠可知那五个蒙面人是何路教?”

      翻天雁柏长青道:“道兄见询,兄弟只好直说,那五个蒙面人剑术精湛,五人联手,威力极强,兄弟两人被困在他们剑阵之中,几乎无法突围而出。”

      点苍双雁,素以剑术驰誉武林,两人居然被人家困在剑阵之中,无法突围、已足使在座之人,感到惊骇!

      尤其他说出“剑阵”两字,更耐人寻味!

      江湖上除了少林寺的罗汉阵,只有武当派“五行剑阵”,他既说剑阵,又恰是五个蒙面人,不是已隐然提出武当派人么?

      谢无量、欧阳磐石相互看了一眼,意思是说:“事情快发作了!”

      天宁子心头暗暗一凛,问道:“柏大侠见多识广自然看出那是什么剑阵来了?”

      柏长青道:“道兄不问,兄弟也想请教,贵派五行剑阵,门下弟子是否全会?”

      方才还说的隐约,这回直指武当派了!

      天宁子神色为之一变,道:“柏大侠认出是敝派五行剑阵么?”

      柏长青道:“道兄请回答兄弟请教之事。”

      他这话口气已经不大客气。

      天鹤子坐在他师兄背后,起身说道:“敝派五行剑阵,进选极为严格,每一代中只有指定的人,才能参与,柏大侠遇上的,决非本门弟子。”

      岳小龙站在欧阳磐石身后,心中暗暗忖道:“此人可恨的很,这话明是否认,实则无异是说五行剑阵在武当派中,尚且只有少数人才会,外人自然不可能精通剑阵了。”

      大通大师已听跛侠欧阳磐石说过全盘经过,心知今日之会,可能引起轩然大波,这就低喧一声佛号,说道:“铜沙岛开山大会,天鹤道兄和葛大侠(迫风雁葛飞白)都参加了,自然亲眼看到咱们九大门派平日视为镇山绝学的剑法,都被当场破去,破的人是朱衣门人,使咱们剑法的,也是朱衣门下。咱们九大门派的秘传剑法,人家门下弟子全会了,可见九大门派已无秘密可言,武当派的五行剑阵,甚至敝寺的罗仅阵,只怕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5-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势如破竹_龙孙_故事大全
  •   铁敦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方的小子,你在做梦!”  方振玉心中暗自盘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经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已成瓮中之鳖,七星堡的人,必然会全力来对付自己了。这只要看杜飞云、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朗等人...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林红知道宋钢受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快要下班的时候知道宋钢受伤了,她脸色苍白地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急切地打开屋门后,看到宋钢弯腰侧身躺在昏暗的床上,睁着眼睛无声地看着自己。林红关上门走到床前坐下来,伸手心疼地抚摸宋钢的脸,宋... - 2018-02-05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事出离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她口中继续念着“商阳”、“二间、“三间”……一会工夫,南振岳依着她的指点,已经走完“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足太阴脾、足阳明胃、手太阴心、手太阳少肠、足少阴肾等七条经脉。  只听艾如瑗继续喊道:“足太阳膀胱经、手按足心、气由足小指‘至阴... - 2018-03-04
  • 第二十九章 化化之身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耳中听到叱喝之声,紧接着人影纷扑,掌风狂卷,砂石飞漩!  眼前的邛崃怪叟庞大干、火影子褚无忌、以及千面教三个紫品护法,同时身如电闪,一晃而逝!  原来火影子褚无忌施展“焚心指”,偷袭邛崃怪叟,被五行叟祁离用“五行真气”截住,发出震... - 2018-05-29
  • 第二十九章 三女作前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李云又道:“总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你禀报。”  丁盛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云道:“属下去禀报两位南大侠,(东门奇夫妇改扮为南荒双奇,一个叫南方豪、一个叫南方侠)他们听到东方少侠夤夜走了,就急着上路,要属下转告总堂主。他们... - 2018-06-02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刘湛枪尖骤然没入他身形当中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瞿庆枪尖一点,顿时红缨乱颤,化作数十幻影,笼向刘湛周身。刘湛似有畏怯,剑在前面挡着,足下已然向后移去。瞿庆枪影再化繁密,刘湛的剑光虽也舞得甚急,却左冲右突也闯不过这道枪林。嗤!刘湛一不留情间,枪尖骤然没入他身形当中。  啊!全场惊叫声起... - 2018-07-16
  • 第二十九章 未拜山先中奸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是临海的一个小城,但总算在城门口雇到了一辆马车。由阮清香、荆一凤、司空玉兰、杜鹃四人押着女装的飞龙公子和楚人杰登车。  程明山、刘得禄、商老二三人则买了三匹骡子当坐骑,就一路西行。  好在沿途都有丐帮弟子留下的记号,他们只是跟踪着前面... - 2018-05-25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二十九章 一骑长趋入东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走近石阶,傲然点点头,抬手道:“管事不可多礼。”  口中说着,心头也着实感到紧张。  因自己此刻,是以他们姓辛的香主身份而来,自己从没见过姓辛的人,对方平日为人,个性,举动,都一无所悉,自然无从模仿。  尤其他们内部组织,自己也茫... - 2018-05-07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二十三章 疯道奇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不但瞧的马飞虹耸然变色!就是隐身树上的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也没看清楚扑上围墙的人,是如何被人家逼退下来的?  在场众人,方自齐齐一愕!  但听通天观中响起一声嘹亮的长笑,两扇观门突然开启,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蓬头赤足的道人,...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恶贼受挫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孙才头忽然失笑道:“老朽和三位攀谈了老半天,还没请教贵姓大名?”  尹翔心中又是一动,觉得他说话的神情,似在故意分散自己三人的注意,他为什么不让自己三人听到马蹄声呢?但人家既然问了,自己又不好不答,这就说道:“在下尹翔,他叫岳小龙,她叫...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章 无头公案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那人满脸皱纹,颏下留了一把花白山羊胡子,那不是假冒云中叟骗去自己布包的干瘪老头,还有谁来,  他一眼瞧到岳小龙,忙不迭的把头缩了回去。  岳小龙骤睹干瘪老头,不觉大喝一声道:“老贼,你还想逃?”  双肩一晃,长身掠起,疾快的朝大树后面扑...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