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弦上的一个个音符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25岁李书不会弹琴,可他每天都跟琴打交道,掌管着世界上最大的提琴加工企业,实现了他成为“提琴之王”的梦想。

      28岁那年,出身农民的李书当上了江苏泰兴市溪桥镇镇办乐器厂的厂长,专门给上海提琴厂加工弓杆、琴头等零部件。

      为了更好地发展,他想方设法和上海提琴厂搞起了联营,借助对方的技术、资金、市场,乐器厂才渐渐能独立生产出整套提琴产品。要知道,小提琴的制作难度非常大、工序相当繁杂,一把琴做出来得经过180多道工序,任何一个环节有差错都会影响小提琴的质量,自己的小企业终于能生产出整套的提琴产品,李书感到很自豪。

      1993年,李书第一次走出国门到法国参加一个国际乐器节。就是这一次出国,他发现了一个十分震惊的现象:他们厂的小提琴定价是28元,而国外同样材料做成的小提琴,却能卖到一千多元。不用说,这是制作工艺的差距,导致了价格的悬殊。而在这之前,李书还一直以为自己厂生产的小提琴有多么了得!知道山外有山,他花了一千三百多元,买了一把韩国琴带回厂,和职工一起研究它的工序。

      目光投向了国外,李书对各部门的考核也非比寻常:他规定各部门每个月必须上交一定数额的罚款,同时对质量过关的给予翻倍的奖金。管理人员因为有“罚款”的考核任务,要不断在工作中挑毛病,是真正的“鸡蛋里挑骨头”。工人担心受罚,都会努力做到最好,尽管如此,管理人员依然能找出各种各样的毛病。按照制度,产品一旦找出毛病,工人一天的活就白干了。

      那一年,李书好不容易拿到了加拿大一份大订单。可产品发出去不久,却出现了变形、开裂的问题。经过检验,是在材料处理上出了问题。这次失败,李书赔给了对方二十多万元,相当于他们当时厂里半年的收入。想赚大钱的李书,遭遇到了他办厂以来最大的一次挫折。

      挫折最易让人开悟。李书没有白白交学费,二十多万元为他换回一个心底明亮:厂里的职工大多都是些没受过什么培训的农民,他们虽然有精湛的手上功夫,却因为没看过好东西,而无法做出好东西来。要想把产品打入国际市场,必须得请高人指点。

      于是,李书决定去找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制作家郑荃。

      李书和郑教授联系上后,说自己想到教授的工作室去看看,教授爽快地答应了。亲眼看到郑教授精刻细雕的小提琴后,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请到郑教授当技术总顾问。为此,他隔一段时间就到北京拜访郑教授。直到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才鼓起勇气发出邀请,请郑教授到自己的企业去看看。

      郑教授欣然前往。一家小企业一年生产几十万把琴,产量位居全国第一,却因为一把琴只能赚一元钱,投入与获利完全不匹配。这样的现状令郑教授心绪难平,他破例答应了李书邀请他担任技术总顾问的要求。从此,因为有了郑教授坐镇,厂里提琴的制作工艺越来越精细。

      2002年年初,一家美国公司传来一份订单,要订购95把琴,但95把琴要的是95种样式。这是一笔赔钱买卖:六十多个模具要新开发,很多新品种得边摸索边做,而且,一个品种只做一把琴,对于搞流水化生产的企业很不划算,所有人都觉得这份订单不能接。李书却力排众议:“做生意哪能宗宗不亏本?用亏本的服务来赢得客户的满意,等于在为自己的未来开辟财路。”

      在李书的坚持下,厂里如期赶完了这宗亏本的订单。后来,这家美国公司果然主动与李书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而且,每年的订货量都在增加——到现在,李书创建的江苏凤灵公司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提琴制造企业,小提琴的生产量占到了世界30%的份额,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提琴王国”。

      不是将弓放在小提琴上就能发出美妙的声音!小提琴的发音跟制作时的每一道工序都有很大的关系,每一个零部件都可能对音符产生不一样的效果。仔细想来,李书所走的每一步,都像是他做琴的一道道工序;李书所做的每件事,都像是他琴弦上的一个个音符——而他成功的旋律和人生的美妙正是源自他的每一步、每件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69-899.html - 2018-01-14
  • 琴弦上的一个个音符_小故事-故事大全
  •   25李书不会弹琴,可他每天都跟琴打交道,掌管着世界上最大的提琴加工企业,实现了他成为“提琴之王”的梦想。  28岁那年,出身农民的李书当上了江苏泰兴市溪桥镇镇办乐器厂的... - 2014-04-25
  • 一个黑脸一个白脸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参加的耶鲁世界学者项目的主任,是年轻的医学教授马克·康保罗先生,他微笑、沉默、低调,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副主任柯尔·金斯伯格女士则麻利、主动、强悍,管着学者们,不让他们请太多假、频繁外出这些事情就是她的责任,虽然很多人不喜欢她那样的强势... - 2018-01-16
  • 一个逃兵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佩雷是山德尔的艺术家朋友。在美国,艺术家是一个宽容度最大的帽子了,戴在谁头上都合适。所以。一个流浪汉说自己是艺术家,没有人会奇怪,因为这是很多艺术家的生存状态。艺术是一回事,如何换成晚餐的面包,又是另外一回事。  佩雷长得高高大大,一点... - 2018-01-16
  • 火车上的创意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裕仁天皇通过电台昭告日民。天皇的广播叫玉音放送。一张照片上,美国珍珠港的水手们围着收音机一脸喜悦;而在另一幅照片上,日本农村一群人跪在收音机前掩面而泣。   听到玉音放送,日本人小川菊松正在一次... - 2018-01-12
  • 鞋底上的选举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2007年11月,当选美国弗吉尼亚参议员的卡普·彼得森当众展示了自己在竞选中被磨破的鞋底。这个带着破洞的鞋底,向人们展示了美国议员的工作方式和态度———除了在议会开会,其余时间都是在与选民打交道。   为了走访选民... - 2018-01-12
  • 第四章 尤老五替胡雪岩接风(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上海县城筑于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原是用以“备倭”的,城周九里,城墙高二丈四尽,大小六个城门,东南西北四门,名为朝宗、跨海、仪风、晏海,另外有宝带、朝阳两门,俗称小东门、小南门。他们的船就泊在小东...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恩仇了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本来带着微笑的脸色,忽然一正,凛然道:“赵光斗,就凭这句话,你就死有余辜!”  “很好!”  黑虎神大喝一声,停在中途的巨灵般手掌,重又朝前拍来,这一掌的声势,与方才就大不相同,随着掌势,风声如涛,劲气如潮!  岳少俊看他掌力如此... - 2018-01-13
  • 第二章 劈空剑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自幼得她爷爷宠爱,悉心教导,内外轻功,均己不弱。但今晚她急起直追“笃”  “笃”之声,可就差得远了。  人家“笃”的一声,少说也有一二十丈,直如御风飞行。自己竭尽所能,一个起落,才只五六丈。功力悬殊,如何追得上?  就因力追不上,姑...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一章 贵介公子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又是丹桂飘香的季节了,洞庭湖水,由于长江的倒灌,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总比平时要大得多,烟波浩瀚,横无际涯。  湖边上,高楼一角,朱栏临水,那正是以三醉吕洞宾留传仙迹而名闻全国的岳阳楼。  书栋雕栏,檐牙高啄,确实够得上金碧辉煌,气象万千!...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雪山之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雪山、亦称大雪山,横亘川康二省之间,终年积雪不消,白皑皑的高入云霄,像这样的冰天雪地,除了采药的老人,可以说人迹罕至。  雪山老神仙玄灵叟隐居之处,叫做长春谷,是在雪山岭的一处山谷之中。  尽管大雪山终年积雪,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长春谷...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八大门派集会南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火灵圣母眼看恽钦尧等人果然离去,心头怒气难遏,目注金铁口,喝道:“现在老身可以出手了吧?”  金铁口双手连摇,叫道:“慢来,慢来,小老儿说过,小老儿动手,妙不可言,不能让人偷学了去,老大姐,你那位千金,和老管家,四位大姑娘,也该走远点吧...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八公山因祸得福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天色幽暗,从杨州通往真州的一条石板路上,正有几条人影,起落如飞,直奔真州。  尽管天色黝黑,就算没有星月,但用石板铺成的道路,即使没练过夜行眼的人,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从前乡村与乡村之间,铺的都是石板路,天色最黑,石板路却是... - 2018-01-13
  • 第三章 一哭一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夺魂扇李秋山,在天理教中,地位极高,平日目空一切,江湖上有谁敢向他顶撞?只因此次奉教主之命,追踪铁背苍虬,关系重大,不愿多生枝节。后来瞧出崔慧所使“劈空剑诀”,乃是岳麓老人当年驰名绝技之一,更是心怀疑惧。  是以先拿话表明,只要对方说出...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大马猴耍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山林间笼着轻纱般的薄雾,大路上还铺了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辆双辔马车,从官道东首飞驰而来,车轮辗在轻霜上,划下了两道明显的轨迹。  前面就是黄冈寺了,两个更次,就赶了快二百里路,这已经是赶车最大的速率了。  就在此时,但听...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八章 隧道列尸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五峰寨,是个百来户人家的山地小镇,一条山街,百货杂陈,也颇为热闹。  梅三公子主仆三匹俊马,一进入这个小镇之后,立时引起乡人们的注目。这僻壤穷乡,那来富贵人家的阔公子,大家都透着十分惊奇的眼光,瞧着他们。  梅三公子在路口一家茶棚,坐了...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初试昆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要知独臂天王李残这枝青竹蛇杖,中间原是空的,他豢养着一条其毒无比的“青鳞带”。  说起“青鳞带”,乃是云贵深山中的一种稀有毒蛇,最大的也只是拇指般粗,形状略带扁形,极像一条细带,色作淡青,浑身生有细鳞,土人把它叫作“青鳞带”。不但浑身蕴...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钻天飞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甬道极为深长,走出一大段,前面向左弯去,再走了一会,又向右转弯。四面虽然黑沉沉的,但并不潮湿阴霉。  梅三公子手中拿着火摺子,走在前面,崔慧上官燕两人,却紧握长剑,跟在他身后。心情显得有些紧张,握紧的纤纤玉掌,也微微的渗出汗来!  ...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名门正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会真把崔慧弄得十分尴尬,对面这个瞧不起眼的猥琐老头,竟会是“南乞北偷”和铁拐仙齐名的神偷钻天飞鼠!  游戏风尘的两大奇人,今天居然全上了歌乐山庄?  难怪他口口声声是同辈好友,得罪了他,万一给爷爷知道,可怎么办?  寒英剑业已向身前缓...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十章 木偶艳阵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石室,里面极为宽大,这时灯光通明,正有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女,手捧乐器,翩翩起舞。  艳舞正在如火如荼的演出,媚态横生,活色生香!  梅三公子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只觉目迷神驰,心旌摇晃,不由心中陡然一惊,暗叫一声:  “厉害!”... - 2018-01-13
  • 第六章 一颗人头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梅三公子因夜晚睡眠较迟,到了日上三竿,才堪堪起身。盥洗甫毕,却见店伙引着一个人,在房外探头探脑,想是在找琴儿、剑儿,也未在意。  店伙身后那人,一眼瞥见梅三公子,早已急不及待,一闪身,越过店伙,窜入房中,扑的向梅三公子跟前,... - 2018-01-13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
  • 第七章 古刹魅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琴儿看得不由毛骨悚然,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触犯仙驾”?他不知“触犯”了什么“仙驾”?有这般严厉的处分?  月光所及,在树底下的草地上还有一大滩黄水,腥秽刺鼻,唔!化骨丹,这人连尸体也不剩了。  经过这一阵耽搁,那里还想找得到人? ...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