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接请柬镖局赴宴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说话之时,跑堂的送上两盘热炒,和一壶竹叶青。刘二麻子伸手取过酒壶,替程明山面前斟满了酒,然後也自己斟了一杯,就举起杯子,说道:“程相公,在下敬你。”程相公连忙说了声“不敢”,和他对乾了一杯。刘二麻子替他斟满了酒,举筷道:“程相公,这笋片毛肚,是这里有名的,你先尝尝。”

      程明山挟了一筷,吃着。

      刘二麻子问道:“程相公下榻在那裹?”

      程明山道:“小生远来游学,志在读书,客店稍嫌嘈杂,所以借住在寺院的客房裹,较为清静。”

      他没说下榻在那一座寺院里。

      “对了”刘二麻子忽然一拍脑袋,说道:“在下差点忘了,程相公说过,敝师兄说的,程相公如果到徐州来,就要来找在下,祗不知相公可有什麽事麽?”

      “没有什麽?”

      程明山淡淡一笑道:“小生祗因初来此地,一切都感到陌生,所以先来看看刘老哥,希望刘老哥能随时赐予协助。”

      “这还用说。”

      刘二麻子喝了一大口酒,放下杯子,说道:“不说程相公认识敝师兄,就是咱们初次相逢,一见投缘,刘二麻子也会把颈上人头割下来交与人家。”

      跑堂的陆续送上酒菜,果然都是掌厨大师傅的精细手艺,盘盘色香味俱佳,程明山一举筷,都是赞不绝口!

      刘二麻子洪笑道:“程相公还不知道呢,这里的杜师傅,前年生了背疽,终日脓血直流,疼痛不堪,群医束手,是在下一张膏药贴好的,所以咱们就成了好朋友,他有几样拿手菜,可惜不是当天做得出来,那才叫绝呢,人家是祖传的手艺,只怕连皇宫裹都未必吃得到……”

      他正说得口沫横飞!

      程明山目光一瞥,祗见楼梯上施施然走上一个人来,那人目光一转,就落到刘二麻子的身上,举步朝自己这张桌子走了过来。这就低低的道:“刘老哥,注意,有人来了。”

      刘二麻子果然不愧是老江湖,他没有立即回过头去,口中高声喊道:“老张,添酒!”

      话声喊出,才侧转肩膀,往後瞧去。

      堂倌连声应道:“刘爷,酒马上就来。”

      刘二麻子这一转头,才看清果然有人朝自己桌边走近。

      这人身上穿着青布长衫,脸上毫无一丝表情,直等走近,才朝刘二麻子拱手道:“逗位大概就是刘二爷了?”

      “不敢。”刘二麻子站起身,一抱拳道:“在下正是刘二,这位兄台……”

      堂倌三脚两步送上三亚酒来。

      青衣汉子从身边取出一张大红帖子,双手呈上,说道:“兄弟奉晏总镖头之命,给刘二爷送请柬来的。”

      徐州府是个大地方,但晏总镖头可只有一位,那就是双环镖局总镖头晏长江。

      提起晏长江,大江南北,可真是响当当的人物,年纪不过四十左右,手中一对乾坤圈,打遍天下,很少遇上对手,因此江湖上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双手擎乾坤”,後来可能是“双手擎乾坤”叫来不顺口,干脆就叫他乾坤手了。

      乾坤手晏长江是在徐州府立足,和九里堡岂不是双雄并峙?但却从未闹出过事来。

      於是有人说,双环镖局是九里堡支持的,也有人说九里堡和双环镖局有着默契,河水不犯井水,互不干预对方的事。

      以乾坤手晏长江的声望,居然会给黄河底卖狗皮膏的刘二麻子下请柬,这是异数,不消一回功夫,消息就可传遍整个黄河底,刘二麻子的身价,立时就会拾高起来!

      刘二麻子口中连说:“不敢。”双手接过,那是晏长江的一张名帖,上面写着二行端正小字,“谨冶菲酌恭请戍正光降敝局一叙。”

      刘二麻子和晏长江并无交情,忽然下帖邀请,事情自然并不寻常,刘二麻子正感犹豫之际!

      那青衣汉子已经开口:“刘二爷是否应邀赏光,说上一声,在下就可以去回报了。”语气极冷,大有瞧不起人的味儿!

      刘二麻子微微一哂道:“在下和贵总镖头并无一面之缘,更非素识,既然承蒙贵总镖头瞧得起在下,在下岂能不去,烦劳老哥回报贵总镖头,刘二准时必到。”

      “好!”青衣汉子一拱手道:“在下告辞。”

      刘二麻子冷冷的道:“辛苦老哥了,委屈老哥跑了一趟黄河底。”

      程明山目送青衣汉子下楼,问道:“这是双环局镖局的趟子手吗,好大的气焰!”

      刘二麻子听得心头暗暗一动,忖道:“这位程相公,自称是游学来的,初到徐州,方才讯问九里堡,现在又说出双环镖局来,九里堡和双环镖局,名动大江南北,固然知道的人很多,但一个读书相公,终日钻在八股文里,对江湖上的事,不应该清楚的,何况又是初到徐州之人……”

      他淡淡一笑道:“双环镖局名气大了,出来的人,就难免眼高於顶。”

      说到这裹,举手拿起酒壶,替程明山面前杯中斟满了酒,一面侧脸问道:“程相公也知道双环镖局?”

      程明山笑道:“双环镖局名气大,小生自然也听人说过了。”

      他笑了笑,续道:“徐州府一个九里堡,一个双环镖局,大江南北,无人不知,小生游学四方,走过不少地方,刘老哥可别把我看成书呆子哩!”

      刘二麻子大笑道:“对,对,程相公这叫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程明山也大笑道:“不,这叫做读书不成学剑,学剑又不成,只好游学四方了。”

      刘二麻子这下抓住了话柄,问道:“程相公也学过剑?”

      程明山道:“刘老哥总看过孔老夫子的画像吧,他老人家身边不是佩着剑麽?读书人是孔门弟子,学几手剑那也是六艺之一,祗可惜小生没练成。”

      两人边说边喝,各自乾了一杯,程明山道:“刘老哥和双环镖局总镖头既是素不相识,怎会突然下帖奉邀,刘老哥不觉得奇怪麽?”

      刘二麻子点头道:“程相公说得极是,兄弟也有此疑问。”

      程明山低声道:“会不会和厉山二厉有关?”

      刘二麻子一怔,接着微笑摇头道:“这不大可能,双环镖局晏总镖头是江南白道上首屈一指的人物,厉山二厉只是黑道上的二流脚色,这也许是适逢其会,巧合罢了。”

      程明山道:“刘老哥今晚去不去呢?”

      刘二麻子道:“在下答应了,自然非去不可。”

      程明山道:“会无好会,宴无好宴,令师兄要刘老哥尽快离开,依小生之见,刘老哥不去也罢。”

      刘二麻子道:“就算他今晚邀宴,和厉山二厉有关,在下更是非去不可了。”

      程明山没再说什么,两人喝了一阵,程明山祗喝了几杯,已是面红耳赤,有了几分酒意,刘二麻子还待替他再斟。

      程明山连连摇手道:“刘老哥,小生平时很少喝酒,今儿个是陪你老哥喝的,实在不胜酒力了。”

      刘二麻子看他确然不会喝酒,就吩咐常倌要厨房下了两碗鷄丝面送上。

      程明山把一碗面吃了,就起身道:“刘老哥,真是叨扰了,小生感到有些头晕,要回去休息,先行告辞了。”

      刘二麻子连忙起身道:“程相公住在那裹,在下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

      程明山满口酒气,笑了笑道:“不远,小生自己会回去的。”

      他握住了刘二麻子的手,低声道:“刘老哥应该听令师兄的尽快离开此地。”

      说完,转身往楼下行去。

      刘二麻子望着他头轻脚重的模样,心中暗道:“这位读书相公来得突兀,莫非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程明山带着几分酒意,下得鸿运楼,刚跨过横街,就看到有一条人影远远移动,跟了下来。

      程明山故作不知,脚下踉踉路跆的走了一段路,忽然一个回身,急急忙忙的迎着那人走去。

      那是一个穿短褂汉子,本来跟着程明山走来。程明山这一回过身来,他自然只好装作行路的人,连看也没看程明山一眼。

      那知程明山喝醉了酒,走路有些头重脚轻,脚下一个踉跄,竟和他撞了个满怀!

      路上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86-960.html - 2018-05-21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第三天。  书房里不时传出一两声清朗的大笑。  今天三月十五,是石盟主和几位知交一年一次聚会。  只要听主人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宾主交谈的一定是愉快。  总管屈长贵,就站在书房门口花棚底下,随时准备听候呼唤。  总管,本来就不好干,一府... - 2018-11-29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三章 旅程上强敌环伺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萧道成嘴角间,不期流露出一丝冷笑,正待跨步,突听身后树林发出一阵断折的异响,来势奇快,声音入耳,已经到了头顶之上,眼前顿觉青光一闪,枝叶断柯纷落如雨!  萧道成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人影随着泻落身前,那正是和崆峒岛主在动手的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四章 风帆间波涛汹涌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心中暗道:“来了!”一面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有人来了,你不可再动。”  话声方落,舱门已被轻轻推开,正在狂吠的小乌忽然不叫了,而且还朝门外那人摇头摆尾,作出欢迎之状。  狗对这人摇头摆尾,那是熟人无疑!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两... - 2018-05-24
  • 第二十五章 设奸计美酒温情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船上也早已看到海面上有人划近过来,立时有两名水手走近船旁,俯着身放下一艘小舢舨来。  程明山先要司空玉兰跨上小船,自己也跟着踪起,落到舢舨之上,缓缓攀登上船。  站在两名水手后面的是两个长发披肩,长裙曳地的梅红衣裙少女。  她们朝两人躬... - 2018-05-24
  • 第二十一章 林姑娘指点迷津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目送她掠去的后形微微出了回神,就举步穿林而出。荆一凤急着迎了上来,问道:“表哥,那人呢,他要你到树林中去做什么呢?”  程明山心中有事,但又不便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他只是警告我们,不许再追踪他们,不然……会对慧通大师等... - 2018-05-24
  • 第二十章 假神医暗施迷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时间渐渐过去,现在戍时已将过半,中院大厅灯火通明,棋子丁丁,薛神医和徐子桐早就杀了起来。  先前大家还围着观战,要叫旁观战的人不开口,那可比什么也难过。  所以就有人想了“棋旁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这两句辙儿,可见自古以来做真君子... - 2018-05-23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十四章 双改扮初探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张老实走后,荆一凤又练了一回手法,东方已经渐渐露出鱼白。荆一凤道:“表哥,你快把衣衫换好,我也要改装了呢!”  程明山道:“你怎么忘了,从现在起,要叫我大哥才对。”  荆一凤道:“人家叫惯了嘛!”  “对了!”  程明山道:“从现在起,... - 2018-05-22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八章 破敌寨群雄脱险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也分配了各人的住处,除了司空玉兰住在第三层上,由杜鹃作陪,自己和窦金梁、萧道成等人,都住在第二层。  船开出灵山岛,天色已经渐渐黝黑,水手们加上两道风帆,船借风势,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就像奔马一般快速。  程明山要商老二,把夏涛声...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九章 未拜山先中奸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是临海的一个小城,但总算在城门口雇到了一辆马车。由阮清香、荆一凤、司空玉兰、杜鹃四人押着女装的飞龙公子和楚人杰登车。  程明山、刘得禄、商老二三人则买了三匹骡子当坐骑,就一路西行。  好在沿途都有丐帮弟子留下的记号,他们只是跟踪着前面... - 2018-05-25
  • 两只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灰狼和褐狼都是草原狼,它们被猎人捉去,送进动物园,供人观赏。  灰狼每天都在狭小的空间里跑步,褐狼很不理解。  “整天瞎跑什么?歇着吧!”褐狼没好气地说。   “奔跑,是狼的捕猎本领啊,歇久了,就会失去奔跑能力,以后还怎么捕猎... - 2018-12-10
  • 鸟儿被迫离巢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漠中,有一棵枯死的老树,老树的枝头有一个简陋的鸟巢,鸟巢里有一只鸟儿终日忍饥挨饿,艰难度日。  一日,大漠刮起了沙暴,那棵枯树被连根拔起卷走了。  这只可怜的鸟儿为了寻找新的藏身之处,不得不飞行数千米,终于发现了一片绿... - 2018-12-10
  • 会长的蛋糕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米尔总能在奶奶那里找到些事情做。一天,她用一个旧贝壳在院子里挖了起来。  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要做个蛋糕,”米尔说,“现在我要挖个坑。”  于是,狗帮着她挖了起来。一会儿,他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米尔说:“... - 2018-12-11
  • 奇怪的汽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老鼠出门去玩,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皮鞋。它想:我把大皮鞋搬回家当摇篮吧。于是,它用力地推皮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呼呼,可还是推不动。于是,小老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给皮鞋装上了轮子,“嘀嘀”,它开着皮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小... - 2018-12-10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小鸟布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寒冷的早晨,狐狸打开冰箱。“讨厌!只有干面包和一根老芹菜。说不定狗熊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他想到狗熊擅长做的食品——苹果派、巧克力布丁、蜂蜜坚果蛋糕。“也许他会邀请我去他家吧。”  狐狸拿起电话。“你今天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 2018-12-11
  • 装病的狗熊贝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狗熊贝贝啊,他跑了六十里的路,病倒了,可是谁也不同情他。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往下听吧!  狗熊贝贝是个又懒又馋的家伙,有一次贝贝得了感冒,好心的邻居们呢都买来了水果、蛋糕来看望他,还帮助他把家里的活都给干了。  晚上呢,狗熊贝贝他躺... - 2018-12-10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