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这一天他回到村里来看望他的爷爷。他爷爷年老以后眼睛昏花,看不见许二观在门口的脸,就把他叫到面前,看了一会儿后问他:

      “我儿,你的脸在哪里?”

      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孙子,我的脸在这里……”

      许三观把他爷爷的手拿过来,往自己脸上碰了碰,又马上把爷爷的手送了回去。爷爷的手掌就像他们工厂的砂纸。

      他爷爷问:“你爹为什么不来看我?”

      “我爹早死啦。”

      他爷爷点了点头,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那张嘴就歪起来吸了两下,将口水吸回去了一些,爷爷说:

      “我儿,你身子骨结实吗?”

      “结实。”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

      他爷爷继续说:“我儿,你也常去卖血?”

      许三观摇摇头:“没有,我从来不卖血。”

      “我儿……”爷爷说,“你没有卖血;你还说身子骨结实?我儿,你是在骗我。”

      “爷爷,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爷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许三观的爷爷摇起了头,许三观说:

      “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的孙子。”

      “我儿……”他爷爷说,“你爹不肯听我的话,他看上了城里那个什么花……”

      “金花,那是我妈。”

      “你爹来对我说,说他到年纪了,他要到城里去和那个什么花结婚,我说你两个哥哥都还没有结婚,大的没有把女人娶回家,先让小的去娶,在我们这地方没有这规矩……”

      坐在叔叔的屋顶上,许三观举自四望,天空是从很远处的泥土里升起来的,天空红彤彤的越来越高,把远处的田野也映亮了,使庄稼变得像西红柿那样通红一片,还有横在那里的河流和爬过去的小路,那些树木,那些茅屋和池塘,那些从屋顶歪歪曲曲升上去的炊烟,它们都红了。

      许三观的四叔正在下面瓜地里浇粪,有两个女人走过来,一个年纪大了,一个还年轻,许三观的叔叔说:

      “桂花越长越像妈了。”

      年轻的女人笑了笑,年长的女人看到了屋顶上的许三观,她问:

      “你家屋顶上有一个人,他是谁?”

      许三观的叔叔说:“是我三哥的儿子。”

      下面三个人都抬着头看许三观,许三观嘿嘿笑着去看那个名叫桂花的年轻女人,看得桂花低下了头,年长的女人说:

      “和他爹长得一个样子。”

      许三观的四叔说:“桂花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吧?”

      年长的女人摇着头,“桂花下个月不出嫁,我们退婚了。”

      “退婚了?”许三观的四叔放下了手里的粪勺。

      年长的女人压低声音说:“那男的身体败掉了,吃饭只能吃这么一碗,我们桂花都能吃两碗……”

      许三观的叔叔也压低了声音问:“他身体怎么败的?”

      “不知道是怎么败的……”年长的女人说,“我先是听人说,说他快有一年没去城里医院卖血了,我心里就打起了锣鼓,想着他的身体是不是不行了,就托人把他请到家里来吃饭,看他能吃多少,他要是吃两大碗,我就会放心些,他要是吃了三碗,桂花就是他的人了……他吃完了一碗,我要去给他添饭,他说吃饱了,吃不下去了……一个粗粗壮壮的男人,吃不下饭,身体肯定是败掉了……”

      许三观的四叔听完以后点起了头,对年长的女人说:

      “你这做妈的心细。”

      年长的女人说:“做妈的心都细。”

      两个女人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许三观,许三观还是嘿嘿笑着看着年轻的那个女人,年长的女人又说了一句:

      “和他爹长得一个样子。”

      然后两个女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过去,两个女人的屁股都很大,许三观从上面看下去,觉得她们的屁股和大腿区分起来不清楚。她们走过去以后,许三观看着还在瓜田里浇粪的四叔,这时候天色晴下来了,他四叔的身体也在暗下来,他问:

      “四叔,你还要干多久?”

      四叔说:“快啦。”

      许三观说:“四叔,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我想问问你。”

      四叔说:“说吧。”

      “是不是没有卖过血的人身子骨都不结实?”

      “是啊,”四叔说,“你听到刚才桂花她妈说的话了吗?在这地方没有卖过血的男人都娶不到女人……”

      “这算是什么规矩?”

      “什么规矩我倒是不知道,身子骨结实的人都去卖血,卖一次血能挣三十五块钱呢,在地里干半年的它也还是那么多……”

      “四叔,照你这么说来,这身上的血就是一棵摇钱树了?”

      “那还得看你身子骨是不是结实,身子骨要是不结实,去卖血会把命卖掉的。你去卖血,医院里还先得给你做检查,先得抽一管血,检查你的身子骨是不是结实,结实了才让你卖……”

      “四叔,我这身子骨能卖血吗?”

      许三观的四叔抬起头来看了看屋顶上的侄儿,他三哥的儿子光着膀子笑嘻嘻地坐在那里。许三观膀子上的肉看上去还不少,他的四叔就说:

      “你这身子骨能卖。”

      许三观在屋顶上嘻嘻哈哈笑了一阵,然后想起了什么,就低下头去问他的四叔:

      “四叔,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问什么?”

      “你说医院里做检查时要先抽一管血?”

      “是啊。”

      “这管血给不给钱?”

      “不给,”他四叔说,“这管血是白送给医院的。”

      他们走在路上,一行三个人,年纪大的有三十多岁,小的才十九岁,许三观的年纪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走去时也在中间。许三观对左右走着的两个人说:

      “你们挑着西瓜,你们的口袋里还放着碗,你们卖完血以后,是不是还要到街上去卖西瓜?一、二、三、四……你们都只挑了六个西瓜,为什么不多挑一、二百斤的?你们的碗是做什么用的?是不是让买西瓜的人往里面扔钱?你们为什么不带上粮食,你们中午吃什么……”

      “我们卖血从来不带粮食,”十九岁的根龙说,“我们卖完血以后要上馆子去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

      三十多岁的那个人叫阿方,阿方说:

      “猪肝是补血的,黄酒是活血的……”

      许三观问:“你们说一次可以卖四百毫升的血,这四百毫升的血到底有多少?”

      阿方从口袋里拿出碗来,“看到这碗了吗?”

      “看到了。”

      “一次可以卖两碗。”

      “两碗?”许三观吸了一口气,“他们说吃进一碗饭,才只能长出几滴血来,这两碗血要吃多少碗饭啊?”

      阿方和根龙听后嘿嘿地笑了起来,阿方说:

      “光吃饭没有用,要吃炒猪肝,要喝一点黄酒。”

      “许三观,”根龙说,“你刚才是不是说我们西瓜少了?我告诉你,今天我们不卖瓜,这瓜是送人的……”

      阿方接过去说:“是送给李血头的。”

      “谁是李血头?”许三观问。

      他们走到了一座木桥前,桥下是一条河流,河流向前延伸时一会儿宽,一会儿又变窄了。青草从河水里生长出来,沿着河坡一直爬了上去,爬进了稻田。阿方站住脚,对根龙说:

      “根龙,该喝水啦。”

      根龙放下西瓜担子,喊了一声:

      “喝水啦。”

      他们两个人从口袋里拿出了碗,沿着河坡走了下去,许三观走到木桥上,靠着栏杆看他们把碗伸到了水里,在水面上扫来扫去,把漂在水上的一些草什么的东西扫开去,然后两个人咕咚咕咚地喝起了水,两个人都喝了有四、五碗,许三观在上面问:

      “你们早晨是不是吃了很多咸菜?”

      阿方在下面说:“我们早晨什么都没吃,就喝了几碗水,现在又喝了几碗,到了城里还得再喝几碗,一直要喝到肚子又胀又疼,牙根一阵阵发酸……这水喝多了,人身上的血也会跟着多起来,水会浸到血里去的……”

      “这水浸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07-933.html - 2018-02-06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城里来了一只小熊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的一个清晨,城里来了一只小熊。  小熊在大街上东张西望很久,才穿过绿灯,径直走进一家茶饮店。  看见小熊,店主很慌张地迎上去,因为还从来没有熊光顾过他的店呢。  “请问,想喝一些什么呢?”店主问端端地坐在椅上的小熊。  小熊不说话,... - 2018-11-19
  • 第五章 城里很多认识许三观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城里很多认识许三观的人,在二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鼻子,在三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双的眼睛,可是在一乐的脸上,他们看不到来自许三观的影响。他们开始在私下里议论,他们说一乐这个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许三观,一乐这孩子的嘴巴长得像许玉兰,别的也不像... - 2018-02-06
  • 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样子好可怕!怪物饿了,它的肚子咕噜咕噜叫。  小猫问:“你是不是想吃面包?”  怪物摇摇头。  小狗问:“你是不是想啃肉骨头?”  怪物摇摇头。  小猪问:“你是不是想吃蔬菜?”  怪物还是摇摇头。  怪物张开了嘴... - 2018-11-21
  • 第二十一章 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
  •   到了晚上,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许三观说:  “今天这日子,我们要把它当成春节来过。”  所以,他要许玉兰穿上精纺的线衣,再穿上卡其布的裤子,还有那条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许玉兰听了许三观的话后,就穿上了它们;许三观还要... - 2018-02-08
  • 第七章 许三观在丝厂做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在丝厂做送茧工,有一个好处就是每个月都能得到一副线织的白手套,车间里的女工见了都很羡慕,她们先是问:  “许三观,你几年才换一副新的手套?”  许三观举起手上那副早就破烂了的手套,他的手一摇摆,那手套上的断线和一截一截的断头就像拨... - 2018-02-07
  • 赢了自己的毅力和勇气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二的时候,我的顽皮和捣蛋水平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我的父母和老师坚信:在不久的将来,我即将成为少管所里的一名光头罗汉。他们放弃了对我的挽救,痛心而无奈地看着我在沉沦。  初二下学期,来了位新班主任,小女子叫林青,二十来岁,脸色苍白,... - 2018-11-14
  • 同桌是冤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市第五高级中学,没有不认识刘丹的。她家境富有,人又漂亮、活泼,颇有人缘。谁知到了高三的第二学期,班里从农村转来了一个女生,与刘丹同名同姓,但长相却有天壤之别,又黑又瘦不说,脸上还有一道伤疤,褐色的,像一只蜈蚣趴在她的鼻子旁边。  新来... - 2018-11-14
  • 真正理解孩子的那一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家长,蹲在办公楼背风的角落里,一边抽烟,一边重重地咳嗽。他的旁边,站着我的学生李太福。见我过来,李太福的父亲赶紧站起来,尴尬地说:“这孩子,说他多少次了,总是不听话,让你费心了。昨晚,他又跑回来了。我揍了他一顿。这孩子,太不像话了!... - 2018-11-14
  • 因为他,她心里再装不下别的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李雪纯是一个又矮又胖的女孩儿,因为其貌不扬, 加上腼腆木讷,班里人都叫她“丑小鸭”。每次进教室,她都用力低着头。同学们不喜欢她,没人愿意跟她同桌,她旁边的位子便一直空着。  高二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周华伟,他来自省城,一身大红... - 2018-11-14
  • 一次普普通通的测试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中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我也深得数学老师张老师的信任,张老师总是让我帮他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工作。  一次数学测验后,张老师由于忙于校务工作,放学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了我一份标准答案,让我帮他批改试卷。  或许是这次试卷比... - 2018-11-14
  • 单车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那是个雨天,许心怡把书包顶在头上,一步一步跳着躲闪地上的水泡儿。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的官越停了下来,他用一只脚支着单车,吹了声口哨,然后喊了声:“嘿,我带你!”  穿过了那条长长的小巷,许心怡跳下单车,伸出手:“雷锋同学,认识一下吧,... - 2018-11-14
  • 美丽的情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7年前,我在一所师范大学读大一,寝室里的几个女生个个漂亮。  进大学不到半年,寝室里几乎每个女生都收到了男生的情书或玫瑰。只有一个叫李美丽的女生例外。  李美丽并非长得不好看,只是她来自农村,风吹日晒的缘故,皮肤有些黑,再加上家庭条件所... - 2018-11-14
  • 春天的花一样漂亮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你想过当公敌的后果吗  英语课上,教室里除了姜灿灿清晰得水珠落玉盘一样的声音外,再无声音。时间仿佛都在那一刻停止了一样,以至于姜灿灿的背诵声停止了好一会儿,英语老师才回过神来,扶了扶眼镜,示意姜灿灿坐下,她说:“我想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 - 2018-11-14
  • 对手不是敌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考放榜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电子科技大学,一同考上这所大学的,还有我心仪的姑娘叶漫!  我想等时机成熟了告诉叶漫,我从高中时期就喜欢她。  我有一个同班同寝室的死党,他叫刘俊,也经常出现在我和叶漫吃饭的地方,这时的叶漫总是笑吟吟地叫... - 2018-11-14
  • 我的名字就在‘等’里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儿很少得到老师的表扬。一次学校搞花卉展,女儿兴冲冲地端去一盆月季。回来后,她眉飞色舞地描述自己如何得到老师的表扬,还叮嘱母亲一定要参加下次学校开的家长会,特别要注意听老师表扬时喊她的名字。  开家长会那天,母亲满怀期待去参加,可始终没... - 2018-11-14
  • 伤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我们4个女孩子住一间寝室。睡我上铺的杜娟是班上的特困生,而另外两个女孩子家境富裕,挥金如土。我家境贫寒,与那两个女孩子自然没有共同语言,便慢慢和杜娟成了好朋友。  杜娟成绩一直很好,对同学也有亲和力,开学不久就当了班长。但我并不... - 2018-11-14
  • 照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文艳是我们班的文娱委员,人长得漂亮,性格也较开朗。说实话,我很喜欢她,并且偷偷给她写过几封那种信,但她对我总是若即若离,似乎从没拒绝,也没明确表示过喜欢我。但我对她的追求并没放松。  一个周末的下午,杨文艳亲自将我约到她的寝室。闲谈一... - 2018-11-14
  • 找魔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如读高一那年,迷上了上网聊天。  当初阿如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新环境。每天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没有课外活动,也没有知心朋友。倒是在聊天室里,她可以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阿如给自... - 2018-11-14
  • 变态的少女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雪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到小雪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存下百万家业。不幸的是,在小雪5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到了该读书的年纪,聪明的小雪一入学就显示出很高的天赋。只要老师讲过的课程,她都会很快地理解,一篇课文别的同学要背... - 2018-11-14
  • 皱巴巴的字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帅是邻班的男孩,高高的个儿,俊朗的外表,总是T恤、牛仔裤,外加一双运动鞋,看起来很阳光。帅的成绩很好,每当我问起他常胜不衰的秘诀时,他总是盯着我狂笑不已,随后才很努力地挤出两个字:保密!“臭小子,还跟我摆架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我... - 2018-11-14
  • 那天晚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停电的那30秒钟,我做了一件错事。  那个晚上,我一直忐忑不安。第二天早晨,一进学校,我就浑身颤抖。当我在教室过道里碰到小丽时,我更在哆嗦。  “你冷吗?”小丽问。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嫉妒地盯着我。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小丽是年级最... - 2018-11-14
  • 男孩,你知道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见到你,你站在窗外,漠漠的眼神。橘红的阳光照在你白色的T恤上,轻风一吹,橘红浮动起来,于是,这一刻,定格。  惯行的排座位,闭上眼睛,想,若有缘分让你排在我后面,然后回头,看见你明朗的笑,我欣喜若狂,表面却装得很平静。  问你些简... - 2018-11-14
  • 小村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601宿舍,有6个女孩儿,周末的时候,5个比赛赖床,只有包默默弃权参加,她颠颠地跑到食堂,拿着笔录下来的菜单,包子、油条、茶叶蛋、小米粥,满载而归,气喘吁吁爬上6楼一一给我们分发。大家一边享用着余温不减的早餐,一边指指暖瓶:活雷锋默默姐... - 2018-11-14
  • 朋友就是另一个自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由紧张的高中生活进入大学校园,好像没有人学习。女生为三毛、琼瑶痛哭流涕,男生不是在《自助旅行手册》上寻找最佳旅游线路,就是在苦修《恋爱兵法》。  我突然发现全世界的人都在忙着恋爱、约会,享受大好的青春,只有我还在傻乎乎地戴着厚厚的眼镜... - 2018-11-14
  • 厕所门事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男孩儿念到大二,暗恋上了一位女生,再也无心钻研学业。终于,在一天晚上,他向女生吐露了久藏的心迹,但女生对眼前这位农村来的男孩儿,很是不屑一顾。结果不言而喻,爱情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就匆匆凋谢了。  男孩儿黯然神伤,开始对人生感到绝望,于是... - 2018-11-14
  • 我的阳光,你在哪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到一个班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你,因为你安静得如同一朵静静绽放的兰花,匆匆而过的人嗅不到你的清香,偶然的一瞥,我发现了清新脱俗、美丽安静的你。  我开始主动和你搭讪,努力去发展我们的关系。尽管你对这种冒失的人比较讨厌,我们还是渐渐成了... - 2018-11-14
  • 特别一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魏家小学的刘培根同学得了脑瘤,需要住院开刀治疗,医疗费至少要四五十万。然而刘培根的父母是土里刨食的农民,根本拿不出这样一大笔钱。眼看刘培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他的父母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件事被冯校长知道了,他决定在全校师生中开展募捐... - 2018-11-14
  • 青春里,谁都会遇上爱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与刘仲平成了同桌。  本来,我是不需要补习的。然而,心高气傲的我,高考志愿只填了杭州的一所最心仪的高校。我想搏一下,结果,搏到补习班这条路上来了。  欢迎你,杨姝。刘仲平站起来和我打招呼。这一年,多多关... - 2018-11-14
  • 痴迷只是一只蚂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苏小馨爱上了纳兰,全班同学都知道。爱到痴迷,爱到狂热,爱到发烧。像那些追周杰伦、追韩寒、追李宇春的粉丝一样,她是纳兰的粉丝。  吃饭的时候想,走路的时候念,就连上课也常常走神。有一次数学课上她正在琢磨纳兰词中的意境,忽然老师叫她起来回答... - 201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