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上帝的手_基督山伯爵

  •   卡德鲁斯继续悲惨地喊道:“神甫阁下,救命呀!救命呀!”
      “怎么一回事呀?”基督山问道。
      “救命呀!”卡德鲁斯喊道,“我被人害死啦!”
      “我们在这儿,勇敢一点!”
      “呀,完啦!你们来得太迟喽,你们是来给我送终罢了。刺得多厉害呀!好多血呀!”他昏了过去。
      阿里和他的主人把那个受伤的人找到一个房间里,基督山示意阿里给他脱衣服,他发现三处可怕的伤口。“我的上帝!”他叹道,“您的报应多少是来得迟了一点了,但那只是为了可以报应得更有力。”阿里望着他的主人,等待新的指示。
      “立刻领检察官维尔福先生到这儿来,他住在圣·奥诺路。你出去的时候,顺便叫醒门房,派他去请一位医生来。”阿里遵命而去,房间里只剩下了神甫和卡德鲁斯,后者还没有醒过来。
      当那恶人又张开了他的眼睛的时候,伯爵正带着一种怜悯的表情望着他,他的嘴巴在微动,象是在做祷告。“医生哟,神甫阁下,找一个医生来哟!”卡德鲁斯说。
      “我已经派人去请了。”神甫回答。
      “我知道他不能救我的命,但他或许可以使我多活一会儿,让我有时间告发他。”
      “告发谁?”
      “告发杀我的凶手。”
      “你认不认识他?”
      “认识,他是贝尼代托。”
      “那个年青的科西嘉人?”
      “就是他。”
      “你的同伙?”
      “是的。他给我这座房子的图样,无疑是希望我杀死伯爵,以便让他继承他的财产,或者伯爵杀死我,免得我阻碍他。他埋伏在墙角里,暗杀我。”
      “我也已经派人去请检察官了。”
      “他来不及赶到的了,我觉得我的生命已在很快地衰退下去了。”
      “等一等!”基督山说。他离开房间,不到五分钟,拿着一只小药瓶回来。
      那个垂死的人的眼睛不断地盯住那扇门,他希望救兵会从那扇门里进来。“赶快,神甫阁下!赶快!我又要昏啦!”
      基督山走过去,把小瓶里的药水滴了三四滴到他那发紫的嘴唇上。卡德鲁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噢!”他说,“真是救命良药,多一点,多一点!”
      “再多两滴就会杀死你了。”神甫回答。
      “噢,只要来一个人,让我向他告发那个恶棍就好了!”
      “要不要我给你写口供?你只要签一个字就行了。”
      “好的,好的。”卡德鲁斯说。想到死后能够复仇,他的眼睛顿时焕发起来。基督山写道:我是被科西嘉人贝尼代托害死的,他是土伦苦工船上五十九号囚犯,是我一条锁链上的同伴。”
      “快!快!”卡德鲁斯说:“不然我就不能签字了。”
      基督山把笔递给卡德鲁斯,卡德鲁斯集中他的全部精力签了字,倒回到床上,说:“其余的由你口述吧,神甫阁下,你可以说,他自称为安德烈·卡瓦尔康蒂。他住在太子旅馆里。噢,我要死啦!”他又昏了过去。神甫使他嗅小瓶里的药水,于是他又张开眼睛。复仇的希望并没有舍弃他。
      “啊,你会把我所说的一切都讲出来的吧,你肯不肯,神甫阁下?”
      “是的,而且还要讲得更多。”
      “你还要讲些什么?”
      “我要说,这座房子的图样无疑是他给你的,希望伯爵杀死你。我还要说,他写了一封信给伯爵,把你的企图通知他,伯爵不在,我读了那封信,于是坐在这儿等候你。”
      “他会杀头的吧,会不会?”卡德鲁斯说。“答应我那一点吧,让我抱着那个希望死——那可以使我容易死些。”
      “我要说,”伯爵继续说,“他始终跟踪着你,监视着你,当他看到你从房子里出去的时候,就奔到墙角里去躲起来。”
      “那一切你都看到的吗?”
      “想一想我的话:‘假如你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家里,我就相信上帝已宽恕了你,而我也可以宽恕你了。’”
      “而你却不警告我一声!”卡德鲁斯用手肘撑起身体喊道。
      “你知道我一离开这座房子就要被人杀死,而你却不警告我!”
      “不,因为我看上帝是假手贝尼代托在执行他的法律,我觉得违反天意是亵渎神圣的。”
      “上帝的法律!别提了吧,神甫阁下。假如上帝是公正的,你知道有许多该受惩罚的人现在却依旧逍遥法外。”
      “耐心一点吧!”神甫说,他说这句话的口吻使那个垂死的人打了一个寒颤。“耐心一点!”
      卡德鲁斯惊愕地望着他。
      “而且,”神甫说,“上帝是慈悲普赐的,他也曾对你慈悲过,他最初是一位慈父,后来才变成一位法官。”
      “那么你相信上帝罗?”
      “即使我命穷福薄,截至目前为止还不相信他,”基督山说,“但看到你这种情形,我也必须相信了。”
      卡德鲁斯举起他那紧捏的双拳,伸向天空。
      “听着,”神甫一面说,一面伸出一只手虚悬在伤者的头上,象是要命令他相信似的。“你在你的灵床上还拒绝相信上帝,而上帝却曾为你做过许多事情:他给你康健、精力、正当的职业、甚至朋友——这种生活,凡是良心平稳、不作非分之想的人,的确是可以很满足的了。他很少赏赐这么多的恩惠给人,而你非但不想好好利用这些天恩,却反而自甘怠惰酗酒,在一次酩酊大醉中断送了你一个最好的朋友。”
      “救命呀!”卡德鲁斯喊道,“我要的是一位医生,不是一个教士。或许我所受的不是致命伤,或许我还不会死,或许他们还能救我的命。”
      “你的伤是太致命了,要不是我给你滴了三滴药水,你现在早就死了。所以,听着吧。”
      “啊!”卡德鲁斯低声地说,“你这个神甫多古怪!你非但不安慰垂死的人,反而要逼他们绝望。”
      “听着,”神甫继续说道。“当你出卖你的朋友的时候,上帝并不立刻惩罚你,而只给你一个警告。你被贫穷所迫,你半辈子贪望富贵,却不以正当的手段去寻求。你以借口生活所迫想去犯罪。那时,上帝为你创造了一个奇迹,借我的手送给了你一笔财产。对你来说,那已是非常可观的了,因为你从未有过什么财产。但当你获得了那笔意想不到的,闻所未闻的意外之财的时候,你又觉得不够了。你想要再增加一倍,用什么办法呢?杀人!你成功了。那时,上帝夺掉了你的财产,把你带到了法庭上。”
      “起念杀那个犹太人的不是我,”卡德鲁斯说,“是卡康脱女人。”
      “是的,”基督山说,“所以上帝——我不能说他执法公正无私,因为按理他应该把你处死,——但上帝慈悲为怀,饶了你的性命。”
      “哼!把我送到苦工船上去终身做苦工,多慈悲呀!”
      “你当时却以为那是慈悲的呀,你这该死的混蛋!你那懦怯的心一望到死就发抖,听到宣判终身监禁,就高兴得狂跳起来。因为象苦工船上所有的奴隶一样,你说:‘那扇门是通到苦工船上去的,不是诵到坟墓里去的。’你说对了,因为那扇通到苦工船上去的门对你实在有利。一个英国人碰巧去访问土伦,他发誓要拯救两个受罪的人,而他选择了你和你的同伴。你又得到了一笔财产——金钱和安宁又回到了你的身边。你,你本来命中注定了要终生过囚徒生活的。又可以过常人那种生活了。那时,贱人呀!——那时你又第三次去触怒了上帝。你那时的财产甚至比以前更多了,而你却说:‘我还不够。’你又第三次毫无理由,丝毫不能原谅地又犯了罪。这次上帝厌倦了,他惩罚了你。”
      卡德鲁斯的呼吸渐渐地微弱了。“给我喝点儿水!”他说道,“我口渴极了,我浑身象火烧一样!”基督山给了他一杯水。“可是贝尼代托那个混蛋,”卡德鲁斯交回了玻璃杯,说道,“他却可以逃脱了!”
      “我告诉你吧,谁都逃不了。贝尼代托也要受惩罚的。”
      “那么你也得受惩罚,因为你没有尽到你当教士的责任,你应该阻止贝尼代托,不让他来杀我。”
      “我?”伯爵微笑着说道,他那种微笑把那个垂死的人吓呆了——“你的刀尖刚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51&f_id=656 - 2014-08-04
  • 第八十五章 旅行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看见那两个青年人一同走来,便发出一声欣喜的喊叫。“呀,呀”他说,“我希望一切都已过去,都已澄清,妥当了结了吧。”  “是的,”波尚说,“那种荒谬的报导已经不存在了。要是再有那种消息,我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再谈它吧。... - 2014-08-04
  • 第八十二章 夜盗_基督山伯爵
  •   在我们所叙述的那一场谈话发生后的第二天,基督山伯爵带着阿里和几个随从到欧特伊去,他还带了几匹马同去,想到那儿去确定它们的品质。他这次出门安德烈事先并不知道,甚至伯爵自己在前一天也不曾想到;他这次到欧特伊去是贝尔图乔促成的,因为他刚从诺曼... - 2014-08-04
  • 第八十一章 一位退休的面包师_基督山伯爵
  •   就在马尔塞夫伯爵受了腾格拉尔的冷遇、含羞带怒地离开银行家的府邸的那天晚上,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先生带着鬈曲的头发、式样美观的胡须以及松紧合宜的白手套,走进了安顿大马路腾格拉尔爵府的前庭。他在客厅里坐了还不到十分钟,就把腾格拉尔拉到一边,拖... - 2014-08-04
  • 第八十章 控诉_基督山伯爵
  •   没有多久阿夫里尼先生就让那个法官苏醒了过来,他看上去好象是那回屋里的第二具尸体。  “噢,死神已来到我的家里了!”维尔福喊道。  “还是说罪神吧!”医生答道。  “阿夫里尼先生,”维尔福喊道,“我无法跟您说我此时的各种感触——恐怖、忧愁... - 2014-08-04
  • 第八十六章 审问_基督山伯爵
  •   早晨八点钟,阿尔贝象一个霹雳似的落到波尚的门前。仆人早已受到吩咐,领他到他主人的寝室里,主人正在洗澡。  “怎么样?”阿尔贝说。  “怎么样?我可怜的朋友,?波尚答道,“我正在等待你。”  “我一到就过来了。不用告诉我,波尚,我相信你是... - 2014-08-04
  • 第八十四章 波尚_基督山伯爵
  •   歹徒潜入伯爵府企图行窃这回事,是在此后的两星期内成了全巴黎的谈话中心。那个人在临死的时候曾签署了一份自白书,指控暗杀他的人是贝尼代托。警察局曾下令严紧搜查凶手。指控德罗斯的小刀、隐显灯、钥匙串和衣服都保藏在档案库里,只有他的背心找不到,... - 2014-08-04
  • 第八十七章 挑衅_基督山伯爵
  •   “这时,”波尚继续说,“我趁着沉静和黑暗离开会议厅,因此没人看见我。那个放我进来的听差在房门口等我,他领我穿过走廊,到达一个通凡琪拉路的暗门。我是带着一种悲喜交加的情绪离开的。原谅我,阿尔贝,悲是为了你,喜是喜那个高贵的姑娘竟能这样为她... - 2014-08-04
  • 第八十八章 侮辱_基督山伯爵
  •   在那位银行家的门口,波尚让马尔塞夫停一下。“听着,”他说,“刚才我已对你说过,你必须要求基督山先生解释清楚。”  “总的,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等一等,马尔塞夫,在见他以前,你必须先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  “考虑这么做的严... - 2014-08-04
  • 第八十九章 夜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先生按照他往常的习惯,一直等到本普里兹唱完了他那曲最有名的《随我来》,才起身离开。莫雷尔在门口等他与他告别,并再一次向他保证,说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一定和艾曼纽一同来。于是伯爵面带着微笑稳步地跨进车厢,五分钟以后回到家里。一进家门,他... - 2014-08-04
  • 第八十三回 心猿识得丹头 姹女还归本性_西游记_小说
  •       却说三藏着妖精送出洞外,沙和尚近前问曰:“师父出来,师兄何在?”八戒道:“他有算计,必定贴换师父出来也。”三藏用手指着妖精道:“你师兄在他肚里哩。”八戒笑道:“腌脏杀人!在肚里做甚?出来罢... - 2018-01-01
  • 第三十三章 在摩西、亚伦的手下出埃及地所行的路程_圣经
  • 33:1以色列人按着军队,在摩西、亚伦的手下出埃及地所行的路程(或作“站口”。下同)记在下面。33:2摩西遵着耶和华的吩咐,记载他们所行的路程,其路程乃是这样:33:3正月十五日,就是逾越节的次日,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在一切埃及人眼前昂然无... - 2017-07-14
  • 第八十三回 错中险胜 情起漪涟_江湖奇英
  •   这边商亚男力拼峨眉掌门,而宋岳却陷入险境。  他与黄衣掌教神功对峙,本已感到吃力无比,眼见对方掌心奇亮无比,已一分一分地接近,心中正在紧张,拼命抵制,对峨眉掌门及灵虚灵幻出现,根本浑然无觉。  在这紧要关头,不要说灵虚灵幻这等高手,禅杖... - 2017-11-13
  • 第八十三回 端木郎痴情受折磨 乔姑娘正容入御园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甘凤池向老人家深深一躬,自叹地说:“甘某纵横江湖几十年,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三年报仇的事,甘某再不敢提。往后,只要端木家人出面打个招呼,我甘凤池自当退避三舍。李大人的高义,我也将永远不忘。走,我们江南再会吧!”  在客店后房里,... - 2018-12-19
  • 第八十五回 十三爷困厄马陵峪 贾道长显能军营前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李卫咬着牙说:“主子,奴才怎么也不相信这话。不过奴才敢说,谁要是想谋反,奴才立刻就回南京,带着人马来京勤王保驾!”  雍正平静地说:“狗儿,朕以万乘之尊,还能和你打诓语吗?有人背着朕,联络八旗铁帽子王爷,串通他们来京。明面上说是要‘整顿... - 2018-12-19
  • 第八十三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如此钟情古所稀,吁嗟好事到头非。  汪汪两眼西风泪,犹向阳台作雨飞。  月有阴晴与圆缺,人有悲欢与会别。  拥炉细语鬼神知,空把佳期为君说。  话说潘金莲见陈敬济天明越墙过去了,心中又后悔。次日却是七月十五日,吴月娘坐轿子往地... - 2018-10-23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八十三章 求你不要静默_圣经
  • 83:1神啊,求你不要静默;神啊,求你不要闭口,也不要不作声。83:2因为你的仇敌喧嚷,恨你的抬起头来。83:3他们同谋奸诈,要害你的百姓,彼此商议,要害你所隐藏的人。83:4他们说:“来吧,我们将他们剪灭,使他们不再成国,使以色列的名不再... - 2017-08-23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四十三章 移祸江东_北山惊龙
  •   “汝父囚禁茅山通天观”  这几个字映进毕玉麟眼帘,脸色不禁一变,想起茅山毒指伏景清,当日慨赐“毒龙丸”,医好母亲宿疾,而且还传过自己一招指法,在自己的心目中,一直把他视作恩人。  后来自己在落山庙身负重伤,据说也是一粒“毒龙丸”治好的,... - 2017-12-14
  • 第二十三章 鬼箭锁喉_珍珠令
  •   这回凌君毅果然不再避让,右手一拾,挥掌硬接,人影一合,担闻“蓬”然一震,双掌接实,各自被震得后退一步。冷朝宗试出凌君毅内力不过如此,心头大喜,口中阴笑道:“凌公子再接兄弟一招!”人随声发,疾欺上来,右手一招“直叩天门”,迎面劈出。他方才... - 2017-12-24
  •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_北山惊龙
  •   茅山毒指瞧着毕玉麟,吃惊的道:  “这娃儿竟然伤得如此厉害,哈哈,要不是遇上山人,这条小命……”  尚师古不待他说完,低吼道:  “伏兄,这娃儿咱们有约在先,应该由兄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茅山毒指怪笑道:  “你就是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 2017-12-12
  •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_北山惊龙
  •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 - 2017-12-14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十三章 敌友难分_彩虹剑
  •   范子云道:“你不是说左首那个是令兄么?”  万飞琼道:“所以盛老伯要我们对付右首那个了。”  范子云奇道:“盛老伯要我们对付右首那个?”  万飞琼急道:“啊哟!这是什么时候,你还问个没完,告诉你,盛老伯已经来了,他要我们两人联手,去对付... - 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