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测风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一片辽阔的山野。

      一条荒凉的古道。

      此刻显然还只是申牌时光,但云气四合,天色逐渐乌黑。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荒野,隐隐雷声,从云端传来。

      古道上,正有三个老和尚,飘然而行,急着赶路。

      他们正是刚从九里关参与无名宴之后,急于赶回山去的峨媚宏愿法师和少林法慧、法通两位禅师。

      无名宴上,骷髅教的香主以一式“乘隙蹈虚”身法,连败武当、少林、峨嵋三派,三位高僧内心之沉重几乎和此时的天气一样,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临。

      云层里面盘旋的雷声,隆隆不绝,愈来愈响。

      宏愿法师仰脸望望天色,回头道:“两位大师,这一阵雨,又怕来势不小呢!”

      法慧禅师停步道:“大师说得不错,咱们找个地方避避雨才好。”

      法通禅师环目四顾,忽然朝右侧山脚一片树林中指了指,接口道:“师兄,前面就是桐柏山,青牛观了,咱们到观中去憩憩足吧!”

      三人同时加快脚步,朝前奔去。

      赶到山麓,大雨已如倾盆而下,差幸山脚下已是一片参天树林,茂密枝叶,稍可阻挡雨水。

      入林不远,果见一座黄墙道观,矗立林中,看去规模不大,一共只有两进殿宇,一条青石铺的道路,直达观前。

      门上直竖着一方蓝底金字的匾额,写着“青牛观”三个大字。

      此时风雨一父加,观中两扇大门,敞开无阻。

      三人鱼贯入观,绕过灵宫神龛,跨上大殿。

      正中供奉着三清神像,案前一只铁铸香炉,一缕青烟,袅袅炉中升起,但殿口却寂无一人。

      三人拍拍身上雨水,方自朝三清神像参拜行礼。

      蓦听身后有人发话道:“咦,这观中的道士呢?”

      这下,可把三位高僧听得、心头蓦吃一惊!

      试想凭他们三人的武功修为,江湖上已算得是一流高手,练武之人,讲究眼观八方,耳听十方,如今连人家到了身后,都还懵然不觉,岂非异事?

      三人同时闻声神震,朝来人瞧去。

      只见殿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一头乱发,形同花子的中年人,他身向左歪,站在龛前,正向四下打量。

      这人正是“神尸鬼残”门下的向跛子。

      法慧禅师目光落到他身上,心头更是暗暗一震。

      庙外大雨倾盆,此人身上衣衫,丝毫不见雨水上种气运体外的功夫,自己等人,虽然也可以做到,但这是极耗真气的行动,平日谁也不愿无故施为。

      此人不过四旬出头,一身功力有此成就,实非小可,只是似嫌炫露。

      宏愿法师双掌合十,躬身道:“阿弥陀佛,施主请了。”

      不,他好像还在用鼻子嗅着从炉中散发出来的缥缈香烟。

      “哈哈!三位大师不觉得炉中香烟有异吗?”向跛子喝声出口,右掌猛的朝香炉劈去,身形同时腾起,朝殿外倒飞出去。

      但向跛子纵起的身子,还没飞出殿外,就垂直摔下,“砰”的一声,跌倒地上,口中喊了声:“好……厉害迷香!”

      这原是电光石火之事,法慧禅师等三人,经他一喝,也惊觉到不对。

      宏愿法师低喝一声:“这烟中果然有毒,大家快……退……”

      身躯方一移动,登时一阵头重脚轻,摇摇欲倒。

      法通禅师忙道:“师兄快问住呼吸,不可开口。”

      但已经迟了,三位高僧和向跛子一样,也无法移动一步,渐渐身不由己的缓缓朝地上坐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法慧禅师神志逐渐清醒,只觉自己盘膝坐立在蒲团之上。

      睁目一瞧,这里已不是三清殿上了,一间收拾干净的敞厅,儿上点着一支腊烛,烛光摇曳,敢情已是夜晚。

      屋中除了自己,另外还有五个蒲团,坐着五人。

      法慧禅师无暇运气检查身体,急忙举目瞧去。

      你当另外五个蒲团上坐着是谁?那是武当涵虚子、峨嵋宏愿大师、自已师弟法通、华山玉面二郎宫丹白,还有一个,正是方才出声警告的跛了一脚,可能是“神尸鬼残”门下的向跛子。

      他们一个个盘膝跌坐,闭目垂帘,好像正在运功调息。

      这可把法慧禅师瞧得满腹狐疑,涵虚子早已走了,何以也在这里。

      方才明明在大殿上闻了炉中的迷香,昏迷过去,如说中人暗算,又是什么人把自己等人搬来此地?

      心念方动,突然发觉双肩双股,四处穴道,似已被人封闭,心头暗暗一惊,正待运气自解穴道。

      只听玉面二郎说道:“诸位老前辈,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宏愿法师低喧佛号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怎会也在这里的?咱们全都着了人家的迷道了。”

      涵虚子接口道:“大师们可曾察觉到咱们被点的穴道,手法似极特殊?贫道化了不少时间,竟然无法冲穴自解。”

      法慧禅师道:“道兄说得不错,贫袖也有此感。”

      法通禅师睁目道:“师兄,咱们被点的穴道,似在平少阳经的‘消乐’和足少阳经的‘阳陵泉’。”

      法慧禅师还没答话。

      宏愿法师摇摇头道:“贫衲先前也认为是‘消乐’、‘阳陵泉’两穴,但费解的是这两处穴道,竟然似闭非闭……”

      话声未落,那独自闭目枯坐的向跛子突然双目倏睁,大声道:“诸位都是五大名派的高人,总听说过,人身除了十二经脉,奇经八脉还有经外奇穴吧?“他语气之间,含有不屑之意,似是对众人的众讼纷纭,颇感不耐,话声一落,重又阖上眼皮。

      法慧禅师忙道:“施主高见极是,只不知经外奇……”

      向跛子不待法慧禅师说完,闭着眼睛拦道:“快别说话,有人来了。”

      法慧禅师被他打断话头,方自一怔!

      涵虚子也暗感奇怪,自己这几个人,少说也都有几十年修为,十丈之内,飞花落叶,清晰可闻,难道有人进来,都全听不到丝毫声息?

      大家抬目瞧去,这一瞬间,果真从前殿腰门中,火光闪动,跨出一个使女,手上打着一盏灯笼。

      接着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青袍人。

      青袍人身后,是一个双十年华的青衣少女。

      灯光移动,三个人影,正缓步朝后走进来。

      双方隔着一个天井,相距尚远,但依稀看到青袍人脸上,好像罩着一层黑纱,瞧不清面貌。

      从他昂首阔步的神态看去,敢情是个自恃身分之人。

      涵虚子愕然道:“骷髅教主?”

      法慧禅师点点头道:“可能是他!”

      宏愿法师连忙道:“咱们穴道受制,最好以不变应万变,待会大家务须忍耐一二。”

      向跛子依然阖着双目,瞧也不瞧,敢情正在专心一意的加紧运功,企图自冲穴道。

      这时几句话的工夫,天井中三人,业已走近阶前,青袍人履声橐橐,登上石阶,由门外走入。

      蒲团上盘膝坐着的六人,除了向跛子之外,其余五人,目光全都投注在青袍人身上。

      青袍人面蒙黑纱,但从黑纱中透射出来的炯炯眼神,掠过诸人,立即双拳一抱,呵呵笑道:“委屈诸位,兄弟特来谢罪。”

      涵虚子冷然喝问道:“你就是骷髅教主了?”

      青袍人道:“道长错了,兄弟并非骷髅教主。”

      宫丹白道:“那么你是什么人?”

      青袍人望了他一眼,道:“兄弟是谁,目前还无可奉告。”

      法慧禅师道:“施主既非骷髅教主,不知在大殿香炉中暗施手脚,所为何事?”

      青袍人大笑道:“诸位都是五大门派中一流高手,名重江湖,兄弟有事奉商情非得已,诸位多多原谅。”

      法通禅师愤然道:“暗用毒谋相算还说什么有事相商?”

      法慧禅师连忙拦道:“师弟!咱们且听听这位施主,究有何事见告?”

      涵虚子问道:“贫道先想请问一声,与贫道同来的两个敝师侄呢?现在何处?”

      青袍人随手一指,道:“他们都在厢房休息,道长但请放心。”

      宏愿法师道:“施主有话就请说吧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76-959.html - 2018-05-18
  • 第五章 子午银钉逞绝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她这“子午银钉”,原是透骨子午钉脱胎而来,江湖上一般透骨子午钉,长约三寸,粗如笔杆,分淬毒与不淬毒两种,但“子午银钉”却仅有二寸来长,钉身略呈扁形,用上等缅铁精制,色如亮银,这种暗器完全用腕力指劲发射,练到家时,当真随心所欲,疾逾闪电,... - 2018-05-18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十章 不共戴天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震,褚璇姑愤怒的道:“你胡说,我爹和许三叔义共生死,岂会:……”  青衣女郎没待她说完,冷冷的道:“小姐,我一点也不胡说,不但许占奎是你父亲暗下的毒手,就是铁拳姜全也是他杀害的。”  褚璇姑尖叫道:“我不要听,许大哥,她说的... - 2018-05-18
  • 第十二章 石城赴约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心愿已了”!  这四个字不是已经明白告诉两人,他——蓝袍道人,就是毕云英的父亲司马长春了吗?  许庭瑶怔怔的道:“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  毕云英一下扑到拜台之上,哭道:“爹啊!你为什么不止同当面认我这个苦命的女儿呢?  爹啊,你可是... - 2018-05-21
  • 第九章 顺生逆死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只听黑衣断臂老人大喝一声:“贱婢敢暗箭伤人!”  双脚一顿,人随声起,纵身朝后殿扑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许庭瑶骤睹青袍人扑倒地上,正待伸手去扶,瞥见大伯父后心,端端正正插着一支黝黑短箭。他匆须多看,便已认出这是骷髅教一再逞凶的骷髅... - 2018-05-18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物换星移,光阴若箭,转眼已是十三年后。  洛阳南郊三十里的秦家集。申时末。  已是隆冬时分,旷野沉黯,暮云铅重,冷风如刀,凛冽逼人。  看起来又是一场大风雪了!秦周老汉倚在自家小酒店的门口,眯起一双老眼望着满天厚重低沉、暗黄色的浊云,喃... - 2018-06-17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八章 一阳教(1)_情寄江湖
  •   楼上万古雷请大家入室歇息,静等杨正雄来报消息,看他们如何行动。  再说杨正雄诸槐急匆匆赶到少林两位大师下榻处,一阳教来人还未走,便坐下来听。  一阳教来了三个人,只听一面白无须的人道:“这么说来,金狮镖局不出赎金?那就休怪我们手辣,被俘... - 201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