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赌命玉髓_山河_故事大全

  •   任天行上前两步,略一拱手,沉声道:“这位大师想必是在此悟禅,我等凡夫俗子还是不打扰大师清修为妙。”

      话虽如此,他却并不退后,炯炯有神的目光反而锁定对方。他的武功精深,早看出白衣人虽然口鼻呼吸皆无,但胸腑间内息流畅,循环相生,分明是正在修习一种与中原路数截然不同的武功。

      任天行身旁的顾思空身体凝立不动,呼吸却骤然长短无序起来,似乎正在运用某种神秘的功法调息。白衣人敌友难辨,顾思空江湖经验丰富,先放下与任天行的嫌隙并肩对敌。

      金晋龙则是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声。这一路平安行来,总让他有风雨欲来的危机感,此时白衣人乍然现身,反倒令他感到如释重负。

      顾、任、金三人各自暗运神功戒备,但那白衣人宛若枯树老根,动也不动一下,不知是无意相抗,或是根本不知。

      众镖师虽不知任天行与顾思空的本领究竟如何,但从平日行事亦可瞧出两人的高手风范。此刻几人尽管无法判断白衣人的底细,但仅看任天行与顾思空如临大敌的模样,傻子也能猜到对方决不会是个死人。

      忽又见那白衣人的身子几无察觉地微微一动,一位镖师忍不住高叫道:“管他是人是鬼,大家并肩子上啊……”

      这些镖师虽然武功不高,却都不乏江湖经验,原不会如此大失方寸。但这白衣人的出现实在太过诡异,一句话顿时引发了蔓延到每个人身上的紧张,大伙儿齐声呼喝,看来只等有人一声令下,便会一拥而上将那白衣人斩为肉泥。

      金千杨此刻方才摇摇晃晃地挤上前来,见到房中情形,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那原本如若僵尸的白衣人蓦然抬起头来。

      刹那间,场中的每个人心中都突然生出一些难以对外人道的荒谬念头。“铿铿”几声,几名镖师已然拔出刀来。但与刀光同时亮起、甚至比刀光更亮、比雪光更寒的,是白衣人的两道目光!

      这两道毫无预兆猛然绽放的目光是如此冷凛、如此突兀,除了任天行与顾思空能够保持在原地巍然不动,包括金晋龙在内的其余人都不由退了半步。

      但奇怪的是,那两道目光在刹那后又变得无限温暖起来,每个人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白衣人并无任何挑衅的意思,而只是在用一种充满着研究意味的目光扫向自己。

      忽然,房内传来白衣人一声古怪的叹息,听在每个人的耳里,轻若飞絮落地,却又重如巨锤击胸。接着,从白衣人喉中又发出类似呻吟的怪异声音,无数似诗非诗、似偈非偈的话语由他口中倾泻而出:“结愿蜉生。逆心往归。魔障划念。焚敛华梦……”

      起初,他的一字一句都像是需要拼尽全力,生怕别人听不明白,又似是说不清楚汉语。渐渐地,他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语速越急,似诵经,似梦呓,一口气不停歇地说下去,也不知要说到何时。

      众人相顾茫然。看着那白衣人浑如入魔的样子,金千杨忍不住道:“这人莫非是个疯子,大家根本没必要这么紧张呀?”

      听了这话,除了任天行、顾思空、金晋龙与罗一民之外,其余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或许对他们来说,故作轻松的嘲讽蔑视才是化解莫名惊惧的最好方式。此时此刻,也只有故意的放声大笑才能让他们紧若绷弦的心情平复下来。

      这时,白衣人忽抬头道:“在下偶发奇梦,倒令大家见笑了。”在他杂乱的话语中突然夹上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反而惹得众镖师的笑声更加大了。

      ——这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平凡的脸孔中透出一份邻家大叔般令人亲近的气质,让人不知不觉之间,便消除了紧张和隔阂。

      任天行没有笑,他望向白衣人的目光反而更显凝重。他江湖经验丰富,眼力高明,虽然瞧不出白衣人是否怀有绝世武功,但从他腕踝处大异常人的脉络筋骨已瞧出此人必然身具奇术,当是平生劲敌。与之放对,纵然他对自己的武功有着绝对的信心,也不敢放言能够稳胜。

      顾思空的武功修为都略略不及任天行,但亦已瞧出白衣人绝非易与之辈,当下沉声问道:“请教大师,有何奇梦?”

      “我在梦中经历了三生三世的修行,终于得到上苍垂顾……”

      “不过黄粱一梦,何来垂顾之说?”

      “你有所不知。正是因为冥冥中上苍是怜悯我、关爱我的,所以他才赐予我在世间修行的能力。在漫长的修行过程中,我体会到的是生命的萌发与灵魂的喜悦。就算无食果腹,无衣遮体,我也能始终保持着愉悦,并不觉得那是人世间的磨难。因此,修行的道路虽然漫长无边,我却不觉其苦。”

      “哈哈,希望每一个修行的僧侣都能作大师所想。”

      “那些修行僧与我不一样。”

      “哦,有何区别?”

      “他们信神、信命、信天,而我,只信自己。”白衣人的这一句说得傲气凛然,却让人觉得理所当然,难生异议。

      “那么对于大师来说,你梦中的修行是否也与其他人不一样?”

      “也不尽然。既然是修行,就都是让自己不断完美的过程。我们的差别,只是修行的方式罢了。”

      “不知大师是用何种方式修行?”

      “我的方法就是,找出每一个人的弱点,然后用于自省。”

      “哈哈,此可谓大言不惭,想要找到每一个人的弱点谈何容易?”

      “觉其困难,只是因为许多人只是在肉体上强健了自己,却没有在精神上胜过对方。”

      “那么不知大师有何领悟?”

      “上苍已经给了我一双明辨世间的眼睛……”

      这是一段简练晦涩的对话,让人无法分辨一切是白衣人圆滑纯熟的智慧,还是因为过度自信失去理性后的胡搅蛮缠。

      任天行越听越奇。白衣人的话仿佛痴人梦呓,可是其中却也不乏细微深奥的道理。他遇人无数,却从未听说过此等人物,暗忖也许可以从那些吐蕃士卒的身上探出其来历。

      任天行心念方动,白衣人如受感应,清澈如水般的眼瞳望来:“与诸位见面之事务须机密,所以我才将这些吐蕃士卒暂时制住,他们并无性命之忧。”

      听他如此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暗中松了口气,至少面前的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任天行抱拳:“还未请教大师姓名。”

      白衣人淡淡一笑,抬手撩发:“鹤发。”他手腕上那一只翡翠玉镯绿光灿灿,尤其醒目。

      “鹤发?”金千杨笑道,“莫非你还有个朋友叫童颜?”

      鹤发居然正色点头:“你们一会儿就可以看见我徒弟。”

      一众镖师听了,又止不住地大笑起来,气氛顿时轻松了下来。

      不知为何,虽然鹤发突然现身的方式令人惊惧莫名,但在场身经百战的诸人都不曾感觉到任何威胁,尽管大家都知道那些吐蕃士卒决不会是无缘无故地软倒在地,却无法引起他们调动足够的警惕。

      金晋虎沉吟发问:“鹤发大师说自己有一双明辨世事的眼睛,却不知可以看到些什么?”

      “命数!”鹤发这泰然自若的简单回答立即引发无数好奇,七嘴八舌的提问顿时接踵而来。

      大多镖师还都是第一次来吐蕃,只觉这块神秘的土地必定会孕育许多神秘的人物,今日遇上高人,大家皆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他请教。这些江湖人平日在路边遇到算命之人无不嗤之以鼻,但于此情形下却都跃跃欲试。

      鹤发微笑道:“大家不用着急,相见即是有缘,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上苍的指引。”这一刻,他面对的仿佛不是一帮江湖豪客,而是一群吵闹着要糖果的孩子。

      这边,金千杨大声道:“请大师先看看我吧。”

      鹤发凝神静气,定睛瞧了良久,金千杨却未曾感觉到丝毫不耐。

      终于,只听鹤发缓缓道:“树下野草,无忧风雨,不迁不生,迁则难活。”

      金千杨猛然一愣,这短短的几个字几乎道尽了他抑压数年的心结,他无意识地脱口发问:“请问大师,我该何去何从?”

      鹤发不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56-971.html - 2018-06-14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鬼也欺软怕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座庙宇,整个建筑虽不甚高大,但里面装饰得十分华丽。庙里供奉着各路神仙鬼魅,有木雕的,有泥塑的,个个刷金抹银,神气活现。庙前有一条水沟,水有些深。一天,有个路人经过这里,跨又跨不过去,涉水又深了些。没办法,回头见庙里竖着许多不知名的菩萨,... - 2018-09-16
  • 螳螂之勇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次,齐庄公带着几十名随从进山打猎。一路上,齐庄公兴致勃勃,与随从们谈笑风生,驾车驭马,好不轻松愉快。忽然,前面不远的车道上,有一个绿色的小东西,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绿色的小昆虫。那小昆虫正奋力高举起它的两只前臂,怒气冲冲地挺直了身子直逼... - 2018-09-16
  • 黎丘老丈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魏国都城大梁以北的黎丘乡,经常有爱装扮成乡人子侄兄弟的鬼怪出没。有一天,家住黎丘农村的一位老人在集市上喝了酒,醉醺醺地往家走,在半路上碰到了装做自己儿子模样的黎丘鬼怪。那鬼怪一边假惺惺地搀扶老人,一边左推右晃,让老人一路上受够了罪。老人回到... - 2018-09-16
  • 戈拉的三个儿子 - 经典童话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多风暴的卞南山上,有一间小小的牧羊棚,牧羊人戈拉夫妻俩就住在那儿。他们俩有一个黄头发的女儿,还有三个长相好看的儿子,老大是骄傲的黑皮肤亚尔丹,老二是爱唠叨的红皮肤卢艾斯,老三是为人善良的棕褐色皮肤高姆汉。  有一天,那个黄头发的女儿到半山... - 2018-09-16
  • 郢书燕说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天夜里,楚国京城郢都的一个人在家给燕相国写信。因为烛焰偏低,飘忽不定的烛光夹着文房用具淡淡的影子,显得有一点昏暗,所以这郢人对侍者说了一声:“举烛。”明灯高照,写信就看得清楚了。谁知他在烛光不亮,心中犯急,脑子里想... - 2018-09-16
  • 寄生蟹与龙虾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群小龙虾随着涌动的海潮,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个礁石岛上。只见几十只小螃蟹正在礁石上、沙滩里窜来窜去,玩得十分起劲……小龙虾见之,急忙停下了脚步。一只小龙虾很有礼貌地对小螃蟹说:“小伙伴,我们一起玩好吗... - 2018-09-15
  • 恋爱实习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高考结束那晚,有人烧书有人唱歌有人彻夜游荡,布书慧却在小床上写日记。她写了很多,字迹飞舞跳跃,恐怕自己都难辨认,但最后两句却特别工整,好像一个煞有介事的宣言:“我的禁欲时代到此为止,大学一年级我要看许多杂书,认识许多朋友,最重要的... - 2018-09-16
  • 暴虎冯河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仲由,字子路,年轻时就以勇力闻名。后来子路做了孔子的学生。孔子曾对别人说:“此从我有了子路后,再也没有人敢当面恶言恶语中伤我了。”   子路不好读书。孔子劝他,他说:“南山的竹子,不用加工就是直的,砍下来做箭,可以射穿犀牛皮。学习有什么用!... - 2018-09-16
  • 点金石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流浪的疯子在寻找点金石。他褐黄的头发乱蓬蓬地蒙着尘土,身体瘦得像个影子。他双唇紧闭,就像他的紧闭的心门。他的烧红的眼睛就像萤火虫的灯亮在寻找他的爱侣。无边的海在他面前怒吼。喧哗的波浪,在不停地谈论那隐藏的珠宝,嘲笑那不懂得它们意思的愚人... - 2018-09-16
  • 绝不让任何人知道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初三那年,班上转来了一位叫歆的城里女孩儿。歆皮肤白嫩,长得很漂亮,不像我们农村人,一个个黑黝黝的。尤其令人着迷的是歆的歌唱得很好听。她的嗓音有一种天然的美。只要她一唱歌,全班同学就会被深深地吸引。  我那时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几乎每次... - 2018-09-16
  • 大学要吃“回头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中国这几年有个高等教育大跃进。名校就不说了,各种各样的小学校也竞相升级。在中国高等教育界有个“名校规则”:先大兴土木、大上博士点、大聘明星教授。我在国内有个朋友,大学毕业后从没教过书,但被隆重聘到某省的大学当大牌教授,年薪几十万元。我实... - 2018-09-16
  • 自私地去高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位老师曾经在课上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  我们的一个学长,姓李,家中贫困,当时是他们家乡的小山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位大学生。因此,跟许多故事里说的一样,这位李学长发愤图强,以优异的成绩毕了业,并开始在一个不错的企业里工作。李学长很兴奋地打电... - 2018-09-16
  • 我的同学是太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远在瑞士伯尔尼的同学给我打电话,兴奋地说他入住东宫了,我只是淡淡地回答,早在意料之中。  放下电话,金正恩的影子立刻在我脑海翻滚,这小子终于如愿以偿了。在伯尔尼的时候,金正恩总是表现得很普通,似乎还是一个非常孤僻的人,不过他也曾做过一次... - 2018-09-16
  • 谁是兽中之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狮子和老虎在一座独木桥上相遇了,他们几乎同时站在了桥中央。  “你退回去!是我先到桥中央的。”狮子龇着牙说。  “你退回去!是我先到的。”老虎瞪着眼说。  “你想让我们两个都掉进河里吗?”狮子说。  “你退回去,让我先走,咱们两个... - 2018-09-17
  • 你终是放弃了我这只骄傲的苹果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希望周明朗去火星  我所在的贵族中学有三类人:有钱人,学习特优生,体育特长生。很显然,周明朗属于最后面那个,在我顺利升入高中部的同时,周明朗和我成了校友。并且很不幸地,我们还是同桌。  上课时,他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我使上吃奶的劲才能... - 2018-09-16
  • 寻找一个叫鱼的女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距离校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摆地摊卖旧书又一次成为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我们几个兄弟一商量,也加入卖旧书的行列。幸好,我们几个都是爱学习的主儿,所以,我们有大把的英语复习题之类的书可以出售。  许多大一大二的师弟师妹围在我们的地摊前叽叽喳... - 2018-09-16
  • 他忘记了和我看红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和宗宗认识很突然,我们在同一个广场上看街头篮球秀,突然互相听到身旁的声音是为同一个组喝彩,然后相视一笑。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认识了,让人有些头晕,但是又单纯得可爱。  我发现这个男孩总是穿着火红的队服,带着热情的微笑,每天都去广场练习篮球。... - 2018-09-16
  • 青春里唯一一个异性的名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可以喜欢你吗?  小禾的字写得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看。  小禾读书的时候是自卑的,终日只会在教室的角落里啃厚厚的小说。除了有零落的稿费单掉到她的课桌上以外,没有一个人在意她。有不少陌生的同龄人从远处寄信给小禾。可几乎看了她信的人,都不会... - 2018-09-16
  • 我们可曾相爱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我们以为我们得到了一切的时候,其实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侧面。  蓝小洁闭起眼睛,就感觉萧木的嘴唇附了上来,温暖,柔软,清澈,轻轻的,有薄荷的清香。6个小时前,她失去了自己的初吻,现在是半夜十二点,她失眠了。舔舔嘴唇,这是真的吗?那个干净... - 2018-09-16
  • 游刃有余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梁惠王有一个庖丁,就是厨师。有一回,他去看这个庖丁宰牛,只见他丝毫不费劲地就把牛的骨头和肉分割下来,手起刀落,非常利索。梁惠王感到非常吃惊,便佩服地问庖丁:“你的手艺为什么这么高啊?”庖丁笑着回答说:“这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之所以... - 2018-09-15
  • 谢谢你的沉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去年冬季一个寒潮来临的下午,我在外面遇上些不愉快的事,又逢下雨,手边没伞,等我像湿羽毛的鸟那样撞进编辑部时,心怀沮丧,仿佛处在一个冰窖中。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个初三男生打来的,他口气怯生生的,嗓音非常年轻。他在电话另一端向我讲述了一... - 2018-09-16
  • 老鼠和万花筒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老鼠也会做生意,这个世界真是生意世界。  小勇的家里来了姑妈,他可高兴极了。  姑妈每次来做客,总要带些好玩的或者好吃的东西,今天带来的是一纸袋饼干,还有一个万花筒。  小勇见了饼干不稀罕,他独爱那个万花筒,圆圆的一段,像个爆仗,外边糊... - 2018-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