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赌命玉髓_山河_故事大全

  •   任天行上前两步,略一拱手,沉声道:“这位大师想必是在此悟禅,我等凡夫俗子还是不打扰大师清修为妙。”

      话虽如此,他却并不退后,炯炯有神的目光反而锁定对方。他的武功精深,早看出白衣人虽然口鼻呼吸皆无,但胸腑间内息流畅,循环相生,分明是正在修习一种与中原路数截然不同的武功。

      任天行身旁的顾思空身体凝立不动,呼吸却骤然长短无序起来,似乎正在运用某种神秘的功法调息。白衣人敌友难辨,顾思空江湖经验丰富,先放下与任天行的嫌隙并肩对敌。

      金晋龙则是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声。这一路平安行来,总让他有风雨欲来的危机感,此时白衣人乍然现身,反倒令他感到如释重负。

      顾、任、金三人各自暗运神功戒备,但那白衣人宛若枯树老根,动也不动一下,不知是无意相抗,或是根本不知。

      众镖师虽不知任天行与顾思空的本领究竟如何,但从平日行事亦可瞧出两人的高手风范。此刻几人尽管无法判断白衣人的底细,但仅看任天行与顾思空如临大敌的模样,傻子也能猜到对方决不会是个死人。

      忽又见那白衣人的身子几无察觉地微微一动,一位镖师忍不住高叫道:“管他是人是鬼,大家并肩子上啊……”

      这些镖师虽然武功不高,却都不乏江湖经验,原不会如此大失方寸。但这白衣人的出现实在太过诡异,一句话顿时引发了蔓延到每个人身上的紧张,大伙儿齐声呼喝,看来只等有人一声令下,便会一拥而上将那白衣人斩为肉泥。

      金千杨此刻方才摇摇晃晃地挤上前来,见到房中情形,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那原本如若僵尸的白衣人蓦然抬起头来。

      刹那间,场中的每个人心中都突然生出一些难以对外人道的荒谬念头。“铿铿”几声,几名镖师已然拔出刀来。但与刀光同时亮起、甚至比刀光更亮、比雪光更寒的,是白衣人的两道目光!

      这两道毫无预兆猛然绽放的目光是如此冷凛、如此突兀,除了任天行与顾思空能够保持在原地巍然不动,包括金晋龙在内的其余人都不由退了半步。

      但奇怪的是,那两道目光在刹那后又变得无限温暖起来,每个人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白衣人并无任何挑衅的意思,而只是在用一种充满着研究意味的目光扫向自己。

      忽然,房内传来白衣人一声古怪的叹息,听在每个人的耳里,轻若飞絮落地,却又重如巨锤击胸。接着,从白衣人喉中又发出类似呻吟的怪异声音,无数似诗非诗、似偈非偈的话语由他口中倾泻而出:“结愿蜉生。逆心往归。魔障划念。焚敛华梦……”

      起初,他的一字一句都像是需要拼尽全力,生怕别人听不明白,又似是说不清楚汉语。渐渐地,他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语速越急,似诵经,似梦呓,一口气不停歇地说下去,也不知要说到何时。

      众人相顾茫然。看着那白衣人浑如入魔的样子,金千杨忍不住道:“这人莫非是个疯子,大家根本没必要这么紧张呀?”

      听了这话,除了任天行、顾思空、金晋龙与罗一民之外,其余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或许对他们来说,故作轻松的嘲讽蔑视才是化解莫名惊惧的最好方式。此时此刻,也只有故意的放声大笑才能让他们紧若绷弦的心情平复下来。

      这时,白衣人忽抬头道:“在下偶发奇梦,倒令大家见笑了。”在他杂乱的话语中突然夹上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反而惹得众镖师的笑声更加大了。

      ——这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平凡的脸孔中透出一份邻家大叔般令人亲近的气质,让人不知不觉之间,便消除了紧张和隔阂。

      任天行没有笑,他望向白衣人的目光反而更显凝重。他江湖经验丰富,眼力高明,虽然瞧不出白衣人是否怀有绝世武功,但从他腕踝处大异常人的脉络筋骨已瞧出此人必然身具奇术,当是平生劲敌。与之放对,纵然他对自己的武功有着绝对的信心,也不敢放言能够稳胜。

      顾思空的武功修为都略略不及任天行,但亦已瞧出白衣人绝非易与之辈,当下沉声问道:“请教大师,有何奇梦?”

      “我在梦中经历了三生三世的修行,终于得到上苍垂顾……”

      “不过黄粱一梦,何来垂顾之说?”

      “你有所不知。正是因为冥冥中上苍是怜悯我、关爱我的,所以他才赐予我在世间修行的能力。在漫长的修行过程中,我体会到的是生命的萌发与灵魂的喜悦。就算无食果腹,无衣遮体,我也能始终保持着愉悦,并不觉得那是人世间的磨难。因此,修行的道路虽然漫长无边,我却不觉其苦。”

      “哈哈,希望每一个修行的僧侣都能作大师所想。”

      “那些修行僧与我不一样。”

      “哦,有何区别?”

      “他们信神、信命、信天,而我,只信自己。”白衣人的这一句说得傲气凛然,却让人觉得理所当然,难生异议。

      “那么对于大师来说,你梦中的修行是否也与其他人不一样?”

      “也不尽然。既然是修行,就都是让自己不断完美的过程。我们的差别,只是修行的方式罢了。”

      “不知大师是用何种方式修行?”

      “我的方法就是,找出每一个人的弱点,然后用于自省。”

      “哈哈,此可谓大言不惭,想要找到每一个人的弱点谈何容易?”

      “觉其困难,只是因为许多人只是在肉体上强健了自己,却没有在精神上胜过对方。”

      “那么不知大师有何领悟?”

      “上苍已经给了我一双明辨世间的眼睛……”

      这是一段简练晦涩的对话,让人无法分辨一切是白衣人圆滑纯熟的智慧,还是因为过度自信失去理性后的胡搅蛮缠。

      任天行越听越奇。白衣人的话仿佛痴人梦呓,可是其中却也不乏细微深奥的道理。他遇人无数,却从未听说过此等人物,暗忖也许可以从那些吐蕃士卒的身上探出其来历。

      任天行心念方动,白衣人如受感应,清澈如水般的眼瞳望来:“与诸位见面之事务须机密,所以我才将这些吐蕃士卒暂时制住,他们并无性命之忧。”

      听他如此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暗中松了口气,至少面前的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任天行抱拳:“还未请教大师姓名。”

      白衣人淡淡一笑,抬手撩发:“鹤发。”他手腕上那一只翡翠玉镯绿光灿灿,尤其醒目。

      “鹤发?”金千杨笑道,“莫非你还有个朋友叫童颜?”

      鹤发居然正色点头:“你们一会儿就可以看见我徒弟。”

      一众镖师听了,又止不住地大笑起来,气氛顿时轻松了下来。

      不知为何,虽然鹤发突然现身的方式令人惊惧莫名,但在场身经百战的诸人都不曾感觉到任何威胁,尽管大家都知道那些吐蕃士卒决不会是无缘无故地软倒在地,却无法引起他们调动足够的警惕。

      金晋虎沉吟发问:“鹤发大师说自己有一双明辨世事的眼睛,却不知可以看到些什么?”

      “命数!”鹤发这泰然自若的简单回答立即引发无数好奇,七嘴八舌的提问顿时接踵而来。

      大多镖师还都是第一次来吐蕃,只觉这块神秘的土地必定会孕育许多神秘的人物,今日遇上高人,大家皆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他请教。这些江湖人平日在路边遇到算命之人无不嗤之以鼻,但于此情形下却都跃跃欲试。

      鹤发微笑道:“大家不用着急,相见即是有缘,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上苍的指引。”这一刻,他面对的仿佛不是一帮江湖豪客,而是一群吵闹着要糖果的孩子。

      这边,金千杨大声道:“请大师先看看我吧。”

      鹤发凝神静气,定睛瞧了良久,金千杨却未曾感觉到丝毫不耐。

      终于,只听鹤发缓缓道:“树下野草,无忧风雨,不迁不生,迁则难活。”

      金千杨猛然一愣,这短短的几个字几乎道尽了他抑压数年的心结,他无意识地脱口发问:“请问大师,我该何去何从?”

      鹤发不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56-971.html - 2018-06-14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节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已是申正时牌,广州人已经用了新词儿,叫“下午四点钟”。门房厅里还等着五六个县令,他官阶高人又生,大家原本一处说笑打浑,见他进来,便都收口儿正襟危坐,吸溜着嘴儿吃茶不言语。江忠源也觉无话搭讪,向门房递了手本名刺便坐在一... - 2019-02-01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不动的存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二年级下学期,寒假过后我准备返校,当从母亲手里接过父亲在建筑工地辛辛苦苦打工三个月挣的 500元钱时,我如鲠在喉般难受,强忍着泪水,发誓从此再也不花父母的血汗钱了!  到学校缴过所需的费用后,500元钱已所剩无几。尽管母亲... - 2019-02-06
  • 给你说句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窝在大山深处教了一辈子书的老魏退休了,打算去城里看看,见见世面。  下了火车的老魏顺着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巷走着,小巷两旁有一个挨一个的铺面,老魏很奇怪,为什么整个一条街都是搞美容美发的?更让老魏奇怪的是,每个铺面的玻璃门都半开着,里面坐着... - 2019-02-06
  • 只要半块腐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那年,很多同学查出患了乙肝。同学们对患了乙肝的同学唯恐避之不及。小文是我们宿舍唯一患了乙肝的女生。  寝室的姐妹都不宽裕,大家都从家里带菜。过去,每次从家里回校,大家都把装着腐乳、酸菜、腊肉等的瓶子堆到一块儿,一起分享。现在,大家都... - 2019-02-06
  • 爱的点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秋是我们大学足球队的主力,闻名全校的帅哥。  在学校里,敢与高秋的知名度一拼的,恐怕只有我了。我本是校队的无名之辈,上届大学生足球联赛决赛时,我不小心将足球踢进了自家的球门后,一脚惊人,全校都知道了我这号人物,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同学... - 2019-02-06
  • 求爱实验报告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大学的时候,对爱情我是一个不善用语言表达的人。这学期要做一周的模拟实验,我和悦儿分在一组。悦儿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负责收每天实验后大家必写的实验报告书。  悦儿长得很美,碰到人总是浅浅地笑,每天早早地来,发放实验用品,并最后一个走,清扫... - 2019-02-06
  • 大逆不道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朝灭亡以后,刘邦和项羽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楚汉战争。有—天项羽在阵前向刘邦喊话,要与他决一雌雄。刘邦回答说:“我开始与你都受命于楚怀王,约定先定关中的为王。但是我先定关中后你却负约,让我到巴蜀去当汉王。这是你第一条罪状。你在去救援赵军途中,杀... - 2019-02-07
  • 为啥不叫名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山子和秀水是同学,都是情窦初开的十六七岁。  这天,学校搞劳动,全校学生都在后山捡茶籽儿,秀水与山子,一前一后,隔得并不远。  秀水捡茶籽儿捡得很认真。秀水将一粒粒饱满的茶籽儿装进书包里,不一会儿,书包就变得沉重起来。忽然,一阵轻微的窸... - 2019-02-06
  • 挤牛奶的姑娘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农家挤奶姑娘头顶着一桶牛奶,从田野里走回农庄。她忽然想入非非:“这桶牛奶卖得的钱,至少可以买回三百个鸡蛋。除去意外损失,这些鸡蛋可以孵得二百五十只小鸡。到鸡价涨得最高时,便可以拿这些小鸡到市场中去卖。那么这样一年到头,我便可... - 2019-02-07
  • 固若金汤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派武臣进攻赵地。自武臣率兵往北攻打赵地以后,一路披荆斩棘,所到之处,豪杰纷纷响应,起义军占领了赵国的大部分地区。武臣自己也被加封为武信君。这时,武臣率军攻打到了范阳城,范阳令徐公也准备誓死保城,到处修建防御工事,准备... - 2019-02-07
  • 你的爱有几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走了,我哭喊着要找妈妈。爸爸怒吼着,一个巴掌甩了过来:“你妈死了,你要愿意也去!”说完夺门而出,只剩下幼小无助的我独自一人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  从那时起,我在内心建起了一堵厚厚的墙,将自己与父亲远远地隔了开来,而喜... - 2019-02-06
  • 两只红苹果的秘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5岁那年,我上初二。像所有愣头青的小子一样,我们每天的任务就是想着如何对付我们最可恶的秃了头的数学老师,还有,就是往女生的抽屉里放死老鼠。  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内心里充满了巨大的快乐。放了学的我们,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满大街疯跑,有时爬上... - 2019-02-06
  • 花妖穿过的草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就要到了,百花镇的小姑娘都在家里做草鞋。  每年的百花节前夜,花妖都会到百花镇走一趟,选一双最合意的草鞋,在百花节那天穿上跳一支花瓣舞。百花节后,这双草鞋又会回到做草鞋的小姑娘手里。做草鞋的小姑娘再穿上这双花妖穿过的鞋,... - 2019-02-06
  • 老山羊的妙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狼吃兔子,吃羊,吃鹿,有时候就连人,它也要吃,所以大家都恨透了狼,都想打死狼。小兔子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都被狼吃掉了,小兔子也整天朝不保夕,命在旦夕,一见到狼就拼命地跑呀跑,如果小兔子不是赛跑冠军,也早就让狼吃掉了。  一天,小兔... - 2019-02-06
  • 麦田里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麦田里,太阳晒得土地微微发烫。  稻草人懒洋洋地站着,要瞌睡了。和风轻轻的吹来,把那一串串饱满满的熟透了的麦穗,推得摇来撞去,发出一阵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了这声音,稻草人更加想睡了。它靠着竹竿,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阵扑扑的声音传来,把它... - 2019-02-06
  • 小巨人与蝴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村,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巨人族,他们长着大大的头,尖尖的耳朵,绿色的皮肤,长得有点儿像阿凡达。走路是转圈圈的走法,可是他们不会晕。部落里有一位老巨人会法术,他能满足别人的愿望。  巨人宝宝加尔是个喜爱自然的孩子,他的爸爸老巨... - 2019-02-06
  • 玛雅森林里的故事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托马是一头会讲故事的大象,一到夜晚,森林里的居民们就会围坐在托马身边,边喝茶边听他讲故事。  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托马讲故事的语速变慢了,讲着讲着会忘记讲到哪儿,需要别人提示才能继续往下讲。原来,托马年纪大了,记忆渐渐跟不上了。“要是这... - 2019-02-06
  • 骄傲的小羚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自由自在,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十分懂礼貌,见了伙伴总要问声好。  一天一只小羚羊来到了这片森林里,他对谁都瞧不起,觉得它们都没有自己好。它常常想:“看我的行动多灵敏,看我跑的有多快,你们谁也比不上我。”  一... - 2019-02-06
  • 善解疙瘩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鲁国有一个乡下人,送给宋元君两个用绳子结成的疙瘩,并说希望能有解开疙瘩的人。于是,宋元君向全国下令说:“凡是聪明的人、有技巧的人,都来解这两个疙瘩。”宋元君的命令引来了国内的能工巧匠和许多脑瓜子灵活的人。他们纷纷进宫... - 2019-02-07
  • 生命中的蓝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初怎么会生出你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父母摇着头,一脸无奈:“你真是不可救药了!”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的,没考上重点高中,我不禁心灰意冷。父亲的斥责在我眼里成了唾弃,母亲的鼓励也被我视为唠叨。一种难以明说的青春期的叛逆感在... - 2019-02-06
  • 借我一把刀好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的时候,他开始期待每周一节的公开课。  因为每次那个女孩子,会像洁白而脆弱的花朵,轻轻飘进来。  他总是选择最后面的一个座位,这样无论她坐在什么位置他都可以注视到她的背影。  原本枯燥无味的公共课因为她的存在,散发出淡淡迷离的幽香。... - 2019-02-06
  • 摧枯拉朽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318年,琅琅王司马睿在王导、王敦堂兄弟的支持和拥护下,建立东晋政权。王敦也因此而升任大将军、荆州牧。后来,由于晋元帝司马睿抑制王氏势力,王敦打算起兵反对朝廷。   王敦在武昌起兵出发前,劝说安南将军、梁州刺史甘卓一起举兵东下,甘卓答应... - 2019-02-06
  • 机遇青睐“倒霉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毕业前上最后一堂社会心理学课,教授将学生们带到生物实验大楼。  教授指着桌上的两只玻璃箱:“这是我饲养的白鼠,它们分别喜好栗子和山芋,我每天充足地供应它们,从不耽误。”然后教授将两根粗糙的木棍放进玻璃箱,另一头搭在半空中的篮子上。篮子里... - 2019-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