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花溅,让她带着东西去宾贤楼待侯。毓王出殡后,罗彻敏自然会搬到文思阁住,这几日,他便没有回怡性堂,只在文思阁边上的宾贤楼就近小憩。

      自毓王病危,花溅就有些日子没见着罗彻敏了,心中担忧时,也不过远远地看几眼,递点食水衣裳。如今总算得了信,心里七思八想,打点了一应事物,带着几个小婢赶紧过去。正在重铺着床铺,骤地进来了两个丫环,道:这是我们的事,怎好劳动姐姐,快快放下!

      她抬眼一看,两丫环都生得俏眉秀目,文秀可亲,只是却从未见过。她不由得先怔了一怔,然而紧接着眼前白滢滢地晃过一张面孔,却是身着重孝的少年妇人。她手中的被单骤地往下一落,终于醒觉过来,先是蹲了下身,却又觉得不妥,赶紧跪下磕头,道:婢子见过王妃!

      虽说罗彻敏要在明日大敛奠后,才会正式接掌毓王印绶,然而花溅这两日早听得里里外外,都以王妃相唤,便也姑且称呼了。

      杜雪炽等她行完礼,搀了她起来,道:都听两位太妃说过,你是自幼待奉王上的,王上脾性喜好,自然还是人清楚。日后尚要多多劳烦了,也不必拘礼,只作家人一般相处便好。

      花溅略抬头瞥了她一眼,不由得闪过一点念头,心道:这新王妃美是极美了,只是想到这里,却又有些形容不上来,若是说冷美人,也嫌俗了点,倒是有点道观里画着地餐霞仙人格调,高远轻盈,浑不可捉摸一般。

      她二人说话间,杜府陪嫁过来的四名大丫环,点尘不惊地就将被褥铺陈好。花溅回头看了一眼,也觉得无可挑剔。门外传来履声,花溅迎上去行礼道:王上!

      然而那孝衣麻鞋竟是半点不停留地就过去了,她心中惴惴,再抬眼一看,只见罗彻敏已然横撑着倒在床上。衣履未解,嘴里呼呼地打了起了鼾。

      花溅上前一探看,不由得倒插口凉气,只见他面孔灰蒙蒙,眉心紧攒,两眼肿得发亮。唇上硬戳戳地已然生出一层乌青胡茬来。罗彻敏打小就不能哭,一哭过头便会发热,她不自觉地就探了探他额头,似还没有什么异样。她这举动本是最自然不过,却蓦然想起杜雪炽在身后,脸上不由得一热。她赶紧收手回头时,却已不见了杜雪炽身形,只有先前进来的两个丫头,还立在她身后。

      这晚花溅就没敢睡下,她带着一钵燕窝来,问那两个留下来的丫环道:这两日你们是自己做,还是吃大灶上呢?立左边圆脸大眼地抿嘴一笑道:外头隔间里有我家小姐带来的一只湘竹红炉炭炉,这几日非但是小姐和姑爷,就是两位太妃也在常我们这里用点心呢!

      另一名长脸高挑地却默不住声地挑了帘出去,火光忽闪了一闪,显是将火拔得旺了。花溅便捧了钵出去,一面拿甄子隔水热着,一面通问姓名。圆脸丫头扇着火道:我叫墨纹又冲那长脸地嘟了下嘴道:那个嘴上套葫芦的唤作黛痕。跟过来的人里面,我们两个,还有翠涟和碧漪是在房里待侯地。方才她们俩跟小姐过去了,一会儿姐姐便能见着

      这么闲聊着各自主子的性情脾好,不知不觉也就熬了大半宿。听得更漏声已然敲过五记,就该催罗彻敏起床了。花溅捧着燕窝,轻手轻脚摸过去,见他正是半酣之时,眉间犹自深深地皱着几道印子,也不知梦里还在思量着什么。她有些不忍,又挨了半会儿,墨纹却在帘外禀道:有位唐判官要求见王上!

      她们私下里称着小姐姑爷,可有外人在的时侯,却还是改了口。花溅正想说:让他略等等。方才还睡得极沉的罗彻敏已然在床上挣了一挣,花溅正给他掖着被子,他却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差一点碰到了花溅的头。

      呵欠快让他进来!罗彻敏揉着眼,打着大大地呵欠,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花溅还有点没回过神来,罗彻敏从前若是被吵醒了,可没这么好说话。为把他拖下床来,费了花溅多少年脑子,现在却见唐瑁已然挑帘进来,她赶紧帮着罗彻敏套履,罗彻敏眼光在她面上流连了一下,似这时才发觉原来是她,却也只是这么一下,就向唐瑁道:唐判官,有事么?

      这次治丧,名义上是罗昭威掌总,可实际上操办的,却是唐瑁。唐瑁等人回来时,从前的罪名自然是一笔勾消了。只是毓王正病着,也顾不上调整他们的职份。但以他们几个与罗彻敏的患难交情,那日后的前程,自然不同。唐瑁一个从五品职衔的王府判官,主持丧事还轮不到他头上,然而底下人个个眼里都看得清爽,罗昭威挑人时,全心照不宣地推了唐瑁上去。唐瑁对典章礼仪,本就熟悉,初膺重任,亦是竭力以赴。几天下来,别人累得七死八活,他倒是忙得精神抖擞。

      这是今日大敛的礼数,太妃让我拿来给王上看看!唐瑁将一张纸笺递上去,道:再说五更天都过了,太妃怕王上睡过了时辰。

      都过了五更了么?罗彻敏一手接过纸笺,一面惊问道。

      花溅给他系好履带,半直起身道:我是看王上睡得正熟,想让你再多眯一会

      欬!罗彻敏猛一跺脚,扬声喝问道:杜氏呢?

      黛痕隔着帘道:王妃昨夜过来看了王上一会,就去陪太妃了。

      我是说呢,她守着便不会误事罗彻敏嘴里面咕咕噜噜着,己是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世王上,花溅端起那钵熬了一整夜的燕窝追上去,然而罗彻敏却已走得没了踪影。

      花溅几步追出去,只见外面新雪净白,映着初萌晨光,如剖开了一大方蓝宝石。罗彻敏步伐极快,正在和唐瑁高声说着什么,颇为生气。他挥动着那张纸笺,身形被映成湛蓝,竟似隔着一重冰川看到的背影。花溅只穿着紧身小袄,骤地被凌风一刺,眼睛痛了一下,有些落泪的意思。她赶紧揉了揉眼,背过身去取笑自己道:这又是怎么了?

      罗彻敏自然理会不到花溅的这些心思,他和唐瑁说的是大敛时抬尸入棺的人选。古时皇帝大敛,向由三公抬尸入馆,后来相沿成习,诸侯王的丧仪,也多定为王驾下地位最尊亲的三人。罗彻敏前日拟定地,是罗昭威、赵德忠与黄嘉三人。罗昭威是不消说了,另有凌州铄州两节度使位最尊,若是张纾不叛逃,自然是罗昭威张纾和赵德忠,如今就空出来一个。罗彻敏亲耳听毓王逝去前向他言黄嘉之事,便不假思索地写上了黄嘉。眼下黄嘉被划去了,添得却是杜延章。

      谁让你改的?他问道。

      是唐瑁瞧了瞧他的颜色,道:太妃和奉国公一起商量的。

      那缘由呢?罗彻敏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唐瑁嘘了一声,向文思阁瞟了一声,压低声道:我的好王上,那边人可多着呢!

      罗彻敏跺了跺脚,道:你说这是为什么?

      起因是有人说黄指挥身份不够,唐瑁正色道:这话也不无道理。若是他可以,那么够资格的,少也有上十人了。

      罗彻敏在冷笑了一声,很想说身份不够么?我眼下就让提拔他!然而倒底没说出口,换了词道:那论亲谊呢?他与父王是总角之交,几十年鞍前马后,总该够了吧!

      那也轮不到他。唐瑁静静地道:有好几位老将军都是跟着老公爷打过仗,看着先王长大的。若是让黄指挥上,他们心中,只怕会不舒服。

      那为什么增上了杜说到这里,罗彻敏想起杜氏兄妹,不由得将后半截话混着滚地而来的雪风咽了回去。杜雪炽为王妃,杜乐俊新成大将,杜乐英又是罗彻敏的伴读,杜氏一门日后与罗家的关系,自然不同。因此添上去,也有结好杜氏的用意了。罗彻敏颇不明白罗昭威。便是与黄嘉从前有些龃龉,扶抠送终,终究也不是什么利益相关的事,他干嘛做得这么打眼?

      他的神态瞧在唐瑁眼中,已被他猜出个七八分来。他扯着罗彻敏往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97-982.html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海兰察称雄八卦山 福康安血战诸罗城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八卦山这一战打得极其干脆漂亮。林爽文虽然称帝,也就是过过皇帝瘾而已,台湾各地义军,有原来在雷公会的,也有天地会的,公举他为顺天皇帝,其实还是各自为政。就八卦山而言,林爽文只在山梁上设了一个卡,是他大里杙“帝都”的一个门户,根本想不到这里... - 2019-02-01
  • 第二十五章 承奏对阿桂谈政务 说笑话皇子献色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几乎是一路小跑进来的,直到进养心殿东暖阁,重重地双膝跪下,兀自不住地喘粗气,一边叩头一边说道:“主子……想死奴才了……您身子骨儿可好?兆惠、海兰察也着实惦记着主子,他们说……”说着,声音已经发哽。  “起来慢慢说。王廉,扶起桂中堂坐... - 2019-01-28
  • 第二十五章 设奸计美酒温情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船上也早已看到海面上有人划近过来,立时有两名水手走近船旁,俯着身放下一艘小舢舨来。  程明山先要司空玉兰跨上小船,自己也跟着踪起,落到舢舨之上,缓缓攀登上船。  站在两名水手后面的是两个长发披肩,长裙曳地的梅红衣裙少女。  她们朝两人躬... - 2018-05-24
  • 第二十五章 黔南第一山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不错!这人自己一定见过,只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立即抬眼望去!  “啊!”卫天翔蓦地大吃一惊,口中不禁惊啊出声,同时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了句:  “好自为之!”  眼前那里还有白衣儒生的踪影?  这当真只是眨眼之间的事,这处面... - 2018-05-29
  • 第二十五章 瘟疫道人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西门大娘道,“所以咱们趁目前还没有发作,就得去找上他,等到发作还来得及?”  阮伯年拱拱手道:“老嫂子,瘟疫道人今晚一走会来,咱们最好以静制动,不可让对方警觉,才能把他擒住,目前千万鲁莽不得,二位还是坐下来,咱们好好计议计议。”  楚玉... - 2018-06-02
  • 第二十五章 天狼飞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晃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了三十几个回合,楚秋帆终于渐渐领悟出道理来了!老狼主扑攻快捷,只是取法于狼,并无特异之处,他最厉害的则是指爪如剑,爪犹未至,爪风已然笼罩敌人全身,这是他“天狼九爪”的精髓所在,这一点,他现在也豁然贯通了,精要所在正是...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丁少秋出手之快几乎只有眨了下眼的工夫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出手之快,从出手制住八个壮汉,到废去李今伯武功,再用马鞭圈住柯金芝项颈,说来费时,实则一气呵成,几乎只有眨了下眼的工夫!  柯金芝突觉颈上一凉,几乎窒息,一个人已被丁少秋马鞭套住,身不由己的拖了过去,连话也说不出来。  柯大发作梦... - 2018-05-03
  • 第二十五章 李兰被突然苍老吓了一跳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回到家中,在镜子前仔细看了自己,她也被自己的突然苍老吓了一跳。然后她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她觉得自己住进了医院以后,可能出不来了。她已经洗掉了满头的酸臭味,她没有马上去医院,她在家里又住了几... - 2018-02-01
  • 第二十五章 恶贯满盈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本来三尺距离,要爬过来自然很快;但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中,唐传贤早巳撒证了毒粉,和刚才打出的七八种暗器,地面上自然布满了剧毒,这些蚂蚁不敢贸然过来,因此万头攒动,只是沿着那件大氅朝唐传贤望!  忽然它们似乎得到了军令,每一只蚂蚁口中咬下一点... - 2018-04-21
  • 第二十五章 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前将军,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  后将军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哼道:  “辛兄,就算咱们追错了人,但至少证实了一件事,这老婆子的轻功,不在咱们之下。”  前将军沉嘿道:“不错,咱们果然看走眼了。”  黑衣老妇道:“老婆子并没说不会武呀。”... - 2018-04-30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
  • 第二十五章 紫陌香尘一笑呼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别过南玖云,迈开大步,一路朝西奔去。他脚下走得极快,但心头却有点茫茫然的,又升起了何去何从之感!  同时脑际也同样盘旋着许多离奇问题。  佟家庄前那些被“血影掌”杀害的人,先前,认为凶手是“东怪”,后来证明不是“东怪”而是“南魔”... - 2018-05-06
  • 第二十五章 传艺寄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听得十分奇怪,在这谷中,果然只有她一个人,而且身世如谜,那个教她念书练习的人,她居然从未见过?  难道那人就是方才袭击自己的千里孤行客?他忽然想起那座白色坟墓,同时联想到千里孤行客的两句口头禅,和山脚下开酒楼的老人洪福,说什么长恨... - 2018-04-26
  • 第二十五章 乾清宫严词训廷臣 誊本处密旨捕刘康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清宫是紫禁城里除了太和殿外最大的朝会宫殿。乾隆换坐三十六人抬明黄亮轿绕道从乾清门正门而入,直到丹墀前空场上才扶着高无庸肩头下来。宫外以庄亲王允禄为首,亲王宗室有几十名,文武官员却以张廷玉为首,以下讷亲、鄂尔泰、六部九卿、翰林院的翰林和... - 2019-01-04
  • 第二十五章 城下之盟庆复辱命 万里逃亡阿桂归京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主帅与敌人签了和约,阿桂和勒敏还被蒙在鼓里。他们已经探实莎罗奔的粮食、金银都坚壁在刮耳崖,只是因为地形太险,几次小攻都失利了,只好向东运动,计划从侧面进攻。却又一时被莎罗奔的火把疑兵计蒙住。接到张广泗和郑文焕火速增援的命令后,只好向东继... - 2019-01-11
  • 第二十五章 惊蒙蔽遣使赴凉州 绥治安缘事说走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的脸已经完全阴沉下来,两道短黑浓密的眉微微扭曲着压下来,深邃的眼眶中瞳仁闪着针芒一样的微光,幽幽扫视着殿中几人,额角上的肌肉时而抽搐一下,两只手紧握着卷案边缘,竞是仿佛要一跃而起的模样,却咬着牙端坐不语。守在帷幕边侍候茶水巾栉笔墨纸... - 2019-01-27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五章 老武丹暮车受重任 众阿哥夺位费心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半个多月之后,广东总督武丹,奉了皇上的急调,火速赶到京师。这位老侍卫知道,老太子废了,新太子没立,京师的情形十分复杂,也十分敏感。他虽然是个粗汉子,可是在大事上,却十分谨慎。这次进京他走的是水路,在南京特意悄悄地去拜访了魏东亭。魏东亭的... - 2019-01-02
  • 第二十五章 访民风微服下江南 感吏治书房说冠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内廷发出明诏,乾隆皇帝订于七月二十六日自北京启程,八月初八辰时正牌抵达南京。明诏因用的是寻常驿站传送。八月初三才送到两江总督衙门。尹继善是“兼理”两江衙门事,金鉷是留任交卸的总督。廷谕抵达,二人正在会议驻宁的京师隶属衙门和江南浙江两省三... - 2019-01-21
  • 第二十五章 含讽劝谆谆君王意 寓忠厚悠悠赤子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秋高云淡,碧空如洗,康熙带着魏东亭和班布尔善策马来至西便门外,白云观已遥遥在望。班布尔善笑道:“万岁,时方寅末,又未逢社会之日,咱们主子奴才三个在这荒棒野蒿中并辔而驰。知道的呢,说我们是去游玩;不知道的还当我们是响马呢!”  康熙听了这... - 2018-12-24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治刁奴公主立家法 收脱缰侍卫传军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傅宏烈与何志铭冒雨来见孔四贞,并对她说了铁丐吴六一并非暴病身亡,而是被人陷害。而且杀害吴六一的,正是尚之信、马雄和戴良臣。孔四贞吃惊不小,正想再问,何志铭目光一闪,又补了一句:恐怕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还要再加上今晚陪额驸吃酒的汪士荣。傅... - 2018-12-27
  • 第二十五章 银子好贪官惹大祸 金钟响尼女降纶音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因为南闱秋考舞弊一案,明珠在康熙面前挨了训斥,一肚子没好气地回到家里,正好徐乾学和余国柱二人,在他家后院暖阁里,一边下棋,一边等他呢。徐乾学一眼见明珠过来,便起身笑道:“明相你回来了,快过来瞧瞧。余国柱也是个读书人,我让他六子赌一台戏的... - 2018-12-28
  • 第二十五章 飞龙三剑_珍珠令
  •   三人一起走出小客厅,行过长廊,到得厢房门口。  芍药翩然走入,叫道:“师傅,凌兄和三妹来了。”凌君毅到得门口,便自停步。  玉兰是陪同凌君毅来的,自然也不敢擅入,跟着站定。  只听太上的声音说道:“叫他们进来。”芍药回身道:“太上叫你们... - 2017-12-24
  • 第二十五章 伪选盟主_彩虹剑
  •   万老夫人点点头道:“娘听李嬷说过了,你是中了痧气,才昏倒的,多休息就会好的,快上床去歇着吧!”  万飞琼道:“女儿还不想睡。”  万老夫人慈蔼的道:“时间不早了,明天是大会正日,大家还得忙一阵子,娘也要去休息了,你听娘的话,早些休息吧!... - 2017-12-24
  • 第三十五章 清理门户_彩虹剑
  •   只听上首响起一个尖细的嗓音说:“柯长泰,连三省告你毒死蔡帮主,攫夺丐帮权位,出卖本帮,投靠异教,可有此事,现在你当着大家,从实招来。”  柯长泰蓦然惊异,急忙抬头看去,方才上首两叠高高的麻袋上,还是空的,就在自己跪拜下去的一瞬之间,竟然... - 2017-12-25
  • 第三十五章 潭底石室_珍珠令
  •   凌君毅吃惊道:“老伯怎么把它毁了?”荣敬宗叹了口气道:“公子已经来了,此图已无存留必要,还是毁去的好。”一面又从怀中取出一条寸许长雕刻精细的金色鲤鱼,郑重递交给凌君毅手中,说道:“这是黑龙会两件最机密的东西之一。‘骊龙珠’由会主掌管,这... - 2017-12-24
  • 第十五章 烟消人杳_彩虹剑
  •   范子云一眼就认出这两人正是下午在莫愁湖边上遇到的两个女子!  柯长泰双目凝注,凛然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红衣少女躲在绿衣姑娘身后,娇声道:“她是我姐姐,我是她妹妹咯!”  柯长泰明知这两个女子定非寻常人物,但一时却也看不出她们的来... - 2017-12-21
  • 第十五章 终身憾事_翠莲曲
  •   傅青圭哦了一声道:“原来昨晚老前辈喂方兄服下的就是‘琼玉丹’,奇怪,琼宫公主几时把‘琼玉丹’递给老前辈的,晚辈怎会没有瞧到?”  瓢浮子笑道:“琼宫公主一身武功,已入化境,出手之快,连老道也是握到掌心,才行发觉,傅老弟如何瞧得到?”  ... - 2017-12-20
  • 第十五章 火谷老剖尸解道 连莲女路遇知音_白衣紫电
  •   山寨中很静,可以听到寨外的兽吼和猿啼声。这儿从未如此静过,现在龙潜父子在孤灯下相对,有太多的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爹,我本来想到死,我这种人活看简直多余,但我自裁即为不孝,如果爹亲手杀了我,孩儿可以瞑目,且不会落个不孝之名!” ... -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