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女,说的神乎其技。

      十几道目光都集中在岳小龙、凌杏仙身上,而且每人脸上都流露出不信之色。

      曹老福满脸堆笑,说道:“王少侠剑法精通,胜过五师弟,足见高明,不知两位尊师是谁,能否见告?”

      岳小龙道:“这是王师傅赞美之词,在下兄妹这点微薄之技,从小由家父传授,并无师傅。”

      曹老福道:“昔年江湖上以快剑驰誉的,首推岳家的闪电剑法,王少侠家传武学,能胜得过五师弟手上单刀,足见剑法快捷,不在岳家闪电剑法之下,令尊自然也是名动武林的剑术名家,不知如何称呼?”

      岳小龙淡淡一笑道:“老英雄夸奖了,家父经营商业,并非武林中人,籍籍无名,说出来只怕诸位未必知道。”

      袁子深脸浮着好笑,耸着双肩,干咳一声道:“老朽等人心存景慕,不论识与不识,但请少侠说出来听听。”

      岳小龙道:“家父王凤歧。”

      袁子深阴笑道:“如此看来,令尊确非武林中人了。”

      但听坐在第三把交椅上的矮胖老者吴思亦忽然嘻嘻笑道:“王少侠贤兄妹家传剑法,精妙绝伦,老朽不自量力,颇想请教一二,不知少侠肯不肯赏脸。”

      岳小龙听的暗目皱眉,接道:“诸位老英雄都是以刀法饮誉江湖的前辈,在下兄妹怎敢班门……”

      吴思苏没待他说完,连连摇手,嘻嘻笑道:“王少侠误会了,老朽向少侠讨教的是技术,切磋武功,不是斗狠,望王少侠毋要推辞。”他不容岳小龙分说,朝身后恃立的一名弟子招招手道:“来,你们替我去拿半升黄豆来。”

      那弟子躬身领命,匆匆走出,一会功夫,捧着半升黄豆进来,放到几上。

      吴思苏眉眼挤在一起,笑咪咪的站起,左手抓起一小把黄豆,含笑道:“王少侠贤兄妹多多指教。”

      岳小龙心中暗暗奇怪,忖道:“他方才明明说要和自己比试刀法,何以手上并没拿刀,抓一把黄豆,不知又有何用?”

      心念方动,那吴思苏话声才落,左手一抖,一把黄豆朝上撒去。就在此时,但见他右手抬处,一道亮银般的狭长刀光,从大袖中飞出,在空中连闪几闪。

      凌杏仙暗道:“原来他袖里藏着一柄缅刀,这有什么好卖弄的?”

      吴思苏从撒豆、挥刀,手法之快,当真如同电光石火一般,大家才觉刀光闪动,耳中已然听到嗒的一声轻响,刀光倏敛,人已站在当场,连连拱手道:“献丑了,献丑了。”

      岳小龙暗暗忖道:“别看他生得又矮又胖,身材臃肿,这刀劈黄豆的身手刀法,果然快捷无比!”

      这时伺立身后的两名弟子,闪身而出,俯着身子从地上拾起被刀劈碎了的黄豆,装在一个银盘之中,恭敬的送到吴思荪面前。

      吴思荪一脸得意之色,接过银盘,双手捧着送到岳小龙、凌杏仙面前,含笑道:“老朽抛砖引玉,王少侠幸勿见怪。”

      岳小龙低头瞧去,但见每一粒黄豆,都被刀锋削过,劈成两半,心中自暗道:“自己没试过,但想来大概还不难办到。”一面谦笑道:“吴师傅刀法神妙,出手如电,在下兄妹万难企及。”吴思荪大笑道:“王少侠何用太谦,老朽献丑在前,现在该由王少侠给咱们开开眼界了。”

      曹老福一手摸着胡须,爽朗的笑道:“三师弟既然这么说了,王少侠只怕推辞不了了呢!”

      凌杏仙望着龙哥哥,心中暗暗焦急,不知龙哥哥有没有把握,也像他一样,把黄豆劈成两半,

      那袁子深目光阴惊,自然看出了凌杏仙脸上为难神色,接着阴侧恻笑道:“王少侠若不肯赏脸,令妹露一手给咱们瞧瞧也是一样。”

      凌杏仙听的脸上一红,还没开口,岳小龙已经霍然起立,抱拳道:“吴师傅珠玉在前,在下只怕东施效频卑,贻笑大方,诸位老英雄既然不许在下藏拙,在下说不得只好献丑了。”

      说完,随手抓了一把黄豆,缓步走到中间,学着吴思荪方才模样,抖手把黄豆朝空中撒去!

      快刀门的人,在这一瞬之间,一个个睁大眼睛,集中朝岳小龙望来!

      凌杏仙同样双目凝视,盯着龙哥哥,一霎不霎!

      但见岳小龙黄豆出手,紧接着呛的一声,从他身边飞起一道寒光,宛如银蛇一般,随着他手腕微微摇动,绕身一匝,立时幻起无数道光芒,有如银蛇乱闪!

      大家只觉寒风森森,直逼肌肤,看的人眼花缭乱!

      他使的这一招,正是“青霓绕日”,但听“呛”的一声,剑光倏然一收,岳小龙已经还剑入匣,气定神闲站在当中,抱拳作个长揖,说道:“在下依样葫芦不值识者一哂,诸位老英雄莫要见笑。”

      大家定睛瞧去,但见在岳小龙周围一丈,被剑斫碎的黄豆围成了一圈,但在他身边一丈之内,却半粒也找不到,比方才吴思苏用刀斫碎的黄豆,凌乱的洒了一地,已不知高明出多少!

      两名弟子不待吩咐,另外取了一个银盘,把地上碎豆拾起,恭敬的送到曹老福面前。

      两盘黄豆这一比,快刀五杰,个个看的耸然动容!

      原来方才吴思荪虽然也在每颗豆上斫了一刀,把豆削为两半,但刀削之处,有斜有偏,并不是个个都齐中切开,这回岳小龙的一把黄豆,每一颗都齐中切开,正好劈为两半。

      快刀五杰心头明白,老三这一手“刀劈黄豆”乃是他最拿手的本领,少说也下过一二十年功夫,何况手上又是一柄锋利无比的缅刀。对方这位少年,却只是临时照看他样做的,居然还胜过了他们老三!

      快刀王曹老福目中精芒闪动,呵呵大笑道:“王少侠果然高明,老朽今晚算是开了眼界了!”

      吴思荪跟着嘻嘻笑道:“老朽自以为这一手玩艺,已是天下无双,那知到了王少侠面前,却成了小巫见大巫,真叫老朽感到汗颜。”

      听他这一说,凌杏仙脸上也觉得甚是光彩。

      岳小龙连连拱手道:“两位老英雄如此谬许,在下如何敢当?”

      曹老福一手抚须,笑道:“王少侠不必自谦,事实证明,少侠剑法,果然快得过敝门刀法甚多。”他目光扫过了王师傅一眼,接着说道:“关于武林同道,不准在太原城内炫露兵刃之事,五师弟大概已经和两位说过了?”

      岳小龙点头道:“在下兄妹在路上才听王师傅说的。”

      曹老福道:“这项规矩,原是早年九大门派对先父的爱护,但数十年来,却使江湖同道对敝门引起莫大的误会,老朽早有废除之意。只是格于当年大通大师之言,除非有人在兵刃上快过本门刀法,才能把这项九大门派上代掌门人订下的规矩取消,难得王少侠贤兄妹驾临太原,从现在起,老朽这项心愿,总算实现了!”

      说到这里,不由呵呵大笑起来。

      岳小龙慌忙站起,惶恐的拱拱手道:“老英雄言重了,在下兄妹。初到贵地,不知禁忌,致引起贵门弟兄的误会,方才经王师傅述说经过,始知昔年九大门派为了对贵派上代掌门胞与为怀的高风,表示敬意而订的规定,在下兄妹武林未学,怎敢破坏前贤留下来的成规、老英雄取消这项规定之议,万万不可。”

      话声甫落,只见一名青衣女婢悄然进来,躬身道:“筵席已开上,庄主可以请贵客入席了。”

      袁子深脸堆笑容,起身道:“时间不早,王少侠贤兄妹想已腹中饥饿,大师兄快请他们西花厅入席吧!”

      曹老福点头笑道:“二弟说的不错,咱们只顾说话,连吃饭都忘了。”说罢,起身道:

      “贤兄妹光临敝蜗居,老朽略备水酒,算是替两位洗尘,来,来,请到西花厅入席。”

      岳小龙抱拳道:“老英雄盛情款待,在下兄妹只好叨扰了。”

      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50-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房门口出现了贾老二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话声未已,房门口已出现了贾老二!他像大马猴似的弓着腰走了进来,嘻的笑道: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可冤枉小老儿了,小老儿是喝醉了酒,睡了整整两天,总得让人家闻到我一身酒气才像呀!”  他果然一身都是酒气!  史琬掩着鼻子,哼道:  “你又... - 2018-03-16
  • 第三十四章 冒名顶替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更方过,天色初透曦微晨光!  白少辉迅快的一跃下床,悄悄开出房门。  门外是一条宽阔的长廊,一排约有十来间房间,面向着花圃。栏外栽植了许多花卉、和绿油油的草坪,这是君山分宫护法们住的地方。  分宫护法;地位不在堂主之下,只是堂主掌握实...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 - 2018-03-10
  • 第三十五章 大闹君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 - 2018-03-11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