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改头换面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问道:“在下本来面目,可有什么不妥么?”

      九疑先生瞧了他一眼,道:“老朽听小兄弟述说经过,认为小兄弟和那帮神秘帮会中人,有过几次接触,他们也许觉得小兄弟知道了他们许多秘密,决不会轻易放过了你。小兄弟身世未明,大仇未复,何苦卷入这场是非之中,和他们纠缠不清,因此老朽觉得还是改变容貌,使人认不出你是谁?自然不会再有麻烦了。”

      身世未明,大仇未复,这两句话,听得薛少陵惊然一惊,暗想:“不错,目前已有不少人认得自己,如若改变容貌之后,什么人都不认识自己,自可摆脱他们纠缠,专心查访自己身世,和害死父母的仇人了。”想到这里,立即拱手道:“不知先生要如何替在下易容?”

      九疑先生笑了笑道:“这个容易,老朽已经准备好了,小兄弟随我来。”

      薛少陵跟着九疑先生进入右首一间房中,但见壁橱上放着许多大小药瓶,地上也有药锅刀铲之类的东西,想是九疑先生平日练丹之室。

      九疑先生朝上首一张木榻指了指道:“小兄弟请坐。”

      话声一落,立时转身出去,一会工夫,捧着一个黄泥小炭炉进来,放在地上,然后把药锅放上,蹲着身子,扇了一阵。

      薛少陵不知他锅中放的是什么药?但觉一股苦涩药味,直冲鼻孔。

      九疑先生从壁橱中捧出一只朱漆小箱,又仔细的找了一阵,从橱中取出几个大小不等装药未的药瓶,一齐放到桌上。

      然后点起几支蜡烛,打开小木箱,取出几把精致的小剪刀,一切都已准备好了!

      九疑先生回头笑道:“现在你该躺下来了。”

      薛少陵心中暗想:“他不知要如何替自己改造面貌,看来到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和师傅的易容之术,果然大不相同。”

      当下就依言躺下,侧脸瞧去!

      只见九疑先生取过一条面中,朝沸滚的药锅中浸了一浸,随手招成方块,就着嘴唇吹了几口,一面说道:“小兄弟忍耐点儿。”

      说话之时,已把浸了药汁的面中,朝薛少陵脸上盖下!

      薛少陵但觉滚烫的面中,覆上面颊,烫得奇痛,鼻中同时闻一股浓重药味,立时失去了知觉。

      昏迷之中,耳中依稀听到刀圭之声,那正是九疑先生在替他精心改造面貌。

      薛少陵也不知沉睡了多少时间,当他醒来之时,睁眼一瞧,只见九疑先生静静的站在榻前,好像在欣赏自己的精心杰作。一眼瞧到薛少陵醒来,含笑问道:“好了,小兄弟你现在有何感觉么?”

      薛少陵翻身坐起,说道:“在下只觉脸上紧绷绷的,有些不太自在。

      九疑先生笑道:“过几天习惯了就好,你瞧瞧还认识你自己么?”

      随手取过一面铜镜,递了过来。

      薛少陵接过铜镜,就着烛光,朝自己脸上照去!这一照,不禁看的呆了!虽然同样是一张面孔,但却不是自己!如果说自己从前生得剑眉朗目,面如冠玉,镜中人同样也生得剑眉朗目,面如冠玉,只是找不到一点和自己相似之处。如果说自己从前生得俊美,那么镜中人比自己生得更俊美了些!

      不,自己从前眉毛似乎浓重了些,多少带点煞气,现在这份煞气已经丝毫不存。

      眉目之间更清秀了,清秀得变成了一个文弱书生。

      薛少陵仔细端详着自己,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经过了易容!

      忍不住伸手朝脸上摸去,只觉手指接触到的竟然和真的皮肤一样,不但细腻柔滑,而且也有抚摸的感觉……九疑先生微微一笑,拦道:“小兄弟,轻一些,要过了三天,才能完全生好。”

      薛少陵脸上流露出惊奇骇异之色,由衷的赞道:“先生易容之术,真是神乎其技,只不知如何才能恢复在下的真面目?”

      九疑先生从几上取过一个小小磁瓶,郑重的道:“等你身世大白,需要恢复本来面目之时,可用沸水泡开瓶中药未,趁热洗涤几遍,就可复原。目前你经我改造的面貌,虽是假的,但完全和真的无异,如有必要,你仍可用桑老九的易容之法,在脸上随意易容。

      薛少陵接过磁瓶,收入怀中。

      九疑先生又道:“小兄弟经老朽易容之后,面貌已无人认得出来,但小兄弟自幼生长江南,口音不变,行走江湖,对人可称姑苏白家子弟,白家姑苏望族,世代书香,也适合你此时身份,不可忘了。

      薛少陵心中暗想:“他要自己冒充姑苏白家子弟,也许有什么机宜。”这就点点头道:

      “在下记住了。”

      接着想起九疑先生曾有指点自己缩小范围侦查之言,不觉抬目问道:“先生说过缩小范围之言,还望指点一二。”

      九疑先生含笑道:“不错,老朽虽然想到一些,但是否对你有助,仍是难说,目前已是三月上旬,小兄弟从此地动身,前去四川,务必在四月十五日左右,到达成都。”

      薛少陵问道:“在下到达成都,该当如何?”

      九疑先生道:“你只要在四月十五左右,赶到成都就好了,其余的事,那就看你机缘如何了。”说到这里,又从桌上取过手指粗细一节小小竹筒,说道:“老朽在这里面,已替小兄弟安排好了,到了四月十八晚上,才准剖竹拆阅。”

      薛少陵如今对九疑先生已是十分信服,接过竹筒,又道:“先生还有什么指点么?”

      九疑先生道:“是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老朽替你改造的容貌,应该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从现在起,直到四月十八为止,不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都不能让人瞧出你是会武之人。”

      薛少陵听得暗暗称奇,一面问道:“那么四月十八之后呢?”九疑先生略一沉思,道:

      “四月十九日以后,非到万不得已,仍然不宜出手,显露武功,唔,老朽所谓万不得已,就是指已到了有生命危险之时,自然又作别论。”

      薛少陵暗暗忖道:“他方才说四月十八为止,现在又说四月十九以后,这中间就有一天差别,莫非四月十九那天有什么事不成?”

      心念转动,正待问清楚!

      九疑先生早已看出他的心意,呵呵一笑,道:“小兄弟最好不要问得太清楚,这倒不是老朽故弄玄虚,不肯明说,实是小兄弟此行,知道的越少越好,好了,小兄弟可以走了。”

      薛少陵知道再问他也不肯多说,只得起身告辞,九疑先生直把他送出阵外,才行回转。

      薛少陵离开九疑洞,因九疑先生叮嘱,必须在四月中旬,赶到成都。目前相距还有四十天时光,中间还有数百里水程,溯江而上,极费时间。只怕不能如期赶到。

      心头甚急,赶到永州,买了一匹健马,一路放辔疾驰。由湘入楚,由楚入川,引用一句老话,那就是有话即长,无话即短。

      薛少陵终于在四月十三,就赶到成都,这比九疑先生说的日期,还早了三天。

      他在大街上一家老蓉城客栈,住了下来,一连三天,晃眼过去。

      他根本连自己一路紧赶,从三千里外赶来成都,到底做什么来的,都一无所知,因为他相信九疑先生嘱自己来此,必有所遇。

      这三天时光,他逛了城效武侯祠、青羊宫、昭觉寺、草堂寺等名胜,因为他翩翩年少,模样俊美又滞洒,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注目,也不知引起了多少少女们的羡慕。

      ***这是第四天的午牌时光:春熙街口一家叫做英蓉春的酒楼,此刻已经上了八成座头,跑堂的尖声吆喝和食客们的纵声谈笑,汇成一片!

      一阵阵醺人俗醉的酒香,从酒楼中飘散出来,足可闻到大半条街!

      这时只听大街上传来粗旷的歌声:“一月主人醉几回,相逢相值且衔杯,莫管春色如流水,挥手千金笑口开。”

      这首歌,是从唐诗窜改而来,但经他改动了几个字之后,就活脱脱的流露出此人的粗线条作风。

      这首诗,已经不是诗人的诗,而是江湖游侠的歌了!

      随着歌声,一条昂藏的青年汉子,大步朝芙蓉春楼上走去。

      此人身长八尺,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5-944.html - 2018-03-08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八章 真假公子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如今已是二更时分。  左舷,突然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人脸上都蒙了一块黑布。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只要看他们身形轻得如同落叶,快得如同幻影,两人身手之高,就决非寻常人物。  两条人影堪堪在左舷出现,前面的黑影打了一个手势,既不蹲身伏腰,... - 2018-11-29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落鸿火 序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正是芒种时节,南方早应是繁花似锦百鸟争春,可在这小兴安岭北麓之境,严冬的脚步才刚刚离去。江面虽已解冻,犹有大片残冰不时从顾澄眼前漂过。此处正有一道支流入江,浮冰夺河而下,在入江口相互碰撞堆积,终于轰隆隆一声巨响,有一座摞得老高的冰山顷刻... - 2018-12-11
  • 红鼻鼠的魔法种子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红鼻鼠很想成为一个会魔法的老鼠。于是,他从老树精图书室借来了一本《魔法宝典》。他翻开第一页,跳了进去,仔细地阅读起来。“好大的一片树林呀!”红鼻鼠细心地在树间找寻,他担心魔法和咒语会藏在哪一根树枝上,或者枝丫间的鸟窝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 - 2018-12-12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大鱼小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鱼爸爸和鱼妈妈为了繁衍子孙,双双对对逆流而上结伴同行。他们冒着天大的风险到达上游浅水区撒下种子,播种希望。不多久,鱼卵孵化了,小鱼儿在温暖安全的浅水区渐渐长大。虽然无忧无虑,却可惜见不到爸爸妈妈。一只青蛙告诉小鱼儿:“你们的爸爸... - 2018-12-12
  • 犬牙交错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汉高祖刘邦开国之后,分别封功臣到各地为王。但是因为这些王候在地方上拥有强权,甚至有谋反叛变的意思,于是汉高祖就一一把他们消灭了。   为了巩固汉室,汉高祖又大力赐封同族的人。因为同姓诸侯国数量增加,在汉景帝时,爆发了以吴王为首的七国之乱。汉... - 2018-12-12
  • 第一章 大漠孤烟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大漠孤烟直。玉门关外的戈壁,一望无垠。除了骄阳下几根迎风摇曳的枯草,看不见一点有生命的东西。似乎自鸿蒙之初,一切都是静止不变的。青衣老人拄着大刀,凝立不动,似在调理气息,方才一场恶战,大约是有点伤筋动骨。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缓缓滑下,慢... - 2018-12-12
  • 鸟尽弓藏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末期,吴、越争霸,越国被吴国打败,屈服求和。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任用大夫文种、范蠡整顿国政,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使国家转弱为强,终于击败吴国,洗雪国耻。吴王夫差兵败出逃,连续七次向越国求和,文种、范蠢坚持不允。夫差无奈,把一封信系在箭... - 2018-12-12
  • 谈笑自若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东吴的名将甘宁,因有战功,被任命为西陵太守、折冲将军。   曹操在赤壁之战中失败后,孙权和刘备的联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南郡。驻守南郡的魏将曹仁以逸待劳,击败了吴军的先头部队。吴军大都督周瑜大怒,准备与曹仁一块雌雄。甘宁上前劝阻,认... - 2018-12-12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渔夫与小梭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渔夫把网撒到海里,捕到了一条小梭鱼。那可怜的小鱼求渔夫把它放了,说他还太小了。他又许愿说:“待我长大后,再捉住我,将对你更有好处。”渔夫说:“现在我若放弃手中的小利,而去追求那希望渺茫的大利,那我岂不成了... - 2018-12-12
  • 猫戴手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老猫教一群小猫学习捕老鼠。开始,老猫给小猫讲应该怎样逮老鼠。碰到有老鼠来了,就轻唤一声。小猫们顿时静了下来,悄无声息地向四周隐蔽,老猫迅急地蹿到角落里。一只老鼠从洞里溜了出来。只见那老猫屏声静气地待着。等老鼠稍近的时候,就快若闪... - 2018-12-11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奇怪的汽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老鼠出门去玩,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皮鞋。它想:我把大皮鞋搬回家当摇篮吧。于是,它用力地推皮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呼呼,可还是推不动。于是,小老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给皮鞋装上了轮子,“嘀嘀”,它开着皮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小... - 2018-12-10
  • 为什么我没有尾巴?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宝宝和妈妈去动物园里玩的时候,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小动物都有尾巴,就自己没有。于是,她和妈妈讨论起尾巴来:  宝宝:妈妈,为什么松鼠有尾巴,我没尾巴?  妈妈:你睡觉的时候有棉被盖。松鼠没有棉被,就用尾巴当棉被。  宝宝:妈妈,为... - 2018-12-10
  • 不愿背而愿挑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国王,一天。要到御花园里去散散心,对一个臣子说:“你背一把椅子,到花园里去吧,我要在那里坐一会儿,玩赏玩赏。”这个臣子,觉得替国王背一把椅子,可是羞耻的事体,就回奏国王说:“臣不能背,只愿意挑。”国王看他如此,就叫人拿三十六把倚子来,... - 2018-12-10
  • 公主与乞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她心地善良热情好客,拥有很多贵族朋友,朋友们每天轮流约她打参加宴会。  公主有个最好的朋友,是只神奇的鹦鹉,它发现公主最近老是唉声叹气,连它唱公主最喜欢听的歌曲,公主都没听见。鹦鹉为了引起公主的注意... - 2018-12-17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装病的狗熊贝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狗熊贝贝啊,他跑了六十里的路,病倒了,可是谁也不同情他。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往下听吧!  狗熊贝贝是个又懒又馋的家伙,有一次贝贝得了感冒,好心的邻居们呢都买来了水果、蛋糕来看望他,还帮助他把家里的活都给干了。  晚上呢,狗熊贝贝他躺... - 2018-12-10
  • 两只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灰狼和褐狼都是草原狼,它们被猎人捉去,送进动物园,供人观赏。  灰狼每天都在狭小的空间里跑步,褐狼很不理解。  “整天瞎跑什么?歇着吧!”褐狼没好气地说。   “奔跑,是狼的捕猎本领啊,歇久了,就会失去奔跑能力,以后还怎么捕猎... - 2018-12-10
  • 狮子、普罗米修斯与象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经常抱怨普罗米修斯,尽管普罗米修斯把他创造得高大威武,给他下颚装备了锐利牙齿作武器,给他脚装上有力的爪子,使他比别的动物更强大。但他仍说:“可我还是怕那公鸡。”普罗米修斯说:“你为什么毫无道理地责怪我...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小鸟布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寒冷的早晨,狐狸打开冰箱。“讨厌!只有干面包和一根老芹菜。说不定狗熊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他想到狗熊擅长做的食品——苹果派、巧克力布丁、蜂蜜坚果蛋糕。“也许他会邀请我去他家吧。”  狐狸拿起电话。“你今天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 2018-12-11
  • 会长的蛋糕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米尔总能在奶奶那里找到些事情做。一天,她用一个旧贝壳在院子里挖了起来。  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要做个蛋糕,”米尔说,“现在我要挖个坑。”  于是,狗帮着她挖了起来。一会儿,他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米尔说:“... - 2018-12-11
  • 鸟儿被迫离巢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漠中,有一棵枯死的老树,老树的枝头有一个简陋的鸟巢,鸟巢里有一只鸟儿终日忍饥挨饿,艰难度日。  一日,大漠刮起了沙暴,那棵枯树被连根拔起卷走了。  这只可怜的鸟儿为了寻找新的藏身之处,不得不飞行数千米,终于发现了一片绿... -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