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首微抬,朝上看了一眼,说道:

      “好像是个女子,这会是什么人闯进谷来呢?”

      惊呼就只有那么一声,不再有第二声。

      范君瑶总觉那入耳之声极熟,心头暗暗嘀咕,接口道:

      “她只叫了一声,好像是呼救的声音。”

      方璧君道:

      “大哥,我看还是你上去看看,莫要有人闯进谷来,不小心中了巨毒。”

      范君瑶点头道:

      “好,我就上去。”

      话声一落,登时提气轻身,纵身拔起三丈来高,足尖在石崖上借力一点,直向谷上飞奔而去。接连几个起落,便已登上峡谷。站停身子,纵目四顾,死谷之中,依然一片死寂,空荡荡那有什么人的踪影?

      范君瑶心头暗暗奇怪,方才明明听到一声娇呼,就在崖上不远,自己只和方璧君说了两句话的工夫,就闻声赶来,怎会踪迹全无?

      他站在北首一座高峰之下,少说也可以看到三四里远近,就算自己在赶来之前,稍微耽延了一下,但这娇呼的人,也决不会有这么快就消失了身形。

      这时差不多已快要未牌时光,日光稍偏西!

      就在他凝目扫视之际,忽然发现相距三里许的一座小山上,似有—条白影,在那里晃动。

      凝目瞧去,只觉那白影虽然停在那里,没有移动,但山风吹过,像淡烟轻纱,飘曳欲飞!

      那好像是一个穿白衣的人!

      范君瑶心头暗暗惊异,方才自己也曾举目四顾,根本没看到这条白影,此人身法再快,也不可能在转眼之间,凭空多出来!心念闪电一转,那还犹豫,立即提吸口真气,纵身朝那小山飞掠过去。

      三里来路,说远不远,说近了不算太近。范君瑶提气急掠,展尽脚程,不到盏茶工夫,便已赶到小山脚下,接连几纵,跃登小山,定睛瞧去,那有什么白影?身在小山顶上,视野自然比方才更开阔,死谷周围十里,尽在眼底,压根儿就没有半点白影。

      范君瑶在这一时之间,竟被一连串的奇怪事儿,弄得满头玄雾,木然呆立,暗暗发愣!

      方才那一条白影,明明就在小山之上,这会到哪里去了呢?难道会是自己的幻觉不成?

      这不可能!

      他想到方才那一声娇呼,等自己闻声赶上谷来,就不见人影。

      明明看到一条白影,停在这里,等自己赶来,又一无所见。

      这两回事,都会有这般离奇。

      娇呼听到的不只自己—个人。

      白影虽只自己一人看到,但决不会错。

      他想起在大洪山黄龙洞附近,也是追逐一条白影,那是一只通灵的白猿,而且瀑布左侧,就是一个深谷。

      这小山附近,只是一片山谷盆地,什么也没有,就算是白猿一类通灵之兽,也没有匿身之处。

      何况死谷之中,鸟兽绝迹,虫蚁无存,自然不会再遇上一头通灵白猿的事,想到这里,不觉自言自语的道:

      “这真是怪事,难道不是人?”

      话声方落,蓦地身后一声轻咳,传了过来!

      范君瑶声音入耳,心头陡然一惊,霍地转过身去。这下,他怔住了!

      自己跃登小山,这山顶上,就只有这么大一点地方,根本没有半个人影。自己也曾凝目向四外搜索,死谷周围十里,空山寂寂,连鬼影也不见一个。但此刻,就在自己的面前,相距不到一丈,却多了一个头梳双辫,一身紫衣,秀美绝伦的小姑娘。

      看她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生得柳眉粉脸,红菱似的小嘴,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着两道秋水般眼神,直向自己望来!

      范君瑶心头这份震惊,当真无以复加,望着小姑娘,几乎说不出话来!

      紫衣姑娘眨动眼睛,瞧着范君瑶咭的笑道:

      “你方才说的什么怪事?”

      范君瑶问道:

      “小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

      紫衣姑娘发出一声轻笑,反问道:

      “你是从哪里来的?”

      范君瑶道:

      “在下方才怎会没有看到姑娘?”

      紫衣姑娘“嗤”的一笑道:

      “我方才也没有看到你呀!”

      范君瑶道:

      “此谷遍地都是蛇毒,姑娘一个人来做什么?”

      紫衣姑娘道:

      “你不也是一个人么,到这里来做什么?”

      范君瑶看她甚是调皮,—句话都问不出来,不觉皱皱眉道:

      “好,我不问你这些。”

      紫衣姑娘抿抿嘴,侧着脸笑道:

      “那你想问什么?”

      范君瑶道:

      “在下刚才听到北首山上有人惊呼,等在下赶到,却不见有人,不知那声惊呼,是不是你?”

      紫衣姑娘眨眨眼睛,笑道: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怎会出声惊呼?”

      范君瑶道:

      “不是姑娘,那会是准呢?”

      紫衣姑娘奇道:

      “她不是你一路的么?”

      范君瑶听她这句话,证明方才果然有人惊呼了,这就问道:

      “你看到那人了么?”

      紫衣姑娘道:

      “自然看到了,她中了巨毒,已经到山峰上去了。”

      说着,伸手指了指南首那座插天高峰。

      范君瑶愈听愈奇,仰首看看南首那座高峰,但见云雾缥渺,高不见顶,忍不住问道:

      “这人既然中了巨毒,怎么会到峰顶上去呢?”

      紫衣姑娘咭的笑道:

      “自然是飞上去的了。”

      那座山峰巍然独峙,高插云霄,就算是轻功最好的人,也飞不上去。

      范君瑶被她戏耍了半天,心中好气又好笑,不禁正容道:

      “在下好言相问,可不是和姑娘开玩笑。”

      紫衣姑娘小嘴一撇,轻哼道:

      “谁和你开玩笑了?我明明就看她飞了上去。”

      范君瑶看她说的又不像有假,忽然想起方才看到这里站着的白影,口中“哦”了一声道:

      “那人可是穿着一身白衣?”

      紫衣姑娘“噗嗤”一笑,说道:

      “你看到穿着白衣的人,是个仙人。”

      “仙人?”范君瑶奇道:

      “这里还有仙人?”

      紫衣姑娘笑着道:

      “当然有咯,这里是九真山,山上有九仙殿,本来有九个仙人,但八个仙人,都飞升到天上去了,只有一个仙人,还留在山上。”

      范君瑶淡淡一笑道:

      “原来如此。”

      紫衣姑娘认真的道:

      “你不相信。哼!你听着,我说的话,有诗为证。”接着低低吟道:

      “仙人未必皆仙去,还在人间人不知。”

      范君瑶道:

      “好诗,这两句诗,果然有些仙气。”

      紫衣姑娘美目—睁,咭的笑出声来,说道:

      “你现在相信了?”

      范君瑶不想和她多说,朝她点点头道:

      “在下还有事去,失陪了。”说完,正待回身朝山下纵去。

      突然间只觉一阵昏睡,上身晃了两晃,几乎跌倒下去。原来他服了点头华佗的“避毒丹”,午时一过,毒性已在体内逐渐发作。他内功修为既没有冷面神君和金沙掌祁尧夫那样深厚。两次提气纵跃,毒性发作得更快。他站停下来,和紫衣姑娘说话,还不觉怎样,这一提气,顿觉不对,全身真气痪散,头脑胀重,分明是剧毒发作之象!

      紫衣姑娘看他好好的人,忽然摇摇欲倒,不觉吃了—惊,口中“咦”道:

      “咦!你怎么了?莫非中了巨毒?”

      范君瑶勉强站住身子,他心头明白,只当是紫衣姑娘趁自己不备,暗中做了手脚,一时不禁大怒,冷喝道:

      “奸个妖女,你敢在我身上下毒!”

      他竭力支持着身子,不让自己摔倒下去。

      紫衣姑娘睁大双目,朝范君瑶尖声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529-923.html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装病的狗熊贝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狗熊贝贝啊,他跑了六十里的路,病倒了,可是谁也不同情他。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往下听吧!  狗熊贝贝是个又懒又馋的家伙,有一次贝贝得了感冒,好心的邻居们呢都买来了水果、蛋糕来看望他,还帮助他把家里的活都给干了。  晚上呢,狗熊贝贝他躺... - 2018-12-10
  • 奇怪的汽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老鼠出门去玩,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皮鞋。它想:我把大皮鞋搬回家当摇篮吧。于是,它用力地推皮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呼呼,可还是推不动。于是,小老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给皮鞋装上了轮子,“嘀嘀”,它开着皮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小... - 2018-12-10
  • 两只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灰狼和褐狼都是草原狼,它们被猎人捉去,送进动物园,供人观赏。  灰狼每天都在狭小的空间里跑步,褐狼很不理解。  “整天瞎跑什么?歇着吧!”褐狼没好气地说。   “奔跑,是狼的捕猎本领啊,歇久了,就会失去奔跑能力,以后还怎么捕猎... - 2018-12-10
  • 鸟儿被迫离巢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漠中,有一棵枯死的老树,老树的枝头有一个简陋的鸟巢,鸟巢里有一只鸟儿终日忍饥挨饿,艰难度日。  一日,大漠刮起了沙暴,那棵枯树被连根拔起卷走了。  这只可怜的鸟儿为了寻找新的藏身之处,不得不飞行数千米,终于发现了一片绿... - 2018-12-10
  • 会长的蛋糕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米尔总能在奶奶那里找到些事情做。一天,她用一个旧贝壳在院子里挖了起来。  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要做个蛋糕,”米尔说,“现在我要挖个坑。”  于是,狗帮着她挖了起来。一会儿,他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米尔说:“... - 2018-12-11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为什么我没有尾巴?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宝宝和妈妈去动物园里玩的时候,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小动物都有尾巴,就自己没有。于是,她和妈妈讨论起尾巴来:  宝宝:妈妈,为什么松鼠有尾巴,我没尾巴?  妈妈:你睡觉的时候有棉被盖。松鼠没有棉被,就用尾巴当棉被。  宝宝:妈妈,为... - 2018-12-10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第十一回 此钦差叩见彼钦差 有理人反成无理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山西巡抚诺敏的府衙里,今天晚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觥筹交错,十分热闹。花厅里,一拉溜摆开了十张八仙桌。桌上各种菜肴琳琅满目,时鲜瓜果堆积如山,汾酒、竹叶青溢出扑鼻的清香。几十名身份不同的客人纷纷来到这里,欢度元宵,共庆胜利。有的是翎顶辉... - 2018-12-16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不愿背而愿挑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国王,一天。要到御花园里去散散心,对一个臣子说:“你背一把椅子,到花园里去吧,我要在那里坐一会儿,玩赏玩赏。”这个臣子,觉得替国王背一把椅子,可是羞耻的事体,就回奏国王说:“臣不能背,只愿意挑。”国王看他如此,就叫人拿三十六把倚子来,... - 2018-12-10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对许玉兰说:“今年是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还有什么?我爷爷,我四叔他们村里的田地都被收回去了,从今往后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了,田地都归国家了,要种庄稼得向国家租田地,到了收成的时候要向国家交粮食,国家就像是从前的地... - 2018-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