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父子之战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对我儿子最早的惩罚是提高自己的声音,那时他还不满两岁,当他意识到我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喊叫时,他就明白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了,于是睁大了惊恐的眼睛,仔细观察着我进一步的行为。当他过了两岁以后,我的喊叫渐渐失去了作用,他最多只是吓一跳,随即就若无其事了。我开始增加惩罚的筹码,将他抱进了卫生间,狭小的空间使他害怕,他会在卫生间里"哇哇"大哭,然后就是不

      断地认错。这样的惩罚没有持续多久,他就习惯卫生间的环境了,他不再哭叫,而是在里面唱起了歌,他卖力地向我传达这样的信号——我在这里很快乐。接下去我只能将他抱到了屋外,当门一下子被关上后,他发现自己面对的空间不是太小,而是太大时,他重新唤醒了自己的惊恐,他的反应就像是刚进卫生间时那样,嚎陶大哭。可是随着抱他到屋外次数的增加,他的哭声也消失了,他学会了如何让自己安安静静地坐在楼梯上,这样反而让我惊恐不安。他的无声无息使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开始

      担心他会出事,于是我只能立刻终止自己的惩罚,开始请他回来。当我儿子接近四岁的时候,他知道反抗了。有几次我刚把他抱到门外,他下地之后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跑回了屋内,并且关上了门。他把我关到了屋外。现在,他已经五岁了,而我对他的惩罚黔驴技穷以后,只能启动最原始的程序,动手挺他了。就在昨天,当他意识到我可能要惩罚他时,他像一个小无赖一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高声说着:"爸爸,我等着你来揍我!"

      我注意到我儿子现在对付我的手段,很像我小时候对付自己的父亲。儿子总是不断地学会如何更有效地去对付父亲,让父亲越来越感到自己无可奈何;让父亲意识到自己的胜利其实是短暂的,而失败才是持久的;儿子瓦解父亲惩罚的过程,其实也在瓦解着父亲的权威。人生就像是战争,即便父子之间也同样如此。当儿子长大成人时,父子之战才有可能结束。不过另一场战争开始了,当上了父亲的儿子将会去品尝作为父亲的不断失败,而且是漫长的失败。

      我不知道自己五岁以前是如何与父亲作战的,我的记忆省略了那时候的所有战役。我记得最早的成功例子是装病,那时候我己经上小学了,我意识到父亲和我之间的美妙关系,也就是说父亲是我的亲人,即便我伤天害理,他也不会置我于死地。我最早的装病是从一个愚蠢的想法开始的,现在我已经忘记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我装病,我所能记得的是自己假装发烧了,而且这样去告诉父亲,父亲听完我对自己疾病的陈述后,第一个反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反应就是将他的手伸过来,贴在了我的额头上。那时我才想起来自已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竟然忘记了父亲是医生,我心想完蛋了,我不仅逃脱不了前面的惩罚,还将面对新的惩罚。幸运的是我竟然蒙混过关了,当我父亲明察秋毫的手意识到我什么病都没有的时候,他没有去想我是否在欺骗他,而是对我整天不活动表示了极大的不满。他怒气冲冲地训斥我,警告我不能整天在家里坐着或者躺着,应该到外面去跑一跑,哪怕是晒一晒太阳也好。接下去他明确告诉我,我什么病都没有,我的病是我不爱活动,然后他让我出门去,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两个小时以后再回来。我父亲的怒气因为对我身体的关心一下子转移了方向,使他忘记了我刚才的过错和他正在进行的惩罚,突然给予了我一个无罪释放的最终决定。我立刻逃之天天,然后在一个很远的安全之处站住脚,满头大汗地思索着刚才的阴差阳错,思索的结果是以后不管出现什么危急的情况,我也不能假装发烧了。

      于是,我有关疾病的表演深人到了身体内部。在邦么一两年的时间里,我经常假装肚子疼,确实起到了作用。由于我小时候对食物过于挑剔,所以我经常便秘,这在很大程度上为我的肚子疼我到了借口。每当我做错了什么事,我意识到父亲的脸正在沉下来的时候,我的肚子就会疼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体会到自己是在装疼,后来竟然变成了条件反射,只要父亲一生气,我的肚子立刻会疼,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父亲的反应,那时候我父亲的生气总会一下子转移到我对食物的选择上来,警告我如果继续这样什么都不爱吃的话,我面临的不仅仅是便秘了,而是身体和大脑的成长都会深受其言。又是对我身体的关心使他忘记了应该对我做出的惩罚,尽管他显得更加气愤,可是这类气愤由于性质的改变,我能够十分轻松地去承受。

      这似乎是父子之战时永恒的主题,父与子之间存在着的那一层隐秘的和不可分割的关系,那种仿佛足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关系,其实是父子间真正的基础,就像是河流里的河床那样,不会改变。很多年过去了,当我开始写作以后,我父亲对我写下的每一篇故事,都是反复地阅读,这几乎是他一生里最为认真的阅读经历了。当我出版一部新作,给他寄出后,他就会连续半个月天天去医院的传达室等候我的书,而且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对我的书迟迟未到显得急躁不安。我父亲这样的情感其实在我小时候就己经充分显露了,从而使我经常可以逃脱他的惩罚。

      我装病的伎俩逐渐变本加厉,到后来不再是为了逃脱父亲的惩罚,而是开始为摆脱扫地或者拖地板这样的家务活了。有一次我弄巧成拙了,当我声称自己肚子疼的时候,我父亲的手摸到了我的右下腹,他问我是不是这个地方,我连连点头,然后父亲又问我是不是胸口先疼,我仍然点头,接下去父亲完全是按照阑尾炎的病状询问我,而我一律点头。其实那时候我自己也弄不清是真疼还是假疼了,只是觉得父亲有力的手压到哪里,哪里就疼。然后,

      在这一天的晚上,我躺到了医院的手术台上,两个护士将我的手脚绑在了手术台上。当时我心里充满了迷惘,父亲坚定的神态使我觉得自己可能是阑尾炎发作了,可是我又想到自己最开始只是假装疼痛而已,尽管后来父亲的手压上来的时候真的有点疼痛。我的脑子转来转去,不知道如何去应付接下去将要发生的事,我记得自己十分软弱地说了一声:我现在不疼了。我希望他们会放弃己经准备就绪的手术,可是他们谁都没有理睬我。那时候我母亲是手术室的护士长,我记得她将一块布盖在了我的脸上,在我嘴的地方有一个口子,然后发苦的粉末倒进了我的嘴里,没多久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己经睡在家里的床上了。我感到哥哥的头钻进了我的被窝,又立刻缩了出去,连声喊叫着:"他放屁啦,臭死啦。"然后我看到父母站在床前,他们因为我哥哥刚d的喊叫而笑了起来。就这样,我的阑尾被割掉了,而且当我还没有从麻醉里醒来时,我就已经放屁了,这意味着手术很成功,我很快就会康复。很多年以后,我曾经询问过父亲,他打开我的肚子后看到的阑尾是不是应读切掉。我父亲告诉我应该切掉,因为我当时的阑

      尾有点红肿。我心想"有点红肿"是什么意思,尽管父亲承认吃药也能够治好这"有点红肿",可他坚持认为手术是最为正确的方案。因为对那个时代的外科医生来说,不仅是"有点红肿"的阑尾应该切掉,就是完全健康的阑尾也不应该保留。我的看法和父亲不一样,我认为这是自食其果。

      1999年1月31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60-937.html - 2018-02-12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 - 2018-05-13
  • 第七十八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假赵南珩眼珠一转,不见人影,心知这发话的准是庵主无疑,此刻可能尚在房中,这就躬身道:“孩儿睡不着,到庵前走走,母亲还没睡吗?”  妇人声音道:“娘也睡不着,孩子,时间不早了,你快睡吧!”  假赵南珩口中应是,翻进围墙,照着黄衫老人指示,... - 2018-05-13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七十二章 葫芦依样折南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世侯看完树上字迹,不禁气得浓嘿一声,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明目张胆挑战,委实欺人太甚!  凭他在武林中的声望,即使没有兴趣,自然也非去不可。  奇峰关是川鄂湘三省的交界,邻近武陵山脉,山岭这通,地瘠人稀。  这时东方天际渐渐露出鱼白,... - 2018-05-13
  • 第七十章 拂面阴风透骨过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他趁人不备,骤然出手,所取部位,又极狠毒,大有一举毙敌之意,不觉气往上冲,方欲出手拆解!  蓦见南玖云一个仰身,退出数步,身在疾退之中,一边喊道:“赵兄弟快闪开,他‘白骨爪’阴毒无比,还是由我来对付他。”  赵南珩闻声一怔,果然... - 2018-05-11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七十五章 婉转峨眉仰药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玉坠,实在只有半方,再也摸不到什么了。  但劲装青年双眸之中,却隐隐射出异样光彩,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淫邪之色,得意的狞笑道:“小爷跟你跑了几千里冤枉路,这么一来,还算值得!嘿嘿,让小爷先瞧瞧你到底是谁?”  他目光盯在她脸上,仔细打量了一... - 2018-05-13
  • 第七章 幽林兄妹盟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道:“在下周少卿。”  司马纶细听他说话声音,似是故意低沉了些,没有尹剑青说话那么清朗,但总可以听得出尹剑青的声音来,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同时也证实了尹剑青确是被青衣帮劫持出去的了,一面拱拱手道:“原来是周兄,在下久仰得很。”  柔... - 2018-05-15
  • 第七章 神驼飞花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闵印闻言恍然大悟到前些日子五老因何对帝君不甚尊敬的原因,不由缓缓退后数步,并将一身功力提聚双臂,以防突变。  神驼飞花楼青云,这时目射寒光盯住于凌风老人身上,冷冷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青衫神叟死于老夫的暗算之下了?”  凌风老人震... - 2018-05-25
  • 第七章 大佛耳秘传消息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不敢耽搁,依照荆一凤说的路径,穿出花廊,走没多速,就是东园园门,这一路,他没遇上人,也许暗中有人,他现在是钱管事的身份,自然没人会来问他。  出了东园两扇园门,门外才看到站立着两个身穿青色劲装,腰跨钢刀的堡丁,他们看到出来的是钱管... - 2018-05-21
  • 第七章 蛇鹤相争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话声传来,一个宽袍大袖的老道人已经到了面前,朝蓝袍老者稽首一礼,说道:“贫道来的突兀,还请宋老施主见宥。”他,正是武当三子中的清尘道长!  楚秋帆看到清尘道长赶到,心头大喜,急忙趋了上去,拱手一礼道:“道长来的正好,晚辈被这位宋老丈发生... - 2018-05-16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一章 武林三绝剑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座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 - 2018-05-15
  • 妈妈,你在哪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又是一个阴雨天,已经好几天没看见太阳了。云铅似的沉重,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唯有教室里那琅琅的读书声,好似一条清澈的小溪,弹唱着一首欢快的乐曲,时而回响在校园的上空。  下课铃声一响,孩子们大多会拿起毽子皮筋捧着篮球飞向操场,校园里顿时... - 2018-05-14
  • 儿子的“521”密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小壮壮的妈妈在检查孩子的作业时,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521”。妈妈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啊?她想问一问壮壮,但孩子睡下了,鼻翼间发出轻微的鼾声。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这一段时间学习成绩下降,是不是和这张纸条有关系?她把... - 2018-05-14
  • 师生之间最难调和的矛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记得刚当老师那时候,身体清瘦,看似弱不禁风,其实那时我坚持练习武功,用手捏碎核桃是轻而易举的事,能够左右开弓单手举起十五公斤的护铃,而且一气可以举十多下,可以单手把一百多斤重的学生拎起来,但是学武功的时候师傅反复交代过,武功切不可外露,... - 2018-05-14
  • 食物王国游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我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这时,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个人长得好奇怪啊!木耳的耳朵,葡萄的眼睛,西瓜的头,面条的头发,苹果的脸,樱桃的小嘴……(由于食物太多,无法一一例举),它对我说:“我是食物王国的人,我的国王想邀请你去参加... - 2018-05-14
  •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 - 2018-05-15
  • 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在二高上高二,刚“改制”为半月一放假,特高兴!一路上,活蹦乱跳,说什么“物理老师讲‘理’啦”,“地理老师不‘凶’啦”……  什么什么的,一路欢歌《南泥湾》——自己找车坐;欢唱刘欢的“风风火火”;毛手毛脚,乱闯一气;挤到路边一骑车,撞翻... - 2018-05-14
  • 夭折的花季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早晨的太阳已是红彤彤的,耀眼的阳光穿过玻璃,抚摸着杨华结实的肩膀和胳膊,杨华没有一点幸福和惬意的感觉,而是痛苦不堪。  在以往,他早已去学校上学了,这时正在教室里用心听课呢,可今天他没有去,不是他偷懒,也不是他有病,他多想去学校,可是他... - 2018-05-14
  • 第十章 财帛动人心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道:“据先师说金窖就在这座大殿之下,要移开石香炉,才能下去。”  地鼠隗七耸着肩道:“我的天,这座石香炉,怕不有上千斤重,凭咱们几个人还移不开呢!”  金财神道:“头儿,十一哥他们全在古墓外守护,要不去……”  “他们守护墓外,不... - 2018-05-15
  • 第五章 再遇青衣帮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金祥生陪笑道:“尹少兄请放心,艾姑娘现在后院,她是敝庄的贵宾,老朽自然待若上宾的了。”  尹剑青道:“我可以去看她吗?”  金祥生脸上略有为难之色,陪着笑道:“尹少兄但请宽心,只是尹少见最好等午后见过那位要见你的人之后,再去看艾姑娘不迟... - 2018-05-15
  • 奇怪的小黑熊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在一片森林里,一群熊在树丛中,在竹林里快乐地生活。不管是大熊还是小熊,它们在生活中不分长幼,有说有笑。小黑熊虽然是个小队长,但是,它并没有一点“官气”,它依然是众熊的好伙伴,该带领大家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家都十分尊敬它,无论做什么做... - 2018-05-14
  • 第六章 假凤虚凰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眼光一抬,发现岸上站着四五名佩刀兵勇,还有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夏布长衫的老者,赫然是金家庄总管陆连奎。  尹剑青心中暗暗吃惊,忖道:“金家庄的势力果然不小,居然动用了官家的人!”  柔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端庄,当真像是一派少夫人... - 2018-05-15
  • 第八章 龙城群英会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面具既是青衣帮的,尹剑青不好不答应,只得伸手从脸上徐徐摘了下来。  揭开面具,露出来的自然是他庐山真面目了。  祁七婆婆眯着一双水泡眼,朝尹剑青上上下下一阵打量,然后又转到金步娇的身上,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才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 - 2018-05-15
  • 第四章 鬼魅十二煞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找我?”  尹剑青一怔,问道:“陆总管找在下有何贵干?”  陆连奎笑了笑道:“在下找寻尹少侠,已非一日,今天总算有幸,找到少侠了。”  尹剑青道:“陆总管找寻在下总不会没有事吧?”  “自然有,自然有……”陆连奎连声陪笑道:“因为敝上... - 2018-05-15
  • 第九章 颠倒八门阵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他说来婉转,好像是替尹剑青设想,实则无非想从尹剑青口中,探出“迷踪图”的下落。  尹剑青怒声道:“阁下说的,全非事实,在下尚有事去,恕不奉陪了。”  天机星大笑一声道:“尹小兄弟,你且仔细的想想,兄弟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年轻人一时冲... - 201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