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猛可里,一股劲急无比的狂飙,向自己撞到,天狐不愧为六绝中人,一觉风声有异,百忙中吸气点足,一条身形,笔直拔起四丈来高,才算堪堪避过!

      身在半空,突发一声冷嘿,头上脚下,双掌下拍,往江青岚当头击下!天狼一掌之力,被对方引开,他平日自视极高,此时第一招就折在后生小辈手上,如何不怒?

      也是一声冷嘿,手划弧形,双爪往江青岚背后抓去!天狼天狐,成名数十年,居然以大欺小,以两对一;但析城双凶,那管这些?

      “伯父伯母,你们不可误会。”

      江青岚急喊声中,只听天狼喝道:“嘿嘿!小子,你拿命来就不误会了!”

      两仪爪快接近他后心了。设被抓中,天狼数十年精湛功力,是铁,也得抓个窟窿。但江青岚却并没回头,右手一翻,一缕指影,忽然从天狼双爪之中穿入,快速绝伦的指风,已直奔心坎。不!“玄机”,“期门”,“章门”,全笼罩在指风之下!

      天狼要是抓中江青岚后心,自己也得身负重伤,心头猛凛,这小子的点穴手法,迅疾怪异,兼而有之!

      他经验老到,招式未接,身子早已倏地后退出去了四五步!这真是电光石火,间不容发,天狐才一后退,江青岚也就趁机横跃。

      “轰!”天狐泰山压顶之势,也紧接着疾劈而下!三人动作,先后之分,根本连瞧都无法瞧清,山石四溅,狂飙乱卷,地面上被天狐全力一击,打成两尺来深一个大坑。

      两丈方圆,砂飞风漩,声势好不惊人!但她还是落了空,那小子不是好好的站在一旁?

      他们简直不相信,他能够从自己两人手下逃得出去。

      天狼怒嗥!天狐怒吼!

      两人同时撤出成名兵器白玉如意,左右一分,四道凶光暴露的眼神,紧盯着江青岚,当真像一狼一狐,发了凶性。

      江青岚心头一寒,不自禁地后退了三四步。这时,天色已昏黑之时,高山顶上,吐出一弯新月,照着白玉如意,分外显得晶莹有光。

      “小子、亮出兵器来,免得死了叫屈!”天狐厉喝声中,正待欺身进招。

      突然,天狼符奇立好似有了警觉,沉声喝道:“何方朋友,躲在树上?”

      天狐微微一凛,立即停住身子。“哈哈!”山顶空地东南的一株大树上,两条人影,倏然飘落。

      “符兄果然高明,小徒碰上了一点枝叶,竟被发觉!”

      发话的是一个面相清癯,身穿青袍的老头,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劲装青年!江青岚瞧清来人,心中暗暗叫苦,天狼天狐,自己已大感辣手,如今又来了毒冰轮王屋散人师徒,这可怎么办?天狼符奇立嘿了一声,冷冷的道:“原来是祁老哥!”

      王屋散人目光一扫,忽然笑道:“符兄贤夫妇,奇人奇事,当真使兄弟莫测高深,两位在析城山包庇姓江的小子,这会却在这里动起手来。”

      天狐怒道:“这是咱们的事,你管不着!”

      祁天行并不动怒,依然笑道:“那么可容兄弟插上一手?”

      他不待析城双凶答应,右手一抬,辣手郎君温璜,早已把青玉为杆,白玉为轮的毒冰轮,送了上来。

      王屋散人随手一拈,就大刺刺的往江青岚身前走去!天狼天狐,岂肯后人,也立即从左右抄了过来。江青岚处此情势,心知再要解释,也是白费。心中一怒,迅速抽出七星剑,大声叫道:“伯父伯母,兰儿之事,确是误会,晚辈有口难分,只是你们三位世外高人,也想以多为胜,不觉有辱盛名吗?”

      天狼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心想以自己等三人的身份,联手对付一个后生小辈,倒真要被天下人讪笑!

      当下回头道:“祁兄能否稍退一步,让愚夫妇把这小子废了,免得……”

      王屋散人打了个哈哈道:“符兄切勿为他之言所动,此人不除,异日必成大患,我等志在取他性命,有什顾虑?”

      他脚步并不停止,一面狞笑道:“小子,这叫迫于情势,不得不尔!”

      他们三个人,成为品字形的逐渐逼近!江青岚又后退了两步,但事到如今,说也无用,倒反而神定气闲,并无惧意,暗暗运足“离合神功”,仗剑以待。

      他因为对方三人,乃是名震武林的六绝中人,自己除了一招“乾坤一剑”之外,要想和人家单打独斗,都无法抗衡,虽然离合神功,近日发现了能接引敌势,和借力反弹,但自己强煞也只有三成火候,那能敌得住三人联手?因此可以想像得到,一动上手之后,自己极难持久……

      “小子接招!”王屋散人当真外貌清癯,内心狠毒,出招在先,喝声在后。只见毒冰轮起处,一轮青影,挟着风雷之声,当头砸下!江青岚因析城双凶也同时逼到,不敢硬接,脚尖微微一点,人已向后退出数尺!

      “嘿!”左侧的天狼冷哼声中,身形微旋,玉如意划起一圈弧形,由左向右,往江青岚背后横扫而至!

      天狐更不怠慢,玉如意同样划起一道弧形,却由右往左,迳磕前胸。江青岚左右受制,腹背全虚,但他却十分沉着,长剑一领,身随剑走,剑走偏锋,一招“倒卷珠帘”,迎着天狐来势,向后引出,左掌凝聚功力,向上猛劈!

      他目今身手,大非昔比,当真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离合神功,随招指出!天狐玉如意出手,瞥见对方人影乍闪,剑光撩过,只觉一股巨大吸力,把自己劈出的力道,顺势往前带出。

      正好迎向丈夫的玉如意上撞去,赶紧右手一沉,往侧纵开。天狼防不到江青岚居然学会了真气接引,借力打力之法,心中暗凛,也立即收招斜退!

      “轰!”江青岚劈出的一掌有如迅雷奔发,正好碰上王屋散人毒冰轮泰山压顶之势。只觉压力奇重,迫得自己蹬蹬后退了两步。王屋散人手上的毒冰轮,也被弹起一尺来高。四人乍合倏分,以王屋散人和析城双凶的身份,这一招合力进击,最少也得把江青岚震个踉跄后退,招架不迭。

      那知对方只不过用了一招,就把自己三人悉数封开。这等功力,就是各大门派老一辈中,也屈指可数,如今竟然出之于一个年轻小子,宁不令三人暗感檩异?

      “祁兄,这小子已得空空老儿‘离合神功’真传。”

      “不错,所以不能养疴贻患!”王屋散人怪笑声中,欺身前进,毒冰轮直点而出。不!

      他这一次,出手之快,连招法都看不清楚,只见劲风雷奔,轮影如山,劈面滚来!

      析城双凶,也在同时之间,发动攻势,左右前后,两柄玉如意交互划起闪电光芒!要知这三人的武功,都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境,第一招上,因低估对方,才致失着。此时既有警惕,加之暴怒之下,和刚才出手,自有天渊之别!刹那之间,江青岚已陷入三件玉石兵器的一片莹光之中。他虽然把“离合神功”全力运起,同时右臂疾洒,师门“通天剑法”追魂八剑源源使出,七八条臂膀,漾出七八支剑光,还是觉得压力重重,难以挥洒!

      析城双凶的“阴阳双玉正反七十二式”,和王屋散人的“毒龙轮法”,都是他们挤身武林六绝的成名之技,岂同等闲。任你“通天剑法”追魂八剑是崆峒镇山绝艺,放到这三人手下,也就并无出奇之感。

      压力愈来愈重了,单是三人从兵器上所发出的真力,就激荡出震耳慑心的厉啸。五丈方圆,风漩石走,附近树木,有若遇上了台风,纷纷断折!江青岚奋起神威,用尽一身本领,才走出七八个照面,便已大感不妙。

      其实他能够在这三人手下,走出七八招,已可大大的值得骄傲了。像他们三人之中,无论是谁,平日出手,还不是三招两式,就可解决,要像今日这样联三人之力,还缠斗了许久,当真是罕有之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408-952.html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三十七章 千里追踪隔室囚红线 两番说亲限时下迷香_纵鹤擒龙
  •   “咭”!凤儿得意的笑了一声道:“你还识货!”  白衣文土好像十分怀疑,问道:“你从那里来的?”  凤儿这会可神气了,她猜想他一定怕“五殃针”。撇着嘴道:“这个你可管不着!”  白衣文士依旧恢复了笑容,点头道:“你只要说出来,我就让你去。... - 2017-12-28
  • 第七章 析城双凶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突然觉得身躯颤动了一下,要想挣扎,已是动弹不得。但他心头清楚,只见瘦小老人双手连扬,缕缕指风,应手而出,片刻之间,全身三十六处大穴,全被点遍。  指风乍停,江青岚一身冷汗,四肢乏力。迷糊之中,骤觉“百汇”穴上,有一股热流,滚滚不绝... - 2018-04-23
  • 第七章 勾心斗角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明知此刻只要他袖手旁观,香公子便会被雪团砸中,但仅是稍一犹豫,天性里的侠义之念已令他不假思索地弃去长剑,探手抓住银链,奋力一带,已将香公子横拉硬扯地拽入洞中。雪团带着呼啸声落下,洞口的石门亦被砸落山谷。  两人连滚带爬地摔成一团,... - 2018-06-14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七章 倩影绰约灯市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段虚寸星夜兼程,待赶到洛阳城时,正值元宵节。  据自古传下的风俗,元宵节期间帝王亦要与民同乐,擎风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一早就带人出府巡城。苏探晴虽是耽心顾凌云的安危,却也无法即时面见擎风侯,只得耐住性子,跟着段...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章 那一锥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峨眉金顶,雾气迷漫,劲流横逸。  魏公子立于山顶,看着山道上缓缓向上行来的楚天涯,山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必胜,却还是忍不住有一点惋惜。  纵横二十年来,这是唯一的一次与朋友为敌。  不错,他一直当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 2018-06-27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