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脉血石_山河_故事大全

  •   这个十一月的京师傍晚,特别宁静,才至戌时,街上便少了许多游人。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悬于中天,在清冷月光的逼视下,那些罩在屋顶上的白霜与挂在屋檐下的冰棱映着霓虹般的幻彩,仿佛依然延续着白日间的热闹繁华。

      然后,那一层玉屑似的雪末寂然无声地慢慢飘落而来,就像是在提醒着人们,隆冬已至。

      轻柔的夜风越刮越慢,终于停息下来,雪粉窸窸窣窣地垂飘而下。气息清新,大地宁谧而静默,没有咆哮般的呼啸声,没有撕扯一切的破坏力,如同天上诸神为人间撒下了无数白色的花瓣。

      今年冬天京师的第一场雪,就这般悠然沉稳而不易察觉地来了,尤其是在如此晴朗的夜空中,更让人产生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

      这样的夜晚是最适合感怀往事的。

      比如将军府中那个权高位重、在江湖上被视为不败神话的明将军,此刻忽就抛下正与之商谈要事的将军府大总管水知寒,端起半杯热茶迈步到窗前,怔怔望着窗外悠然飘下的雪花,想到了三年前的某个冬日。

      记得那一刻也正逢上当年京师的第一场雪。阴差阳错之下,明将军与自己的平生劲敌在京城的大街小巷“玩”起了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也就是在那一天,他不但在心中定下了彻底击败政敌泰亲王的计策,也终于正式约战了那时他心目中唯一的对手——暗器王林青。

      如今三年过去了,泰亲王众叛亲离,远遁南疆,纵负隅顽抗,亦难成气候;而与暗器王林青的一战,虽然明将军自谓武功不敌,但林青力战而亡,葬身于绝顶深渊,确是不争的事实。对于只看重结果的江湖人来说,明将军的不败神话依旧。

      也可以说,正是三年前的一切奠定了明将军至尊无上的地位,从此之后,无论是在仕途还是武道,他都没有了任何对手。

      然而,没有了对手是否也就意味着没有了追求?

      明将军怀想良久,轻轻地叹了口气,丝毫不介意水知寒会将自己的一举一动皆看在眼里,举杯对空朗声长叹:“林兄,我敬你一杯!”然后昂头一饮而尽。

      水知寒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垂目敛声,对明将军的神情态度视若不见,只是轻抚了一下自己尚未伤愈的右肩,似乎仅仅是因为这一场寒雪触发了他的伤口。

      ——那是两个月前在苏州穹隆山忘心峰顶所受海南落花宫高手龙腾空的濒死一掌,亦是一直隐忍于明将军锋芒之下的水知寒纯以武功威慑江湖的首战。

      水知寒低声道:“知寒旧伤复发,暂请退下敷药。”

      不等明将军回答,他已悄无声息地退出房间。事实上,肩上的伤势已近痊愈,只不过他心下明白:尽管是处身于这样一个温柔的、甚至会让人觉得温暖的雪夜,有些人却依旧会觉得很寂寞,不用人陪伴的寂寞。

      而在京师南郊白露院的无想小筑中,那个倦靠在闺房窗边凝望着雪花、风华绝代的女子同样想到了那一天、那个人,也同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终于,骆清幽轻轻站起身来,从墙上摘下那把断了弦的偷天弓抱在怀里。她握着弓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仿佛想在弓柄上刻下自己深深怀念的那个名字。但一刻之后,却有一丝恬静的笑容荡漾在她美丽的唇角:就算天人永隔,但谁也管不住她那颗始终游逸在他身边的心。

      斯人已逝,她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甚至比从前想念得更加心安理得。因为没有人可以再笑话她,没有人可以用暧昧的态度传播着流言蜚语,她也不用再担心他的安全与健康,还可以随时光明正大地因着某件事、某个情景、某个片段追忆起与他的往事……

      只是,再也没有人会用一柄小木锤给她敲核桃;再没有人能陪她像孩子似的打雪仗;再没有人可以让她一面唇枪舌剑地斗嘴,一面在心里觉得甜蜜;再没有人能够让她理所当然、衣不解带地照顾,直至嘴角生出水疱;再没有人有能力让她忘了自己身为蒹葭门主的责任……

      有人敲敲房门,骆清幽方才从一刹那的恍惚中恢复过来:“小何,稍等一下。”她一面轻拭不觉中湿润的眼眶,一面匆匆对镜而照,确定自己脸上没留下任何失态的痕迹。

      屋外人一呆:“奇怪,我特别没让人通报,你又怎么知道是我?”

      骆清幽淡然道:“除了你,还有谁会如此既含蓄又没礼貌?”

      “哈哈,此言何解?”

      骆清幽轻理云鬓:“你本是大步而来,至门口十步前却突然慢了下来,此谓含蓄。可是你倒说说,普天之下除了你,哪还会有人半夜三更大摇大摆地直闯女子闺房,还不让人通报?”

      “嘿嘿,放轻脚步只是想趁你不备吓你一跳,更何况现在远不到半夜三更,我当你是朋友才不和你见外啊。”

      听着对方大大咧咧地解释,骆清幽忍不住抿嘴一笑,开门让客。

      凌霄公子何其狂踏入屋中,面上依旧是那副睥睨天下的傲态,口中则喋喋不休:“你夸我没礼貌倒还罢了,可千万不要骂我含蓄,我平生最恨那些心里肮脏龌龊却偏偏装出正派模样的伪君子了。”

      骆清幽抓住话柄:“却不知何公子刚才心里有何肮脏龌龊之事?”

      何其狂为之语塞,随即自嘲地大笑:“小弟确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他略一停顿,故作神秘地放低声音,“下雪了,想约你一同去赏雪。”

      骆清幽嫣然道:“我才不信你有那么好心。老实交代,今天到底是赌输了钱还是喝空了家藏美酒,要不然就是被哪个豪门公主拒绝,这才来找我散心的。”

      其实骆清幽早已知晓凌霄公子的来意。

      何其狂表面狂傲且洒脱不羁,内里却极为细心缜密。他与暗器王林青相交最笃,自然也知道林骆二人情深义重,担心骆清幽思念林青心切,郁郁不乐,所以才常常借故找她。两人每次相见皆如兄妹般出言无忌,就算骆清幽心绪不佳,听何其狂一番海阔天空的东拉西扯后,倒真是减少了许多烦忧。也亏得有何其狂常来相伴,这三年亦杜绝了无数欲要登门的提亲者。

      此刻,何其狂的眼神落到了骆清幽的怀中,神色骤然一黯,玩笑话尽皆止于唇边。失去主人的偷天弓似乎已不复昔时的凌厉霸气,却比世上任何的锋刀利剑都能够轻易搅乱他的心境。

      骆清幽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只顾着拭目对镜,却忘了放下怀中的偷天弓。她不愿惹何其狂念及故友,强作轻松地将弓重新挂好:“既然要陪我赏雪,还不快快备轿?”

      何其狂却闷叹一声,坐于桌前,毫无禁忌地端起一杯茶倒入腹中。

      他向来随心而动,本是兴高采烈而来,此刻睹物思人,再也没了赏雪的兴致。这三年来,他与骆清幽之间可谓无话不谈,却唯独有意避免提及暗器王林青之事,彼此都不愿引得对方感伤。但这一刹措手不及之下,如潮涌来的往事欲避无门,再不能止。

      骆清幽怔立一会儿,也陪着何其狂坐下,良久方才幽幽开口:“事实上他已死去将近三年了,我相信他在九泉之下也不愿意看到我们这般沮丧无为。或许,我们更应该关切那些活着的人。”

      何其狂无语,只是重重点点头。

      “比如,我很想知道小弦那孩子怎么样了?当年宫涤尘传话说,蒙泊大师带他去了吐蕃,但这三年来音信皆无。虽然我相信宫涤尘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弦,却还是忍不住替这孩子担心。”

      何其狂的脑海中隐隐浮现出那个面容俊俏、行事莫测的宫涤尘。他半生遇人无数,却绝少有人如宫涤尘一样,令他一直看不通透。

      骆清幽续道:“我本想有机会去吐蕃看看小弦,却又觉得他或许已适应了如今的生活,见到我之后只怕会更想念他的林叔叔,徒惹伤心而已。瞻前顾后之下,再加上门中事务繁忙,竟就耽搁了下来……”

      何其狂轻轻点头。他理解骆清幽的心情,那孩子就像是一面连接着现在与过去镜子,看到他,便会照见到那许多不堪面对的往事。

      骆清幽提议道:“你一个人独来独往没有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55-971.html - 2018-06-14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第一章 大漠孤烟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大漠孤烟直。玉门关外的戈壁,一望无垠。除了骄阳下几根迎风摇曳的枯草,看不见一点有生命的东西。似乎自鸿蒙之初,一切都是静止不变的。青衣老人拄着大刀,凝立不动,似在调理气息,方才一场恶战,大约是有点伤筋动骨。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缓缓滑下,慢... - 2018-12-12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第一章 重重疑问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三月,这是春花最明媚的季节!  在桐柏山的南首,有一座幽谷,叫做“狄谷”。  谷中遍山都是桃李,每年春天,谷暖地幽,桃李盛开,繁花如锦,落英缤纷,四十里香沾衣襟,几疑身在桃花源中。  这里有一种小禽,翠绿可爱,鸣声特别清脆悦耳,名捣乐乌... - 2018-11-29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犬牙交错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汉高祖刘邦开国之后,分别封功臣到各地为王。但是因为这些王候在地方上拥有强权,甚至有谋反叛变的意思,于是汉高祖就一一把他们消灭了。   为了巩固汉室,汉高祖又大力赐封同族的人。因为同姓诸侯国数量增加,在汉景帝时,爆发了以吴王为首的七国之乱。汉... - 2018-12-12
  • 渔夫与小梭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渔夫把网撒到海里,捕到了一条小梭鱼。那可怜的小鱼求渔夫把它放了,说他还太小了。他又许愿说:“待我长大后,再捉住我,将对你更有好处。”渔夫说:“现在我若放弃手中的小利,而去追求那希望渺茫的大利,那我岂不成了... - 2018-12-12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红鼻鼠的魔法种子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红鼻鼠很想成为一个会魔法的老鼠。于是,他从老树精图书室借来了一本《魔法宝典》。他翻开第一页,跳了进去,仔细地阅读起来。“好大的一片树林呀!”红鼻鼠细心地在树间找寻,他担心魔法和咒语会藏在哪一根树枝上,或者枝丫间的鸟窝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 - 2018-12-12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大鱼小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鱼爸爸和鱼妈妈为了繁衍子孙,双双对对逆流而上结伴同行。他们冒着天大的风险到达上游浅水区撒下种子,播种希望。不多久,鱼卵孵化了,小鱼儿在温暖安全的浅水区渐渐长大。虽然无忧无虑,却可惜见不到爸爸妈妈。一只青蛙告诉小鱼儿:“你们的爸爸... - 2018-12-12
  • 谈笑自若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东吴的名将甘宁,因有战功,被任命为西陵太守、折冲将军。   曹操在赤壁之战中失败后,孙权和刘备的联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南郡。驻守南郡的魏将曹仁以逸待劳,击败了吴军的先头部队。吴军大都督周瑜大怒,准备与曹仁一块雌雄。甘宁上前劝阻,认... - 2018-12-12
  • 笨鸟达达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达达是只年轻英俊的蓝色大嘴鸟,他爱上了橘黄色的大嘴鸟吉吉。  达达要盖一座好看又舒服的屋子,要是吉吉喜欢这屋子,达达就可以和吉吉成家了。  达达每天都在大树上用小石头子儿盖屋子,真带劲儿,他一边干活,一边吹口哨。不久,一座结结实实的小屋... - 2018-12-13
  • 我要当怪兽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老师问大家,你们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是什么呢?  理想,就是你长大后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我仰着脖子,用脑子使劲想,我的理想是什么呢?对了,我的理想是当科学家,发明超级太空船,把全世界都装在里面!  “可是科学家很辛苦的。”同桌小月... - 2018-12-14
  • 月亮上的奇闻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咳咳咳……”兔子爷爷生了病,咳个不停,“咳,都怪可……咳咳……可恨的雾霾。”  大嘴兔子愁眉苦脸,望着朦朦胧胧的月亮,忽然想到爷爷给她讲过“玉兔捣药”的故事。哈,月亮上一定有灵丹妙药!  大嘴兔子决定到月亮上去一趟。她铆足力气,纵身一... - 2018-12-14
  • 蓝花蛇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她身上布满花纹,蓝里透黄。大伙管她叫“蓝花”。  这时蓝花蛇孤寂地盘踞在一片草丛间。  草丛青青,碧波起伏,间或夹着几朵野山花。葱茏茂密的银杏树,挺拔耸立,别具特色。然而,蓝花对这美景却无心一顾。她心里凄凉着哪。  突然,草丛间沙沙响。... - 2018-12-14
  • 小小猴拾金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个小小猴捡了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他不知道这是啥,于是他拿着金子找到了猴族里最老的老老猴,问:“老老猴爷爷你看我捡的这是什么?”  老老猴接过金子仔细看了又看,慢悠悠地说:“这是一块金子,它在人类的世界是很值钱的东西,我曾经看见人类们为了... - 2018-12-14
  • 云朵鸟巢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片白云朵,一大早醒来就四处飘荡。她飘过一座大山峰、一个小山岗、一片大海、一丛树林……傍晚的时候,白云朵累坏了,她飘到一棵大树上,在两个枝桠间,打起瞌睡来。  一对鸟夫妇,忙着赶回家,但是鸟太太要下蛋了,来不及回到自己的家了。  “这真... - 2018-12-14
  • 萤火虫数星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日里的夜晚,萤火虫经常就会提着自己的小灯笼东奔西跑,它在干嘛呀?它在数星星,一、二、三、四、五、六、七、数着数着星星不见了,萤火虫忍不住哭了,它边哭边大声说:“哎呀!哎呀!天狗把星星吃掉了这可怎么办呀?这可怎么办呀?”  这时风来了,... - 2018-12-14
  • 一发千钧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韩愈,字退之,唐朝邓州南阳人,是当时的大文豪,主张文以载道之说,以复古为革命,用散文代替骈文,影响当时及后代非常大,所以有文起八代之衰之功劳,他很反对佛教。唐宪宗派使者要去迎接佛骨入朝,他上表谏阻,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去当刺史的官,他在潮... - 2018-12-13
  • 猴兄弟与桃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猴兄弟三个到田野里玩耍,玩着玩着,忽然远处飘来一阵浓烈的蜜桃子的香味。兄弟三个都闻到了,那红艳艳的桃子仿佛就摆在面前,一个个垂涎欲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们兴奋极了,立即朝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跑去。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他们发现了一棵桃树,树上挂... - 2018-12-13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小企企一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南极,很冷很冷,淡蓝色的冰覆盖着大地,处处堆积着白雪。一只年轻的企鹅妈妈生了一个蛋。  “总算生下来了!”企鹅爸爸激动地说,他早就期盼着企鹅妈妈生下这个蛋了。  企鹅妈妈小心翼翼地把蛋递给丈夫,企鹅爸爸用脚掌把蛋轻轻扒拉到自己热乎乎的肚... - 2018-12-13
  • 一丝不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明朝初期,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禁止杀牛。一天,乡绅张静斋和举人范进相约去拜访知县汤奉。汤奉设宴招待他们,席间有位老者将一些人士拼凑起来的五十多斤牛肉送给他。汤知县一向受贿,可上朝又有禁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问张静斋:“刚才有几个人送来五十... - 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