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去留香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他这一注意,竟然发现耿小云人如流云飘忽,剑如灵蛇乱闪,剑招越使越快,攻势居然十分凌厉,逼得他不得不放弃攻向东海钓鳌客的杖势,回过杖来应付耿小云的攻势。

      这真是他自己找的麻烦,硬要拖上一个耿小云,如今没有累上东海钓鳌客,反而累上了自己。

      老寿星心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竹杖随手挥出,一面忖道:这小丫头,当真不识时务,凭你这点能耐,敢找上我段老彭,若不是你手上是一柄宝剑,我彭老一杖就可以把你挑上半天高。

      心中想归想,手上可也不敢丝毫疏忽,对方这小丫头手中终究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器,一个不小心,被她削上了,老寿星岂非在阴沟里翻了船?因此他一支寿星竹杖,点点拨拨,只是在耿小云左右前后挥动,不敢和她短剑接触。

      耿小云就仗着对方这点顾忌,剑招源源出手,绵绵不绝,尤其她这一展开剑法,身如行云流水,忽东忽西,捉摸不定,老寿星的武功纵然高过她十倍,遇上这样飘忽不定的人影,一时也奈何不得。

      转眼工夫,已经打了十几个照面,这可把老寿星激怒了,心中暗道:若是再让这小丫头缠斗下去,岂不误了老宫主交代的大事?

      这一想,不由得顿起杀机,口中大喝一声,左手突发,五指如钩,朝耿小云右肩抓去。

      耿小云咕的笑道:

      “老寿星,你怎么和我认起真来了?”

      左手轻轻一转,似拍似拂,纤纤五指一下拂在老寿星手腕之上。

      老寿星这一抓何等凌厉快速?哪会把耿小云拂来的一只粉嫩的手掌放在心上,是以你归你拂,他归他抓,眼看就要抓上耿小云肩上了,突觉手腕骤然一麻,这一麻,一直麻上肩胛,整条手臂,立时像死蛇一般,软垂下去,再也用不上力道。

      老寿星究竟见多识广,心头蓦地一惊,暗道:拂经截脉手,这小丫头从哪里学来的?

      要知老寿星在黑道上,原是少数高手之一,一身武功,岂同小可,双目寒芒飞闪,厉笑一声道:

      “小丫头,你居然有一手,老夫非劈了你不可。”

      他左手虽然下垂若废,使不上劲,但喝声出口,右手寿星竹杖突然加紧,刹那之间,杖影交织,一支竹杖,化作了数十支竹杖,把耿小云一个人圈人在一片杖影之中!

      这还是他心中顾忌着耿小云手中是一柄宝剑不敢骤下杀手,否则十个耿小云也伤在他竹杖之下了。

      但尽管他心存顾忌,耿小云只觉身外好像被竹杖编成了一个竹笼,自己像金丝雀一样被关进在竹笼里面,不论你如何发剑,杖影似实而虚,你纵有宝剑,也休想削得着一点杖影,尤其对方每一杖都凝聚了内力,光是划空呼啸的杖风,却又似虚而实,被扫上、撞上了剑尖,都震得她右腕发麻,几乎连剑法都有施展不开之感。

      耿小云止不住心头暗暗震惊,忖道:这老魔头果然厉害,一面娇声道:

      “喂,老寿星是你要我和钓鳌客前辈联手的,你怎么真和我干上了?你左手已经不能动了,只剩下一只右手,还有这么凶狠,不怕我宝剑一个不留神,把你右手削断了?”

      狄明扬先前看到老寿星居然舍了东海钓鳌客,一支竹杖化作漫天风雨,向耿小云展开攻势,心里不禁暗暗替耿小云耽心起来,直到耿小云左手一下拂中老寿星左腕,一条左臂下垂若废,心中暗暗“哦”了一声,忖道:

      “是的,难怪自己觉得小云使出来的这记手法,十分怪异,原来是自己负伤时,康大哥教的三式手法了。”

      老寿星听得更怒,狞笑道:

      “小丫头,是你先和老夫当了真,这可怪不得老夫。”

      竹杖愈舞愈快,杖风也愈来愈劲。

      耿小云别说施展身法,一个人几乎都被他杖风卷撞得无法站稳,到了此时,明月宫“月移花影剑法”已经不管用了。要知这套剑法,原是明月宫用来训练侍女的,侍女学会了这套剑法,已足可应敌,明月宫又不需要侍女们对付顶尖高手。

      老寿星双目隐射杀机,一张黑里透红的老脸上,也有了喜容,他发现耿小云一身武功有如此高强,自然要先下手为强,趁机把她除去。

      因为她和狄明扬是一路的,此时先把她除去,也等于削弱狄明扬的助手,何况现在狄明扬身为公证人,自己把这小丫头打成重伤,他自无话说。

      耿小云被困在一片杖影之中,连站都快站不稳了,她一张春花般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俱色,依然娇声叫道:

      “喂,老寿星,什么叫怪不得你呀?听你口气,好像要向我痛下杀手了,对不?我告诉你啊,我也有一招杀手没有使出来呢,你说,我要不要使出来?”

      她说有一招杀手,那倒丝毫不假,那是狄明扬在离开明月宫的车上交给她的一个小纸卷,上面画的“第十九式干叶莲花”三个招式。

      她本来只是当时仔细看过一眼,就收起来了,并未十分在意。后来在沈公明庄上,她被璇玑手文成章圈入在一片扇影之中,形势危急,忽然想起那招“千叶莲花”来,那时她仅记得第一个式子,根本连学都没有学过,胡乱使出,就把文成章伤在剑下。

      经过那一次的奇迹出现,她就在一路上,取出小纸卷来,要狄大哥和她一起练习,两人经过多少天的揣摹研练,终于把这招“千叶莲花”三个招式练纯熟了。

      据耿明扬的猜测,这招剑法,定然非同小可,不然,缎袍老婆婆(萧姥姥的大师姐)身为明月宫副总护法,岂会为了这卷小纸,不惜身入地穴,冒险取出,结果却中毒身死。因此,嘱咐耿小云,非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出来,为的是怕被公孙先生发现了,耿小云练成了这招剑法,才有恃无恐,说出她也有一招杀手的活来。

      老寿星眼看耿小云被困在自己竹杖之下,全无俱色,觉得这小丫头胆子大得出奇,你剑法、身法,都已施展不开了,还会有杀着么?如果有杀着,还不早使出来了?试想老夫在江湖上,把头发都跑白了,又不是三岁孩儿,还会被你小丫头唬得倒?一念及此,不觉呵呵一笑道:

      “很好,小丫头,你说得一点也不错,老夫被你拂经截脉拂住了经穴,自然要拿出点颜色来给你瞧瞧,你如果还有绝活,也不妨使出来给老夫瞧瞧!”他口中说着话,一支寿星竹杖可依然舞得风雨不透,丝毫不曾松懈。

      狄明扬听了耿小云的,心知她要使“干叶莲花”了,但耽心耿小云内力比老寿星差得太远,不知她使出这招剑法来,能不能把老寿星击败?

      只听耿小云在重重杖影中唁的笑道:

      “老寿星,你不是说要给我看看颜色吗?那就这样好啦,你使出来,我也使出来,咱们不妨比比看,到底谁给谁颜色看,也看看到底谁的颜色好看?”

      “嘿嘿!”老寿星阴笑一声,哼道:

      “好吧,老夫让你先使好了。”

      “不!”耿小云道:

      “我们讲好了一起使的,自然要同时出手才对,好了,你听着,我叫一、二、三,我们一起出手。”

      老寿星心中暗道:

      “这小丫头不但胆子大得出奇,也刁蛮得着实可爱,如果你不是和狄明扬在一起,或者没有这身武功,老夫真还不忍出手伤你!”

      耿小云看他没有作声,问道:

      “喂,老寿星,你准备好了吗?”

      老寿星嘿然笑道:

      “老夫随时可以出手,何须准备?”

      “那就好!”耿小云就是怕自己内力和他差得太远,是以故意和他说话,藉以分散他的心思,自己却在暗暗凝聚内力,一面接着叫道:

      “三”字出口,短剑突然飞舞而起,一招“千叶莲花”随着出手,刹那之间从她短剑上,青芒像银蛇般乱闪,爆出一蓬剑花,漫天飞射,有如火树银花,光芒灿烂,流星缤纷,一丈方圆,剑气嘶嘶,寒砭肌骨!

      老寿星段老彭只当她吹牛的,哪知耳中听到她喝出“三”字,剑光陡然爆了开来,像放烟火一般,眼前涌起一幢奇亮耀目的银花,才感到不对,急忙大喝一声,运起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871-924.html - 2018-01-25
  • 第七章 副总护法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狄明扬低低问道:“听姑娘的口气,难道明月宫不是好人?”  小云熄去灯火,就减少了几分羞怯,黑暗之中,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说道:“相公日后自知,小婢也说不上来,只觉相公不宜在此多留。”  狄明扬内功深厚,没有灯火,一样看得清楚,问道:“... - 2018-01-25
  • 第十四章 黄山扬威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万耀堂朝他手指的右侧松林看去,这一看,他一颗心几乎沉了下去。  原来右侧林下,前面站着四个人,双手反剪,正是他独生子万里传,另外三个则是万里传的从人,四人身后面也站着四个人,那是一身黑衣的蜘蛛岛人,手持雪亮钢刀,刀锋就搁在前面四人的颈上... - 2018-01-25
  • 第十五章 挽回大劫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姥姥霍地站起,说道:“且慢,狄相公双亲既然遇救,文成章施放毒针,业已受到报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君子以德报怨,似乎应该从轻发落,不可再结血仇了。”  公孙襄大笑道:“这些人应该处死,就是江南四大门派掌门人都同意了,萧老岛主似乎不该在此时... - 2018-01-25
  • 第十三章 真相渐白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那青衣汉子又走了进来,垂手道:“公子,午餐已经做好了,可以用饭了。”  狄明扬站起身,和耿小云一同走出外面一间,一张方桌上,果然已经摆好酒菜,和两副杯筷。”  狄明扬回头笑道:“小云,我们坐下来吧!”  耿小云陪着他坐下,伸手... - 2018-01-25
  • 第十二章 回转龙堡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蓝衫少年回头看去,蓝褂老头以杖拄地,但走得很快,眨眼之间,便已走出十来丈远,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忖道:“此人分明身怀极高武功,会不会是对头一方的人呢?他正是朝前路行去,自己倒要小心才好。”  正在思忖之际,大路上又有一行人行近桥边。  为... - 2018-01-25
  • 第十一章 横扫江南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那低沉的声音又道:  “总护法要你跟他来,就是要查明这件事,你知道总护法交代的事情,若是办不好,该当如何吧?”  耿小云道:“小婢知道。”  那低沉声音道:  “目前不用多问,免他生疑,等到了将军岭,你必须处处留神,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本... - 2018-01-25
  • 第十六章 大战双仙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姥姥看了狄明扬一眼,问道:“狄相公令尊堂都在东海,老身觉得你应该随同钓鳌客去东海省亲,那就和老身一同走吧!”  狄明扬喜道:“在下可以去么?”  萧姥姥笑道:“老神仙隐居东海,不喜欢有人打扰,但有钓鳌客和你同去,你又是省亲去的,百善孝... - 2018-01-25
  • 第十章 泌姆山大会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湘云道:“大哥,那姓石的和你说些什么?怎么去了这许多时间?”  狄明扬道:  “他就住在我们附近的将军岭,和家父是总角之交,算起来还是我的世伯,他说明天等我一天,后天一起回去。”  萧湘云道:“大哥,你要回去,不帮我找师傅她们了?” ... - 2018-01-25
  • 第十九章 石屋思过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一阵工夫,两人一前一后,宛如流星追月般的飞奔,业已转过几重山头,山径一直盘曲而上,不多一会,已经快要登上一处高峰的山颠。  小女孩在前面一棵高大的松树底下,停了下来。  只见她一张苹果小脸,已经跑得通红,连鬓发间也被汗水沾湿了,这一停... - 2018-01-25
  • 第十八章 大破蛇谷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骆长青倒去药渣,把木桶药汁,再倒人锅中,一面不住的添加木柴,药汁愈熬愈浓,骆长青要萧湘云用木棍不住的在锅中搅着,不使药汁凝结沉浚。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萧湘云搅得手都快酸了,粉脸上也绽出一粒粒的汗珠。  骆长青又走了,等到初更之后,才提... - 2018-01-25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
  • 第六章 东海高第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白发老婆婆气得白发飞扬,厉声道:“亏你还是大姐,这些话也说得出口来,二姐死了七十年,你还诬蔑她!武子陵是正人君子,我们清清白白,你也信口雌黄,你……良心何在………  “我早就不是你们的大姐了。”  缎袍老婆婆冷冷笑道:“你不是为了贪恋七... - 2018-01-22
  • 第一章 古洞奇遇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黄岩县南五里,有一座委羽山,山势峻拔挺秀,山东北有洞,俗传仙人刘奉桂控鹤坠翮处,道家称之为第二洞天。  委羽山,在近三五十年间,江湖上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因为山上住着一位武林奇人武大先生。  武林中人提起武大先生,莫不肃然起敬,他... - 2018-01-22
  • 第三章 铁背田驼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灰衣驼背老人道:“老汉不会害你,你这一路上最好少开口,到了地头,自会知道,你年纪轻轻,这一身功夫,着实使老汉佩服,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老汉还没遇上你小哥这样的对手,所以老汉要特别告诉你,此行只要少开口,遇事忍耐,老汉可以保你没事。”  狄... - 2018-01-22
  • 第八章 千叶莲花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耿小云故意说道:“狄相公如果不喜欢,小婢回去还来得及。”  “谁说不喜欢?”  狄明扬一把把她搂入怀里,低低的道:“我太喜欢了。”他不容她再说话,低下头去,就吻住了她的香唇。  耿小云没有挣动,像柔顺的羔羊,偎在他怀里。过了一会,才用手... - 2018-01-25
  • 第四章 打通经脉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这谷口之内,四面环山,地方好像很辽阔,但看去一片都是树林,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穿过一片树林,前面出现了一条宽阔的石板路,两边都种着花木,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反正花气很浓郁。  七姑娘一直没有说话,踏上石板路,才回头道:“狄明扬,你怎么不说... - 2018-01-22
  • 第二章 倒竖蜻蜒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只听身后响起武老人家的声音,说道:  “明扬,你怎么了?”  这声音听到狄明扬的耳里,不知有多亲切,心头大喜过望,急忙转过身去,只见武大先生面含蔼笑,就站在亭中,这就大声说道:  “武老人家,你真的没死……”  武大先生一双炯... - 2018-01-22
  • 第五章 同门成仇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狄明扬道:“晚辈一点也不累。”  白发者妇心中大奇:自己运气之时,连口都不敢开,他小小年纪,正在替自己打通经穴,居然还能开口说话,真使人对他一身强大的内力,感到莫测高深!  青衣妇人笑了笑道:“狄相公不累,但家师足太阴经经穴初通,还要多... - 2018-01-22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九章 海上生明月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我叫蓝飞天。”  蓝飞天又含笑道:“这二位是我初交的朋友狄氏昆仲,这位是狄明扬兄,这位是狄兄的令弟狄云扬……”  他话还没说完,矮纯阳茅若清,绿鹰岛主秦镇海、枫岭堡主司徒赞等人不约而同的惊“咦”一声,异口同声道:“这位就是狄明扬公子么... - 2018-01-25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拜山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公孙襄晤了一声,点头道:“看来少林和尚,还算客气,朱岛主可以说是数百年来,唯一退出罗汉阵的人了。”  老寿星呵呵一笑,回头道:“逢仙姑、田姑婆,咱们双仙一妖,有没有兴趣,联手去闯他八座罗汉阵,试试他们少林寺的大罗汉阵究竟有多厉害?”  ... - 2018-01-25
  • 第四十七章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但对方发掌击来,自己岂会惧你?同样嘿了一声,左手一抬,伸出一只色呈暗红的手掌,迎着对方掌势推出。  白云子虽已发现对方练的是离火门的功夫,是旁门阴功的克星,但他自恃功力深厚,并不在意,怎知丁仲谋练成了南离门最上乘... - 2018-05-04
  • 第二十章 武当臣伏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黑蜘蛛朱化龙看得得意的大笑道:“武当派有什么了不起?我老子就拆了他的大门,也挫挫他们平日不可一世的气焰。”  说到这里,又抬抬手道:“咱们上去。”  洒开八字步,手中拖着一柄钢叉当先就走。十六个灰头土脸的幢儿也跟着他像一阵风般朝山道上奔... - 2018-01-25
  • 第七章 百步神拳可以劈击出一二丈远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百步神拳,名虽称之为百步,实则和少林劈空掌、形意门劈掌、炮拳相类似,视个人修为内劲,大概可以劈击出一二丈远近,如果练到上乘境界,就能击出三丈以外,那已是绝无仅有了。  丁少秋眼看大伯父一记“百步神拳”竟能打出两丈以外,一时见猎心喜,也想... - 2018-05-02
  • 第十七章 神秘老妪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金笛解元接到手中,打了开来,只见白绢上血迹斑斑,写道:“弟子途经赣州,适逢好好先生寿辰,其子复初遣人四出迎宾,把弟子迎入赵宅,遂施强暴,弟子清白已玷,生不如死,伏乞为弟子昭雪沉冤。弟子姚翠玲绝笔叩上。”  金笛解元看得勃然大怒,哼道:“... - 2018-03-30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十七章 飞燕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鄢茂功冷哂道:“这有什么不同?”  飞燕道:“自然不同,我是被迫脱离花字门,我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  鄢茂功道:“你叛离本门,又不肯随本座回去,自然是本门的叛徒了。”  飞燕道:“所以我要右护法替我说句公道话。”  鄢茂功道:“你... - 2018-04-30
  • 第十七章 掌印分明有假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武当、少林两派弟子一见一瓢子撤出长剑,也同时掣剑在手,四下散开,把商绶围在中间。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玄修道人和明性和尚腿上各中一掌,但却在商绶双手一放之后才口中闷哼一声,两个身子,同时跌倒地上。  只见两人腿上,被商缓拍过之处,现出一... - 2018-05-06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