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经传声示警,你二人还不赶紧驰身援助,呆在这里干什么?……”

      说罢,他转首对袁丽姬拱手说道:

      “姑娘身手,的确不凡,岳凤飞本想再领教几招绝学,但因急事缠身,不克拜领,只好留待他日重会之时,再拜领姑娘绝学。……”

      袁丽姬冷冷道:

      “我就在前面院子住下,不管什么时刻,都可接受你的挑畔。”

      岳凤飞不再答话,纵身一跃,人已在三四支外,驼矮二叟越良、龙云紧随着纵身追去。

      吴灵钟眼看三人呼啸离去后,轻轻喟叹一声,道:

      “姬儿,这三人是那一派的高手,若老朽没猜错,他们每一人的武功,都足可和咱们青城九个老骨头相顽搞。”

      袁丽姬凝重的说道:

      “吴师叔,咱们青城修剑院近年来,因观江湖武林异常静,没加以注意武林人物动态、致使最近江湖所发生的不平凡大事,都无从知晓……

      若非数日前韩玉琪在半路上和我相遇,告知‘千草泽岛’重现‘伏虎奇剑’之秘密,咱们青城修剑院真要枉称中原武林发号施令的权威了,唉——

      这些事情极端复杂错综,请吴师叔跟我到院内,容姬儿详细禀告数日来发生的几件大事。”

      袁丽姬和吴灵钟刚刚走出几步,袁丽姬忽然想起还隐藏屋脊上的黄秋尘,不禁传声回首叫道:

      “黄弟弟,你下来吧!”

      其实黄秋这时已经追踪擒捉“虬龙公主”的人去了,那里还有他的人影。

      袁丽姬眼见语音一落,屋脊上丝毫没有动静,不禁脸色骤变,吴灵钟见她神色有异,问道:

      “姬儿在叫谁?”

      袁丽姬急声答道:

      “他是黄龙山师兄的儿子——黄秋尘……”

      话音未落,袁丽姬凌空腾身向屋脊上飞去!

      这边按下不提,且说黄秋尘越屋穿脊尾随追着黑衣人影但黑衣人影的轻功是绝高,虽然怀中抱着一个人。走瓦越脊如履平地,人影飘动问就是三四支距离,黄秋尘虽然尽力急追,仍被弃后十余丈,星月光华之下,只不过略见一条黑影,星刃跳跃而已。

      眨眼间,连绵屋脊已尽,那黑衣人影跳落街道,向西南城角飞了出去。

      黄秋尘在这一阵工夫,心中暗暗村道:“擒拿虬龙公主的人.会不会是‘九龙王府’的人……”

      因为目前江湖武林中,就只有“九龙王府”那批人,张狂跋扈,而且九龙王尊曾经为“虬龙公主”的琴萧声震退,所以黄秋尘猜定黑衣人影十有九成龙王府的爪牙,想到此处,黄秋尘心中大急!

      “九龙王尊”生性隐淫,狠辣,虬龙公主若是被他所擒,后果不堪设想,这一急,黄秋尘如同殒星流矢飞上城墙,张眼望去!

      星河耿耿,夜凉如水,城外半里荒野,那有黑衣人影的影儿?

      黄秋尘暗自推付:“黑衣人影飞出城墙,到自己上了城墙,相差不过数十丈距离,轻功飞行的瞬间,难道对方能在这瞬刻奔出七八十丈,消逝郊野的尽头吗?……”

      蓦然一道灵光掠过脑际,黄秋尘急忙向左右城脚一望!

      “噢!好狡猾的贼人!”

      黄秋尘暗骂一声,跃落城墙,展开轻功向左面城墙下电掣而去。

      原来黄秋尘这左右一瞧,看到左边城墙下二十余丈外,疾速奔行着一条人影,他沿着城墙下五丈奔走,如果黄秋尘不留心察看左右,当然被对方这种智计瞒过了。不过黄秋尘这时已知对方发现身后有人追踪,所以才出此计策,所以黄秋尘一面追,一面高声喝道:

      “喂!快给我停步,你无法逃得了的!”

      那黑衣人影知道此计已为黄秋尘发觉,索性转向右面荒野疾奔而去!

      那人的轻功,实在高过黄秋尘一筹,两人流星赶月似的电驰了二里之遥,黄秋尘终于被人抛后数十丈,而失去人影。黄秋生虽然眼睛已无法看清对方人影,但他倔强、坚毅的生性,使他仍然尾追不舍。

      大约盲目追踪了半个时辰,黄秋尘一股冲劲,方才冷了下来,他仰首长长叹了一口气,站在荒野中出神。……默默在为“虬龙公主”被捉去的不幸叹息!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黄秋尘慢慢恢复神智。

      倏地,黄秋尘想起“九龙王尊”就是名震武林的南宫冷刀,自己何不直追河南罗山‘南宫世家’?

      想到这里,黄秋尘展开脚步又追!

      但走了四十余丈,黄秋生突然又停了下来。

      原来他忆起自己朝这个方向走,是不是去河南罗山的道路?

      “唉……罢了,自己还是回去告诉袁丽姬,一道去好了。

      黄秋尘暗自感叹语首,但他耳际邓像听到一声细若蚊哼的声音,叹道:

      “唉!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去告诉袁丽姬,一道前去好了。

      一下黄秋尘心头大惊,急忙回头向四周望了一眼!

      荒野草原,无边无涯,就除了自己之外,那有半个人影。

      可是自己耳际清晰听到有人滑稽似的顺自己话尾重覆说了一遍,难道这是回音吗?或是幻觉。

      但黄秋尘向来深信自己耳朵绝对不会听错,搜视了一会,不见有人,黄秋尘当然相信是广阔草原的回音了。

      一怔之后,黄秋尘重新推忖着自己的事,最后他决定回转策阳会袁丽姬,心念刚定!

      蓦然不远处草叶中响起一丝细微的沙沙之声,像似一条人影,朝东北方电子击而去!

      黄秋尘心头一震,出声喝道:

      “喂!站住。哈哈!我看你还走得了吗?”

      语音中,他已经拔腿阜骄!

      那知追出数十丈外,前面飞驰的脚步声没有了。

      接替的是,黄秋尘隐隐听得身后似有足步之声。

      黄秋尘这一骇非同小可,想不到自己追人,却反被人追。

      他霍然一个掉转头望去,四野空寂无声,那里有人。

      这就奇了,黄秋尘不相信凭自己绝快的一回头,对方能够这样快隐藏得无影没踪,那么又是自己耳朵听错了。

      黄秋尘满腹疑团,拔足又跑,身后足步声,又再响起。

      那么有人在追踪自己,定然无疑了,但怎么老是看不见他,难道这人有隐身之术不成?

      想着,黄秋尘快速转过身子,这一次,他隐约看到一条人影,由身侧闪到自己背后。

      黄秋尘大吃一惊,猛向前纵出三四步,左掌带一股狂飘扫了过去,同时转过身来。

      但见劲风如轮,呼啸通过草叶,七丈之内,根本无人。

      黄秋尘吓得脸色一阵苍白,觉得自己遇上鬼魂,不禁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惊骇中,黄秋尘无意间看到前面地上,长长地曳着二条人影。

      月影斜西,人影极长,黄秋尘知道一条影子是自己、那么另一条是谁?

      这时黄秋尘才知道那个人,就躲在自己背后,像是附骨之组,附身之魔,极度的惊骇,反而使他平静下来,问道:

      “是谁?”

      身后即时响起一个和黄秋尘语气相似的声音,道:

      “是谁?”

      黄秋尘呆了一呆,快速忖道:“他声音怎么跟自己一模一样?……”于是皱眉问道:

      “你跟着我干么?”

      那个声音随时接道:

      “你跟着我干么?”

      黄秋尘趁他这说话的时候,猛地一转头看去,想不到那人跟自己背贴背,自己竟没看着。显然他在黄秋尘转头时转身。

      这时候黄秋尘感到这个怪人行动太滑稽,太怪诞了,不过他见这人似乎并没多大恶意,否则他在自己身后这么近,随时一出手,都能致自己于死命,于是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那怪人道:

      “钟楼。”

      我问你,你半夜三更狂奔乱跑,在干什么?

      黄秋尘知道这个怪人是一位身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082-945.html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水来急危及拦河坝 工未竣移民救大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陈潢目睹了于成龙办案,觉得又解气,又感慨,便叹了口气说道:“哦,看观察审理这两案,便知地方官不好做,清官尤其难做!”  听陈潢说得体贴,于成龙心中高兴,不禁也动了谈兴,叫人端过一杯水来喝了一口,说:“这算什么难,只要骨头硬,不向着富户、... - 2018-12-28
  • 第二十一章 苦肉计周瑜打黄盖 回马枪道姑救帝师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夜访御茶房,探视挨了打的小毛子。小毛子一见皇上亲临,又惊又喜,又委屈,又惭愧,愣在床上不知说什么好了。  “是朕来瞧你。别动,你就躺着,打疼了吧?”  小毛子眼里放出光来。他是何等机灵的人,见康熙亲自来探视,心知今天挨的这顿打,其中... - 2018-12-27
  • 第二十一章 愚太子临渴才掘井 明四哥未雨先绸缪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深夜下旨,召见上书房大臣和大阿哥、三阿哥,要商议大事,他们当然是不能睡觉了。其实,这避暑山庄里,今夜不能睡觉的人多着呢。有的人就是想睡也不敢睡。谁呀?就是那位太子呗。刚才他和郑春华调情,正在兴头上,忽听窗外康熙皇上一声断喝,接着... - 2019-01-02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为零匿迹江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正在和内务府内监司堂官魏华理论。她是送睐妮子进宫选秀的,却被魏华挡在御花园外。本来,这魏华是庄亲王家的包衣奴才。睐妮子母女在魏家饱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进宫发迹了,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魏清泰太太专门跑到允禄府见庄亲王福晋,说黄氏在府时许... - 2019-01-11
  • 第二十一章 释冤狱铁丐感皇恩 伴学子婉娘恋师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按照太皇太后与康熙的密旨,魏东亭来到天牢释放了查伊璜。在他的心目中,这姓查的应当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伟男子,待到见面,不禁大失所望。原来不过是个六十多岁干瘦的老头儿,两撇花白胡子分的很开,显得滑稽可笑。再加上不修边幅,潦倒肮脏。除因吴六一的... - 2018-12-23
  • 第二十一章 议减租君臣论民政 吃福橘东宫起事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看着阿桂的背影,心中十分感慨,往日象他这样的官只是例行召见,略问一下职守情形就退的,今日接见,乾隆几乎没让阿桂说什么话,自己却推心置腹将心思全倒了出来。张廷玉到现在才明白,乾隆不肯放自己还山,并非不体贴,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代替。思... - 2019-01-04
  • 第二十一章 养性殿贤主慰凄情 纪才子草诏封夷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听我说,”和珅像先生对小学生启蒙那样用手指点点桌面,“就算我收过你的礼,你敢这时候攀咬?你早做什么去了?我查出你的亏空,你就反攀!这是一层;还有,你送过别的大臣礼没有?你都把他们攀出来,万岁爷只能当你是条疯狗!你单攀我一个,别的大臣看... - 2019-01-28
  • 第二十一章 聆清曲贫妇告枢相 问风俗惊悉叛民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福康安怔了一下,莫名其妙地打量这两个女子,只见小姑娘形容瘦弱,穿一件蜜合色枣花绸裙,上身水红滚梅边儿紧身偏钮褂,裙下微露纤足,缠得象刚出土的竹笋般又尖又小,瓜子儿脸上胭脂涂得略重,两道细眉下一双水杏眼倒是乎灵流转有神,两手搓弄着低头不敢... - 2019-01-27
  • 第二十一章 惊流言福公谦和珅 秉政务颙琰善藏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一夜福康安没有好睡,一直在想阿桂的信。他虽然专权独断,但却不是粗心人。信中别的话无所谓,什么西线军事已无堪虞之忧、皇上备行木兰秋弥,山东盗户安帖、无再反之思,这些都一览而过。他留心的只有两条,一条是台湾逆民林爽文毁家赈济当地福建人,建... - 2019-02-01
  • 第二十一章 燕入云情痴悲失路 袁于才接差惊焚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梁富云做张做智,运功跌脚,双手箕张骑马蹲裆,好半日才将二人胸前的掌印拔得褪了颜色。二人内服砖灰老墙土,外经他们这么一做作,挨那一脚踢,麻木也没了,跳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脚,觉得毫无不适,顿时喜得眉开眼笑,扑翻身便拜倒在地,头磕得咚咚作响。金... - 2019-01-21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五十一章 奋武扬威 虎掌震秦风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正在沉思不决之际,忽觉一阵衣袂飘风,起自身后,她不禁心头一震。  只见暗影里纵出两条大汉,一声不响,挥动寒光闪闪的钢刀,直向秋尘砍去。  袁丽姬心中既惊且怒,娇喝一声,短剑一旋,直向来人迎去。  只听“叮当”一声清脆响亮,接着两声惨呼,... - 2018-03-19
  • 第三十章 蝶血千里草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鬼矶土秦风在昨夜和黄秋尘,在那荒山寺观中交手三十招之后,曾经说过:“在黄秋尘武功没练到杀害他之前,绝对不要再被他遇上,若是遇上,鬼矶土秦风绝不会像以往二次,事先约束招式之数,跟黄秋尘搏斗……。”  黄秋尘这时心中惊骇不已,他梦想不到...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四十一章 往事一波三折,奇又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问道:“那个人是谁?”  金笛书生郭风烟,叹道:“那人就是家父郭九……”  金笛书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海棠红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便是家父离弃了她,所以当她巧遇到家父的时候,立刻尾随追踪家父,就在大雪山上,她扮演成一个迷了...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陷兄弟老八行诡计 尽孝心凰祯侍汤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要带着老九、老十、老十四他们冒死闯宫,去为太子担保。老十三胤祥也要跟进去,却被四阿哥给拦住了。老四心中清楚,老人家恨透了太子,如今太子犯了事儿,他们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哪儿会有保太子这分善心呢!他们这一去,肯定有阴谋。就在胤... - 2019-01-02
  • 第二十二章 观猎狼哥俩应对巧 私调兵山庄风云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阿哥胤祯说的一点儿不错,天果然变了。黎明时分,下起了毛毛小雨,不大一会儿就转成了小雪,而且夹着细细的冰雹。小沙粒似的,打得人脸上生疼。天,出奇的冷。四阿哥胤祯估计,这么冷的天,皇上不会来了,正要过去请安,哪知,一个小太监打马奔来,说皇... - 2019-01-02
  • 第二十五章 老武丹暮车受重任 众阿哥夺位费心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半个多月之后,广东总督武丹,奉了皇上的急调,火速赶到京师。这位老侍卫知道,老太子废了,新太子没立,京师的情形十分复杂,也十分敏感。他虽然是个粗汉子,可是在大事上,却十分谨慎。这次进京他走的是水路,在南京特意悄悄地去拜访了魏东亭。魏东亭的... - 2019-01-02
  • 第二十三章 防兵变行宫下严旨 废太子雪地责阿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朔风劲吹,雪花飞扬,戒得居大院内的雪地上,一拉溜跪着十几个皇子阿哥。人人心头都像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难以安宁;个个又都被这漫天的风雪冻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他们在这儿难受,那位在房子里烤着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并不轻松。几十... - 2019-01-02
  • 第二十七章 莽胤祥含冤养蜂道 四王爷深情慰兄弟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十三阿哥胤祥,因为那张调兵手谕的事,被皇上下旨责打了四十大板。这下胤祥可遭罪了。  内务府慎刑司里的太监打板子是最有讲究的。在这儿当差的,大部分是前明东西厂、锦衣卫和十三衙门的后代子孙,个个都有一套绝活。就说这打板子吧,是用绵纸包了... - 2019-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