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彻底消失_沙海

  •   汪家本历的第23年,黎簇在湖边的轮椅上消失不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

      这是汪家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一个外来者,在汪家的核心区域,在重重防备的巨大封闭体系中,在有人的监视之下,犹如蒸汽一样消失了。整个消失的过程最多不超过三分钟的时间。他们封闭了所有的出口,地毯式的搜索,边边角角,一遍又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对于黎簇身边的那些汪家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灾难,这是家族重要财产的缺失,也是不可知因素的出现。

      这变成了一个转折点,由此,经营了几百年的这片区域,忽然变得无比的不安全,谨慎的汪家被迫拔起自己的根基,开始新一轮的迁徙和建设,汪家内部的信任,从之前的绝对稳定,终于出现了裂隙。

      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证明黎簇使用了轨迹,他的膝盖伤痕被证实绝对真实,他无法自己走动,三根手指骨折,头骨缺损。他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出黎簇到底到哪里去了?

      只能是有内奸,在这个绝对食物链上层的家族体系中,竟然出现了奸细,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情。

      汪家开始迁移的同时,清洗和排查开始进行,家族体系之间的冲突,从之前的无形,逐渐变得残忍起来。

      同时,掌权的汪家人,开始重新看待吴邪这个人,他们开始搜索吴邪的尸体,然而,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黎簇,解语花,吴邪三个人,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过一样,变成了传说中的人物。

      对于吴邪的判断和演算,逐渐神话,诡异的气氛开始弥漫。汪家当了几个世纪的捕猎者,现在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当猎物的恐惧。

      沙海之中的混乱仍旧在继续,杨好被困在了霍道夫的队伍里,为了生存,他只能学着变成和身边货色一样的人,梁湾仍旧在沙海之下,近况不明。进入沙海之下的队伍越来越多,死亡和争斗每天都在发生。

      苏万回到了北京,在黑瞎子的庇护之下,开始了解到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为他们的朋友们担心着。

      他开始能分辨四周各种人的身份,也开始能感觉到,有人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期待自己能和自己的朋友见面。

      巨大的变化,在每一个势力,每一个人的身上发生着,普通人的生活当中,没有人感觉到一些根深蒂固的势力,正在发生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动摇。

      这些变化激烈精彩,但是却是千千万万的另外一些故事,时光发酵着之前的一切,而这些人再次行动,开始产生更多的联系,已经是一年以后。

      吴邪的计划还在向前推进,他暴露了一切别人可以理解的部分,留下了一些真正的奇招,这部分的设计,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显露。

      西湖边的铺子禁闭大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缴纳的电费催缴单也已经有了五六张,被灰尘蒙蔽着。隔壁的老板在下棋的时候,总会和别人说起这个铺子的奇怪之处,那个不太会做生意的小伙子和他的便宜伙计。一年之中的四个季节,停停走走,等到一个轮回过去,除了那些灰尘之外,整个铺子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

      不再有人在这个铺子前停留,它逐渐变成了背景,而不是之前似乎可以进入的一个世界。

      过年的时候,隔壁的老板为这个铺子换下了春联,放了鞭炮,之前的伙计,在铺子外面聚了十几号人,坐在台阶上,喝着白酒,吃着小菜。为三爷,为小三爷,为潘子,为他们之前害怕的,跟随的那些老板热热场子。

      他们未必希望这个铺子再开,却真实的怀念那些日子。

      解语花家的大宅子空无一人,老伙计们都不敢表露出一丝对于解家的怀念,北京的肃杀在眼前的财富下更加的凌冽,大雪中,年后的第一顿家宴之后,他们却都在自己的茶几上摆上了两只酒杯,默默的喝几杯冷酒。

      吴一穷在大年夜看着家门口,看了整整一个晚上,他热了菜,凉了菜,热了酒,凉了酒,周而复始。一直等到天亮,年初一的早上,他照样出去买菜,过年的菜很贵,也不是特别的新鲜,他挑着买着。知道晚上还是得做一桌子儿子喜欢吃的菜,否则他待不安心。

      霍家的年夜饭灯火酒绿,热闹非凡,席间两个兄弟话里带话,气氛又诡异,又有一种病态的欢乐。伙计们赔笑着,眼光总是不经意的看到他们墙壁上的全家福,上面那个不知所踪的小姑娘甜美的笑着,勾着两个哥哥的手,现在这两个人却似乎完全不记得那些光阴。

      苏万在家里过的除夕,父亲开车送了一些年货到了那个眼镜铺子,黑眼镜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听着春节联欢晚会,他们待了一会儿,说说笑笑,黑眼镜却一直没有转头看向他们。杨好没有回家过年,他在北京的京郊,和霍道夫一起泡着温泉,搂着小姐听满城烟花。

      光影中,黎簇家里空无一人,电话不时响起,但是无人接听。

      “鲜花曾告诉我 你怎样走过
      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甜蜜的梦啊 谁都不会错过
      终于迎来今天的这欢聚时刻
      水千条 山万座 我们曾走过
      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
      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我们手拉手想说的太多
      星光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间的角落
      同样的感受 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 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阳光下渗透所有的语言
      春天把友好的故事传说
      同样的感受 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 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电视上响起最后的那首歌,苏万恍惚间第一次认真的听了歌词,忽然觉得,眼前有一些景象无法抑制的闪过。

      同时这一刻,随着时间的临近,远方黑暗中的年轻人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在这个深埋入地底的空间内,时间的流逝似乎无法察觉,即使是他,也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同。


      《沙海3》完。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92&f_id=759 - 2015-12-25
  • 第五十六章 禁地探秘_引剑珠
  •   龙香君道:“你可是觉得奇怪么?我们若要出去,还得坐船呢!”  韦宗方怕她起疑,没有再问。  龙香君见他没有作声,也怕他不高兴,偏着头道:“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好不?我回去要他们赶制一双,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做好。”  韦宗方道:“我只是说说罢... - 2017-12-30
  • 第五十六章 矢志复仇 巨憨授首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柳雁红向黄秋尘瞟了一眼,含笑随袁丽姬缓步走开。  岳凤飞看见虬龙公主,犹若获得异宝,当时脸上泛现愉快笑容,大步走到马前。  只见他笑吟吟的微一抱拳,说道:  “公主陷身罗山,在下虽然几度深入,可是徒劳无功,并且伤了几名人手,今见公主平安... - 2018-03-19
  • 第五十六章 禁地探秘_引剑珠
  •   龙香君道:“你可是觉得奇怪么?我们若要出去,还得坐船呢!”  韦宗方怕她起疑,没有再问。  龙香君见他没有作声,也怕他不高兴,偏着头道:“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好不?我回去要他们赶制一双,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做好。”  韦宗方道:“我只是说说罢... - 2017-12-30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五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者不言,言者不知①。塞其兑,闭其门②;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③,是谓玄同④。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⑤;故为天下贵。[译文]聪明的智者不多说话,而到处说长论短的人就不是聪明的... - 2017-12-31
  • 第五十六章 因为人要把我吞了_圣经
  • 56:1神啊,求你怜悯我。因为人要把我吞了,终日攻击欺压我。56:2我的仇敌终日要把我吞了,因逞骄傲攻击我的人甚多。56:3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56:4我倚靠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神,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56:5他们终日... - 2017-08-22
  • 第五十六章 你花了多少心机弄到金缕甲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说得好听”  只听一个苍老而洪大的声音沉哼道:  “你花了多少心机才弄到金缕甲,又因金缕甲只有秋水寒可破,传令手下,务必查出秋水寒的下落,如果你真肯把金缕甲送给我徒儿,方才就不会出手夺我徒儿手中的秋水寒了。”  这人的话声,是从厅外传... - 2018-03-20
  • 第五十六章 我的公义将要显现_圣经
  • 56:1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守公平、行公义,因我的救恩临近,我的公义将要显现。56:2谨守安息日而不干犯,禁止己手而不作恶;如此行、如此持守的人便为有福。”56:3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不要说:“耶和华必定将我从他民中分别出来。”太监也不要... - 2017-09-07
  • 第五十六章 二十载师恩饮水思变 两三年奇耻挟杖寻仇_纵鹤擒龙
  •   晚餐之后,岳天敏并没露出半点形色,在涵真子静室,坐了一会,便告辞出来,回转房中,立时熄灯就寝。  昆仑下院的第十代弟子,对这位小师叔,全都奉若神明,本来一见岳天敏从师祖静室出来,大家还想到他房中拜见,多少也可得点好处。那知赶到岳天敏房外... - 2017-12-28
  • 第五十六章 谷飞云奉金母之命去见金鸾圣母_东风传奇
  •   原来谷飞云奉金母之命,去见金鸾圣母,曾以“传音入密”说的话,就是要金鸾圣母在大会上就近监视玉杖彭祖,而且金母坐镇在广场左首的上首,也是为了接应金鸾圣母之故。  (左上首和金鸾圣母、玉杖彭祖相距也不远)  玉杖彭祖双目射出两道逼人金光,大... - 2017-12-20
  • 第五十六章 是情是恨困红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琼仙停下脚步,回身笑道:“到啦!”  说话间,伸手在壁角上轻轻一按,但听一阵轧轧轻震,壁间忽然裂现一道暗门,眼前突然一亮!  只见门内又是一条甬道,宽敞光亮,两边石壁光滑如镜,甬道上点着一排宫灯。  自己是从甬道右侧石壁中走出,前面不远... - 2018-05-10
  • 第五十六回 神狂诛草寇 道昧放心猿_西游记_小说
  •       诗曰:灵台无物谓之清,寂寂全无一念生。猿马牢收休放荡,精神谨慎莫峥嵘。除六贼,悟三乘,万缘都罢自分明。色邪永灭超真界,坐享西方极乐城。话说唐三藏咬钉嚼铁,以死命留得一个不坏之身,感蒙行者等... - 2017-12-31
  • 第五十六篇 皮部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题解  本篇论述了三阴、三阳经脉在皮肤上的分布,所以篇名为“皮部论”。其内容有十二经脉在皮部分属的部位、名称,及如何从皮部络脉颜色的变化诊断疾病;外邪侵袭人体,由表向里传变的次序。原文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二卷。①  黄帝问曰:余闻皮... - 2017-12-31
  • 第五十六回 劫后余生 名誉受污_江湖奇英
  •   天色渐渐的亮了!  又是一天的开始!  大地苏醒,旭日的朝霞照射着这荒凉的山谷。  刹那之间,一轮红日渐渐升起山脊,十彩的朝霞消失,而万道金光,却像金蛇一样在苍穹乱掣。  但是宋岳的脑中却一片漆黑,他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不过随着时间... - 2017-11-06
  • 第二十六章 乾隆定定的看着紫薇_还珠格格
  •   乾隆定定的看着紫薇。   紫薇躺在床上,已经梳洗过了,换上干净的衣裳。太医也诊治过了,所有的伤口,都在令妃的照顾之下,细心的擦了药。内服的药,也立刻去熬了。可是,紫薇一直昏迷不醒,药熬好又冷了,大家试了又试,根本没有办法把药喂... - 2017-12-30
  • 第六十六章 山鼠解围_引剑珠
  •   柳凌波定了定神,道:“束家妹子,你快找找机关。”  束小蕙粉脸失色,道:“他们会在这里按上五虎闸!”  柳凌波问道:“五虎闸没有开启的机关?”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重逾万斤,能放不能收,要收上去,也不能像别的机关消息,只要一按枢纽就...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人之生也柔弱①,其死也坚强②。草木③之生也柔脆④,其死也枯槁⑤。故坚强者死之徒⑥,柔弱者生之徒⑦。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⑧。强大处下,柔弱处上。[译文]人活着的时候身体是柔软的,死了以后身体就变得僵硬。草木生长时是柔软脆弱的,死了以... - 2017-12-31
  • 第二十六章 武林豪杰战西域 一瓢山主说奇遇_白衣紫电
  •   伙计也不是个说谎的料子,道:“不是为这事,客倌,您说是为了什么?”  由于二人不是在有人的地方说话,李天佐道:“我想咱们还是到本地衙门去谈这件事比较好些……”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伙计一想,我的妈呀!可真不好缠,到衙门去,他没有这... - 2017-12-31
  • 第十六章 途救七星刀_酒狂逍遥生
  •   天刚黑,肖劲秋来到了醉仙楼。  郭勇丁忙把他迎到小院看茶。  “肖大侠何以连夜回城,有急事么?”  肖劲秋笑道:“我下午就到了,住在东城外的福双镇,来问问荀、甘二位来过没有。”  “咳,大侠为何不住小店,却到那小镇……”  “贵帮对在下... - 2017-11-25
  • 第六十六章 山鼠解围_引剑珠
  •   柳凌波定了定神,道:“束家妹子,你快找找机关。”  束小蕙粉脸失色,道:“他们会在这里按上五虎闸!”  柳凌波问道:“五虎闸没有开启的机关?”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重逾万斤,能放不能收,要收上去,也不能像别的机关消息,只要一按枢纽就... - 2017-12-30
  • 第四十六章 是非莫辨_引剑珠
  •   七修剑有如一柄顽铁,丝毫不带光芒,他手法极快,剑尖一颤,已闪电指向九毒教主前胸。  九毒教主虽然看出韦宗方出剑手法十分快速,但依然端坐不动,只听他身侧两名垂奢少女突然娇叱一声:“教主面前,你敢这般无礼……”  寒光一闪,两柄长剑,交叉飞...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有道,却①走马以粪②,天下无道,戎马③生于郊④。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⑤。[译文]治理天下合乎“道”,就可以作到太平安定,把战马退还到田间给农夫用来耕种。治理天下不合乎“道”,连怀胎的母马也要送上战场,...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