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她的眼光中竟然含有焦虑之色_东风传奇

  •   他脸含微笑,潇洒的稍稍回头,目光朝左右两边扫过,他看到祝纤纤时,四目相投,她的眼光中竟然含有焦虑之色。

      祝纤纤下首是辛七姑,他在众目之下,嘴皮不好乱动,但已把“传音入密”的话声传了出去:“记着,待会不论发生任何情况,你都不用管我,不可露出一点形迹来,我不会有事的。”

      束无忌看他没有作声,但却背负双手,神色自若,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四师弟在自己面前,决不会如此,也不敢如此,心头暗暗冷笑,一面续道:“但是真是假,立可分晓……”

      说到这里,目光一抬,喝道:“来呀!”

      只见一名青衣汉子手中捧着一个铜面盆走入,放到右首一张茶几上,便自退去。

      束无忌朝谷飞云冷峻一笑道:“四师弟,面盆中是可以洗去易容剂的碱水、你要证明并不是谷飞云所冒名顶替,就该去洗把脸才好。”

      “洗就洗。”谷飞云坦然一笑道:“真金不怕火,小弟自然非洗不可。”

      他知道乙道长合制的易容药剂,和一般江湖易容药不同之处,就是除了洗容药液,碱水是洗不掉的,因此话声一落,掳掳袖子,转身朝右首茶几走去,双手掬起铜画盆中碱水,往脸上泼去!

      他这一下,看得祝纤纤心中暗暗怀疑,辛七姑更是替他耽心。

      就在谷飞云俯身掬水之际,束无忌就站在他身边,这一瞬间,突然双手疾发,十指连弹,朝他背后十处大穴闪电般点落!

      谷飞云倏地转过身来,双手还在脸上揩拭,张目道:“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束无忌疾退数步,大笑道:“谷飞云,你装作得真像!”

      “小弟已经用碱水洗过脸了。”谷飞云双手一摊,惊奇的道:“小弟会是谷飞云,大师兄没有弄错吧?”

      辛七姑叫道:“大师兄……”

      “你不用多说,他是谷飞云错不了。”

      束无忌刷的一声掣剑在手,喝道:“谷飞云,你此时束手就缚还来得及。”

      谷飞云抬目道:“我不是谷飞云,大师兄要怎么才能相信呢?”

      束无忌目射厉芒,凛然道:“你不是谷飞云也要束手就缚,等我验明后再说。”

      谷飞云道:“小弟既非谷飞云,何用束手就缚?”

      “哈哈,束某面前岂容你一再狡辩?”

      束无忌长剑向空一振,大声道:“师弟妹们,他不是四师弟,你们只管给我上,若敢顽抗,就当场格杀勿论。”

      他此话一出,张少轩、秦剑秋、祝纤纤、白素素、云芸娘等六人,不得不一齐掣出长剑,围了上来。

      辛七姑是听到谷飞云“传音入密”说道:“你快拔剑,不可犹豫”,才拔剑的。

      “这是莫须有的罪名。”

      谷飞云目光转动,大声说:“看来大师兄早就设下圈套,要把小弟置之死地而后快,小弟真弄不明白那里得罪你了……”

      “住口!”束无忌大喝一声:“束某劈了你!”长剑一挥,剑光如虹,朝谷飞云迎面劈去。

      谷飞云脚下跨出一步,就让开了剑势。

      羊角人含笑道:“大公子,割鸡焉用牛刀,区区小事,由贫道把他拿下就好。”

      接着跨上一步,说道:

      “谷飞云,你总看得出来,今晚要想从这里冲出去,那是比登天还难的事,依贫道相劝,还是束手就缚的好。”

      谷飞云双目一瞪,沉喝道:

      “羊角道人,大师兄身边,就是你这种妖道搬弄是非,才会指鹿为马,残害同门,你给我闭嘴!”

      羊角道人被他骂得不禁一呆,几十年来,还没人敢当面骂他“妖道”的,一时双目盯注着谷飞云,呵呵笑道:

      “你果然是谷飞云!”

      笑声未落,左手直竖,轻飘飘朝谷飞云推来。

      谷飞云吃过他“子午阴掌”的亏,但如今练成“紫气神功”,岂会惧你区区外门阴功,身子凛立不动,嗔目喝道:

      “好个妖道,你敢对我出手!”

      羊角道人一记“子午阴掌”,不带丝毫风声,悄悄印到,但掌风堪堪涌到谷飞云身前还有三尺来远,他立时察觉不对,那是阴寒的掌风突然撞上了一道温煦的无形气体,他这道掌风虽然没有强烈风声,但足有六七尺长,前面一段此时撞上了这堵温煦气体,登时如春风发冻,悄无声息的消失。

      这明明是遇上了玄门罡气一类神功,正是自己阴功的克星,心头蓦地一惊,等他发觉,已经有一半掌风撞了上去。

      羊角道人数十年修为,“子午阴掌”已到了收发由心之境,此时那里还敢收回,身形急急往横里闪出,这还是谷飞云不想在此时此地伤他,否则那里还有你闪得出去的机会?

      束无忌眼看羊角人一掌出手,谷飞云身子连动也没动,羊角人竟然如遇蛇蝎,脸色发白,急急跃退,这一情形,他自然看得出来,羊角道人准是吃了暗亏无疑,心头也暗暗震惊,口中大喝一声,左手挥手一掌,朝谷飞云迎面击去,右手长剑同时闪电劈出。

      他左手发掌,声如裂帛。敢情也就是发动的暗号了。

      这一瞬间,张少轩、秦剑秋、祝纤纤、白素素、辛七姑、云芸娘六只手掌同时紧跟着劈出,六支长剑也同时出手,其中辛七姑当然不会真正使出全力来,但祝纤纤居然也只是虚应故事,没有尽力施为。

      谷飞云耳中听到有人娇喝了声:

      “你还不快走?”

      这时要走已经来不及了!

      刹那之间,七道掌风,一经交汇,就旋卷成风,势若雷霆!

      七道剑光同样在空中结成一片网罟,头当直罩而下!

      本来他们每个人的功力.并不怎么,但一经汇合,就强烈凌厉,森寒剑风,冷砭肌骨!

      谷飞云心中暗想:

      “这一掌、一剑,大概是通天宝笈上最厉害的武学了。”

      心念闪电一转,右手已从身边取出紫文剑,随手挥起,一道紫光向四外并发,但听一阵嗤然轻响,如雷掌风,如网剑光,倏然尽收,束无忌等七人手中长剑已经悉被削断,人影纷退。

      谷飞云早已返剑入匣,朝束无忌抱抱拳道:

      “小弟既不见容于大师兄,自会去请师傅定夺。”

      话声一落,转身朝厅外走去。他削断了他们的长剑,还一直以孟时贤自居!

      束无忌一下掷去半截断剑,朗笑一声道:

      “谷飞云,你真行!”

      身形一晃,直欺过来,右手在这一瞬之间,已经多了一柄摺扇,人还未到,摺扇幻起几点扇影,朝谷飞云身后三处大穴飞袭过来。

      谷飞云堪堪走近厅门,天机子早已拦在前面,徐徐说:

      “贫道斗胆,请四公子留步。”

      谷飞云肩头一偏,让开束无忌袭来的扇招,脚下一停,冷声道:

      “道长请让开。”

      天机子手持拂尘,当胸一挥,说道:

      “你是四公子应该留下来,不是四公子,就更应该留下来了。”

      这几句话的工夫,张少轩等六人又迅快的围了上来,每人手中都多了一把两尺长的铁骨摺扇。

      羊角道人也一下闪到了天机子的左首。

      谷飞云淡淡一笑道:

      “道长大概也想赐教了?”

      束无忌看他肩头一偏就让开自己五点扇影,他居然偷学了师门“通天身法”,心中更怒,沉笑道:

      “你居然偷学了咱们的身法!”

      同样肩头一晃,欺向谷飞云右首,摺扇豁然有声,化作一道白虹,像巨斧开山般朝他肩头劈落。

      这一招他怒极而发,只是普通一记直劈,没有招式,但却因含愤出手,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扇上已经贯注了十成力道,锋利如刀的一道匹练,寒气逼人,凌厉已极!

      谷飞云暗暗一怔,忖道:

      “束无忌从前和自己只是在伯仲之间,没想他武功内力也精进得极为可观。”便迅速从袖中取出一柄摺扇来,随手划出,但听“嗒”的一声,已把对方扇势架住。

      束无忌沉嘿一声,左手一掌迎面劈出。这一掌双方相距极近,在他吐气开声之际,就有一股力可开山的劲道猛撞过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903&f_id=898 - 2017-12-19
  • 第四十四章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_东风传奇
  •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四公子在房里吗?属下高升、孙发有要事奉陈。”  谷飞云冷然道:  “进来。”  高升、孙发两人相偕走入,看到辛七姑也在房中,立时一齐躬身道:  “属下见过四公子、七公子。”  谷飞云颔首道:  “二... - 2017-12-18
  • 第四十五章 月姑是师母紫云夫人的记名弟子_东风传奇
  •   谷飞云道:“她叫月姑,不是师傅门下,是师母紫云夫人的记名弟子。”  辛七姑问道:“她生得怎么样?”  谷飞云笑道:“什么怎么样?你问得好生奇怪。”  辛七姑道:“我是说她生得美不美?”  谷飞云道:“和你差不多。”  辛七姑又道:“武功... - 2017-12-18
  • 第四十二章 小妹接到大师哥的飞鸽传书_东风传奇
  •   辛七姑低下头,朝他鞋上看了一眼,抿抿嘴,说道:  “小妹接到大师哥的飞鸽传书,他明天可以赶来,是师傅要他来主持本路总令主,同时要四师哥明天就回去了。”  谷飞云心头暗暗一震,问道:  “师傅传书要把愚兄调回去,这是为什么呢?”  辛七姑... - 2017-12-18
  • 第四十一章 谷飞云刚盥洗完毕_东风传奇
  •   翌日早晨,谷飞云刚盥洗完毕。  青衣使女就在门口叫道:  “启禀庄主,陈总管来了。”  谷飞云颔首道:  “知道了。”  缓步跨出书房,只见陈康和已经站在那里,看到谷飞云,连忙趋上几步,陪笑道:  “庄主早。”  谷飞云冷冷地道:  “... - 2017-12-18
  • 第十六章 至慧大师目注谷飞云四人_东风传奇
  •   至慧大师目注谷飞云四人,喝道:  “小施主四位,最好束手就擒,不可顽抗,老衲可以保证,只要查明不是小施主所为,自可无事。”  “要我们束手就擒?你可以保证?你保证什么?”  冯小珍生气的道:  “这件事要查是你们的事,根本与我们无关,我... - 2017-12-17
  • 第三十六章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_东风传奇
  •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似是用力过猛,整个上身,身不由已的朝谷飞云侧身让开的左方扑了过去。  谷飞云左手一推,(使了纵鹤手)但推得极轻,一面说道:  “陈总管站好。”  陈康和上身忽然往后一仰,仰得几乎跌倒,但脚下好象来不及退后,口中... - 2017-12-18
  • 第四十章 鹿长庚这一掌虽然只是出手相试_东风传奇
  •   鹿长庚这一掌虽然只是出手相试,使了五成力道,但手掌这么一扬,就有一股强猛无比的力道,应手而生,朝前涌撞过来。  谷飞云早已听辛七姑说过,鹿长庚的翻天掌比密宗大手印还要历害,一见对方掌迎面击来,立即身形一晃,避了开去。  他本来的师父孤峰... - 2017-12-18
  • 第四十七章 陇山庄主出了事_东风传奇
  •   “不成。”金母微微摇头道:“就因陇山庄主出了事,辛七姑纵然没事,也是不无嫌疑,如果由她带着二人去见金鸾,更会引人注意,此事且让老身考虑考虑再说,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道:  “丁易向老身建议,暂时由你改扮陈康和,你改扮好了,就可以出... - 2017-12-19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五十六章 谷飞云奉金母之命去见金鸾圣母_东风传奇
  •   原来谷飞云奉金母之命,去见金鸾圣母,曾以“传音入密”说的话,就是要金鸾圣母在大会上就近监视玉杖彭祖,而且金母坐镇在广场左首的上首,也是为了接应金鸾圣母之故。  (左上首和金鸾圣母、玉杖彭祖相距也不远)  玉杖彭祖双目射出两道逼人金光,大... - 2017-12-20
  • 第四十八章 来人身穿一袭青绸长衫_东风传奇
  •   他要自己不用去了,自己要不要去呢?  人在思忖之际,又已飞越两重屋脊,就在此时,耳中忽然听到嘶的一声轻响,一道人影划空而来,泻落到自己面前!  谷飞云目能夜视,一眼就看清来人身穿一袭青绸长衫,面貌清俊之中,略见冷峻,手中摇着一把摺扇,赫... - 2017-12-19
  • 第四章 三百多级石级才登上小山_东风传奇
  •   举步走出客厅,领着谷飞云由长廊一路往后,穿过一座穿堂,迎面就是一道宽阔的登山石级,洁白如玉,光可鉴人。  这道石级足有三百多级,才登上小山,山顶是一片平整的平台,铺以白玉,四周围着白石栏杆,中间盖了一座碧瓦覆顶,白石为墙的精致楼宇,当真... - 2017-12-15
  • 第六章 丁令仪听出这面貌酷像师父_东风传奇
  •   口气微顿,接着又道:  “至于老身收许兰芬为徒,与你师父无关,她更无权查我的事呢。”  丁令仪听出这面貌酷像师父的白发老妇,好像和师父有着极深的渊源,一面接口道:  “家师要我们调查此事,是因为南山老人派谷飞云找上天池去,认为许兰芬等三...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十四章 一座深广的大宅院的花厅里_东风传奇
  •   夜色已深,一座深广的大宅院的花厅里,依然灯烛辉煌,阶前站着八名石头人一样的佩刀武士,不但腰干挺得笔直,甚至连眼睛都没霎一下。  这里虽然不是龙潭,却是虎穴,郑州虎段天发的府第。  主人当然是段天发,客人则有三位,坐在首席上的是一个中年文... - 2017-12-16
  • 第十七章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谷飞云还没开口,珠儿咭的笑道:“你是主人咯,你一杯换我们四杯,不公平。”  张少轩道:“兄弟真的不善饮酒,四位不妨随意好了。”  谷飞云一口把酒喝干,说道:“多谢主人。”  冯小珍道:“大哥干了,我们自然也要干杯。... - 2017-12-17
  • 第十九章 张少轩在西山别墅_东风传奇
  •   张少轩在西山别墅,有久经训练的百数十名庄丁,再有道觉领头,配合寺中和他们一伙的奸细,真要乘虚而入,偷袭少林,留在寺里的僧侣,又散居各处,实在难以和他们抗衡!  少林寺不毁于一夕之间者,几希!  “我们中了他的空城计!”  至慧大师气得连... - 2017-12-17
  • 第十八章 谷飞云朝醉道人走去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看他无缘无故忽然以“传音入密”说话,心中暗道:  “莫非有人偷听我们说话不成?”一面也以“传音入密”问道:  “我们还要在这里再留一天?”  “没错。”醉道人仍以“传音”说道:  “小施主到时候就会知道。”  谷飞云是一面说话,一... - 2017-12-17
  • 第十章 谷飞云在一家茶楼门口下马_东风传奇
  •   谷飞云在一家茶楼门口下马,一名小厮过来接过马匹,一面抬抬手道:“客官请高升楼上雅座。”  谷飞云跨进大门,迎面就有一道宽阔的楼梯,写着“楼上雅座”四个金字。  楼上,果然是雅座,每张八仙桌,都有八把雕花太帅椅,显得古色古香,走道宽敞,人... - 2017-12-16
  • 第六十章 大家认为束无忌在逃_东风传奇
  •   一连三天,第一路才在中午时分,赶到宣化店。  本来大家认为束无忌在逃,通天教这次武林大会彻底失败之后,决不会就此甘休,路上可能会有行动,怎知三天来居然平静得出乎意外,一点动静也没有!  谷飞云这三天时间里,虽在赶路,他依然可以在路上练功... - 2017-12-20
  • 第八章 谷飞云离开冯家庄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离开冯家庄,跨上紫驹,走了一段路,觉得腹中有些饥渴,身上也有些寒飕飕的感觉!  但此刻夜色已深,这一带,又是荒山僻野,自然没有吃的东西,只好找了一棵大树底下作为休息之所,让马匹去附近吃草,自己就倚着树身坐下。  天色刚刚黎明,谷飞... - 2017-12-16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五章 庄丁给谷飞云沏了一壶茶_东风传奇
  •   孟君杰走出,一名庄丁给谷飞云沏了一壶茶送上。  许铁棠急着问道:  “谷少侠见到金母,一定也见到小女了,她好吗?”  谷飞云道:  “许庄主,在下晋见金母,但没见到令媛。”  许铁棠一怔,问道:  “怎么?金母没让小女和谷少侠见面吗?”... - 2017-12-15
  • 第三章 四人跟着许铁棠穿行走廊_东风传奇
  •   四人跟着许铁棠穿行走廊,越过第二进(因二进住着八十位姑娘,不便进去),从腰门进入第三进,由厅后楼梯上楼。  只见一名青衣侍女迎着躬身道:  “小婢春眉叩见庄主。”  许铁棠一抬手道:  “老夫方才告诉过你,小姐房中东西,都需保持原状,不... - 2017-12-15
  • 第二章 谷飞云喝完了一壶酒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的一壶酒,终于喝完了,店伙立即给他送上一碗面来。  宇文澜好久没有说话,现在敢情忍不住了,侧脸问道: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找你为什么?或者是哪一门派的人这类话呢?”  谷飞云朝他笑了笑,才道:“在下不喜欢点了人家穴道,逼问什么,这... - 2017-12-15
  • 第九章 两匹马驰出十来里路_东风传奇
  •   谷飞云、逢自珍离开全家庄,已经快近响午,两匹马驰出十来里路,老远就看到路旁柳林间高挑着酒帘。  逢自珍扬鞭朝前一指,说道:“谷大哥,咱们到前面打尖去。”  两人在柳荫间下马,拴好马匹,走入路边的小酒店,找了一张板桌坐下,一名伙计送上两杯... - 2017-12-16
  • 第七章 他骑的是一匹紫红马_东风传奇
  •   下了桐柏山,午牌时光,来到桐柏县,在城门口打了个尖,就继续上路。  他骑的是一匹紫红马,还是他上崆峒山去的那一匹,本是许家庄千中挑一的名驹,许铁棠为了酬谢谷飞云不惮千里,远上崆峒,在他临行时就把这匹马送给了他。  谷飞云很爱这匹马,还替... - 2017-12-16
  • 第一章 通往老爷岭的路上是一片荒野_东风传奇
  •   从柳林镇通往老爷岭,本来是一片荒野,如今却铺上了一条足可容得四辆马车并行的平整黄土大道。  在这条大道两旁,搭起了节比相连,好像摊位一排一排的布棚,连绵十数里,每一座布棚里,都摆起几张方桌长凳。  好像是盛大的庙会,也好像是办喜庆宴会,... - 2017-12-15
  • 第十二章 越是如此就越觉得令人莫测高深_东风传奇
  •   这个人举止从容,身上穿一件青布长衫,此时一手撩起长衫下摆,缓吞吞的举足跨上江岸,右手拿一把竹柄摺扇,朝毒手郎中、孔必显、项中豪三人指了指,笑道:“原来还有毒手郎中和天机子的两位高徒,当真幸会。”  羊角道人等四人直到此时才看清这人身材不... -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