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哈哈!幸会!”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道:

      “原来是贾老哥。”

      贾老二耸着肩连声说道:

      “不敢,不敢当。”

      王贵也笑嘻嘻的道:

      “贾老哥是两位公子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兄弟的朋友了。”

      贾老二道:

      “方才史公子、徐少庄主也是这么说,要和小老儿称兄道弟,小老儿就是不肯,和两位公子做朋友,已经高攀了,称兄道弟,不折煞小老儿才怪!”

      他虽是自己谦逊的话,但却也无异自抬身价。

      王天荣本来看他一副猥琐模样,心里暗暗奇怪,史公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可见他果然是两位公子的朋友。不觉肃然起敬,抱拳道:

      “这真是巧极,贾老哥平时请也请不到,今天也惠然光临小店,欢迎、欢迎、来,来,两位公子,贾老哥,请到前厅入席了。”

      贾老二摸摸嘴角,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打扰?”

      就这样,徐少华、史元、贾老二。由王天荣、王贵作陪,来至前面酒楼,进入中间一间贵宾室,分宾主落坐,伙计们立即纷纷上菜。

      王贵从伙汁手中接过酒壶,就给三人面前斟酒。

      徐少华连忙站起身,歉然道:

      “王大哥原谅,在下热孝在身,恕不喝酒,只好用茶奉陪。”

      史元道:

      “我不会喝酒,你们还是和贾老二多喝几杯吧!”

      王贵不好勉强,只得替贾老二、王天荣和自己面前斟满了酒。

      贾老二嗜酒如命,早已瞪起一双鼠目,望着酒壶,直咽口水,嘴里却连声说道:

      “不敢。”

      王天荣、王贵一齐站起身,举杯道:

      “徐少庄主热孝在身,在下兄弟不好勉强,史公子也不喝酒,但这一杯是在下兄弟敬两位公子的。”

      说完,一口喝干。

      贾老二也连忙跟着站起,插口道:

      “还有小老儿,咱们三个一起敬吧!”也一口干杯。

      徐少华、史元以茶代酒,和三人喝了一口。

      王贵又给自己三人斟满了酒,王天荣、王贵再向贾老二举杯道:

      “在下兄弟现在敬贾老哥一杯。”

      贾老二没待他们说完,咕的一口已经把洒喝干,馅笑道:

      “小老儿先干为敬。”

      王贵又在三人面前斟满了酒。

      王天荣举筷道:

      “两位公子不喝酒,就请用菜吧!”

      徐少华、史元只夹了一筷菜肴,贾老二却连嚼带吞,一连夹了两筷,嘴里菜看还没吞咽下去,又朝王、王两人举杯说“请”,一口喝干。

      王天荣含笑朝一名伙计吩咐道:

      “你们去给贾爷取大杯来。”

      贾老二耸耸肩,嘻的笑道:

      “王爷真是我贾老二的酒中知己,喝小杯,不但干得不过瘾,斟酒更是麻烦,喝大杯,就比小杯子过瘤多了。”

      伙计取来了大杯,王贵正待举壶,贾老二一手把酒壶抢了过去。笑道:

      “王爷,我看还是小老儿自己来的好,来,王爷、王爷,都斟满了。”

      他替两人杯中斟满了酒,然后又给自己的大杯斟满一杯,才举杯道:

      “来,小老儿借花献佛,敬两位一杯。”

      说完,咕咕几口,把一大杯酒,从喉咙倒了下去。

      史元笑道:

      “贾老哥,你真是洪量!”

      贾老二得意的笑道:

      “小老儿从小贪杯,可是家里穷,没钱沽酒,就索兴给酒坊去当小厮。酒坊里酿一次酒,就有几十缸之多,小老儿每天半夜里偷偷的起来,挨着酒缸,每缸喝他一碗,看也看不出来。

      后来瘾越来越大,每缸一碗觉得不过瘾了,就每缸喝上两碗,这下可不得了啦,一下醉倒在酒缸边上,足足睡了一天一晚。酒坊东家店规很严,坊里的人,不准偷酒喝的,等小老儿醒来,就骂了我一顿,要把小老儿赶出来…………”

      史元道:

      “那你怎么办呢?”

      贾老二斟满一大杯,又咕咕几口喝干了,才抹抹嘴角,嘻嘻笑道:

      “小老儿那年才十六岁,灵机一动。就哭丧着脸道:

      ‘东家,不是我要偷洒喝,昨天晚上,有一个黑脸黑须的老人家,硬要小的陪他喝酒。”

      小的说:‘我们坊里的规矩………”

      他不让小的说下去,就说:‘不要紧,你们东家天天来求我,却小气得不拿酒来奉供,难得我今晚兴头好,你只管陪我喝,你东家如果不要你,咱们一起走,看他还想发财不?”

      这话原是小老儿临时编出来的,哪知东家果然天天一早在财神爷神像面前上香磕头。那财神爷正好是黑面黑须,给小老儿一说,他就信以为真,连忙拉住小老儿陪不是,还叮嘱小老儿每晚要陪财神爷喝酒,小老儿在酒坊里待了三年,除了喝酒之外,不用做事。嘻嘻,小老几这点酒量,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小老儿从那时候起,就给人家叫做小酒鬼了。”

      他这番话听得在座的人,大笑不止。

      贾老二高兴,连忙举杯道:

      “王爷,你也是财神爷,小老儿陪你干一杯。”

      又一口把一大杯酒,都喝了下去。

      这一席酒,几乎是王天荣、王贵两人陪着贾老二喝酒,贾老二酒到杯干,喝到后来,看他连菜都来不及吃了。

      等到散席,本来酒量还算不错的王天荣、王贵,都已有七八分酒意,贾老二连话都已经说不清了,由两个酒楼伙计扶着他回房,他还说自己没醉。

      第二天一早,徐少华、史元刚清洗完毕,王天荣、王贵两人已在房外等候。看到史元,王天荣拱手说了声“早”,就低声问道:

      “史公子昨天曾说要在下兄弟同去,不知两位公子什么时候起程?”

      史元道:

      “我和大哥两人一路,吃过早餐就走,你们两个在江湖上认识的人较多,最好落后一步,不要和我们跟得太近,等到了地头,再行会合就好。”

      王天荣道:

      “在下省得。”

      史元道:

      “那就这样了,你们等吃过午饭再动身不迟。”

      “在下遵命。”王天荣忽然哦了一声道:

      “还有那位贾老哥呢?”

      史元嗤的笑道:

      “他大概又得睡上一天一夜呢,等他醒来,要帐房送他一百两盘缠,现在不用去惊动他。”

      王天荣又应了声“是”。

      店伙早已在中间一间起居室摆上早餐,两人匆匆吃毕,王天荣、王贵一直送出店门,小厮已牵着两匹马在门口伺候。两人跨上马鞍,朝王天荣、王贵拱了拱手,就策马驰去。

      王贵凑上一步,说道:

      “老大,史公子没和你说要去哪里吗?”

      王天荣笑了笑道:

      “咱们既然已接奉老山主的飞鸽传书,要咱们听从史公子差遣,管他要去哪里呢!”

      却说徐少华、史元两人第三天早晨,刚出庐州南门,驰了还不到三里来路,突听后面响起一个尖沙的声音大声叫道。

      “不好啦,两位公子爷快停一停。救人哪!”

      徐少华立时策住马缰,说道:

      “是贾老二的声音!”

      史元道:

      “我们快回去看看!”

      话声一落,两人刚掉转马头,只见一个瘦小人影没命的飞奔而来,那不是贾老二还有谁来?

      徐少华问道:

      “贾老二,你有什么事?”

      贾者二伸手指指身后,又急又怕的道:

      “他抢小老儿身上的一百两银子,还要命………”

      他轻轻一闪,就躲到两匹马的后面。

      他说有人要抢他身上一百两银子,这倒一点也不假,那是史元跟王天荣说的:“等他醒来,要帐房送他一百两盘缠。”

      准是银子露了白!

      就在贾老二躲到两匹马后面的同时,坐在马上的徐少华和史元也看到了,正有两条人影,一路飞奔追逐下来。

      那是两个手持钢刀的蓝布衣衫汉子。

      这两个汉子还没追近,史元长鞭向空一挥,发出“劈啪”一声脆响,喝道:

      “站住,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9-946.html - 2018-03-13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九章 涪陵惊变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双铁鞋制作巧妙,使用便捷,许惊弦穿着它登壁越崖如履平地,毫不费力,不多时便已上得崖顶。  寒风劲凜,吹得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积雪纷舞,眺目望去,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尽头。许惊弦并不急着离开,找了一方大石坐下,任由夹杂着碎雪的冷风拂在发烫... - 2018-06-14
  • 第九章 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出得雅风楼,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似欲乘风而起,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成功的喜悦了,他三步一摇地拐进了离雅风楼不远的鸿运大赌坊。这里的档次不亚于雅风楼,它是杭州城数一数二的豪华赌坊。  张敬之一边与赌坊的伙计打着招呼,一边登上二楼,径直闯进... - 2018-06-09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九章 论佛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寇元杰一走,筱伯、罗毅、张宝三人俱松了口气,皆把钦佩的目光转向云襄。三人都以为云襄事先在此设下了“夺魂琴”这支伏兵,这才惊走寇元杰等人。谁知云襄也是一脸疑惑,似乎也并不知情。  影杀堂夺魂琴,曾经也与云襄有些交情。当初云襄在禁令揭破柳公... - 2018-06-05
  • 第九章 内战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另一边施百川、袁摧花、魏东海、屠十方、冷无情五人,步步逼近端坐不动的孙妙玉,五人强大的气场相互激荡,使包围圈中凭空刮起了一阵狂风,将孙妙玉的长发衣袂都激荡的随风飞舞,是她看起来飘飘然似要乘风而起。虽身处漩涡中央,孙妙玉依旧淡定如常。面对... - 2018-06-04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九章 斩首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阴暗、潮湿、简陋得木屋中,灯光摇曳昏黄,使屋中人的面目看起来有些蒙眬迷糊。东乡平野郎将南宫放和魔门长老施百川让入座后,立刻高叫手下设宴。  不一会儿,几个身着和服的倭女陆续送上酒菜,并在席前表演扶桑歌舞助兴。东乡平野郎举杯对施百川道:在... - 2018-06-06
  • 第九章 舒亚男来到自己的马车前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鸿运赌坊大门外的长街边,舒亚男来到自己的马车前,回头对护送自己出来的朗多道:“多谢壮士仗义出手,以后若有机会,在下定当厚报。”  朗多忙道:“舒姑娘若要报答,何必等到以后?在下正有些馋酒,若等姑娘请在下喝上一杯,就是最好的报答了。”  ... - 2018-06-08
  • 第十九章 图穷匕见_山河_故事大全
  •   送走吊靴鬼后,众将皆是喜出望外,原本自忖只有战死一途,想不到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明将军却道:“诸位不可大意,这也许是敌人的缓兵之计,意图趁我军不备而发起进攻。全军将士更要提高警惕,枕戈待战。另外城防还须继续加固,只是要机密行事,... - 2018-06-15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他说的两件事,差不多全给他猜中了!  贾者二确实遇上了危险!  那是他们和徐少华别后,走了约莫三五里光景。  走在前面的三眼二郎王天荣在马上举目四顾,说道:  “二弟,就在这里吧!”  他话声一落,立即飞身下马... - 2018-03-14
  • 第三十九章 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初更过后,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  二更时分,贾老二耸着肩,大摇大摆的从书房经东园圆洞门进入后园,再循着石板路走近老章住的小屋,口中忽然“合罕”咳出声来。  许多不大不小的人物,在走近比他身份较低的人之前,总喜欢先咳上一声,那是告诉这... - 2018-03-17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十九章 少妇终于从失礼中惊醒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怎么还不上车?还愣在这儿干什么?”门里突然传来南宫放的呵斥。少妇浑身一颤,终于从失礼中惊醒,她用复杂的眼神最后看了云襄一眼,才在丫环的搀扶下依依不舍地登上了马车。云襄挑着担子继续前行,身后传来南宫放荡不羁呵斥仆佣的呼喝,听得出他的心情... - 2018-06-08
  • 第二十九章 三女作前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李云又道:“总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你禀报。”  丁盛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云道:“属下去禀报两位南大侠,(东门奇夫妇改扮为南荒双奇,一个叫南方豪、一个叫南方侠)他们听到东方少侠夤夜走了,就急着上路,要属下转告总堂主。他们... - 2018-06-02
  • 第十九章 依计行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过没多久,梁慧君也赶回来了,她没和英无双两人在一起回来,可见没追上英无双两人,当然也没找到楚玉祥两人。  丁盛没问他们.他相信自己派出去的人。  英无双回到镖局,听说大哥还没回来,一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只有丁盛好问,因为他是大家公... - 2018-06-01
  • 第九章 论剑大会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钟大先生怒哼道:“好卑鄙的手段,老夫和你们何怨何仇,竟敢出此无耻手段,老夫先劈了你!”  挥手一剑,朝蓝袍老者劈了过去。他虽然身中散功药物,功力正在逐渐散去,但这一剑含愤出手,剑上真气迸发,剑光大盛,势道依然极强!  蓝袍老者不料他在毒... - 2018-01-04
  • 第九章 丁建中赶到寺前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
  •   驼龙姜大川,是跟着丁建中身后来的。  丁建中赶到寺前,和贺德生会合之时,他早已身如一缕轻烟,悄悄投入树林,绕到后进,从侧面飞越围墙,点尘不惊,飞落一片花树丛中,一闪而没。  绳金寺究竟不是少林寺。  绳金寺的护法弟子,也究竟不能和少林寺... - 2018-01-01
  • 第九章 新仇旧怨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毕云秋凝目打量着管家庄院,一片黝黑,不见一丝灯光,也不见人影,不觉低低的道:  “好像还没有动静。”  凌干青道:“贤弟,你们在这里稍候,我进去看看。”  毕云秋道:“大哥,你又要一个人走了,我们来的时候已经讲好了的……”  凌干青道:... - 2018-01-05
  • 第九章 刀剑争辉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邱荣道:“没错,正是邱某的师弟隗大兴。”  黄衣少女冷冷一哼道:“那是他自己该死。”  邱荣道:“不是姑娘杀死他的么?”  黄衣少女道:“是我杀死的。”  邱荣洪笑道:“姑娘不是说他自己该死么?”  “不错。”黄衣少女道:“我从春华山庄... - 2018-01-06
  • 第九章 他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他分明是早已知道长江盟的人全在这里,才找来的,他敢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足见有恃无恐了。  于千里嘿然道:“听阁下口气,就是冲着长江盟来的,很好,阁下有什么事,只管直说好了。”  黑袍人点点头道:“老夫是奉盟主之命前来,邀请长江盟加... - 2018-01-08
  • 老子 道德经 第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持而盈之①,不如其已②;揣而锐之③,不可长保④。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⑤。功成身退⑥,天之道也⑦。[译文]执持盈满,不如适时停止;显露锋芒,锐势难以保持长久。金玉满堂,无法守藏;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留下了... - 2017-12-31
  • 第九章 计赚凶徒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你人扮成老太婆,说话的声音,一听就不对。”  桑南施低哑的道:“谁说我老婆子不对了?”  她这句话,果然变成了苍老声音。  尹天骐听的奇道:“妹子,你还会改变声音?”  桑南施笑道:“都是石嬷教的,学会了易容,自然也得学会改... - 2018-01-05
  • 第九章 绿衣之恋_引剑珠
  •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韦宗方虽然缺乏和人动手的经验,虽自幼得他不知名叔叔的倾囊传授,练武之人,讲究眼快手快,他一掌撞歪蓝衫少年的扇头,眼看幻影倏没,对方一柄银扇,朝自己左首荡开。好不容易有了这个破绽,那肯轻易放过?左手五指轻轻朝外一翻,一... - 2017-12-29
  • 第九章 识破奸计_彩虹剑
  •   酒席间,范子云和万选青。唐文焕都谈得极为投机,其间也和夏玉容、万飞琼二位姑娘交谈过几句话,倒是那位邢夫人对范子云十分关切,不时的夹着菜往他面前送来。  这一席酒,吃得宾主尽欢,万选青、唐文焕也都有了几分酒意。  夏玉容起身告退,临行之时... - 2017-12-21
  • 第九章 琼宫侍者_翠莲曲
  •   “桀——桀——桀——桀——”  怪人一阵大笑,右手一伸,赫然露出七个指头,目中蓝光暴射,盯着方玉琪道:“小子,老夫话已说完,现在就传你口诀!”  方玉琪剑眉凝煞,暗暗切齿!心想:“飞叶摧枯掌”,经七指煞君五十年苦研改进,威力比“摧心掌”... - 2017-12-20
  • 第九章 黑 帖_珍珠令
  •   昨晚明明是马车直达大庄院前面,才下车的,如果是隔着一条江面,马车如何能够飞渡?自己明明看到高墙逾丈,庄院巍然,那座大庄院又到哪里去了呢?从昨晚到现在,自己始终保持着清醒,决不会被人转移到另一处地方。  他不敢相信。再回头北望,那座高峰插... - 2017-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