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虫盘_沙海

  •   我来到虫盘的面前,做了一个阿拉伯人的动作:“芝麻开门。”

      当然是没有反应,我只是自己舒缓一下自己紧张的状态。然后我上去,用力推了一下。

      虫盘纹丝不动,纹丝一动就怪了,换谁在这儿推都是这种结果,这东西有10吨重吧。这东西要是门我就把头拧下来当球踢。

      该不是有什么机关?机关的开口在上面的某个孔里?

      确实有可能,但是我探上去再看了一眼,就意识到不太可能。密密麻麻太多孔洞了,那种混乱的程度,除非用颜色标出来,否则靠记忆是不可能每次都很容易找到机关的所在的。

      那就是水缸,这倒是符合我的想象,因为水缸本身在地道战里就是当入口使用的。我过去爬上去,从边缘开始一个一个踢掉上面的盖子。

      里面全部都是那种沥青或者黑色油脂一样的东西,我脚上还有伤,踢了几脚,血就滴了进去。

      我这才意识到我脚上的口子又裂开了,这几年忍痛的能力越来越强了,大概是我的大脑认为我这个恶人再痛也不会停止折腾,索性让我利索折腾完了,也好快点就医。

      重新处理了一下,我手上就全是血,我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妙了,经验告诉我,在这种场合见血是比较忌讳的事情。

      当然也不能肯定,我前段时间就遇到必须见血,而且血越多越好的局面。我看了看那些水缸,天也快亮了。朝阳下的光线非常通透,看样子是个晴天,而且会是一个大晴天。这一早四周都亮的毫无障碍。

      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如果这些缸里有什么僵尸,那我就只能在这明媚之下战斗。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阳光似乎对于某些东西有强大的抑制作用。我还真乐意在这种环境下干一架。

      我继续踢,一只缸一只缸的检查,我就发现,所有的缸里,竟然全部都是那种污泥一样的东西。

      难道入口是在底下?那就不可能是中间,否则怎么进去啊,应该是四周一圈的水缸。

      我到了四周,把所有的水缸都挪动了一丝丝,结果我发现,水缸全部都是活动的,就是摆在地上,入口不在这里。

      难道我的判断错误?这一通折腾让我非常疲倦,我坐到地上,看太阳一点一点完全升起来。再次把目光投向那个虫盘,我意识到我的想法错了,这不是一个古代建筑,古代建筑,没有这样奇怪小气的心思。

      这个建筑物的顶端,也许是没有入口,否则入口一定是有人把守,简易隐藏。不会搞得好像谜题一样。

      把守的人,难道就是那个狐狸侠吗?丫被我BBQ了,真是失算,但是如果是简易隐藏的话,应该不难发现,而且这入口肯定不会太小。

      我开始做普通人最开始就会做的工作,开始检查普通的地面。很快,我就在泥土里,找出一个铁锈的把柄。

      我把把柄从地上用力拉动,发现这是一道铁皮水泥门,非常结实,里面好像卡住了。

      我用力扯了几下,这东西是从里面卡死的,我大骂了一声,知道没戏了。

      这种门是三防的,防暴防毒气防什么蛋,如果是从里面锁住的,我一个人完全没有办法。

      这是真的没有办法,不是假的没有办法。

      我踌躇了两三分钟,坚决的往回走,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第一无能为力,第二很容易做出错误的选择。我必须要回去找人帮忙。

      一不做二不休,我就立即往回走,路过那狐狸站的地方的时候,我就发现地上放了一个香炉。香一看就是昨天点的。

      这是林其中放的吗?我没有看到林其中,既没有看到尸体,也没有看到任何搏斗或者血迹。

      我把香炉踢翻,就一头扎进了回去的路。

      一路无话,我迷路了四次,天黑我才到了一个村子里,村里有小医院,我包扎了脚,然后打了电话给王盟。

      手机有GPS的信息,我让他不管用什么方法,找三个人,一个爆破的,一个身手好的,一个师爷,连同他一起在两天内赶到这里。

      王盟肯定会被整的屁股冒烟,但是他有这种一边冒烟一边把事情办成的能力,因为他不讲究。

      人生最怕的就是不讲究,你要青花瓷,他给你一朵青色的牵牛花,还是雌的。

      两天后他到了我住的老乡家里,和他们说了大概的情况,爆破的是个搞电影特效的,在之前是做化工原料走私的,名字叫龙套,大概是因为经常跑龙套的关系。电影特效技术差的一般活不多,由此可见他的技术。

      身手好的叫豹萨,是个矮挫胖,我能看出肯定能打,能打老婆。一天到晚烟不离手,师爷姓车,戴一副眼镜,叫车总。

      这一行不流行叫真名,这几个名字已经够说明他们的能力了。

      因为是飞机来的,这些人也啥也没带,明天一天时间,得自己准备和制作装备,我把大概的情况一说,豹萨就说:“不是古墓,不是古墓我们盼什么?你给我们工资啊?”

      我给他们开了个价,安抚了他们,心说这种地方没有古墓,也许会有黄金也说不定。谁知道这下面的高层水泥建筑是用来干嘛的?但是看样子,就是贮藏东西的地方。

      我原本打算有空找林其中麻烦,看看他是不是回城里了,但是想想那地方实在吸引我的注意力,就让王盟去处理,要是真在城里没事,那就是准备在那个地方害我,对付这种人老子现在比胖子还狠。

      一路赶路,用手机上定位的GPS,我们带着做的装备在第三天赶回了那个山坳。

      一切如常,这里没有任何人来过,我带他们到了山坳的底部,他们看到四周的断层和下面的空洞,都蒙了。

      一边的龙套听我说了虫盘的事情,他皱起眉头,打开水缸,先用手指碰了碰,没有毒和腐蚀感,就用干草垫着,掬起了一坨油污。来到了石盘边上,把油污拍到上面。

      油污缓缓的变形,我用打火机点起来,果然那坨东西可以燃烧。

      那东西烧起来之后无色无味。

      “老大,这是油膏。这个石盘也不是虫盘,你看火能烧的那么稳定,说明这些孔下面是通的。这是一个特殊的石磨,用来做肉糜的。”龙套说道:“这是用来磨人肉的磨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08&f_id=759 - 2015-12-27
  • 第十六章 三人又走了四五里路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又走了四五里路,前面已有一个小集,地名桥岭,临近路边,有一座茅棚盖的酒家,一棵大柳树间,飘扬着酒帘,老远就看到棚下坐着不少人。  耿南华道:“我们也坐下来喝一碗酒,听他们说些什么?”  李飞虹道:“我不会喝酒咳!”  耿南华笑道:“... - 2018-05-03
  • 第十六章 白髯老人早就听取他是个淫魔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白髯老人哼了一声道:“这畜生,老夫早就听取他是个淫魔,唔,你就是这样逃出来的?”  飞燕目中有了泪光,委屈的道:“本来我们燕字排行,一共有五姐妹,四姐云燕,就是誓死不从,触怒了甄兆五,才把她送到万花院去,云燕姐姐受不住折磨,自杀身死,这... - 2018-04-30
  • 第十六章 双手翻天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这时业已看清,离火真人面东而坐,口中一吸,“丝丝”之声,立时大作,等到呼气之时,便发出“隆隆”的声音来。不由想起天痴上人临行所说,这就轻声回道:“离火老前辈此时正在吸练太阳之气,我们不可惊动。”  柳琪依在岚哥哥身边,掠着鬓发,轻... - 2018-04-25
  • 第十六章 又见风云起古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珙此瞧得甚是高兴,口中低吟道:“西湖瘦,湖上小金山,亭榭参差峰弄影,柳桃错杂水轻环,此处绝尘寰!”  赵南珩回头道:“姑娘诗才敏捷,吟得真好听。”  琪儿抿抿嘴,笑道:“这不是诗,是望江南词,我爹作的,所以我知道瘦西湖的名称。”  赵南... - 2018-05-06
  • 第十六章 儿女柔情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 - 2018-05-17
  • 第十六章 无人之境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一张淡金脸,依然一无表情,但两道冷电似的眼神,在黑夜之中,熠熠有光,盯着唐炎常,运起玄功,逼前两步,大声喝道:“唐炎常,你这柄吴钩剑,从何处得来的?”  毒叟唐炎常在江湖上也算得上一流高手,又以擅于用毒,名闻海内,各种阵仗,也见得... - 2018-05-28
  • 第十六章 血影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血影神魔到底要比玄衣女魔功高心细。已然料到芮九娘的企图,扬声说道:  芮九娘,你想要我们夫妇用什么来交换宝刀,说吧!”  芮九娘淡淡地哼了一声,道:  “我是你们的记名弟子,名份已定,这宝刀迟早会给你们,不过却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 - 2018-05-26
  • 第十六章 破暗室英雄故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条过道并不长,(只有右首一排三间石室)走上几步,就到了尽头处,一堵石壁挡住了去路。  程明山目光一注,靠左边石壁角落下,果然有拳头大一颗卵石,突出地面,这就用脚尖踩了上去,停得一停,又连踩了两下。  过没多久,石壁间果然响起一阵沉重的... - 2018-05-22
  •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引着江云生走到大智禅师上首一张椅子请坐。  江云生连连谦退,又朝大家抱拳为礼,才行坐下。  罗起岳道:“江少侠匆匆赶来,必有见教?”  江云生道:“罗大侠好说,大家都在这里,那就很好,在下是给各位送消息来的。”  大智禅师合掌道:“江施... - 2018-04-19
  • 第十六章 姹女大阵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 2018-04-15
  • 第十六章 古桃花源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不敢再逗留下去,暗暗吸了一口真气,身随气升,一下往斜刺里飞射出去,脚尖一点墙头,飞出寺外。  立即展开轻功,一口气赶回客栈,侧身闪入房中,眼看龙兄弟依然侧着身子,睡的甚香!  当下也就悄无声息的和身在外床躺下。  果然就在自己睡下... - 2018-02-28
  • 第十六章 兆将军进兵黑水河 尊帝令马踏踹回营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你留一下,我们聊聊。”兆惠摆摆手,笑道,“我们是打出来的朋友,算来也几十年了,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立规矩。怎么瞧着你像有心事,有点忡怔的模样?还是担心河里没水么?”“也担心这个,这里和我们中原不一样儿,你看这阿妈河,这里水汪汪,流下去... - 2019-02-01
  • 第十六章 徐少华动手之时详细说了一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就把动手之时,贾者二要自己使一招“神龙掉首”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他怎么说呢?”  徐少华又把贾老二说的话,和他说了。  蓝如风偏头想了想,说道:  “贾总管有时候说话噜噜嗦嗦,有时候又好像很精明,大哥是... - 2018-03-14
  • 第十六章 萧声琴影美人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剑’”  黄秋尘心中震惊至极,暗暗忖道:“这柄剑,难道会是铁木僧所说:金罗真人留传下来的武林四大奇剑之首——‘虬龙剑’吗……?”  心念未完,突听身后传来绝丽少女的声音,问道。  “黄相公能看出剑鞘黄龙字迹吗?”  黄秋尘闻言一... - 2018-03-19
  • 第十六章 夜探秘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绝情仙子、金笛解元究是成名多年,看到谢少安嘴唇微动,以及冰儿纵身掠起,也自警觉,立即跟着过去。  但见冰儿早已推开了窗户,她手上茶盏,连一滴水也没溅出来。  只见窗外三丈来远,站着一个头戴毡帽,穿了一身蓝布衣衫的矮瘦老头,手中握着一个木... - 2018-03-30
  • 第十六章 第七个行星就是地球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七个行星,于是就是地球了。  地球可不是一颗普通的行星!它上面有一百一十一个国王(当然,没有漏掉黑人国王),七千个地理学家,九十万个实业家,七百五十万个酒鬼,三亿一千一百万个爱虚荣的人,也就是说,大约有二十亿的大人。  为了使你们对地... - 2018-03-22
  • 第十六章 全军尽覆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须知钱电在这对流星槌上,下过二三十年苦功,运用之妙,比他双手还要灵活,右槌受磕飞回,他趁着飞回之势,把铁链一收,手抡铁槌,人随槌进,猛向对方长剑磕去,左手流星槌却在此时突然暴长,从相反的方向横扫过去。  青衣人刚刚磕飞他右槌,突见他欺身... - 2018-06-01
  • 第十六章 重入虎穴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眼看浣花夫人单单命湘云和自己进去,心情不觉有些紧张。  秋云当先返身入屋,湘云话声一落,跟着举步朝里走去。白少辉跟在湘云身后,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堂上烛影摇红,四盏宫式纱灯,明亮得如同白昼,上首一张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身穿... - 2018-03-09
  • 第十六章 考皇子康熙费心机 欺君父胤禩弄机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康熙皇上对他确实是有点不放心。这位康熙皇上,八岁登基,十五岁亲政,几十年里,内除权奸,外定边疆,修运河,减赋税,让全国百姓过上了安乐日子。可是,这几年,他逐渐老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了。想让儿子们替朝廷办点事... - 2019-01-02
  • 第十六章 直陈潢忍心拒公主 痴阿秀含泪别河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新任治河总督靳辅,带着封志仁和陈潢来到丛冢镇韩老太太家。坐谈不久,韩老太太就向靳辅提出了陈潢和阿秀的事:  “靳大人,我身边有个姑娘,今年二十岁了。相貌嘛,虽不是画儿上画的,人前头很瞧得过了——想借你这封疆大吏的脸面,为她和陈先生保个媒... - 2018-12-28
  • 第十六章 传谣言煽动回族乱 查实证安抚教民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转眼之间,到了康熙十年春未。这一年来,三藩的叛乱计划,在加紧进行,康熙的“撤藩方略”,也在一步步地实施着。  一直风平浪静的北京城里,突然传出来一股天下即将大乱的流言,街头上,小孩们唱着一支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歌谣:  “四张口儿反,天... - 2018-12-26
  • 第十六章 娟娟女逞技石家庄 钦差臣赋诗中秋夜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八月金秋,天气不冷不热,正是出门远行的好日子。但傅恒出京不久天就变了。先是刮风,漠漠秋云将天穹染成一片灰暗。京师直隶一带的青纱帐早已割尽,空旷寂寥的田野上西风肆虐,黄沙浮土一阵阵扑面而来,噎得人透不过气来。过了保定,风倒是小了点,却下起... - 2019-01-04
  • 第十六章 “一技花”施计夺军饷 刘吴龙具折弹卢焯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那梁富云脸色煞白,恼得气都换不上来,半晌才把话说明白:  燕入云和皇甫水强带着梁富云出了老茂客栈。梁富云看天色时,尚在未申之交,街上卖菜的,打酱油灌醋的,来来往往,住店的客商熙熙攘攘,一派平静安宁。他们出店往西,又往北,拐了两个弯儿,皇... - 2019-01-11
  • 第十六章 慈爱母宫阙别皇子 郁颙琰观风入山东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因傅恒病重弥留,乾隆下旨辍朝一日。不到辰时,乾隆便吩咐“预备乘舆”到傅府“视疾”。遍宫嫔妃中,贵妃魏佳氏是和傅家源渊最深的,思量若论恩义,无论如何这时候该去傅家安慰安慰棠儿。但昨晚在皇后处请旨,乾隆却没有恩允,只说“这里有个规制限着。朕... - 2019-01-28
  • 第十六章 明珠逃回卧房之后羞得不敢见人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七章重逢  明珠逃回卧房之后,立刻蒙头盖上被子,羞得不敢见人。直到憋得实在受不了,才不得不撩起被子一角,却见舒亚男正坐在床沿神情复杂地望  着自己。明珠心情稍稍平静,故作镇定地质问:“你用这种眼光望着我干什么?”  舒亚男摸摸明珠额头... - 2018-06-08
  • 第十六章 纳木札尔淫乐招乱 阿睦尔撒乘变逃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弘昼王保儿一前一后从北正房向东,踅过一段暗幽幽的巷道,弘昼忽然站住了脚。王保儿不知缘故,忙也站住。暗地里弘昼沉吟良久,说道:“保儿,皇上要处分我,你心里得有个数。”  “主子!”王保儿吓了一跳,疑惑地伸脖子嘘弘昼脸色,卟地一笑道:“爷说... - 2019-01-26
  • 第十六章 耽风流明珠遇凶险 勤王事虎臣邀圣眷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下学时,正是未未时分,康熙一行仍由原路返回。张万强早就在神武门里候着了。魏东亭眼瞧着他们进了大内,才放心打马而去。  天阴得厉害,闷得像在蒸笼里似的。西方狰狞可怖的黑云还在一层层压了过来,整个大街上一片阴沉沉的。魏东亭的住处在虎坊桥东的... - 2018-12-23
  • 第十六章 安宫闱乾隆慰母后 怵民变贵妇减租粮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东暖阁里只剩了太后和皇帝母子二人。乾隆见宫女们要收拾炕桌上的牌,起身笑道:“这里不用你们了,连太监都退到西配殿去!”说着,亲自取过茶具案上银瓶,给太后倒一杯凉茶双手捧了奉上,又慢慢整齐散乱在炕桌上的纸牌,一边笑说:“这牌都打毛了边儿,真... - 2019-01-20
  • 第十六章 九月九日这天江湖人俱来少林,观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九月九日这天,少室山上人山人海,天南海北的江湖人俱赶来少林观礼。祭典将从九月九日一直到九月十六日达摩圣寂日才结束。  女扮男妆的舒亚男与明珠混在众多江湖豪杰中,进寺后直奔达摩堂,就见十八罗汉分列两旁,人人手执棍棒,虎视眈眈。达摩堂正中的... - 2018-06-10